21-03-20 【原创】《不思量》 中篇

[目录] 绝世庸公子 @ 婵云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21-03-20 17:20, 17楼

太医一听百里泽所问,心中大憾,确认他没有开玩笑后,斟酌道:“王爷可是担心王妃的身子?”
“是。”
“若是如此,王妃经过这些年的调养,虽然及不上常人的身体,但终归也比前些年大好了许多,若是要留下腹中的孩子,也未尝不可。”太医摸着胡子,又细细给曲冉诊了一次脉:“此时落下孩子,虽然从长期来看,或能免去王妃生产时的凶险。但落胎一事本就极伤女子身体,王妃经此一次,恐要将养数年,以后也再难有身孕了。”
太医话里话外都表明这胎儿留着不行落掉也不行,这让百里泽心中的怒意和慌张更加剧烈升腾起来,于是他选择了那个听起来似乎好上一些的未尝不可。
“未尝不可是合意?”
太医道:“王妃如今身子算大好,若是孕期注意进补,继续调理身子,待王妃生产之日,下官有八成把握,可保王妃母子平安。之后王妃静养一段时日,结果未必不比此时落胎保险。”
“八成把握?”百里泽声音高了一些,冷意也更重:“那你去开落胎药吧。没有十成把握,本王不会让王妃涉险。”
“王爷!”太医一惊,心下叫苦道:寻常妇人顺利生子也没有有十成把握的,辰王妃这身体,有这八成都是在皇室的各种珍贵药材和一群太医院医术精湛的太医加持下才有的,辰王竟然还嫌低?
这话他没敢说给辰王听,辰王身上抑制不住的冷意压得太医脑海一片空白,正当他觉得自己要完的时候,一道声音唤住了辰王。
“夫君,”曲冉躺在床上,想撑起身子来坐着。百里泽在冷意中回过神,立马到了床边边扶着她支起身子,又拿了个枕头给她靠着。
曲冉握着百里泽扶着自己的手,感到他身上的寒意传来,不由得握紧了两分,一边对太医道:“周太医,我和王爷商量商量,您先去喝口茶吧,有劳太医了。”
“不敢不敢,多谢王妃。”周太医向曲冉躬身,如获大赦般退了出去。

2021-03-20 17:34, 18楼

“阿泽哥哥,”曲冉握着百里泽的手,引他在身边坐下。“若是生下这孩子会让我离开你,我也会此时落下他的。这辈子,我也想陪你走很久啊。”
她摩挲着百里泽冰冷的手,企图使他暖和起来,一边温然道:“可是太医说,我有八成的可能保下他,并且能继续陪在你身边。我们就试试好不好?你想啊,以后我们身边就多了一个你我血脉相连的小东西,天天粘着你,叫你爹爹,叫我娘亲,想一想也不错呢。”
百里泽听着她说想陪伴自己很久,又听她说起有了孩子的未来,眼尾逐渐泛红,声音压得紧紧的道:“可是还有两成,我不能…”
话还没说完,他唇上被覆上曲冉温软的手指。曲冉靠近他,眸色极尽温柔又带着安抚和期望:“我赌我赢的就是那八成。况且,若是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一定先保全我自己,好不好?”
“冉儿…”百里泽深深望着她,然后将她拥入怀中,仿佛此生都不会放开。

2021-03-22 15:05, 23楼


有了身孕后,曲冉倒是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只有时在书房陪百里泽,看书看着看着就在美人塌上睡着了。反倒是百里泽,精神比她紧张了百倍。刚开始那会儿,看她睡着了,想把她抱回床上休息,到了面前却又害怕姿势不对磕伤了她,不知道要怎么抱她才好,最终只能拿了毯子给她盖上以免着凉。
曲冉醒来后,看着他那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仿佛当自己是什么一碰就会碎掉的东西,忍不住笑出声来。于是对他张开手,要求他抱自己回房间。一面告诉他自己很好,不用太小心翼翼,一面告诉他自己能被他这样抱回去觉得很开心。
百里泽本来还僵着身子,被曲冉撒娇多了抱几次,才慢慢放松下来,开始学着帮她揉腰。
后来不久,楚国突然入侵边关,百里泽忙得脱不开身。曲冉就在书房帮他处理一些事务。起初百里泽不肯,后来看她垮着娇颜,一脸怨念的望着自己,终是忍不住心软下来。再三要求她不许累着自己,这才将后勤统筹的一些事交给了她。这些事只是百里泽的事务中相对轻松一些的,但却冗杂繁琐,曲冉反倒做得井井有条,没出一丝纰漏。
三个月后,曲冉的小腹渐渐开始鼓了起来,边疆交战也接近尾声。百里泽在宫里和百里晏忙着战事收尾的事情,整整有十天没回王府。曲冉倒是还好,只派人给百里泽送了一些衣物吃食去,叮嘱他注意休息,自己就在王府老老实实的待着,整天该吃吃该喝喝。反正听说曲延胜了,她便也没什么操心的事儿。
宫里的百里泽就大不一样了。他和百里晏每日除了日常政务外,一方面要应付朝中的敌对势力对战争利益的抢夺,一方面要处理楚国邦交,还要兼顾曲延大军还朝的安顿和抚恤奖赏等事宜,纵然还有一帮臣子帮衬着,还是忙得脚不沾地。百里泽开始觉得,只要忙过几天就能回府见曲冉了,没想到七天过去,他越看奏折越觉得政务是做不完的,丢下折子就想回府,结果被百里晏拦下。
百里晏冷笑:“怎么?皇叔是想扔下朕独自处理这一堆事务?”
百里泽面不改色:“陛下,您是皇帝。”这不都是你该做的吗?
百里晏咬牙:“父皇托付过皇叔要辅佐朕的。”
百里泽:“哦。以陛下如今的心胸眼界早已可以独当一面,臣鞠躬尽瘁这么多年,也该功成身退,回府好好照顾你皇婶了。”
你就长我两岁,把自己说得一副该回去养老享清福的样子你也好意思?百里晏腹诽,正想怼回去,刚巧皇后华玉做了点心送来御书房,听见了这番对话。
华玉噗嗤一笑,走进来将点心放在桌上,忍住笑意道:“若是辰王思念王妃了,不若本宫派人去请王妃进宫来。左右王妃一个人在王府,进宫正好和本宫作个伴。辰王还未开府时住的凌云殿现在都空着,那儿离御书房也近,本宫遣人去打扫一番,辰王和王妃可以住到那儿去。”
百里泽刚想说自己还是回府比较好,瞥见百里晏要吃人的眼神,终究默了默,谢道:“那就有劳皇后娘娘了。只是冉儿她如今有身孕,别人去接她我不放心。我还是出宫一趟,亲自接她过来。”
不让他见到人他是不会安心的,不让他亲自接人他更不安心。百里晏最终妥协:“如此,皇叔快去快回吧,朕也累了,去喝盏茶小憩片刻。阿玉,走。”
说着,他拉过华玉,揽着她往外走,一边朝百里泽飞了一个得胜的眼神:我娘子能时时刻刻陪着我,你不行吧,啦啦啦。
百里泽:……

2021-03-22 16:41, 24楼

百里泽回府接曲冉时,曲冉才吃过午膳在小花园里消食。春末的时节,花正是开得灿烂的时候,百里泽从月亮门走进去,就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妻子正坐在石凳上,拿着柳条逗弄着一只临清狮子猫。那狮子猫浑身雪白,朴着柳条的样子娇憨无比,逗得曲冉直笑。百里泽静静站着看了一阵,只觉得多日来因为政务而在心头堆积的乌云被驱散得无影无踪,让他的步伐都轻快起来。
他从月亮门现身,朝曲冉走去,一面温声唤她:“冉儿。”
曲冉听见熟悉的声音,立刻望向声音来源出,在看见百里泽的一刹那,眸子瞬间闪过比春光还明媚的颜色,丢下手里的柳条就朝着百里泽去:“阿泽哥哥,你回来啦。”
百里泽接过曲冉朝他张开的双手,将她拥在怀里,深深呼吸了两下她身上那种清新的香气。缓了一会儿,他才感觉到下腹的位置被什么温软却凸起的东西微微顶着,等他想明白那是什么,身体瞬间又僵硬起来。
曲冉察觉到他身上的紧绷,环着他腰的双手不由得松开一些,从他怀里仰起头看着他,疑惑道:“怎么啦?十天不见就不认识我了?”
百里泽顺着她的动作往下看,只看见自己妻子的春衫下小腹已经隆起一个弧度,不显眼,却绝对不容忽视。方才曲冉坐着,衣服宽大遮住了身形,导致他也没发现,所以抱住曲冉那一下他用力了点,也不知道伤这她没有。
曲冉瞅了他半晌,才听见他绷着声音问:“冉儿,我刚才抱你没控制住力道,你…你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嗯?曲冉不明所以,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到自己的腹部,才明白过来,不禁失笑。
百里泽进宫的时候,她身子才将三个月,除了腰上张了些肉,总的来说腹部还是平坦的。可三个月正是开始显怀的时候,因为她自己的身子比常人差一些,周太医除了安胎药之外,还开了许多食补的方子,所以才过十天,她小腹就鼓了起来,完完全全变了一个样。
曲冉不由自主摸了摸小腹,跟百里泽好好解释了一番,末了拉过他的手覆在自己肚子上,安抚道:“没事的,他长得很好。我也很好。”
掌下的感觉非常奇妙。她小腹凸起的弧度刚好被他手掌遮下,小小的一团,鼓起来还不明显,却能让百里泽联想到里面藏着的旺盛的生命力。那温软柔和的触感仿佛世上与血脉联系最紧密的纽带,也是他的妻子为他做的最温柔的事。

2021-03-22 16:44, 25楼

楼主是写东西比较慢的那一挂,不会开局蒸包。建立在爱情和期冀上的新生命才是美好的,孕育生命的过程也才动人。

2021-03-25 19:56, 28楼


皇后华玉的父亲是镇国大将军华郢,膝下只有华玉一个女儿,所以很是宠爱。早年先皇让曲太傅教百里泽和百里晏习文,又请华将军教两人兵法布防一事。于是这两人学成后一人拐走了曲太傅的小女儿,一人拐走了华将军独女,于是曲太傅和华将军两人,虽然一为文官一位武将,每每见面却颇有同病相怜之感。
好在二人对自己女儿都不错,百里泽只有曲冉一人,百里晏虽为了平衡各方势力,还有两个个妃子,但对华玉却是独一份的爱重。
曲冉因为身体原因,在闺中时并不常在外和同龄人交际,所以与华玉之间并未交往过深。但彼时两者在贵族小姐圈子里都有些声名,所以曲冉知道华玉是不让须眉的飒爽女子,华玉也知道曲冉病弱却极其聪慧。
因为百里泽和百里晏的关系,两人出嫁后倒时不时的会见上一面,相处起来颇有一见如故之感。此番华玉让曲冉进宫,其一是免去百里泽的担忧,其二则是百里晏也实在过忙,曲冉一来正好给华玉作伴。白日里,百里泽百里晏忙正事时,华玉和曲冉就约着在一处。
每日需要处理的宫务一早就会送到华玉手里,只她从小便和家里学的都是些武学上的学识,有时处理起宫里的弯弯绕绕只觉得头大。某日上午,曲冉坐在她身边半刻的功夫,就听见她叹了三声气。曲冉无奈失笑,她本不便插手宫务,可在华玉眨巴着眼睛看向她时,她还是心软了。那以后开始,宫里的人发现皇后每日处理事务的速度快了三倍。本有些人仗着皇后原本处理事情速度慢而积压欺瞒下来的事,在这种速度下无所遁形,宫里的氛围瞬间严整起来,宫人的手脚也勤快不少。
这件事被百里泽和百里晏发现是因为每日午膳的菌汤。这时节出产一种褐色的食用菌,以鸡汤为底将之用文火细煲,味道极其鲜美。百里晏极爱和这种菌汤,于是这时节每每午膳都会有一盅。只这种菌早上长出来,若是晌午不摘便会坏掉,而摘下来的菌放到第二天再适用,其鲜美便会次上一等,于是宫里每日都会有人专门出去采买新鲜的菌。采买的宫人之前为了省事,经常一次出去买好几天的菌子,有时甚至买放沉的,来赚中间那一点小钱。每次采买的出入宫门的记录也仗着皇后处理时不会细看,便没做手脚。
于是一段时间里百里晏都觉得那汤味道有异,也猜出了原因。他想想又觉得这事儿不大,没必要让华玉或者他来费心处理,就放着没管,也没和华玉提。直到曲冉每日替华玉处理宫务的速度加快后,那采购宫人出入宫门采买的记录被她看出错处,这才将此事解决。结果便是百里晏又开始喝上了自己钟爱的菌汤。
他用膳时,还得意洋洋的和百里泽提了一嘴:“你看,我前两天才和你说宫人肯定偷懒了,汤味道不对。今日这味道就正了。我家阿玉真是聪明,这么快就发现了。”
百里泽腹诽:是挺快的,从你提过那日到今天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不过他嘴上没这么说,只默默喝着汤,谁知百里晏突然来一句:“这么半天我也没看见阿玉了,我想去看看她。反正这事情堆着也是堆着,去哦歇息片刻也不妨事。皇叔,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凤仪殿,小冉现在应该和阿玉在一起吧。”
百里泽自然是同意的,便随百里晏一路闲聊,一边朝凤仪殿去。
这阵子宫里正在准备端午节庆的事,各项出纳安排都需考虑周全,正是忙的时候。百里晏也是想到这一点,决定半路来陪一下最近如此操劳的华玉。不想两人走进凤仪殿,只见那桌案前,坐着曲冉提笔落字,而另一人手里拿着一本账簿,靠在躺椅上竟然看得睡着了,不是华玉又是谁。
百里晏僵了僵,不用转头就察觉到了身边一股冷意,他干巴巴的笑了一声:“呵呵,肯定有误会。”
这声音实在太过干涩艰难,以至于华玉转醒,曲冉抬头,然后就看见了门边黑着脸的两人。
华·瞬间乖巧·玉:……
曲·专业枪手·冉:……

2021-03-25 19:57, 29楼

先来一个日常过渡段
点击数950,顶贴数67,本页字数4940,总字数15316 婵云吧,绝世庸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