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Lay」〓170326原创〓大尾巴小奶狼(年下养成/伪兄弟)

[目录] 钉砸 @ exo魂蛋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7-03-26 13:58, 1楼

张艺兴:给一只小奶狼投喂了一盒炒年糕就被他跟回了家怎么办?
吴世勋:我~最~喜欢张艺兴大哥哥
年龄差设定十岁


2017-03-26 13:59, 2楼

木头人写到一半,本年下爱好者真的憋死了。
小奶狼养成小狼狗扑倒温柔哥哥什么的嘿嘿嘿。

2017-03-26 14:00, 3楼

(1)
吴世勋站在路边,颠了颠背上沉沉的书包,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小吃街街口的那家炒年糕店。
从昨天下午放学逃离了那个女人家,他就再也没有吃过东西,经历过咕咕叫和隐隐的疼痛,肚子饿得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胃部空空的,几乎扁了进去。
为了避开可能会找他的女人和老师,他今天也没敢去学校。
沿着学校门口的路一直走,胡乱拐了几个弯,晚上去停车场缩在角落里睡了一晚,醒来又继续走,他对距离还没有很清楚的概念,但他觉得自己已经走了很远了。
最后还是没有抵挡住热乎乎的熟食的诱惑,他穿过了马路,走向了那家炒年糕店。
女人从来没有给过他零花钱,吴世勋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可对食物的渴望已经超过了对常理的思考,他坦然地向老板要了一个大份的炒年糕,便在旁边等待起来。
没有关系的吧,书包里的东西,尤其是那块最好看的彩色的橡皮擦,一定很值钱,如果一会儿跟老板说交换的话,他会愿意的吧。
吴世勋刚过八岁,七岁之前的生活是在孤儿院度过的,那里不需要考虑钱的问题,后来他被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领回了家。
男人很老,女人却很年轻。他们没有孩子。
一开始男人对他很好,总给他新玩具和吃不完的东西,后来男人实在太老了,有一天突然就从吴世勋的生活里消失了。从那以后女人就经常带比她更年轻的男人回来,他们总是在玩,总是忘了家里还有吴世勋这个活生生的小孩,饿极了或者在学校门口等两个小时都没人来接他的事情发生得越来越频繁,最近似乎还发展出了扇他耳光的乐趣。吴世勋又疼又愤怒,对他们拳脚相向,却只招来他们的大笑,偶尔打中了就会被更加厉害地揍一顿。
房子里还总是充斥着浓烈的酒味,衣服内衣内裤遍地都是,垃圾发酵得整个屋子都是臭的,只有周末打扫阿姨来的时候才能干净两天。
想离开,想离开,在昨晚又被年轻男人狠狠掐住胳膊用皮带抽得他满地滚以后,吴世勋收拾了自己最喜欢的几本图画书和一只白色的毛绒狗狗,背着自己的行囊,最后去了一天学校。
他知道那个女人希望没有自己最好,所以即使老师打电话去找他他们也会顺理成章地说孩子已经退学了,然后毫无负担地过他们那醉生梦死大把挥霍的生活。
“要辣吗?”
炒年糕老板问。
“不要”
吴世勋咽了口口水,揉了揉鼻子。昨晚没有被子保暖,现在有点流鼻涕了。
老板看到他因为混在一起胡乱洗而被染得黑红的白色校服,从校服袖子里露出一截细瘦得过分的手腕,上面似乎有淡淡的淤青。他皱了皱眉,犹豫了半分钟,最后还是没有问出口,决定不管闲事。
“12”老板把炒年糕盛进打包盒里。
“嗯?”
“12块钱”老板狐疑地看着这个小孩。
12块钱?吴世勋没想到是这么一笔巨款,差点当场吓呆在原地。
彩色的橡皮可能,可能……不够换了吧
老板皱起眉,把炒年糕往旁边一放,不高兴地问:“没钱?”
“我用我的水瓶换可以吗?”吴世勋问。
老板这下认定了他是个穷光蛋,还有可能是个小骗子,刚才的那一丝潜在的同情和关心在白浪费了一盒食材的不爽中消失殆尽,说:“没钱就别来要东西吃”
“可是我的水瓶……”
“你再不走我要叫警察来了”老板吓唬他。
哪个小孩子会不怕警察叔叔,警察叔叔是抓坏人的,吴世勋一听这话,眼眶里顿时就充起了委屈的泪花,旁边排队的大人们看都不看他一眼,说是冷漠也好,说是不想招惹麻烦也好,他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发育晚瘦小的身子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小,一点没八岁男孩的调皮相。
这时从队伍后面走出来一个人,到老板面前替吴世勋给了那12块钱,他把炒年糕递给了吴世勋,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自己又回到了队伍最后面排着。
吴世勋抹了抹眼睛,捧着炒年糕跟到了那个人身边,泪眼婆娑地仰着头说谢谢。
“不谢”
眼前的人感觉非常,非常的高,吴世勋一定要仰着脖子看他,辨认了一会儿,觉得好像是个大哥哥。
“那你为什么还要排队”他问。
“我自己还要买呀”大哥哥说起话来节奏不急不缓,很平和很有耐心,也很……温柔。
对,温柔。
吴世勋好久没体会过温柔是什么感觉了。
似乎是觉得小孩子仰着头看着自己很累,但要蹲下来和他聊天在排队时也不方便,大哥哥尽量低着头微弯着腰侧耳听他说话。
这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会对他好的人了,小孩子对于“好”的界定很简单,吴世勋暗自下了他是好人的结论,像是本能地寻求可以庇护和信任的人,跟着大哥哥走一步挪一步,直到又到了老板面前。
大哥哥似乎是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个小孩还跟着自己,多看了他几眼。
吴世勋避开了眼神接触,轻咬着嘴唇,纠结的小模样,但很坚定地黏着他。
买好了炒年糕,大哥哥拿着盒子转身就走,吴世勋抱着怀里的炒年糕,很宝贝的样子,小心翼翼地跟在他后面。
大哥哥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他,问:“你跟着我干嘛?”
更放轻了声音:“你找不到家了吗?”
吴世勋怯生生地看他,眼睛里又含了泪,可怜巴巴的。
大哥哥提醒道:“你那样抱着酱汁会流到衣服上的”,他好心过去蹲下来给吴世勋卷起袖子,看到他手腕上的伤时禁不住一怔,表情顿时充满了错愕:“有人打你?”
吴世勋点头,眼泪再也包不住,滴落了下来。
“是你家里的人吗”
吴世勋点点头,想想,觉得那个女人不算他的家人,又摇了摇头。
大哥哥摸了摸他的脑袋,打抱不平地狠狠啧了一声,很有正义感地提议道:“那你愿不愿意先和我回我的公寓?我们吃点东西,我带你去找警察叔叔”
这次找警察叔叔却是为了帮助他,吴世勋乖乖地又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愿意听这个温柔哥哥的话。
大哥哥站了起来,吴世勋赶忙亦步亦趋地跟上,刚走出两步,大哥哥的脚步突然顿住了,吴世勋差点一头撞上去,他疑惑地抬头,大哥哥向他微笑了一下,伸出了手,问:“要不要哥哥牵着你走?”
吴世勋愣怔了两秒,大哥哥的手指修长,皮肤很白皙,伸到自己脸颊前好像还能闻到淡淡的护手霜的香味。
已经很久没有人牵过他了。
他迟疑地伸出自己的小手,放进了大哥哥的手心。手立刻被温暖柔软的大手包住了。
“我的公寓离这里不远,就走十分钟,你还走得动吗?对了,我叫张艺兴,你叫什么名字?”大哥哥的问话从头顶传来,见没有回答,便含着笑低头看他。
“我叫吴世勋”他老实地说,又吸了吸鼻涕。
“哦,吴世勋啊,很好听的名字呢”大哥哥牵着他向前走着,整个人都好像春天里天气最好的那一天吹来的带花香的风。
吴世勋想起自己脏兮兮的小手已经一整天没有洗过,不好意思地涨红了脸,把手从大哥哥的手里抽出,使劲地在自己好像也不是那么干净的衣服上蹭了蹭,然后又巴巴地把自己的手塞回了大哥哥手里。
张艺兴,大哥哥。
吴世勋在心里默记着。

2017-03-26 14:00, 4楼

===TBC===

2017-03-27 01:52, 25楼

(2)
张艺兴住的是一人间的公寓,房间里放着一张大床和一条足够成年人躺下的沙发,浅蓝色条纹的被罩,亚麻布质感的沙发,白色的窗帘上仔细看还装饰着小星星,毛茸茸的地毯铺到了玄关处,给小小的灶台和卫生间留出了方便打扫的木地板。
吴世勋张着圆溜溜的眼睛好奇地四处打量着,张艺兴站在鞋柜前苦恼了半天,最后找出了自己的一双旧拖鞋给他:“先穿我的吧”
他的拖鞋底很柔软,适合在室内走动,吴世勋套上,舒服是舒服,但还是太大,脚丫子总往前面跑,一不留神就走得磕磕绊绊。
他换好拖鞋,又摸索着把手往上伸。
张艺兴感觉有只小手勾住了自己的裤缝,细细的手指找着自己的手,微微一笑,又牵住了他。
在家里都要牵手,被小孩子喜欢总是开心的。
他把两人的炒年糕放在沙发前的小茶几上,先带着吴世勋去洗手,开了水龙头,挤了洗手液,把吴世勋的两只小手拢在手心里揉搓。
“我会洗手的”吴世勋小声说。但他没有乱动,温暖的水流下哥哥帮他把每个指缝都洗干净的感觉很好。
张艺兴拿了一条毛巾过来,吴世勋自觉地举着两只湿漉漉的小手等着他给擦干。
“好了,可以吃了”
张艺兴把毛巾挂上,吴世勋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到了客厅里。
“你想坐在床上还是地毯上还是沙发上?”
吴世勋想了想:“地毯上”
他还从来没有坐在地上吃过东西,以前孤儿院的老师总说地上不干净容易着凉,现在一屁股坐下去,地毯被窗边的阳光照得暖乎乎的,好像也没有那么差嘛。
炒年糕还热着,吴世勋一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地一口气吃了三分之一。
“慢点吃,吃太快不好消化”张艺兴说。
吴世勋顿了顿,果然斯文起来,可惜脸上已经给吃成了小花猫。
张艺兴一边拿纸抽给他擦嘴一边随口夸他:“你筷子用得很好,哥哥都不太会用筷子”
吴世勋很认真地说:“你拿给我看看”
张艺兴一怔,拿起了筷子,果然是一把抓的。
吴世勋给他做示范,又一个手指一个手指地去掰着纠正他,很热心很当真地想要帮助他。
“好啦,其实我这样也拿得起来呀”张艺兴又用回了自己的一把抓式,夹起一块炒年糕给他看,“你快吃吧,一会儿凉了”
小孩子的胃也不大,虽然饿极了,吴世勋吃了一大半速度就越来越慢,但想着不能浪费,还努力地往嘴里塞着。
两个人吃得干干净净,张艺兴收拾好了,便依照诺言带着他出门去附近的警察局。
在找到那个女人的信息的时候,吴世勋才后知后觉地不安起来,几次险些想要挣脱张艺兴的手。
“怎么了?别怕,别怕”张艺兴安抚他。
“我不想回去”吴世勋的眼里都带着乞求。
“等你妈妈来了我们和她好好谈谈,好不好?”
“她不是我妈妈”吴世勋看着警察叔叔给那个女人打电话,似乎是要叫她过来带自己走,神情越来越惊恐。如果要麻烦她出来一趟,耽搁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回去以后她肯定会拿长长的指甲掐自己的肉。那还不如不逃出来呢。
张艺兴好不容易才把他带到一边的塑料椅子上坐下,通过他断断续续的话语里拼凑出他的故事来,吴世勋总往门口看,不知是害怕那个女人的到来,还是在想着怎么逃跑。
“可是如果你不和她回去的话,你可以去哪里呢?”张艺兴问。
要回孤儿院,吴世勋也不是很愿意的,可一想到那个女人,他就觉得好像如果可以回孤儿院也好。
打过电话半小时后,那个女人终于来了。
她一进来,张艺兴就皱起了眉头:女人染过烫过的头发在脑后乱成一团,一身的名牌,却穿得不成样子,裙摆有一角还皱了起来,踏着高跟鞋走得深一脚浅一脚,一看就是喝过酒。
张艺兴带着吴世勋站起来,吴世勋紧攥着他的袖口,布料拧起来都把张艺兴的手腕勒疼了,他好像真的很害怕张艺兴把自己就这样交出去,死死地抓住自己的救命稻草。
女人目光飘着往下看见了瘦小的吴世勋,语气里果然透着不高兴:“你乱跑什么?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吗?”
她走上前粗暴地拉了一下吴世勋的胳膊,红色的指甲上镶着钻,修剪得尖尖的十分吓人,小孩吓得尖叫起来,张艺兴下意识地展开手臂护住了他,没让女人把他拽走。女人这才眯着眼睛看向他:“你谁啊?”
“你能有个家长的样子吗?”张艺兴不客气地反问道。
“我才不是他家长”大概是舌头都喝大了,女人口不择言,“那个老不死的把他捡回来的”现在老不死的终于死了,她终于可以随意花他的钱了,再也不用装成以前那种贤惠的样子照顾一老一小。
“至少在你醒酒之前,孩子不能交给你”张艺兴说。
女人哼了一声:“谁稀罕,你要你带走”
吴世勋立刻双手抱住了张艺兴的胳膊,也跟着央求道:“带我走吧,带我走吧”
张艺兴一下被架到了这尴尬的处境,只得说:“我不是他的合法监护人”
女人不耐烦地挥挥手:“那老不死的给他留了钱,我也动不了,学校也现成的,带走别来烦我”
看来这一大一小都想摆脱彼此很久了,张艺兴为难起来。要交给这个女人他是不放心的,可要自己带走,他也才是个刚成年的大学生,根本不知道能不能再照顾好一个小孩子。
吴世勋在外面游荡了一整天,整个人又累又怕,在这样“命”悬一线的时刻情绪来了个大爆发,哇哇直哭,干脆由抱胳膊改成了抱着张艺兴的腰,可怜兮兮地哭着一声声地叫“大哥哥”,他似乎知道要让张艺兴带走他不太可能,便叫着“送我回孤儿院吧,送我回孤儿院吧……呜呜呜……”那可怜劲儿惹得本来想过来提醒他们小声点的女警察都止住了脚步,有些不忍地看着这个瘦巴巴的小男孩。
张艺兴本来就是个心软的人,这下一听吴世勋这么哭就受不了了,开口说道:“没事啊,没事,不会送你回去的……”
女人扭过了头去,这场面让她不舒服,她只想快点回车上去继续她的夜生活。
张艺兴看了看那个女人漠不关心吊儿郎当的样子,咬咬牙,狠下心来:“哥哥带你回家”
吴世勋抱着张艺兴的腰,把头埋进他的腰间,充满了得救的如释重负和依赖感激,抽泣也慢慢平息了下来,大哥哥的手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后脑,后面两个大人还在商量着什么问题,他都不关心了,他只知道这个大哥哥愿意带他一起生活了。
突然他的手被扒拉了下来,他警惕地攥起了拳头,发现是大哥哥的手的时候又放松下来,他捏着小拳头揉了揉眼睛,张艺兴轻轻叹了口气,说:“走吧,咱们回去了”
八岁的小朋友被大哥哥拉着,边走边打着嗝,脸上全是泪痕,因为本来小脸就沾了尘土,现在更是弄得一道道的。
张艺兴感觉小孩子的小手把自己抓得很紧,有些心疼,便也用了多点力回握住他。
两人再次回到了张艺兴的公寓。
吴世勋什么衣服都没带,坐在床上,眼睛红红的,哭过以后更是温顺了许多。
张艺兴找了一件自己的旧T恤出来,带着吴世勋去洗澡,小朋友显然是自己解决自己的洗澡问题久了,没有大人帮助他彻底洗过,等张艺兴用毛巾裹着他把他从热气腾腾的水里抱出来时,开玩笑说:“你把水都洗脏了”
吴世勋不好意思地笑了,这大概是他最近头一回笑,刚洗白白,皮肤好像也白了不止一个色调,眼睛像两道弯弯的小月牙,张艺兴这才发现这是个长得清秀可爱的小孩,底子很好,他说:“等把你喂胖一点,长大一定也是一个小帅哥”
小内裤张艺兴留给吴世勋自己洗,自己的旧T恤穿在他身上像裙子一样长,光屁股的小孩站在洗头台前认真地够着水流搓自己的小内内,然后交给张艺兴帮他挂起来。
“你再洗个手”张艺兴提醒他。
吴世勋大概是在这个环境里渐渐放松了下来,竟然展现出了小孩的本能,撒起了娇:“哥哥帮我洗”
“你连内裤都会洗……”张艺兴回头看他,小孩一脸期待,只好无奈地笑着回去把他的两只小手在水流下拢起来。
镜子里的小孩即使踮起脚尖也只刚够露出一个脑袋,靠在身后的大哥哥的腹部,张艺兴随意地往镜子里看了一眼,却看见小朋友正咬着嘴唇偷笑,小鼻子小嘴,眼睛弯弯实在萌,于是自己也忍不住微笑了一下。
捡了个便宜弟弟哟嘿。
点击数1137,顶贴数581,本页字数6912,总字数114306 exo魂蛋吧,钉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