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润如玉】[润玉&邝露]与君欢喜诚,暖色度余生

[目录] CrystalWeiRan @ 润玉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8-12-15 19:47, 1楼

住进凌霄宝殿,他是整个六界的王; 流落在彩虹尽头,他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2018-12-15 19:49, 2楼

心心念念,念念不忘,思来想去,辗转反侧,一个新的故事,记录心上忘不掉那个姑娘、那个公子~

2018-12-15 20:17, 4楼

『邝露,你跟随本座这么多年,若你愿意,本座可以……』
『陛下当知我心~』
润玉望着面前伏低身子的邝露,嘴唇张开又合上。
他知她一直都是如此倔强的姑娘~
『陛下的大婚便由邝露来为您准备吧,交由别人我也担心会有疏漏~』
『你不必如此劳累~』
『为陛下,邝露心甘情愿~』
『一切,便依你吧!』
『谢陛下~』
察觉润玉的气息在殿内消失,邝露终于抬起一直低着的头,眼眶通红,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
天帝登基一千年,终是难推众仙之请,下月初八,迎娶鸟族公主凤音为天后。
邝露环顾宫殿,一千零一十五年,她在璇玑宫,在润玉身边,原来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整整一千零一十五年久到她以为这就是他们的一辈子了,众人皆知她爱慕于天帝,可是纵然父亲手握一方天将,朝中风光无限,她的身份终是配不上他。
这么多年,她是他身边唯一的女子,陪在一旁看他读书、下棋、舞剑,他们还有那么多个缠绵甜蜜的日日夜夜,这么多的时光,已经让邝露恍惚,以为他终究还是回了头,可是今日他要迎娶天后,想要纳她为天妃的一番言语,犹如当头一棒重重的敲醒了她,他还是他,昔日那个醉酒的他,他不爱她,从未想过爱她,纵然他们曾在无数个夜晚相依取暖。

2018-12-15 21:11, 5楼

润玉看着案几上堆放的奏折,无心批阅,身体向后靠去,脑海里都是邝露今日的声音。
『陛下,邝露随您多年,从未求过您什么,今日恳请陛下在大婚后将璇玑宫赐予邝露居住,日后布星,可以让魇兽陪伴邝露身旁,与邝露做个伴儿~』
三百年前那夜酒醉,润玉并不是全然无知觉,起初他的确是认错了人,可是当他唤出名字,身下的女子落泪的一刻,他是回过神的,但他装作不知,只想趁醉留下邝露,将她永远的就在自己身边。
那日西海龙王之子在早朝之上向太巳仙人求娶邝露,请他赐婚。下朝后邝露又被太巳仙人叫回府中,那一刻润玉心中忽然有些慌乱,恍然发觉,他的身边这么多年一直只有邝露,他,已经习惯了她安静的在他身旁。
第二日清晨醒来,润玉本要下旨册封邝露为天妃,可是邝露只是淡定的看着他问了一句话『陛下对邝露可有动过心』,他哑然的瞬间,邝露已然穿着寝衣跪在地上,俯身拜向他。润玉至今清晰的记得那一日邝露眼眶通红,强颜欢笑的模样。她跪在地上语气坚定『邝露只想一直陪在陛下身边,为您分忧解劳』。
三百年,他们几乎夜夜同眠,然而今日他再一次熄灭了她眼中的星光。
『彩虹尽头,竹林深处,璇玑宫中,上元仙子愿陛下一生安好!』

2018-12-16 10:54, 13楼

凤音,鸟族自旭凤之后天地孕育的唯一的凤凰,鸟族珍宝,邝露是见过的。美目盼兮,较之锦觅有过之而不及,和润玉站在一起,让人觉得所谓天造地设本就应该是这个模样。
『这世间出水的芙蓉常有,可牡丹却不常见~』
邝露低下身望着蹭着裙角的魇兽幽幽说道,魇兽似乎感受到邝露的悲伤,不停的用脑袋蹭着她的手,邝露悲切的伸出手将它抱在怀中,脸颊贴在它的背上,眼泪滴滴落下,凝结成晶莹剔透的露珠。
『魇兽,璇玑宫日后就只剩下你和我了~』
『今日是陛下大婚,我要去服侍他最后更一次衣~你回去休息吧~夜间我们还要布星~』
魇兽看着邝露强装镇定的模样,嘤嘤的哼着,邝露拍了拍它的脑袋,起身向着润玉的寝殿走去。
『陛下,您醒了吗?』
『进来吧!』
邝露像过去的一千零一十五年的每一日一样,仔细的为润玉穿戴衣袍,抚平最后一处衣角,邝露低着头向后退了几步。
『陛下,仙官们都在门外等候,天后娘娘也已到达天宫,此刻在九霄云殿的偏殿内。』
『好,辛苦你了!』
『陛下满意便好。』
看着邝露一直低着的头,润玉口中苦涩,行至她身旁,看着她有些颤抖的肩膀,藏于袖中的手欲要抬起,终是握成拳背于身后。
『你办事,我一向最放心。』
[希望殿下可以像信任魇兽一样的信任邝露~]
昔日言语在耳,她做到了,他也做到了,可是他再也不是她的殿下~

2018-12-16 11:30, 15楼

天帝大婚,六界同庆,邝露是高兴的,这么多年,润玉拒绝了多少仙子,她心中是清楚的。可偏偏凤音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是因为像锦觅吗?可是,月下仙人不也说过她也与锦觅相似吗?邝露想或许是她天不怕地不怕的天真,让润玉想起了他与世无争的过往时光,扰动了他平静的心湖。
布星台上,邝露水蓝色的衣袖挥动 。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此刻正是天帝洞房花烛之时,邝露心中意难平复,眼前的场景不停切换,她刚来时他教她布星,她总是故意偷懒,只是想与他多待一刻~
『殿下~』
邝露只觉心中气血翻涌,但布星不可错,强压下不适,欲继续,却被身旁突然出现的白衣男子伸手裆下。
『陛下~』
『以后不要说是我璇玑宫出来的人~』
润玉斜眼看向邝露,不理会她的惊讶,复而挥动衣袖,拨乱反正。
『回去吧~』
邝露安静的跟在润玉身后,行至璇玑宫门前,见润玉抬脚欲迈进。
『陛下…天后还在等您…』
『本座知道谁在等我~看茶吧~』
润玉停顿声音一贯的清冷,甚至未回头看过身旁的邝露,径自走了进去。
点击数379,顶贴数81,本页字数2395,总字数169256 润玉吧,CrystalWeiR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