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渊浅】落花时节又逢君墨渊醒后,东皇钟开启,他再次生祭,

[目录] Wing旧梦 @ 墨白渊浅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20-07-24 17:14, 1楼

【墨白渊浅】落花时节又逢君
墨渊醒后,东皇钟开启,他再次生祭,白浅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自己爱了墨渊九万年而不自知,悲痛欲绝,遂与墨渊共赴黄泉。
然而白浅重生,令她有了新的希望。
预知后事如何,敬请期待。。。

2020-07-24 18:56, 4楼

(一)
墨渊醒来,东皇钟再无战神的神魂压制,不日就要开启。墨渊深知其中的道理,所以闭关修炼,希望在它开启之前及时恢复其修为。
然而天不遂人愿,皓德三十万五千年(楼楼也不知道@_@随便写的)东皇钟开启,若水河畔呈现一片紫色,青丘女君白浅感知若水异动,立刻前往封印,并让迷谷赶紧去十里桃林给折颜传个话,让他来帮一把,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一路上夜华紧追不舍,白浅无暇顾及其他,一心奔赴若水。
若水河畔。
下势茫茫,一派滔天白浪,上空压着沉沉的黑云,原本平静的东皇钟却在此时轰隆轰隆作响,摇晃间带的一方土地也在鼓动。本应在此守钟的素锦见这阵式怕是逃了。
白浅祭出昆仑扇,想要上前将擎苍斩杀,奈何被夜华用绳索缚住了,动弹不得。白浅大惊,“快放开我,快!”夜华虽然年纪尚小,但是勤于修炼,所以修为并不低。白浅虽然担心,但是对于这个缚仙索却是无可奈何,只是焦急的看着。
他二人打的难分难舍,白浅因站的有些高不曾留意谁占了上风。但她晓得夜华他撑不了多久,心里盼着折颜快些赶到,哪怕是一些不中用的天兵天将也好。
若水河畔一时间飞沙走石,黄沙满天。忽听得那擎苍仰天大笑道,“今日若不是五百年前的伤势未大好,孽子又将吾的元神召唤了去,我是不会输的。”“输了就是输了”夜华淡然道。

2020-07-24 20:24, 5楼

(二)
“哈哈哈,想不到今天是你这个小子和这四海八荒为我陪葬”擎苍大笑道。
“不是杀死他了,东皇钟为何又会开启?快放开我!!”白浅大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你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东皇钟会开启?”夜华半跪剑撑地,怒视擎苍。
“也没有做什么,只不过是用这几万年的时间改了东皇钟的禁制而已。我若死了,东皇钟必然开启,我要让这天下为我陪葬!哈哈哈”
夜华咬牙切齿,“可恶”,他最后含情脉脉地看了白浅一眼,便扑向那一团红莲业火。
“不……”
就在这时,一双用力的手将夜华拦住,“看住她,好好照顾她”,随后便将他推向白浅。白浅看着这个人,喃喃出声“师父……”
原来来人真是在昆仑墟感到若水有异动的墨渊。白浅看到他就想上前去,奈何被夜华死命拦着。“放开我,夜华。求求你放开我,不要让师父去祭钟,不要……”
“浅浅,你冷静些”
墨渊看向白浅,微微一笑,如今有夜华在十七身边他也很放心,“不要在等我”,说完就扑向了那一团红莲业火。
“不要!!!师父,不要!!!放开我,快点放开我!”白浅挣扎,泪流满面。
说罢,她便挣脱了夜华的束缚,飞身上前抱住了墨渊的仙身。“浅浅,大哥他想必也不愿看到你这个样子的,我们还是走吧”说着就想过来拉起白浅,但是却被玉清昆仑扇扇了出去。随后白浅筑起了一道结界,任何人都无法进入。
白浅没有说话,没有吵闹,只是静静地看着墨渊那副已经没有任何呼吸的仙身。
“你若拜我为师,这把玉清昆仑扇便是你的”
“从今日起,你便是我座下的十七弟子,司音神君”
“二月十七,苍梧之巅,这笔账我们好好清算”
“令羽瘦了一圈,小十七倒是胖了一圈,倒也不是我们吃亏”
“师父,这是我的天雷啊……”
“无妨,还不用将小十七炖了给我煮汤喝”
“等我……”
“小十七这身打扮也是好看,这身裙子不错”
……
初见是称他是小白脸,后来一次次的嘻笑打闹,一次次的舍身相救,一次次的包容忍让……一幕幕都在白浅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无法忘怀。
突然间她明白了自己不是爱上了夜华,而是历劫只是仅是凭容貌便草草确认了身份,后来自己感觉不对,便跳下诛仙台,喝下忘情水,忘却的是自己对墨渊的感情。七万年后更是听信了四哥白真的话,误以为自己爱的是夜华。
原来我爱的一直都墨渊,只是爱却不知……白浅苦笑,“师父,你既然不让我等你,那好去十七陪你,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们不离不弃,师父等我……我爱你……”白浅俯身吻了墨渊一下结界外的夜华双目通红,疯了一样地想要破开结界,但是被白浅四散的仙力阻隔在外,赶来的折颜,狐帝狐后和白真等人震惊地看着白浅,无一例外全都被挡在外面,“浅浅……”狐后哭喊着,但是白浅仍在继续着,充耳不闻。

2020-07-24 22:34, 8楼

各位仙友,今天没有了,明天再发

2020-07-25 10:57, 12楼

(三)
白浅最后留下的一丝仙元,给狐后他们留下了最后的话语“阿爹,阿娘,女儿不肖,我七万年人生的一半光阴全都等着师父回来,但是我却伤他至深,爱却不自知,女儿想要用余生去陪着他,那样他就不再是一个人了,在我死后葬于昆仑墟。女儿愿来生尽孝于二老膝前。”
“浅浅……你竟然爱他到此……”狐后震惊,但是她会尊重白浅的每一个决定。
“不要,浅浅……不要对我这么残忍。”夜华双拳紧握,双目通红。说着就想要上前抢夺白浅的仙身,折颜挡住了他,“太子殿下请自重,小五的遗言你也听见了,她不想在和你有任何瓜葛,所以请你也不要在做纠缠。”
“凭什么,凭什么,浅浅她是我为过门的妻子,她的仙身理应交由天族安葬”,夜华恨恨地不甘道。
“既然太子殿下也说了是为过门的妻子,所以小五她就还是我青丘的人,何来交由你们天族一说,真是笑话。既然小五她的心不在你这儿,你又何苦这样痴缠。不久我们青丘的退婚书便会送到你们天族。”白真实在看不下去了,出言阻拦道。
“不……我与浅浅相爱,阿离还是她的孩子,难道她也不要了吗?”夜华泪流满面。
众人不愿再与夜华做过多的解释,抱起白浅与墨渊的仙身向昆仑墟飞去。
夜华还想跟去,但是却再一次被阻拦。
……
黑暗中,一片虚无。
白浅忽然听见一声呼唤,“白浅,今生你可曾后悔?”白浅迷茫地看向四周,可是四周全都是一片漆黑,“你是谁?我在哪里?我不是已经自毁元神了吗?怎么还会有知觉?”
“你无需知道我是谁,但是我问你,你可还想见你的师父?”黑暗中的声音再次传来。
“师父……”白浅想到那个伟岸的男子,留下了眼泪,她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感觉他并无恶意,不做他想,便回道,“我想!!”
“我可以帮你,但是到一定时间你要付出应有的代价,不知你是否愿意?”
“我愿!”斩钉截铁的声音响起。
“你就不怕有什么阴谋吗?”略带笑意的声音说到。
白浅一愣,“若是前辈想对我不利,就不会前来相助。”
“哈哈哈,倒是聪明的孩子。不过,你要知道,从来逆天改命都是有违天道,所以你要付出的代价就算是我也不知,你可想好了?”
“嗯,白浅已经想好了。就算是天道也不能阻挡我,只要能再见到师父,就算是死我也不怕!”
……
“好!”那个黑暗中的声音似乎有些激动,“机会只有一次,你一定要好好把握,这次莫要等到后悔才幡然醒悟。”
“不知前辈可否告知您的尊号……”白浅的话未说完便感到一阵头晕,隐隐约约听到“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话未听完便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2020-07-25 10:59, 13楼

@半殇流年08
点击数126,顶贴数30,本页字数4825,总字数10827 墨白渊浅吧,Wing旧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