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渊浅】《三千痕》

[目录] 椛虞绱 @ 墨白渊浅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7-10-22 16:08, 83楼

出来冒个泡,这个月事情很多,很抱歉没给大家回复。楼主今晚上有空闲的时间,打算先更这坑,至于另一坑大概是下个星期吧。

2017-10-22 16:15, 85楼

度娘这是怎么了⊙_⊙又抽了?

2017-10-22 22:08, 86楼

庄王并非真是庄王,不过是皇帝宋煜出宫惯用的称号罢了。尤其是到了宋楚王府,侍卫往门那儿一报,他皇叔就知道他来了。
此次他来,颇有些高调。宋煜一人骑于马上,左右侍卫各牵着一匹宝马,后边还有几辆马车随行。北丹国献上的宝马良驹和北丹佳酿,他头个就想到的就是皇叔,所谓好马配英雄。至于美酒,他估摸着那是为佳人备着的。宋煜在前厅百无聊赖的坐了好一会儿,方才见皇叔携着一清丽女子入厅。他立即起身道:“皇叔,浅儿姑娘。”
宋渊拱手回礼。浅儿看着眼前尚有些稚气的少年,微微一愣,显然与她想象的不大相同。她琢磨片刻,照着平日所见的,行了个不大像的礼:“民女参见陛下。”皇帝摆了摆手道:“不必多礼。朕自幼跟随皇叔,皇叔待我如亲子。朕虽为天子,却还是晚辈。私下里礼节便罢了,随意即好。是吧,皇叔。”
宋渊颔首,牵着浅儿的手一同坐下。
却说中荣国近十多年,接连有两代国君遇害,其因皆与妖兽有关。一年前,皇帝还不是皇帝,他跟着宋渊在边疆驰骋沙场,本来再过不久,他便可以独立带兵镇守一方。然遥远的京城传来的是他兄长遇害的噩耗,于是年仅十四的他被文武众臣拥上了帝位。皇帝位虽尊,但成日被繁文缛节所扰,远不及往日在边疆那般自由。所以他时不时溜出宫去,有眼力见的大臣睁只眼闭只眼,顽固些的大臣则守在宫城门口执着的不让开。他心里甚是烦闷,欲将憋着的话尽数说与宋渊听。
然他的皇叔自坐下后,眼神时不时的流转到身侧,唇角流露着一丝温柔的笑意。像,太像了。像极了年幼时的父王与母后。皇帝心中一悦,立即将不大相关的抛在脑后,他问道:“皇叔,你们何时成亲?祖母她老人家,可是盼望已久了。”
皇帝这一问,她倏然地脸红了十七八度。成亲,似乎离她特别的遥远,甚至是不敢想。忽然间,一只温暖的手掌握住她的小手,以慰她惶惶不安的心。接下的话,她听得很清楚,宋渊道:“先代我向太皇太后问安。过几日,我会带浅儿入宫。”
宋煜欣喜举杯贺道:“如此便先恭祝皇叔与王妃了。”

2017-10-22 22:51, 88楼

叙话间,不觉已至辰时,有侍卫前来催促。他将贺礼交代给管家后,留恋不舍的离去。
而浅儿尚未平复心情,脸颊处还微微泛着红。两人就在前院站了许久,久到四周寂静无声。

2017-10-22 22:54, 89楼

这顺序该来场正式求亲了~

2017-10-29 22:45, 94楼

非常抱歉,今晚更不了文了。国考职位表一出来,我的心情瞬间跌到了谷底,怎么说呢,这完全是运气问题┳_┳。前前后后准备了将近四个月,一个限制条件,就被pass掉了。对比去年,我呵呵一笑,简直太忧伤~~喝上三瓶可乐,都不够排解我的忧伤
再来说说这两坑的文吧,基本上能更文的时间在周六和周日,当然还有其他的时间。更文慢,一是上课和做课下实训任务占据了我大部分的时间,再加上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周一到周五很难挤出时间来;二来是因为更文间隔时间过长,思路和感觉被打乱,有时想写却打不出一个字来。很抱歉,尽管我巴不得使出个分身术,但是万能的上天没有赋予我这个功能。目前我还做不到日更,起码在结课之前,时间是不固定的。这两坑我不会弃,因为我舍不得,故事的大致的情节在我脑海中反反复复的出现了好几遍 ,弃了那是莫大的遗憾。只要你们还想看,我会一直坚持下去的。
电视剧播放结束至今我一直没有出坑,来这里也是为了让墨白大圆满,无论小说、电视剧如何,那不过是神仙数万年人生中的一段小插曲,编曲人只谱写了最跌宕起伏的一部分,曲终后事情如何未可知。童话的结局永远只停在婚礼的殿堂,爱幻想的姑娘总以为这便是永恒。在我看来,夜华的爱掺杂着太多的东西,得到过失去了,恨不得把她攥在手心里,你想要什么我不在意反正我只爱你一个,哪怕是整个四海八荒都毁了都于我无关。多么感天动地,多么深情的夜华,相信如果没有素素的那一段,很多人会很喜欢夜华。一个多金有地位,又肯为你屈居身份洗衣做饭,还时不时壁咚敲击你少女心的男人,有多少人能不动心。整个三生最吸引人的故事就在这一段,乐曲达到高潮,意外的师父回来时,为了圆满有人自动忽略掉师父那些隐忍悲伤的片段。因为结局是圆满,注定师父得不到关注,就如唐七所言,赶快让他领盒饭去了。那么白浅到最后像什么呢,我觉得像一个木偶,浑浑噩噩的走完作者给她安排的路,她像素素,像豁不出老脸撒娇的白浅,却再也不是昆仑虚的司音神君。
给她一个时间长度,万年后她的婚约会是怎样?我觉得其中不可避免的会掺进利益的成分,而且随着夜华的地位提升,这些利益只增不减。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利后,他的控制欲也会随之增强,自小长在九重天,有些思想早已根深蒂固,很显然这种思想使他,与崇尚自由随性的白浅本性上完全不相同。说大白话,就是三观不合。三观不合导致的后果,从小事起处处看不惯,时间再长点两相厌恶,再积累,一旦有了导火索,矛盾会一触即发,以至于不可调和。再加上天君和乐胥她们,很明显电视剧埋了暗线的,参照凡人的婆媳关系和皇宫宫斗戏,九重天生活不要太酸爽。时间是把锋利的尖刀,能让人看清一个人的本性,也能让一切面目全非。毕竟生活不是画,只会停留在最美的那一刻。白浅与夜华合离,不过是早晚的事,只要后边作者不再出手(譬如写几个幸福的番外),这样的结局是可以预见的。
再说说师父,这是个让人心疼又敬佩的男子。一生的荣誉和地位,都是从战场中拼出来了,经历过多少腥风血雨,才能有如此的成就,才能看到如此祥和的四海八荒。然而四海八荒却忘了他,他们记得天君的寿辰和天族的瑶池仙宴,却不记得遥远的天边有座荒废了的昆仑虚。他们时常颂道墨渊的光辉事迹,却在墨渊用血换来的和平盛世里虚度光阴、荒废仙道,唯有墨渊悉心教导的弟子还记得他,当年最不可一世调皮捣蛋的小弟子承了他的遗志。可笑的是尊贵的天族,除了天君和早不问世事的东华帝君,再也没有第三个上神。究其原因,看看素锦,天族的思想道德绝对紧跟凡间潮流,是仙是人傻傻分不清,把她扔到凡间皇宫里,也是玩得溜溜滴。这样的后世,如果父神母神在,会吐血三尺吧。扯远了,接着说师父。
就下来的这段,就有点剧透了。两万年前的事,师父伤情那段,吧里已经有吧友写过了。我私心想给他一个好的结局,但那种四大皆空的感觉,不是放下反而是无边无际的落寞。墨渊在我心中他不是个懦弱的男子,他的爱不会因时间而少几分,反而他是那个退到幕后默默给予白浅所有的男子。他是这世上最懂她的男子,却走不进她的心。终有一天白浅与他也相互历经了对方所承受的痛苦煎熬,但是那天终究太晚了,待她幡然醒悟时,一切早就物是人非。引子的开头其实是接着这部分的,原版这个部分被我跳过了~~
可以说是重生但又不是重生,是一汪湖水旁渔人特制的大鱼缸,鱼儿的世界对渔人而言亦真亦假。鱼儿荡起的波痕终会消失,但鱼儿也会记得,因为它最痛恨的就是遗忘。渔人也会记得,这是他唯一的乐趣。
点击数123,顶贴数22,本页字数3629,总字数16513 墨白渊浅吧,椛虞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