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渊浅】《三千痕》

[目录] 椛虞绱 @ 墨白渊浅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7-09-26 21:52, 1楼

她的桃花用一只手便可数的过来,最后一朵开得轰轰烈烈,收场却极其惨淡。三千世界,大不相同,一缘一劫尽在其中。她的命数已尽,又是谁在为她延续,她百思不得其解。金树含笑,予你两世情缘,自寻答案去罢。

2017-09-26 21:53, 2楼

嗯,这次终于不被吞了

2017-09-26 21:55, 3楼

2017-09-26 21:58, 4楼

第一章
中荣国俊山镇,又是一年正月将至,街市上人来人往,车马堵塞不得向前。一间破庙里,裹着旧衣的女子在瑟瑟发抖。乞婆可怜她孤苦一人,便将讨来的馒头分她一半。她颤着手接过,登时暖意染指。
乞婆抱来一堆柴火,边生火边问:“姑娘,你家在何处?”
她苦涩一笑:“家?早就没了。一把火烧得干净,什么也没留下。”
乞婆顿住,不住地哀叹道:“唉!都是命,你也不必太伤心。这年头就是乱,谁的日子也不好过。我看你一身穿戴整齐,倒也不像是我们这帮常年沿街要饭的人。这里离京城极近,你不如到京城里看看,说不定能讨个营生过活。”
京城,听起来像是个安全的地方。可她连这间破庙也出不去,何谈去京城?落到现如今的地步,她很后悔,听信了那人的话。
三年前,她在集市上换粮,遇上心怀不轨的算卦道士。街上的人,大都抱着看热闹的心,你不动我也不动。就在她孤立无援时,一名玄衣男子出手救了她。那时,她恍然生出一种错觉,他的面容竟似曾相识。
救她的人名叫谢朝歌,她无名,谢朝歌便给她起名为素素。他邀她在谢府小住半月。半月后,谢朝歌便向她表明了心意。那时她对他虽无话本子上那种,缠缠绵绵的爱意,但两人相处的半月来也算和睦。何况,如她一般年纪的姑娘早已成了家,她曾听言若遇上值得托付的,便应了罢。他日年华逝去,无子无伴孤独终老,何等凄凉。
她真的孤独怕了。
于是她问,我虽在这住了一段时日,却不是很了解。我看大街上,如你一般的男子早已娶妻生子。你家中可有婚约了?
他那时目光如炬,拉着她的手恳切地说道:“我家中的情况有些复杂,但你相信我。今生只娶你一人,你才是我唯一的妻子。”
她被几番突如其来的甜言蜜语,搅乱了心神,也未仔细去辨他那句话的真意。如今再回头想,情当真是一座迷城,往往是外头的人清醒,里头的人浑浑噩噩。
再过不久,谢老爷回府得闻,勃然大怒,不由分说便将她赶了出去。她回到俊疾山后,谢朝歌来过几次,说的不外乎是让她信他的话。他说过今生只有她一人,她深陷在那些感天动地的情话里。那时她尚未意识到,他说的究竟是娶还是纳。
直到一日,她到谢府寻他,守门的人告诉她谢公子陪新进的夫人回门去了。听言,她如遭雷劈。原来一切都是假的,他说的话,竟全是假的么?

她曾期待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在世人看来是个天大的笑话。尤其在王公贵胄之家,是万不可能的事。她心觉得压抑,想赶紧回到俊疾山。
她万没想到,可怕的事还在后头。那时她已离开俊山镇三年了,虽还是一个人,但也逍遥自在,渐渐的就把谢朝歌给这个人给忘了。
一日夜里,来了帮强盗,一把火将她的家烧个干净,随后将她扔至谢府。她被困了半月,最终被毁去了容貌,也丢了双眼睛。

2017-09-26 22:00, 5楼

在黑暗中她痛苦万分,她隐隐约约听到他哀嚎的声音:“素素,往后没人再能阻拦我了。我会娶你的,成亲后我们就搬到京城。今后,我就是你的眼。素素……”
她胡乱地一把抓,几近癫狂:“为什么?为什么要剜了我的眼。为什么明明不是我做的,你还要剜了我的眼。为什么不信我?”
他无力低下头,止不住哭泣着:“素素,对不起。我没有办法了。”
没有人知道,她有多恨素素这个名字,有多恨轻信了他。在城中她早已身败名裂,换一个地方,就能洗去身上莫须有的罪名吗?她所背负的是故伤文二小姐的罪名,也是她所谓的“夫君”,认同了的罪。还有谁会再信她?
她必须要走了,趁着还能依靠自己。第二天,她凭着先前的记忆,沿着几条平日无人经过的小道,慢慢的走着。失了眼睛,耳力却异常灵敏。花丛的那边,有两个女人在窃窃私语。
一人说:“你这次做的不错,我所答应的自然会兑现。不过,你所求的若是谢家,恕我直言,这个忙我帮不起。但你若求得是侧妃,你现在大可叫我一声姐姐了。”
另一个稍掩兴意道:“素锦,拜见姐姐,姐姐万福金安。”
“起来吧!有些话,我还要提醒提醒你。君上多疑,你不宜在此久留。宫中日子难捱,与其在暗地里给我使绊子,不如互相关照关照。此事关系重大,你若动了歪心思,应当知下场会如何。当然,我想你是不会忘记辛奴的。”
那人抖着嗓回道:“素锦遵命,此事唯有姐姐和我知晓,今后定会听从姐姐的吩咐,安分守己,好好侍奉君上。”
她认得她们的声音,是文嫣和她的妹妹文锦。此时她有个猜想,两人的来头极大,是皇宫里的人。所以谢朝歌才会这般妥协,一面说爱她,另一面却冷冰冰的剜下她的眼。
她不能原谅,也不要再被欺骗,不要再被逼迫,她要逃出去,逃出这炼狱般的牢笼。
她走得步子有些慌乱,在草丛中不慎跌倒,引来两个看家的家仆。他们将她捆了起来,送到文嫣面前。她蔑笑道:“这不是要成亲了嘛,不好好待在房里,跑出来作甚?莫不是你想逃了?”
成亲?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反抗的余地,即使她一再表明不愿意,他只当是她一时的气话。
“不说话,就表示你是真的要逃了?那我便成全你。你们两个把她送到青楼去,要亲眼看她进去了,才能回来,知道了吗?”
“是夫人。”
两个家仆将她的嘴堵住,扔上推车,便后门走出去。那是条无人的巷子,她还能听见车轱辘碾路的回声。走了许久,终于在一处停下。
老鸨的声老远便能听见,得知有了新人,更是大喜。但一见车上的人顿时冒了火,:“你两拿我当猴耍呢,这这脸,拿出去吓死个人,不挣钱我还倒贴钱了我。不要,不要,回去回去。一天天的晦气死了,怎么什么人都往我这倒……”一边说,一边走。
两个家仆也追着她:“要不再商量商量?”
“还商量什么,你们当我是开慈善堂的?……”
趁着老鸨还在喋喋不休,她挣开了身后的绳索,在三人不备时逃了出去。她听见巷子的外边就是街市,她极快又小心翼翼地走着。
街市上,看见她模样的人都大吃一惊,她漫无方向的跑着。最后抓住了一辆推粮的车,她乞求推粮人帮她一把,带她出城即可。
推粮人不忍,都在刀尖上讨生活,自己女儿也如她一般大,如今这幅模样定是落入了歹人之手。也恰巧是那时,她躲过了那两个追来的家仆。
送至城郊,她一再言谢,随后告别了推粮人。而她认路的本事向来不佳,走着走着便误入了乱葬岗。

2017-09-26 22:01, 6楼

天空布满乌云,大雨将至。她虽看不见,但闻到了下雨前的味道,甚至还混着腐臭的味。她仰头迎接着大雨,雨中有她的泪和血。她不知已在何处,将在何处?
她蜷缩在一棵树下,抱着颤抖的身躯,欲保留些许暖意。可她太累了,终于撑不住倒了下去,任渗落的雨水浇淋于身。
须臾间,天上惊起一阵阵雷声,一道金光划破天际,直直的落在地上,褪去金光后现出一人形来。一袭靛蓝衣头束紫金冠的男子,在四处寻觅着什么。
周围是一片乱葬岗,男子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焦灼。忽然,旁边有动静传来,他疾步地走去。草席里裹着的是一伤痕累累的女子,眉间一颗痣,除去眼睛,其余的地方被烙下密密麻麻的铁印。
他栖身抱住了她,哽咽着声音说道“是我来晚了,我带你回去。”
她多想看看啊,可惜她已没了眼睛。那男子的声音,好听极了,她本能的想要听他再多说些话,也许下一刻她便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当时她确确时时感受到了这个人,但当她再次睁眼时,她身在一间庙内。门外雪花簌簌,已是寒冬腊月。她的一切完好如初,好似那些过去的不过是一场梦魇罢了。

2017-09-26 22:01, 7楼

街市上挂有她的画像,官吏在喊着:“女犯素素,犯罪潜逃,依朝廷律法,即刻逮捕,而今已逾八月,包庇者重罪处置。今有画像一副,不识字的也听着。女犯眉间一颗痣,无眼,脸残,见其人立即禀报官府,窝藏犯者罪行再加一等。”
她慌忙跑回庙里,一待就是几日。
庙里的柴火烧得越来越旺,她的脸上也染上些红晕,乞婆给她递了一碗水,又说道:“初始见你时,还以为你就是那官府说的人。不过除了一个眉痣,也没甚相同之处。”
“世上有痣的人,不只我一个。”
“是啊!你生得这么俊俏,可那女娃,太惨了。”
“可她犯了罪,你就不怕她就是我,将来连累了你?”
“我一老太婆还有什么可怕的,活到这把年纪知足了。她如果是你,我相信她定是受了冤屈,而不是真的犯了罪。我虽老了,但一双眼还明亮的咧。”
夜幕降临,火光晃动,暖意融融。

2017-09-26 22:01, 8楼

九重天轮回台,尘浪滚滚,人间百味也。
折颜顿松一口气:“墨渊,我这个做兄长的自作主张了一回,不过也是为了你好。待将小五送下去后,我便可安心了,有你在定会护她周全的。”
身后白真匆匆赶来,焦急万分道:“折颜,小五不见了。”
他暗叫不好,小五如今是凡胎肉体,落到哪处都极危险。除非她已回到人间。
司命瞌睡间被吵醒,一见来人,那团火焰兀自压了下去。他翻翻簿子,无果。再开启水观镜,盯得眼圈冒出了血丝,才发现上神要寻的人。
他闪过一丝疑虑,这女子不就是方才墨渊上神抱在怀里的人嘛。探到其中的故事,司命已然掩不住一颗八卦的心。正好出门遇上了凤九殿下,他拾起笑容,欢快地走去。

2017-09-26 22:02, 9楼

两道金光划过夜空,悬浮在破庙上。白真不悦道:“你当真给墨渊喝了忘川水?”
折颜撇撇嘴:“他刚归不久,凡间浊气太重,让他以仙身下凡委实不妥。找了具皮囊,若带着记忆,难免会坏了凡间的命数,将来也会反噬到他自己身上。我也刚好随身携带了一瓶,于是便让他服下了。”
白真道:“若他从此在凡间逍遥快活,那小五该怎么办?她就这么一直躲着?这烦人的劫,也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折颜道:“放宽心吧,历劫乃天道,一切皆看她自己的造化,他人只能助她渡劫,而不能替她历劫。现在去墨渊那儿转转吧,且看他如今是何状况。”

2017-09-26 22:21, 12楼

楼主算了一下,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十二个时辰对应人间十二个月,十七呆了八个时辰,即为十六个小时。时间差也是萌萌哒~
点击数124,顶贴数22,本页字数4874,总字数16513 墨白渊浅吧,椛虞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