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3-21 【原创】定制贴 多少楼台烟雨中

[目录] fgjxduidhiyy @ 婵云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21-03-21 00:03, 1楼

2021-03-21 00:04, 2楼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唐 杜牧 《泊秦淮》
汉唐淮河潺潺,流经百年。
岁月长河,流过汉唐盛世,流过山河飘零,见证英雄孤胆,也看奸臣横行。
国之栋梁,一人,便是山河的脊梁。

南宋的淮河,风景依旧。
江南烟雨朦胧,淮河水汽氤氲,夏秋之交,闷热异常,但倘若偶得大雨倾盆一场,便是久违的清凉。
淮河两岸,楼台亭榭。夜间万家灯火,却都不是寻常百姓家。居于此地的,无一不是朝中重臣、权贵人家。

宋金并立,对峙已久。
宋蒙结盟,共同灭金。
然,灭金之后,日渐崛起的却不是大宋,而是蒙古族。
自古唇亡齿寒,只可惜身在历史洪流,谁又自知。

淮河。
水流两岸的垂柳与蓼丛中,点点萤光飞舞,明灭闪烁。
四下静谧,谢家亭台处,一女子坐于其中,手支着下颚,望着月亮出神。
“夫人……”一旁丫鬟轻声道“夜间有些凉,咱们回去吧?”
女子闻言只看了丫鬟一眼,妇人鬓在月光下显得精致温婉,发钗映着灯笼明灭的光,摇晃闪烁。她轻叹一口气,抚了抚高耸的腹部。
明月当空,月下相思人。

边塞,肃杀。
“将军!玉门关要破了!”来报小卒一身血渍,狼狈不堪。
谢聿立于城楼,明明是夏日的风,却吹得他心头生寒。
小卒见将军许久不语,忍不住偷偷抬头望他。
月光清冷,人更冷。小卒看着将军笔直的站姿,心头无限敬服。
小卒挺了挺胸膛,只觉得光看着将军的背影,就觉得面前是一座不倒的山。

谢聿紧了紧手中的红缨枪。
“玉门关,不会破!”剑眉微拧,双唇紧绷。
李克勤,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抚西将军李克勤,谢聿旧部,曾立下赫赫战功,名震西北。此次蒙古大军突然来犯,势如破竹,连取两城,也……连屠两城。所到之处,伏尸百万,流血千里。玉门关是大宋最为关键的城防。决不能破。敌军是守城之军的成百上千倍,谢聿深知指望朝廷派兵是来不及的,故修书一封,盖上私印,快马加鞭送往岭西。

谢聿看着城门下来势汹汹的敌军,再看城内疲惫不堪满身伤痕的守军,心头绷着弦,只盼着李克勤那的援军能快些赶到。
明月微沉,深夜了。

2021-03-21 00:04, 3楼

战火依然纷飞,狼烟依旧滚滚。
快扛不住了,城门……岌岌可危。
谢聿看着明月……皎皎如她。他心心念念的女人,是否在千里之外,也这样看着这轮月,痴痴地盼他归呢?
不……她定是睡了。怀着孩子的她向来嗜睡。只是不知……这孩子,会像她还是他呢。也不知,他能否再见到她恬静的睡颜……
“汀儿……”谢聿心头又痛又念。
家国当前,他若是以身殉国,便也……再难护她。

谢聿沉痛合上眼,合上满腔不舍和思念。
再睁时,便唯有男儿铮铮卫国心!
“跟我来!”
城门一破,那便以血肉为城池吧!有他谢聿一口气在,蒙古军就休想踏进玉门关一步!
“杀——”

晨光破晓,初阳东升。
玉门关却依然被绝望笼罩着。
谢聿已经力竭,唯一口气硬撑着,浑身上下,伤口无数。身边残兵数人,皆是奄奄一息。
可是,蒙古军只在数米外对峙,不敢上前。
被杀怕了……

蒙古军将领阿曼耳汗远远望过去,
见蒙古军迟迟不敢上前,侧头问“怎么回事?”
军师忍住心头的战栗,“那是……谢聿。”
阿曼耳汗哦了一声,似笑非笑“难怪。”
说话间,拔起身后的弓箭,对着谢聿笔直的身躯,射去。

谢聿早已发现破空而来的箭,但他没有躲。
他用尽浑身的力气,硬生生,抓停了箭。
巨大的力让他闷哼一声,但他却不退分毫,只定定看向阿曼耳的位置,狰狞地笑。

男人如虎如狼的目光宛若长弓直射如阿曼耳的眼睛,他竟忍不住退后了两步,移开了目光。
这男人……着实有些令人胆寒。
正心头犯怵间,听身后传来战鼓声。
“杀——”是中原人的冲锋号角。

谢聿看着他,缓缓勾起了嘴角。
阿曼耳瞳孔一震“援兵!他们援兵来了!”
“撤!”

蒙古军退,
玉门关得守。
谢聿、李克勤一心保家卫国,不知自己已深陷危机。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授。

2021-03-21 00:04, 4楼

可若是以私令便能调兵,这……便犯了皇家大忌!

“报,玉门关得守!”
“好!好!谢聿好样的!千军万马也抵不住一个谢聿!”皇帝龙颜大悦“赏,重赏!”
然而这时,宰相王甫出列启奏:“皇上,此次御敌,谢聿固然功不可没,可据臣了解的情况,谢聿以个人私印便能说动抚西将军调兵六万增援……由此可见,谢聿这个镇北将军在边关,真是声名赫赫啊!”
王甫跪下,再道“陛下!功高震主啊!依臣所见,不但不可再赏这谢聿,更应该严惩这一行径啊!军纪不明,皇权于边关不盛,大宋之危不在于外,而在于内啊!”
此话一出,满朝震惊。
镇北候谢挺率先驳斥“荒谬!皇上明鉴。我谢家世代忠良,守卫边疆。置生死之度外,为的无非是家国强固。从不曾有任何不臣之心啊!吾儿谢聿,十六岁出征,出生入死,一心为国,天地可鉴!此事私印调兵实乃事出有因啊!蒙古军来势突然,我军猝不及防,若不是此次抚西将军支援及时,玉门关危在旦夕!谢聿以身殉国事小,蒙古军长驱直入事大啊!”
谢挺历经三朝屹立不倒,除了军功傍身之外,还有他的计谋加持。最后一句,看若陈情,实则已有威胁之意:若动谢聿,边关无人,亡国在即!
王甫面容微抖,不愧是镇北侯。
你要保谢聿……好,那我便断你臂膀。李克勤家世不显,因为骁勇善战屡受谢家提携,才成了一方将军。说得好听是大宋将军,实则,怕是更忠于谢家。
谢家一日不倒,他的大业……就一日不成。
王甫再次出言道“陛下!此次谢聿调兵,不过一日,六万将士便至。早前岭西有战,朝廷下旨调兵,援军足足六日才到。可见边关各处,只闻谢家令,不听皇家旨啊!更有一事,虽大逆不道,但臣不敢不言!如若他日,谢家生二心,直取皇城,亦不过数日罢了!”
最后一句,谢挺心头一颤。
皇帝眉头一跳。
是啊,如若谢家谋反……全国各地,他能调得动的能有多少呢?谢家领兵数十年,在军队威望甚重……
王甫见火烧得差不多了,添上最后一根柴“臣亦知谢侯世代忠良,断无不臣之心。然!李克勤藐视皇上,私自调兵,其罪当诛!御林军副将吴玄可代替李克勤,替皇上抵御外敌!”
吴玄,皇帝的心腹。却是酒囊饭袋之辈,这样的人前往边关,他与蒙古人的谋划定能成事!
皇帝颔首“王爱卿所言有理,传朕旨意,命李克勤、谢聿即刻回京”

谢府。
“传信李克勤,万不可回京。逃。上疑你,当断则断,莫顾及谢府。只汀有孕八月,乃谢家血脉延续,父当全力将之送往你处。莫念莫忧,吾儿国之栋梁,光耀谢家门楣,父甚傲之”谢挺回谢家后当即写了密信一封发往谢聿处。
“速把少夫人传来”
林汀身怀重孕,急急忙忙赶往前院。她知道,若无事公公定不会召她。怕是……谢聿出了什么事。
之间堂上公婆正襟危坐,面色肃然。
谢家老夫人、谢聿母亲刘氏见林汀急急忙忙的样子,忙起身,上前扶她“慢些,阿汀你慢些。说来无事,不过阿聿在边关想你了,接你过去住着,有他陪着,你将来产子也能安心些。”
林汀高悬的心落下……看来,谢聿无事。
只是……见公婆面色肃然却不见慌乱,只命人即刻从简整理行装,像是要秘密把她送出城的样子。林汀突然明白……有事的不是谢聿,而是谢家。谢聿处反而成了最安全的地方,所以要把她送去谢聿处。谢家嫡系数代单传,她腹中的孩子,是孙字辈唯一的血脉。
“侯爷……老夫人……”林汀泪盈于睫。

2021-03-21 00:05, 6楼

想起他,林汀嘴角忍不住微微扬起。摸了摸不安作动的肚子,心中低声安抚道:乖,咱们见你父亲去了。见着你父亲,就……万般都好了。
只要他在身边,她死也安心的。
李黎见林汀嘴角带笑的模样,一时竟看痴了。 实在是,温婉若月下洛神。
“好姐姐,你可莫这般笑了,我的魂都快被你勾去了。”
林汀噗嗤笑出声,贝齿洁白,轻点李黎的额头“你这促狭鬼。不过……这般赶路可有不适?你这将将满三月更该担心些。”
“姐姐放心。我一想到快要见到李克勤,哪都不难受。”
林汀含笑望着李黎乐呵呵的脸,心头却是微叹。
此行,她的心时刻不曾放下。
王谢两家争斗已久,此次王甫行事狠绝,像是放手一搏的模样。谢家反应及时,能顺利将她们送出京已是侥幸,可此行路途遥远。王家势力盘踞于京城,谢家根基却是在边陲。离京越远,她们越安全,这头几天,最是危机四伏啊。

一声长哨惊飞林中无数鸟兽。
林汀面色一变。
“保护夫人!”此次护送二人的侍卫不在少数,皆是精锐。
“保护夫人先走,快!”
兵器相交声四起。
马车内李黎敛了笑意,握紧身旁的长鞭。
林汀按住李黎起身的动作“先别出去……啊!”
马车猛的加速,林汀身子往后倒去,腰间重重磕上了横木。“呃啊……”腰部剧痛,腹部猛然一缩,林汀刹那面色惨白。
李黎面色大变“姐姐!”
林汀扶着肚子的手紧了又紧,只觉难言的闷痛“嗯……”半晌,稍稍缓过神来,“怎么回事……”
“夫人!”贴身女卫素星掀开帘子进来,“追兵众多,我们人手不够。方才惊了马,您没事吧?”
林汀面色微微发白,缓了缓,觉得腹痛稍解,抿了抿唇,“我无事。快些走。”
素星知道此时不是多言的时候,面色紧绷“李夫人,劳烦照看好夫人。”便掀开帘子出去御马。

林汀紧紧捂着高耸的腹部,微微抽气。
“姐姐,你没事吧?”李黎又惊又乱,围着林汀四下查看。
“没事……”林汀咬牙撑起身子“你别慌。等会……若是有人追上来,你身手好些,便莫要管我,先走。知道吗?”
李黎马上摇头“不可能。我不会丢下姐姐跑的。”见林汀面色发白还强忍着要继续劝她,李黎接着道“姐姐别再说话伤神了……我不会走的。你想,我这也怀着身孕呢,再跑又能跑多远呢?”
林汀又好气又好笑,平时这般天真的姑娘这时候应起话来竟是这般的让人无话可说。
突然,“马车里留活口,其他,杀!”冷酷的声音是这般的近,仿佛就在马车边。

素星被两边的人缠斗,马车的速度慢了下来,心下暗道不妙,怎么……这么多的人?王家疯了不成?
“嗯哼!”素星闷哼一声,飞箭穿透她的右肩,她忍痛,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夫人抓紧了。”
“驾!”
马车不过走出去数米,素星左肩又中一箭。
空气中都是血腥味,谢家这边的人已经倒得不剩多少了。

2021-03-21 00:05, 7楼

素星心知跑不掉,用最后的力气勒停了马。
她怕自己倒下后马惊失控,定会伤了车中的两个夫人。

马车停下,后边的人很快追了上来,团团围住。
素星正要做最后一搏,马车内传来林汀的声音“素星!”
林汀早在马车停下时便知不妙。
她掀帘而出,“你们要的人是我吧?”
领头的人阴阴一笑“夫人倒是识趣,别耍小聪明了,您和李夫人,都得随我们走。”
林汀面不改色,回头故作扶李黎的瞬间,对素星作无声的口型:“假死,传信。”
林汀和李黎二人下了马车,“我们不过区区妇人,竟劳动王宰相这般大手笔,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少废话!带走。”临头人示意身旁的黑衣人上前。
“休想!”素星挣扎着阻拦。
黑衣人看都不看素月一眼,直接给了素星一刀。
素星本就身受重伤,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地倒下了。
林汀目眦欲裂欲上前“素星!”
黑衣人拦住了林汀二人。
“带走。”临走之时,领头人示意数名手下留下:别留活口。
手下一一探查,确定都没气了之后,才跟上复命。

树林重新恢复了静谧。只平添了浓重的血气。
过了许久,素星才睁开了眼。
她避过了要害,那一刀不过是假死的契机。
她挣扎着起来,心头只有一个念头,定要传信将军救夫人。

边塞。
谢聿收到信已是两日后。
遭了。李克勤已然回京复命。
“谢是,追上李克勤,阻拦他回京。谢非,带人沿京城的路走,去接应夫人。”
这天下午,召回的皇命到了谢聿这里。
谢聿面不改色地斩了传旨的太监。

谢聿面色空前的凝重。
蒙古族虎视眈眈,皇帝疑他。
谢家身在京城此时便是牵制他的人质。
父亲深谋远虑抢先一步送出汀儿。
但这途中……怕是难以太平。
他这连日探查,发现蒙古军此次突袭毫无声息恐怕是因为军中有了内应。
再加上京城中的消息……
“王甫……你最好没有通敌!”谢聿折了手中的毛笔,“传令边塞各军,清查内奸!”
如今江山岌岌可危,皇上依然对他起了疑,若是王甫暗通蒙古军……此时便是最好的良机。如若他是王甫,定将倾尽全力,殊死一搏。
京城局势复杂,要动谢家定不是一日之功,这一搏……不好!汀儿!
“来人,备马!”

2021-03-21 00:06, 8楼

李克勤接到圣旨便往京城赶。
倒也不是多想回京领赏,主要是……想他家夫人了。
前些日子家中便传信说李黎有孕了。
他高兴得三天没睡着觉,只可惜戍守边陲之责困住了他。
不然他定要飞奔回京,好好亲亲他的阿黎。
李克勤一想到阿黎腹中正孕育着他的孩子,便觉得心头又热又软,恨不得飞回家中。
这一路快马加鞭往京城赶。

官道。
素星只简单处理了伤口,便寻了一匹马往边陲赶,一刻不敢停歇。
一日不眠不休,她已经感觉不到两肩伤口的疼痛。
途经一茶棚,素星实在撑不住停了下来,要了一壶茶水便又强撑上马。
这时一众人策马而过,当头的人眼熟极了。

电光火石间,素星用尽所有的力气大喊“李克勤!”
“吁——”李克勤闻声停马。
“素星?!你怎会在此?”李克勤看清来人大惊。
素星肩部的血早已渗透了衣裳,面色惨白,强撑着道“快救夫人……还有李夫人……王甫,王甫的人带走了他们。”
李克勤只觉眼前一黑,“什么?夫人和……李夫人。林汀和阿黎?”
“是……快救……人”素星心头微松,再也撑不住了,伤重晕了过去。
烈日当头,李克勤却通体的寒。
他的阿黎……他的孩子。他还没来得及见上一面呢……

入夜,“怎么样,查到了吗?”李克勤此次回京身边带着的俱是亲信精锐。
“将军,李三来报,夫人她们应该是被押在了不远处西林村。只是……那边离京并不太远,王甫何故不将两位夫人押回京城呢?
“管不了那么多了,救人!”

西林村。
“呵,一出好戏。”王甫传动着手中的扳指,漫不经心道“本想回京让皇上斩了你,未曾想,机缘巧合,你竟是要死在我手中。”
“李克勤此行不过数十人,大人,他们会来吗?”
王甫淡淡道“哪怕他一个人,也会来的。李克勤,勇夫罢了。难缠的是谢聿。”
天助我也。李克勤若是回京,朝中多方势力角逐,皇帝这人优柔寡断,怕真不会轻易处死他。如今,两个美人在手,一个两个的,都得送上门来死!
“走,去看看两个孕美人,晚上定是一出大戏。”

柴房门打开。
阳光刺目
林汀和李黎都忍不住眯眼。
二人被分别捆在两根柱子上,林汀那夜本就动了胎气,这一两日,腹中一直隐隐作痛不曾停歇,但好在并未见红。只是此刻她被紧紧地捆着,硕大地腹部格外的突兀,显得楚楚可怜。

2021-03-21 00:06, 9楼

李黎身子强健,几番折腾也不过是疲倦了些,此时见王甫进来,还有力气骂上两句“呦,王八也有露头的时候啊?”
王甫面色一僵。
林汀心头微凉,轻声出言制止“阿黎。”
林汀不欲激怒王甫,现下局势不明,她们尽力保全自己是唯一的良策。
李黎明白了林汀的意思,抿了抿嘴,不再说话。
王甫面色稍缓,走到林汀面前,轻轻摸了摸林汀的脸“不愧是谢聿的夫人啊,有几分聪明”林汀闭上眼,强忍着没有挪开。
“呵”王甫上上下下打量了林汀一番,美人固然是美人,但林汀身怀重孕、连日奔波又动了胎气,肉眼可见的憔悴,此时的近况下,实在算不上好看。
王甫低头看了看林汀高高隆起的肚子,伸手摸了摸。
林汀吓得微微瑟缩。
“不错,养得不错。谢聿的种。”王甫轻轻拍了拍。
林汀看着王甫粗糙的大手一遍遍拍着她高耸的腹部,又惊又怕,只觉腹部抽痛得更厉害了。“几个月了?”王甫漫不经心地问道,手指轻轻上下摩挲打转。
林汀只觉得遍体生寒,闭上眼没有回答。
“别怕,我现在还没打算动你。”王甫低头,竟轻轻吻上了林汀的腹尖。
林汀又惊又怕眼角顿时憋出泪来,她觉得自己要被这个变态逼疯了。
王甫凝视着她,又笑了“你这……你这眼角带泪的样子,倒真是……有些风情。”
他的手轻轻放上了林汀的胸口。
“啊……”林汀浑身一震,失声尖叫。
李黎在一旁又气又急“王甫你个***!你敢碰她,谢聿不会放过你的!”
王甫手一顿,哦,是,差点忘了,今天要了结的是李克勤呢。

王甫挪开了放在林汀身上的手。
林汀身怀重孕数日颠簸,连番惊怒,屡动胎气,松了口气的同时,身心俱疲竟软软地晕了过去。
“汀姐姐!”李黎大惊。
王甫漠然地看了晕厥的林汀一眼,面色如常地走向李黎“李夫人,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己?”
细看李黎,才发现此时的她比虚弱的林汀要明艳得多。
一双眸灵动又有生机,面色红润,皮肤白皙,双唇艳红,一看就是很健康的女子。
王甫兴致更甚,他并不打算压制自己。
李克勤都是要死的,他的夫人又算什么呢。
冲身旁的人使了一个眼色,侍卫低眉顺眼地褪下。心头又是艳羡又是叹息……真是可惜了一个如花美人。

王甫并不打算跟李黎废话,他直接上手撕裂了李黎的上衣。
“啊!!!***,你要做什么!?”李黎双目圆睁,大声怒骂。
王甫耳膜一疼,但下体却是一跳。
不得不说,这女子虽然聒噪,可这般叫骂着实能助兴。
“你!你!你要干什么……你别碰我……啊……你别碰我!!”李黎大力挣扎,她开始慌了。“不要!不要!!!”
衣服散落一地,李黎已然上身赤裸。
绳子死死捆着她,她的大力挣扎只让绳子在她的身上留下道道红痕。

2021-03-21 00:06, 11楼

李黎从看见李克勤的那一刻起,眼泪就如断线的珍珠,一大颗一大颗地往下掉。王甫的话让她浑身一颤,巨大的羞耻感让她死死合上了眼,不敢再看李克勤一眼。
“你碰她了?你碰她了?!!!”李克勤双目通红,愤怒至极。
“是不是想杀了我?过来吧”王甫静静站立着,轻笑道。
埋伏在暗处的弓箭手绷紧了弦,只等李克勤踏入射程。
“将军!不能去!”
李克勤死死地攥紧拳头,指甲深深陷进肉里,青筋尽起。
王甫低头一笑,他不怕他不过来。他明摆着告诉李克勤这里有埋伏,但是……他还是得乖乖过来。因为李克勤的心肝,在这呢……
王甫拿开李黎嘴里的布,“要不要跟他说点什么?”
李黎看着王甫,眼里恨意滔天。死死憋着泪,冲李克勤喊“夫……夫君,别过来!阿黎死不足惜!阿黎……已经不配再与你相伴终老。阿黎……本一心求死。死前能见你一面,已是……无憾。”
话音刚落,李黎用尽全身的力气扑向王甫处,狠狠地咬向他的脖颈。
“啊!”王甫猝不及防,躲闪不及,当下便见了血。“**!”他狠狠地扇了李黎一巴掌。
李黎嘴里满是鲜血,却痴痴的笑。
她不疼。
泪眼迷蒙间,她笑着对李克勤摇头。不要过来,克勤,我已一心求死。只是可惜了腹中孩子,没能来到这个世界上。
李克勤疯了一般地往前冲,却被手下全力阻拦,死死地扣着。

“啊!**!”王甫脖颈间伤口颇深,狼狈异常。
他现在只想杀了眼前这个**!
余光看见庭院不远处的扫把,他冲了过去,拿起它,狠狠地往李黎身上抡。
这一下,狠狠地打在肩颈处。
“呃啊……”李黎痛极呻吟。
她的肩骨被生生打断。
“呃啊……”某一刻,肩膀的剧痛似乎传向了她的小腹。一阵又一阵的绞痛几乎要碾碎她的身体。
她的手缓缓移向腹部,心里似是悲凉似是释然。孩子,母亲对不起你。
她的动作刺激了王甫,暴怒的王甫一手成爪,直直压上了李黎腹部的凸起。
“呃啊……!!!!!!我的孩子……”李黎浑身颤动,双脚因为剧痛崩得死死的,额角青筋炸起。
“我捏死你个**!!!”王甫咆哮着,手下了死力气,一下又一下地碾,就像李黎的肚子是他手里的肉球,他要生生揉碎它。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李黎痛得身子诡异地扭动,带着抽搐般的颤动。王甫的手爪就像绞肉的棍棒,生生搅进她的肚子,伤害她的孩子……
王甫的手如坚硬的铁爪,深深地掐进李黎微隆的腹部,疯了般地碾动,硬生生把李黎凸起的腹部压成了平面。
“你个**,竟敢伤我!”王甫狰狞地看着李黎,另一手狠狠地砸向她的腹部。
“额啊啊啊啊 啊啊啊!!!!我的孩子……”李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原本微微隆起的肚子被砸得深深凹进去,痛不欲生。
她的孩子……保不住了。
一大股的鲜血从她的下体流出,
染红了洁白的内裳,染红的她的世界。

2021-03-21 00:06, 12楼

“啊!!!!!”李克勤双目通红,他疯了般地挣扎,他只想冲过去,一起死也罢,他要抱着她,他要抱着她啊!!!
“阿黎!!!!”李克勤绝望地咆哮“放开我!!你们放开我!!!阿黎快疼死了,我不能让她一个人!!!”李克勤额角青筋暴起,面色通红,眼眶满是泪,他眼睁睁看着最爱的女人怀着他的孩子,却被生生蹂躏到流产。
一旁紧紧抓着他的护卫对视了一眼,无声地点头,狠狠地劈向李克勤的后颈。
李克勤晕过去的最后一刹那,眼里是李黎身下铺天盖地的红。

……
谢聿不眠不休赶到的时候,只看见床上昏着的李克勤。
他带着足够的人手再探西林村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
不……
李黎……静静躺在庭院中,腹部平坦,就像那里从来不曾有过孩子一样。
身下,是一大滩的血迹。
谢聿不忍再看,“好好……葬了。”

“喂点迷药,先……别让他醒来”
谢聿面色冷极,他不知道怎么面对醒来的李克勤,怎么告诉他……他不只失去了他尚在腹中的孩子,也失去了他最爱的妻子。
谢聿捂着额,心头一阵又一阵的钝痛。
汀儿……

林汀在一阵又一阵的钝痛中醒来,发现自己身处马车之中。
马车速度很快,颠簸得厉害,她的肚子无**制的上下摇晃,闷痛得厉害。
马车里只有她一人,她强撑起身子,托着下腹,在晃动中艰难地扶住窗沿,掀开了帘子往外望。
不是官道。
路面并不平坦,崎岖蜿蜒,车轮上下颠。
这样的颠簸哪里是一个有孕之人能经受得住的,林汀捂着肚子弯下了腰,她疼得愈发厉害了。
突然车帘子被掀开,是王甫。
林汀因为疼痛额角已经渗出细密的汗珠,看见王甫,她护着肚子,露出防备的神情往后挪。
王甫看了林汀一眼,坐在不远处,不紧不慢地开口“李黎死了。”
林汀猛地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王甫。
王甫颔首,指了指林汀高耸的肚子,语气平淡“一尸两命。”
林汀面色瞬间惨白,眼眶通红“你……为何要杀……她。”林汀的心头难以言喻地揪着疼……和李黎说笑逗乐的场景仿佛在眼前。阿黎……何等灵动可爱的姑娘……
“呵”王甫似乎是听了什么荒谬的笑话“我为什么不杀她?或者……”王甫上前,挑起林汀的脸“我为什么不杀你?”
“呃啊……”林汀面色一变,弯下腰,抱着肚子呻吟。
数日来的颠簸已是让她身心俱疲,又惊闻如此噩耗,林汀只觉腹部胀痛极了,孩子似乎在无法控制地往下坠。屡次动胎气又不曾修养,她……怕是……受不住了。
林甫掐着她的脖子逼她直起了身子。
林汀面色痛苦,无力地护着肚子挣扎。
林甫看了一看林汀的腹部,高高隆起像一座圆润的小山。看眼前的女人面无血色的样子俨然

2021-03-21 00:07, 13楼

痛极了,这胎气动得不轻。
他放开了手,迟疑了片刻,没再动林汀,他怕不小心把林汀折腾死了就没有把柄可以威胁谢聿了。
这内蒙和大宋的边陲之地,谢聿可是说一不二的主事人。他要用林汀逼得谢聿乖乖回京交了兵权。只要不是谢聿,没有人能抵抗得住蒙古人的铁蹄。只要蒙古军入关……他定要废了谢家。

林甫出去了。
林汀无力地靠向坐塌,心头微松了口气她这身子……实在是经受不住丝毫折腾了。她痛苦地闭目养神,希望腹中的剧痛能有所缓解。
“嗯啊……”突然马车轧过路中凸起的石块,剧烈地抖动。林汀的身子被抛起,又重重落下。腹部狠狠地震荡,硬生生地被晃得往下了不少。
“砰砰砰”又是接二连三的大石子。
林汀一下又一下地被上下震荡。“嗯……啊……啊……啊”林汀惨叫出声,她抓着腹部的手已经把衣裳拧得不成样子。好疼……
她痛得浑身脱力,再也无力坐着,缓缓地瘫坐在了地上。
“孩子……呃……好痛……孩子……”林汀死死地托着腹底。“呃……好疼。”
腹部前所未有的下坠感让林汀痛不欲生“呃……要……生了……我,我是不是……要生了。呃啊……”
马车外的人丝毫不知车中孕妇的痛苦,车夫又重重抽了数下,全力赶路。
“呃……啊……”林汀缓缓躺在了地上,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扶着车厢旁的横木,尽力固定着自己硕大的腹部。她……她不能就这样把孩子生下来。孩子才八月有余,还未足月,这般早产定是凶多吉少。
突然,马车前方出现了极陡的下坡路,车夫“吁”的一声猛降速度。
林汀的后腰狠狠地撞上了椅子,肚子被重重地往上挺“啊!!!!”她额上起了青筋,后背一身冷汗。还没待她缓过气来。马车便开始下坡,林汀只觉整个马车大幅度地往下倾斜,林汀正痛得失神,根本没有力气稳住身子。她本能想握着横木,但因为脱力终究没有握住,她看着自己的手无力地擦过横木,眼里染上了绝望。
她整个身子猛地向前扑去,双手根本撑不住地面,只擦过地面往前滑,然后整个腹部,实打实地压上了地面。
锥心之痛。
原本高高耸起的腹部狠狠地砸向地面,作用力大到林汀的身子都被微微弹起,然后再次,重重落下。
“啊!!!!!!!!”女人惨烈的嘶吼从车厢里传出。
王甫心头咯噔一声,“停车!”
掀开车帘,王甫浑身一顿。
王汀已经倒在了地上,侧趴着,死死地抱着肚子蜷缩滚动着浑身大幅度地抖,仿佛想尽力消解来自腹部的剧痛。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王汀双目圆睁,面部前所未有的狰狞,原本惨白的面容因为歇斯底里的惨叫变得胀红。“呃……呃……啊……”似是蜷缩无法缓解疼痛分毫,王汀身子本能地往外伸,她腰部往外挺,肚子高高地顶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双手几乎把腹部的衣裳抓破,腿往直往后蹬,脖颈伸长,头往后仰,青筋尽起“呃!!!啊啊!啊啊……”
王甫也没有料到会看见这般惨烈的一幕,突然,他瞳孔微缩。
王汀浅青色的裙摆上,渐渐晕开了红色。
“呃啊……啊啊……”王汀似有所觉般向下望,失声哽咽“啊……啊……我的孩子……啊啊啊啊!”某

2021-03-21 00:07, 14楼

一刻她像是绝望又像是执拗,双手离开了腹部,狠狠地夹在双腿之间,紧紧挡着“不……呃啊……不要……不要……不要……啊…………啊!!!!”

突然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王甫往后看,一眼便望见领头的谢聿。心头大惊!谢聿怎会出现在此!他不是抗旨留在边疆吗?!
王甫方寸大乱,见谢聿身后一众人马,只觉后背发凉,他飞快地拉起王汀,反手把她挡在身前。

“阿汀!”谢聿双拳紧握。
已经脱力的林汀浑身都是冷汗,被王甫强行拉起根本无力站立,“呃……”她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只是下意识地痛苦呻吟。朦胧间恍惚看见谢聿的身影,“是梦……吗”林汀低声呢喃。
“阿汀!”谢聿看见林汀被王甫紧紧地扣着,硕大的腹部沉沉坠在腰间,身下竟是一大片血色。
“王甫!你放开她!”谢聿双眸通红,看向王甫的眼神里满是杀意。
王甫是当真有些怵谢聿,双脚微抖。
“呃嗯……”林汀面无血色,浑身软软往下倒。
王甫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站好!不然我杀了你!”
“好……疼……”她托着腹部的手越来越无力。

谢聿看着自己爱若珍宝的妻子憔悴至此,硕大的腹部在风中无力地晃动,血色裙摆随风飘荡,每一下都狠狠地荡在他的心间。
林汀无力站立,王甫扶着实在是有些吃力,他一心逃跑,咒骂了一声,用膝盖狠狠地顶向林汀的腹底“给老子站好”。
林汀浑身向上一颤,难以置信地看向王甫,护着肚子的手都在抖,歇斯底里地惨叫“呃啊啊啊啊啊………”方才的剧烈撞击,再加上被迫站了这么久,孩子已经坠得很靠下了,王甫这一踹硬生生又把孩子顶了上去,林汀只觉腹中炸裂般的疼痛。
她双腿间的血更多了。
谢聿心头剧痛,猛地拉起弓对着他“王甫!你敢!!!”

王甫狞笑一声,心知情况不妙。
他死死地把林汀扣在身前挡着,然后飞速地调转了马头,车厢瞬间挡住了谢聿的视线。
王甫猛地把林汀往马上一甩,用刀劈开了马和车的连接处,翻身上马,带着林汀飞逃。
林汀整个人面朝下被侧着摔上马,上腹再次重重压上了马背,“呃!”她猛地仰头,痛地几近失语。
王甫无暇顾及林汀的近况,飞快地驾马逃跑。
“呃……呃……呃……”上腹一下下地有力撞着马背,林汀痛不欲生地挣扎,却被王甫重重压回。
血顺着她的腿,一滴一滴地溅在路上。
“呃……”林汀紧紧拧眉,声音嘶哑“呃啊…………撞……啊……我的肚子……马撞……啊!”
“撞吧!最好撞死谢聿的种!”王甫狰狞地低头看林汀一眼,愈发用力地抽马狂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林汀被狠狠地抛上抛下,上腹几乎被压扁,肚子被挤压地无比地向下,却依然重重地磕着马腹。腹部炸裂般的疼。林汀绝望的闭上了眼,孩子……怕是保不住了。她的肚子被一下又一下狠狠的撞击,来自四面八方的力几乎要把她的肚子碾碎。
“你给谁生孩子不好,偏偏怀谢聿的种!”王甫狠狠道。
“他不让我好过……他不让我好过,我就弄死你!”王甫膝盖再次狠狠地踹向林汀的肚子。

2021-03-21 00:07, 15楼

“啊!!!!!!!”林汀地右侧腹部被撞得狠狠地往左偏,她的肚子已经变形得不成样子。“呃……孩子……”林汀除了痛,已经感受不到孩子在动……

谢聿眼睁睁看着王甫踹向林汀肚子的动作,“啊!”他从喉咙里发出愤怒的咆哮。林汀在王甫手上多待一秒,就多一份危险。
他全速抽着马鞭,拼尽全力追赶。
终于,越来越近了。
谢聿奋力一跃,抓住了王甫的肩。
王甫猛地一甩,谢聿变掌为爪,力度几乎捏碎王甫的肩膀。
“啊!!!”王甫惨叫一声。
谢聿再次用力,去抢马绳的同时,狠狠地把王甫往马下推。王甫哪里是谢聿的对手,他几乎是被甩出去的。
飞离马背的那一刻,王甫对着谢聿残忍一笑。只见他死死地拽着王汀的腰把她往下带。
谢聿面色大变,猛地放开王甫的手,想抓王汀的手。
王汀早已被剧痛折磨得不成样子,谢聿抓住了她的手,可她的手完全没有力气。谢聿想把她往回拽却没有着力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的手脱离他的掌握“不!!!!”谢聿目眦欲裂。
王甫的身体重重落在了地面,
王汀……的身体也重重落在地上。
王汀感受着背部接触地面的剧痛,护着肚子的手紧了紧:还好……是背部着地,孩子……
下一刻,她护着肚子的手猛地一颤。
马蹄。谢聿的马本就在身后,马蹄重重地、压在了王汀的腹尖。
瞬间猛烈的冲击力直接把王汀高耸的腹部硬生生压得内凹。
王汀张着嘴嘶哑到极点地惨叫“呃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她浑身都在抽搐,她的羊水从下体喷射而出,这一下的力几乎碾碎她的肚子。
“阿汀!!!!”谢聿飞奔过来。
“裘裤……裘裤……脱……呃……”王汀的声音微不可闻。她的下体瞬间被撕裂,孩子被硬生生踩进了产道。
谢聿脱下大袍盖在林汀身上,然后快速褪下了林汀的裘裤。
有一个东西重重地落在他的手上。
“嗯啊……”孩子离体,王汀身子重重一抽。
谢聿紧紧地抱着王汀,抖着手,把孩子从衣袍里拿出来。
是一个成型的男孩啊……红彤彤的,那么漂亮。但是孩子……没有哭。
林汀的眼角落下泪。
“嗯啊……”突然,她的手无力地抓紧谢聿的手臂“呃……好疼……呃……”母亲的本能让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向下憋气。
衣袍下突然多了一个凸起。
林汀只觉又有东西从自己的产道被挤出,已然力竭的她重重倒向谢聿怀中。
谢聿忙查看。
从衣袍底出来的手上竟然又托着一个孩子。
是一个成型的女婴啊……
林汀八个多月来孕育着的,竟是一对龙凤胎。
谢聿心碎欲裂“阿汀……都怪我……都怪我……没有护好你,没关系……没关系,孩子还会有的……”
两个孩子,都没有哭声。
林汀心痛欲绝,眼泪汹涌。

2021-03-21 00:07, 16楼

突然,女婴抽搐了一下。
谢聿大惊,忙把孩子倒立抱起,一下下拍着孩子的背。
片刻的死寂后,婴儿的啼哭激活了这方的空气。
“哭了……她哭了……她还活着”谢聿眼里泛着泪光。
女孩的啼哭带着希望和活力,男孩似有所觉,发紫的唇微动,竟也张开嘴轻轻啼哭。
“他!他也好好的!阿汀,阿汀!孩子们都活着!阿汀!”谢聿喜极而泣。
林汀心头一松,嘴角微扬,陷入了昏迷。

2021-03-21 00:08, 17楼

这篇直接更到完结的 如果中间断楼就是被吞了。。
点击数210,顶贴数26,本页字数14065,总字数14065 婵云吧,fgjxduidhiy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