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2-03 【原创】舞低杨柳楼心月 HE

[目录] 吹簌 @ 婵云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21-02-03 00:12, 1楼

小号重发

2021-02-03 00:14, 2楼

<1>
月悬中天,夜色清冷。
原本寂静无声的树林中,一群鸟被惊动飞起。蓝清越飞身掠过一片低矮的灌木,脚步趔趄地停在一处溪流边。月光下的溪水粼粼,他揪着胸口的衣服,低头看着水面上自己的倒影。
面色潮红,呼吸紊乱。
——他中毒了。
半刻钟之前他和采花大盗花无声交了手,花无声不敌负伤逃走,而他也中了花无声的暗器。
谁曾想,那竟然是有毒的。而且是,那种难以启齿的毒药。蓝清越呼吸越来越急促,一把扯开胸口的衣服,他慢慢走进浅溪中,拘起一捧水浇在自己头上。冰冷的溪水让他有了片刻的清醒,他站在溪水中央试图运功压制下毒性。
不多时寂静的树林中传来由远及近的轻微响动。一个人从一棵大树后探出了头,正向小溪张望着。
蓝清越心猛地一跳,猛然抬头望向了来人。
楼心月眼看自己被发现,就从大树后边走出。借着月光,她看清了蓝清越的样子。
他眸光幽深,水珠顺着下巴流下。上衣敞开,露出白皙精壮的胸膛。
楼心月惊讶地看着他,却没有避开,反而朝他走去。蓝清越此时已经毒性攻心,嘴角溢出了丝丝鲜血,俊美的脸庞因痛苦而扭曲,他往前走了两步站在了岸上,眉头紧锁地盯着她。楼心月已经跟了他月余,今天午时好不容易甩掉了她,却在这时被跟了上来。
她已经走到了他面前,上下打量着他。
"你怎么了?"
"不是叫你不要跟着"
楼心月看着他的样子,仿佛想到了什么,不由得慢慢皱紧了秀眉。
"你……"
月光下她眉眼精致,看得蓝清越喉咙发紧。他用力握紧了双手,朝她吼道。
"快滚"
她神色一黯,一路来他已经对她说了无数次滚了。无论她做什么,他都是一副冰冰冷爱答不理的样子。
她正沉浸在回忆的时候,蓝清越已经支持不住,跪倒在地,大片的鲜血从他口中涌出。
"蓝清越!"她低呼一声,向前一步扶住他。他倒在她柔软的怀里,她身上的幽香让他有种强烈的冲动。
同欢。楼心月其实是见过这种毒的,毒发之后不停吐血,半刻之后药石罔效。她咬了咬牙,低头吻上蓝清越的唇。他的唇和他的人一样冰凉,带着浓郁的血腥气。
蓝清越感受到唇上的温软,身体一僵,继而狠狠地推开了她。狠厉地瞪着她。
"你就这么贱吗,快滚"
她跌坐在地,咬着下唇,眼中有水光漫开。
蓝清越呼吸急促,刚才的动作加快了毒发,已经快要失去清醒,他强撑着不让自己再次倒下,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树林走去。
走了没两步,后背却突然贴上一片温暖。楼心月在背后拥住了他。她自己解开了衣裳,紧紧地抱着他。
蓝清越再也忍受不住,转过身把她扑在地上,生涩地亲吻着她。楼心月被他压制着,身下的小草被压倒一片,却并不硌人。
他的动作很用力,粗暴地剥掉了她身上仅存的衣物。雪白的胴体暴露在空气中,空气很冷,激得她一阵颤抖。而他却用他火热的坚挺贯穿了她。像荆棘刺进娇嫩的花朵之中。
很痛。她泪盈于眶,紧咬嘴唇,直到尝到了一丝甜腥。很快,一股暖流射进了她身体深处。蓝清越的眼眸依然火热,像是某种嗜血的动物。
在这个初秋的夜晚,楼心月在一处无人的树林中,痛苦地呜咽了一整夜。

2021-02-03 00:15, 3楼

我搬我自己

2021-02-03 00:16, 4楼

<2>
露水在清晨的阳光下熠熠生辉。蓝清越醒来的时候衣物还好好的在身上,虽然很不整齐,但好歹是穿好了。楼心月正坐在不远处,呆呆地盯着他,纤细的脖颈上有斑驳的吻痕。
他眸光一深,表情复杂地看着她。出神的楼心月并没有意识到蓝清越已经醒来,她的思绪还停留在昨晚那一场并不美好的欢爱上。他会怎么看我呢?会骂我吗?还会赶我走吗?
她胡思乱想着,直到蓝清越走到她面前,挺拔的身体在她面前投下一片阴影。
"啊,你醒了"她慌乱地站起来,却扯动了下身的伤口,疼得她脸色发白。
蓝清越没有说话,只是用他那阴沉的眼神盯着她。她被他看得心底发凉,即使这样他还是要赶自己走吗?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我很快就走,我……"
她垂下头,咽下了后面的话。
蓝清越叹了口气,拉住了她的手,"走吧"
她疑惑地抬头看他,转而明白了他的意思,眼中露出喜悦来。没走两步就感到下身剧烈疼痛,她身体一软,险些摔倒。幸好蓝清越扶住了她。
同欢毒性强烈,蓝清越的动作异常粗暴,她又是初经人事。
蓝清越终于善解人意了一回,微微弯下身,示意她伏到他的背上来。楼心月被他背着前行,感受着他难得的温柔,眼泪不由得落下,润湿了他的衣裳。

2021-02-03 15:56, 13楼

好家伙另外一个贴子被度娘删了

2021-02-03 16:46, 14楼

<3>
蓝清越最终还是带着楼心月回了幽山。那个江湖传言中亦正亦邪的地方。幽山中人虽然算不得大奸大恶之徒,但是在十年前的鹿野之乱中与武林诸派已经结怨尤深,因此在当世风评并不好。
楼心月一直以为幽山是个阴气森森的地方,却没想到竟然是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只是地势险峻,四面都是云雾缭绕的悬崖,稍有不慎便会殒命。
那一夜的露水姻缘,蓝清越没有再提,对她的态度却好了很多,不再执着地赶她走了。由此,她终于成为了第一位客居幽山的外人。
"楼姑娘快过来尝尝这秋露白",湖心亭中摆着一方红泥小炉,上面煨着酒。方摩坐在一旁朝楼心月招招手。
来了幽山月余,其他人虽然没有对她不客气,但是也没有好脸色,总觉得她是武林盟派来的奸细。只有这方摩为人热情坦荡,对她的身份毫无芥蒂,常常邀请她一起喝酒。
恰逢这方摩是个酒痴,收藏了不少好酒,也让她过了一把好瘾。
不过这几天,也许是转秋凉了吧,她总觉得不太舒服,头昏昏沉沉的,对方摩的邀请也显得兴致缺缺。
本以为到湖边吹吹冷风会好一点,结果头更晕了。心下无奈,只能往回走了。刚走到东院门口就听见一阵喧闹。
原来是幽山的茯苓小师妹回来了,说起来这个茯苓就像是幽山的三当家,从小被方摩和众人捧在手心里,就连蓝清越也对她颇为宠爱。
楼心月不由得有些好奇,便站在回廊的檐角下偷偷瞧着。
那是个青春靓丽的少女。身着嫩黄色长裙,腰间别着一根鞭子,眉目间尽是骄矜。
"谁在那儿!"茯苓朝着楼心月所在的方向一声娇喝。
同时一道银光飞快地朝着她飞了过来。
楼心月怔了怔,才堪堪避开,转而向那茯苓看了一眼,向院中走去。
茯苓也在打量着她。听说这个女人是清越哥这次带回来的,似乎对清越哥有非分之想,哼,看起来也就是个***罢了。
"我叫楼心月,是蓝清越的客人"她走到院中,在茯苓几步远的地方停下。
看起来是蓝清越的小迷妹,在心底给茯苓打上了情敌的标签。
茯苓看着她眯了眯眼,这张脸还有两分姿色。眼中划过一丝戾气,以极快速度拿起了腰间的鞭子,毫无犹豫地朝楼心月挥去。
完了,这一鞭子下来,估计得破相吧。楼心月瞪着眼,完全没有躲开的意思。然而最终这鞭子也没有落到她身上。
蓝清越手握着长鞭,语气阴沉地仿佛能滴下水来"别闹了"
茯苓被他的眼神吓得往后缩了缩。清越哥哥还是这么冷酷。她腹诽着,不敢再有动作了。
蓝清越见茯苓低下头,便松开了鞭子,转身看向自己身后的楼心月。
后者正垂着眼,看不清神色。蓝清越脸色沉了沉,刚才不躲开那一鞭子是知道自己在附近,等着自己在救她么?

2021-02-03 16:49, 15楼

<4>
蓝清越不知道的是刚才她并不知道他在周围。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内力在身,与常人无异。
可怜的小心月不知道蓝清越又一次误会了她,把她当做是心机深沉的人。蓝清越的话很少,可就单单这么盯着你看,就能让人感觉他的疏离和冷漠。
从垂花门吹进来一阵冷风,楼心月身子晃了晃。头很晕,胸口也闷闷的。
"对不起我不太舒服,失陪了"把话丢在这儿就往反方向走,走了没两步却感到天旋地转,朝地面摔去。
意识有短暂的混乱,随即便突然消失。
蓝清越眼中闪过一丝犹疑,身体却快思想一步将她接在怀里。看着怀里的人紧闭双眼,他叹了口气,抱起人往西院走去。茯苓在他身后气得跳脚。
"清越哥哥!我刚刚分明没有碰到她"
大夫很快提着药箱急匆匆赶来。蓝清越立在一旁,看大夫的神色时而舒展,时而紧张,竟然诊了半晌还没有结果。最终大夫终于停下动作,收回脉枕。
他正要询问结果,却被匆匆前来的人打断了。那人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很难看。没有再看床上的人一眼,就随着那人离开了。
大夫一看主上也走了,这结果也没个人汇报啊。急得在房里团团转。
楼心月睁开眼,茫然地环顾四周。
大夫正在房里走来走去,见她醒了便走到床前来。
"姑娘你醒了"
楼心月无力地颔首"我这是怎么了"
大夫摸了摸胡子"姑娘你这是有了身孕啊,不过你的身体似乎不适合有孕"
啊???楼心月一脸懵逼,呆呆地看着大夫。
大夫摆摆手"不过无妨,我开几服药你先吃着,若有不适再来找我"
啊???她持续懵逼着,直到大夫写好了药方放在桌上,又和门外的侍女交代了几句话,提着药箱走了。
怀孕了?从那一夜后,已经两个多月了。月信一直没有来,不过自己月信一向不准,也没有放在心上。
麻烦了!楼心月呆呆地坐在床上,恨不得捂脸痛哭。不知道蓝清越会是什么反应,要打掉吗?可是这可是和蓝清越的孩子啊,好像又有点舍不得。
这边楼心月揪着被角陷入了天人交战中。
而另一边,蓝清越正阴着一张脸听着探子的汇报。
楼心月,临原城主的第三女,师承祁越山无清上人,武功卓越。
回想着这两个月来楼心月的表现,就像个武艺不精的寻常江湖女子。蓝清越一把震碎了椅子扶手,震怒地看着跪在堂下的探子。
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愤怒。
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因为在意,才不能容忍欺骗。
点击数724,顶贴数37,本页字数4615,总字数42036 婵云吧,吹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