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3-29 【原创】万妖录 (纯生)

[目录] a庞晨晨 @ 婵云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21-03-29 16:16, 1楼

度娘万岁!!放过我!!放过我!!!放过我!!!!

2021-03-29 16:17, 2楼

1楼还是留给你,我的度娘!!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

2021-03-29 16:17, 3楼

第一章 猫妖(1)
天刚蒙蒙亮,顾家就发了新丧,听说是顾家少奶奶难产去了,几个下人抬着口薄棺急匆匆往城外去,零零落落飘着几张纸钱连个奏哀乐的都没有,也没人哭丧,脸上倒是一个个露着惊恐的表情。出摊的几个小商贩见了不由议论起来。
“听说顾家少奶奶昨个生产,遇了难产,今天早上人就没了,孩子也没生下来。”
“这顾家少奶奶死了连停灵都不停就要这么个破棺材给葬了?”
“嗐,大户人家的事儿,咱们老百姓上哪儿猜去,不是说顾家少爷和他表妹情投意合结果被这个少奶奶给毁了姻缘?我看啊这里头指不定有多少弯弯绕绕呢。”
“我可听说那顾家的少奶奶不是人。”
“不是人是什么?难不成是鬼?”
“嘘,小点儿声儿,那顾家的少奶奶啊,是妖!”
然后就是一阵沉默,几个小贩看着那队远去的人马,那个方向,城西,乱葬岗。
一片纸钱飘到菜贩的摊子上,老板连忙将其扑掉,嘴里念叨着“晦气”。
…………
白箐是被疼醒的,睁眼所见一片漆黑,她定了定神,先摸了摸肚子,还好,肚子还在。随后她又摸了摸四周,空间狭小,四四方方,是口棺材,白箐自嘲的笑了笑,她竟想不到顾漱清和温秀秀二人竟恨她至此,待她生产时买通稳婆将她活生生用枕头闷死,顾漱清好狠的心哪,她腹中的毕竟是他的骨肉,他竟连孩子都不要,可惜他们不知道,她是九命的猫妖。“唔…”腹中一阵熟悉的剧痛,是阵痛,孩子迫不及待的要出来了,白箐想支起腿,可是棺中狭窄,腿支不起也叉不开,“呃啊啊啊…”白箐只得抱着肚子忍过这波阵痛再想办法,阵痛持续的时间很长,几乎没有间隔,白箐忍过一波阵痛只来得及喘息一口就又被另一波阵痛疼的抱紧了肚子。不行,根本没办法用力,白箐咬着牙拍打着棺材板呼救“救命…救命…啊啊…救救我…”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叫喊,乱葬岗人迹罕至,只有几只乌鸦被白箐的叫喊声惊走从空中盘环一圈又落在枯树枝丫上。棺里空气稀薄,白箐喊了一会儿就头脑昏沉,借着腹痛才能保持意识,若是在以前她弹弹手指都能震碎这棺材,可是妖怀了人的孩子随着孕期妖力会渐渐消失,直到快生产时已于常人无异,“啊啊啊…啊啊…”白箐用力推着棺材板,下身不断挤出羊水,孩子就在宫口因没办法撑开腿不得出来,白箐又痛又憋,因着缺氧脸色慢慢变得红紫,“呃啊啊啊啊啊啊!”终于,棺材被推开一道小小的缝隙,因是**草下葬,白箐坟上连个分包都没有,只盖了薄薄一层土,空气顺着缝隙涌入白箐的意识渐渐清明,她身下孩子怕是已经挤出来一些了。

2021-03-29 19:15, 7楼

白箐用手指扒着缝隙,试图将棺材盖掀开,将手指都磨出卝血后才将棺材前头一侧扒卝开一个一掌宽的大缝儿,再如何使劲,棺材盖都一动不动,棺材盖被钉住了。白箐捂着肚子侧过身,将口鼻送到缝隙处猛吸了几口气,空气中带着湿卝润的泥土气息,“唔啊啊啊…呃呃…”又疼起来了,白箐不自觉的将屁卝股撅起来,腹中胎儿闹腾着要出来,白箐侧着身将腿抵在棺材盖上尽量腾出最大的空间,可惜还是不够,羊卝水顺着白箐臀卝瓣滑落在棺材里再洇在她的裙角,她整个裙摆几乎都湿哒哒的贴在腿上,羊卝水是昨日晌午破的,再不生就算孩子是半妖也会撑不住,白箐又扒在缝隙处吸了几口气,然后推挤着肚子用力“哈啊啊啊…啊啊啊…”产穴被撑得凸出一大块,青黑色的头皮漏出拳头大被卡在腿卝间不得动弹。“哈啊…哈啊…呼…呼”明明只要能把腿打开孩子就出来了,白箐吸了口气,缓缓变动姿势正躺在棺材里,双卝腿挤着棺材板分开,空间还是不够,白箐有些绝望,她努力伸手摸了摸腿卝间的胎头,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就算她被疼死了可以再度复活,可腹中胎儿却不会,虽说半妖比一般胎儿生命力强,可若一直憋在腹中还是会夭折的。一阵落雷打断了白箐的思绪,随后是倾盆大雨,白箐心里一惊,抱着肚子的双手微微颤抖,完了。
雨水混合着泥土流进棺材里,白箐用力拍打着棺材盖,“救命!有没有人啊!救命!呃呃…救命啊!”腹中绞痛依旧,白箐每拍打棺材盖一次就会抻到隆卝起的大肚子,肚子晃晃悠悠的上下震荡,疼,真疼,但是白箐顾不得那么多了,雨势越来越大,棺材里已经积了不少雨水,白箐整个人都泡在水里,拍发的东西甚至会溅起水花。“呃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救命…”棺材里慢慢漾起一股血腥味儿,白箐的下卝体开始渗血,她的呼救在雷雨里显得那么无力。白箐的手渐渐垂下,她已经没力气拍打撕挠棺材了,棺材里的水已经快没过她的耳朵了,失血和泡在冰凉的水里让她的身体有些发僵,白箐只能双手死死捂着肚子试图让体温不流失的太快,至少要护住肚子。“救…救命…救救我…”

2021-03-29 22:16, 12楼

道心郁闷的看着面前的树枝,他已经在这附近转了3圈了,要不是这附近一丝妖气鬼气都没有他甚至怀疑他遇到了鬼打墙。走了大半天他肚子饿得很,眼下又是一场瓢泼大雨把他浇成落汤鸡,他愁眉苦脸的四处望望,最后决定朝树枝指的方向走,这一走,道心的脸更苦了。原本只是在林子里打转出不去,没办法只能照师卝兄说的用树枝找路,师卝兄说那叫走到哪儿算哪儿都是天意,可是他真的不想来到乱葬岗啊…他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小道卝士,谁知道这乱葬岗会不会有什么厉害的妖魔鬼怪,道心看看前面歪七竖八挤着墓碑的乱葬岗,又回头看了看困了他半天的树林子,一番思忖道心决定回去,他宁愿被困在林子里打转也不愿意承担被困在乱葬岗出不去的风险。道心刚转过身,身后就传来一声轻轻的“救命”,这一下把少年下的忙拿起师傅给的铜钱剑,剑太重,少年一个没提稳剑尖啪叽一下砸在泥地里。随后又是几声“救命”比之前要打声一点,只不过像是咬着牙从口卝中挤出来的一样。
妖的感知里要比人好上许多,在白箐听见外面“啪叽”一声像是什么砸在地上之后她就更卖力的呼救,忍着腹部剧痛,一声有一声的喊着救命。
道心提着剑僵在原地,他本来是想跑的,可是腿软,怎么也不听使唤,在原地僵了一会儿之后,才发觉出来听见那声音他也没那么害怕,现下心里竟然平静了不少。也是,他是道卝士,怕什么鬼?道心想着攥紧了铜钱剑剑,往声音的源头走去,那是一座新坟,廉价木板做的墓碑刻印崭新,上面刻着“吾妻白*之位”至于是白什么实在是看不清,那个字被人刻意划花了。声音就是从这下面传出来的,这坟没有坟包只薄薄盖了层土,在雨水的冲刷下棺卝材板都已经暴卝露在外。“呃啊啊啊…救我…求你救我!”突然一声分外凄厉的惨叫惊得道心坐了个屁卝股蹲,里面有人!道心看到棺卝材侧面巴掌大的开口,慢慢爬过去,往里一瞅,是个女人,面容痛苦的躺在棺卝材里,里面的积水已经快没过她的脸颊了。道心心头一紧,害怕都顾不得,连忙爬过去“姑娘!你没事吧?!”
白箐听见声音,连忙凑到缝隙前,“求…求公子救我…我快生了…”她顾不得外面的是个道卝士,只要能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就算把妖丹献出去她也情愿。“唔嗯嗯…救…救我”白箐微微扬起头,眼里带着希冀看着外头的小道卝士。谁知外头小道卝士眼神一愣,死死盯住她的脸,开口问道“你是妖?”白箐忍痛道“小道长,求你救我生下孩子,待我生下孩子后我的妖丹赠与道长,我也任凭道长处置。”

2021-03-29 22:17, 13楼

道心眨巴眨巴眼睛,整个人都很懵逼,师傅说斩妖除魔就是吾辈重任,现下有个妖竟向他求救,一番犹豫后,道心结结巴巴对白箐说“我…我师傅说斩妖除魔乃吾辈重任…我可能帮不了你了”听到这话白箐眼里最后的光亮也一点点沉寂下去,她重新躺回去,任由棺卝材里被血染红的雨水淹没她的脸颊,她双手捧着硬卝硬的肚子摸了摸,这注定是他们娘俩的死劫,怨不得别人,“唔…嗯…”稀碎的呻卝吟从她口卝中溢出,外面没了动静,那小道卝士应该走了吧…
“姑娘你护好自己!我要砸棺了!”白箐只来的急护好肚子,只见棺卝材缝隙处插卝进来一柄铜钱穿成的剑随后是一阵刺眼的蓝光紧接着棺卝材盖“嘭”地炸开在雨幕中翻飞着崩出老远,道心小心的扶起白箐“姑娘,你还能动么?”白箐先是点点头,刚动了下腿就压卝迫到穴卝口的胎头疼的她呼吸一滞,她只好又摇摇头。道心俯身将她抱起,谁知白箐尖卝叫着挺卝起肚子“啊啊…下面…不行…头”道心往下一看,女子湿卝透的白衣略显透卝明,能隐约瞧见女子腿卝间凸起的青黑圆弧,道心脸上一红,抱着白箐的手臂松了松,给她腿卝间留了些空间,先找个避雨的地方吧。
也不知是不是怀里女子运气的加持,这次道心没再迷路而是直接找到了一个破庙,他小心的将女子放到地上,脸红的说“姑娘…我…我不懂接生……我…我去给你找个稳婆。”说着白箐来不及喊他就见他又冲进雨里,白箐苦笑,稳婆?来不及了啊…“啊啊啊啊…”她扒着腿用卝力,似乎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头就完全出来了,就差那么一哆嗦,可是无论白箐怎么用卝力胎头就死死卡在下面。“啊啊啊…啊啊啊…呃啊啊”白箐扶着柱子坐起来,推挤着肚子往下用卝力,肚子上被推得红红一片…
“姑娘!姑娘!”庙门外,小道卝士又风风火火的跑了回来,一见她又猛的转过身只露卝出红的滴血的耳尖,说话又开始结巴。“就…就是…你是妖…稳婆是人…我怕你吓死稳婆…就…就没请来…”白箐长叹一口气,就知道指望不上,虽然也没抱什么指望就是了,只不过她在见到小道卝士回来的时候眼睛还是亮了起来,无关其他,只是不想在这种最脆弱的时候只有一个人。
道心脸上红的发卝热,他刚进来就看见白箐靠在柱子上,腿大大分开,腿卝间的圆弧似乎更凸出一些,马上一根弦在他脑子里炸开,道心连忙转过身,他其实是真心想帮她请稳婆的,奈何出了庙又迷了方向,兜兜转转跑出好远又转了回来,像是存了心不让他出去。他挠挠脸,头发湿哒哒的贴在脸上,身后清清楚楚的传来白箐隐忍的呻卝吟,“就…姑娘…我…我有什么能帮忙的么?”道心小幅度的抽卝了自己嘴巴两下,怎么老结巴?白箐疲惫的睁开眼睛“生个火吧…我冷…”随后又侧头闭目养神,眉头紧紧的皱着,手死死攥卝住衣角忍痛。

2021-03-29 22:20, 15楼

道心用烘干的道服包裹卝着孩子,将孩子放在白箐身边,看着白箐身上闪过一道微弱的白光后胸口开始微微起伏后才松了一口气,自庙门口布下一道结界就出去了。雨停了,天边斜斜的挂着一道彩虹,道心一点赏景的心情都没有,胸口闷闷的,转了好几圈道心也才摘了几个野果,正打算返回破庙,脚下一块小石子崴了道心的脚,道心恨恨的踢飞小石子“连你也玩儿我!”只见石子直直飞出去竟砸死了一只兔子,道心顿时感觉心里好受了不少,屁颠屁颠临期兔子往回跑。一进庙门就看见白箐醒了,正抱着孩子逗着玩儿,道心顿时心里不闷了,他把兔子剥了皮,架在火堆上烤,等到兔肉滋滋冒油的时候拿出行李里的一个小瓷瓶,把里面的粉末往兔肉上倒了些涂抹均匀,瞬时间烤兔子的香气弥漫在破庙里,道心撕下兔子的两个后腿放在叶子上递给白箐,少年长得俊郎笑起来更是好看“尝尝!这是我师卝兄秘制的调料,我可是求了好久才弄到这么一小瓶的!保你吃了一回想二回!”白箐也没多客气,短短时间内复生两次已让她十分疲惫,现下肚子饿的紧,兔肉的外皮被烤的酥脆,内里又松卝软多卝汁,加上那调料倒也挺好吃,白箐十分赏脸没一会儿就吃光了两条兔腿,道心又把刚从兔身上撕下来的肉递给白箐,自己则咬着野果酸的只咬牙。等到吃饱后白箐躺下休息,道心扒拉着火堆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直到道心问出了“我看你的孩子是半妖吧…那他的父亲应该是个人,你是怎么被卝关到棺卝材里的。”白箐没有回话,就在道心以为白箐不会回答的时候,白箐轻声说了句“是我痴心错付了罢了。”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
第二日道心就将白箐送到附近的镇上,在一间客栈里安置了白箐母卝子,此事过后道心就对妖产生了不一样的看法,或许妖并没有那么坏?然而老天爷并没有给道心过多的思考时间,当天下午道心就收到了师卝兄的传令符,他将整个钱袋都交给白箐,然后献宝一样左掏出几张符箓又拿出几根红绳通通交给白箐,最后二人分别很久没再相见。

从那以后过了多久?好像是两年又三个月,白箐拂着肚子躺在院中晒太阳,猫都喜欢晒太阳。周围的下人见了她都怯生生的低头,不敢看她,白箐冲不远处自己玩儿的顾与安招招手,小孩子乐呵呵地跑过来扑在她怀里。顾与安手里抓着只蝴蝶,兴冲冲的跟白箐显摆,白箐亲了亲顾与安的小卝脸,让他回屋去睡觉,小孩子小卝脸一垮也乖乖往回走,一个丫鬟不远不近的跟在顾与安身后,他们怕她,他们也怕顾与安,很好,她既然在这里感受不到爱,那她就要在这里感受到他们的恐惧。是的,她又回到了顾家,在她“死”的一年后,顾漱清和温秀秀大婚当日,她抱着与安回来了,看着他们惨白的惊恐的脸她就觉得好笑。尤其是顾家老太太,竟然吓的昏了过去。白箐一步一步走向温秀秀,开口说道“我是顾家的少奶奶,我还活着。而你,温秀秀,只是顾漱清的一个妾。”温秀秀白着一张脸,眼里含卝着泪不住后退,没人敢拦白箐,就在白箐进门时那个拦着白箐的壮汉被白箐隔空一袖甩飞,所有人都知道了,白箐是妖,她回来复仇了…最终白箐也没对温秀秀做什么,只是在大婚时的一句话,就吓得温秀秀大病一场,对次白箐嗤之以鼻,当初密谋要杀她时也不见她这么胆小。

2021-03-29 22:38, 17楼

第14楼吞了…补的也吞了…已经申请恢复了…如果不能恢复我明天再想办法补发…
点击数760,顶贴数23,本页字数5895,总字数24968 婵云吧,a庞晨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