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缭乱风尘(瓶邪、HE、中篇)

[目录] 六欲浮屠 @ 瓶邪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3-02-21 23:25, 1楼

一楼送百度

2013-02-21 23:41, 5楼


明月高悬,四野无风,吴邪靠在窗台上,看着杭州城万家灯火,这些灯火里深藏着歌舞升平,兴衰喜乐,有人在这样的夜晚诞生,有人在这个夜里离世,而对于吴邪来说,这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摸出手机看看,没有消息,这说明一切顺利。

吴老板做事现在是越发爽利了,虽说平时看着和和气气的,但该果断的时候可没一丝拖泥带水,比如现在——吴邪从来不想真正灭了王二胖,但也从不曾放松过对这胖子的警惕。王二胖跟自己接触有段时间了,在吴邪看来,他不是个靠谱的人,但也还没坏到必须被消灭。这里头多少有点儿私心成分:因着都姓王,又都胖乎乎的,难免让吴邪想起在巴乃猫着,美其名曰放慢心灵脚步,享受生活的胖子,所以对于和王二胖的生意往来他并没有把得很紧,不时还提点两句。

周围人都觉得这吴小佛爷是又发善心了,也有人,包括王盟都悄悄提醒过他:这王二胖好像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老板你悠着点儿。

我知道,这厮要是不知足敢搞什么小动作,分分钟灭了他。

吴邪对自己现在的实力很自信,他早不是当年那小奸商了,说大奸商也不合适,这种形容太温柔,太油滑,像条浑水里的鱼。而如今的吴邪,该说是一颗扎根深渊,枝繁叶茂的大树,风来我动,雨来低头,但再暴虐的风雨,也难以真正让它倾覆。

王二胖终究还是露出了狐狸尾巴,这次说好要交割的货他给私吞了,拿个破青铜尊来应付。吴邪一看就知道这是潘家园淘来的货,蒙外行可以,想蒙自己纯属做梦,他也不再客气,当场跟王二胖说开了,这厮先嘴硬,后来说吴哥——他可比吴邪年长了十岁有余——吴哥,你就放我这一回吧,你手头的生意三天三夜也理不过来,你赚那钱几辈子都花不完,何必这么认真呢?

认真?

这两个字无意间挑动了吴邪的心绪,他突然觉得认真两字,当真是自己不可侵犯的神圣准则,自己要是不认真,能有今天吗?自己要是不认真……要不认真,还守得住自己这个人吗?

他心里突来一痛,像有道伤口给人狠狠捅了一刀,血突突地往外涌,这道伤口不是王二胖捅的,他压根没这资格,捅刀子的是那个男人……

有个男人在雪山下的青铜门里音讯全无地过了几年——吴邪相信他就在那里,因为他这样告诉自己,那事情就一定是这样。这件事早已成为吴邪一道伤,他曾为此疯狂寻找过,满世界打听过,一无所获。

现在,他已经认命了,知道自己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等待十年期满,那个人回来。

看吴邪不说话,脸上神色呆呆的,王二胖越发得寸进尺,真以为吴邪容让他了,连那隐藏很久的龌龊心思也偷偷冒出头,麻着胆子往吴邪脸上摸了一把,嘴里啧啧有声:“哎呀,我说吴邪,瞧你这嫩得,生得这么好个人,整天操那么多心干啥呢,以后就让你王哥哥帮着你……”

吴邪一怔,抬眼盯着他,那意思分明在说:王二胖你好日子到头了。

对面的肥头大耳浑然不觉,他要看得明白吴邪眉眼高低,也就不会有今晚上的事儿了。

手机来电了,吴邪接起来,不意外地听到底下人的声音:

“都收拾好了,老板,很干净。”

“嗯。”

“王二胖这辈子也不敢踏进杭州半步,嘴也给他封好了。”

“嗯。”

“不过我们在他这儿发现了个东西……”手下的声音变得犹豫,似乎不能确定他们所找到的是什么,“看起来像个香炉,王二胖把这东西藏得很好,多半有些门道,需要带回来给您过目吗?”

“拿回来吧。”吴邪并不很上心,“这人粗俗,倒腾东西倒可能真有两下子,我先看看。”

挂断电话,吴邪抽了支烟,许久不碰这个了,青烟入体,竟感觉到些微不适,反手将烟头掐灭,吴邪尽力平息心里的焦躁,也尽力克制自己不去想那个男人。

妈的,闷油瓶……

2013-02-21 23:46, 8楼

这个是原著背景的,HE,中篇,争取早日完成

2013-02-22 10:19, 16楼

跟大家说下
《歧路》将参加明日(2月23-24日)在广州举行的YACA动漫,地址在中洲展览中心(坐地铁至琶洲地铁站D出口出直走就到),摊位号是A611(花街六巷)。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往现场,谢谢支持。
点击数504,顶贴数56,本页字数1743,总字数41907 瓶邪吧,六欲浮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