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3-20 【原创】《不思量》 中篇

[目录] 绝世庸公子 @ 婵云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21-03-20 09:50, 1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2021-03-20 09:53, 2楼

貌美聪明小天使女主×白切黑冷僻王爷
预警:
1、女主貌美病弱,但不傻不小白。男主美强惨但不卖惨。
2、练笔产物,逻辑可能不严密,爽就完事儿。
3、即兴脑洞,没写大纲
4、预警暂时这么多

2021-03-20 09:58, 3楼


百里泽做过一个梦,梦见他将曲冉迎娶成了自己的王妃。这个梦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美好,以至于当梦变成真实的时候,百里泽还有一些唯恐梦醒的惶恐。
少时青梅竹马,他早对曲冉暗生情愫。等到那个从小整天跟在他身后晃,奶声奶气地叫他阿泽哥哥的小女孩长成了名动京城的美人和才女,他终于求得曲太傅的同意,将曲冉迎进门,成了自己的妻子。
皇叔辰王和太傅之女的结合,一时成为京城的佳话,同时也使碎了无数闺中少女和公子的美梦。
不过那又怎样,反正小冉儿现在是他的了,百里泽这么想。
回洞房的路上,他被这念头冲得有些气血上涌,明明没喝多少酒,走起路却轻飘飘的,少了素来的冷静自持。王府因为婚宴,布置很喜庆,他看什么都觉得美好却不够真实,直到回到洞房,看见了看见自己的小妻子顶着盖头,乖乖坐着等他时,他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
盖头下小冉儿娇美明艳的面容看起来有些疲惫,却在他挑开盖头的一瞬间笑开来。
“阿泽哥哥,”曲冉朝着他道,美目流转,熠熠生辉。
“嗯,冉儿,”百里泽看着那张明媚的脸,只觉得心里的不安慢慢被填满,他放下挑开盖头的秤,一把将心心念念的人狠狠抱进怀里,在她耳边低哑道:“你终于时我的了。”
他力道出奇大,将曲冉抱进怀里时,将她勒得有些痛。可曲冉只是在疼痛的那一瞬皱了皱眉,听见他的话随即笑开,双手也抱上了他的后背:“嗯!那阿泽哥哥也是我的了!”
百里泽闻言,将她抱得更紧了些,仿佛要把她融进自己的骨血中。就维持着这个姿势不知多久,才听见她略带委屈的说了一句:“阿泽哥哥,我想吃东西。”
百里泽回过神来,才想起她今日应当是一大早就起床准备各种礼节,一天下来怕是没吃上什么东西。方才只顾得沉浸在她终于成为自己妻子的事实里,还未来得及给她弄些吃的,让她好好休息一下。一时间心里又有些恼,自己素来周全,却在这样重要的关头忘了照顾她。
他起身轻轻松开曲冉,屈指点了点曲冉的鼻尖,温声道:“这会儿太晚了,吃太多夜里又不舒服。我让人给你煲了鸡肉粥,今晚暂时先对付着,明天再给你补回来。”
“好。”曲冉眸子亮亮的,笑起来时,似乎能照进人心里。百里泽将她扶到梳妆台前,替她将头上的凤冠珠翠取下来,叫人上了煲好的粥给她用过,两人才歇下。

2021-03-20 10:04, 4楼

2021-03-20 10:05, 5楼

新婚之夜,红烛应当照上通宵。可百里泽知晓曲冉晚上有灯便睡不着,于是抬手一挥,满屋的红烛瞬间熄灭。
曲冉在黑暗中,感到男子在身边躺下,轻轻将她揽进怀里,眷恋的亲吻着他的头发,安抚道:“睡吧。”
百里泽的肩膀温暖宽厚,让人十足的安心。曲冉头靠在他肩膀上,闻着他身上好闻的青竹香气,在黑暗中睁大了眼。
百里泽素来什么都依着她,刚才难不成将她的害羞误认为事不愿?难道不该害羞吗,这种事难道还要女子先开口?想到此处,曲冉有些气馁,又睁眼了一刻发现百里泽真的只是抱着她准备睡觉,鼓了鼓腮帮子。
“阿泽哥哥,”她从百里泽肩头爬起来,俯在他上面看着他。
黑暗中,冉的发丝垂落在他身上,来自她身上那股温软清甜的味道发疯似的往百里泽脑海里钻,引得他原本平静的情绪瞬间汹涌起来。他看见那双漂亮的眸子蒙着一层水汽,在黑暗里对人蛊惑到了极致。
“我没有不准备好的…”
百里泽瞳孔猛然放大,思绪停了一瞬,气血涌上来脑子一片空白,他听见自己哑着声音问:“你说什么?”
像是不确定曲冉说了什么一般,身体却实诚的反客为主,将她欺在身下。
回应他的是一个小心翼翼的吻,带着微微的颤抖,落在他嘴角。
“我说我…”
她越说越小声,话还没说完,就被人吞了下去。
炽烈的潮水淹没了两人,在海潮中沉浸,又在浪头达到顶端。
情到浓时,曲冉听见男子在问:“我是谁?”
“阿…阿泽哥哥…”
“不对…我是谁?”
他这样问了数遍,曲冉叫了他数次他都说不对。模模糊糊中,她脑海中突然一个答案,嗫嚅着说了出来:“..夫..夫君…”
“乖。”他怜惜的吻了吻自己的妻子,带着两人走向了彼岸。

2021-03-20 10:06, 6楼


百里泽是齐国的辰王,是当今齐国皇帝百里晏的皇叔,先皇最小的弟弟。他辈分虽然比皇帝高了一辈,若论年龄,却只长百里晏两岁。百里晏登基时年仅十四,彼时朝纲不稳,外忧内患,百里泽辅佐百里晏在朝堂上硬生生厮杀出一条血路,培养起了皇帝自己的势力。如今过去六年,虽然不能说百里晏已经将整个齐国朝廷握在自己手里,但他至少有了自己说话做主的资格,改变了丞相势大,外戚专权的格局。也整治了一波乱象,让齐国百姓的生活渐渐富足起来,在民间建立起了自己的声望。百姓说起国君,无不称道其圣明。说起皇叔,无不称道其贤德。
而曲太傅是百姓公认的好官。太傅之女嫁给贤王,莫不有不同意的。
曲冉嫁给百里泽后几年,褪去少女的青涩,多了成熟的韵致,使得容色更胜从前。她性格本就温柔,这几年来愈发柔和起来,也没丢了偶尔撒娇的小脾气,看得出来被百里泽照顾得很好。
可百里泽一直觉得是自己的妻子在照顾他。他少时经历并不美好,看上去温文尔雅的人,性情却极其孤僻冷漠。曲冉的出现,像是一束温暖却不伤人的火光,一点点驱散了他心里那些阴暗,在成为他的妻子后,便将他的心完完全全的照亮了。偌大的王府因为她的存在不再显得孤寂,每次处理完公务回府,再晚她都等他而留着灯,给予了百里泽莫大的归属感。而他在书房处理政事时,也从不避讳曲冉,甚至要求她在书房陪着自己。她便听话的在一旁陪着他,待在书房为她专门设立的桌案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曲冉并不是养在深闺只懂女工诗词的女子,她对政事有自己的见解,说起自己的看法时,活脱脱的就是个谋士。这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她的父亲——当朝太傅曲亭松。曲太傅身居文渊阁大学士,是先皇为百里晏和百里泽选择的太傅。簪缨世家,三元及第,他的才华和能力都配得上他的身份和荣耀。这样的人物教出来女儿,眼界不会只限于宅院的一方天地。

2021-03-20 10:07, 7楼

曲冉上面有一个兄长曲延,只是曲延自小于念书一道平平无奇,任凭曲太傅如何教导也不见长进。反倒是曲冉,因为从小身体不好而被曲夫人和曲太傅长时间在身边照顾着,耳濡目染之下,竟然把曲太傅的学识学了个八九分。曲太傅有时甚至感叹,只可惜如今女子不能为官,不然自己的一个冉冉得给朝廷剩下多少不中用的官吏的俸禄。转念之下,又恨不得将始终不开窍的曲延揍一顿。
在后来某日,曲太傅发现曲延以两根烤串的代价,偷偷让还在病中的曲冉帮他写夫子留下的课业时,这两个想法达到了顶峰。

2021-03-20 10:08, 8楼

曲冉那时小病了半个月,刚好转一些,还见不得风,便一直待在房间里。曲延怕她无聊,每次下学都会去曲冉那里看看她。他疼自己的妹妹是真的,发现曲冉能帮他写作业后,想不做作业的心也是真的。
曲冉原本还心疼他课业做不对,被夫子教训,做多了几次后觉得不妥,犹犹豫豫的劝他:“哥哥,我一直帮你做的话,你就一直不会做的。”
然后曲延拿出了路上给她买的烤串,曲冉瞬间屈服。
课业快做完之际,曲太傅刚好与过府拜访的百里晏和百里泽商讨完一些实务。百里晏那时刚登基一年,对曲太傅这个先皇留下的孤臣极其倚重,又听说恩师那个自小就和他们亲近的小女儿病了,当即就要过来看望。
于是曲太傅引着两人来到曲冉的院子里,刚巧就撞见吃着烤串的曲冉和正把写完的作业收起来的曲延。二人看见听见曲太傅的声音都是一慌,还来不及把犯罪现场收拾好,侍女打开了门,曲太傅和身后二人便进来了。
本来兄妹俩除了有些僵硬紧张外,曲太傅和百里晏没看出什么,以为曲延是过来陪曲冉,顺便把课业做了。只曲太傅看着曲冉手里的烤串,皱眉训了她几句不该乱吃东西,然后就将曲冉的烤串收走。
曲冉垮了小脸的不开心模样被百里泽看在眼里,他挑挑眉,转眼见曲延一脸慌张,沉吟之下开口道:“我今日和王大人闲聊时,他兴起说他家的小儿子最近在学堂受曲公子帮助,学习精进不少,想来老师也不必再忧心曲公子的课业了。”
曲延闻言,瞬间身体一僵。
百里晏看向百里泽:你今天下朝就和我在御书房,我怎么不知道你和王大人闲聊过?
曲太傅看向曲延:你还能指教别人?
曲延目光愤愤:你卑鄙!
曲冉:???
被百里泽一说,曲太傅想起最近夫子确实说曲延课后的作业完成得很好,于某些学说颇有见地,像是瞬间顿悟了一般。他心下一动,就想看看着夫子是不是背着良心在恭维他,于是朝曲延一伸手道:“你的课业给我看看。”
赖肯定是赖不了的,曲延以视死如归的心态,颤抖着手将课业递给了曲太傅。曲太傅翻开看了看,一愣神后,只觉得怒火攻心,抄起曲冉书桌上的镇纸就要揍曲延。
曲延哇的叫了一声,一个起飞,从开着的窗户上跳了出去。留下目瞪口呆的曲冉,云淡风轻的百里泽,略微惊讶的百里晏,和站在窗口把镇纸扔了出去的曲太傅。

2021-03-20 10:09, 9楼

夫子没有恭维他,曲延的课业确实做得好,满篇的字迹也确实像极了曲延的字。可曲太傅是谁?是书画大家,是曲冉的亲爹。曲冉写字的一笔一划都是他亲手教的,所以他一眼便看出来,那仿得极像的字,笔划转折间都告诉他:写这字的人是你的小女儿。
曲太傅又联想到进来时,曲冉手里的烤串,料定府里除了曲延,没有谁敢给曲冉吃这种东西,想来是曲延拿着烤串诱惑了曲冉。
自己教出来小女儿竟如此没出息,两根烤串就被人贿赂。
他脸黑了黑,转头便瞪向留在屋里的另一个罪魁祸首。
曲冉还在看着曲延跳出去的窗子发愣,眼中满满的都是对自己大哥身手敏捷的崇拜,还未接触到曲太傅的眼神。片刻后突然喉间一痒,便剧烈咳嗽起来,嘴角出现一丝血迹。
百里泽立刻到了她身边,轻轻拍着她的背,蹙眉给她顺气。
曲太傅本就娇宠这个聪明体弱的小女儿,舍不得骂更别说打,最多也就偶尔训两句。这会看见曲冉咳出血,哪还记得生气,立刻喝声叫人快去将大夫请来。曲冉原本鸡飞狗跳的院子,更加慌作一团。

曲冉的病治不好,只能温养着。这次发病本好转了些,因为吃烤串带的胡椒才咳嗽起来。倒也没有大碍,大夫开了几副药让她服下,嘱咐多躺几天就行,这才散了一院惊慌。
当然,曲延事后遭受到了来自曲太傅的真正意义上的毒打。曲太傅气他不做作业,气他让曲冉当枪手,更气他给曲冉吃了烤串又曲冉又发病难受。曲夫人本来还想劝两句,弄清楚曲冉病情加重的原因后,便觉得曲延还是挨一顿打比较好。
曲冉跟曲太傅求了情,说自己只是在哥哥面前抱怨了一句说吃得太清淡,没什么胃口,曲延记下了才偷偷买烤串给她,哄她开心的,并不是为了叫她帮些作业。可这番话也仅仅是让曲太傅下手时,在原本“狠毒”的基础上轻了一分,最终让曲延在塌上爬了两天。
曲延一面感动于自己妹妹的帮忙求情,更加宠曲冉,一面又在心里暗暗记下了百里泽坑害自己的仇。
只不过打这以后,曲太傅不再逼着他学那些经史子集,只要求他懂一些基础的经典,便请了人教他兵法,又给他找了师父教他武学。
曲延对念书一道不感兴趣,在武学兵法却称得上兴致盎然,天赋异禀。从此以后他便像放飞了自己,在习武作战的道路上一骑绝尘,百年来都只出读书人的曲家,至此出现了第一个异类。两年后曲延被曲太傅丢到了军队历练,他又自请去了边关,开始立下一些战功,当上一个小小的将领。

2021-03-20 10:09, 10楼

百里泽和曲冉聊起这件事时,两人正在书房看曲延给自己妹妹寄的信。彼时是曲冉嫁给百里泽的第四年,因为楚国来犯,朝廷上下已经紧张了几个月,百里晏百里泽在朝堂上和大臣顶出作战的大致战略,而物资统筹,粮草运输队伍的安排在百里泽忙得没时间看时,曲冉便给处理了。一顿严阵以待下来,结果楚国在边关就被曲延打得求和。
这个原来在家被曲太傅追着用镇纸打的少年,已经成长为真正独当一面的将军。他在边关击退楚国,逼得楚国求和的一战使他的名字传进了天下人的耳朵。
曲冉看着曲延写得信,开篇通常都是一堆让百里泽不许欺负自己妹妹的威胁,这四年来都是如此,从未变过。然后就唠唠叨叨了一路的所见所闻,和归京的大致时间。
曲冉看得直笑,突然问百里泽:“你当年怎么会突然说那么一句话,引得我爹去检查我哥的课业?”
百里泽端着一杯清茶坐在曲冉旁边,看着妻子笑颜如花,低声回了一句:“没什么,就是对大哥突然开窍好奇,诈一诈他。”
然后一诈就炸出来是假的。
百里泽的话没说完,除了诈曲延之外,更多的其实是因为他就猜曲延让曲冉帮着些课业,单方面认定曲冉受累了,于是借着曲太傅的手收拾曲延一顿。这话他没告诉曲冉,怕曲冉笑他幼稚。
不过曲冉在听见他前一句时就被逗得更开心了:“我哥要是知道,肯定气死了。”
她朝百里泽扬了扬手里的信,微微收了几分笑颜:“我哥还说楚国有意派出使团,来京城商量战争的赔偿事宜。但是正式的文书还没送来,楚国有几个官员为了俘虏,想先跟着我哥回来京城,恐怕有异。”
百里泽手顿了顿,眼里暗芒闪过。
“如果他们来,那就让他们来。”

2021-03-20 15:09, 11楼


齐楚两国相邻,于邦交上历来算不得和谐。百里晏才登基时,楚国曾派出暗线到齐国,企图趁新皇势弱之际,将齐国朝堂的水搅得更浑,以从中牟利,甚至还在边境调动了军队,大有进攻之势。
幸得那时朝堂内的风波还未波及边疆,戍边的将士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先皇留下忠于百里晏的人,加上朝堂百里晏在百里泽和曲太傅的帮助下,顶住了外戚势力的施压,这才堪堪度过一劫。只不过至此,齐楚两国的梁子算是结得更深了。
曲冉还记得那段时间父亲成夜不归家,留在宫里和一帮保皇党出谋划策,等到度过危机回家时,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眼下的乌青想忽视都不行。百里泽和百里晏的模样也不大好。往日老跟在曲太傅身边的朗朗少年,倦得像两根霜打黄了的竹子,眼神再亮,也终究装着一股难以散去的疲惫。这三人憔悴如此,还要聚在太傅府的书房里,等着各方消息送来,一刻都不敢歇。最后曲夫人出马,才让这三人好好吃下一堆准备的膳食,又强迫几人小憩了些时候。
那阵子家里气氛的严肃和紧张、身边亲近之人人面色的沉重,都再曲冉心里落下了烙印。可那时他身体不算好,年龄也小,走到哪里都是被保护得最好的曲小姐,身边的人也不舍得将情绪的压力带给她。可她其实什么都知道,这也使她日后更加用心学习一切可能用得上的知识,以便在危急关头,能尽一份绵薄之力。
这次楚国出兵本就蹊跷,事先没有预兆,就像突然兴起似地找齐国打了一架。然后被曲延打退后,就准备收兵。没想到曲延一下子顺带攻下楚国两座城池,这才来求和。从始至终都莫名其妙的,让人很难不多想。
曲冉眉头已经轻轻蹙起,拿着手中的信翻来覆去的看,想从中找出什么蛛丝马迹。
百里泽见了,心下叹了一声,放下茶杯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温声道:“好了,我的小军师,先不操心这些事。你现在把你自己照顾好才是最重要的,外面的事情都有我呢。”
说着,他揽着曲冉的手摩挲到她不复纤细的腰间,一边摩挲着一边轻问:“今日腰好受一些吗,孩子有没有闹你?”
“还好啦,今日很乖的。”
曲冉坐了这么久,不由得有些乏累,于是顺势靠在他怀里,将他放在自己腰间轻揉的手拉到酸痛的位置,让他给自己揉捏一下。
百里泽会意,从善如流的跟着她的指引细心揉着,一面将她又往自己怀中搂了搂,让她靠得更舒服一些。于是怀里人儿高耸起来的腹部就正好贴在他的腰腹上,隔着衣料,他还能感受到那处细微的动静。
他娶曲冉时,曲冉不过二八的年纪,纵然心思细腻又聪慧温柔,在他眼里也还小。加上曲冉身体一直不好,百里泽便请了医师一直给她调养着。
女子孕育产子极伤身体,他虽然觉得有个和小冉儿的孩子也不错,但若是她身体因此出了什么问题,孩子有没有便无所谓了。所以成亲着四年,他没敢让自己的小冉儿怀上身孕,每次欢爱后都帮她清理干净。
避子药伤身,他决计不会让曲冉喝,于是在宫里的藏书楼找到一套辅助清理的按摩方法。但他不知,如果不用药物抑制或者完全隔绝接触,就算有了那清理的方法,也还是有极小可能会让女子受孕。
发现那日,曲冉本在书房陪着他办公,起身给他添茶的功夫,眼前一黑便昏倒在地,吓得他立刻抱着人朝卧房去,又让亲卫去太医院请了太医。
太医诊出喜脉后,本想恭贺辰王一声,没想到一抬头看见百里泽脸色青黑一片,那恭贺的话就咽回了肚子里。待他向百里泽说明了那按摩手法的弊端后,百里泽沉默良久,问道:“若是此时落下那孩子,对王妃身体如何?”
曲冉彼时躺在床上,闻言一惊,抬眸去看他。只看见那素来波澜不惊的王面色冷淡至极,眼底漆黑一片,藏着一阵被极力压抑的风暴,暴怒,无助,又慌张。曲冉喉间一哽,低下头去。
罢了,自己也只是想多陪陪他。至于孩子,此生无缘也罢。

2021-03-20 15:23, 12楼

三章了,感觉自己在玩单机...
点击数328,顶贴数24,本页字数7334,总字数15316 婵云吧,绝世庸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