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渊浅]续写——深爱如长风

[目录] 半敛眉11 @ 墨白渊浅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7-04-26 22:02, 1楼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热,最爱的竟是师父墨渊,沉稳如山,轻颦浅笑分外迷人!
从剧版后段续写,情节有改动,写给心中的挚爱--墨渊!

2017-04-26 22:03, 2楼

她离开昆仑虚的那一日,桃花夭夭漫天。
比桃花更美上几分的,是她娇美的欢颜。待嫁女儿家的笑脸,他瞧着瞧着就有些愣神儿,说话都慢了许多。
微微弯起唇角,让自己像个长辈,
他仔细地看着她的眉眼,他想,就让我再看看你的眉眼。
紧握着指节,让自己笑得温暖,就像个长辈,
他问:你和夜华的大婚定在何时?
他说:十七你以后要收敛性子,天宫不比昆仑虚。
是啊,十月小阳春,桃林竞开,真是个好时候。他的十七要嫁了,盛大的婚礼,尊贵的身份,绝美的女子配风华的少年,该是怎样一段佳话!
她的欢喜,即是他的幸福,比起成全自己的一片痴心,她的欢喜从来都最重要!
她离开的那一日,没有回头。他在原地站了好久,昆仑虚的风带走了她最后的气息,阳光下婆罗双的叶子光影斑驳,像他碎裂的心~~

2017-04-26 22:05, 3楼

第一章
这一日,迷谷愁眉苦脸的守在狐狸洞口,急得直转圈圈,他家姑姑醉了几日的酒,今日不知怎了,召出玉清昆仑扇,去了九重天打架,说是要拿回一双眼珠儿,凤九小殿下也随着去了。
迷谷敲着脑袋,怎样也想不出九重天那素锦娘娘如何能骗得姑姑一双眼睛,这都去了大半日了,正愁着要不要去桃林找四叔,白家小五回来了,只说了青丘闭谷,她谁也不见,就回狐狸洞继续喝酒了。迷谷张了张嘴,到底是没敢劝。他家姑姑的性子一贯如此,虽然平日里懒散些,却也最是温和好相处,但是发起性子来,她想做的事谁也拦不住,她不想说的事谁也问不出。
迷谷叹了口气,只得去守着姑姑的令,只求姑姑着紧着自己些,别喝坏了身子。
狐狸洞里,白家小五几日醉生梦死,头疼得几欲拿把剑沿着额角从左到右穿过去,她趴在榻上闭着眼,天旋地转,神思倒是越喝越清醒。这几日前尘往事在脑里反复,一会儿是俊疾山草屋外黑发玄衣的少年,一会儿是燃着泼天业火的东皇钟,一会儿是穿着大红喜服拜堂的小夫妻,一会儿是盈满戾气的诛仙台……
我既娶了你,你就是我的妻。
我绝不负你。
我只是个凡人。
素素拜见太子殿下。
素素,我会和你成亲,我会是你的眼睛。
不是我做的,为什么要我还,夜华,不要……
夜华,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我们从此就两不相欠了……
浅浅,浅浅,浅浅……
一串眼泪滑落,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都说爱越深恨越深,可是,为什么她心里只有狠狠疼过的怆然……
浑浑噩噩地又睡了过去,梦中便也是些抓不住,捉摸不透的光怪陆离,乱乱的理不出头绪,只记得那梦万分诡异可怕。
再清醒过来,一眼望见的是四哥极美的眉眼,四哥席地而坐,斜倚在榻旁,见她愣愣地看着他,便曲起手指敲了敲她的头,皱着眉头有些责备的骂道:“怎么?喝酒喝傻了?本来脑子就没长全,可是又做了些丢脸的事?”她揉了揉头,讷讷地说:“可不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一次两次吊在同一棵歪脖树上,可见是场冤孽!
她又愣了半晌,问:“四哥,折颜呢?”
白真幸灾乐祸地回道:“替我寻毕方去了,估摸今天也该回来了。”顿了顿,又说:“小五,你醉倒这几日,可知道夜华君在洞外连守了七个日夜?”
她默了默,说:“醉得厉害,隐约听见迷谷提起过。”
嗓子酸涩又问了问:“他……现下可是还在外面?”
四哥挑了挑眉,回到:“没,迷谷说太子殿下昨夜淋了雨,今早昏了过去,被天枢和伽昀带回九重天找药王医病去了。”
她心头痛了痛,却隐隐松了口气,现在的她确实还未收拾好心情去见他,想着夜华之前为了帮她救师父,丢了手臂又毁了修为,原本她以为嫁给他,夫妻本是一体不必计较太多,可现在,她欠下他的情要如何还呢?

2017-04-26 22:05, 4楼

第二章
狐帝白止与其妻一共生了五个孩子,白家小五又是个女娃娃,自出生之日便宠上了天。
四哥带她长大,几万年间上树掏鸟下河摸鱼,作天作地为祸四海八荒,闯了祸也有四哥折颜顶着,再不济还有阿娘,只要阿娘开口阿爹就只有乖乖听着的份儿,为这,阿爹没少被折颜嘲笑。
年幼时,折颜常说,她虽长得像阿娘,甚至还要美艳三分,但性情风韵却远远不及,说白了就是整个人只得一张脸而已,估计能找个比阿爹好点儿的夫婿。她出生至今十几万年,看着爹娘坦诚恩爱,福祸与共,便觉得夫妻就该如此,阿爹这样的男人就是最好的夫婿,她真的以为自己找到了!如今想来只一场情殇罢了。
东海之东,十里桃林。
她双眼覆着白绫,趴在临水的几案上发呆,折颜给她换眼之后就不许她喝桃花醉了。这几日难得清醒,想着夜华,甜甜苦苦,万般滋味揪得心尖儿一阵阵的疼。
原来俊疾山那宿命般的相遇,只是一场计谋,她认定此生唯一一次的成亲,不过是一种手段。真心真情又如何,她并不想要这样谋得的姻缘。而他对自己的付出,又有着几分算计?几分愧疚?几分真心呢?想得头痛欲裂,模模糊糊地将那凌霄殿的天君赞上一赞,九重天陪养出的储君,城府果然非同一般,却也让她胆寒,就像那个几乎夜夜惊醒她的噩梦。
“小五啊!墨渊说得果然不错,你这跑神的毛病真是数万年如一日。”折颜啃着桃子,甚是潇洒地坐在了她的对面。
她没好气地回道:“老凤凰学会听墙角了?难怪四哥说你越老越不成体统。”
“我老?!我只比你师父大数万年而已!哪里老了?!”折颜不服气的怪叫,见她不再理会他,颇斟酌了一会儿开口:“夜华那里,你准备如何做?”
她沉默半晌,终是说:“总是要见面的,与他说清楚,了断干净!”

2017-04-26 22:13, 7楼

我抓紧时间让师父出关哈,先解决了野花
点击数1979,顶贴数36,本页字数2303,总字数234277 墨白渊浅吧,半敛眉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