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渊浅】 三生三世又见桃花开

[目录] 粉红熊熊218 @ 墨白渊浅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7-09-18 01:16, 1楼

旧楼新开,此篇是完结文~ “透水晶莹”作品,因为楼主本人全心投入更第二坑,已无多余空闲时间再重更这篇,故由我代发文和管理。

2017-09-18 01:17, 2楼

第一章


自夜华祭了那东皇钟后。不知过了多久,时间对我已无意义。每天醉生梦死的度过,贪恋在梦中与他相聚的时刻。常常在想,若有一日不再醒来,未尝不是件好事,那样也算解脱了。
看着狐狸洞中满地空坛。真到了无酒可喝的地步。施法登上云端,一时间却不知该去哪儿?没了夜华,这四海八荒哪儿都一样。忽然很想团子,这孩儿既懂事,又可怜。自小离了自己,由父君带大。可如今夜华也不在了,他是否能适应。想来这个娘亲做的委实不尽责,不由得心痛起来,可天宫她如今是不能再去了。也罢!还是找个有酒之处大醉一场。一股青烟离开青丘。夜华,许久没梦到你了,可曾想我?
十里桃林中,感知折颜与四哥都不在。也好,今日我谁都不想见。大道理明白,为了青丘,为了阿爹阿娘还有哥哥们要好好照顾自己。只是我内心的思念和痛苦是熬不住的。所以这话都不想听。越是清醒心就越痛。
来到酒窖,才发现余下之酒少的可怜。不知是他们藏起来不让喝,还是在我昏昏噩噩这些时日,已经喝空了老凤凰的存货。现下...有总比没的强,打开一坛,席地而坐,痛痛快快饮了起来。
越是想醉反而越清醒。很快,余下的都被饮尽了。踌躇中,记起折颜还有某个地方是藏了酒的。说是专门与四哥酿的。记得曾偷喝过一次,很烈.......于是起身在这桃林绕上一绕,不多时,便凭着昔日记忆找到了藏酒处。
这酒真是烈啊,一壶下去,眼前桃树就已然模糊不清。胸间升起一股闷热,渐渐的身子也越来越烫,脸更如火烧一般。
即刻欲找个清爽之处凉一凉,思来思去,便忆起昆仑墟的大雪,漫天素裹,鹅毛纷飞,若此时置身其中,定会畅快无比。想到此,拿上余下两壶,说走就走。

2017-09-18 01:18, 4楼

第二章

虽昆仑墟今日无雪,但位于山上也很是凉爽。已到深夜,师兄师父应该睡了。不想打扰他人。便独自来到了后山。坐在池边,看着池中一朵朵莲花。心里阵阵酸涩。师父说过夜华就是这里曾经那株金莲!元神投身前,日日睡在这池中,被我照顾了两万年。可如今,天地六合,我要到何处去寻你!
视线模糊不清,酒一仰而尽。抑制不住的啜泣起来。泪水划过脸颊,滴入池中泛起一阵涟漪。渐渐的意识也开始不清晰。不知是醉了还是已经沉睡,而这一切都是梦境。能感觉到的只有这烈酒带来的灼热。好热,越来越热。

墨渊
闭目打坐中感受到了另他熟悉的气息。她 ...已很久未来过昆仑墟了,夜华走后这十年,他们就不曾再相见。如今的归来使他心中充满了期待。十七,这许久没见...为师想你。你是否...也想师父?
来到后山,终于见到让他朝思暮想的身影。她....消瘦了许多。赢弱的背影着实在让人心疼。耳边传来抽噎声更是让他心碎 。慢慢的走到她的身旁,蹲下身轻抚她的后脑的秀发。十七.....你受的这些苦...为师...都懂!

感觉到他的轻抚,白浅转身,四目相望。错愕间开了口:“你来了!”夜华你真的来了。就算是梦,能看见你就好。激动扑进眼前的怀中呜咽哭诉:“你来了!.....我常常想 ,如果我也灰飞烟灭,就能找到你了。......但我又怕...如果我不在了...会不会就...不记得你了。所以,还是不要灰飞烟灭的好。.....这样,至少还能看见你对着我笑!.这样真好!”紧紧的抱着眼前短暂的幸福。即便在梦境也要抓住这仅剩的些许温存。
渐渐的她不满足于仅仅相互拥抱。这样还不够。她想他太久,太久!想要的更多,更多!忽然间双手揽住了他的颈,下一刻,灼热的唇便印上了他的......
雷鸣电闪般的震撼,第一次口齿相接,浓浓的酒味从她口中过到他的口中。不...不能这样。他怎能趁她酒醉....就违心的接受这不属于他的亲吻!心虽不忍拒绝,可理智却让他后退。
慢慢的感觉到他的退避,这么快要离开吗?
“不,不要走!求你”紧紧抓住他的衣襟,再次迎了上去,就算是梦也不要这么快醒,不要。吻越来越深。舌尖的缠绵,气息的交流都这么真实。
他努力的克制被她再次的执着击溃。无法自制的沉沦在她热烈的吻中。渐渐的被她所感染,呼吸急促中,升起无明的火种。
缠绵悱恻中她攀着他的肩。唇又迂回到了他的颈部,放肆的吸吮、啃咬。
在她的撩拨下,他如浴烈火 ,气息凌乱,身子轻颤 。在即将失控的边缘,抬手为她施了一道昏睡咒。
白浅安静下来,头越来越沉,眼已经无法睁开:“夜华.....夜华..................夜.....”

见她睡去,墨渊压住悸动难平的心绪。将她抱回自己房中掖好被角。
明月正空,清风拂过。
负手站于窗前,神色一片黯然。这就是吻吗?几十万年初尝这种滋味。轻抚自己的唇感觉余温还在,可是心里却苦涩无比。尝尽相思之苦吗?师父能理解,只因心中之苦分毫也不少。
自来昆仑虚学艺知你是女儿身便多些照拂。渐渐相处中,为师都不得而知于何时为你倾心。是每日缠着我要听曲的时,还是日日房中你准备的一束桃花?为了这四海八荒天下苍生,师父从不留女子于身边。有了羁绊就是弱点。也从未想过此生还会倾心于某人。可你的到来我却始料未及。两万年朝夕相处,不知不觉中你走进我心里。每年你生辰师父都记得。特地找折颜去讨桃花醉,却只能说是顺路。那时还不懂这就是所谓动心。你被瑶光抓去,在水牢受尽折磨。我第一次为了某个人心痛。也是第一次为了某件事震怒。一战过后,不再允许她留在昆仑虚。谁都不能在我眼下伤你。助你飞升挡下那三道天雷,为师认为最值得。若是落在我的小十七身上,会比这样更让我痛上千百倍。
因离境情伤,为师早早出关安慰。小十七长大了,初尝情滋,可却不是因我。虽然不露声色,但心中也是酸楚。人生头一番醋滋也是为你而尝。
带你散心去天宫参加法会,一是望你忘却前尘,早日走出情伤。二是为师自私的想,如果我常能陪伴你,多些相处,长此以往,你的眼里、心里会不会也有我?
拭去白浅额角的汗珠,手留恋的轻抚着脸庞,不舍得收回。只有在你这样沉沉睡去之时,师父才能如此亲近你。若水一战,祭出元神的前一刻,深深的不舍,我便发现对你的爱已入骨。这是我重聚元神的最大信念。那句“等我”即是给你的承诺,也是于我最后的坚持。七万年元神碎裂,虚无缥缈。我日夜不停修补,只是为了回来与你重聚!
谁知醒来后为时已晚。看着你待嫁的喜悦,我痛不欲生,得知你大婚的消息,我心碎满地,当初就该灰飞烟灭,又何苦归来呢!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2017-09-18 01:19, 5楼

第三章

睁开眼,天已大亮。这是哪儿....师父的房间!何时来的昆仑虚?头好疼.....白浅起身扶额环顾下四周,努力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敲打着自己的额头....昨夜梦到夜华了!好真实......梦境里的吻...他的唇....他的.....神游间门开了.....
“醒了?师父为你备的醒酒汤。喝下....头就不疼了。”墨渊走了进来。
接过他递来的那碗汤。心中五味杂陈,眼眶湿湿热热,怕被他看到。忙低头,一口饮尽,她这做徒儿的真不孝!许久未来过过昆仑墟了,自师父醒来后身体那般虚弱,她都未想着来探望他,也从未关心过他有恢复的怎样。现下这儿如此冷清师父可会孤寂?可有人听他弹琴?或是为他房间再添一束桃花。却只顾自己的事 自哀自怨。对疼爱、宠溺她的师父这许久不闻不问....抬起头看着墨渊清瘦的面容。抑制不住心里的悲伤,依在他怀中声泪俱下。为夜华而心伤,为墨渊而心痛,还有满心愧疚自责,统统宣泄在泪水中。
“徒儿不孝!....这么久都没来看师父。此番来 还让您挂心,为**劳.....我.....”断断续续的哭诉。
“不妨事。师父怎会怪你。”心疼的将她揽在怀中,轻抚着背:“这些年苦了我的小十七,哭出来便好....师父在.....”
是啊!有师父在真好。无论瑶光仙府的水牢、或是被擎苍捉去异翼界,他都会来救她。这个温暖怀抱,心心念念等了七万年的师父 她居然....给忘了!
过了许久,情绪终于平复.....缓缓抽离身子,执起他的双手 ,仔细端详后更加难过了:“师父都瘦了!身子可有不适?”
“为师.....很好!”墨渊浅笑,欣慰她难过中还关心着自己。眼中布满宠溺。抬手拂去她未干的泪痕。
清新的笑让白浅一怔,他轻柔的动作像呵护宝贝一般。 同样的面孔下,夜华的看她眼神是深情而灼热的。师父则是如水般的清澈温柔。
“许久不见我的小十七,心中挂念!”微微停顿,思量着什么,又缓缓开口:“你如此这般终日饮酒,可知师父有多痛心!”见她又红了眼眶 ,不忍责备下去:“如要喝酒....留在昆仑墟吧!酒窖里存了许多。且每日不宜多饮,师父为你熬醒酒汤。”
能做他的徒弟是几世才能修来的福?处处为她着想,比阿爹阿娘还要疼惜她.....不愿再次暴露她不争气的泪,倾身伏在他肩上,思量了好一番,终于痛下决心:“不喝了!十七 不再借酒消愁!”
十四万岁,一把年纪了。不能再这般下去。让身边人为自己挂心。自私的只为自己活着。这么多的人爱护自己,怎能让他们跟着她日日痛心!以前想着只要避而不见,他们看不到,就不会为她所累。可刚刚听了师父的一席话才顿然领悟。如不重新振作,无论躲在哪里,过去多久,重视她的人都会为她殚精竭虑。
振作也不代表要遗忘,她也忘不掉, 对夜华的思念可以埋在心里。不伤害其他人也不伤害自己。藏在记忆最深处。为夜华、为疼爱她的人、同时也为她自己。


墨渊轻拍着她的背,为白浅这些年的成长甚感欣慰。
她...这次回来要待多久呢,还会不会愿意像以前一样留下,日日陪在自己身边。
思量许久终于说出口:“ 可愿留在昆仑墟?与师父作伴?”多年难捱的思念,这一见真的不想再与她分别。他从未开口要求过他什么,只是这次真的想....不分离.....
白浅想,或许他还是不放心自己。也罢,与其浑浑噩噩度日,不如陪在师父身边尽些孝道。
“好!等徒儿回青丘传位给小九,便回来长伴师父!”她爽快的应了下来。
感觉轻微颤动一下。抬眼望去,竟仿佛看到,他眼间闪过一丝淡淡的水光。从未想过自己决定,竟会给他带来如此大的安慰......看来....师父现下真的很孤独...她早该来看他的!
一句“长伴师父 ”差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本以为会在对她的思念中渡过此生,未想到她又回到了他身旁。只想常常能看到她,便已满足。这七万年的执着没有落空。一颗濒于死寂的心,竟因这句话燃起生的希望。这不禁让他自嘲:墨渊.....只怕你今生再离不得她了.....”
爱而不得和得而复失本就不同。一旦尝试过深情亲吻就不能满足于牵手相拥。既许诺日日相伴就不能接受长久分离。十七!师父当真了,莫要让我失望...
“且别急着走,方才让你师兄备了些顺口的饭菜!”清早就嘱咐长衫做一些小十七爱吃的饭菜。
“徒儿知道了。”望着师父微微
上扬的嘴角,心底溢出一片温暖,好久没与他们一同用饭了。
饭桌间,师父和师兄都先后在她碗中布满了平日爱吃的菜。见他们都还记得,白浅心中充满感动,差点又要哭出来。感觉自己变得越发矫情!
“十七师弟!哦,不!师妹。你可是稀客。以后要常回来看看。”说着悄悄靠近她耳边嘀咕一句:“看!你来了师父多开心!”果真是昆仑墟最得宠的弟子,今日的师父和往日都不同了,怎么说呢?神采飞扬!
白浅抬目望去,一瞬间的目光交接,如电光火石眼前一闪,面颊微红的赶忙低了头,猛食两口饭菜压压惊。
“师兄,我是准备...要回来了!而且以后....打算长长久久...留在昆仑墟!”不好意思抬头,看着满桌饭菜故作轻松的说出来。
听她如此说....墨渊不自觉的面上露出微微的喜悦。
“太好了!十七师妹,以后师父的仙鹤就交给你喂!”长衫打趣看向师父:“师父!您的...脖子怎么了!”语气带着惊讶,衣服角露出一片红痕..
墨渊表情微变,伸手想遮挡衣领边处露出的一抹红痕,却也来不及了。白浅尽收眼底!一瞬间的天旋地转,昨夜梦境一闪一闪全部回到脑中。原来...不是梦!那段记忆反复回放。她吻的也不是夜华!....不敢相信她竟然在酒后轻薄了自己的师父!恐慌中,手中碗筷尽数脱落,掉在桌面地面,零零散散破碎的声音。惊的她即刻起身,退了两步。呆呆的站在那处不知所措。
长衫一怔,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师父和师妹竟如此表情。感觉气氛尴尬,也忙起身收起破碎的碗离开。
短暂的沉默过后:“师父!青丘还有事要处理。十七,该回去了!”不敢再多做停留,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做出如此混账的事情。没有脸见他了。要马上逃走!行礼后,转身施法一缕青烟般消失。
只留下他脸色逐渐苍白,黯然的目光望着她离开的方向。错不在你,错在师父......一定...要回来!

2017-09-18 01:20, 6楼

第四章

逃一般的跑回狐狸洞。六神无主,不知该做些什么。怎么办!我竟然亵渎了自己的恩师。师父慈爱并未道破,但一个 女上神做出这种不知羞耻之事情,真是无颜见人。不行!她不能再出这青丘了。这样还不行,旁人也见不得了。
“迷谷!”
“姑姑回来了?”听到白浅唤他。进来却看到她神色慌张:“姑姑,可发生什么事吗?你这脸色........”
“今日开始我要闭关修炼。谁来都不见!”
“姑姑!闭关修炼是好事。可是.......”见她这般神情总感觉有什么不妥之处。
“你下去吧!”打断他的话
“是!”

白浅因自责酒醉亵渎了恩师,深感羞愧。解不开这心结,在狐狸洞闭关,一躲就是三十年。这三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期间白真和凤九来她都未见。他们均以为她还在为夜华之事伤心难过。只有折颜感觉事有蹊跷。因前些时日去看过墨渊。他想着,经过数十年的修练墨渊的身体和法力也该恢复的八九成了,于是又练了些丹药送过去,助他完全恢复。见到墨渊之时,却让折颜大大的意外。这些年不见竟然清瘦了这许多。面色甚是苍白。诊治中发现他脉相虚浮,中气赢亏。这分明是心事郁结,修炼时险些入魔之相。长久以往伤及了心脉。留下丹药打算返回桃林 多练些再送过来。才出昆仑墟又折了回去。心病还需心药医。喊出二弟子长衫,他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墨渊会心病缠身如此虚弱。
“折颜上神!唤长衫来可是师父有事?”长衫行礼。
“这些年,昆仑墟可曾发生什么事情 累的你师父如此伤神?”
“昆仑墟这些年来一直很平静,只是师兄弟们都去忙各自的事情,难免有些冷清。”长衫回道:“就是弟子发现。师父他一直很想念十七师妹!”
“哦?你是如何得知?”
“上神不知,多年前师妹回过昆仑墟。记得那日早上师父很是高兴。师妹还说打算回来久住,可是后来.......”不知该如何说下去。自那天她匆忙离去后,师父变的更加沉默很少再开口说话。只是让自己记得打扫师妹房间,说是等她回来。结果却一去不返,惹得师父如此伤神。
“后来怎样?白浅是何时回来的?”果真因为小五!
“算下,竟然也有三十年之久了!自那以后师妹再没来过!”
“他们可发生什么争执吗?”小五平时最敬重她这师父。三十年前她忽然回青丘闭关,任何人不见,这其中肯定有蹊跷,到底是何事会让两人如此?一个躲着不再见人,一个黯然心伤。墨渊峥嵘男儿,这四海八荒的战神,昔日征战天下连生死都看作浮云。竟然也有这般时候。不禁让他感叹。
“弟子并未见他们争执!但是,师妹走后,师父的脸色非常难看。”师妹啊,师父如此疼你,你怎么忍心这般气他:“上神!师父的身子....”
“无妨!只是元神虚弱。待我回去炼些固元的丹药为他调养。好生照顾你师父!”说完唤来毕方,飞离昆仑墟。他要去青丘。


“折颜上神!姑姑说不见任何人。还请上神不要再难为迷谷了!”这些年姑姑的脾气古怪的很,他怎么敢进去通报呢!肯定会被骂死。:“连小殿下来姑姑都没见!”
“哦?连凤九她都不见吗?”看来真如他所料,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我得想个办法见她一面。:“你告诉小五,我是从昆仑墟过来的!”
“昆仑墟?”迷谷奇怪,就这样一句话吗?
“嗯!”折颜点头。
“好!那迷谷去试试。”但凡关于昆仑墟之事姑姑都十分上心,这个理由他应当不会被骂。
“慢着,你再带句话过去。问她:师父还要不要了!”知小五性子固执,故意言重些,好把她引出来。
“啊?”迷谷这下有些惊诧。墨渊上神对姑姑何等重要,折颜有何等大事要见姑姑竟然把墨渊上神都搬出来了。
“可记住?一字不落的说给她!”
“是!”转身进了狐狸洞。



果然,不足一刻白浅便急匆匆的来到折颜面前。
“老凤凰!我师父.....到底怎么了?你刚刚说的什么意思?快与我讲清楚!”
折颜转过身并未回答。也该让她急急!迈步离开洞口向河边凉亭走去。白浅虽不紧不慢的跟着,可心中却是焦急万分。他从昆仑墟过来的....可是知道了什么?不,不会!这种事师父不会讲与旁人....可折颜不是旁人,他们有兄弟之情!如何是好!还有那句要不要师父。难道他越想越气!要将自己逐出师门!!!怎么办.....头脑一片混乱。看着那老凤凰背影想问却又不敢开口。两人一前一后站了很久。
“折颜!你...此番来...到底要与我说什么!还有师父他...可有事?”终于忍不住开口。感觉这些年自己连话都不会讲了。
“你还知道惦记你那师父?”

2017-09-18 01:21, 7楼

第五章

“你还惦记你那师傅?”折颜不禁摇头叹气。:“你这徒儿真是不孝!竟让自己的师父如此伤神!”
“你都知道了?!”惊诧得不知所措,心虚的后退两步。:“师父...他说了什么?是否要将我逐出昆仑墟?”白浅从未有这么怕过,能成为墨渊的弟子是她认为最幸运的事。在昆仑墟那两万年也是此生最快乐的时光。虽然着实没脸见他,她也不该选择逃避。早就应当回去磕头认错。是颜面重要还是师父重要?这么简单的问题 怎会一时糊涂。其实,在他面前,自己并不看中所谓颜面。墨渊一直是她此生最为敬重的,比阿爹更甚。记得七万年前,重伤时剜心取血,命悬一线脑中浮现的却是他的脸。被救醒后 她深感愧疚,感觉自己的思念亵渎了恩师。若当初只是一个念想就让她自责不已,如今却是实实在在侵犯了师尊。每每思及便羞愧难当。她不知该如何开口。怕见面也是尴尬至极。所以一直没敢出青丘,更不敢去昆仑墟。没想到师父会生如此大的气。她恨自己,真的到了要失去的时候才能觉悟吗?
“略知一二!小五啊,你要与我全部讲清楚,我才知道如何能帮你!”折颜继续套话。他本不是好管闲事之人。只是一个从小看着长大,另一个是自幼一起长大。如何也做不到袖手旁观。一个少根筋、一个闷葫芦。折颜想想也真是头疼。
白浅思量一番,也罢!到了这种地步只有折颜能帮她。背过身去缓缓道来..........。


“我说小五呐,你真是胆大!竟借着酒醉轻薄了自己的师父。”听完白浅口中描述的来龙去脉,折颜差点忍俊不禁。没想到他二人竟有此经历。看来那迷情药酒还真是酿的不错。只是,苦了墨渊。一想到墨渊,面色又暗淡了几分。
“老凤凰,你明知我是无意,现下又来挖苦。之前,还口口声声说帮我!”气急看了他一眼,马上把脸转向别处,只觉得自己面红耳赤:“师父,可还好?有没...气坏了身子?他到底与你说了什么?真的要逐我出师门吗?”
“谁说墨渊要逐你?”少根筋呐少根筋!怎么才能给你讲通!折颜思量。
“不是要逐我?”那他是怎么了?折颜为什么传话问我还要不要师父?自然是要的!那他....:“老凤凰!你是故意让我着急吗?”
“你现在知道着急了?”神色瞬间严肃下来:“这些年你都在想什么呢?当初既应允留在昆仑墟长伴,为何却失信于他。”
白浅忙解释:“我并非有意,只是那件事后,不敢回昆仑墟。我着实没脸见他。这些年一直躲在青丘,连这狐狸洞都不敢出!”这是何等大的过错,戏折子里这样的女子都要游街示众。
见她这般愚钝折颜也是有些着急
“哎!墨渊他心里苦啊!”折颜长叹一声,在那种情形下 被自己心爱之人亲吻,是何等滋味?该有多伤情?这三十年的等待又是如何令他心灰意冷甚至濒于绝望。转过身去望着一池的清水,这天地间任何事还是通透明了的好。你不说,就让我替你说,好过你自己硬生生的闷出这一身病!
“小五!都说你与风月之事一窍不通。知道为什么吗?”转身望着白浅,满脸清明之色。
白浅摇了摇头。她确实不明白。
“你跟着墨渊这么久,可知道他的心思?可了解他对你的情意?”见她不可置信看着自己。折颜点头,肯定的说:“我们相识几十万年,从未见他对任何女子这般上心过!你师父他...确实倾心于你!”
怎么可能!白浅不敢相信?师父.....怎么会?爱慕他的女神仙这么多....自己本是一只笨狐狸,又何德何能....
“这些话原本不应出自我口!诚然,以墨渊的性情,今时今日就算他尝尽千般苦涩万般心痛也不会讲与你听了。可怜他伤在心里,落得一身病痛!”
“师父他....病了?因为我.....?”再也听不下去,心中无限懊恼,泪酸酸涩涩,师父 真如他所说...思慕自己吗。心痛的闭上眼,想起过往的一幕幕!
“ 不用怕,师父护着你!”
“我的小十七这副打扮也是很好看的!”
“为师日夜不停的修补着自己的元神,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师的确是为了自己着紧的人。”
一字一句在脑海里回放!再度睁开已泪眼斑驳,难过的连说话都开始哽咽:“我...不知....他为何会......这个...我连想.....都...不敢想!他现在怎么样.....我要去看他!”折颜的话让她心如刀绞。现下只想立刻飞到昆仑墟。


“别忙着走!”折颜喊住她
“为什么?”一刻都不想耽搁,只想见师父:“不要拦我!我想见他!”如果真如折颜所说。那她在他醒来后,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是多么残忍。不敢想,自己伤他有多深。只想马上回去守在身边日日照顾。
“这般哭哭啼啼的回去,不是惹你师父伤心吗?”折颜走到白浅面前递过一个帕子,示意她擦擦脸上的泪:“且听我说完,莫再莽撞。”见她点头便又开口:“墨渊此番心脉受损,情绪不宜大起大落。你这次回去不可再惹他伤心!”
“我知道了!”是啊!怎能如此莽撞跑过去再惹他难过。只是这泪为何怎么也擦不完。:“心脉受损!折颜,怎么办?”
“无妨。随我去桃林拿些丹药带过去。”

随折颜来到桃林,接过一小袋丹药,白浅始终沉默不语。
“这些你先带过去。待我再炼些便送过去。”看她如此难过也是不忍心:“你无需太过担心。墨渊这是心病。只要好好陪伴,细心照拂慢慢会痊愈,切记勿让你师父再伤心了。”
“我知道了!”事到如今,她为他心伤、心痛还来不及。怎会舍得再惹他难过。折颜!谢谢你。转身化作青烟飞离桃林。师父!十七回来了。

2017-09-18 01:22, 8楼

第六章

夜已深。白浅落在墨渊房外。敛去气息。听见房内传出幽幽的琴声。这么晚,师父还没睡。孤独而悲凉的弦声听得她又红了眼眶。
想起以前随师父学艺的时候,每每空了就吵着要听曲。他经常为她弹奏的便是这首。那时候琴音却不似这种意境。而如今越听越感觉苦楚痛心。
声音忽然止住!房内传来一阵极重的呛咳!心都揪在一起,疾步走到门前,抬起手却没有勇气进去。泪水又不争气的落下。怕他听到,赶忙捂紧嘴,掩住声音。不能让师父看到自己这样。后退几步调整气息时却听见房内劈劈啪啪破碎的声音。情急之下,顾不得一切闪进房中。却被眼前一幕惊的痛彻心扉。
墨渊伏在桌案上,已不省人事,嘴角的一抹鲜红和地面上破碎的瓷杯。


心 痛的即将窒息。他毫无血色的面容深深刺痛着白浅。想起当年的若水河畔,师父也是这样面若纸色毫无生息。她怕极了。不!不要!不想再失去你。
泪眼模糊的靠近, 轻轻扶起,让他靠上自己的肩。拿出折颜的丹药喂他服下。不久感觉气息平稳了许多。将师父置于榻上。施法想渡些仙力给他,却发现自己渡去的仙气犹如溪流归海。半分作用都没有。当下惊愕,为何会这样?他身子怎会亏空至此。
“师父!”掩饰留不住的悲伤,伏在他身前泪水盈满眼眶。越想越担心,这样不行!要找折颜来看看。握着墨渊的手“师父!你且先睡一会,十七这就去找折颜来。”
刚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手被紧紧的握住。
“师父?”白浅转回身,跪在榻边,双手紧紧抓住墨渊的手“师父!你听得到?”眼泪滴到墨渊的衣襟上:“没错,是十七回来了。”
“不...要...走!”墨渊皱着眉,眼并未睁开。声音微弱的挤出这三个字。手 ,握得更紧了。仿佛这一放开便永远错过。
“徒儿不走。这次回来徒儿就一直留在师父身边!”这样被紧紧抓住,让白浅更加心痛。师父这般挂念自己。却无知的让他在思念中等待了这么久。再次伏在墨渊身边失声痛哭。
“十七....等我.....!”良久,昏睡中的墨渊缓缓开口:“十七!....等我”反复的念着这句。
白浅这回终于明白了。当年的若水河畔那句“等我”原来....真是对她说的。老凤凰说的全是真的。开始她还不敢完全相信。这回从师父口中听到。她才完完全全肯定。原来!最傻的是她自己。师父!你这些年为了十七.....

徐徐的睁开眼,墨渊只觉得胸口不似之前那般憋闷!刚要坐起便发现伏在榻边,握着他的手睡去的白浅。心下一翻波澜,引的一阵呛咳!怕吵醒睡中人儿,忙用另一只手捂住嘴压低声音,却又憋的胸口闷痛。缓了好一会,才悄悄的起身,将她抱到榻上。握着手自己坐在榻边。不知这次她又能呆多久,走后,下次又是何时再来。只想这样静静的看着她。
沉睡中的白浅侧了侧身,将墨渊的手臂紧紧抱在怀中:“师父.....师.....父......”呓语中流下两行泪来。这情形像极了,那日从水牢救出小十七,也是这般,抓着他的手臂,梦中唤着师父。墨渊想的出了神,脸上露出暖颜。帮她拭去泪,轻拍着肩:“没事了!师父护着你!”

醒来时天已大亮!师父呢?自己竟然睡着了,还睡在床上。
“师父!”起身正要出去寻,刚好与正要进房的墨渊撞了满面。
一把揽住向后跌去的白浅,圈入怀中。;“这般莽撞,可有伤着?”言语中满满的温柔。
“师父!你现在感觉如何?你的身子....”
“为师并无大碍!”墨渊一直都是这样,什么伤痛都自己扛。就像当年为了安慰白浅与离境情伤,重伤尚未痊愈又提早出关,导致心火焚身,他也是一个人默默忍受。
见她慌忙下床并未穿鞋子,一把抱起,放回榻上。
“师父!”白浅感觉脸上发烫,低下头不敢看他。虽然以前他也这般抱过她,但那时她心中坦荡荡,可如今....不知是他变了,还是她...也变了:“今早徒儿寻不到师父甚是着急,才忘记穿..”
“十七,这次来是有事?可是在哪受了委屈?”想起她睡梦中抱着自己手臂,边唤师父边流泪的样子。
是啊!师父呵护她数万年,何曾舍得她受过一丝一毫委屈。可师父呢!他的委屈呢。越想越难过 忍着泪水。投入墨渊怀中:“师父,十七没有什么委屈。既答应过来昆仑墟长伴,虽然晚了些,但也是作数的。”
墨渊一怔!手慢慢抚上白浅的背:“昆仑墟现在如此冷清,恐闷坏了我的小十七。只要你常常会想起师父,有空过来看看便可。”他这次想通了 ,他这小徒儿好热闹,不愿再勉强于她。与其强留再失去。像上次一样一走就是三十年。不如让她自由自在,想何时来就何时来。这样或许还能多来看看自己。他不怕等待,而是怕再也等不到。


“师父,不想徒儿留下吗?”师父的爱 深沉温厚。只知道为她着想,却从来不顾及他自己心中所愿。但白浅也知道,墨渊是极想她留下来的。昨夜昏睡时,还那般抓着她的手说 不要走。也只有在意识不清的时候,才能听到他本心的话。这不是口是心非,是对她的爱护至极,包容至极。
“想!”若说他此生有什么愿望,也仅仅是这件事罢了。有她相伴便足以。
“那师父可是应允我留下了!”
“你想留多久都可。”就怕是,她日日陪伴,他已成习惯!不知哪一天。却又离他而去。永远不知道何时来,何时又会走。以前的他不知孤寂为何物。现在,没有她的地方,便是孤寂。
“反正十七这次不走了!”白浅道
墨渊轻拍她的肩,眼中闪过一抹光亮。面上一丝笑容:“你随为师来!”

白浅随着墨渊来到昆仑墟的酒窖深处。
望着堆满的一坛坛酒不可置信,这最深处的屋子本是空的,如今满满一屋的酒:“师父!这是?”
“为师酿的。当初想着你要回来,怕这酒窖的酒不够你喝。”师父一直想亲手酿酒给你喝。等你这些年不知不觉的存了许多。看到这些酒,你可开心?望着她的脸,不想错过她任何表情的变化。
“师父,你对我真好!”望着他湿了眼眶。对不起!
“师父知道,你说过,比那老凤凰还好!”微笑,轻抚脑后的发丝。知道她看到这些酒很开心。墨渊很欣慰。她快乐,他便也快乐。
“不止,比阿爹阿娘还好!”师父一直都这么宽爱自己,由着自己。从未压制过她的天性。感动的一塌糊涂。环着他的腰。脸埋在他胸前。不让墨渊看见她的泪。师父真的清瘦了很多。让人心疼。记得以前她也多次这样拥着他,就不似这般。这许多年,苦了师父。

2017-09-18 01:24, 10楼

第七章

在昆仑墟的日子悠闲安宁。我依然每日清晨为师父房中添上一束桃花。沏上一壶清茶,再悄悄的把折颜的丹药放入杯中。师父平日里打坐修炼,晚上我们一同用饭。入睡前在后山听他弹奏一曲。
白日里同师兄喂喂仙鹤,打扫昆仑墟上下。偶尔也想为他们做顿饭菜,只是数次险些引起大火,师兄怕我烧了昆仑墟,便不准我再靠近那灶房了。
让我忧心的是师父身子并无很大起色。经常能从房外听到他低沉的呛咳声,虽已经压低了声音,隐忍着。可我的狐狸耳就是那么灵敏。前段时日折颜也来过。带了丹药,劝慰着闭关好好修养。可他总是对我说“不急,为师已无碍。”但我知道,总这样下去也不可。
躺在房中睡意全无,忽然想起师父酿的酒还没尝过。起身去了酒窖。拿起一坛捧在手中却舍不得喝。这一坛坛都是他亲手酿制,又独自封存,摆在这酒窖等着自己回来。每坛酒里都是满满的情意。自己怎么值得他如此深情相待。想到此,泪一点点滴落,打在怀中的酒坛上。
“为师酿的!当初你说要回来,怕这里的酒不够你喝。”忆那日他和暖的笑颜。和眼中期盼的神色。心中更是酸楚。
这些年,一直等我回来对吗?等我回到身边喝下你亲自酿的酒。可我却无知的让你越等越伤心越等越无望.....
十七今日定要好好品尝,不辜负了师父的心意。抹干眼泪,打开酒坛细细品味。一股暖流沁入心底 。
“师父的手艺真是不错。比那老凤凰酿的还好喝!”温香醇厚,一点不烈。不知不觉中这一坛已见底。酒瘾正盛。又不舍得再喝师父酿的,如此好酒要慢慢品味,一次喝多岂不糟蹋。便从别处又拿了一坛。豪饮开来。不一会,醉意慢慢袭来。不知是两种混淆的原因,还是好久不饮,她 青丘白浅竟然也变的如此不胜酒力。
记得师兄说过,师父在昆仑山某处也种了一大片桃林 。今天甚是高兴,喝了师父亲手酿的酒,更要看看他亲自种的桃林。施法一股青烟朝昆仑墟外飞去。
终于在靠近山顶处看到那一大片粉红。落下云端,置身其中。原来师父在此设了仙障,保这里四季如春,桃花才开的这般旺盛。散开神识,仔细感受这里的温暖清新。虽自幼经常在折颜的桃林,喜欢那里满林花香。可她却更加钟意这儿,仅第一次来,却给她非常熟悉的感觉。有师父留下的气息....家的感觉。神游间仿佛看到他在这里耕种的身影。飞身躺到一棵树杈上。微笑中缓缓闭上双眼:“嗯!有师父的味道!”仿佛墨渊就在身边一般安心的睡去。


清晨,没有如常看到小十七来为他换上桃花,心绪有些失落。不多时又见衫来为他沏茶 。胸中更是烦乱不安。
“十七呢?”实在忍不住便开口问道。
“师妹一早就不在房间!”每日都是她早早就起来了。今日不见就去房间唤,却发现她好似很早就离开了。
微微蹙眉,没再说话。
这便是离开了吗?不告而别!早知道会有这一日,他们只是师徒,她不会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可没想到这么快.....幸福很短很短,等待却漫无天际。渐渐愈合却又被撕裂的心,鲜血淋漓.....

抱有一丝希望,来到她的房间,果然气息已淡,应是昨晚就已经离去,当一切都已落空,他顿感全身无力,跌坐在榻上。抚着冰冷的床褥,黯然神伤。终归还是走了!胸口隐隐约约的痛楚渐渐袭来。

白浅醒来时已过正午!这回明白什么叫喝酒误事。极速赶回昆仑墟。
“师妹?我还以为你回青丘了.......”看到白浅匆匆归来,长衫问道。
顾不得与师兄耽搁直径跑到师父房中,却见空无一人,便又去后山寻了一番。失望的回到自己房中,却见到墨渊。
四目相对!瞬间,一眼万年。他们互相寻找着彼此。他来这里寻她,以为她悄然离去,原来不是......一颗失而复得的心充满悸动。
她也到处在寻他。焦急万分,怕他担心自己,怕他为自己离开而伤心难过。
就这样,在沉沉的对望中双双热泪盈眶。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波澜,投入为她张开的臂弯。紧圈在腰身,泪落在他的颈间。
他也收紧自己的手臂,将她狠狠的揽在身前,仿佛要揉入自己的身体。良久,难舍难分。


“以为你不告而别!”墨渊在她耳边轻轻道。人仙神都有执念。品阶越高,修行越深 反而看得越淡。而他感觉自己的执念比凡人更甚。曾经看淡天地万物,生死轮回。如今却为一人患得患失。他没有觉得不值也没有后悔为她倾心。只恐自己的这份执念成为她的负担,至此永永远远逃离自己。
“我昨夜去了师父的桃林。”依然这样抱着,不想放开:“那里很美,十七...不小心睡过头了!”
“喜欢吗?”这桃林就是为她而种。“修一间木屋,闲暇时去可那小住!”见她没有放开自己。刚刚的阴霾一扫而空,脸上露出暖暖得微笑。
“那是极好!且师父要一同去。十七要在那里听你弹琴!我们一起赏花!一同醉酒。”这样美的画面一定要有他在。
“一起.....”是啊!听她描述仿佛身临其境!太美好了!

温馨相拥许久,不愿分开,若能这样一生相伴该有多好。可如今他的身子。想到此又担心起来。
“师父闭关休养吧。十七留在昆仑墟,哪儿也不去!”
“为何这么急?不想师父陪伴吗?”微微拉开些距离,手扳着她的双肩,面对面,他要看清她的脸。
“这样是能长长久久陪在十七身边吗?”白浅看着他。多次求他闭关调养,每每都是拖着,万一身体子垮了!她不敢想。
焦虑委屈种种情绪积在心底。眼中泪越续越多:“师父可知道徒儿日日担心吗?经历七万年前那次....”再次紧紧抱住他,心中酸楚,若水河畔的记忆又回到眼前,泪夺眶而出,声音也跟着颤抖:“我只是怕了.....不想再失去.....真的不想....”
每句话都印在他的心上,原来她还是如初般在意自己,有了夜华后,他以为他们之间就疏远了,亦为此心痛,心碎过。如今还能听到她这样说,整颗心也跟着暖了。
是啊!当初他的离开,让她吃了多少苦!日日剜心之痛,还在青丘躲了七万年。如今怎能忍心让她再为自己担忧。
“我..答应你!”心疼她的泪,轻轻为她擦拭:“不要哭了!”
“真的?”充满期望的看着他。
墨渊点头。
“真是...太好了!”不知是不是喜极而泣。 眼泪越来越多。说话竟也语无伦次“我会安心等着师父出关,到时候,咱们一同回青丘!十七传位后咱们再一同回来!”这算是承诺吗?她不会表达,应该算吧。
温柔的抚着她的背。点头答应。





夜里墨渊依旧在莲池边为她抚琴。想起今晚过后他要去闭关。这一别也许是十天八天,也许是三年两年!心里就万分不舍,挪到他旁边俯下身,枕在腿上,贪恋临别前的温存。
曲终。墨渊轻抚白浅。亦是不舍离去,就这样,无声相伴却胜过万语千言。天色已暮,二人依旧如此。只想时间停留于此刻也是好的。瞬间即为永恒。永永远远相依相偎。永永远远不...分...离!
许久,听到白浅沉稳均匀的呼吸,知她已睡沉便轻轻抱起。仰头看着阴沉的天色,这里夜间寒冷,经常会下雪。宠溺的望着怀中人:“你若在此睡上一夜,明日定变成一只冻狐狸!”微微浅笑欲送她回房。
短短路程却走了许久, 且越来越慢,终于在房门前停下脚步。并未送进去。反而转身将她抱回了自己房中。为榻上的人儿轻柔的掖好被角。今晚陪着他就好。握起手覆上自己脸庞。
“师父!”白浅朦胧中以为还在后山。摸索着再次枕上墨渊的腿。手臂环上他的腰,继续沉沉睡去。望着她的睡颜 ,心暖的融化一般。面上露出清风般的浅笑。

2017-09-18 01:25, 11楼

第八章

一晃间!师父已经闭关数日了。还记得那日早上送他去后山,一路无言。来到洞口我们面对面相视了很久。纵有满腔心里话,可到了嘴边却无从言起。拉着我的手环在他腰间,又抱紧我:“照顾好自己。 ”话不多,却暖暖得沁入心脾。我点头。
接过为他准备的一盒丹药。向洞中走去。却又在进去前回过身,深深的看着我再次说出:“等我!”
留下这句话,便消失在了眼前。
望着他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上次的“等我”十七不明白其中深意。让师父千辛万难赶回来却落得满腹惆怅。这次定不会......

接下来的日子,早上依旧给师父房中换一束桃花。然后陪师兄打理昆仑墟日常。到了下午便来到后山带上几本书,坐在师父闭关的洞口。不需要说话,为的是让他感受我的气息。便可安心。每日总要呆上几个时辰 就这样,日复一日。我一点都不觉得孤独,因为他就在身边。我们虽见不到,但心不曾分离。
又是两个月过去了。那天我做了一个梦。没错!是夜华。我脑海中对于他的记忆已逐渐模糊。仿佛前世般存在。如不是这次梦到,我已经将他遗忘了。梦中......望着他的脸,我满心的悔恨。悔的是,他在青丘等待的那七日,如果我愿见上一面好好讲清楚。也许....他还会思及团子年幼,不会走的那般决绝.....
醒来后一直问自己,如果没有东皇钟一事,会原谅他吗?还会同他成亲吗?答案昭然若是,也许会原谅,毕竟他有他的不得已,缘起缘灭也只是我飞升的一个情劫。但不可能再与他一处了。爱过吗?于素素时吧。于白浅....只不过是在恢复记忆后的不甘心罢了。他走后我确实是满心的愧疚,一直认为是自己的决绝将他逼死。所以才会将这悔恨认作情殇万般放不下。现如今...这些年过后也淡了 也忘了。
因为心满了,再也装不旁的人....或事........
思及此处,顿时觉得心中豁然开朗。

转眼间师父闭关近半年了。看着这昆仑山的龙气日益渐盛,便知道他身子已无大碍了。我依然日日午后去陪伴。且今日尤为高兴,只因出关之日不远了。从酒窖取了两坛酒,坐在洞口细细饮来....
朦朦胧胧中,感觉师父抱着自己。很开心,终于梦到他了。不愿睁开眼睛,怕醒来他便又不在。这种感觉极好,摸索着环住颈,感觉他温热的气息。真好。寻着气息便找到唇轻轻的吻上去!嘻嘻,感觉他身子一僵!梦里的师父原来是这般羞涩!他的反应勾起自己更大的兴趣,反正在梦中,放纵一次又何妨?捧住脸不让躲闪,加深了这个吻,从轻啄到缠绵辗转,慢慢的感觉到了回应,她便更加大胆,舌尖探入口中,寻着他的舌相互交缠,轻咬、吸吮。无限柔情。直到吻累了,才又靠到他肩上沉沉睡去:“师父.....等你这么久....就当这是.....奖赏.......。”
一翻深吻过后,墨渊轻喘。抱着她的手都在颤动,身心荡漾后无力感,使得他走路都感觉不稳 !刚刚发生是那么的不真实,又是那么真实。这一切等的太久,又来的太快。
把她抱回自己房中盖好被子。望着日思夜想的女子,在微露的笑容间湿润了眼眶。俯身轻吻额头。她刚刚唤的是自己,内心激动不已。也庆幸,还好!这次他不再是替身!

黄昏

睁开惺忪睡眼便看见墨渊,他面带微笑看着自己眼神充满温柔。
“醒了?”轻轻整理她额前碎发
“师父出关了?”瞪大眼睛瞬间坐起,感觉一阵头晕目眩。低头扶额。
墨渊抬手覆上她额头。一股仙气缓缓注入,细数化解了她的不适。
“师父的酒,不好喝?”许久没酿过酒,兴许手艺退步了。
“师父酿的酒自然是极好的,比老凤凰的还好喝!”白浅赶忙解释:“只是如此好酒。徒儿舍不得多喝!”
“师父再与你酿就是!”宠溺的看着她似笑非笑:“不可再与旁的酒同饮,混淆之后太烈!”
怪不得,这两次!啊!.......我是如何回来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师...师父.....,十七....酒...酒醉后.....可有......?”吞吞吐吐,不知怎么开口问。
“无妨!只是找为师讨了些奖赏!”
“.........”完蛋了。丢死人了。
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师父,徒儿忘记喂仙鹤,晚些时候来看你!”
留下墨渊一个人,摇头微笑!

2017-09-18 01:27, 13楼

第九章

自从那日过后,白浅墨渊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
白浅眼中的师父爱笑了。会给自己一些小惊喜。像那日忽然在她发间叉了一枚桃花簪,对她说:“师父为你雕的!”引的她面颊烫了一晚。
饭桌间,她手中的碗里堆满墨渊给她夹的各式菜。看着师兄异样的眼神,师父竟然没发现一般,继续着。常常是这般景象:她红着脸低头猛吃,他却一直往她碗里送。一旁的长衫莫名其妙,一头雾水!
后山,白浅托着下巴,看着眼前在为她弹琴的墨渊。他的琴声与以前意境也大大不同,如清风明月一般时而温柔时而缱绻。
感觉到小狐狸一直看着自己,抬头对她浅浅一笑。
狐狸看痴了 师父真是好看啊投来的笑容也令她如沐春风一般。棱角分明的面颊,直挺挺的鼻子,剑眉星目,还有这一双薄唇.....想起那日,不禁的吞了吞口水!
“这般盯着为师傻笑!可是想起什么?”起身闪到她眼前。既要看,就给你看清楚。
“没!不是!”刚要解释,他...已到眼前,不敢说话,屏住呼吸。
唇轻轻的印上她的。闭上眼,陶醉其中。
自从那次后,他早就想这样了,只是怎么也是为人师,有些放不开...日日等着小徒弟...可是,无论如何她再也没主动过。今晚见她一直盯着他出神,而后目光有落在自己唇上。可是有想起那天......?不禁心神荡漾。终于忍不住了,直接过去,吻了她。自己不主动些,等她,怕是要再去闭关半年或者将她灌醉了。

2017-09-18 01:28, 14楼

第十章

同师父相伴,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离开青丘已三年有余。算着也该到了小九继任的日子。这丫头从小跟着自己,如今也成为一代的青丘女君。做姑姑的由衷欣慰。也很庆幸,有了她,才能如此逍遥的陪在师父身边。小九,谢谢你!
这次回青丘,有师父陪伴,心情格外开朗,记得上次与他一起外出,还是七万年前参加灵宝天尊的法会。这次为了让我开心,我们提前两日动身,说是先去老凤凰的桃林做客。
这日,我们一早就离开了昆仑墟,来到桃林时正巧四哥,小九都在,很是热闹。
“姑姑!”许久未见白浅的凤九跑上去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们家小九越来越漂亮了!”这些年不见,还挺想这丫头的。白浅想着。看向白真。也好久没见过四哥了。
“小五,四哥好久没见你这般气色,看来昆仑墟真是修身养性的圣地!”白真打趣!见她此般状态自己终于能放心了。他这个妹妹的性子也只有墨渊能压得住。
“四哥!你莫要取笑我。”白浅偷偷看了墨渊一眼,微微低头有些羞怯,总觉得四哥话里有话!越想越不自在,便拉着小九去一边闲聊去了。
桃林中白浅与凤九白真这些年不见,闲话家常。与白浅讲讲这些年的三个哥哥和阿爹阿娘。
折颜则与墨渊一同下棋。
“你与小五.....”一子落定,折颜抬眼看向墨渊。
“甚好!”墨渊浅笑,垂目看着棋盘。准备落子。
折颜摇头轻笑,他这个一同长大的兄弟,四海八荒闻名的战神也会有这般羞涩的神情!小五啊!你真是让我这老凤凰开了眼了。
随后二人便凝神下棋,未再多讲....
晚间,凤九烧了一桌饭菜。折颜取来他的桃花醉,五人一同共饮。
“折颜!你还有如此多的存货吗?”白浅记得都快喝光了他的老本。
“自然没有,都是这些年的新酿。你啊!这喝酒的本事我也是服气!只怕昆仑墟的酒也被你喝的差不多了吧!”边说边看向墨渊。
“怎会?师父也与我酿了许多!”
“哦?”折颜笑了笑,侧目看向墨渊:“小五好福气!战神酿的酒可不是一般人能喝得到的!”
白浅一怔!自己怎能讲话如此莽撞 ,竟给那老凤凰调侃师父的机会。怯怯的望向墨渊。
墨渊怎好意思,故作镇定的饮上两口,未接话,也未曾抬眼看他们。
白真看着这些人神情,心中感慨小五终于嫁的出去了,微微一笑,心中明了,不用开口。
凤九却心中难过,不曾注意这些细节。酒过三巡,醉意正浓。不久,竟然啜泣起来。
“小九!”白浅很是心疼,轻拍她的背安慰。
凤九哭诉“姑姑也曾尝过相思的滋味!可能理解小九?明日我就要接任女君...以后就不能再去太辰宫了!可我放不下,真的放不下!”越说越伤心,扑到白浅怀中。:“我们青丘女子认定一个人便是一生一世!就像姑姑与太子殿下....”
“小九!别再说了!”此话使白浅万分惊诧,即刻打断了她,一时担心的看向墨渊。
“小九你喝醉了!”折颜说着也同时看向墨渊。
墨渊眉间微微一蹙,面色黯了来,缓缓放下手中杯子,独自起身离去。
白浅起身欲追,却被凤九紧紧拉着:“姑姑!小九不愿做女君 ,
更不想日后见不到他!”是啊!若是以后见不到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人该有多伤情,她如此年纪竟经历这些。
想着自己,再想想小九!既羡慕又同情。羡慕她小小年纪就能认清心中所爱,少走了这些弯路,而自己呢?混混沌沌绕了这些弯子,才看清自己的心在何处。的确!青丘女子认定一人便是一生一世!还好自己没有错过。同情她,爱而不得。终究是没有缘分在一起。而自己所爱 所念的之人就在眼前。
白真过来解围,接过醉酒的凤九!给她使了眼色!白浅起身迅速朝墨渊消失的方向追去!


一路过去。终见他负手站在湖边
......夜色之下,他矗立在那处,身姿挺拔,可背影却是那般的落寞孤寂,清冷得让人心疼。慢慢靠近,来到他身后。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解释:“师父.....”
他僵直的身子一动不动,没有回答!令她心中酸痛,刚刚小九的话定伤了他,伸手环在腰间。感觉他全身紧绷冰冷,不知怎么安慰,只能柔柔的,深深的这样抱着他,将脸贴上他的背。
墨渊努力的压制着即将崩塌的情绪,不明白为何会这样?不是早已知道夜华的存在....不是不介意这些吗?只愿她能长伴在身边就满足。可如今.....他为何会如此难受?五内焚烧般的痛楚...是啊!认定了便是一生一世!如今他算什么?有什么资格伤心?于她来讲自己不过是授业的师徒情份罢了!思及此处心更是痛的四分五裂!
感觉到她来了。没有力气继续往前走,连说话的力气都失了!他不想这样,怕吓到她。可是却控制不了。



许久,墨渊叹了口气!抬手轻轻的覆上白浅的手。“我...没事!”
知他心中难受,却还如此说,她更是心疼。绕到身前。见他目光中难掩的惆怅,整颗心都揪起来。轻抚他的脸,想安慰。
墨渊反握住她的手,沉沉的凝视,瞬间....低头吻了下去。本来努力平复的情绪,却在她这般温情的抚慰下,再度崩塌。这一吻深情而霸道,仿佛耗尽所有气力要燃尽彼此,又好似绝望中最后的挣扎。
被突如其来的吻惊了一下,她心疼这样的师父,爱惜这样的墨渊。片刻便也缱绻的回吻。辗转柔情,互相纠缠!慢慢的呼吸困难,却不舍得离开他的唇。头晕目眩中双手再度抚上他的脸,却感觉到指尖传来的湿润.........

桃林中,白真安置好睡去的凤九。走出木屋,看到正望月独饮的折颜。
“你在想什么?”坐到他对面,自径也举杯陪他。
“经此一番,不知二人又会怎样。”他挂心的不是小五,而是墨渊。他这个兄弟性情他最了解。太爱忍,什么事都放心里。就怕他苦了自己。
“他们有的是时间好好谈,你在这急什么!”他怎会不了解,他这妹妹虽能言善辩,可讲起情话就一窍不通了。但这种事谁也帮不来,能不能说开,只能看他们自己了。白真到是不担心,墨渊定不会欺负小五。
“可这....!”
“放心吧!”看折颜定是挂心墨渊,只好拉他与自己下棋去,免得听着他唉声叹气!



湖边,结束这炙热的吻!白浅也是满眼泪痕。一阵眩晕的靠在墨渊胸前。拥着他;“师父!”
“嗯!”他静静的看着湖面,若有所思。什么四海威名上古战神于现在都毫无意义,在心爱的女子面前他不过是同样渴望被爱的普通男子。
“小九说的对!我们青丘女子一生只爱一人!只是以前十七于情事甚是愚笨。看不透自己的心。”白浅说着!是的,她多么的愚蠢啊。以前不知自己本心,到底喜欢的是谁,此生想要和谁在一起。只要有人说思慕自己,再加上一些感人的情话,她便一味的就会认为,那个人便是自己心中之人了。当初的离境就是这般。后来...做为白浅与夜华开始的时候,也有这种情绪。如今才知,感情之事并非是一定要有来有往,如你给我个桃子我回你个枇杷这般的简单。一旦真正爱过,才会知,那个人将永永远远住进你心里,至此以后谁也挤不走,也代不了。
看着眼前的墨渊,许是自己早在七万年前便已爱上了他,只是掩盖在对师父深深的崇敬之下懵懵懂懂而不自知。或是他四海八荒令人敬仰的身份,使得自己都不敢妄想。这种莫名的情感被生生压制,强迫自己从此淡忘。一直到那天,从折颜口中她才知道,原来师父竟是倾心于自己的。震惊之下,万般痛心,心底压抑了几万年的心绪才如波涛汹涌般席卷而来。原来 ,她爱的一直都是自己的师父!墨渊!
抬头看向墨渊,抚摸他的脸:“如今我终于知道自己的本心,我爱的是你!”终于说出压抑多年的心意,掩盖不住的激动,热泪涌出,声音也变的颤抖:“须臾这数万年,我爱的原来一直都是你....墨渊!”
墨渊百感交集,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心潮澎湃,欣喜若狂;任何词汇都无法形容出他现下心情。一颗失落无望的心得到最大的慰寄,几乎让他喜极而泣。
以前之所以孑然一身十数万年,不是不懂情爱,而是怕爱了不能自拔。不是怕爱了不能自拔。原是还没有遇到她。
点击数621,顶贴数48,本页字数23626,总字数278734 墨白渊浅吧,粉红熊熊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