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岁中年少女被迫成为家庭的顶梁柱,且行且反思

[目录] 艾叶子公主 @ 生活那点事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21-02-01 11:39:44 , 0楼

  哈哈哈,为了有个吸睛圈粉的标题,还是决定再重开一帖。

  本人80年年头出生的,三线城市贫民家庭出身,目前居住在老家县城,已婚育有一女11岁。老公四年前糖尿病并发症导致视力低下,基本失去经济能力,一贯优哉游哉的中年少女被迫独立养家。2个月前老公又确诊了舌癌,动了两次手术后仍在住院治疗,由婆婆陪护。

  楼主的婆家极其奇葩,婆婆是个心里极度阴暗、有被害妄想症、接近精神分裂的老太婆,十几年来对我恨之入骨,发过很多次疯后,近几年已经完全不通往来。但最近由于老公生了这么严重的病,又不得不有所接触,于是老巫婆又开始发疯了。老巫婆还有3个女儿,大女儿因为是公公的前期所生,跟她感情较差,暂且不表。另外2个女儿是双胞胎,刚好50岁。二女儿给个外号叫“疯二姐”吧,得乃母真传,心理扭曲加上不可一世,恰似她妈养熟了的一条母狼狗,一声令下就乱吠乱咬。三女儿叫“泼三姐”吧,人品我猜测不算特别坏,为她弟弟和父母也做了不少事,她妈不挑拨的时候,也试着对我友好过。但是只要她妈随便一挑拨,也是分分钟变泼妇,不分青红皂白开撕。所以,这时常切换丧尸模式的一家三口,我真是一点都不想惹,绕着弯走。

  其实早在五六年前,因为婆家的挑拨,老公对我也产生了很多怨气,我跟老公的感情已经越来越差,在老公生病之前,双方都萌生了离婚的意图。如果老公没有生病,生理上是个健康人,估计我们的婚姻早就结束了。但正因为老公的病,我不能再把他作为一个配偶来要求,也不能在这种时候离开他。无论如何,我们曾经有过感情好的时候,他也曾经为这个家庭付出过,虽然这几年他对我非常不好,但现在他的身体状况这么不好,心理上又这么需要我,我还是应该尽我的能力给他一些温暖和慰藉。

  楼主的原生家庭也一言难尽。我妈善良、热心、无私,虽然不太精明能干,总体上是个好妈妈。只是年轻时特别贪玩,母性觉醒得比较晚,在我小时候对我比较粗养。但我爸特别特别冷漠自私,很像《都挺好》里的苏大强,没有儿女心,只想着自己,直到现在也是如此。

  楼主的前三十多年,更多地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想问题,受不得委屈,容易偏激计较。近几年慢慢愿意反思和换位思考,自己觉得成长了很多。通过这几年在天涯发帖记录,收获了很多真情实感的涯友,大多都是同龄人。接下来的岁月,我会继续在这里如实地记录我的生活,也会来听取大家的意见、建议,成为更成熟通透的自己。

2021-02-01 16:36:33, 11楼

  楼主今天虽然一个人在办公室,但是任务很重,已经完成了今天的KPI,下班之前还可以写一段。

  我现在在一家国企子公司办公室上班,部门有4个人,部长郎朗跟我同龄,我是副部长,同事阿乐39岁、小芳25岁。这个小芳,是个超级bitch,我在职场上遇到的最阴狠贪婪、不择手段的黑心人,年龄还这么轻,心就这么黑,让人叹为观止。我们共事了三年,这个小芳,把我们办公室搅得乌烟瘴气。但因为她隐藏很深,我们也是去年10月份开始,才怀疑到她头上来,慢慢抽丝剥茧识破她的真面目,直到前几天无意中看到她的微信聊天记录,把她锤死了。

  于是郎朗、我和阿乐三个人,合计着必须把画皮小芳的真面目揭露给被她伤害过或者即将伤害到的人们,制定了一套捉鬼计划。今天郎朗和阿乐跟一个被画皮芳蒙骗了的男同事一起出差,已经完成宣讲。我则单独约谈了一个最近被画皮芳蒙骗的女同事,并且又跟我们的直管领导继续交流了画皮芳的劣迹。(画皮芳的龌龊事,郎朗一个月前已经报告给直管领导了,但是聊天记录这件事还没来得及细说,所以今天我又进行了补充。)

  按计划,我们还要继续渗透四五个关键人物,看能不能镇住这只妖孽。

2021-02-02 00:05:52, 14楼

  本来睡着了,被阿乐一个电话打醒了,又嘚吧嘚吧了好久,开展了为时一个小时的打鬼行动成果交流。她向我汇报了她和朗朗向男同事容哥的宣讲情况,以及另一名男同事小优提供的新鲜情报(小优跟画皮芳在同一个分公司共事过一年,说早就知道画皮芳不是个好东西。)我也把我今天约谈的情况详略得当地进行了汇报。

  朗朗因为今晚难得有机会开展她最感兴趣的砌长城活动,没有加入交流。

  虽然我本身不是一个很爱八卦的女同志,但是画皮芳这朵黑心奇葩确实震惊了我的三观,对于捉鬼行动,我简直是充满干劲,带着隐隐的兴奋。请相信,虽然我有点嗨,但我真的不是一个爱八卦的女同志。

2021-02-02 10:48:49, 15楼

  为什么要弃掉以前的老帖子,是觉得现在的心境又有了许多改变,以前有些言论有失偏颇。翻看了老帖子,把一些初心未改的记录段落搬运过来。

  话说,我在翻看的过程中,居然找到了2018年,就是画皮芳在郎朗面前坑我的蛛丝马迹。生活果然需要记录!

2021-02-02 21:41:12, 19楼

  今天姨妈来了,必须记录一下,因为她时常闹别扭。

2021-02-02 21:53:29, 20楼

  不得不说,捉鬼给平淡的生活增添了莫大的乐趣,每天忙于侦查画皮的犯罪行为,还时不时要交流、总结、复盘、拉新,有滋有味的,我连追星都没时间了!都好久没有关注我的小爱豆了!捉鬼丧志啊!

2021-02-02 23:49:40, 22楼

  一个多月前买的爱豆周边台历今天到货了。

  

2021-02-02 23:50:36, 23楼

  女儿的新床价廉物美,还长着两只猫。

  

2021-02-03 10:17:02, 24楼

  这两天睡眠不太好。

2021-02-03 19:20:45, 25楼

  今晚破功了,吃了好大一包饼,还吃了卤牛肉。

2021-02-04 00:10:50, 27楼

  年前其实事情不多,但是每天捉鬼重案组花太多时间复盘拉新了,晚上三四个小时电话会议,又因为精神兴奋,睡眠很不好。——又困,又睡不着。

  MD,画皮芳到处乱造谣,把我塑造成了一条阴狠毒辣的眼镜蛇。气死我了!幸好画皮芳跟我老公家的老巫婆互不相识,要不然老巫婆一定跟她一拍即合,双剑合璧终结我窦娥的命运。

2021-02-04 00:32:18, 28楼

  画皮芳刻画了我们公司以下人物形象:

  阴狠毒辣、为上位不择手段、跪舔上司、陷害忠良、两面三刀、爱嚼舌根扯是非的楼主我;

  刚愎自用、虚伪自私、贪得无厌、官僚主义、滥用职权、欺压下属、享受跪舔、爱嚼舌根扯是非的朗朗;

  愚蠢自私、冷漠无情、能力低下、懒惰散漫、贪小便宜、行为不端的阿乐;

  猥琐油腻、小气贪财、见钱眼开、好色下流的上级公司某小领导;

  愚蠢懒散、能力低下的男同事容哥;

  水性杨花、见人就想撩、行为不端、自命不凡、脾气暴躁、不识好歹、全世界都要围着她转的24岁小姑娘里美;

  还有极其愚蠢的阿柄、自私推诿的大花、斤斤计较的阿雪、以自我为中心的小红……

  全都是她凭空捏造,把每个人的形象往死里黑。

2021-02-05 14:52:32, 34楼

  捉鬼行动进入高潮,今天朗朗已经告知了画皮芳的堂姐夫——我们的未来总经理曾总。据朗朗说,曾总很生气,说思考两天后妥善处理画皮。

2021-02-05 19:38:28, 35楼

  本来昨天打算中午给老公送一趟吃的,在超市买了糖尿病人专用食物,网购的营养粉也到了。但是没去成。说好今天去又临时加班没去成。

2021-02-05 19:46:48, 36楼

  所以我已经5天没去医院看老公了。今天阿乐拉我进了一个同事小群,约了明天中午搞活动,做美甲、打牌。所以我明天一定得起个早床去看老公,不然他要以为我把他抛弃了。

2021-02-06 22:38:56, 38楼

  目前为止收到的过年礼物。

  

  

2021-02-07 09:01:20, 39楼

  昨天,画皮芳的堂姐夫曾总邀请朗朗和另一位直管女领导博姐一起到他家去,跟他老婆,也就是画皮芳的堂姐说画皮芳的事,朗朗把容哥也请去了(容哥就是曾经被画皮芳迷惑、对她特别好的那位男同事,是从上级公司调过来的,跟上级公司很多人很熟,为人较为正直仗义)。

  晚上朗朗跟我“汇报”了情况,说画皮芳的堂姐哭了,觉得五雷轰顶,后悔给老公惹来一个这么大的祸。还把画皮芳的堂嫂也约了过来,一起复盘。(画皮芳是外地人,本地亲戚就是这两位堂哥堂姐,她跟堂嫂也走得比较近。)原来堂嫂早就觉得画皮芳不对劲,以前提醒过堂姐。她们说都不知道画皮芳在本地住在哪里,晚上经常住在不同的地方。还说可能是家教问题,画皮芳的妈妈为人就不好。

  他们最后商议后的结果,一种处理方法,就是引导画皮芳调到外地兄弟公司,重新开始,但是待遇肯定不如现在,估计画皮芳不会服从。另一种处理方法,就是还是调至原本要去的那家本地平级公司,换个部门。但是这家本地平级公司的总经理是深谙画皮芳人品的知情者,坚决拒绝接收。所以有可能画皮芳还是会赖在我们部门。

  画皮芳昨天拼命约公司的人,前后约了十几个,都不敢搭理她。就是不知道她还能坚持赖在这里多久。

2021-02-07 17:06:47, 40楼

  画皮芳一时一个主意。我们办公室有个4人小群,她昨天晚上可能是火气上头,自己退群了。刚才居然又说,她换新手机,系统出问题,所有的小群都自动退出,还莫名其妙删掉了很多好友,要阿乐把她重新拉入群。并且同时私发信息给朗朗,用同样的理由申请入群。

  但是朗朗发话给阿乐说坚决不可以(我也觉得不可以),同时也回私信拒绝了画皮芳,说原来的4人群已解散。我们另外有一个5人群,加了我们上级主管领导的。朗朗就说以后都用5人群,只谈公事,不闲聊,要闲聊私信。

2021-02-07 20:46:38, 41楼

  有些烦躁。每天上班要面对画皮芳,真是很烦。

2021-02-08 00:40:48, 44楼

  真的是个厚皮芳了。每天看到她都特别烦。

  这每天精神状态都好累啊。今天晚上朗朗打电话给我,商量把画皮芳的职级降一级,调到另一个部门闲置。我挺赞成的,不然赖在我们部门可太烦了。

  我昨天去看了一趟老公,送了些吃的给他。护士说他伤口有真菌感染,精神状态不太好。但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令他精神状态好一点。

  朗朗说了好几次要我做好接部长的准备,且不说这话有几分可信度,但我真心不想接什么部长,就只想做好自己现在的事就好了。我明明是一片冰心在玉壶,但如果因为歼灭画皮芳的事而获得了任何利好的话,我总担心旁人会怀疑我动机不纯。——再说我是真的对当这个部长没兴趣,因为我懦弱又不勤奋,不是个当领导的料子。如果真当部长,要多操好多心,尤其是接待那一块,我特别不喜欢。我宁可钱少一点,做个技术宅。

  最近烦得都失眠了。

2021-02-08 21:36:22, 45楼

  朗朗被曾总(画皮芳的堂姐夫)气坏了。今天下午6点多,已经是下班时间过了一个多小时,曾总部门有个员工打电话给朗朗,说有份函件需要盖公章,朗朗就打电话问我在哪,我说在地铁上,朗朗就说那她去一趟办公室算了。过了一会儿朗朗又打电话给我,气得哭,说片刻曾总的电话追过去打给她,问她阿乐在干什么,要阿乐马上回办公室等盖章,朗朗回答说阿乐在开公车送两位大领导办事;曾总就问我在哪,朗朗说我刚上地铁,曾总就咆哮起来,要朗朗喊我立刻马上下地铁回去盖章。朗朗觉得曾总是在借题发挥,就是借这件事发泄心中怨气(打狗看主人,揭了画皮芳的皮等于是丢了他的份)。

  朗朗于是暴怒,直接赶去办公室盖完章后,拒接了曾总三十多个来电。她说她要硬到底,坚决把画皮芳逐出我们部门,哪怕得罪曾总也不退让。

2021-02-08 22:25:25, 46楼

  补充一下,今天上午朗朗已经跟我们的直管女领导博姐一起跟画皮芳谈了话,就说她工作上有逾矩行为,不适宜继续在我们部门,要她选择调去外地分公司,还是调去生产部门。

2021-02-09 09:14:36, 47楼

  鬼故事:画皮芳今天早上来了办公室,还送一件旧衣服给我女儿。

2021-02-09 11:51:50, 48楼

  画皮芳的故事(一)《里美篇》

  画皮芳95年出生,现年25岁半,身高不到160,身材娇小,皮肤白皙,容长脸型,头发柔顺,睫毛很长,喜欢穿学生装,说话轻柔,看着很清纯秀气,人畜无害,比实际年龄显小。她平时与人打交道并不刻意显得谦卑,反而有点大大咧咧,却又在细微处显得很贴心,是一种介乎于绿茶和汉子之间的婊,让人完全意识不到她是装出来的。

  她很擅长与人搭讪,别人无论在聊什么话题,她都能与人搭上话,并且显得很有兴趣的样子,吸引你继续话题。但她又不是刻意很热情地说,只是适时插上一句,让你觉得她对你的话题是有兴趣的,所以你又完全不会觉察到她是在迎合你。所以慢慢的,只要是她蓄意想要拉拢的人,都会觉得与她相处比较舒服,愿意与她交往。这也是为什么画皮芳到公司来四年,与很多人私交都很不错的原因。

  本来哪怕这些都是她装出来的,也算是很大的优点,这种交际能力是很优秀的,用在正确的地方,就是特长。但仅仅如此,画皮芳还不能满足,因为善良、温暖、受欢迎的人还是有不少的,她要凸显她自己,成为人群中最闪耀的那颗星,所以她在拉拢的同时,使出了另一招——拉踩。

  当画皮芳发现身边有人势头比较好,或是在别人心目中形象很好的时候,她就不露声色地开始拉踩,抹黑这个人的形象。

  所以今天我说的第一个人物故事,就是我们公司不到24岁的小姑娘里美。

  里美的爸爸是我们公司的老员工,下面分公司的负责人,妈妈是教师,家庭条件较好,又是独女,算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大专毕业来到我们公司,因为跟很多老员工都熟悉,嘴巴也甜,对人又友善大方,很是受照顾。郎朗因为与她爸爸素来交好,一度想叫她来我们部门。我也对里美印象很好,在办公室美言过她几句。三年前,公司第一次搞年会,里美刚刚调到我们公司,在下面分公司办公室上班,我们部门要排节目跳舞,我当时重达150多斤,形象不适合,只有画皮芳和阿乐两个人撑不起一支舞,就邀请里美当外援,和她俩一起排练。画皮芳也是从下面分公司调上来的,在里美父亲当负责人的那个分公司工作了近一年,里美父亲非常照顾她,都一直叫她“干女儿”,并且里美在来我们公司之前就和她私交甚好,常有来往。所以当时画皮芳和里美看上去关系是很好的。

  几次排练过后,画皮芳开始吐槽里美了。因为当时我们办公室非常忙,她们只能利用下班时间排练,画皮芳就说,里美讽刺我们部门是假忙,为什么不能利用上班时间排练,而且因为定了下班时间排练,还因为加班改过几次时间,里美直接甩脸子发脾气,说早知道就不该答应郎朗来参加这个节目。郎朗当时非常信任画皮芳,听了这些话十分生气,对里美的印象变差了很多。

  过了一段时间,画皮芳又经常有意无意地在我们面前说,里美很爱到处加人微信,只要看到长得好一点的,或是有点职权的,就会主动去加别人的微信,去结交别人。画皮芳绘声绘色地说,有一个跟她关系好的、上级公司职能部门的人,还对她发牢骚说:“这个里美是个什么人?为什么加我的微信?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都不会理她。”画皮芳用清纯的脸,煞有其事地说出这番话,不好意思,我们三个人全都信了。后来又说过,里美总攀着上级公司人力资源部一个男的,跟他到处去玩、喝酒。说里美陪领导时往领导身上靠。这样的吐槽,画皮芳前后说过十来次吧,给我们不断加深里美是个爱到处撩骚、为了往上爬没有底线的姑娘的印象。

  里美是个爱交际、爱运动、享受生活的姑娘。我们是办公室部门,经常会组织文体活动,里美一般都会主动报名参加,我们也很欢迎,有活动消息都会主动通知里美。有一次上级公司组织合唱队,我们也鼓励里美去参加,里美报名并且选上了,因为要参加市里省里的比赛,常要抽时间去排练。画皮芳也报名了,但不知为何没有选上。她回来就跟我们说,自己是故意不想被选上,所以胡乱发音,还有很多唱得好的,不想被选上所以故意乱唱被刷掉。而里美是很想被选上所以刻意表现自己。这段时间,画皮芳跟我们好几次吐槽里美,说里美到处说,我们部门总是拖她参加这些无意义的活动,耽误她的工作。意思就是,里美明明是自己想翘班去参加活动,还要甩锅给我们部门。郎朗心里很不高兴了,就说以后所有活动都不通知里美了,随她参不参加。

  过了一段时间,上级公司组织马拉松,这次我们没有通知里美。但是里美看到群消息,主动报名了,画皮芳又讥笑说,这种比赛,上级公司都没人参加,不知道里美为什么这么积极,估计就是想借故不上班吧。但我们都没有怎么回应,觉得人家想参加就参加,只要不怪到我们头上就好。

  但与此同时,本来和我们部门每个人都很友好的里美,对我们的态度却悄然转变了,不再来我们办公室串门,也不再跟我们聊天。

  爆发点是在某一天晚上,画皮芳突然在我们四人小群里哭诉,她跟里美吵了一大架。说里美的直管领导评职称,要里美帮忙做资料,她好心好意去帮里美,里美还不领情,对她恶形恶状,甚至关上门不理她。我们当然拼命安慰她,在心里觉得里美太过分了。恰好这段时间里美也不太愿意搭理我们,我们与里美的关系也就彻底疏远了。

  后来画皮芳又特意去提醒郎朗,里美微信朋友圈屏蔽了郎朗。郎朗对里美的印象降到了谷底。

  公司组织体检,体检报告封好了放在我们部门,通知员工来领。画皮芳偷看了里美的体检报告,神神秘秘跟我们说,里美有盆腔积液,肯定不是处女。我们几个却不当一回事,说盆腔积液很正常,跟是不是处女没关系,再说都参加工作了,不是处女也正常。后来她画皮芳有几次一本正经地说,里美有幽门螺旋杆菌感染,会传染,却还在食堂吃饭不使用公筷,没有公德心,叫我们防着点。我们也没当一回事。

  后来里美交了一个条件很好的男朋友,官宣了,但不长时间后,分手了。里美特别难过,发了心情很糟糕的朋友圈,画皮芳特意截图我们看,言语之间幸灾乐祸。

  这几件事下来,我却对画皮芳的人品产生了怀疑,我觉得这样对别人心怀恶意,是不厚道的。

  后来画皮芳的黑心曝光之后,我们去找了里美复盘。里美说,画皮芳跟她说,我们部门三个女的看不惯里美,说里美不务正业爱玩,还打着我们部门的名义参加活动躲避工作,里美后来都不敢跟我们打交道了。里美跟画皮芳吵架那次,是因为画皮芳负责人力资源评职称这块的工作,她就来请教画皮芳,结果画皮芳全部故意告诉她错误的做法,导致资料被打下来重做。她就自己去上级公司人力资源部请教,画皮芳却跟过去,故意插科打诨跟别人聊天,打断别人教她,导致她费了很多功夫才做成这本资料。而资料已经收尾的时候,画皮芳却又假惺惺去帮她,直接跟里美的主管领导说,这本资料是自己出了很多力完成的,开玩笑要领导请客。里美有口莫辩,气得吐血。

  哦,对了,在里美与我们部门交恶之后,画皮芳还对郎朗说,在她调到我们部门之前,她原来的老领导,也就是里美的父亲,跟她说,郎朗这个人很霸道很虚伪,不好相处,要她注意点。郎朗非常信任画皮芳,加上里美的态度变化,听了这话之后深信不疑,连带对里美爸爸的印象也变得很差。这话后来画皮芳也对我和阿乐说过,用来佐证郎朗这个人品质不好。

  哦,对了,还有,画皮芳还坑了里美提职级的事,我已经累了,就不说了。

  光里美一个人的事,都能回忆一大堆。我、阿乐、郎朗的,就更罄竹难书了……

2021-02-10 01:34:37, 50楼

  但是现在情况不好。画皮芳的姐夫曾总很有可能在力撑画皮芳死赖在公司机关,想给她洗白。今天画皮芳来找朗朗谈话,全程狡辩,想带节奏诬陷阿乐和我身上无果后,仍然冷静自若,决不松口离开公司。

2021-02-10 08:34:13, 51楼

  这几天睡也睡不好,心里烦得很,过完年真的不想再看到画皮芳。但估计还有一场拉锯战要打。

  年终奖也很让人失望,有一项跟公司经营业绩相关的奖金比去年少了一万,我还以为至少跟去年持平呢。

2021-02-10 14:14:28, 52楼

  绩效工资加年终奖到账4.8万。我原本以为能有6万左右的。sad。

2021-02-11 00:22:57, 54楼

  今天我们把画皮芳的私人物品都清理装到了一个纸箱里,放到了生产部的办公室,并且电话通知新人开年过来报到上班,打算态度强硬,如果来年画皮芳还有脸过来上班,就不让她进办公室的门。

  真的真的希望画皮芳就此消失,再也不要出现了。

2021-02-11 00:43:54, 55楼

  朗朗是个眼睛里揉不进沙子的人,她以前对画皮芳这么好,一度要把部长之位交给她,画皮芳却完全不领情还暗地里背叛她,就冲这一点,朗朗就不可能再容得下画皮芳了。

  我和阿乐对画皮芳的人品嗤之以鼻,坚决站朗朗赶走她。恶人应该有恶报。或者至少远离我们的视线,不要再干扰我们的生活。

  经此一役,朗朗自不必说,我和阿乐的人品也会遭到怀疑,伤敌一千总会自损八百。但也别无选择。

  曾总固然是得罪了。但得罪也就得罪了,我们跟他没有本质利益冲突,最多也就是看我们不顺眼。割掉毒瘤就得留疤,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反过来如果为了怕得罪曾总就放任画皮芳留在部门,才会折磨我们。

2021-02-11 00:58:44, 56楼

  老公昨天出院了,今天晚上我带女儿去婆婆家看了他。伤口愈合得慢,他本人和婆婆估计都很烦,不停吵架。婆婆本来就是个很“啊岔”的人,脾气性格不好,动不动爱发脾气,今天也是暴露无遗。当然老公也不输她,舌头没长好也顾不上了,大吼大叫。(啊岔,本地方言,意思就是心眼小,爱挑刺,很容易生气和不满。)

  想想老公虽然自身也有问题,但成天跟这么个老婆子在一起暗无天日,也是可怜极了。所以我今天对他十分温柔,哪怕他偶尔对我发无名火,我也依然轻声细语,像哄宝宝一般。当然,他对我态度比对他妈好多了。但如果要长时间面对他妈那个疯婆子,我估计我也会成天崩溃。他妈今天也对我发疯了,还吼女儿,但我没理,女儿更绝,都没发现她奶奶吼了她。

  我给老公包了个200元的小红包,说是压岁钱,希望他平安顺利。毕竟是动了大手术,算是新生。老公欣然接受。

  年前本来想好了,假期要逛街胡乱花钱的,钱比预想的少了一万,感觉得省着点花了。

2021-02-11 12:43:15, 57楼

  一家四口的团年饭,我妈也整了一桌子菜,味道都很好!

  

2021-02-11 15:51:55, 59楼

  今天带女儿逛宜家,杂七杂八买了一堆。

2021-02-11 16:40:58, 60楼

  宜家下午4点打烊。我们一人吃了两个甜筒冰激凌,买了500块出头的东西。本来看中一个499元的双人沙发,想买了放到出租房,但没时间了,下次来买吧。

  

2021-02-12 18:06:51, 64楼

  今天吃完午饭出门逛街,在周大福买了一个黄金手镯,16.04克,7700块,配了一个2克多的小葫芦,1200多块。又买了一根细细的手链1900多块送朗朗,一共花了1万零800块。

  一直想买个金手镯或者金手链,我手腕粗,皮肤白,戴粗一点的黄金会好看些。

  
点击数132,顶贴数28,本页字数9958,总字数19683 生活那点事,艾叶子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