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攻文】冤家易结by无辜渣粮(司空重阳&韩雨辰篇)

[目录] 流枫仔 @ 粮食的仓库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5-07-24 21:30, 1楼



SK,女扮男装的嗜血暴君,性格扭曲的变态,黑道SIKO集团被雪藏二十多年的“皇太子”,司空重阳,又称SK,强势掠夺者。


“宝贝儿~~~游戏开始了~~~~”


韩雨辰,伪娘傲娇属性,金瀚方面的大少爷

2015-07-24 21:30, 2楼

chapter 1


这里是美国峡谷大道,这处地方因为远离繁华的市区,又道路平坦蜿蜿蜒蜒,所以被一些混混直接圈地做了他们赛车的跑道用。

已经到了晚上9点,越来越多的小混混都聚集过来,这个时候远远驶来一辆看起来像是WRC的赛车,让周遭的人群充满了口哨声。

一位穿着短皮裙的金发美女斜斜的靠上车窗,冲着里面带着头盔,面目都看不清的rider说,“嗨~~~帅哥~~~~要不要赌一把?”

头盔下,rider的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可以,赌注……就是美女一晚怎么样?”

那金发美女调皮的一笑,“可以,只要你赢了我,不然~~~这辆WRC可就归我了~~~~”

“Deal!(成交!)”

“Rain。”美女这样介绍自己。

“S.K.”

人群顿时沸腾起来。

沸沸嚷嚷的观众中间这时让出一条道来,走出来一位穿着比基尼,嚼着口香糖的棕发美女。这美女解下自己的一层文胸一抛,Rain与SK同时发动车子预热,在文胸落地时,只听发动机内的一声沉闷上扬,两辆赛车就消失于人群之中。

“OH YEARH~~~~~~~~~~”那美女边开边兴奋的呼喊~~~~~飙车飙的酣畅淋漓。

突然一个急拐弯,黑色WRC赛车一个完美的漂移,与这美女擦肩而过时,SK抬起头盔,露出了一双深含笑意的,邪魅而狭长的碧绿色眼睛。

两指在头盔的额际做了个既像问好,又像挥别的挑逗手势,SK驾驶着WRC擦过美女的红色雪铁龙,超过了一个车身位,直直的向前方驶去。

“FU^CK!”美女竖起中指。

2015-07-24 21:34, 6楼

chapter 5


这是一位手腕极其厉害的女人。在司空父亲一直躺在病床上的这二十多年里,这女人以最铁血的手段镇压住了蠢蠢欲动的各个势力,虽说其中有几位老人家出马,但这女人的能力也不容否认。

司空举步过去,一举一动之中自然流露出的雍容与魔性,往往会另心智稍有不坚的人迷失进去,但倘若此时有所把持,那么在对上那双碧绿的魔魅之瞳以后,便不知多少人要心折沉陷于此了。

童华燕满意的附在那双修长有力的手掌上面,神色间舒展开来,近似慈爱:“重阳,过两天瑞仪公司要在圣彼得酒店开办一次paty,你作为SK方面去出席吧。”

司空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是,母亲。”

天色还未亮,司空已经起床收拾好了。

推开训练室的大门,童华燕已经坐在里面了。

深邃的眼睛一扫,司空走进来,换了练功服走到场上。

“开始吧。”司空话刚落,已经有拳师一圈砸落到并不多么宽阔的背上。

“……”司空闷哼一声,低头啐了一口。

“继续。”紧接着,小腹,腿,胳膊都没有漏下。

这是他们这个世界里必须要承受的,抗击打训练,以免日后面对审讯的时候,轻易招供。

但有时,司空也会有所迷茫。因为那个她从有意识起称呼到大的母亲,总是非常喜欢出入自己的练功房,并且有时候……

“停手吧,我来。”童华燕开口了。

司空勾起嘴角。并且有时候,这个女人会亲自动手。

一鞭一鞭抽打在身上的刺痛逐渐麻木,司空居然还好心情的观赏起这个女人来。

都已经40多岁了,但保养的极其好,还像是自己记忆中初见的样子。

抽下来的力度毫不保留,司空早已经在心里估测过这女人的体力。

耐力测试做完,药浴一遍,司空开始了一天的课程。

没有去过学校,全部是由家庭教育。

从书本理论,到武力应用。

2015-07-24 21:36, 10楼

chapter 9
颀长的身子压进韩雨辰身上,一只手扯开了昨晚同样的短袖夹克,毫无怜惜的撕裂开其内的T恤。
“喂!混蛋……啊!”韩雨辰突然惊恐,但那深埋体内的指节却曲曲伸伸的惹来他阵阵战栗,“唔……”胸前又落下时轻时重颇具技巧的吻,激烈而强势的占有,技巧的挑逗,直接让韩雨辰脑子里云雾茫茫的。
“唔……啊……”随着一叠一叠的狂潮,韩雨辰终于到达了彼岸。
司空坐起身,碧绿的瞳仁里波澜回荡。韩雨辰无助的躺在沙发上,水雾的双眼还没有回过神来,夹克里的T恤和超短裙内的底裤已经全然被撕裂,整个一副被用强了的模样。
而事实上……确实是被强了╮(╯▽╰)╭
司空探出身子抽了圆桌上摆放的湿巾,优雅的一根一根擦拭着沾满水渍的修长手指,这般yin糜的姿态在她做来,竟是如此的赏心悦目。
韩雨辰视线回笼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样子的司空重阳。
愤恨的磨着牙,韩雨辰艰难的坐起来,然后拢着自己的夹克,夹紧双腿,好不让自己的秘密泄露出来。
“SK!别让我再看到你!”
司空扭过头来,韩雨辰条件反射的向后挪了一下。这动作让他一迟疑。等等!这不就是自己在示弱了吗?!于是他又硬撑着昂起首,用恶狠狠的目光瞪了回去。
“my girl~~咱们有的是机会~~”低沉而魔性的嗓音满含笑意。
说完这句话,这人就又像昨天那样,爽完了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混蛋混蛋混蛋!!!!”韩雨辰紧紧抓着夹克怒吼出声。
等尹晴赶到的时候,对司空的各种腹诽和谩骂就暂且不提了。
顺了一件衣服搭在韩雨辰身上,尹晴开口问:“雨辰啊,你怎么惹到那个恶魔?”
“怎么惹?我……”韩雨辰想了想,开始……貌似确实是因为自己垂涎她那辆WRC的赛车来着……
“咳……你都说了那是个魔鬼了,当然是他招惹我的!”
尹晴煞有其事的点点头,“有道理。”
理了理那头金发,见怎么着都理不顺了,韩雨辰心烦的直接将假发扯下来,露出来一头柔顺的中长黑发。
“好啦,愿赌服输,我已经穿了三天女装了。”
“少来!感觉和我们强迫你似的,看你那乐在其中的小模样吧~~~”
“那是因为~~本少爷突然发现,女装居然能将本少爷的美~~发挥的如此淋漓尽致啊~~~~”
“是啊是啊!万人迷行了吧~迷的招惹了个大变态过来。”
韩雨辰脸上一哆嗦,“shit!尹晴!能不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2015-07-24 21:37, 13楼

chapter 12
说真的,现在韩雨辰得了一种“SK接触过敏症”。想到自己的任务,他顿时头大起来。而另外一边,这位SIKO的皇太子自然而然的融入到了他们的圈子。
“啊……对不起。”韩雨辰不小心撞到了一个waiter。
“没关系,先生。”
韩雨辰歉意的让开路,但在对上尹晴的时候,脸色却严肃起来。
“尹晴,你赶快联系上这里的保镖,恐怕今晚会出事。”
尹晴看了看神色认真的韩雨辰,眉间一皱,点了点头。
如果是选择今天晚上动手的话,那最可能的目标是……
韩雨辰去找那个对他而言的“病原体”,但满场里看了一圈,居然没有找到那家伙。
“混蛋滚蛋!!这个时候跑哪儿去了!如果这货出了什么事儿,HD道儿上可就乐呵了!”
眼角余光一晃,几个人簇拥着从廊里出去,一个白色的影子同时也消失在视线死角。
韩雨辰立马追了出去。
大厅内曲折的一角,三三两两的散开了几个人,看似随意的攀谈,实际上那架势,像是在看守着什么。
廊里死角上,白色人影正伏在金色晚礼服的美女之上,两人互相摸索着,火热而急促的喘xi似乎将炽热的温度一直延续到为他们看守的几个狐朋狗友身上。
看了这情景韩雨辰真是被气的险些七窍生烟了。行,自个儿在为这位“太子爷”担忧,“他”倒好,直接逍遥来了!
虽然韩雨辰有心看这货接下来怎么出丑,但形势在前,他不得不告诫一声,免得金瀚方面受到牵连。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名waiter经过,韩雨辰心道不好,连忙回身要给那waiter一击,但waiter身手极为敏捷,一闪身的功夫已经拔枪,射击。
“砰砰!”两声枪响,嚣张的压根儿没用消音器。
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waiter一击即退。看了看那名杀手,权衡利弊之下,韩雨辰眼看就要冲进廊里去查看SK的情况。
就在这时,一道白色人影却突兀的从那帮“狗友”中一个箭步追出来,与韩雨辰擦肩而过。杀手若有所觉的回身举枪。
白色人影一停,突然暴起俯冲,钳制住腕关节的同时只听“咯吱”一声,不仅卸掉枪支更是卸掉了这人手腕,紧接着擒拿,肘击,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
在韩雨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尘埃落定。
司空捡起地上的枪支,碧绿色眼睛里流淌的色泽,妖异的令人心底寒气直冒。

2015-07-24 21:39, 17楼

chapter 16




韩雨辰双手双脚的在地毯上躺好,把自己的身体赤条条的展开成个“大”字,然后双眼一闭,慷慨就义一样的嘟囔了句:“来,来吧!”


将美人儿脱衣从头观赏到尾的司空眉梢一挑,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等了半天居然没什么动静,韩雨辰可没侥幸到会以为那个恶魔会放过自己。悄悄睁开眼睛,发现那魔鬼已经站到自己身边,而且,手上还拿了一瓶红酒。


司空邪邪的一笑,红酒顿时倾泻而下。


“唔……”冰凉的触感让韩雨辰的身子绷了绷。


“啪!”司空回手一巴掌扇了韩雨辰脸上,力道大的韩雨辰直接被扇的偏过头去。


“你TM神经病啊!唔……”


突然俯身将韩雨辰的双唇含在嘴里,舌尖长驱直入,是比以往几次更加猛烈的攻掠。


“嗯……”游走的双手狠狠揉捏了白皙的胸膛,韩雨辰疼的眼角直冒泪花,想开口骂人,嘴上却被堵着。


终于那唇齿从脖子向下滑去,但是……


“FU^CK!ASS!!你TM要吃人啊!”


唇间的噬咬一路留下狰狞的痕迹,韩雨辰痛的扬手就要揍人。


司空一格挡,然后,“啪!”又一巴掌扇了过去,韩雨辰脑袋一偏,被迫跌入地毯。


司空优雅的伸出手,葱白有力的指节将韩雨辰尖尖的下巴勾起来。


“宝贝儿,你真的是太美了!”


韩雨辰脑袋里的嗡鸣稍微好了一点儿就听到这句话,立马回了一句,“不及司空的万分之一啊,girl~~”


司空双眼危险的眯起,突然拉着一双长腿直抵腰部。


韩雨辰想挣扎,但是奈何力气比不过,被迫的两腿大开圈在司空的腰上。这时屁股隔着面料优良的西裤突然接触到一个鼓起来的东西,韩雨辰一惊,“什么东西?”


司空邪魅的一笑,“你自己试试啊~my girl~~”拉开西裤前门,将双腿压向韩雨辰胸前,然后腰部一挺。


“唔啊……………”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毫无前戏的进入,让韩雨辰眼前一黑,还没缓过来就感受到身后已经开始了进出,“TMD大变态你等会儿!!!啊!!!!疼疼疼疼!!!”


撕裂的痛感,直接被钉入的不适,让韩雨辰眼前一阵阵发黑。


“FU^CK!!”


司空看着地毯上眼神迷蒙,神色间又都是倔强的男子,绿瞳里流淌的神色越发诡异起来。


俯身将韩雨辰漂亮的身子抱起来。


“唔……”


这姿势让身体里那东西更加的深入。


“混蛋!畜生!!恶魔!!变态!!”一边骂,一边艰难的接受着撞击。


“唔……”在如此猛烈的抽dong下疼痛逐渐麻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异样的酥麻,韩雨辰被激的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终于是忍受不住这样的刺激,韩雨辰一口咬上面前这混蛋的肩头,血腥味入口,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身体一阵痉挛就着宣xie了出来。

2015-09-11 17:59, 26楼

chapter 22



贾思特看了看韩雨辰,看向司空的眼色别有深意,“原来两位是认识的。”

司空阖了阖眼睛,“可不止是认识。”

“好了,都认识那就更好了,走,去我游艇小聚吧。”

贾思特游艇的甲板上,早就布置好了桌椅,几个不同种族的美女俊男摇曳着苗条的身段来来往往,看来是早有准备。

“怎么样,SK?对我精心准备的晚餐,还满意吧?”

司空揽住了一个金发蓝眼的俊美少年,修长的手掌沿着少年纤细的胸膛曲线缓缓下滑,但是那双深邃的绿瞳却一直看着贾思特,“特意邀请我来,不只是为了这些吧?”

贾思特扬嘴一笑,“当然不是,这些只是增添些乐趣罢了。”

司空没有答话也没有催促。

“我手边,最近有一单生意,不知道皇太子有没有兴趣呢?”

正在切着韩雨辰的刀叉一顿,水润晶亮的眼睛抬起来,“贾思特,这里太燥热,我是去吹吹海风。”

两个人没有谁开口挽留。

站起身,在走出一段距离以后,一道邪魅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别离开游艇。”

走到栏杆上,韩雨辰深深的呼吸了几口迎面而来的海风,然后掏出手机。
“太子和鲸鱼,10点方向。”
以暗号的方式将短信发出去。不多会,手机收到另一条短信。
“party已经开始,出去散心吧。”
这是让自己尽快撤离的意思。韩雨辰一惊,交易已经开始了?那司空这边明显是刚刚开始谈的样子……好家伙,贾思特这是在拿司空来试探SIKO对贾思特家生意的态度啊!

贾思特好像与司空谈好了什么,贾思特先站起身,司空也跟着从甲板上出来,在看到他的时候,照例一把抓了领口。

“喂!你放开!!老子能自己走!!” 韩雨辰开始掰抓在领口上的手指。

司空一如既往的独断专行,直接将他的“意见”当左耳旁风,一路拉着挣扎的韩雨辰走下游艇。

韩雨辰叹了口气,这种情况下……自己怎么撤离啊!!

2015-09-11 18:00, 27楼

chapter 23
韩雨辰跟着司空,来到了装卸集装箱的地方,那里有三三两两的喽啰晃来晃去,装做散步,实际上是在看守。见到贾斯特带着人过来,几个喽啰连忙点头问好。
贾斯特得意的翻开箱子。

里面是一些琐碎的零部件。
司空走上前去,随手翻了一下。
“M9,TT33,捷克CZ,”司空看向贾斯特,“出手还真阔气。”
“都拆成这样了还能看出来,好眼光!”贾斯特竖了个大拇指,然后给身后的喽啰使了一个眼色。那喽啰立马会意,从身后取下一把枪来,然后递到司空手里。
“这把M1911就当兄弟我送你玩儿的。”
“咯咯”两声上膛,枪口对准贾斯特,后者脸上一片淡定。
突然调转目标。
“SK!”贾斯特突然出声,“试枪就不用了吧,这个仓库里,可经不住火花。”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仓库外却突兀的响起一片枪声,霎时警铃大作。
司空当先反应过来,随手劈晕了身边的两个小喽啰,扔了手上那把M1911顺了小喽啰身上的捷克,枪口直指贾斯特。
她可不会天真的以为,那把M1911里子弹是满膛的。
“贾斯特,这么做就太不地道了吧?”
身边的小喽啰也齐齐的伤口对准司空。贾斯特气急败坏的冲喽啰们怒吼,“住手住手!!”然后看向司空,“我他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那边是我们的交易场!!”
司空拉了个小喽啰挡在身前,一步步的后退,直到走出仓门才一扔,然后就不见了身影。
韩雨辰差点没一口气呕过去。
这简直就是自私自利独断专行的暴君典范!!!TM她把自己押这儿来干嘛来的!!
幸亏这边只是对司空的试探,并不是情报中今晚交易的双方,虽然刚刚得到了韩雨辰的传训,但警力却没来的及布置,所以现在的警力大都集中在了码头另一侧的仓库里。
韩雨辰在贾斯特那些小喽啰的掩护下也潜了出来,但是就在快到出码头的时候,突然一只手伸出来。
这熟悉的感觉让韩雨辰一阵心堵。
“走!”魔魅而又危险的嗓音,身后的人紧抓着自己的肩膀,硬扯着自己向码头外走去。
“砰砰!!”然而枪火已经蔓延到了这边。
“该死!”司空咒骂了一句,然后拉紧了韩雨辰,让他挡在自己身前,加快了脚步。
韩雨辰现在是连咒骂都提不起力气了。
“砰砰!!”又是两声枪响,这次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韩雨辰闷哼了两声。
胳膊和大腿火辣辣的疼,突然身体一轻,一个人将自己背了起来。
喂!这会儿怎么不把自己这个累赘扔掉啊?!

2015-09-11 18:00, 28楼

chapter 24
痛感逐渐散去,韩雨辰脑子里一阵晕眩,但还是能感觉到胳膊和大腿上已经被包扎好了,紧接着,一个人将自己拥入了怀抱。
莫名的安心,莫名的让人依赖。韩雨辰不自禁向那人身上靠了靠。
灼热的呼吸扑在面上,突然自己的双唇被掠夺。一如记忆中的那个混蛋,强硬的进入,极具侵略性的掠夺着自己肺里的空气。
韩雨辰不适的动了动身子,最终陷入了深沉的黑暗,然而在昏迷前,他听到了那个魔魅语声中的叹息。
“K………”
心头说不出什么情绪,韩雨辰放任自己陷入黑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雨辰逐渐清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睡过这么沉的一觉了。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面前这个人吧……
极度强势的怀抱,非常……安心的感觉。
韩雨辰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的睡脸。司空漂亮的脸型一眼就能看出来中西混血的血统,栗色碎发散乱的铺在雪白枕头上,这个人没有了清醒时那种能把人硬生生气的呕血的棱角和独断霸道,反而多了一丝干净和沉稳。
真是……宁静俊美的像是油画中漂亮而独具威势的希腊王子。
其实……她或许本来就很沉稳。
想到她的做派,确实,道上的人只有这样才能长命吧。
韩雨辰无意识的伸出没有受伤的胳膊,摸到司空熟睡的侧脸上,然后……就感觉到腰间的力度一紧,紧接着,那双绿色的魔魅眼睛缓缓睁了开来。
“宝贝儿,你醒了?”魔性的声音略显沙哑里,但仍能听出里面深深的恶意。
一秒变恶魔!
韩雨辰马上抽回手,然而,迟了。司空已经抓住了韩雨辰搭在自己脸上的手腕。
“宝贝儿,一大早就这么热情,我又怎么能不满足你呢?”一边说着,将那只手一抬,就压倒了韩雨辰头顶。
“劝告你不要动另外一只胳膊,不然废了可别怪我。”
一个翻身,司空毫不讲道理的压下来唇齿,侵入了口腔,噬咬着脖颈。
韩雨辰被迫的仰起脖子,想骂“一大早就精虫上脑的混蛋”,结果这话到了嘴边硬生生改成了句“混蛋!!!”
曲起那只没受伤的腿,想顶上那混蛋的小腹,结果那混蛋却用空出来的一只手在自己顶过去的同时抓牢了膝窝,然后将他以腰为轴向外一转……就成了上身还被迫接受着亲吻,屁股已经正对着她的姿势了。
这样的一动正好压到韩雨辰大腿上的伤口,他只觉眼前一黑,同时身后突兀的进去了几根细长的东西。
“SK你TM的禽兽!!!FUCKING YOUR MOTHER!!!!!”韩雨辰一边忍受着身后的扩张一边破口大骂“你TM千万别落了本少爷手上,到时候老子TM草死你!!!啊!!!!!!!FUCK!!!!”
巨物的突然顶入让韩雨辰吵骂的声音突然破了调儿。
“FUCK!FUCK!FUCK!”忍受着来自身后的撞击,韩雨辰嘴上也不闲着。
司空噬咬着韩雨辰漂亮的颈子,“宝贝儿,你这身体真是太棒了!但是嘴巴却还缺点东西。”这么说着,修长的手指就已经深入韩雨辰的口腔。
“唔嗯……”
那两根手指有技巧的在韩雨辰口腔内转动,拨动了他心里深处的骚动。

2015-09-12 09:12, 32楼

chapter 28



激烈过后,SK意犹未尽的噬咬着詹姆的肩颈,静等余韵过去。

“SK,你要动手了?”虽然是问句,但却用肯定的话语说了出来。

“怎么会这么想呢?我可是孝子。”

詹姆冷笑一声,“对,真是孝顺。多亏了你,我才明白中国的这个词语是什么意思。”

詹姆转过身来,张开口索要了一个吻,然后才说,“中国那边你从来就没有出过纰漏,为什么这次却让那个女人查了出来?”

SK笑,“时代要变了呀。不然,为什么你会主动来接近我呢?”

詹姆定定的看着她,“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您父亲的人的?”

“嗯……我想想……从你第一次给我上搏击课的时候起?”

詹姆的脸色有些崩坏,“这么早?”

“男人之间的互博,会只用到小腹吗?”司空捏着詹姆的下巴抬起来,“你可是很早就知道我是女人了。”

詹姆的眼色闪了闪,“说实话,你不是男人真挺可惜的。”

“呵……”司空紧紧的盯着他,“司空重阳,与性别有什么关系吗?”

詹姆也同样直面回视。在对视和探究许久之后,他咧嘴一笑,“是,与性别无关,你是司空重阳就足够了。”

新型致幻剂VP-7大行其道,几乎垄断了整个大洲的毒品市场。

警方开始焦头烂额。因为这种致幻剂携带和贩卖都太过方便,而且,参与其中的都是些散乱的小帮派,居然一时揪不出幕后的那只黑手。

2015-09-12 09:13, 36楼

chapter 32

经过了一个晚上,韩雨辰的高烧退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非常陌生的房子里。

“醒了?”那魔魅的声音让韩雨辰一僵,转头就看到了坐在沙发对面,正拿着一份报纸的女人。

“SK?!”韩雨辰惊得撑着身子就要坐起来,可是脑子里一疼,眼看着又要栽进沙发里了。

但是……感受到身后温热的触感……韩雨辰僵硬的回过头去。

零碎的刘海垂落下来,一双碧绿深湛的眼睛,正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

韩雨辰心里一突。

“你……我怎么会在这里?”说出口的声音竟然意外的沙哑。

司空笑了笑,从旁边拿了靠枕来垫在韩雨辰身下,然后自己起身来倒了杯水。

韩雨辰胆战心惊的接过来。

司空对韩雨辰的态度不以为意,“难道你忘了昨天去亚门帮派的事情了?”

“亚门……”像是想到了什么,韩雨辰脸色一变。

“你不小心喝了纯度不高的致幻剂,还好抢救及时。”

韩雨辰的脸色变来变去。他想开口问凯西的事情,但是一旦问了,那么自己的处境将会非常危险。

“那个致幻剂是你搞的鬼吧?”

司空耸了耸肩膀,“你们可都冤枉我了,你喝的那个确实不是我弄的。”

“那其他的呢?”

碧绿的眼睛半眯起来,“宝贝儿,饿了吧,想吃点什么?”

韩雨辰狐疑的看着心情极好的司空,这样温柔的态度在他眼里,堪称魔鬼晚餐前的笑容。

“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韩雨辰不安的向后靠了靠。

“宝贝儿,你可真冤枉我了。”司空站起来,优雅的解开衬衫袖口的扣子,“这样吧,我随便做一点,先填填肚子怎么样?”

“你……你做饭??!!!”韩雨辰的嘴巴就像是吞了个鸡蛋似的张那么大。

魔性深湛的碧眼弯起来,“宝贝儿,永远不要怀疑我说的话。”

怔怔的看着司空修长的背影离开,韩雨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自己,难道致幻剂的效果还没有消退吗?

这反常的,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过了十多分钟,没想到她真的端着餐盘过来了。

不会是什么恶心的东西吧?韩雨辰极其恶毒的想。但是盘子里的东西令他失望了。那是一份很简单的三明治,夹着西红柿蔬菜还有煎蛋,旁边还有一份牛奶。

原先还没感觉到什么,这会儿吃的摆上来,韩雨辰倒是真饿了。这时候力气也恢复了,韩雨辰从沙发上坐起来,瞟了坐在对面的司空一眼,拿起三明治来就是一顿狼吞虎咽,只不过期间他的眼镜可没有离开过司空。

但是司空就是坐在那里,甚至还嘴角带着微笑的看完了韩雨辰整个用餐的过程。

一口气把牛奶喝完,韩雨辰终于感觉舒服了。

“喂,你不会是假冒的吧?再说这里也不是SIKO家的,是不是你把那个混蛋给宰了想来个替换啊?”韩雨辰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司空笑,“怎么,致幻剂效果还没消失吗?这里是我家。”

“好,既然你一定要说自己是SK,那你说说,你被我强bao了几次?”

司空似笑非笑的抬起碧绿的眼睛,这目光让韩雨辰一下子蔫儿了。

“宝贝儿,最近可能不太太平,你就现住在这里吧。”说完这句话,司空就要站起身来。

韩雨辰见了赶紧插话:“啊等等!最近不太平是什么意思,还有我干嘛要住在这里,我自己有地方去好不好?”

有力的指节突然伸到了韩雨辰面前,在韩雨辰鸡皮疙瘩直冒的同时,他的下巴被捏住了,然后自己不得不抬起头来和那张可恶的脸对视。

“因为我喜欢你啊宝贝儿~~~~~你的安全很重要哦~~~~~”

2015-09-28 21:56, 43楼

chapter 39
司空毫无征兆的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韩雨辰一时还没有回过味来,直到他终于打开了司空每晚工作的书房,在那里发现了一部手机。
犹豫了一下,他打电话给了尹晴。
“喂,喂?这里是尹晴,请问哪位?”
“……我是韩雨辰。”
“韩雨辰!!!”那边的惊呼声差点让韩雨辰耳膜穿孔。
“……我耳朵没残废也被你吼残废了。”
“我管你耳朵残不残废呢!!!!这么长时间你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道儿上变天了!!!你爹赶往私人机场的时候机场突然爆炸了到现在还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啊!!!”
“什么?!!!怎么回事儿!!”韩雨辰心头一沉。
“你在哪儿!!我去找你,咱们见面再慢慢说。”
尹晴匆匆赶来的时候就看到门口站着的韩雨辰脸色苍白面无血色。
“走,进去说!”
两人面对在茶几周围坐下,尹晴一脸认真的看着韩雨辰,“你先告诉我,你和你爸,是不是警察方面的人?”
韩雨辰心里一突。尹晴见他这个样也就都明白了。
“司空把SIKO的各部分走私和非法交易的支脉给做掉了,其中也包括了不'纯净'的帮派。”尹晴紧紧顶住韩雨辰,“比如,条子扶植起来的势力或者……与条子有关的帮派。”
连日来的不安终于应验了,韩雨辰的眼前,似乎什么也看不到了。
“还有一些异种帮派,比如依靠致幻剂VPH-3交易壮大的帮派。现在司空在将道上局面全部搅乱的同时,也稳定了她捏在手里的势力。”尹晴这个时候突然不怀好意的嘴角一翘,“你知道吗,瑞仪方面第一个响应了司空,凯瑟琳更是成为了她名义上的未婚妻。”
心脏再也不受控制的沉落万丈深渊。
尹晴看着韩雨辰苍白的极尽透明的细致容貌,低头想了想,然后回头看了看这房子,想要先岔开个话题让他慢慢消化,“最近你就在这儿躲着了?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啊,这么大的事儿都炸不出你来。”
听到这个“炸”字,韩雨辰敏感的嘴上一颤,苍白秀气的唇瓣缓缓张开,“这里……是SK的地方。”似乎这句话已经用完了全部的力气,韩雨辰再也无法支撑自己,身型一晃,陷入了无知无觉的黑暗。
“喂!韩雨辰!!!韩雨辰!!!!”
点击数1616,顶贴数21,本页字数11704,总字数24968 粮食的仓库吧,流枫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