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孕夫集中营》重症孕夫,长文,不定时更。

[目录] 谁来煮酒0325 @ 心字成灰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7-04-16 19:11, 1楼

架空世界,高科技时代,财富几乎可以主宰一切。
从生理机能上看仍是女性怀孕生子,但是高科技已经可以让男子怀孕,只是技术还不成熟。
某国首富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癖好,秘密建了一座孕夫集中营,样子好像旧时代的学校,搜罗了很多即使失踪也不会引人注意的男子,让他们怀孕生子,欣赏他们的丑态。

2017-04-16 19:20, 3楼

孕夫集中营很像旧时代的学校,有教学楼,孕夫们要集中上课和考试,但是在所有课程中占比最多的是体育课,而只要这一门不能及格,孕夫就永远不能毕业,永远不能离开,不停地重复着怀孕生子或是流产。
这里的孕夫,都是失踪了不会引人注意的男人,有很多是从医院的重症病房里被换出来。


女主语宁是校医务室的实习护士。孕夫们虽然有自己的住所,但因为身体频频出状况,大多都是常年住在医务室,不大的医务室里挤了很多人,女主的工作量也很繁重。

2017-04-16 19:28, 4楼

第一个孕夫:默止。严重贫血,心悸,习惯性流产。

2017-04-16 19:54, 5楼

默止是下了晚操的时候被一个孕夫扶进来的。
语宁正看着夜色打盹,听见下了晚操的铃声,一下子清醒过来。
这是她第一天来这里工作,男人怀孕的样子就让她瞠目结舌。她没想到这么狭小的医务室里竟然挤了这么多的孕夫,几个月的都有,不是嘴唇发紫,就是脸色苍白,看起来就剩一口气了,瘦弱得让人心惊。
其实她是有些不愿接触怀孕的男人的,虽然也可怜他们,但是总觉得别扭,可是谁让这份工作薪水高呢,为了养活自己,她也只能接受,反正不与他们过多接触,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
想着下了晚操,那些长跑过的孕夫就都要回来了,估计又得一番折腾。她才伸了个懒腰,就看见门口艰难进来的两个人。
那好心的孕夫也是月份不小,又刚刚经历过一番折腾,自己也是脸色惨白,强撑着把默止扶进来,已是气喘吁吁,手一松就抱着肚子栽倒。
语宁看他腹大如箩,肚子看着有八个月大小,赶紧扶了他一下,来不及再扶默止,眼睁睁看着默止捂着小腹摔倒在地上。
“唔……”默止身子剧烈地颤了一下,整个人蜷缩起来,死死压着撞到地上的小腹,嘴唇有些青白。
语宁这边安顿好手里的孕夫,赶忙想把他扶起来,揽住他的肩膀把他往上抬,却听他一声压抑的痛吟,裤子上有血慢慢地渗出来。
语宁这才发现他的小腹微微隆起,看着有四五个月了。
见红了。
语宁一惊,顾不得脏污,直接打横把人抱了起来。
默止贫血严重,又数次小产,身子本就虚的厉害,禁不住这么大的体位变换,被语宁猛地一抱,头嗡地一下天旋地转,心怦怦跳得厉害,一时竟喘不上气来,小腹也绞着发疼。
“好疼……”默止的头靠在语宁肩上,本就瘦弱的身躯像小猫一样蜷在语宁怀里,痛得微微颤抖,虚弱得连呼痛的声音都几不可闻。
语宁的手微微一顿。
莫名地觉得心疼。

2017-04-16 20:16, 6楼

语宁怔了一下,很快便神态如常,把默止放在了为数不多的一张窄床上。
默止一挨上床就又缩了起来,浑身都被冷汗打湿,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手还死死压着小腹,裤子上已经被血染了一片。
“别压着,这样压会流产的!”语宁有些严厉地拉开他的手。
仿佛是流产两个字让默止稍稍清醒了一些,他心悸得厉害,却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抬起了一点身子,抓住语宁的手。
“求你……救……孩子……求你……”
眼角不知是因为伤心还是疼痛,滑下一滴泪水来。
然而默止到底还是太过虚弱,只坚持了一瞬,又无力地倒了回去,后脑一磕,头晕得更厉害,一声一声地干呕起来,一口气没上来就昏厥过去。
语宁来不及去想刚才被他抓住手时奇怪的感受,赶紧开始给他做检查,安胎的药双倍地注射进去。
然而胎儿已经保不住了,这样做不到没有帮到他,反而延长加剧了他的痛苦。没过多久,默止就又痛醒过来,没力气痛呼,只一身一身地出虚汗。
这时,其他的孕夫也陆陆续续回来,一回来就乱七八糟地软倒,满屋子的痛吟声。
好几个孕夫都有些见红了,语宁没有办法,只得先去给那些人打安胎针。

2017-04-16 20:28, 7楼

把每一个孕夫都安置好之后,已是深夜,语宁累得腰酸背痛,猛地想起被她忘在一边的默止。
默止只觉得陷入了无止境的痛苦中,腹中好像要被搅碎了一样,撕扯着他的灵魂。
不知道晕过去多少次,又生生地被疼醒,再晕过去。
恍恍惚惚中,仿佛有一双温暖的手把他抱在了怀里。
“你怎么样?醒醒!”语宁焦急地摇晃着他。
默止还有最后一丝意识,动了动嘴唇,却怎么也无法发出一点声音来,心脏闷痛得喘不过气来,汗水流进眼睛里,却感觉不到疼,仿佛下一瞬间就要疼死过去。
身体的血液在迅速地流失,双腿间已经血流如柱。
语宁见他胎儿流得差不多了,忙给他止血输液。
默止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身子里坠落下来,越来越冷,最终头一歪,昏死过去。

2017-04-16 20:45, 8楼

默止把胎儿都流干净了之后,语宁有些难受地给他擦身子。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难受。
查了他的病历,知道了他叫默止,严重贫血,低血压,有多次流产史。才十六岁,还是个孩子……
几次小产对他的身体损伤极大,本就亏损得不行的身子更是亏上加亏,血压血糖的指标已经低到了危险点,要是不能卧床静养一段时间的话,恐怕活不长。
叹了口气,她有些心疼地拨开他额前汗湿的头发。
但愿他能撑过去才好。
只是往往事与愿违。
半夜的时候,默止的身子滚烫起来。
语宁睡着睡着莫名惊醒,起来一看,才发现默止发了高烧,已经超过了三十九度,嘴唇干裂,身子蜷在一起,抖得可怜。
她一下子睡意全无。
考虑到他刚刚小产,身子太弱 ,恐怕受不了烈药,就先给他物理降温。
语宁一遍一遍地用酒精给他擦着身子,高烧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这会儿他连呼吸都弱得轻不可闻。
见他在昏迷中下意识地蜷缩,仿佛身子发冷,她不知出于什么心态,慢慢地把他抱在了怀中。
“疼……”一声低不可闻的呢喃,带着丝丝缕缕的难受和委屈。
语宁手臂微微一顿,像哄孩子一样拍着他的背,明知道他还昏着,却仍是忍不住低声安慰:“再坚持一下,很快就不疼了,乖,没事……”

2017-04-16 22:29, 10楼

第二个孕夫:秋城,腹积水,腰伤。

2017-04-16 22:30, 11楼

翌日天蒙蒙亮,语宁就因为不舒服的睡姿醒了过来。
看了一眼怀里的默止,他还昏睡着,只是热度已经退了些,但脸色还是惨白惨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呼吸轻轻弱弱的,却好在平稳了下来。
语宁松了口气,小心地放他平躺下来。
“唔嗯……”一声压抑的低吟传入了她的耳中。
她回头看了看。
其实大多数的孕夫都已经醒了。医务室的条件实在简陋,孕夫床硬得厉害,夜里不少孕夫都腰痛不适,再加上胎动没日没夜的折腾,大家互相影响,根本休息不好。
很容易地,她就找到了声音的来源。
是昨天那个好心扶默止上来的孕夫。
秋城靠着墙,捧着大得扶不住的肚子,冷汗涔涔,却死死咬住唇。
昨天是他逞强了,本已经动了胎气,也不想管闲事,可是见默止捂着肚子手忙脚乱地擦着血流眼泪,他就该死地动了恻隐之心,硬是撑着把他扶了上来。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语宁对他印象不错,温和地俯身问他。
秋城眼前其实有些发黑,却强撑没有把软弱暴露出来,死死咬着牙,不想发出痛吟,却没想到肚子里的孩子仿佛天生就要跟他作对一样,一脚踢上他的胃。
“呕——呕——”
他一下子呕了出来。
空气中立刻弥漫着中一股刺鼻的酸味。
屋里都是孕夫,空气又不流通,瞬间有不少人都干呕起来。
秋城的脸色难看至极,难堪得恨不得昏死过去,偏偏还是忍不住一声接一声地呕着,吐出来的都是胃液,他眼前一黑,差点栽到呕吐物上。

2017-04-16 22:58, 12楼

“小心!”
语宁眼疾手快地扶住他。
语宁扶着秋城在床边靠好,给他倒了杯温水来,看他吐过之后虚得有些没力气,直接把杯子凑到他唇边,慢慢地喂他喝下去,还细心地给他拭了拭唇角。
“好点了么?”
秋城眼神复杂地看着面前的姑娘,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地“嗯”了一声。
语宁见他没事,又去照顾其他孕夫,把地板拖干净,本想再补一会儿眠,余光扫到秋城捂着大到几乎捂不住的肚子,脸色苍白,冷汗涔涔,仿佛在忍痛一样。
经过了昨夜,她仿佛要忘了来时在心里想的和这些孕夫保持距离,心里对他们多了很多同情。
此刻见秋城难受得厉害,她又忍不住上前问道:“肚子疼么?”
秋城不动声色地收回捂着肚子的手,怕一开口就会忍不住痛吟,便只闭口默认。
语宁小心翼翼地把手附在他的肚子上,没感觉到太明显的胎动,有些担心地问道:“最近宫缩频繁吗?是不是要生了?”
秋城忽然抬头,用看***一样的目光看着她。
语宁一愣,终于感到有些不对劲了,翻出了他的病例。
——秋城,四个半月,腹积水。
四个半月!腹积水!
语宁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硕大的肚子,她还以为快要足月,没想到才四个月,是因为腹积水才大得惊人。
秋城感受到她的目光,有些不自在地侧身避了避,有些抗拒把自己的肚子暴露在她的视线下,却猝不及防地扯到了腰伤,又动了胎气,唇边控制不住地逸出了一声呻吟,“啊……”
“怎么了怎么了?”语宁看他身子倒过来,下意识地把他抱在怀里,伸手帮他按摩难受的腹部,柔声安慰他:“稍微忍一忍,揉一揉会舒服点。”
秋城虚弱地偎在她怀中,目光中是掩饰不住的错愕。

2017-04-17 21:51, 16楼

第三个孕夫:温宇。六个月。心脏病。双胎。

2017-04-17 21:51, 17楼

或许是好久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了,秋城竟然差点在语宁的按揉中昏昏沉沉地睡过去,然而这时忽然响起的早操铃让他一下子惊醒过来。
叮——叮——
所有孕夫都一下子清醒过来,月份小的一醒过来就开始晨吐,吐得脸色煞白,月份大的也都不舒服地揉着自己的腰腹,撑着墙艰难地想要站起来。
一个面相凶煞的男人挥着教鞭走进来。
“靠,还不起来!都给老子滚起来。”
说着便上前用脚踹一个孕夫的肚子。
那孕夫脸色煞白煞白,本来已经颤颤巍巍地要站起来,受了这么一脚,闷哼了一声,脸色惨白地倒下去。
温宇从昨晚起,心脏就开始不舒服,胎儿又仿佛一点都不体谅父亲的辛苦,折腾了一夜,今早他就觉得要撑不下去了,却顾及着胎儿不敢吃药。本已是强弩之末的身子被这样粗暴地一踹,温宇只觉得胸口疼痛得厉害,空气仿佛越来越稀薄,一手死死揪紧了胸口的衣服,一手捂着胎腹,脸上渐渐泛起了紫气。
“他有心脏病。”秋城推了语宁一下,快速地开口。
语宁一听立刻回过神来,上去给温宇喂急救的药,可是温宇仿佛已经难受得失去了知觉,只下意识地死死咬住牙关,语宁想把他的嘴掰开,他竟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昏死过去。
语宁心一沉,却没慌,迅速开始实施心脏复苏急救,同时注射强心针。
温宇脸上的紫气慢慢褪去,人却已是虚弱至极,一直没有恢复意识。
点击数454,顶贴数25,本页字数4500,总字数13049 心字成灰吧,谁来煮酒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