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引火烧身by三七古代,虐身虐心,极度渣攻一篇放飞自我

[目录] 只想挑战次学霸 @ 寒武纪年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9-01-16 00:36, 1楼

【原创】引火烧身by三七
古代,虐身虐心,极度渣攻
一篇放飞自我的文,嘻嘻嘻(♡˙︶˙♡)

2019-01-16 00:38, 2楼

“爷。”
待引路的龟奴关上门走后,宋陵朝窗边立着的人行了一个礼,柔柔的叫了一声。待抬起头来看清楚面前的人后一时间呆愣,不知道该怎么办。
别人找他自然是来寻欢作乐的,但沈毅的话……宋陵一时间进退两难,走吧,沈毅毕竟是客人,若是说与管事听,又是一顿责罚。
沈毅就这样靠着窗站着,也不说话,直直打量着宋陵,眼里毫不掩饰的鄙夷。这人当初能那样勾引人,如今做了这种营生了不意外。
“将军不远万里从京中来这里,是有什么事么。”宋陵还没有蠢到认为沈毅是来找自己叙旧情的地步,他们之间哪来的情。沈毅若是想做那档子事也不会找他。毕竟沈毅连不小心和他触碰到都会恶心。
宋陵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想要平复一下内心的紧张。反正如今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可手却一直在抖,酒洒了一半。他有些怕,怕连小倌馆都待不下去。
沈毅却是扔了一锭银子到宋陵面前,“好好服侍本将军。”他问过了,宋陵只值三十文钱一晚。

2019-01-16 00:39, 3楼

宋陵惊愕到连酒杯都差点握不住。抬起头来望着沈毅,想要得到确认。
“没听懂本将军说的什么?”沈毅看着宋陵一脸的呆愣有些不耐烦,当初他勾引自己时可不是这样的。
宋陵默然,吹灭了屋内的烛火。宋陵知道沈毅厌恶于他,虽然不清楚沈毅为什么会找他,但看不见可能会好一点。
脱了衣服摸索着走到沈毅面前。深吸了一口气,才伸手去解沈毅的衣带。试探性的亲了一下,见没有拒绝,大了胆子将手探入沈毅腿间——却是毫无反应。
沈毅鼻尖呼出的气息打在宋陵脸上,依旧平稳。这便是沈毅会找宋陵的原因,他硬不起来,即使面对的是宋灵祈,每次在亲吻过后便只能止步。
京中有名的专治隐疾的郎中也说过并无问题。沈毅毕竟是男人,对此也是十分在意。
此次到邺城来,有空寻了个小倌馆,这也是郎中出的主意,毕竟小倌们手段多。
在大厅里便看到了宋陵,穿着暴露出现在小倌馆里,自然是出来卖的。清楚记得自己在宋陵身上起过反应,便和龟奴指了人,让到房里来。
一开始沈毅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待人进门之后,细细打量,右眼角下的一点红痣,是宋陵没错。宋灵祈在同样的位置也有一颗。

2019-01-16 00:39, 4楼

沈毅强忍着恶心和不适感才没有推开宋陵,好在烛火灭了,他也看不太清宋陵的脸。就当做是宋灵祈好了。
“将军喝点酒助助兴吧。”宋陵借着窗户透进的微弱月光,倒了一杯酒,悄悄加了药。这也是没有办法,他费了半天力,沈毅依旧毫无反应。总不能是他沈大将军不行。
含了一口酒,轻轻捧住住沈毅的脸,以口相渡。来回几次之后,沈毅的呼吸才急促了起来。
感受到宋陵滑腻腻的大腿在自己腿间磨蹭,沈毅只觉得浑身都燥热起来。宋陵五官生的普通,勉强算得上清秀,但好在皮肤白皙。沈毅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天夜里的宋陵,身上只披了一件轻薄纱衣,白色的大腿在月光下泛着冷光,只不过伏在他身上的人是赵宸。
沈毅本就对宋陵没有好感,那天夜里以后更是深深厌恶起了宋陵,只觉得这个人从身到心都让人恶心。勾引自己不成之后转身又去勾引了别人。
想到这里,沈毅一个翻身将宋陵压在身下,他满脑子都是宋陵那在月光下泛着冷光的白花花的身子。只想得让人口干舌燥。
夜里的时间过得并不是很漫长,事实证明,他沈毅并不是不行,昨夜里翻来覆去弄了宋陵好多次。想到这里,沈毅的眼神有些晦暗不明。
他厌恶宋陵,却偏偏又对宋陵有反应。不过不得不承认,宋陵的身子的确让人欲罢不能。手底所触摸到的肌肤是嫩滑的,手中所握着的腰是纤细的。姿势也配合得很好。

2019-01-16 00:43, 6楼

宋陵醒过来转头看到沈毅阴沉的脸色没敢说话。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哑声问道,“将军可要沐浴。”
看到沈毅点了点头宋陵这才下床捡起衣服穿上,去叫了龟奴备水。
沈毅闭着眼任宋陵替自己擦洗,一时没人说话,只剩下水声哗啦啦的响。
邺城离京甚远,沈毅虽然对在这里见到宋陵感到讶异。但三年前宋陵被赵宸撵出王府的事在京中沸沸扬扬,想来是碾转此地做起了擅长的事谋生。
在沈毅走后宋陵将身子没入水里,身上泛疼得紧,昨夜里沈毅不知轻重,好几次差点喘不过气来。

2019-01-16 00:44, 7楼

当时被撵出王府,赵宸是下了死令,府上家丁打人下手又重。当时宋陵只剩下一口气,本以为要死了,却不想硬生生捱了过来。
宋陵已经身无分文,好不容易寻了个酒楼帮忙打下手,没过几天莫名其妙就被辞退了。去过酒庄米铺等都是这个结果。宋陵饶是再愚笨也反应过来有人在为难自己。
好不容易安稳了下来啊……

2019-01-16 00:45, 8楼

宋陵一整天脑子里都昏昏沉沉的,到了晚上才强打起几分精神去接客。
来人是沈毅。眼神之中依旧有着浓浓的厌恶感。
没过多久两人便进入了正题,情正浓时门却被人踹开。宋陵心下慌乱,全身都紧绷起来,夹得沈毅差点泄出来。沈毅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宋陵的脸,说了句放松,这才扭头去看这位不速之客。
宋陵好不容易放松了一点,在看清来人之后却比之前更紧张,这次沈毅没能忍住。不禁皱着眉猜想自己除了不举外是否还有其他隐疾,比如早泄。
沈毅起身拿过宋陵的衣物擦拭之后,才问道,“赵宸你这是做什么。”
“听说将军有隐疾。”赵宸听闻露牙一笑,来回打量着两人。
沈毅并没有搭理他,穿好衣服后坐在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宋陵浑身赤裸,衣服又被沈毅随手扔得老远,只能躲在被窝里。恨不得赵宸看不见自己。

2019-01-16 00:46, 9楼

“将军倒是不挑食,放着家里好好的人不要,出来搞破鞋。”赵宸关了门,然后抱着手靠在门上。语带笑意,看向宋陵的眼神却是如刀。
“小王爷说笑了。宋公子只是借住在府上而已。”自己的将军府里干干净净,赵宸说的只能是宋灵祈。
“我可是和宋公子什么都没发生。”这话说得千真万确,在宋灵祈面前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就算对方有着天人之姿,才华横溢名动京城。
宋陵躺在床上听着,他们说的宋公子肯定不是指自己,但赵宸说的破鞋是自己无疑了。
“哦?”赵宸听闻挑眉一笑,“那**床上功夫还不错吧。”
“还行。”沈毅回忆了一下,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确实是还不错,尤其是够主动,一点都不扭捏。
“呵。”赵宸轻笑了一声,“这**也就这点还可以了。”说完走上前去一把掀开了盖在宋陵身上的被子。
伸手摸上了这具因为羞愧而微微泛红的身子,而后解了自己的裤带。

2019-01-16 00:46, 10楼

沈毅只觉得眼前的事太具有冲击力了,一如多年以前的那个夜晚,越看越觉得口干舌燥。
“将军要一起吗。”赵宸转头向沈毅暧昧一笑。沈毅喉头一动,还是起身走向了床边。
宋陵心里一阵阵的发紧,他还没有过同时接待两位客人,直觉赵宸能把他玩死。
“我们玩个刺激的。”
等到被赵宸以婴儿把尿的姿势抱起,宋陵才意识到他们想要做什么。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做到,宋陵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身前的沈毅按住。
赵宸是个爱玩的,对于赵宸的花样沈毅自叹不如。两人是一起上的,宋陵疼得脸上血色尽失,张着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宋陵本就昏昏沉沉的,到了后面越发体力不支,眼睛半阖,身子发软任人摆弄。赵宸有些不满,便捏开宋陵的嘴喂了些助兴的药。除了宋陵,沈毅和赵宸都玩得很尽兴。

2019-01-16 00:47, 11楼

到最后宋陵是一个手指头都动不了了,眼皮也沉重得睁不开。就那样昏睡了过去。
沈毅和赵宸也没管他,相约了一起喝酒,兀自穿好衣服就走了。
窗户大开,宋陵浑身赤裸躺在床上,被子也没盖。突然刮了疾风,宋陵迷迷糊糊间被吹醒了。跌跌撞撞下了床捡起衣服随便套在身上回自己房间。
只觉得脑袋又热又胀,眼睛似蒙了一层水雾看东西不清,也不知道一路磕碰摔倒了多少次,才摸索着回到了自己房间。
昨夜里被玩得太狠了,尤其是身后一动就扯的生疼,只怕是开裂流血了。宋陵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张汗涔涔的脸,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2019-01-16 00:48, 12楼

“宋灵祈好看是好看,可惜一点反应都没有。”沈毅喝了一口酒,又才接着说道,“那种冷冰冰的人摆着看看倒还是可以。”
赵宸听闻嗤笑了一声,“原来将军倒是喜欢骚的。”多少人对宋灵祈求而不得,尤其是赵宸,简直爱死了宋灵祈身上那股子清冷劲,只可惜白白便宜了沈毅。
沈毅也觉得颇有遗憾,刚得到宋灵祈时就上下其手了,宋灵祈姿态冰冷,只是睨着眼看他,可惜他对着宋灵祈硬不起来,想用强又用不了。他也不屑于用强。罢了,反正这么好看的人,摆着看看也行。
“把宋陵弄回去怎么样。”沈毅突然冷不丁开口。
“你以前不是很厌恶他吗,怎么,将军这是食髓知味了?”赵宸端酒杯的手顿了顿,用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着沈毅。
宋灵祈最终选择沈毅的事让赵宸一直耿耿于怀。听影卫说沈毅在邺城找了小倌,便一路风尘仆仆跟到了邺城,企图找到些能够让宋灵祈回心转意的东西。却不想踹开门首先看到的是宋陵。
“厌恶他和喜欢他的身子是两回事。”沈毅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随后一饮而尽。
他之所以会厌恶宋陵,是因为他看到了那晚宋陵在赵宸身下承欢,不久前才勾引的他,转身就去勾引了赵宸,所以觉得恶心。可他只要一回想起宋陵那夜的身子和媚态,又会口干舌燥。

2019-01-16 00:49, 13楼

和沈毅分别后赵宸又去了小倌馆找宋陵。对于好看的,赵宸舍不得去折腾,美人一皱眉他心都跟着揪起来,更别提让美人难过落泪了。对于不好看的,他又没什么兴趣。只有宋陵才能让他玩得尽兴。
当初宋陵犯了一点错,正巧赵宸也玩腻了他。便把人给撵出府了。但那些美人一个比一个难伺候,赵宸一开始还图个新鲜哄着点,久而久之就烦了。
昨夜里再见宋陵实实在在让赵宸放纵了一把。
赵宸等了好大一会儿,才有龟奴急匆匆前来说到宋陵生了病暂时无法接客。赵宸等了那么久本就有些许不耐烦,此时听到宋陵不能接客火气一下就上来了。沉声让龟奴带路去找宋陵。

2019-01-16 00:49, 14楼

宋陵躺在床上脸色绯红,眉头紧皱,先前被人进来叫醒此时也是睁着眼,只是看东西像隔着一层雾一样。
“这不是还好好的嘛。”赵宸转过头去瞪了那龟奴一眼,觉得这龟奴是在小题大做,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赏了龟奴便打发龟奴走。那龟奴接过银子看了还躺在床上的宋陵一眼,便转身关上门走了。
宋陵身上滚烫,内里更是火热得紧,赵宸舒服得直喟叹。觉得沈毅没享受到还真是可惜了。

2019-01-16 00:50, 15楼

“他发烧了。”沈毅伸手摸了一把宋陵的额头,烫的惊人。
“那没事。”赵宸满不在乎,“反正死不了。”说罢从宋陵身子里抽了出来,转过头问道,“你要不要来,舒服着呢。”
沈毅没怎么犹豫,走上前去抱起宋陵,让宋陵的头抵在自己胸膛上,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那烫人的体温。下身的动作却也是丝毫不含糊。
宋陵紧闭着眼,眼角渗出泪水,嘤咛了两声。沈毅刚从外面进来,身上还带着凉气。宋陵发着烧只想要舒服点,也不管抱着的人是谁,直往沈毅颈窝里蹭,想要把身上的热散出去一些。
“都这样了还**。”赵宸皱了眉头,伸手在宋陵白花花的臀肉上拧了一把,宋陵疼得小声啜泣起来,眼角的泪流得更多,蹭湿了沈毅的衣服。
“好了别哭了,烦死了。”赵宸听着宋陵的哭声只觉得心烦,一耳光过去宋陵果然安静了下来。睁着红红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赵宸。
“你吓着他了。”沈毅看着怀里一动不动,连气都不敢大声出的人,身下动作越发快。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伸手捂住怀中人的口鼻。
宋陵一下子被禁住呼吸,全身都紧绷着挣扎起来,后庭一阵紧缩。沈毅便在这灭顶的快感中泄了出来。待宋陵脑子里一片发白,快要窒息致死的时候沈毅才松开了手。
还没等踹顺气,宋陵便晕了过去。
点击数155,顶贴数21,本页字数4880,总字数11411 寒武纪年吧,只想挑战次学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