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角受伤吧】bg《后宅怨灵》

[目录] 朝歌绿云绕夜弦 @ 男主角受伤吧2020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21-02-21 14:28, 1楼

江湖骗子×旧宅怨灵

男主是女尊时期的后宅怨鬼,是在失宠后被凌虐至死,死后怨念不化,又复仇无望,执念难消,遂成恶鬼。

有实体,能见阳光(但会痛),有痛觉,虽然是恶鬼,但其实也没做过什么坏事,无论生前还是现在,都总是被误解和冤枉,十分的温柔,不喜欢展现自己脆弱的一面,难受会忍着,受委屈会偷偷的难过(因为太温柔了所以宅斗死的很惨)。

是一个很可爱的小故事,he。

女主时代是男尊,女主是江湖骗子,有点小聪明,又不够聪明。

2021-02-21 14:48, 2楼

二楼备用

2021-02-21 14:48, 3楼

三楼备用

2021-02-21 14:49, 5楼

1.遇到真的了

张员外夫妇打量着这个自告奋勇的除妖人,绒软的长发随意的盘起来,不合身的长衫挂在身上,其中多处被划破,也未曾缝补,露出白色的里衣,一双露了头的布鞋,也不知穿了多少时日——这哪里是仙师真人,分明就是个乞丐婆。

见别人又盯着自己脚上的破鞋看,越清不自在的缩了缩脚趾,世道艰难,像她这般无依无靠的孤女,为生存自然得找些冒险的法子,穿着不知从哪里淘来的长衫,装模作样除祟收妖,实际没什么真本事,俗称江湖骗子。

张员外面露疑色,看样子是想赶她走,中途夫人拉着他去了后间商议,再出来时,二人便热情许多,先请越清吃了顿饭食,又给她换了身素净的衣服,还让丫鬟为她重新梳了头发,别了朵做工精致的白花。

这一番操作结束,才领她来到一扇小门前,红漆木门用三把大锁死死锁住,门上还贴了许多明黄色的符箓,数道红绳栓引挂铜铃悬挂门前,员外颤抖着开第一道锁时,铜铃无风自动。

此情此景,越清只觉后颈冰凉,长衫内的手紧紧纂成一团,但想到高额的赏金和自己窘迫的现状,她仍决定放手一搏。

第二道锁打开,铜铃摇曳更甚,越清在心里打起了退堂鼓,钱多不还得有命花?她脚尖蓄力,随时准备开溜。

第三道锁打开时,一阵阴风迎面吹来,越清的胳膊却被一旁看似柔弱的员外夫人按住了,也不知这深宅妇人哪来的那么大力气,轻而易举按住越清的肩膀,顺着员外开的小缝,把她往门里推。

三道大锁被重新锁上,铜铃声止,越清把自己缩成一团,拉扯裙摆时才注意到,自己身上这件分明是件婚服,只是因为颜色不对,她没有及时发现,还有她被梳重新梳的头发,蝶鬓散发,鬓角白花,这这这……

2021-02-21 14:51, 6楼

意识到情况不对,越清悔之晚矣。从员外夫人一开始拉着员外去后间开始,他们就已经看出她没什么真本事,并且想好了要骗她来献祭给这院子的主人,或者说是主……鬼?

越清翻了个白眼,被自己有理有据的推测吓晕了过去。

越清再醒过来,是在主卧的床上,床边坐着个面色青白的男人,发着幽幽绿光的眼睛瞧着她看,一副兴味盎然的模样,见她醒了,他用冰冷僵硬的手背贴住她的额头,帮她确认了自己的身份。

这会儿她想晕,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逃又逃不掉,只好裹着被子往墙边靠。从西北到江南,她一路招摇撞骗,没想到这回遇到个真的,还有如此稳固的实体,并且很显然有着灵智,因为他在她恐惧的目光中凑了过来,摘下了她头上的白花。

“你……您吃,吃吃……”她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抖得厉害,身体也因恐惧颤抖不止,以至于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他看了看手里的白花,摇了摇头,对他露出个僵硬的笑来。越清的心跳到了嗓子眼,他这个意思,不就是在说他不吃这朵花,而是要吃她吗?沦为食物的越清觉得自己又快要晕了,还不知道他喜欢怎么吃,能不能给个痛快的。

“可以吃,吃我,能不能……别太痛……”

凑过来的男人看着这个求生欲极低的女孩,又笑了起来,他确实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他张开嘴,冲着那个女孩露出尖牙,她看起来更害怕了,她被他吓哭了。

他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在床外侧躺了下来。从女孩的角度看,他只沾了一点床铺,另外半边身子悬空,稳稳的定在空中,他身上寒气逼人,裹着被子的她都冻得脊背发凉,这场面怎么形容怎么诡异。

比起与这种东西同床共枕,那该得心有多大。早知如此,她就不该揽这趟活儿。

这一天实在太累,思考的又太多,越清抱着被子,靠在墙边睡着了。几乎是同时,那个男人坐了起来,没发出一点声音,也没卷起一丝风波。

2021-02-21 23:08, 12楼

2.舌头

他盯着面前这张脸,把冰冷的手靠近她纤细的脖子,只要他稍微用力,这脆弱不堪的脖子就会被拧断。他犹豫了一会儿,又收回了手,坐到床边去了。

经过两天的相处,越清悲哀的发现这个可怕的男鬼白天的状态也很稳定,她试着和他说过几句话,但他从来没回答过她,而且总是用那种渗人的目光盯着她看,还时不时露出尖牙来吓她,看见她被吓得发抖就开始笑,这简直比直接吃了她还可怕。

越清与怨灵共处的第三天,睁眼醒来看见他想要掐自己的脖子,愣了一会儿,接着晕了过去,不过这回不是被吓晕的,而是被饿晕的。

当越清醒来后发现他不知从哪里给她摸来了个饼子,和他的手一样冰凉凉的,所幸没有腐败,她不太确定这是什么东西,虽然她饿的快不行了,但这么奇怪的东西给的饼子真的能吃吗?

他又露出尖牙吓唬她,吓得她忘记了思考,赶紧接过饼子来吃了,味道和三天前她在员外那里吃的差不多,可能是他从厨房摸来的。等等,他能出院门?那门上的符箓和三道大锁岂不是只能算是无用多余的摆设。

“大大大大……大哥,有没有水?这个饼,有点噎……”越清斟酌着,试探提出了一个要求,他没理她,直接出了门,再回来时带回了一碗冷水。

现在是白天,越清旁边躺着个冷气森森的男鬼,虽然偶尔会用看食物的眼神盯着自己看,但一直没做出什么真正伤害她的事情来,还会给自己找吃的。

这会儿他没再盯着她看了,而是自己抱着膝盖发呆,越清偷偷看了他一眼,他的脸发红,手背也一样泛红。他扭过头来,转头的角度并非常人能做到,用幽幽的眼神盯着她看,应该是在警告她不要乱瞟。

2021-02-21 23:13, 14楼

接下来的几天,越清试着和他提出了吃喝拉撒洗澡换衣等要求,他都一一满足,在这种被男鬼大佬圈养的生活中,她渐渐迷失了自我,比起在外面风餐露宿,确实还是这种吃穿不愁的生活更加悠闲自在,就是大佬总是趁她睡觉时磨牙,让她严重怀疑他是想把她养胖了再吃。

终于某日,在她仍清醒时,他把冰凉的手掌贴到她的脸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看,在他炽烈的目光之中,越清像一只待宰的羔羊,这个感觉并不是很美妙,所以她放死一博,啃上了他冰凉的唇。

味道很不好,不软也不热,像一块冰,又像一块木头,被他推开,她看见他染红的唇舌,他张开了嘴,没露出尖牙,却露出了血|红的舌根,被割|断到只剩根部的舌。

她没忍住吐了出来,他就在一旁冷眼旁观,眼神嘲讽又冰冷。从她来到这里,他从没有说过一句话。

越清清理了房间,再回到床上,他保持原样坐着,一动也没动过,发觉她进来,又盯着她直勾勾的看,直看得人毛骨悚然。胆小如鼠又胆比天高的女孩弯下腰来,颤抖着抱住了他的脖子,还轻轻地拍了拍他冰凉的脊背。

2021-02-21 23:17, 16楼

2021-02-21 23:19, 17楼

这篇好虐啊,我心痛痛。
点击数134,顶贴数19,本页字数3342,总字数4972 男主角受伤吧2020吧,朝歌绿云绕夜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