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T‖190309【改编】神偷驾到(星辰长)

[目录] 大E爱X勋O鹿 @ nct王道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9-03-10 14:42, 1楼





2019-03-11 17:03, 2楼

终于恢复了!!!!

2019-03-11 17:04, 3楼

开坑登记

2019-03-11 17:11, 5楼

授权

2019-03-11 17:11, 6楼

防吞

2019-03-11 17:13, 7楼

改编来自@小末LAY

2019-03-11 17:14, 8楼

第1章
疼痛蔓延全身,撕心裂肺的疼痛将钟辰乐从黑暗之中拉扯出来。
吃力的张开酸涩的双眼,伴随着微弱的光亮,刺耳的声音环绕在他的耳畔。
“自己没有本事,就怨不得别人,这次是他运气好,被救了回来,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就要有**应有的自知自明,明知自己是个垃圾,还不知死活,真是丢尽了我们家的脸面。”
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徘徊在钟辰乐的耳边。
哪来的两个**,居然敢骂他是**?组织里什么时候蹦出来这么两个活腻的家伙。

顾不得身上的疼痛,钟辰乐睁开双眼看向声音的来源。
两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年和少女正双臂环胸站在床前,两人的样貌颇为出众,且除了衣着打扮之外,竟然长得一模一样。
当他们看到躺在床上的人清醒过来之后,非但没有一丝被当事人抓到的心虚,反而一脸的讽刺,蔓延的轻蔑与鄙夷,似乎在看一个垃圾一样。
“哟?我们朱雀世家的**七少爷终于醒过来了?还真是祖先庇佑,这么重的伤你居然还没死?”美丽的少女鄙夷的看着从床上坐起的钟辰乐,毫不遮掩自己对他的厌恶。

俊俏的少年则冷笑一声,扫了一眼面色惨白的钟辰乐道:“**,你知道等下爷爷问话的时候你该怎么说吧。如果你敢乱说一句话,我保证你从今往后大半生的时光都要躺在这张床上。”
鄙视、威胁、嘲讽,扑面而来的敌对却丝毫没有惹怒坐在床上的人。

此时的钟辰乐,根本顾不得眼前这个两个小混球在说些什么,他的脑袋里正被一段一段陌生而又熟悉的画面充斥,那些完全不属于他的记忆,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若不是他强忍着昏眩,估计早就再次躺下了。
那是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自牙牙学语的孩童,到尚未成年的十三岁小男孩,一幕幕凌乱的画面,组成了小男孩十三年的成长记录,也为钟辰乐打开了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
这是一个和现代社会截然不同的世界,整个世界之中融合了古代东方和古代西方的文化,充斥着奇妙的斗气和神奇的魔法。甚至只有在故事中才会出现的巨龙也存在于这个奇异的世界之中。
作为一名来自二十四世纪的神偷,钟辰乐简直不敢相信,早就该死去的他居然莫名其妙的重生在了这么一个小家伙的身上,更让钟辰乐哭笑不得的是这个小家伙的名字居然和自己一样,也叫钟辰乐。
他现在所在的这片土地被称为“光明大陆”,而他所在的地方则是光明大陆里的一个名为“龙轩帝国”的国度,而他这具身体的主人,则是龙轩帝国五大家族之一——朱雀世家的七少爷。照理说,这应该是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身份,可是正如刚才那两个小混球所言,他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一个名符其实的**。

2019-03-11 17:14, 9楼

第2章
身在朱雀世家之中,却无法修炼斗气和魔法之中的任何一种,不但实力弱小的可怜,就连脑子也不太好使,明明已经十三岁的年纪,智商却仅仅停留在了四岁孩童的阶段。被称为朱雀世家的耻辱,**七少爷。
而站在他床前的这两个人和他一样,是朱雀世家的子弟,不过和他这个“**”不一样,他们是一对孪生姐弟,两人分别在斗气和魔法上有所擅长,被称为朱雀世家未来的新星。
至于这两人最大的爱好,除了提高自己的斗气和魔法之外,便是欺负他这个“**”。
钟辰乐之所以会躺在床上伤痕累累,也是拜这姐弟俩所赐。
他们仗着钟辰乐的智力低下,鼓动他潜入关押魔兽的地牢,结果钟辰乐却被关押在地牢里的魔兽打伤,若不是看守地牢的守卫们发现了异常,只怕他早就已经丧命在魔兽的嘴里。
终于将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吸收干净钟辰乐这才有时间对付这对混球姐弟。
不过很显然,这两人正在担心朱雀世家的家主,也就是他们的爷爷对此事的追查,正威胁她不要将他们两人揭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原本痴傻的目光,早已经被一摸锐利所取代。
“你最好乖乖听话,不要惹得我们不开心,不然后果你应该知道。”钟嘉怡撇了撇唇片,看着这个名义上是自己弟弟的**,若不是因为担心私闯地牢的事情会波及到自己,她才懒得同这个**多费唇舌。
钟辰乐挑了挑眉,心中微微一动,随即他收敛了锐利的目光,露出一副呆愣的模样,眨巴着眼睛看了钟嘉怡一眼后,怯生生的点了点头。
“姐姐,我都说这个**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算他说出我们,爷爷也绝对不会相信一个**的话的,你干嘛同这个**在这里废话。”孪生子之中的弟弟钟嘉伟不耐烦的哼哼一声。
钟嘉怡没有回应弟弟的话,她上下打量了一下伤痕累累的钟辰乐,确定他仍旧像以前那样对自己的话言听计从之后,这才放下心,领着弟弟从房间里去。
至于钟辰乐的伤势…他伤成什么样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就算他死在地牢里,对他们而言也不过是家里少了个碍眼的**罢了。若不是怕爷爷询问出现什么问题,他们才懒得同这个**多说什么。

直到这对姐弟俩离开房间之后,床上怯生生的钟辰乐,忽然间想换了个人一样,噌的一声从床上跳了下来。
“嘶。”巨大的动作扯痛了腰间的伤口,钟辰乐咬了咬牙,查看了一下自己新身体上的伤势,暗暗冷笑。
既然老天爷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他自然会好好利用这个新的身份活下去,不过依目前的情况看来,这个新身份的问题还真是不少。想要好好的活下去,他自然不可能继续“钟辰乐”之前的生活。
**?**?
这两个词可从来不属于他。

2019-03-11 17:15, 10楼

第3章
根据新的记忆,钟辰乐知道,这具身体的父亲是朱雀世家现任当家的小儿子,只不过早在“钟辰乐”刚刚满月之时,他的父母就在外出之时被人截杀,一家三口活下的只有当时还在襁褓之中的他。
虽然朱雀世家上下对于他这个**都十分不待见,可是他的爷爷,也就是现任朱雀世家的当家——钟锋,却顾念着小儿子的情面,让人照顾着“钟辰乐”的饮食起居,不过也仅限于此,对于一个大家族而言,一个文不能武不就的**,实在是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可言,甚至于他的存在就是朱雀世家的一种耻辱。
就连每年一次的家族宴会,他也没有资格参加。
对于此次,擅闯地牢的罪名,只怕“钟辰乐”不死也要脱层皮。
若不是他父亲的原因,只怕钟锋根本就不愿承认他这个孙子,可以说,现在的钟辰乐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依靠。
“处境很不妙啊。”钟辰乐笑眯眯的坐在椅子上,分析着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
一个**,又没有任何靠山,这简直就是糟糕到了极点。
“不过还不算更糟糕。”一个极富磁性的嗓音忽然间出现在了钟辰乐的耳边。
钟辰乐当即一愣,赶忙站起身,谨慎的环顾着四周。
虽然这具身体没有任何实力可言,但是钟辰乐前世却是一个名震全球的神偷,任何人的气息都绝对无法逃过他的感知,可是偌大的房间里,他却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任何人的气息。
那么,这个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既然敢出声,又为何不敢现身?”钟辰乐眯了眯眼睛环顾四周。
“现身?”那个再一次响起,带着一丝冷意。
“小兄弟,不用找了,我不在别处,而是在你身上。”
在他身上?

钟辰乐愣住了。
“本以为你会浑浑噩噩过完一生,没想到你居然突然间变聪明了,世事弄人,看来上天是要给你我一个机会。”冷至冰点的声音再次出现在钟辰乐的耳畔,可是这一次她清楚的感觉到,那个声音并非来此外界,而是……他的脑海中!
“你到底是什么人?”重生一事钟辰乐尚能接受,可是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却让他着实难以相信。
“人?这世间没有人会这样称呼我,他们更乐于唤我为——魔。”
魔? 钟辰乐微微皱眉。
“小家伙,我们来谈比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弄不清对方的身份,可是钟辰乐已经明白,这个自称为魔的家伙,当真是在自己的身体里。
“你助我重现人间,我帮你解开封印,让你获得你应有的力量。”
“封印?”钟辰乐越听越糊涂。
“挽起你的右臂的衣袖。”
钟辰乐依言挽起衣袖,在他的右臂之上,有一块巴掌大的皮肤明显比其他的肤色更暗一些,之前他检查这具身体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这细微的差别。
“这是封印?”该死,这小家伙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2019-03-11 17:15, 11楼

第四章
“这是七星锁月,七层封印封闭了你所有的力量,让你沦为被世人耻笑的**,你若愿意助我,我将帮你解开它们。”
钟辰乐看着手臂上这很难让人察觉的东西,思考着这个“魔”话中的可信度,随即他的唇角勾起一抹邪笑。
“在我们继续谈交易的内容之前,你是不是应该拿出点诚意,让我知道,我未来的同盟是什么情况?你又为何会出现在我的身体里。”
天下间,只怕也没几个人能像钟辰乐一样,敢在重生之后,同一个存在于他身体里的“魔”讨价还价的了!
片刻的安静之后,冷冽的声音再次响起。
“以你现在的实力,还没有资格知道的我名字,你可以暂时唤我——晟!我为何会在你的身体里,等你解开七重封印之后,我自会告诉你,现在的你太过渺小,知道太多,只会招来杀身之祸。”
钟辰乐笑了,可以说除了“晟”这个不完全的名字之外,他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你这样可不是谈判的态度,我怎么会知道,在我帮助你重返人间之后,你会不会对我除之后快。”力量是个好东西,尤其是他当前的处境,可是在没有弄清一些事情前,他可不想给未来埋下任何的隐患。
作为一名顶级的神偷,任何的潜在危险都会被计算在内,只有解决了一切的危险,才能在最后一击必中,无声无息获取目标。
晟沉默了片刻道:
“杀你,等于杀我自己。”
“我如今寄存在你的身体里,一旦你死亡,我也会随之魂飞魄散。”
这个消息不错!钟辰乐笑眯眯的继续套取情报。
“那么在你自由之后,是不是就可以放心的除掉我了?”
“我永远不会杀你。”
“哦?为何?”钟辰乐笑嘻嘻的开口询问,只是他眼中的锐利却和他脸上天真的笑容完全不符。
“在我选择寄存于你之身时,就已经与你签订了灵魂契约,杀了你,我将损失九成的灵魂。”晟的声音平静无波。
损失九成!钟辰乐当真想要拍手鼓掌,虽然还是不清楚这个晟为什么会寄存在他的身体里,但是他现在可以确定,晟绝对不会在任何情况下对自己出手,因为一切如他所说,杀他就等于在自杀!
“现在,我将解开你的第一层封印,你将重新获得学习斗气和魔法的力量,这是我送给身为同盟的你,第一份礼物。”伴随着晟那冰冷声音在钟辰乐的脑海中响起,钟辰乐忽然间感觉到自己的右臂处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
剧痛犹如巨浪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开口询问更多,整个人就已经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
当钟辰乐再次醒来的时候,一张苍老而慈善的脸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七少爷醒了。”老者和蔼的笑道。
钟辰乐微微皱眉,顺着记忆寻找,得知眼前的这位老者是朱雀世家的大夫钟秋。

2019-03-11 17:15, 12楼

第五章
由于之前的“钟辰乐”经常被钟嘉怡两姐弟欺负,往往弄得伤痕累累,在钟秋这里也算是老病号了。
如果说钟家还有什么人对钟辰乐不算太苛责的话,那么钟秋就算其中一位了。
“秋伯伯。”隐去眼底的精明,钟辰乐
懵懂的眨巴着眼睛看着钟秋。
看着眼前痴痴傻傻的七少爷,钟秋心中颇为无奈,脸上却依旧挂着和蔼的笑容道:“七少爷,你身子骨还弱,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伯伯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桂花糕。”
钟秋身为朱雀世家的家臣,一身妙手回春的医术,很是受到钟锋的器重。钟秋医生苦心钻研医术,未曾娶妻生子,对于经常照看的钟辰乐,钟秋已经在潜移默化下将她当做了自己的小孙子。可是他并非钟家血亲,虽然有心照顾钟辰乐,可是碍于钟锋没有命令,他也不能干涉太多。
钟辰乐笑嘻嘻的接过桂花糕,仿佛身上的疼痛都比不上眼前的点心。
说来也可悲,钟辰乐虽然衣食无忧,但是所用所吃的东西也不过和朱雀世家最低等的下人相同,甚至在钟嘉怡和钟嘉伟的刻意刁难下,他经常会食不果腹,更别说点心这种“奢侈品”了。
看着尚未成年的小家伙抱着桂花糕开心不已的模样,钟秋心中暗暗叹气,他知道以钟辰乐的智力根本听不懂太复杂的话,所以也就没有什么顾忌的念叨道:“七少爷,老爷这次当真是生气了,伯伯也不能为你做些什么,你这段时间安心养病,伯伯无论如何也会为你拖延时间,不会让你这羸弱的身子骨这么早的遭受老爷的责罚……”
钟辰乐不动声色的继续啃点心,耳朵却将钟秋的自言自语听的一字不漏。
朱雀世家圈养魔兽的地牢对于他们这些孙子辈的人而言是一个禁地,不要说他了,就连钟嘉怡和钟嘉伟都没有资格进入,他之前擅闯禁地,已经触怒了钟锋的威严,之前那两个小混球也提到过钟锋要责问他的事情。
不过对于之前“钟辰乐”究竟在地牢里遇到了什么情况,钟辰乐却一无所知,继承的记忆十分的混乱,除了一片黑暗和无尽的恐惧之外,他并没有得到更多的信息。
钟辰乐很清楚,钟锋可不会管他这个“朱雀世家的耻辱”在地牢里遇到了什么危险,他更在乎的是自己的训诫被人无视。
好在钟秋已经打算帮她拖延时间,就冲钟秋这般无私的作为,钟辰乐心里已经在这位和蔼的老者脑袋上盖上了一个“好人”的戳。
钟秋又在钟辰乐的床边坐了片刻,念叨了些有的没的,毕竟在钟秋的眼中,眼前的小家伙依旧是那个智力只有四岁的小可怜,嘱咐太多也没什么用,确定钟辰乐的身子骨没有太大问题之后,钟秋这才离开了房间。
钟秋前脚刚刚离开,钟辰乐后脚就从床上窜了起来。
他迫不及待的查看身体的情况,脑海中清楚的记得,在他昏迷的前一刻,晟已经帮他解开了第一层封印,并且告诉他,他已经获得了修炼斗气和魔法的条件。

2019-03-11 17:17, 13楼

第六章

右臂上,巴掌大的封印处,明显多了一颗鲜红的印记,这仅有四分之一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红印,却预示着他第一重封印的解开。
“我这是能修炼斗气,还是魔法?晟也没说清楚。”虽然对晟的来历一无所知,但是钟辰乐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位“魔”的强大。只可惜他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一无所知,更别提修炼斗气或者魔法。
“若你喜欢,两者皆可。”属于晟的冷声再次出现在了钟辰乐的脑海之中。
“……”钟辰乐挑了挑眉,寻思着晟这句话的意思。
难不成……
晟之前所说的话,并非是指他可以修炼这两者中的其中一种,而是两个都能学?
这…岂不是爽歪歪了!
透过这具身体的记忆,钟辰乐依稀知道,这个世界之中的人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体质强健,筋脉坚韧,于丹田处可以凝聚成斗气,此类人则是修炼斗气的人选,而另外一种,则是身体条件一般,但是精神力强大,且能够运用精神力驾驭世间各种元素的人,此类人则是学习魔法的标准人选。
上天是公平的,给了你强健的体魄,就不会给予你强大的精神力,所以放眼整个光明大陆,百年以来从未有人可以达到魔武双修的地步。而且不论是斗气还是魔法,想要达到一定的地步就需要刻苦修炼,想要得到进步就必须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且不说,拥有内力和精神力这两者的人是多么逆天的存在,光是想要同时修炼这两种东西,都已经是痴人说梦了。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魔武双修?可是我现在已经十四岁了,对于这两者还是一无所知,双修对我而言太过遥远了。”钟辰乐很郁闷,在光芒大陆上,所有的人都是在懂事不久就开始选择自己要走的道路,他如今的起步已经比别人晚了十年,修炼任何一种对他而言都已经为时已晚,魔武双修……这对他而言是个笑话。
“你可以。”晟的声音冰冷而坚定。
“你的体质和常人完全不同,而有我助你,一切问题都将不再是问题。”
钟辰乐乐了,他怎么忘了这个晟是一个高深莫测的“魔”?一个能够依靠灵魂寄存在旁人身上,存活十几年的家伙,绝非普通角色。
有了希望,钟辰乐之前的问题便迎刃而解了,他很清楚,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任何依靠,如果不能够让自己快速强大起来,只怕他必须永远披着这个****的身份活下去。
而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你会教我斗气和魔法吧。”钟辰乐笑眯眯的问道。
“只要你有那个能力,我便会将我平生所学倾囊相授,这是我送给你的第二份礼物。”晟的声音充满了无限的可能,冷冽的嗓音却说着让人热血沸腾的话。
“那么,预祝我们合作愉快。”钟辰乐笑的像只偷腥的猫,拥有一个神秘的晟的帮助,他就不相信,以他的本事会背负着这么一个****的身份活下去!

2019-03-11 17:19, 15楼

第八章
韬光养晦,避其锋芒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不过,装傻是一回事,他可不想明天见到钟锋的时候,自己成为钟嘉怡和钟嘉伟的替罪羔羊。
寻思着明日即将面临的情况,钟辰乐眯了眯眼睛,唇角扬起一抹狡猾的笑意。
**,也有**的好处!
……
如果说钟嘉怡姐弟俩让钟辰乐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身份有多么卑微的话,那么现在,他对这个“卑微”定位,已经被再一次刷新了。
一大早,两个十七八岁的丫鬟粗暴的踹开他的房门,没有半分尊敬可言的将还在床上补觉的他硬生生的给拎了起来,活似他压根不是什么七少爷,而是朱雀世家里最卑微的下人一样。
“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要人伺候着穿衣洗漱,真把自己当成少爷了。”长得略显刻薄的丫鬟粗鲁的扒下沈炎萧的单衣,毫无温柔可言的将一套还算整洁的衣服套在他的身上,手上的力道没有半点轻柔,脸上更是极大的不满。
“要不是今天老爷要见他,谁会闲的没事来伺候他,真不知道老爷是怎么想的,把这么个**养在府里,真是给咱们朱雀世家丢脸。”另一名丫鬟扯着钟辰乐的头发,随便的梳了梳。
与其说她们是在伺候钟辰乐更衣洗漱,不如说她们是在折磨。
“谁说不是,这根本就是在浪费粮食,这次居然还闯下这么大的祸,老爷只怕也不会轻易放过这个**了。”
“这样的耻辱,早点解决了最好。你都不知道,外面的人都在暗地里拿这个**当笑话,没少讽刺咱们府里。”
两个丫鬟抱怨连天的嘀咕着,丝毫没有避讳的意思。
整个朱雀世家上下,除了家主钟锋还顾及着钟辰乐身上的血脉之外,其他人根本就是把钟辰乐的存在当成了一个累赘,恨不得这个朱雀世家的耻辱早点死了才好,省的这么一个污点的存在辱没了朱雀世家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
难以入耳的话络绎不绝的传入钟辰乐的耳朵里,十四岁的小家伙面容上没有半点波澜,懵懂的张着那双还算明亮的眸子,看着眼前这两个尊卑不分的丫鬟,仿佛完全没有听懂她们口中的羞辱。
在一阵折腾之后,钟辰乐终于穿戴完毕,两个丫鬟立刻抓着他朝着朱雀世家的主屋去了。
一路上,钟辰乐任由两人扯着自己的衣服,毫无反抗的意思,只是那双看似懵懂的双眸下,却闪过了一抹狡猾的流光。
来到主屋门前,两个丫鬟立刻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了守门的侍从,头也不回的离开。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两个丫鬟转身离开的一瞬间,两个巴掌大的小荷包已经从她们的腰间转移到了某个小家伙的袖口中。
钟辰乐悄无声息的把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笔“收入”揣进了怀里,默不作声的跟着绷着一张脸的侍从进入了主屋之中。
在他踏入主屋,身后的房门逐渐关闭的刹那,两声“我的钱袋呢!!”的惊慌尖叫伴随着沉重的关门声,被封锁在了主屋之外。

2019-03-11 17:19, 16楼

第九章

主屋之中,一片安静,正对着大门的主位上,年过六旬的钟锋双眼如炬,威严的正坐在椅子上,斑白的双鬓丝毫没有显露半点苍老,反而让人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在主屋的两侧,朱雀世家的二代子弟们正襟危坐,他们大多都已经年过四十,任何一个人拿出去都是少有的人中龙凤,只是在钟锋面前,他们不敢有半分造次。
站在他们身后的则是属于朱雀世家新生力量的第三代,一个个朝气蓬勃的脸上,有着年少的傲气,能够站在主屋之中的,都是朱雀世家主家之中的佼佼者,至于那些实力卑微的人,早就已经被钟锋丢到分家自生自灭去了。此时,钟嘉怡和钟嘉伟就站在一位中年男子的身后,悄悄的抬眼盯着踏入房门的钟辰乐。
偌大的主屋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个站在钟锋面前的小男孩。
其貌不扬的五官,放在朱雀世家容貌卓绝的第三代前,显得格外的丑陋,那张脸上挂着懵懂的无知,瘦小的身子不经一握,这样平凡而又脆弱的人,怎么看也不像是出身朱雀世家的孩子。
早在钟辰乐出生后不久,朱雀世家的二代子弟们,就对这个父母双方,长相又完全违背朱雀世家审美的小男孩充满了鄙夷和猜忌。
钟辰乐的父亲钟玉,朱雀世家最小的少爷,人如其名,容貌俊美如玉,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让众多女子为之倾倒的优雅飘逸,且在斗气上的造诣颇高,又极爱风雅之事,当年就算是在人才济济的朱雀世家之中,也是一枝独秀,极受沈峰的重视。钟玉的妻子,更是当年龙轩帝国的第一美人温雅,倾城倾国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的美丽,在温雅尚未嫁人之前,多少王侯将相对她趋之若鹜,更是有人为博佳人一笑,不惜散尽家财。
这么一对金童玉女所生的儿子,就算没有美得惊天动地,也绝对不是眼前这么个丢进人堆里就找不到的丑小鸭。
对于钟辰乐的身世,朱雀世家私下里的议论颇多,奈何钟锋从未对此事发表任何态度,其他人也只能在暗地里嘀咕几句。
毕竟,整个朱雀世家之中,钟锋才是真正的掌权者。
此时此刻,钟锋高高在上,锐利的目光锁定在那个站在自己眼前的孙子身上,威严的脸上不见半点波澜。
如刀锋般挑剔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许久未见的孙子,钟锋的双眉微微皱起。
看到钟锋皱眉,朱雀世家的其他人全数暗笑在心。
很显然,钟锋虽然承认了钟辰乐的身份,可是对于这个污点,却颇为不喜。
所有人都静待着钟锋开口,整个主屋里寂静一片。
钟锋的目光从钟辰乐的身上移开,出声道:“钟辰乐,你前些时日,擅闯禁地,闯下大祸,你可知罪。”
钟锋的声音低沉而厚重,他不是在询问,而是在陈述。
主屋里,钟辰乐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这个“自己”的爷爷,毫无半点情绪。

2019-03-11 17:19, 17楼

第十章
“钟凌。”钟锋喊道。
“儿子在。”坐在下方,一名年约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站起身,恭敬的拘礼。
“你负责地牢守卫事宜,当日的事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来说。”钟锋严肃的目光扫过钟凌,睿智的眸中看不见父亲对儿子的温情,有的只是上位者的威严。
钟凌暗暗苦笑,他是钟锋的四子,除了已故的钟玉,他在第二代中排行最小,可是和文武双全的钟玉相比,他就显得平庸许多。平日里也不得钟锋重视,这次地牢出事,正是发生在他的职责范围之内。
“回禀家主,当日因事外出,并不在府中,负责守卫在地牢里的是我手下的三名侍卫,等到我回到府中,就接到他们的通报,说有人闯入了地牢。”钟凌暗暗擦擦冷汗,擅闯地牢虽然是不小的过失,可是真正要命的是,那一日,地牢中关押的魔兽,可是整个朱雀世家花费了上百精锐性命才捕捉到的珍惜物种!
事实上,除了钟锋之外,整个朱雀世家之中只有钟凌知道那一日地牢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钟锋今日之所以会劳师动众的当众询问钟辰乐,根本就不是什么擅闯地牢的小事。
真正惊动钟锋的事情,是朱雀世家其他人万万也想不到的。
“当日的守卫可在?”钟锋开口问道。
钟锋这一问,却让整个主屋里的人傻眼了。
这本就是尘埃落定的事情,当日钟辰乐被发现晕死在地牢里,这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照理说,钟锋只需要对钟辰乐下达处罚的命令就可以了,可是今日钟锋居然摆出一副要将那一日事情的原委查个水落石出的态度,这事情可就不对劲了!所有人都隐隐觉得,钟辰乐当日犯下的错,只怕不是擅闯禁地那么简单了。
而此时此刻,钟嘉怡和钟嘉伟姐弟俩的脸色变得一片惨白,他们可没想到钟锋会追查此事的究竟,要知道,当日他们哄骗钟辰乐进地牢前,就已经找借口把看守地牢的那三个守卫给调开了,这才让那个**有机会进入地牢。
这会儿,钟锋居然要审问那三个守卫,万一那三人把自己姐弟俩给说了出来,只怕以爷爷的聪慧,不少片刻就会猜到是他们在背后捣的鬼。
钟嘉怡和钟嘉伟现在很想哭,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一个擅闯地牢的小事,居然让高高在上的钟锋如此重视,他们本来是打算威胁钟辰乐让他老实闭上嘴之后,他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哪里会想到钟锋还会来这么一手。
现如今,两个少年脸上的得意傲慢尽数消失,留下的只有眼底的惊慌失措。
坐在钟嘉怡和钟嘉伟前方的中年男子,也就是这姐弟俩的父亲,钟岳隐约感觉到了自家两个孩子的不安,他微微皱了皱眉头,没有多说什么。
三名负责地牢守卫的侍卫很快被带到了主屋里,他们恭敬的跪在钟锋面前,等待着家主的询问。
点击数367,顶贴数18,本页字数11987,总字数3598341 nct王道吧,大E爱X勋O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