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发现余讳萧夙那篇被删帖了,让我之后整整txt再发一下吧,想

[目录] 爱诗无限6 @ 人工呼吸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20-10-28 15:49, 1楼

才发现余讳萧夙那篇被删帖了,让我之后整整txt再发一下吧,想看的可以私聊我发图。最近有个现代脑洞,先发发。争取不咕。

2020-10-28 15:50, 2楼

邵纪珉X邵纪北
bl 骨-科年上
占有欲强温柔腹黑哥哥x天真软萌美人弟弟
(再次强调,本人bian态鸽子一只,没有专业知识,瞎搞黑科技哈哈哈哈哈哈,其实就是图个爽啦,如果踩雷提前致歉。)

2020-10-28 15:51, 3楼

邵纪北难得和邵纪珉发生了小争执,平日里他素来乖巧听话。

邵纪珉是他的哥哥,他们的父母很早就因为意外事故去世了,偌大的邵氏财阀现在由他的哥哥掌管。

邵纪珉什么都好,家里和邵纪北很亲近的保姆许姨和她的女儿,也就是邵纪北的英文家教苏老师,总是联合起来打趣邵纪北,说小北的哥哥简直宠他宠上天了,什么好东西都想捧到小北面前。

就是哥哥管他也实在是管的太严了,邵纪北很不开心的想着。

自己的身体不好,以前出现过心脏停跳的凶险病症,自从第一次他心跳骤停被送去医院抢救之后,他哥哥就紧张的不得了,不仅在家里建了抢救室和医学观察房,培养了大批家庭医生,还每天逼着他吃好多好多营养心脏的药。时不时还让他输液打针,做全身检查。偶尔也有几回他再次突发心疾,都是哥哥亲手给他做急救,有一次给哥哥还摁断了他两根肋骨,导致他在床上修养了好几个月。

药真的苦死了,打针也真是疼的很,被急救后醒来的感觉也难受的不得了,邵纪北委屈不已,有时候又会自责为什么自己的心脏会有问题,给哥哥带来了多少麻烦。

今天本来是邵纪北十八岁生日,他邀请了很多同学朋友来家里别墅玩。十六岁那年他出了心跳骤停的意外,那之后生病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他上学的次数少了很多,但是同学们一直都很想念和喜欢他。邵纪北家世背景极好,个性却单纯善良,待人真诚,处事低调,更别提那张艳若桃花的面容。学校里不知有多少女生对他暗许芳心,又有多少男生对他暗中觊觎。

2020-10-28 15:52, 5楼

今天本来一切都很好,家里的厨师做出可口的饭菜款待年轻人们挑剔的胃口,邵纪北和朋友们帮着仆人装点屋子,彩带飘飞,金纸挥洒,最幸福的那一刻,他在哥哥哼唱的生日快乐曲里许愿家人朋友健康安宁,然后吹灭十八支蜡烛,他的哥哥温柔地握住他的手,一起切下生日蛋糕。周围洋溢着温暖和祝福。

邵纪北诚然是想不通的,明明中午还那么好说话的哥哥,现在却不容置喙地表示他不能去自家泳池里游泳。

此时他的朋友们在宽阔的泳池里一定玩得很开心!估计都开始打水仗了!

“你为什么不放我去玩水!”邵纪北嘴巴轻抿,一副闹小脾气的样子。

邵纪珉惯来纵容小北的情绪,但这会儿他没松动,只是皱眉说,“不安全。你身体不好,不准去玩。”

2020-10-28 15:53, 6楼

“哥哥!你也太小心翼翼了!根本就不会有事的!”邵纪北不以为然,他坚信自己的心脏其实没那么脆弱,心跳骤停也不过是最最偶然出现的意外,自己的身体就算有点弱,也不至于游个泳就有生命危险吧。“我同学都在呢,看在我生日的份上,你就让我好好玩一次嘛。”

邵纪北使出撒娇大法,绕过书房里的实木大办公桌,直接伏在他身上,一把抱住了邵纪珉的脖子,头枕在他臂弯里乱蹭,柔软的发丝蹭过邵纪珉的肩膀,香甜的吐息热乎乎扑在他的耳边。邵纪珉眸色渐深,搂住邵纪北细瘦腰身的手臂收紧了,让他坐在他的大腿上,而后轻轻叹息,“哥哥真拿小北没办法。”

邵纪北郁闷的情绪一扫而空,惊喜地抬头看他,“哥哥,你同意了?!”

2020-10-28 15:56, 7楼

邵纪珉不说话,静静凝视了他半晌,把邵纪北看的都发毛了。邵纪珉吐出一口忍耐的喘息,这才妥协道,“水里凉,不准玩太久,记得去叫许姨或者苏老师看着你,再下泳池。”

邵纪北欢呼一声,“收到收到,遵命啦长官!”吧唧一口亲在邵纪珉侧脸上,随后欢快地跑走去换衣服了。邵纪珉无奈地笑笑,明显感受到身体起的反应,只得先赶紧进浴室里冲个冷水澡再出来办公,否则今天他脑子里是别想有公务了。

邵纪北光速换上泳衣,直奔后院的泳池,他有时候甚至嫌弃家里大的要命,害的他跑到泳池都需要花费不少时间。这时候他早就把哥哥的叮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根本忘了叫人去泳池边看着他,就迫不及待要去加入正在玩闹的同学们。

2020-10-28 15:57, 8楼

他今天穿了一身游泳套装,泳裤是黑色的,愈发衬的他的两条腿白皙纤长,短T恤样式的深蓝色游泳上衣套在纤细的腰身上,露出一截劲瘦细白的小腹,整个装束使他看起来单薄又修长,黑亮柔软的碎发落了几缕,遮盖不住水亮有神的琥珀双眼,嫩粉的唇瓣向上扬起,露出笑意盈盈的模样,深陷的颈窝,线条平直瘦削的肩颈,动人的锁骨和肩部下方若隐若现的乳-尖,简直令人垂涎。

他接近泳池的一小段路里,无数视线都黏在了他的身上,只不过邵纪北本人并无所觉,反倒兴高采烈的,直接就要往水里跳。

一直和他同桌的男生从泳池赶忙里走出来,上前揽住邵纪北的肩膀,“小北,你别着急呀,先热身再来玩啊。我陪你。”眼前的男生俊朗帅气,名叫柏鹤,和他关系很亲近。邵纪北有些着急,拉着柏鹤的手,催促道,“好吧好吧,我们快点。”

柏鹤耳根子红了一片,悄悄攥了一下邵纪北柔软的小手,这才开始带着邵纪北做热身动作。

2020-10-28 15:58, 9楼

突然,他们耳边传来一声尖叫。

“救命啊,莎莎她……她落水了!”

只见泳池的深水区处,水面上伸出一只属于女生的手,奋力地挣扎着。呼救的人是这名叫李莎莎的女生的朋友,她哭哭啼啼地,颠三倒四地,一边喊救命一边解释李莎莎落水的原因。

原来是李莎莎和她比赛游泳,她快速的游上岸,走上来才发现李莎莎还在深水区扑腾,显然是抽筋溺水了。

2020-10-28 16:00, 10楼

邵纪北瞥见那只挣扎的手,想也没想,掉头就朝着深水区跑。他从池边一跃而下,后面人的惊呼他全听不到了,只一个劲儿地拼命往李莎莎身边游。只是他确实没有水中救援的经验。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邵纪北游到李莎莎身边,恰巧是正对着她的方向,他打算从正面抱住李莎莎,带着她一起游回去。李莎莎脚抽筋的时间不长,此时处在半清醒的状态,这时有人突然从水里抱住她,她本就害怕,更加快速的挣扎起来,求生本能使她的力气大得惊人。

邵纪北渐渐抱不住她,更要命的是,李莎莎掐住他的脖子,按着他借力往水面上浮。他整个人被按入水里,水往口鼻里争先恐后地钻,他想让李莎莎放松别怕,可他说不出来话,一说话,水就不停地灌入他的心肺,灌入他的肚腹。他无法呼吸,更被没有预料到的情况压制的无法动弹,他皱紧眉头,轻轻地在水里摇头挣扎,抱住李莎莎的手也松开了,在水下无力的挣动。

很难受,溺水窒息的感觉痛苦至极。他眼前一片模糊,神思都有些飘渺了,忽然想起哥哥嘱咐他要记得找人看着他,嘱咐他注意安全。水,到处都是水,他被水包围,被水淹没。一张嘴,可怕的水就流入他的身体里,掠夺他的生息。他好后悔……哥哥……哥哥……对不起,他应该……听话……他的眼前开始阵阵发黑,瞳仁上翻,眼皮渐渐开始半闭合,嘴里不停吐出的气泡也消失在水中,慢慢不见了……

2020-10-28 16:05, 11楼

李莎莎在水面上大喘了几口气,逐渐恢复了理智,可是往身边一看,赫然发现邵纪北浮在她身边,一动不动。她还没来得及思考,就被游过来的柏鹤推开了。

柏鹤的胳膊环在邵纪北脖颈上,将他的脸颊托出水面,他紧紧抱住邵纪北,一边往池边游一边大声喊他的名字,“小北!小北!你醒醒!你醒醒啊!邵纪北!”

邵纪北毫无反应,双眼紧闭,身体顺着水飘动,四肢敞开,软绵绵地半垂在水里,发丝四散,舒展如水中美丽的藻类。

2020-10-28 16:06, 12楼

苏老师正要出去办点事,听到后院一阵骚动。今天不是小北的生日宴会吗?年轻人怎么这么有活力啊,吵闹声好大。

她笑着摇头,想着走过去凑个热闹。

当她看到泳池里那一幕时,忍不住惊呼出声,她几乎是立刻想要跑去看小北,又想到应该赶快告诉邵先生,于是着急地往邵纪珉的书房跑。

2020-10-28 16:07, 13楼

邵纪珉刚冲完澡,还是有些心浮气躁。冲澡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他却总觉得眼皮突突直跳,内心隐隐不安,看不到邵纪北,他还是不踏实。他穿好衣服,正准备下楼去泳池边亲自盯着邵纪北。

此时他的门被大力推开了,厚重的实木门砰地撞响墙壁,仿佛在他不安的心上又重重敲击了一下。他还没来得及警告直接推门而入的人的失礼。就见邵纪北的英文家教苏老师站在门口喘气儿,眼圈通红,神色慌张。

他的心里陡然一紧。

“怎么了?”他没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点颤抖。

“邵先生,小北……小北他……”苏老师哭腔明显,根本说不下去话。

邵纪珉大脑嗡地一声,手里拿着的文件资料瞬间脱手,洒了一地,他立刻夺门而出,往后院跑去。苏老师跟在他身后跑,哭着说,“小北溺水了……我看他在水里……他已经不动了……”

邵纪珉身形一晃,正在下楼的脚步磕绊了一下,差点直接从楼梯上一脚踩空。

他的心瞬间揪紧了,失去的恐惧扯得他灵魂都发痛,他用尽最快的速度跑到泳池边上,看到的场景使他瞠目欲裂。

2020-10-28 16:08, 15楼

邵纪珉的心情难以言喻,他的小北,刚刚还活蹦乱跳,会甜甜地跟哥哥撒娇耍赖的小北……现在就这样浑身湿透,安静地躺着,无声无息。他迅速把邵纪北从躺椅上抱下来,护着他的头,把他轻轻平放在地上,要给他做心肺复苏。

他们的周围还围着不少人,都在紧紧盯着邵纪北没有意识的身体和脸庞,看他被抱起,争分夺秒地被放进躺椅,漂亮的小脚伸在躺椅外面被迫晃荡几下,那具身体在邵纪珉手里反复被检查和抚摸,又被抱着放下地,无论邵纪珉怎样动作,邵纪北的神色始终都动也不动,像睡着了一样柔软,又死气沉沉得令人惊慌。无论男生女生,都巴巴地望着邵纪北随邵纪珉一番动作而时不时被迫晃动又没有生息的样子,眼里俱是既害怕又痴迷的欲-望。不远处有两个女生抱在一起不敢发出声音地哭。

邵纪珉眼神阴鸷,咬牙对一边的家庭安保道,“让所有人都滚出去!另外去查今天到底怎么回事,我不信小北是自己变成这样的。”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两个女生开始瑟瑟发抖。邵家是什么样的人-家,邵纪珉是什么样的人,大概只有邵纪北本人最不清楚。十九岁开始接手邵氏,将庞大的家-族企业做到国内的极致,并在国-际上也有足够的分量,还和政-界高-层有所关联,这样深不可测的人,动一动手指,就能把惹到他的人碾-死。别说是一个李家,一个李莎莎,就算是十个,一百个,他眼都不眨就能让他们消失。

何况,这是邵纪北,毫无生气躺在这里的人,是邵纪北。人人都知道,这是邵家邵先生的心头肉,邵氏的眼珠子,邵先生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千般宠万般疼的小少爷……

2020-10-28 16:10, 16楼

人群被强行驱散,就算对那具美丽的躯-体再恋恋不舍,他们也不敢惹到盛怒的邵纪珉。只得黯然离开。

许姨给邵纪北铺了厚厚几层毛巾,哭着拉走了女儿,听从邵先生的命令匆忙去拿急救箱。

池边只剩下他们两人。阳光依旧明媚,照射进空无一人的泳池,却温暖不了两人的身心。邵纪珉的心随着邵纪北逐渐发凉的身体直坠深渊。

邵纪珉将邵纪北的衣物迅速卷起来,露出没有吐息起伏的胸-乳,在两-粒淡粉色茱-萸之间比划了十字,找到中点后,两手交叉着用力摁下去。邵纪北经常被施以急救术压按的胸口太柔软了,邵纪珉担心力度分散,于是赶快垫了躺椅上的靠枕在他的胸部下面,使得他的胸部挺起,方便承受按压。以前邵纪北发病的时候,他也给他这样做急救,只不过没有哪次比这次溺水的情况还要可怕,呼吸心跳一并停止。以前他通常只是做上一两组按压,就能逼-使小北紊乱的心跳恢复正常,专家医生跟他谈话过,让他不要每次都那么着急地去大力捶打邵纪北的胸膛,不要再出现摁断肋骨的情况,另外医生还说邵纪北的身体万万不能经受过大的刺激,不然今后心疾发作时也会更严重,有可能会跟第一次心跳骤停那样凶险的情况相近。邵纪珉一贯冷静的头脑里现下不停地胡思乱想。

还是太软,柔软的胸-乳和靠枕被邵纪珉打直的臂膀大力压平又回弹,邵纪北的胸部在压力和靠枕弹力的双重作用下起伏挺-动,大力按压使得他后仰的脖颈和头颅也颤动起来,羽睫扑簌,水珠滑落,像是沉睡中落下一颗泪珠的美人,微微张开的嘴唇里随着一下又一下的按压流出喝下去的池水。男人肌肉紧绷,紧张又无措地按压着。邵纪珉此刻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六神无主,他着急地大力按动邵纪北的胸腔,小北的四肢都被按压的力度弄的散开,随着邵纪珉的力度摇晃不止,乳-肉被暴力揉-弄过一样,红痕遍布。三十次按压过后,邵纪珉抬高小北尖俏的下颚,慌乱地去撕开小北卷起的T恤泳衣,怕它阻碍到小北打开的气道。

邵纪珉是真的慌了神儿,才在低下-头裹住小北柔嫩的唇瓣往小北胸腔里渡气的时候才发现出不对来。邵纪北的体内根本进不去气流,刚刚做按压时,也没有听到该有的气流产生流动时的嗬嗬喘息声。

邵纪北的体内存了太多的水,以至于他失去生命前的最后一刻,池水突破了自然定律,再也无法从他完全打开的口鼻里灌入了。

因为邵纪北已经被水灌得满胀了。

2020-10-28 16:12, 17楼

他的肚子圆滚滚的,从纤弱的腰肢上凸出来,看得出在挣扎时喝了很多水,沉甸甸地积压在腹腔内。邵纪珉一时心急,直接就着邵纪北平躺的姿态就要去挤压他的肚腹。

他扯下遮盖小北身体的大块毛巾,温柔地给邵纪北擦拭干净身体。邵纪珉掰开邵纪北柔软的唇瓣,摸出随身携带的口-笼塞入小北嘴中,确保他的嘴不会因着惯性慢慢微闭合。邵纪北的嘴巴被撑开很大,洁白的齿粒隐约可见,艳红的小-舌头听话地被口-笼压制,如果不是时机不对,邵纪珉简直想要深-吻这样失去意识但依旧迷人的口-舌。邵纪珉的大手从他的小北光滑细腻的腰侧两边掐-握-上去,猛地发力,邵纪北口鼻里一下就流出了涓涓细流。

邵纪珉挤压的力度很大,发力点又很巧妙。从下推压,微微向上推揉发力,把他圆滚滚的一肚子水从位于偏下位置的小腹处直往上推压。这个动作会让他微微地移动,像是被人重重推着,平瘫的身体向上动作,脖子稍微仰起一段,喉结被迫颤动着凸显一下,然后随着下一次推压的准备,身体又会到原始的位置。
点击数104,顶贴数35,本页字数5735,总字数8562 人工呼吸吧,爱诗无限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