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凤x润玉】帝艳(R19/魔尊x天帝/涉及兽化)

[目录] 灵街艳鬼 @ 旭润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8-09-22 16:54, 1楼

人物塑造尽量不偏向ooc
食用说明如下:涉及一些剧情需要宝贝们耐心过一遍,药物和半强制皆有提及,言语僭越,少量人兽or兽兽情节描写,年下骨科,兄弟禁断
我叫天蓝,非双洁党,除拆逆之外用梗无任何雷区,润玉亲娘,飚车狂魔,目测会有后续生子
条件不适接触R级者自觉点叉
和谐富强民主文明


2018-09-22 16:55, 2楼

自古二楼不说事

2018-09-22 16:55, 3楼

欢迎小宝贝们勾搭我这个中老年沙雕阿姨

2018-09-22 16:56, 4楼

『帝艳』

"这滋味,比兄长你所钟爱的高位权势如何?"


—————————————————————

九霄华庭,寒光潋滟,孤寂冰冷,一呼一吸间皆是冰冷寒凉之感,白云浅蔼纷扬不休。云端万道凌厉的金色光恍同纷纷斜雨一般落地而亡,抑或是在这高寒败褪不尽的九霄之上浮浮沉沉,伴玉廊琼阁万世兴盛不衰,共松顶丹鹤穿堂而过,恍若取尽了元黄伊始的一切生机。

天界,神木苍翠欲滴,薄云浅蔼凉冽入骨,万间殿阁熠熠流光。一袭皮囊如斯光洁雅致,背地里却不知是如何沉沦放纵的,凡人如何,仙神又如何,别不乏私心未泯者。天界诸神亦如此,生生将精明狠戾敛在骨血之中,疯狂追求着操纵天机命格,玩弄权术的快感,算计、谋虑、阴毒、贪婪丝丝缕缕缠绕入骨。而那些业障更迭,波谲云诡,竟只被他堪堪匿于眼底罢了,翻覆之际,便是一场腥风血雨。

天魔一战终归结束,到头来还是魔尊旭凤以天界众将的性命为筹码逼天帝润玉与之议和,至此天魔两界已是死伤无数,忘川河畔血肉横陈,而魔尊、天帝二者皆损耗了大量灵力,神形俱遭重创。天帝为了取胜,不惜动用禁术以致疯魔,幸由魔尊所制。天魔骤然停战,天帝由魔尊亲自遣返璇玑宫,那魔尊旭凤又以弑父杀母,知法犯法身试禁术之罪加之于天帝,昭告众仙家将天帝囚于璇玑,量天界众神再如何的心有不甘也需忌惮几分魔尊的手腕和势力,碍于境况,不敢轻言半句。

璇玑宫常年肃冷冰寒,星辰兜转时光变迁,流云浅蔼一如往日,只是满庭的昙花已然残喘凋敝。魔尊旭凤刻意在那殿外布下结界,六界无人可轻易破之,目的显而易见是要软禁私放穷奇的天帝陛下。

旭凤对他的新仇旧账,润玉心里明了透彻得很,只是他很疑惑,前日自己因那穷奇的妖邪之气而狼狈失态,疯魔不堪,旭凤分明可以趁机杀了他然后自拥为新帝,但对方并没有这么做,这一点倒着实让润玉揶揄不解。幸因受了旭凤的灵力相渡,原本猖獗的妖力现已散去大半,润玉这才解开了那对死死锢在腕上的诛仙锁,随手扔在地上。双腕上淤青与血痕相交叠,几道结了痂的疤痕又被二次揭开,鲜血汩汩外溢,麻木的痛感让润玉倒吸了一口冷气,又见那瓷白的肌肤上袒露出一寸新添的剑伤,十分刺眼。

他这璇玑宫,还是老样子,寒洌如玉,似乎永远也寻不到一丝温存,就连他曾经期求过的情挚,到头来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奢望。正如他如今做了天帝,身后还是空无一人。

润玉自嘲地笑笑,起身轻泯了一口杯中苦涩绵长的清茶,心中不知是何滋味。恁时正当他失神之际,门外却出乎意料的有了些许动静,润玉闻声缓缓抬头,看见一名眉清目秀的小仙侍推开了殿门,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金兽香炉搁在殿下,恭恭敬敬地阖首向他行礼,却不知为何有些慌张,开口也吞吞吐吐的:"陛……陛下。"

"竟能冲破旭凤所设的结界,本事倒不小。"润玉瞧了一眼那小仙侍,见她长得竟与已故的水神锦觅有七分相似,顿时心生愠怒,伸手轻揉额角,周遭肃杀的戾气压得那修为和品阶尚低的小仙险些喘不过气来。"只可惜,你逾矩了。"

"本座的璇玑宫,岂是你未得诏谕想来就来的地方?"
点击数616,顶贴数75,本页字数2106,总字数12153 旭润吧,灵街艳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