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公主篇

[目录] xsata @ 人工呼吸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21-02-17 18:38, 21楼

整个和亲銮驾浩浩荡荡,唯有一位送嫁将军名讳中有个「叶」字。
陈国安排拓拔叶送嫁,一方面图他武艺精湛,公主与他青梅竹马,一路上的安全他必当竭心尽力,另一方面还存了断他心思的念头,又怕随侍动了同情心放走公主两人私奔,也省的和亲过去之后有知情人将两人青梅竹马的事情翻出来嚼舌根,特地换了一批不知内情的女官。
那女官心有疑虑,可人之将死,公主千金之躯,竟然连临死前的小小愿望都不能满足,她动摇了一下,唤了拓拔叶进了公主銮驾,自己退到车外,不让任何人进去打扰公主最后的时间。

2021-02-17 18:53, 22楼

拓拔叶心急如焚,他已有许多日没有见到她,只能在外围听那些女官议论公主今天又发烧了,喝了什么又吐了,可是他却并不能去见她。
忽然有一高阶女官红着眼眶来寻他,说是公主传召,他心里一沉,火烧火燎的就跟着去了。
他掀开銮驾外的帘子,外头的风雪卷着他的铠甲吹进了马车,他看见了陷在锦绣堆里的人,夏至半闭着眼,嘴唇微微张着喘息,高烧让她的脸上散着病态的红晕。
他听见她低低的唤着他。
“阿叶哥哥…”

2021-02-17 19:10, 23楼

“殿下…”
拓拔叶心下惶惶然,他轻轻扶起她的身子,她的身体烫的惊人,冰冷的铠甲硌在她的身上,夏至微微打了个哆嗦。
“阿叶哥哥…你会怪我吗?”
拓拔叶摇了摇头。她披散着头发,气若游丝,看他摇头微微笑了笑。
“是啊,所有人都说我太任性了。贵为一国公主,享了一国的荣华,此时也得为了这国被献/祭。”
拓拔叶开口,声音干涩的不成样子,千言万语,只说出来,“公主大义。”
也许是因为高烧,也许是因为哭过,夏至的眸子里看起来潮潮的,她哀求道。
“阿叶哥哥,最后再抱抱我可以吗…”

2021-02-17 19:31, 24楼

“好。”
拓拔叶搂住了她的腰身,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殿下,不要死。”
夏至慢慢放松身体。
“好…”
然后她合上了漂亮的眼,呼吸渐渐平稳。
也许是终于安心了,又也许是拓拔叶的铠甲冰冷降了她的体温,夏至睡了过去,他并没有放开手,就这样抱了一夜,直至她身上的高热褪去。

2021-02-17 20:01, 27楼

大胤对和亲之事并不甚热情,浩浩荡荡的十里红妆送入大胤王城就像在深井里扔了一颗石头,好事的百姓议论了两天也就没了声息,既不见国君赐婚也不见收入后宫,召见过一回可公主大病未愈,于是例行公事般赏赐了一些名贵药材与珍宝,就再也没提过这事,好似彻底将这和亲公主抛在脑后。

2021-02-17 20:23, 29楼

日子好过是好过,但夏至不是很满意,见不到大胤国君就没法顺理成章绿竹马啊,她寻思大不了就制造个偶遇之类的,先解锁了这个人物再说,恰好下个月大胤国开春祭祀谷神,到时候都得出席到场,干脆也就不着急了,一门心思先找系统补补课,看看这个人物应该怎么攻略。
到了大胤系统可以接收到更多信息了,它整理了一份,交给夏至,夏至看完半晌没有说话。
「你就跟我说吧,他是怎么过来的?」
「我…我也不知道…」
大胤国君名叫萧朔,长得与上个世界的小徒弟一模一样。
夏至也是一阵无语,她扶着自己的额角,好半天叹了一句
「这都是欠的债啊…」

2021-02-17 20:36, 30楼

她反复翻阅着他的信息。
简简单单的,什么时候出生,什么时候当上国君,口味喜好与上个世界一样,生杀予夺果断无情,唯与帝师传过一段情愫,说是萧朔年幼时拜了名动天下的才女穆淳做帝师,萧朔敬之重之与她情感深厚,常有亲昵之举,曾经一度传言帝师穆淳有一日要从帝师改口做帝后,可不过三年便在一次刺杀中为萧朔挡刀死在他怀中。
萧朔用冰封存了她的身体,时常去看她。
「这都啥玩意儿,这小崽子。」夏至又是无奈又是生气。
「挺深情的呀。」她咬着牙,笑的龇牙咧嘴,系统看了一哆嗦,没敢接话。
「行了,我知道了,他就喜欢他师父,哪个师父他都喜欢。」
系统大概明白她为什么生气,只得小小声安慰她
「尊敬的宿主,任务才是第一重要的。」
夏至又磨了磨牙。
「好,行。」

2021-02-17 20:38, 31楼

2021-02-18 00:55, 33楼

祭祀谷神那一日,大胤国君萧朔登上了一千阶的高台,焚了祭文。
夏至站在台下,定定望着他穿着玄色龙纹衣袍的样子。
于她而言不过几日未见而已,可她也一下子挪不开眼。她的小徒弟看起来成熟多了,不苟言笑,端正着脊背,已经是可以一肩担负起国之重任的君王了。
她离开以后他遭遇了什么?怎么会到这里来。
她迟疑的想着,萧朔果真是来寻她的么,那么他为什么还要拜别人做师父,还用冰封存着那个人的躯壳不让入土为安呢?
她止不住的想着,心念百转,而台上萧朔似乎察觉到有人盯着他,目光循着实线扫来,对上了她的眸子。
「他…还认得出我么?」夏至漫无边际的想。

2021-02-18 01:04, 34楼

夏至身份特殊,是和亲公主但却没有大胤封号,于是被安排在了一众使臣里,那礼部尚书听闻她身子弱,又是心痛又是气喘的,担心大典上这公主被人群拥着透不过气来一不留神就坏了祭典,特意将她安排在最外围,也不知是有意无意,今日打扮的干脆利落,透着一股子清爽,一身白衣与周遭使臣格格不入。
萧朔一眼扫下来就看见了她。夏至的身上仿佛有光,周遭使臣都暗淡的平寂在一旁,唯有她迎着他的目光,不卑不亢,眼神复杂,有怀念,有期待,甚至还有一丝欣慰。

2021-02-18 01:15, 35楼

“师父…?”
只见那一国之尊顾不上什么祭祀大典的体面,不管不顾的往高台下狂奔而来,众臣哪里见过这个阵仗,好在仪式已经结束,天家热闹也不便多看,内侍们引着诸位大人出了祭坛,只留下两人相顾无言。
夏至百感交集,只那一眼他就褪去了君王的威仪,重新变成了那个小徒儿,她想保持镇定,可手却止不住的颤着。
“师父…是你么?还是…我又做梦了…”
他甚至没有用君王的自称,好像自始至终都是她的好徒儿。
夏至的心一揪,又酸又疼,刚要开口,就听见萧朔接着说
“穆淳师父,我很想你。”
“……”

2021-02-18 01:31, 36楼

夏至心一沉。
他没认出来,还认错了。
她屈身一拜,用却是的是陈国的礼。
“陛下想必是认错了,在下并不是帝师穆淳。”
她没什么好脾气,转身就走,相当无礼。
身侧内侍只得小声打圆场,“此乃陈国和亲公主,陛下还尚未见过,想是与故人有几分神似,认错了,还请殿下莫要怪罪。”
萧朔这才惊觉眼前人并不是帝师穆淳,她们容貌上有七分相似,只是当时站在台下望着他的眼神太过熟悉,所以才认错了。
点击数181,顶贴数40,本页字数2765,总字数11265 人工呼吸吧,xs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