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澄·原创】回梦

[目录] 蔷薇hua @ 羡澄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9-06-29 00:40, 1楼

【羡澄·原创】回梦



2019-06-29 00:43, 2楼

老文重开,之前因为一些比较糟心的事情删文了。。。再又一次重温了一遍魔道之后忍不住想要继续写下去,给我可爱的羡澄一个完美结局!!

2019-06-29 00:44, 3楼

  一

  魏无羡从梦里惊醒,他撑着身子想要坐起。可虚弱负伤的身体无法负担他的动作,手臂无力之下又重重的跌了回去,身体陷进被褥。
  事实上他挣扎了很多次,但是一直无法摆脱梦魇。
  梦里的叫骂声,冲天的火光,鲜血溅在脸上的黏腻触感,风裹挟着腥臭的气味朝他席卷扑来,有尸山血海的乱葬岗,以及。。。他的师弟江澄。

  他下意识的把手按在床榻上,手下松软温暖的触感告诉他,他回来了,回到了他的房间,这是属于魏婴的房间。
  有多久没回来了?他不知道。
  魏无羡垂下眼睫,眼帘掩盖住了那些情绪,只是良久,他突然笑了笑着笑着把脸埋进枕头里。

  “吱——”门板被悄然推开。
  一袭紫色长衫的青年冷素着脸推门而入。他反手关上房门,将沁着凉意的风阻隔在门板之外。
  回身蓦然抬首,目光竟直直撞入一双深邃眼瞳。江澄的表情空白一瞬。他没有想到魏无羡会在这个时候清醒。
  随即他反应过来,藏起眼里的复杂,嘴角的冷硬的线条,刻画出更为刺骨的笑意,“醒了?魏无羡。”

  魏无羡侧头看向江澄。他不自觉的捏紧手下松软的床褥。那人就站在门口,光影迷笼间看不清容颜。几缕阳光从他身后的门缝中挤进屋子,从他身后倾泻,刺的人几乎睁不开眼。
  那样的阳光,耀眼温暖的不像话。上次见这番光景,却恍如是隔世之前。魏无羡嘴角上扬的更厉害,笑容像是融化在了阳光里。

  “。。。师妹。。。”他的声音因为久久的昏迷听起来有些沙哑干涩。
  “江澄,你果然又给我收尸了一次。”他抿了抿嘴唇,喉结上下动了动。把哽咽的泣音和鼻尖的酸涩强压了下来。
  “哈~果然还是师妹好。也就嘴上厉害。。。”说着,他又扬起了那个江澄熟悉无比的肆意张扬的笑,不曾改变,岁月似乎毫无更迭。。。

  江澄怔愣一瞬,这样的魏无羡他有多久没看到了?果然是很久了吧。
  江澄眼里的迷惘很快褪去,重新凌厉起来。
  “收尸?”江澄挑了下锋利的眉,似乎是觉得听到了什么好笑又讽刺的事情。“是啊,这次,的的确确是为你收尸,魏无羡。”江澄他缓步走到魏无羡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人。他眉目之间染上的戾气也愈发摄人。

  “在下可当不起你的师弟。夷陵老祖魏无羡,你该叫我江宗主的不是么?”江澄脸上没什么表情,可眼角眉梢却透露着一股莫名的尖锐。

  魏无羡像是对这一切没有感觉,他依然笑的没心没肺。

2019-06-29 00:44, 4楼

  乱葬岗围剿一役,带头的小江宗主非但没有如他所说的那般大义灭亲,反而把那夷陵老祖带回了江家好生将养着。

  这消息不知怎么的,突然就传遍了大街小巷。
  清河聂氏作壁上观暂无动静,姑苏蓝氏有趣的隐隐有回护之意,兰陵金氏作为云梦江氏的连襟之族,却步步紧逼。
  一切都在沉默的发酵着,等着接下来支离破碎的爆发。
   “诶诶~这位小师弟,留步留步~”魏无羡到底是个跳脱的性子,耐不住寂寞。他在床上老老实实躺了几天,汤药也一碗一碗的灌下去。身体是见好了可江澄却再也没有来探望过他。(WiFi坚信上次见面是友好的探望y( ˙ᴗ. )耶~)
  此番趁着这小弟子送饭的功夫,就赶忙拉着人攀谈。
“诶?!”小弟子年岁不大,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位传说中的大魔头会突然叫住他。难道这位老祖是觉得饭菜不和口味终于要吃了他么QAQ!?
  “夷。。。夷。。。”夷陵老祖四个字刚要出口。他僵了僵身体似乎想到了什么,把这几个大字咽了回去。
  “大,大,大师兄!不要吃我!!!”宗主特意吩咐过的,这位是我们云梦的大师兄,不可以不尊敬的QAQ!
  诡异的沉默之后。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忍了忍到底没忍住,笑的泪花都出来了好几朵,笑的直锤床板。
  “诶呀我天,江澄在哪里找的你这么个活宝?”抬手果断的揉乱了小弟子扎的整齐的发髻。
  江家人平时礼仪举止都是有模有样的,小孩儿哪里见过这番阵仗。吓得他不敢动,还以为这是眼前这位大师兄进食前的习惯,QAQ。引来了魏无羡更加凶残的蹂躏~

  玩够了,魏无羡也想起来正经事。
  “我问你啊,你得老实回答,不然就把你吃了哈(●^皿^●)”
  “QAQ嗯嗯!”
  “你们宗主都忙啥呢,几天都不见人影~”
  “宗主很忙的,从夷陵。。。额。。。大师兄你走了之后宗主就特别忙,所以你见不到他是很正常的。”
  “诶?我走之后?额。。。那你说说,你为啥要叫我大师兄?不怕江澄听见了用紫电抽你?”
  “才不会!就是宗主让我们这么叫的,说你是云梦的大师兄。不然谁要叫你呀QAQ”
  “诶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家师妹好贴心哦~行啦,今天大师兄心情好不吃你啦,回去该干嘛干嘛~”
  小弟子委委屈屈的退出魔窟,还没来得及关门就听见里面的大魔头的高喊:“明天的菜要辣椒!不够辣就吃你哦!!!”
  “是!!!”QAQ
  等小弟子走远,魏无羡在屋内陷入了沉默。他无声的笑了笑,眼神带着些温柔。
  “大师兄吗?。。。阿澄。。。原来还认我这个离家出走的大师兄啊。。。”

2019-06-29 00:47, 6楼

  魏无羡是被一群嘈杂不堪的叫骂声吵醒的,他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他不慎在意的揉了揉自己杂毛乱敲的马尾笑骂道:“这群弟子怎的这么皮,大早上不思练剑竟然有心情吵架~”
他心情甚好,只因昨日江澄把他的云梦弟子服侍送来了,他之前的衣服去哪里了魏无羡没胆子问,想也知道,大概被江澄拿去烧掉泄愤了吧~
拾掇好自己,魏无羡开门正准备去寻江澄,师妹嘛要细心耐心好好哄的~
只是刚刚走门口,竟然有人先一步猛的推门进来,差点与魏无羡撞个满怀。竟是那送饭的小弟子,魏无羡连忙扶住那小弟子急急询问:“这是怎么了?可是外面出了什么事情?”他隐隐有一些预感,心悸的厉害。“可是江澄出了什么事情,仙门百家上门闹事了?”
“诶?”小弟子被连珠炮的追问问的有些楞“大师兄你怎么知道的,宗主要我告诉你不要出去,他会周旋解决。。。的。。。诶诶诶诶!人呢?!”

“江宗主,你之前可是答应我们共同讨伐夷陵老祖这魔头的,怎么如今这般行径?!”
“江小宗主,忠言逆耳,老朽痴长你几岁可不得不说一句难听的话。你包庇这魔头可曾想过你那惨死的姐姐姐夫?”
“江澄!你这小人,是不是想要独占夷陵老祖的那些个珍宝秘籍!”
“江家晚吟你这是何必呢,把魏无羡交出来,你留着他迟早是个祸害呀。。。”
魏无羡赶到前厅大堂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场面。
他看到他的师弟江澄坐在首位,不怒自威满身的锋利,眉眼锋锐冷芒摄人。看着那些人满口大义的指责谩骂。看着那一双双贪婪的眼睛,像是饿狼看见了肥肉,垂涎三尺的蓄势待发势要把他的师弟江澄吃肉嚼骨分食殆尽。。。。

2019-06-29 00:48, 8楼

  三
天色渐渐晚了,云梦华灯初上。江畔余晖烛灯千盏。夜寒江冷,江面披戴月华,一只小舟停在江水中心,远离繁华霓虹,远离浮世喧嚣。
两人坐在小舟的船舱里对坐。“阿澄,你在哪弄来的天子笑!厉害啊!”魏无羡急急拍开封泥,也不用杯子酒碗,直接仰头灌下,连喝几大口“好酒!”
“。。。捡的”江澄随口说道,自己也倒了一杯,天子笑在白玉酒盏里漾出一圈圈的涟漪 ,月色和着灯火齐齐碎落在这杯盏里,江澄看的出神,良久才抬手把杯中之物一饮而尽。
“嘿嘿今日阿澄好生的气派威风,救师兄与水火,以后不论何事,我俩一起抗,重振我江家风采!我们可是云梦双杰,你说是不是~”魏无羡大咧咧的搂过江澄的脖子,无比亲昵的姿态。“阿澄你说话啊~”
“哦,没什么好说的,又不是第一次了。。。”江澄没有理会魏无羡,看着江面看的出神,锋利的眉眼软化下来,像是卸去了全部重担,这时候,他只是他江澄。“魏婴,你说一切要是都没有发生。。。该多好?就那么云淡风轻的。。。我们一家一直,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
自从带回魏无羡,只是他低一次叫他的名字,他说的很轻也很珍重,他的话像是要融化在着一江寒水里,有些飘飘渺渺。。。他盯着水面,缓缓笑了笑,他被月光包容,竟然显得孤寂落寞“。。。我以为你忘记了。。。忘记云梦双杰。。。忘了云梦。。。忘了这里才是你的家。。。”
“怎么会呢!?江澄!你怎么能这么想!”魏无羡慌了,这样的江澄他从来没见过。从身后紧紧搂着江澄,把脑袋搭在江澄的肩膀上,声音不自觉的柔软下来“江澄。。。云梦就只剩下我们了,我不要你还能要谁呢。”
魏无羡看不到江澄的脸,他不知道江澄在想什么,也不知道江澄的表情是什么,但是他突然意识到,他怎么能要江澄亲口说出弃了他这种混账话。。。
他突然明白,江澄从来没有放弃过他,是他先不要江澄的。。。是他不信江澄。。。他只一心想着自己的大义一心想着那些人的无辜,他从没想过他的小师弟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被刁难被欺负。。。他从没想过他的小师弟在为他周旋,为他辩白时受得白眼和压力有多大。。。他从来没想过,江澄不是不懂温情姐弟的无辜,他不是不能彻底扔下一意孤行的他。
江澄只是和温情姐弟的恩情比起来他知道云梦不能被拖下水,否则云梦会被阴谋和贪婪撕得粉碎。而他正是把云梦拖下水的人。。。是他忘记了,他除了是魏婴魏无羡,他还是云梦大师兄,是江家二把手。。。
江澄来乱葬岗找他,江澄宁可做个世人眼中的忘恩负义的小人也要让他回家,他只是想保住他的师兄,只是想带魏婴回家。
他们假意决裂让他名声大噪,无人敢来随意挑衅,他当时只当江澄是真生气了,全当发泄,没有深想,如今怕是也是为了让他这个师兄能过得好一点吧。。。
是他没有想的周全。。。是他没有看出江澄的妥协与退让。。。一直都是他魏无羡做出自己的选择,江澄只是想要他回家。。。
“阿澄。。。对不起。。。我再也不走了好不好。。。阿澄。。。”

2019-06-29 00:48, 9楼

  那天晚上,魏无羡又做了那个梦。梦见了那天夜晚的乱葬岗。。。火光冲天,他和江澄对质,江澄亲眼看着他被万鬼吞噬。
魏无羡以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但是他已经不在痛苦,甚至不再把它视为噩梦,因为他知道,他的小师弟会把他带回家,他们会回到云梦,然后他的师弟会回护他,护他周全,再然后他们会一直在一起,他们是云梦双杰。
但是。。。他的梦没有到此结束。他死了,死在了乱葬岗!!!
“阿澄!”魏无羡连忙看向他的师弟,他第一反应就是告诉在他梦里面的江澄那是假的,他没有死。魏无羡不敢想象他的师弟如果看着自己死在他面前会怎么样。
江澄伸出手,似乎想要拉住魏无羡,他声嘶力竭的大声喊着什么,魏无羡听不见。他只能看见他的师弟目眦欲裂,火光在他瞳孔中跳动,他颤抖着伸出手,似乎要抱住那个被万鬼吞噬的身影,颤抖的手却什么都抓不到。他只能看着那个人,在火焰和恶鬼中化为灰烬,只剩下陈情孤零零的滚落在地,他像是再也只撑不住,身体踉跄着跪坐在地上,呆愣愣的盯着那一摊灰烬,泪水夺眶而出,一颗颗掉下来,他没有反应,只是看着明明刚刚还是魏无羡的灰烬,他伸手,想要捧起什么,山风吹来,它们被吹散在风里,什么都没有留下,宛如挫骨扬灰。
“江澄我在!我在这里,江澄你看着我!我还活着!”魏无羡冲过去要抱住江澄,手却穿过了江澄的身体。。。
“江澄!你看看我,我在的,师兄在的!***看看我!!!”
“江澄!!!”魏无羡惊醒,猛地坐起来,茫然看着前方也好像什么都没有看,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冷汗涔涔打透了中衣,“江澄。。。对,江澄!”他猛的跳起来,来不及穿衣梳洗,直直跑出了房间。他要见到江澄,立刻马上!那个梦真的是梦么。。。为什么这么真实,那样的心悸,那种灵魂深处传来的疼痛。。。如果是真的,可他现在活的好好的,如果是假的。。。对,假的,不论多么真实,也是假的,他没有死,也用远不会让自己死在江澄面前!

2019-06-29 00:50, 10楼

  江澄是被魏无羡砸门的声音吵醒的“魏无羡你大早上的发什么魔障?”揉了揉有些混浆浆的脑子,“就不能老老实实的待着?”
江澄认命的起身,给魏无羡开了门。他也不看魏无羡,直接拐去穿衣洗漱打理自己。
昨夜泛舟寒江,又喝了一夜的酒,还丢人的像个被欺负了的小娘子似的,被魏无羡安慰了半宿。光是想想,江澄就觉得臊得慌。江江澄斜睨了魏无羡一眼,决定绝口不提昨夜的事情。
“你怎的也不拾到拾到自己,鞋也不穿的就跑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江澄怎么你了似的。”江澄拿起八角仙桌上暖着的热茶,倒了一杯,青瓷茶杯泛着袅袅热气,茶香氤氲开来,送到魏无羡面前。“这急得样子,怕不是被狗撵的?”
“嘻嘻~阿澄,我不是被狗撵的。是被一个噩梦撵的~诶!多谢师妹~正好醒酒暖胃!”接过茶盏一饮而尽。
“噩梦?能把你吓成这样?说来听听,也好让我高兴高兴。”
“噗!咳咳”魏无羡被呛了一口,讪笑道,“没事没事,梦到狗了哈哈”
“哦,呵呵”
魏无羡回去换了衣服,两人又叫了吃食,就直接在江澄的屋子里吃了饭。竟然有些岁月静好无波无澜的恬静意味。这是魏无羡回来之后,第一次和江澄一起吃上一顿饭,他看得出来,昨天之后,江澄对他的态度变了。。。这样真好。
魏无羡小口小口抿着饭粒儿,小心翼翼的开口“。。。内个,阿澄。我想去嗯。。。就是。。。去看看江叔叔他们。。。回家之后。。。还么去呢”魏无羡笑的勉强,做好了随时闪躲江澄紫电的准备。
“。。。你去就是了,”江澄停下手里的动作“又没人拦着你。。。”神色看不出什么异常,只是加快的吃饭的速度,随意扒了饭,边算是吃好了“我去处理江家事务了。”
“诶!江澄!!!”魏无羡眼巴巴瞅着江澄离开,“***就是嘴欠!”
江澄看着眼前的一本本乱七八糟琐碎的文书,只觉得心烦气躁,一本也看不下去。干脆也不看了,直接起身,跑去了祠堂。
祠堂被安置的妥当,每天都有人扫打,清净。
江澄到的时候,魏无羡已经在里面了。江澄隐了气息,安静的站在角落看着那个黑衣猎猎的师兄跪在夫亲母亲和姐姐的牌位前面,魏无羡没有说话,江澄也没有打扰。。。。
他的师兄,哭了。他的师兄说,他回来了,再也不走了。说他不该把江家扔下,他说想莲藕排骨汤了,说师姐那身嫁衣真美,说是他没有保护好师姐。他说他不敢来,他怕江澄恨他,怕师姐怪他,怕虞娘问他为什么没有保护好江澄,怕江叔叔问他去哪了,为什么不回家。。。。江澄其实不恨他,他明白,也没有把江家所遭受的一切真的怪在魏无羡头上,阿姐的死,他其实知道,
江澄就这么听着,靠在墙壁上,听着听着抹了把眼睛,笑了。。。。似乎有什么东西,释然了一般。。。
“少在这里扰爹娘阿姐清净,在这里絮絮叨叨的,阿姐平是疼你,哪里听的了你在这里哭哭啼啼”说着,跪在了魏无羡旁边,深深拜了下去。

2019-06-29 00:51, 11楼

  五
“诶!阿澄你试试,快试试,我试着自己炖了莲藕排骨汤!”魏无羡风风火火的跑进书房,手里稳稳的端着一托盘,把手里东西放下,手在后屁股上抹了抹,笑的灿烂。
“你快看看,看看和师姐做的一样不?嘻嘻”
江澄从堆的能挡脸的账册里探出头,看看魏无羡,又看看桌面又看看魏无羡“臭小子,你有那个闲心不如来帮我看这些个乱七八糟的家务!”说着,倒是站起了身,坐到桌边,一探头,砂锅里的汤水还在咕哆咕哆的冒着热气。
“你那些东西我可看不来,当年去姑苏求学,我最不耐看那些个,再说我给自己的定位非常明确,”说着坐到江澄身边朝他挤眉弄眼“我可是要做小江宗主手下的第一打手嘿嘿。”他拿起一只碗,拿汤勺盛了满满一碗的排骨“我跟你说,这排骨我炖了好久的!你要是敢不吃看我怎么收拾你!”他嘟囔着,把碗放到江澄面前“师妹尝尝师兄的手艺”那个样子意外的贤惠。
江澄挑眉,看着他师兄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抿了抿嘴,认命的拿起勺子,虽然,那个莲藕排骨的卖
相。。。真的。。。和他师兄的表情一样一言难尽。。。
排骨汤入口,江澄诡异的停了一秒“嗯。。。挺好的。”
“我就知道!嘿嘿,下次我还给你做,既然喜欢就全吃了吧,看你这一天天累的,师兄心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看江澄黑的和那个砂锅有一拼的脸,实在没忍住笑的拍桌。
“魏无羡!你小子找抽是不是!”
“诶诶诶,师妹怎么那么大火气呀~当心嫁不出去哦~”
江澄看着魏无羡油嘴滑舌的样子,实在无奈的叹了口气,真的拿起勺子一口一口吃完了那碗他师兄亲手做的莲藕排骨汤。
“你不喜欢吃就算啦,等我下次在做嘻~”
“。。。没有不喜欢。。。其实做的还可以。”
“噗哈哈哈哈,我说师妹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啊~师兄想亲一口怎么办~”
“。。。魏无羡!!!”
江澄被魏无羡惹的毛都炸了,顿时想把一锅汤糊到那总是嬉皮笑脸的俊脸上,当然,最后还是沉默着吃完了那一碗莲藕排骨汤。
魏婴逃也似的出了书房,再待下去他怕被江澄抽成陀螺,随后又去祸害校场祸害江家新弟子去了。
日落西山,整个云梦被镀上一层靡丽霞光,江澄从书房出来,直接去了校场,魏无羡还在那里。江澄远远的看着他,那人笑容像是用远都不会染上阴霾,如同阳光,耀眼的紧。日暮橙色的暖光包裹着和弟子打成了一片的魏无羡,他整个人都那么温暖。他转过头,看见江澄,四目对视,江澄望见那双眼睛,它似有魔力,让人移不开眼睛,那双眼睛里像是住满了阳光。
“江澄!嘿嘿,快过来!”
“。。。嗯,来了,。”

2019-06-29 00:53, 16楼

  话音刚落,众人哗然,议论纷纷。
“哼!与尔等有何关系!都闭嘴!”一身玄衣的刚硬男子冷笑,杯盏重重往桌子上一砸。
捏清河聂氏家主聂明玦这般,无疑是一种无声的表态。
“此番种种,对错难说,善恶难辨,的确不该一概而论。”姑苏蓝氏泽芜君清润温雅,唇角含笑,说的话显然也并不如金光善之意。
江澄也没想到这聂蓝两家竟是这番态度,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
“呵~那又如何,那千百人命岂是儿戏?就算事出有因又如何?江宗主若要保他,不如代他受个五九戒鞭?若是不行,就让魏无羡自己站出来~呵~”金光善也不恼,好整以暇的看着江澄。
魏无羡抬脚就要出去,被江澄一把拉住。江澄狠狠瞪了魏无羡一眼,按了按魏无羡的手臂。随即站起身,笑着看向金光善,眼神却冷然如冰。
“呵~怎么,若是我受了这戒鞭,此事便算作罢?”
“对~一笔勾销~江宗主意下如何?”金光善吃准了,江澄不会为了所谓的情意受这四十五道戒鞭。
“好啊,只是魏无羡若是不再是戴罪之身,伏魔殿被取之物别的不要也罢全当给各位的赔礼,那阴虎符和佩剑随便,是我江家大师兄的法器,自该讨回!”
“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金宗主又要食言而肥么!既然一笔勾销,为何不肯归还法器!”江澄步步紧逼,“阴虎符阴邪,这天下除了魏无羡还有谁镇得住他?金宗主要这东西执意不归还,难道还有别的目的!”
“你。。。江晚吟,你好的很!既然如此我就答应你!若是你受了这五九四十五道戒鞭,我金光善把阴虎符与随便双手奉上!”

2019-06-29 00:55, 18楼

  “江澄!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来解决,我。。。”
“****嘴!!!”
魏无羡被江澄的怒喝打断,他看着江澄,他的师弟又一次挡在他的身前。。。这是第几次了?姑苏初尝怨气的时候,江澄挡在了他前面。王灵娇那**来云梦作威作福要问他得罪,江澄挡在了他前面,夷陵老祖习得鬼道出现在众人之前,与蓝忘机不欢而散,江澄挡在他面前。。。
他死死拉住江澄的胳膊,被江澄一根根掰开手指,他们目光交汇,江澄平静的看着他,片刻后似乎是安慰他一般笑了笑:“相信我,魏婴。这是最好的办法。站在这里,不许说话,这是命令。如果你敢违抗宗主之令,我就当你在不是我江家人,和我在没有一点干系。什么云梦双杰我权当你在放 屁。我就。。。不要你了。”他的声音平静的让人错觉那是温柔,江澄看他的眼神坚定又决绝,魏无羡看着他转身的瞬间,一分一秒都恍若万年。。。魏无羡伸手要抓住那个人,但是什么都抓不住。。。
江澄走到中间,站得笔直,孑然傲骨。他是笑着的,得胜了一般的矜骄,傲视着众人。他坦然的跪下,那似乎变得不再是什么难事,他知道,他保住了魏无羡,什么阴虎符随便其实都无所谓,反正只是保住魏无羡附赠的一些小礼品不是么~是他江澄赢了。
父亲。。。有所为有所不为。。。你说阿澄做到了吗?
“等等。”清润文雅的声音缓缓传来。在穿着金星雪浪袍的弟子把戒鞭请上来的时候,泽芜君忽然开口叫停。
“我等来此,为一个公道而来,既然已有定论,不如由我蓝家执刑?这样兰陵金氏也避免了被人背后说道是刁难江宗主。金宗主意下如何?”
“。。。你。。。。好,好,就如泽芜君所说!泽芜君你可要秉公执法啊!”
“自当如此。”
皮开肉绽的声音在魏无羡耳边炸响!他想移开眼睛,身体却强迫他必须看着,紧紧盯着那一道一道血色鞭痕,盯着那挺直的脊背随着一鞭一鞭的落下一点一点的弯折,看着那人身形随着每一鞭落下就狠狠颤抖一下,看着那人的鲜血汩汩的从伤口处流出染红地面,他连眨眼都做不到。
魏无羡捏紧拳头,指骨咯咯作响,满眼血色似乎也染红了他的眼睛,几乎流出血泪。他听见江澄的呜咽,他的师弟在疼,他的师弟在等着他去救,管他什么道义什么声名!都该去死!他的身体颤抖,怨气在身体里鼓动,呼之欲出。
“魏无羡要入魔了!”不知是谁忽然尖叫一声“他要血洗金麟台!”
“魏无羡!!!”
是江澄,全场噤声。“你他 妈 给我站在那里!这是命令!!”
魏无羡僵在原地。
“。。。阿澄。。。”他看着江澄染血的背影。江澄没有回头,他看不到江澄的脸,那张脸现在该是什么样的?他不敢想。。。。他不敢动,身体被江澄的话定在原地。他不怕别的,身死魂消,挫骨扬灰都不怕。他怕江澄真的不要他。。。

2019-06-29 00:56, 20楼

  江澄几乎要坚持不住趴在地上,他只能用手臂死死撑住身体,他是江家宗主,才不能被仙门百家看了笑话!他冷汗涔涔,还有心情看坐上的金光善,他执着扇子,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
他几乎要把牙齿咬碎,用尽全力才没用叫唤出来,那种抽皮扒骨一样的痛,每一鞭子都似乎要把他骨头打碎。。。汗水迷蒙了双眼淌过脸颊又滴到地上。
他很庆幸他背对魏无羡,他不能让魏无羡看到他这幅狼狈样儿,他一定会笑死的。不能。。。看着师兄,他忍不住喊疼的。。。
几十鞭子而已。。。忍忍就过去了。。。很快的。。。很快就可以带魏无羡回家了。。。走之前看带他看金凌。。。金凌很可爱的,魏婴一定喜欢。。。糟糕。。。眼前有些发黑,一会儿还要应付金光善那老匹夫。。。不能在这里倒下,不能把魏婴自己留在这里。。。他那个死小子指不定就被套进去了!
“江澄!”魏无羡眼看着江澄踉跄了一下,似乎要坚持不住,他也顾不得别的,冲上去一把扶住江澄,扶住江澄的手都是颤抖的。执鞭的蓝家子弟见魏无羡上来,看向泽芜君,在泽芜君的示意之下推到了一旁。
“走!阿澄,我们回家,什么仙门百家什么阴虎符什么都无所谓,我们回家!我带你回去,谁来找江家麻烦我就杀了谁!什么名声我不在乎!”他的瞳仁火烧似的赤红一片,杀气怨气交织在周身,几乎凝成实质。。。他眼神凉凉的看向金光善,笑了笑“谁都拦不住我。”
金光善背脊一惊,那种冰冷黏腻的杀气如跗骨之俎任凭他运转灵气也不能回暖半分。这才惊觉,魏无羡是那个可以血洗不夜天的夷陵老祖,是以一人之力奠定了射日之征胜局的魏无羡,之前若非他拿捏哄骗了江晚吟才有了那乱葬岗围剿。。。可现在。。。他还能拿捏住谁?况且这三十二鞭子下去也着实解气。几番思量下来,金光善心里有了计较。
“诶呀诶呀~快别在打了,”他眯眯眼睛,笑容转瞬和蔼。“这江家江澄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小孙儿还唤阿澄一声舅舅呢,如今这般金某看着心痛啊。这三十二鞭已经表达了江宗主的诚意和决心,况且,这魏无羡犯下的错也属事出有因,那我就代表仙门百家在给魏无羡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大家没有异议的话就这样了~”
“哼!一场闹剧。我清河聂氏就先先不奉陪了!”聂明玦看不惯金光善那种虚伪模样,也不给金光善面子,起身告辞。“泽芜君,江宗主,告辞。”
泽芜君浅笑温柔,起身回礼“聂宗主慢走。”又转身对魏无羡道“魏公子,且带着江宗主疗伤要紧,切莫耽误,至于随便与阴虎符,蓝某愿留下来做个见证,二位不必担心。”
“多谢!”

2019-06-29 00:56, 21楼

  七

金麟台问罪就像一场没有结局的闹剧,荒诞又滑稽。最后兰陵金氏宗主金光善还是在姑苏蓝氏家主泽芜君蓝曦臣的见证下归还了阴虎符与随便。
江小宗主为其师兄当众受了整整三十二戒鞭将其师兄魏无羡一力保下这事儿传开,那些魏无羡残杀师姐江厌离,魏无羡与江家决裂的谣言不攻自破。魏无羡曾经在仙门百家所作侠义之事又被人翻出来讲,不夜天穷奇道的种种内情也被说书人舌灿莲花的纷纷猜测讲述。江家此番竟因祸得福,名声大噪更胜从前。。。
天下盛传姑苏蓝氏有双璧,云梦江氏有双杰!

云梦莲花坞

“阿澄,来来来。师兄给你做汤啦~尝尝~喝了汤好敷药~”魏无羡穿回了一身暗紫色的江家服侍。把汤汤水水的放在一边,细心扶江澄起身,在他身后垫了两个又轩又软的靠垫。“来先喝口水润润嗓。”魏无羡拿起准备好的参茶用小勺细细吹凉,又抿了一口试了温度,才送到江澄唇边。他的动作熟练又小心,这段时间对江澄的照顾从不假于他人之手,吃食,喂药,擦身,换药事无巨细。
江澄靠在床上,脸色虽然苍白唇色也淡,但精神很好。蓝家人下手很有分寸,伤势看着吓人,却不曾真的伤到根本。况且他真的被魏无羡照顾的很好。
他挑眉看着魏无羡忙前忙后,几次张了嘴又不知说什么,然后闭上,两人目光相对无声对质,最后江澄认命的张口就着魏无羡的手,喝了口参茶。
“。。。我是伤了背,又不是断了手,你小子这般模样做什么。。。还有,这已经是你今天第三次出现在这里了,工作做完了?弟子考教完了?事物处理了?”江澄皱着眉头故作严肃的询问。
自从两个月前江澄负伤而归后,他就把整个云梦交到了他师兄手里。
看江澄喝了参茶,魏无羡欢欢喜喜的拿起他熬的莲藕排骨汤,再次重复喂食的那一套程序。现在的他已经可以把这汤做的有模有样了。
江澄无法,拗不过魏无羡,只能无奈的张口接受投喂。
“阿澄真乖,等陪你吃了饭,就去校场了。要紧的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阿澄放心养伤~无聊了,书架就在边上,看看全当解闷儿,今儿天气好,一会儿我帮你把窗开了,透透气”魏无羡眼神温柔的可以沁出水来,几乎要将江澄溺毙。
魏无羡一口一口喂,江澄一口一口吃,一个说一个听,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不过如此。

2019-06-29 00:56, 22楼

  上次从金麟台回来,魏无羡就时常做梦。那些梦混沌又破碎,每次惊醒那种整个心都被狠狠攥起的疼痛酸涩都尤为清晰。。。
他逐渐开始失眠,他会陪着江澄直到江澄睡去,然后起身关紧门窗,吹熄蜡烛,坐回江澄的床前,安静的看着他有些苍白的睡颜,这一坐,就坐到夜深露重再无人声,然后惊醒了一般,偷偷在江澄额头印下一个温柔如轻羽飘落的吻,无声退出江澄房间。。。。在明明灭灭的的灯火里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必须睡了,明日他的阿澄还等着照顾不是么?
今日他又做梦了,这次,终于不再是那些说不清的黑暗混沌。
他梦见了阿澄,梦里的阿澄身形拔高了很多,面容也更加沉稳出挑,他还是那样一身傲骨难折的矜骄模样。
云梦莲花开落几回了,他的阿澄笑容一天比一天更冷,他像是染上一身云梦春分时节的烟雨,带着彻骨的寒意。他眼底深处的那份温暖在日复一日的冷清里消匿无踪,就好像云梦除了他江澄,在没有一个人。他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拿着一支同体漆黑坠着红流苏的笛子看然后冷笑着把它珍重的放到枕下,魏无羡认得,那是陈情。江澄开始偷偷在姑苏外卖天子笑埋在院子里,然后他疯魔了似的捉天下修鬼道之人,严刑拷打,他魔怔了,他逼问那些人是不是魏婴,别人都说江宗主恨透了鬼修,可魏无羡知道,每一死一个鬼修他的阿澄就更冷一分直到麻木。。。。这个梦好长。。。。魏无羡开始还会对梦里的江澄大喊,他要让江澄知道,他不是一个人,魏无羡一直在他身边!但那都是徒劳,江澄看不到他,感觉不到他,他捂不热江澄,江澄在这样日复一日的孤独里消磨了少年义气。。。最终,成了那个世人口中戾气难掩凶狠霸道的江宗主。而他魏无羡,能做的仅仅是以一个魂魄的状态陪着他,他从未像这般希望过,这些真的只是个梦,梦醒了,他的阿澄还是那个肆意张扬眉眼带笑的少年。

2019-06-29 00:57, 23楼

  江澄这夜,一直睡不安稳,有一种奇怪的酸涩感催促他快醒来。
他刚刚睁开眼,入眼的是一片黑暗,只有窗外的月光细碎的透过纱幔流泻进屋子,此时应当还是深夜。转头就见魏无羡趴伏在他的床边,就这么睡了。
江澄失笑,这人怎的就这么睡着了。他眼神软了软,伸出一只纤长莹润的手指,轻轻勾起他师兄的一缕乱翘的黑发缠绕着把玩。他有些费力的一点一点撑着身体坐起,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声音放轻:“魏婴,醒醒,魏婴,要睡上床再睡了,魏婴。”随即,江澄就发现了不对劲,魏无羡的身体绷得很紧。
“魏婴!”江澄连忙加大了力气,魏无羡似乎陷入了什么噩梦,任凭江澄怎么摇晃,他都没有分毫清醒的迹象。
魏无羡在梦里感觉一个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似乎在叫他。。。是阿澄!阿澄在叫他!
他惊醒,猛的惊坐起来,一把抱住了眼前的少年,紧紧的抱住,好像要把两人的骨血都揉在一起。
江澄猛的睁大眼睛,魏无羡的胸膛火热的厉害,烫的他想退,可身体又被抱的很紧,他有些不知所措,他能感觉到魏无羡抱着他的手在抖,不。。不仅仅是手,他全身都在抖。魏无羡似乎在害怕?这个想法让江澄忍不住摇头,他魏无羡天不怕地不怕怎么会被噩梦惊醒呢。。。可是肩窝似乎有些凉意。。。似乎被沾湿了。。。魏无羡这是。。。哭了么?
江澄有些慌乱,他缓缓的抬手环抱住魏无羡,学着记忆力阿姐安慰他的样子,有些笨拙的安抚轻拍魏无羡的后背,无措的抿起嘴唇,张了张口,才别扭的道:“没事了。。。有我在呢,不是么?好了,没事了。。。不怕了啊,师兄不怕。”
魏无羡在那一声师兄不怕里溃不成军。那一瞬间他突然明白,江澄江晚吟是他一生的劫数。
点击数704,顶贴数147,本页字数13334,总字数121525 羡澄吧,蔷薇h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