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江湖 第二部 姑苏城

[目录] 陈怅 @ 仗剑天涯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1-03-01 10:18:00 , 0楼

仗剑的朋友大家好!

   本篇《姑苏城》是长篇小说《量子江湖》的第二部。书中相当多的人物、重要的悬念以及部分矛盾冲突的来龙去脉都是承接着第一部《燕子坞》。
   因此尽管《姑苏城》会是一个独立完整的故事,但是如果没有看过《燕子坞》的话,可能无法最好地理解这一部的内容。
   以下是第一部《燕子坞》在仗剑的链接: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17/1/42405.shtml
  
   当然我也理解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所以我写了一篇大约六千字的比较详细的《燕子坞》故事梗概。如果有人想直接看第二部的话,可以先阅读这篇梗概,尽管远远不足以掌握整个故事情节和情感线索,但至少不会完全搞不清方向。
   更主要的是,距离《燕子坞》完稿已经有六个多月了,许多看过的朋友或许也已经开始淡忘,这篇梗概应该可以帮助大家重新记起吧。
   另外,并不建议转载这篇故事梗概作为《燕子坞》的介绍,因为有太多的剧透。
   最后祝仗剑的朋友们身体健康,事业有成,在新的一年里拥有更多的快乐!
  
   陈怅
   2011年2月28日
  

2011-03-01 10:22:26, 2楼

  ×××××××××××××××××
  量子江湖第一部《燕子坞》故事梗概
  ×××××××××××××××××
  
   故事开启于轩辕一七四年的秋季。
   对于武林来说,轩辕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在轩辕朝成立的第一年,刚刚挫败群雄、统一了中原的太祖轩辕易就破天荒地率领他刚刚任命的宰相以及朝政部、典律部的高官亲赴华山,出席了由江湖各大帮会门派共同主持的“华山会议”。
   这是自秦始皇以来中原历史上第一次有一位皇帝离开皇城公开以江湖礼节和武林的掌门、帮主们举行正式会晤。会议起草并颁布了一系列影响深远的旨在规范江湖行为,但同时也赋予了江湖人士许多权益和保障的条律,史称《华山备忘录》。
   之后的几十年间,在《华山备忘录》的保护和鼓励下,众多江湖门派逐渐摒弃了原先的封闭和保守,慢慢演变成了开放的,以研究武学知识,培养武学人才,传扬侠义精神为宗旨的武校和武术学院。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在武学院里学习和成长,并成为了朝廷和民间机构里的栋梁。
   武学在轩辕朝的时候已经发展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
   一千多年前大武学家张三丰在黄裳内力学说的基础上天才地总结归纳出了三个优美简洁的定理,对内力和招式进行了量化,把各门各派原本看起来形态迥异、千差万别的武功纳入了一个统一的框架下。张三丰把武学从神秘主义中拯救了出来,内力从此不再是祖师爷手里流传下来的某种晦涩难懂、不可言说的调息吐纳方法的产物,而成为了和节气、时令一样可以用规则进行解释描述的现象。
   《华山备忘录》促成了武校和门派之间更广泛的武学交流,师承不同源流的武学家们走到一起,互相研讨印证,将“黄裳——张三丰”武学体系逐渐发展到了极致,成为几乎所有内力方法和招式创新的指导源头。尽管仍然有个别的武学现象和这套伟大的理论不相符合,比如说“降龙掌法”、“六脉神剑”和“凌波微步”,但是随着包括武学皇冠上的明珠“张三丰猜想”在内的许多武学难题的攻克,大部分武学家相信这三种武功也很快可以得到完美的解释。
   《华山备忘录》还被证明是最有远见的协调朝廷和江湖关系的政治创新。
  获得了相当程度的权利和自由的江湖不仅没有变得难以约束,反而在少林、武当、燕子坞和五岳校盟等大武校的表率下形成了严格的自律,同时也促进了对地方军政腐败现象的良性制约。
   武林变得空前的兴旺,轩辕朝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和富庶。除了轩辕一二五年大魔头李天道创立光华邪教给江湖带来了二十多年的动荡以外,其余的一百多年全都是风调雨顺、蓬勃发展的太平盛世。
   朝廷和各大武校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在轩辕一四五年联手攻陷了位于青冈梁孤鸿岭的魔教总坛,诛杀了教主李天道和神光、圣华二使。到了轩辕一七四年的时候,魔教在各地的残余力量都被彻底荡平,江湖恢复了往昔的繁荣,而许多新的道德规则和生活方式也已经开始萌芽……
  

2011-03-01 10:26:06, 3楼

  本书的主人公周远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出生和成长。
   轩辕一七四年的时候,他正在燕子坞武术学院武学理论系就读。
   和少林、武当以及五岳华山分校一起并称为江湖四大名校的燕子坞学院坐落在姑苏城西面的太湖上,由燕子坞和“曼陀山庄”两个岛屿组成。联结两个校区的是一条终年被浓雾遮掩的曲折水道,只有燕子坞校船的船工掌握正确通过的路径,中间只要走错一个弯口,就会陷入一片再也无法返回的叫作“鬼蒿林”的恐怖湖荡里。
   “鬼蒿林”是一个禁忌的话题,学校从校长到教授老师们全都讳莫如深。但是一千多年来在太湖的水上人家里却流传着各种关于“鬼蒿林”的恐怖故事,燕子坞学生也总是把这个作为寝楼夜谈时最津津乐道的题材……
   十九岁的周远苍白清瘦,在到处是翩翩少年的燕子坞学院里并不起眼。可是他却拥有远超常人的算学和武学理论天赋,是武学理论系最具资质的学生。他的许多惊人又怪异的表现也引起了系主任——著名武学家杨冰川教授的注意。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他却个性内敛,意志消沉,总是在校园里孤独地来去,唯一的朋友是在历史研究所攻读博士的张塞。
   周远在贫困中由母亲独自抚养大。母亲出于某种他无法理解的原因一直很期待他能够练成武功,成为一名江湖侠客,但是周远却因为“丹田通径”过小,注定无法修习高等内力而让母亲的期望化为泡影。母亲最终因为周远对武学理论浓厚的兴趣而送他去报考了燕子坞的武学理论系,等周远去燕子坞就读以后,已经残疾的母亲因为不愿意成为他的牵挂和累赘而悄然地消失了。
   轩辕一七四年的秋天对已是四年级生的周远来说充满了就业的压力,因为只懂理论而不会真正武功的理论系学生的就业面十分狭小。但燕子坞的许多男生对这个新的学期却满怀着期盼,因为峨嵋女子剑术学院的女生们将在访问少林和武当之后来燕子坞进行为期十天的武学交流。峨嵋的女生大多是名门闺秀,来自民间的学生也都经过千挑万选,全都慧美双绝。其中最漂亮的,就是被所有娱乐报纸称作“江湖第一美少女”的二年级生王素。
   然而没有人想到,峨嵋的这次出访却拉开了武林新一轮动荡的序曲。
   负责峨嵋剑校出访安保工作的“安护镖局”是江湖最近十年里迅猛崛起的新势力。他们利用峨嵋的访问交流活动,竟然在少林和武当分别埋设下了定时启动的空气传播毒药,并在峨嵋离开武当以后劫持了整个峨嵋代表团。峨嵋师生中只有一个叫丁珊的女生得以逃脱,前往燕子坞求救。
   在燕子坞岛西南面的湖滩上,她和周远完成了宿命的相遇。
   但是“安护镖局”最终还是利用他们预先安插的奸细控制了燕子坞,八百多名师生在“参合堂”峨嵋的欢迎仪式上不幸都中了剧毒。只有周远、张塞、丁珊还有四名燕子坞各系最优秀的学生逃脱了安护镖局的圈套。他们努力抗争,但还是被武功古怪高强的镖师们逼入了“鬼蒿林”里……
   在最初的绝望之后,七位年轻人渐渐发现,“鬼蒿林”里隐藏着比他们想象中更为可怕的秘密。
   “鬼蒿林”中不仅世代生活着居民,也蛰伏着进来逃避朝廷剿杀的魔教成员。事实上“鬼蒿林”不仅是魔教的避难所,还是魔教的发源地。大魔头李天道就是在这里出生成长,他在十一岁的时候无意中在一个叫“玄机谷”的山崖中找到了两册《慕容家书》,然后奇迹般地离开了“鬼蒿林”,在扬州城外的青冈梁孤鸿岭创立了魔教。
   《慕容家书》相传是北宋著名的武学家慕容复在经历了人生的低谷以后从外出云游的路上陆续写给侍女阿碧的书信集,记录了他遍访尘世内外的隐士高人后总结领悟的各种道理,之后由阿碧整理成四册书。第一册是预言集,第二册是武功秘笈,第三册收录了慕容公子对天地万物生死轮回的哲学理解,而第四册则是慕容公子在生命最后的时期写下的感悟。
   李天道手中的第二、三册《慕容家书》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里一直是朝廷和武林中各个势力暗暗争夺的目标,魔教覆灭以后,这两册家书就从江湖上神秘地消失了。
   七位年轻人在“鬼蒿林”中失散。周远和张塞还有丁珊去到“琴韵小筑”岛上一个叫“格致庄”的村庄里借宿。周远在燕子坞学习的时候,就时常在钻研一些武学问题的时候头脑里出现奇怪的幻象,就好像突然闯进别人凌乱的梦境里一样。自打他来到“格致庄”附近以后,这种幻象出现得越来越频繁。他后来才知道,“格致庄”正是他父亲出生、也是他的父母相遇的地方。
   在他们借宿的小屋的阁楼上,周远无意中发现了许多关于算学,格致和武学的书籍手稿,其中的一些公式和周远在幻象里看到的非常相似。他研读了一夜后沉沉睡去,第二天早晨,在照射进阁楼的阳光和空气中微尘的启发下,周远的头脑里迸发出了武林史学上最瑰丽华美的创造力。凭借着扎实的算学功底,他演绎出一套对自然力,内力和武学全新的解释,颠覆了统治武学界一千多年的“黄裳——张三丰”体系。
   黄裳和张三丰将内力描述成一种像风一样连续流动的物质,这种理解不仅很符合常人对内力形态的想象,也非常实用,以此为前提建立起来的学说可以涵盖整个武林目前所见到过的几乎所有武学现象。而周远却大胆地假设,内力虽然很多时候表现得像流动的风,但实质上这股宏观上的“风”在微观上却是由无数极其细小的“微粒”所组成。这些微粒就像阳光下看到的尘埃那样无时不刻朝着各个方向随机地运动着,这种运动是自然力和内力真正的源泉。
   周远将自己假说中这种含有最小单位自然力的微粒称为“量子”,把由此建立起来的武学体系称为量子武学。
   在量子武学的新框架下,“丹田通径”不再成为习练内力的瓶颈。原本是“先天不足”的周远如今不仅可以激发出强大的量子内力,也逐步领悟了在张三丰体系下无法被解释的“降龙掌法”。
  

2011-03-01 10:28:43, 4楼

  可是周远没有想到的是,根据《慕容家书》的预言,在格致庄创立量子武学的人,将命中注定成为魔教的转生教主,同时也是魔教的最后一任教主。他将在“鬼蒿林”里获得《慕容家书》的最后一册,并最终完成延续了一千多年的预言赋予他的使命。而他头脑中的那些幻像,正仿佛像是自然力中飘荡着的跨越时空的某些特别深刻的执念,在冥冥之中将他引往特定的方向。
   但周远拒绝接受这样的预言,他并不相信一个人的命运会在一千多年之前就被注定,然而无奈的是,有许多人却对这个预言深信不疑。种种误会让周远成为了“格致庄”村民的仇敌,同时他和丁珊为了寻找燕子坞、峨嵋师生所中剧毒的解药成分而去到了“鬼蒿林”中另一个叫“听香水榭”的岛屿上。在那里,周远发现和他共同战胜了许多困难一路走来的丁珊竟然就是天下闻名的峨嵋天才少女王素。
   王素在峨嵋校长柳依仙子一厢情愿的安排下已经和当朝最热门的皇位继承人六皇子订婚。这被许多武林人士看作是至关重要的大事。尽管《华山备忘录》已经极大地提高了武林的地位,但是朝廷和民间对备忘录始终存有不少反对的声音。而皇位继承人和江湖第一美女的联姻对巩固武林的地位将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当然,意料之中的是,朝野上下许多隐蔽的势力正不惜一切代价想要阻止这一幕成为现实。
   周远和王素在“鬼蒿林”里经历了一系列的奇遇,这一对少年男女之间也渐渐产生了情愫。他们同时还揭开了二十一年前发生在鬼蒿林中的许多事情的真相。他们发现,“安护镖局”所使用的大规模空气传播毒药竟然是当年朝廷药督府所研发,用来彻底消灭藏匿在“鬼蒿林”中的魔教余孽。因为药性的变异,中毒的人会在三个时辰以后丧失理智,变成充满侵略性的“毒人”。所以如果不能及时制成解药的话,少林、武当和燕子坞的结局会不堪设想。
   周远和王素在找寻解药时遭到毒人的围攻,坠落山崖,但是和所有书里的主人公一样,他们幸免于难。凭着王素的聪颖,他们找到了山崖底下的一条通道,走入了崖壁内的一连串石室中。他们在那里分别沐浴,并换上从一个旧箱子里翻出来的两套衣物。
   他们在魔教的村落里解救了其余的同伴,但是魔教的镇教长老应繁锦却认出周远是转生教主并将他带走。周远从镇教长老那里获得了许多关于魔教历史的知识,也隐隐猜到两册《慕容家书》在魔教倾覆以后落入了燕子坞校长慕容迟的手中,而这正是“安护镖局”劫持燕子坞的真正目的。
   周远仍然不愿意接受自己魔教转生教主的身份,并在“玄机谷”中巧妙地摆脱了想要攫取《慕容家书》最后一册的应长老。他重新遇到了王素,两人又在魔教的山崖里经历了一番错综复杂的事件后终于和其余同学重新汇合。
   依靠燕子坞历史研究所黄毓教授的自我牺牲,他们最终制成了解药,并跟随着“鬼蒿林”中罕见的阳光的指引返回了燕子坞。周远正确地解读了杨冰川教授的提示,帮助他解开了“参合堂”中的人质危局,并及时送达了解药。凭借着量子内力和“降龙掌法”的威力,周远和燕子坞师生一起制伏了大部分“安护镖局”的镖师。
   就在大家以为获得了胜利的时候,驻扎在姑苏城郊外斜塘的军队江武营以围剿“安护镖局”的名义包围了燕子坞,企图夺取《慕容家书》,同时还要追究周远魔教转生教主的身份。魔教的施教长老骆一川及时赶到救走了周远,并说服了他去从慕容校长手中抢夺《慕容家书》以免家书落入江武营或者“安护镖局”的手中。
   周远和骆长老、应长老一起冲破江武营的包围进入了曼陀山庄上的“琅嬛玉洞”图书馆,和慕容校长展开了激战。慕容校长最终杀死了两个魔教长老,与此同时,姑苏巡捕、太湖巡查和斜塘军队相继赶到燕子坞,他们终止了江武营的行动并捕获了“安护镖局”所有余党。一切看似将以正义一方的大获全胜而告终,可是谁都没有想到,一个跨越了二十九年的匪夷所思的大阴谋却已经在“琅嬛玉洞”里展开。
  

2011-03-01 10:31:04, 5楼

  原来在《慕容家书》里,慕容公子不仅写了许多天文地理,医药格致方面的感悟,也探讨了有关物质、意识、生命、死亡等形而上的话题,他还尝试性地提出了一种将一个人的记忆移植到别人身上的方法。
   《慕容家书》第二、三册在十几代魔教教主的手中流传了一千多年,但他们大都只把注意力集中在书里详细讲述的一种叫做“相对武学”的高明武功上。只有李天道意识到了记忆移植的非凡意义。他认为这就是无数帝王将相、有权有势的人寻求了几千年的关于“永生”问题的答案。李天道认为,一个人的所谓灵魂,实际上就是这个人的人格,他的经历和他拥有的知识的集合。如果能够把这三者不断移植到别的躯体上面,那么从技术上讲,这个人就可以永远地活下去。
   李天道通过大量的实验找到了移植记忆的方法,但是他发现,将移植的记忆在客体身上唤醒,并取代客体的记忆,需要一种特殊的自然力的联系。
   但是那时候李天道已经没有时间继续研究,因为朝廷和武校即将攻陷青冈梁。李天道被迫匆忙将自己的人格记忆、经历记忆和知识记忆都移植到了年轻的慕容迟身上。他之所以敢于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他知道二十九年后转生的新一代教主必定和自己有着自然力的联系,只要让转生教主到那时用内力击打慕容迟,就可以将自己的记忆唤醒。李天道于是让忠心耿耿的骆长老在“鬼蒿林”里蛰伏二十九年,帮助他完成这个计划。
   周远在骆长老的诱使下最终朝慕容校长打出了“亢龙有悔”,唤醒了他身上李天道的记忆。李天道实现了自身记忆的接续,心狠手辣的他醒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死没有了利用价值的骆长老。
   李天道以为大功告成,以慕容校长的身份大摇大摆地和杨冰川教授、柳依仙子一起回到参合堂与学生们共同庆祝胜利。但他没有料到的是,骆长老因被周远的关怀所感动,之前并没有依照命令杀死他,而是将他藏到了“琅嬛玉洞”的书架之后,依稀听到了整个过程。
   王素在图书馆里找到了周远,被认定为魔教转生教主的他已经成为了朝廷通缉的对象。王素劝说周远同她一起悄悄离去,隐姓埋名地生活一段时间以后再做打算,但是想明白了李天道阴谋的周远最终选择留了下来,同时他也知道“鬼蒿林”即将解除一千多年的封禁,燕子坞峨嵋两校的师生都处在极度的危险之中。周远决心拯救自己的同学和师长,即使这意味自己此生可能再也无法和王素相见。
   周远在“参合堂”众目睽睽之下用倚天剑劫持了王素,迫使所有人走入燕子坞最高的建筑“巨阙阁”。在“试剑台”上,李天道对周远、王素和杨冰川教授三人表露了身份,并得意地告诉他们自己当年还将魔教许多高层人物的记忆移植到了那时在朝廷和民间帮派行会里最有才华的年轻人身上。这些年轻人如今应该都已经身居高位。
   周远借助从“鬼蒿林”中寻获的神药“孟婆苓”的力量将量子内力提升到了极限,最终杀死了强大的李天道,也摧毁了他身上的两册《慕容家书》。
   “鬼蒿林”终于解除了封禁,里面被封闭了千年的水和雾倾泄而出,冲毁了燕子坞上的楼宇屋舍,但是“巨阙阁”里的师生却因为周远的安排而安然无恙。
   燕子坞这段惊险起伏的故事就这样暂时告一段落,但是四所武校遭到重创使得武林变得空前的脆弱,安护镖局余烬未息,而朝廷里不明的黑暗力量正逐渐要露出狰狞的面目。李天道通过记忆移植在许多为高权重的人物身上埋下的隐患也随时有爆发的危险。
   因为“孟婆苓”的副作用,周远彻底丧失了记忆。他忘记了善良的母亲从小对他的教诲,也忘记了自己创立的量子武学。魔教转生教主的预言却仍高悬在他的头上,不知道会将他带向何方。
   周远从“试剑台”坠入了冰冷的太湖里,那件在魔教山崖里找来的衣服被湖水浸湿以后在衬里上逐渐显露出细小的文字。张塞划着船将他救起,这对好朋友在“鬼蒿林”里因为命运的捉弄已经恩断义绝。张塞在黄毓教授临终时曾经许下诺言,为了天下苍生不再经历魔教的浩劫而要将周远杀死。
   张塞最终将周远放到船板上,涌动了千万年的太湖水载着他们,漂向一片浓雾笼罩下的姑苏城……
  

2011-03-01 10:37:15, 7楼

  ××××××××××××××××××××××××××××××××
  以上是《燕子坞》故事梗概。《姑苏城》将从明天开始连载。
  谢谢大家!

2011-03-02 11:43:42, 95楼

  发了好几遍都没有成功。
  发条短的尝试一下。

2011-03-02 11:45:46, 96楼

  (一)
   《武林传奇》日报社位于姑苏城平安坊最繁华的路段上。
   北面就是大名鼎鼎的观前街,两旁不是雕栏玉砌、金碧辉煌的大戏院,就是全姑苏城最高档奢侈的布料坊和成衣铺。南面则是在整个江南都极有名气的太监弄,无论早晚,整条弄堂里都弥散着精心烹制的珍肴和历久不衰的本地小吃的诱人香味。姑苏城里最大牌的酒楼和小吃店几乎全开在这里。间杂在酒楼之间的,是各式各样的赌坊,歌苑和评弹馆。
   就衣食玩乐而言,五十步之内可谓应有尽有。
   这样的黄金地段自然聚集着这座城市中最显赫的势力。报社的正对面,就是丐帮的江浙分舵,大青石筑成的九层高楼和可以进出八乘马车的宽大拱门彰显着独一无二的气派。
   丐帮往南两铺之隔便是唐门旗下最大的药房“仙寿堂”。药堂整个临街的门面都用波斯琉璃砌成,晶莹剔透,流光溢彩。堂里最近刚刚新开了一个“养颜斋”,专卖祛斑美肤的药品,每天都会有许多姑苏城内的贵妇名媛坐着宝马雕车前来选购。隔着琉璃可以隐隐看到她们在店内对着镜子试用药妆的婉转体态,常惹得成群的路人驻足观看。
   “仙寿堂”的对面是一座种满郁郁森森的柏树的大庭院,两扇红漆大门大多数时候都关着,门上挂着一面醒目却又不过分招摇的大旗,上面写着 “海生平”三个大字。这个字号普通老百姓并不熟悉,但其实这家行会控制着长江以南一半的私盐销售。
   除此之外,姑苏城最大的当铺、商行和金玉珠饰店也都扎堆似地开在这条半里多长的平安坊上。
   按理说一家报社选址在这样的闹市有些格格不入。
   像《武林日报》、《江湖周刊》这样的大传媒在姑苏城的驻地都选在城西偏僻幽静,古意盎然的运河之畔,《晓声评论》的总部更是在枫桥旁一座明朝嘉靖年间的古朴老宅内。不过考虑到《武林传奇》是一家以街头流言和市井传闻为主要内容的报刊,也就不足为奇了。
   报社的门面不大,是一幢三层的木楼。
   张塞的写稿间位于二楼最靠北的一个阴暗角落,冬日阴冷潮湿,夏天酷热沉闷。连他在内一共三人在这里编稿,两个男生是采记,一个从岳麓书院毕业的女孩子是采编,都是来报社不到一年的新人。
   张塞的书桌摆放在房间唯一的一扇小窗前,正好对着观前街历史最悠久的“翠玲珑”大戏院的背面。别看“翠玲珑”的正门金雕玉砌,一派奢华,在后街上的出口却肮脏破烂。每天戏院底层的杂工和龙套都是从那里进出,废物垃圾也分中午晚上两次大量从那里倾倒出来。许多乞丐趁着浚污司的大车到来之前都争相在垃圾堆里翻找残羹和值钱之物,污秽的气味就会一阵阵飘入窗内。
  所以这个看似有街景的绝佳位置在报社内其实是人人避之不及。
点击数419,顶贴数50,本页字数8822,总字数223056 仗剑天涯,陈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