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bg男生子)就是想看渣男李承鄞大着肚子追老婆追不上就一

[目录] 旗子啊啊啊 @ 生子文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20-05-04 20:44, 1楼

东宫(bg男生子)
就是想看渣男李承鄞大着肚子追老婆
追不上就一直怀一直生。

2020-05-04 20:46, 2楼

(一)

“小枫,你先下来好不好,只要你肯下来,我什么都答应你。”


李承鄞一步一步的挪向小枫,试图将小枫从城墙上抱下来。


曲小枫看着城墙下面,空空荡荡,她铁定心思要纵身一跃,惟愿李承鄞能够想起过往,悔恨终生,最好是孤家寡人,独享权力之巅的苦寒。


“李承鄞,你放过我吧,我也放过你,这世上早就没有顾小五了,他是被你亲手杀死的,我原谅你了,不管你想起来什么,你都要好好活着。”


曲小枫刚踏出一只脚,李承鄞迅速踏出一步,刚好紧紧地攥住曲小枫的衣袖,曲小枫挣扎着想要甩开李承鄞,但是李承鄞似是拼上全力,手上力道不减分毫,硬是将曲小枫拖了上来。


由于惯性,李承鄞倏地一下被摔在了地上,紧接着小枫也跌坐在李承鄞身上,偏偏小枫的手腕还不偏不倚地摁在了李承鄞的小腹上,小枫感觉手下有异,似乎李承鄞本该平整的小腹却有些凸出,里面似乎还有活物在动,却不想小枫这一摁激的李承鄞痛吟出声。


“呃•••啊,痛•••啊”

2020-05-04 20:46, 3楼

(二)
李承鄞脸色煞白,额头冒着细汗,左手紧紧的按住小腹,靠在城墙上低低地喘息着。


“小枫,我有事情要告诉你•••呃啊•••你要做娘亲了,太医说•••呃•••你身子寒,此生都是受不了孕的,所以•••嘶•••我便求遍名医才得来了可以改变男子体质的孕子丹,我知道这个事情太过惊世骇俗,我便一直没告诉你•••啊•••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小枫,我求你,你留下来好不好,就算是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从小就没了娘亲,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也没了娘亲”


李承鄞大口的喘着粗气,隐约可见一道蜿蜒的血迹顺着裤腿流下。


小枫一时之间被惊得说不出话来,还是裴照反应快,抱起李承鄞冲向最近的宫室,宣了太医。李承鄞痛的已经有些神志不清,隐隐约约想起了自己就是顾小五,李承鄞痛的在床上不停翻滚,太医为了防止李承鄞伤到自己,只能将李承鄞的双手缚在床榻上,又着宫人按住李承鄞,解开束腹带,硕大的腹部弹出,七八根尖长的银针扎入腹顶。


太医急匆匆的出来向小枫禀告“太子妃,太子殿下如今有孕尚不足八月,如今动了胎气,这小殿下怕是要提前出来了,只是太子身为男子本就是逆天孕子,又是头胎且没有好好将养,此番又受了刺激,只怕是要难产,太子殿下现下情绪不稳,还请太子妃能进来陪伴太子,稳住太子殿下的情绪,助太子殿下安然生产。”

2020-05-04 20:47, 4楼

(三)
小枫虽然痛恨李承鄞,但是却不想要他的命,更何况他现在以一个男子之身为自己诞育子嗣,便跟着太医进了内殿,迎面就看到了李承鄞被绳子勒红的手腕,高隆的腹部上插着尖尖细细的银针,一时间小枫竟忘了李承鄞的背叛与欺瞒,解开李承鄞手腕上的绳结,从后背抱住李承鄞。


太子殿下男身孕子,多么惊世骇俗,早已传的沸沸扬扬,皇帝龙颜震怒,亲自乘龙撵赶来。直到亲眼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儿子,自己的太子殿下腹部圆隆,一副妇人之态躺在榻上正待分娩,不由得怒火中烧,一掌掴在李承鄞脸上,打醒了昏睡中的李承鄞。


“李承鄞,你堂堂一国的太子,如今竟然为了这个女人不惜以男人之身孕子,简直是不知羞耻,丢尽了我豊朝的颜面,所有人都管住自己的嘴,谁敢再泄露出半个字,统统处死,不准人留下来,把门窗钉死,不准送药送吃食,朕要让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自生自灭,还有这个西洲来的祸水。”


一时之间,太医内侍尽被撤出,门窗死死的钉住,屋内只余李承鄞和曲小枫两个人。

2020-05-04 21:00, 5楼

大家多多评论呀

2020-05-05 09:48, 11楼

(四)

太医走得匆忙,连李承鄞腹顶的银针都未来得及撤下,偏偏腹中的孩子动的厉害,隔着肚皮都能清晰的看到孩子的踢打,李承鄞痛的说不出话,颤抖着手想要拔下腹顶的银针,奈何身子不便,根本就够不到银针。


小枫从未见过李承鄞如此狼狈,早已吓的不知所措,只听到李承鄞喘息着喊自己把银针撤下,忙伸手去拔,可小枫从未修习过医术,又怎会这针灸之术。小枫本来就紧张,手抖的不成样子,几根银针一拔,竟从李承鄞的白嫩嫩的肚皮上带出几点血滴,扯得李承鄞痛哼出声。


曲小枫从未见到李承鄞这般脆弱的模样,今日一番折腾下李承鄞早已没有什么气力,几缕发丝黏在脸颊上,面色苍白,下唇也因为忍痛被咬的血淋淋的,李承鄞靠在小枫怀里突然痛哭起来。


“小枫,我错的离谱,是我错了,是我害了你,我不该害阿翁的,皇兄不是阿翁害死的,是我报错了仇,我赔你一个孩子好不好,哪怕你要了我的命,只要你好好活着,小枫,我怕我生不下这个孩子,小枫,你原谅我好不好。”

2020-05-05 09:49, 12楼

(五)

“小枫,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我只求你,原谅我好不好,倘若我不行了,你一定要好好地对我们的孩子,哪怕你再恨我,我也求你千万不要迁怒孩子,他也是你的亲生骨肉啊,我从小没了娘亲,最羡慕的就是有娘亲的孩子。”


李承鄞情绪激动,下身涌出一片又一片的血水,腹中的孩子似是感到了父体的不安,也拼命的挣动起来,李承鄞的肚皮上鼓起来一个个孩子动作而引起的小包。


曲小枫看着李承鄞身下的血迹终是不忍心,抱住李承鄞“别说了,我都原谅你,不要哭了,你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你不是说还要救我出去的吗,你若死了,谁来救我”


李承鄞被小枫唤回了心神,挣扎着向下用着力,可李承鄞是第一次生产,根本就不懂如何用力,只能胡乱着使着劲,几番下来就累的奄奄一息,瘫倒在床上,李承鄞哪里知道自己虽然动了胎气血流不止,可羊水未破,骨缝未开,怎么生的下孩子。

2020-05-05 09:50, 13楼

大家多评论啊

2020-05-05 09:52, 14楼

你们想看李承鄞怎么难产啊,我准备让李承鄞生个十个八个孩子,有单胎,有双胎,还有三胎的
点击数1294,顶贴数21,本页字数2836,总字数28639 生子文吧,旗子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