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总有一段感情见血封喉(中长篇)

[目录] 索乐流香 @ 博佐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6-02-24 13:00, 1楼

原本的直播贴一时手贱,误删掉了OTZ,重发

2016-02-24 13:00, 2楼

【一】

“啊啊,我已经厌倦了啊我说!”每天每天都在练会消失的螺旋丸,漩涡博人苦着一张于青春洋溢的年龄严重不符的颓废脸,冰蓝的双瞳无神地瞅着掌中飞速旋转的球状查克拉,“吶,佐助教我千鸟流嘛,能形各种态变化的查克拉才够酷啊……呜哦哦……痛!”

千鸟鸣叫着将喋喋不休的火影家少爷雷麻痹了个全身,一头金灿灿的发丝全都扭曲地炸立起来,宇智波佐助才不动神色地撤回,顺便再次纠正博人对自己的称呼,“叫师父”,尽管佐助认为正规的称呼对眼前这个和他父亲一样没上没下的孩子没什么用就是了。他用手指圈了一个圆,“鸣人的螺旋丸你不过才练到这点大小。”连大一些的岩石都无法击裂。

面色有点焦黑,漩涡博人吐一口雾白的烟,虽然佐助看似平静无波,但金发少年分明从那人幽深的瞳眸中看出一股子……鄙视。

漩涡博人心里烦躁,不过佐助的实力他亲眼目睹过,自己掂量掂量惹毛了绝对会让他死得很难看。识时务魏俊杰的少年只好退而求其次把火气往他父亲身上撒,“切,老爹就一身蛮力还有九喇嘛无限供应查克拉,太狡猾了。”

狡猾?宇智波佐助注视着金发少年因忿忿不平撇得老高的嘴角,似乎想起什么,勾起一弯带笑的浅浅的弧,“不是蠢么?万年吊车尾的。”

宇智波佐助年少时家族便遭逢变故,也曾一度误入歧途,岁月的无情残酷早已将那人磨砺得情绪内敛而寡淡,漩涡博人跟着佐助训练也有一段日子了,很少见那人有面无表情以外的样子。

【佐助面神经坏死啊我说,小樱欧巴桑不是医疗忍者么,怎么不给治治?】

2016-02-24 13:02, 4楼

【二】

漩涡博人蓦地想一个螺旋丸把树干打残,让自己老爹摔个大马趴。他见那人手撑着树枝,敏捷地翻身利用查克拉倒立在树上。树干被猛地压了一下,惊动了蹲在树上休息的麻雀群。

一群鸟儿从眼前唰啦飞过,某只被打扰后恼羞成怒的麻雀飞走时特意在鸣人湖蓝的眼珠上啄了口。漩涡鸣人顿时精神遭扰,手忙脚乱地在空中比划,一没留意脚底的查克拉使用不均,从高大的树上狠狠地摔下来。


漩涡博人眼珠子都快瞪突出来了,他和父亲私下相处的时间并不比那人在火影办公室的时间多,印象也多停留在他不苟言笑处理公事坐镇木叶的形象上,没想到这还真是……我大概,不是他亲生的,漩涡博人黑线着如是想。

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点长进都没有,真是蠢得让人伤心。宇智波佐助踱着步子走近那人,一脚踩在七代目火影正欲爬起身的背上,又把那人重新摁进土里,“白痴,快给我起来。”

“@#¥%……&*”(佐助,那你别踩我啊!)

七代目火影脸埋在土里嗷嗷呜呜,宇智波佐助居高临下地睥睨着那人,似乎欣赏够了他犯蠢的模样才施施然高抬贵脚,放过快被踩咽气的火影大人。

身为木叶七代目火影,九尾妖狐的人力柱在佐助脚下竟然毫无还击之力?!!果然,佐助帅惨了!漩涡博人还拽着他师父的斗篷,两手紧紧握拳,激动的心跳撞得胸腔发疼,无可抑制的满胀感交织着胜利的喜悦,比自己打架赢了还要带劲儿。

“可恶!佐助,你这家伙!多重影分身之术!”

自身强大的恢复力作用下,漩涡鸣人又再万分精神地跳起来,迅速结印变幻出大量影分身,就着脏兮兮的火影服往那清冷孤傲的人身上扑。

群殴啊!老爹你太无耻了!

2016-02-24 13:02, 5楼

金发少年来不及细想,他大声嚷道,“佐助!我来帮你!”同时分裂出十二个影分身,这已经是他最近在佐助的教导下达到极限了。

数量和他父亲比起来,完全不够瞧,至于质量……

“闪开!雷遁·千鸟锐枪。”

脚跟被人踢了一下,漩涡博人重心不稳,屁股砰地磕在地上。别说大放厥词要帮自己的师父的忙了,他根本就被反击父亲的佐助冷酷地无差别攻击。莹蓝光亮的千鸟锐枪随着宇智波佐助旋身犀利横扫所有影分身时,跌坐在地的博人脑门滴下冷汗……太,太强了!

正当金发少年惊叹不已,佐助伫立着,浑身已隐隐发散出形状不规则如电流的千鸟作防御状。

“吶!佐助!都过了多久了,我是很想和你痛快地打一场了,”鸣人指了指西斜的日头,“时间不早了,回去吧,佐良娜的生日,你这个老是游荡在外的父亲回来还不好好为女儿过生日,肯定会被讨厌的哈哈哈。”

你有资格说别人吗我说?漩涡博人腹诽,女儿生日就派个影分身浑水摸鱼的混蛋老爹!真是的,小葵生日这么重要的日子本尊都不肯现身……

思及此,正随着父亲和师父往宇智波家走的漩涡博人忽然放慢了脚步。他静静地在后面看着两位大人和自己拉开了距离,父亲满脸喜色地和佐助说着村子里的近况。诸如,木叶经过忍界大战后经过休养生息经济状况反而更胜从前,和某某忍者村又建立了深厚的外交友谊,或是卡卡西老师最近又买了什么小#黄#书云云。纵使,佐助依然丝毫不假辞色,任七代目火影大人自娱自乐说得兴高采烈眉飞色舞。

佐助的脚步比之前看到的任何时候都似乎要轻快一点,他面若清波,然而内心必定是平和甚至愉悦的。因为在他身边的是世界上唯一能与他比肩而行的父亲本人么?

是本人,不是时间历久就会消失掉的影分身。以前他从来无法区分在他面前的是他的父亲,还是一个随时可以替代的影子,如今他仍旧没有能力区分出来,然则,无比确信。

不舒服,很难受……为人所背叛的苦涩笼罩着金发少年。漩涡博人凝视着那似乎已经他遗忘的两人,落日余晖在洒在他们身上温情美好,而远处,残阳似血。

好一阵没听到那孩子的脚步声,宇智波佐助瞄了眼身旁粗枝大叶的笨蛋父亲,扭头对落下老远的金发少年喊道,“博人,还磨蹭什么。”

“佐助!!!”博人心里的乌云恍若被和煦的春风吹走,他冰蓝的双眸亮起来,步履轻快地飞奔至那人面前,“哦,我来了!”

2016-02-24 13:03, 6楼

【三】

路过山中井野家的花店时,宇智波佐助特意停留了片刻,他来取事先在这里订好了准备送给女儿左良娜的波斯菊。

波斯菊的色彩多样而艳丽,缀着白色的满天星煞是好看。漩涡博人能想象出抱着这样的花束的必然是位明媚而快乐的少女,而左良娜经常翘着嘴角绷着脸不太高兴的样子,“佐助,这种花一点也不适合她,我说。”

淡淡地看了金发少年一眼,“她喜欢”,宇智波佐助抬手理了理捆绑花束的缎带,他右臂揽着波斯菊,修长灵巧的手指轻轻地勾弄缎带扎成的蝴蝶结,直到调整到满意的位置后,将波斯菊花束递给金发少年,“一会儿就由你送给左良娜。”

“我送,为什么?不是佐助买的么。”漩涡博人还很年轻许多事情是他无法理解的,比如佐助虽断了左臂却依旧强悍到不可思议,然而总归有很多事情做起来挺不方便的,为什么不接上义肢吶?为什么他仅仅是想着这样的佐助,心里就挺闷的,那时他尚不知佐助是一个对自己严厉固执到残忍的人。

“小屁孩!来爸爸告诉你,女孩子都是喜欢花的,想找点拐到左良娜将来做你媳妇儿,这种事从小就得积极点。”漩涡鸣人坏笑着凑近自己的儿子低声道,他估摸着佐助大概也是看出了左良娜对博人有些好感,如果花是博人送的,左良娜就算面子上再矜持心里也会乐开花的。

“喂,鸣人,在小孩子面前胡说八道什么!”

“……”宇智波幽深的黑眸一沉,七代目火影大人赶紧尴尬地赔笑。要遭了把人惹毛了啊。佐助素来对女儿一副放养的姿态,仿佛不太关心,实际上视她如珠如宝,也是个爱操心的傻爸爸。

什么嘛!漩涡博人抱着波斯菊的手臂僵得紧紧的,冰蓝的瞳眸盯着眼前暗涌汹涌的两人,又当他的面旁若无人地用只有他们俩懂的目光交流,真特么碍眼!什么送花给左良娜拐她当媳妇儿,为老不尊的火影老爹!佐助看上去挺正经的人怎么会和这种家伙成了挚友真是莫名其妙啊我说!就是要送花我也只想送给佐助……

这个念头闪过,金发少年忽然心境飞扬起来,佐助收到他送的花会开心吗?送什么好呢?用什么理由送?

漩涡博人懒得用一次的脑子飞速的旋转,他一边审视着满店铺的各色花朵,一边从兜里掏出自己的青蛙钱袋。跟着佐助这段日子,发现他用的穿的东西一般颜色都偏深色调,挺素净的。不过佐助皮肤白皙,这样搭配起来更赏心悦目。还是选深色或纯白的花好了,太鲜艳了似乎有点失了佐助的格调,那就选……
点击数153,顶贴数7,本页字数3670,总字数34480 博佐吧,索乐流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