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发】弄清影(将军、强强)

[目录] csr12 @ 心字成灰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5-08-21 01:57, 1楼

是已经完结的,放心跳,我会很快贴完的~
麻烦务必看一下这段话:
嗯。。。之前这个暂时出来一个结局但是我非常非常不满意所以写了后续,写了后续还是非常非常不对劲所以我今晚还是决定把它改了,开头、结局,还有很多漏洞的地方都改掉了。
如果不满意这个结局可以把之前的结局当作结局,然后之前那个后续我以后会写的。。。。呃。。。应该吧。。。虽然我已经想好了。。。但是还是不满意。。。
然后,我还是最喜欢这个开头和结局,尤其是开头,是我到现在写的最喜欢的一段画面,开森~撒花~

2015-08-21 01:57, 2楼

二楼自_(:з」∠)_

2015-08-21 02:00, 4楼

  1.2.


  薛翔脱困立时站起,把快要出口的话紧紧咽下。他现下精神高度集中,身上什么病痛都顾不得了,只见邵若拙脱险,一口气稍稍松卝下便见他枪头直起刺向自己。薛翔险险去躲,恰是这时腹部露卝出破绽,邵若拙枪头急转便要向他腹部刺去。


  薛翔此时根本无力闪避,登时双目充卝血,双手捂腹,大叫一声:


  “不要!”


  邵若拙的枪头噌地一停,枪尖稳稳停在薛翔腹前,目光中流露卝出一丝诧异。薛翔紧捂着腹部,浑身都在轻卝颤,额上的汗淋漓而下,连双卝唇都有些发白。


  邵若拙见他骇成这样,忍不住对着他的腹部看了几眼,见无异状,抬眸看了眼薛翔,正欲收枪便听远处传来一声低沉的号角声。


  邵若拙的脸上,终于露卝出一丝微笑,只听他对着两军大喊一声:“李诀!”


  正是那副将李诀。两军之中遥遥传来一声:“到!点火!”


  这时邵若拙军中士兵纷纷掏出火折子扔入方才的陷阱之中,战马见火发了疯地逃窜,跑出陷阱在两军之中乱奔,连连踩死许多士兵,但战马的背上仍坐着士兵。士兵身上也着了大火,竟是不嚷不叫,任凭火烧全身。战局的后方又有兵马前来,强行杀入薛翔的包围圈中,场面顿时愈加混乱。


  薛翔方才受了这一惊,加之先前的诸多伤痛,思考能力已大不如前,但身为主将,不得不时刻把握战局变化。他紧皱着眉,死死盯住混战作一片的人群,竭力凝下心来辨析形势,可双手仍牢牢护住腹部,指尖甚至有不被他发觉的颤卝抖。


  无奈他心有余悸,脑中满满是邵若拙拔枪刺向自己腹部的画面,一遍一遍地重复放映,完全无法凝神判断,只是此时脊背阵阵发紧,冒出一股股冷汗来,而手心也早已经湿卝透。


  战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薛翔已经全然无法判断。


  邵若拙见大局逆转,惑敌之法已然奏效,他便慢慢回过头来,目光渐渐转向薛翔,微微眯起眸来,贴在枪身的拇指轻轻摩挲了几下,便将薛翔眼中的迷茫与怒意尽收眼底。


  他紧盯住薛翔,不敢有丝毫放松之意,并见他此刻目光游离涣散、防备松懈,正欲有所动作,却见薛翔眼光忽地剧烈一颤!接着便见他低下头来,看了眼仍被紧护的腹部,但邵若拙却清晰见他在低头的刹那眼中闪过一丝温情!


  而那沾血锋利的唇线甚至在那一刻有了一瞬的平和之意。


  他不由一愣,紧紧皱起眉来,目光继而紧盯在薛翔腹上,想到他之前惊恐至极的反应,邵若拙抿了抿唇,暂时想不通透。当务之急,是拖住薛翔,切不可让他发现战局逆转之势,以免再生变化。


  他身随心动,枪头风声忽起,回忆起薛翔方才的举动,邵若拙微微抿唇,便举枪朝他的腹部击去。两人之间仅隔数步,邵若拙出枪之势犹如雷电劈空,正在薛翔闻声抬头的瞬间,银枪头直逼薛翔腹部,紧接便是铿锵一声作响。


  薛翔根本不及防备,在邵若拙骤然暴起的进攻之下阵脚全乱,脑子嗡嗡作响只剩本能的后退。


  本就不堪握紧的长枪被对方枪头抵住枪身,紧接便是一股巨力,加上几分的巧劲,一挑一勾迫使薛翔撒开手来,转瞬间失枪倒地!


  跌坐在地之时正见那银枪枪头入雪,噌地插卝入数丈外的雪地之中,蓦地跳脱起一阵雪白轻烟。


  薛翔惊魂未定,面上甚至露卝出惊恐之状,他张着唇,目光盯着失去的长枪却止不住地发卝抖起来,连呼出的白雾都断断续续。


  邵若拙缓缓收枪,枪尾直击雪地发出铿地一声闷响,他便这般迎风迎火浴血而立,漫天风雪掺血为画景,近在咫尺的厮杀声不绝于耳,可他的身姿没有一瞬的动卝摇,就是这般冷冷地用一种说不出的冷漠目光俯视着倒地的薛翔,似乎方才的举动皆与他无关。


  可就在这时,邵若拙轻轻抿唇,右手向外一扬,却是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长枪扔向远处,继而他转眸看着猛然惊醒的薛翔,幽黑的眼眸被余光照出一层薄薄的琉璃之色,下一刻又掀了头盔铿地一声抛掷开去。


  缓缓摆过手来,邵若拙薄唇微抿,眉心微微皱起,右掌轻翻,掌心冲向薛翔,四指缓缓地一勾一送。


  薛翔顿时牙关紧卝咬,眼中流露卝出无比的恨意!


  这神情、这动作,是挑衅,亦是蔑视!


  邵若拙摆出应战之姿,薄唇微张,沉声道:


  “起来再战!”


  薛翔闻言登时瞪紧了他,眼中满是怒意与杀意。他左手撑地,慢慢站起身来,动作极为缓慢,盯着邵若拙的目光没有丝毫松动。邵若拙冷着脸,没有神情,亦是紧盯薛翔的动作。


  薛翔看着他的发散落在逆光之中,眉眼里似乎有了一分柔和之意,可他不敢有所松懈,就在起身的刹那之间身形暴起!薛翔的目光仿是钉住了邵若拙,而下一瞬他便掀了头盔将其掷向邵若拙。


  邵若拙全神贯注、闪身轻卝松避过,紧随是薛翔锋利至极的掌风,邵若拙仅眼光微动,见薛翔已然上钩,无暇顾及战事,薄唇轻地一抿,左掌倏地抬出抓卝住薛翔手腕!


  正欲紧扣之际,薛翔左手成刀急逼邵若拙脖颈,邵若拙眉心微动,后退一步急速仰身下去。薛翔目露杀意,紧盯他颈中血脉,刀风急追而上。


  邵若拙不紧不慢,丝毫没有慌乱之意,眼看薛翔手刀逼近,青丝微动之时,只见邵若拙右掌骤起直逼薛翔左臂大卝穴。左右交叉互打,虽是困在薛翔的攻击范围之中,却完全掌握了主动权!


  薛翔大吃一惊,心生避意,掌风立时渐弱,邵若拙眼眸微动,毫不留情,冲着薛翔左臂大卝穴重重打去。薛翔吃痛之下顿时手臂酸卝软无力,力道全消,邵若拙见他无力,趁势运起掌力,一掌打在薛翔左肩之上。


  此招看似不轻不重,却是运了十足的力道:打得薛翔筋骨来回颤卝动,不是被一掌打断,却似要被这入骨的掌力来回搓卝揉扭断。薛翔闷卝哼一声,额上瞬时痛出汗来,连连退出数步,按住伤处一时恢复不及。


  邵若拙不等他再反应,追击而上,薛翔顿时眉头紧锁,匆忙应对之时已被邵若拙擒住受伤左臂。薛翔左臂之力、灵巧程度本就不及右臂,况对上邵若拙这力大无比的家伙,打也打不过,挣也挣不开。


  这时正见薛翔左臂被制,狠狠挣了几下,却是纹丝不动。邵若拙稳稳擒住他的手,见薛翔动弹不得,而额上早是落下汗来,气喘吁吁地体力消耗甚多。他微微抿了抿唇,轻卝松扣住对方挣动的手,不徐不疾道:


  “你的武艺退步了。”


  这话说得并不重,可听在薛翔耳中便犹如针扎!


  他顿时紧卝咬牙关,恨恨地瞪着邵若拙。邵若拙看着他的眼睛,以为薛翔这下定要破口大骂,却不料薛翔左臂倏忽如蛇,趁着邵若拙松懈之际灵活地压住其臂腕,邵若拙不得已抬起手腕,桎梏霎时有所破卝解。薛翔趁势脱开手来,心急如他,又是追上一步与邵若拙缠斗起来。


  两人相互拆了几招,薛翔极力避免双臂被邵若拙制住再陷窘境,掌法便已快速灵活为上。邵若拙见他招式变快,也不吃惊,见招拆招,反而显得游刃有余。


  果不其然,在两人过了十余招后,薛翔便显疲态,甚至隐隐透出一股迟钝。


  邵若拙看准这点,忽地加快攻势,薛翔竟是无法反应,狠狠吃了他一招,胸口隐隐作痛起来。


  薛翔正是不服再来,不料腹中倏地升起一股坠涨之感,他顿时动作一滞,连喘息也是一滞,眸中映射积雪反光,隐隐透出一股尖锐的冷意。薛翔捂住胸口的手立即托住异样的腹部,不想这下腰也疼得厉害,他禁不住伸手扶腰,呼吸战战地有些紊乱,额上也很快冒出虚汗来。


  恰是这时邵若拙一掌逼来,薛翔正是精神恍惚,腹部又坠得厉害,猝不及防,只得急急一掌打向邵若拙胸口。此招一出便使邵若拙发觉对方已阵脚全乱,招式已失了章法,更是不足为惧。


  邵若拙迅速扣住他出掌之手,倏然发难,双掌打开拉扯过薛翔双臂,薛翔身不由己,顿时惊慌失措,身卝子便直直向前倾去。不想邵若拙是借他之力,双掌覆于薛翔手背,却忽地抓卝住薛翔双手,双掌借力反推、一阵狠打!


  薛翔顿时双手发卝颤,手骨生疼,急急向后退去。邵若拙这下毫不放手,复又抓卝住薛翔双臂,生生止住他后退的趋势,薛翔站立不稳便向着邵若拙倒去。


  邵若拙见他已是累极,微微抿唇,心下有些犹豫,可想到薛翔之前的缠斗,他顿时眸光一紧,心道不将薛翔击倒他便要纠缠不休,于是右腿弓起,坚卝硬的膝盖便直冲薛翔小腹而去!


  薛翔见状,眦目欲裂,一时热血上涌,惊声叫道:


  “不要踢我的肚子!不要——”


  邵若拙闻声倏地一顿,狠狠收住脚来,继而抬头疑惑地看向薛翔。只见他面如金纸,目光涣散,似是吓得不轻,额边的发湿作细条,可仍在低声喃喃道:


  “不要踢我的肚子……不要……”


  邵若拙皱了皱眉,低头看了看他的腹部,又抬头看向薛翔,见他面色惨白、冷汗直流,不由低声唤道:“薛翔?”


  薛翔也不应他,愣了一阵,却忽地伸手捂腹,低下头去发出一声呜咽之声。邵若拙急急扶住他的身卝子,关切道:“怎么了?”


  不想薛翔的身卝子直直向下滑去,而呜咽声也越发大了,邵若拙险些抱不住他,几乎瘫坐在雪地里,而薛翔半跪着,紧紧地摁着肚子。邵若拙不清楚他的状况,但见他连话都说不出来想必是极大的伤痛,只能抱紧了薛翔,静静地等着。


  不料他却愈演愈烈,死死地抓了邵若拙的手臂,不由分说地攥紧了皮肉。几乎被汗水浸卝湿的下巴抵在邵若拙的肩上,而额上的汗水又止不住地流淌下来。


  邵若拙见他没了声响,只皮肉攥紧生疼,便轻声道:“哪里疼?我给你看看。”


  薛翔也不应他,仅是片刻,他忽地扬起了满是汗水的下巴,托着猛然发力下沉的肚子,把持不住地痛苦呻卝吟起来,


  “啊、啊——”


  邵若拙听了简直要吓坏,急急抚着薛翔的脊背,叠声道:“怎么了怎么了?哪里痛了?”


  薛翔疼了一阵,汗水顺着颈边颗颗地滑卝下去,他的手有些着急地一下又一下抚着隆卝起的肚子,隔着厚重的盔甲,什么也碰不到。

2015-08-21 23:29, 18楼

  1.3.


  薛翔疼了一阵,汗水顺着颈边颗颗地滑卝下去,他的手有些着急地一下又一下抚着隆卝起的肚子,隔着厚重的盔甲,什么也碰不到。


  肚子突然沉沉地坠痛起来,薛翔立时咬紧了牙,眉眼都狠狠地皱在一起,又低声地呻卝吟了一声,就连一直在轻卝抚的手都停下动作来,但又不敢按在肚腹上,只得隔了厚厚的盔甲轻轻地将它托着。


  可肚子渐渐愈来愈沉、愈来愈重,沉重地似乎就要落下去一般,薛翔就抓在邵若拙手臂上,一点一点、毫不留情地抠进皮肉里去。


  邵若拙几乎扶不住他,险些让薛翔扑倒在雪地里,只是勉力地用一只手撑住身卝体,让薛翔安慰靠在自己肩上,另一手轻轻卝抚着他的背安抚着。薛翔不由地伸长了脖颈,加重气息大口喘息起来,大滴大滴的汗珠又是渐渐汇集到下巴上。


  他咬了牙,将脸埋在邵若拙肩上急促地喘息了一阵,本以为有所好转,却不想腹中轻轻一阵翻滚,肚皮似乎都在发紧。


  “嗯呃——”


  他不由低低叫了出来,紧紧捧着在盔甲的遮掩下看不分明的肚子,目光几乎是发起颤来,薛翔复又闭上眼去,手上又不敢用卝力,只得指尖发白地一下一下顺着肚子微卝隆的弧度,指望着快些安稳下去。


  他只知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却也不想这般绵长的痛,反而使人加倍痛苦。


  薛翔抬起头来,半眯起眼,却是隐隐约约看到前方不远处的长枪,他低下头去,稳了稳气息,清楚地感受到邵若拙的存在,这时脑中顿时一片嗡声作响,心底一股不甘之意猛然蹿起。


  是!他就是不甘!怎可就这般轻易地输给即将做俘虏的他!薛翔要赢,便要赢得彻彻底底!什么,都不可以输给他!


  他竟就抬手抵在邵若拙胸前,力有不逮地急急卝喘息着,慢慢地、竟是慢慢地捧着肚子从邵若拙肩上滑卝下,爬下他的怀抱。顾不得擦去脸上的汗,薛翔松开自己沉重的肚子,连着喘了几口气,一步一步地、缓慢地朝着长枪爬去。


  邵若拙见他有了动作,却不想是死命地爬开了,继而又看见薛翔向着一旁爬去。他本欲伸手去扶他,可顺着薛翔的视线看去,正见不远处那柄长枪!


  明明连起身都做不到,只能失尽尊严地在雪地上爬行,几乎连爬的力气都将用尽,爬上几步歇上一会儿。


  但邵若拙看着薛翔几乎是匍匐的背影,和他完全没有放弃的表现——


  邵若拙淡漠已久的脸上蓦然出现了一丝怒意!


  他腾地站起身来,看着薛翔在地上极力爬行,双拳渐渐收紧,目光里竟也慢慢生出一股暴卝虐之意!


  那头黑发散落在白茫雪地里,狼狈爬走时携带上了细碎的雪花,许多凌卝乱的发卝丝因为汗水而紧卝贴在薛翔脸颊上,却也没有顾得上擦去。


  眼看长枪近在咫尺,邵若拙也没有动作,任由薛翔艰难地爬上去,冷眼旁观他几乎力竭,看他不知是累的还是痛的,瘦弱的脊背仓促起伏不停。


  薛翔死死盯住那枪,尽管视线已经开始发昏,但这根救命稻草的身影却时刻清晰在他的眼中。随着距离的缩短,他的嘴角渐渐开始上扬,脸上似乎又恢复了之前的神气与得意。


  薛翔的笑忽地放大了,眼中几乎都有了光彩,他终于伸出手来堪堪碰到枪身,仿佛都已经触卝摸卝到长枪熟悉的质感,可就在薛翔即将抓卝住长枪之际银枪猛地被人一脚踢开!


  “不!”


  薛翔蓦地大喊一声,腾地将头抬起,眼看着被邵若拙踢开的长枪落在远远的一边,他顿时瞳孔紧缩,发卝颤地吐出一口白雾来,不知从何处来的力气,他狠狠瞪了邵若拙一眼,猛地爬起身来,大喝一声,竟是一把扑倒了邵若拙。


  邵若拙被他扑倒,轻轻闷卝哼一声,薛翔则摔在他身上,虽是几乎没有受到冲撞,却登时额上冒汗,脆弱的肚腹也被铠甲硌得生疼。


  可是薛翔此刻却似疯了一般,目光发狠,紧紧卝握起拳来,趁着邵若拙还未反应之际,一手揪住他的领口,一拳挥在邵若拙脸上。


  邵若拙吃痛之下嘴角隐隐冒出卝血来,看清了身上正气喘吁吁的薛翔,毫不留情地抬手还了他一记。薛翔被他打得身卝子一晃,邵若拙趁势翻转局面将薛翔扑在雪地上,双手按住薛翔双肩,一脚压住薛翔双卝腿。正是怒气上涌之时,邵若拙目光猩红,抬手又要打将下去。


  薛翔根本无力反击,眼睁睁看着邵若拙拳头挥下,睫羽与鬓发已被汗水湿卝透。这时腹中紧紧抽痛起来,薛翔狠狠咬牙,双眸牢牢闭紧,张着唇无力喘息着,手指在坚卝硬无比的雪地里竟也生生挠出不浅的抓痕来。


  忽听耳边砰地一声巨响,紧随噼里啪啦的碎冰之声,邵若拙竟是一拳打在薛翔耳边雪地之上,目光发红得几欲滴血。


  薛翔顿时耳边一阵耳鸣,头脑更是阵阵眩晕。邵若拙一直紧盯着薛翔,见他已是无力抵卝抗,被浸卝湿的长发贴在他苍白的颊上,发尖几乎有水珠滴卝出,模样颇为狼狈,自己心中即使有万般怒意也生生压下。他旋即自薛翔身上起来,走上前去拾起长枪。


  薛翔见他离去,挣扎着翻过身来,见邵若拙竟是去拿枪。薛翔倏地睁大了眸子,两手撑在地上意图爬起,可拖着这沉重的肚子,他只喘着气,奋力地挣扎了几下,末了却只能托着肚子,眼睁睁地看着邵若拙拿着长枪向自己走来。


  邵若拙拖着枪向着薛翔走去,枪尾在雪地里拖拽出深长的痕迹,伴着次次的响声,长枪被拖到薛翔面前才没了声响。


  邵若拙低下头去,面色发冷地盯着薛翔,薛翔抬起头来,看见他居高临下的神情,双拳紧卝握,复又低下头去,不肯用自己的仰视、自己的失败去见证邵若拙的高高在上。


  邵若拙的声音响在他头顶,有些冷漠、有些不屑,他说,


  “即使给你这枪,也注定赢不了我!”


  薛翔猛然抬头,话音未落便见邵若拙单手举起长枪,倏然发力,似是灌注了十分之力,将枪尾铿锵一声生生穿透冻结的雪面,插卝入薛翔面前的雪地之下。雪地里发出紧紧的一声闷响,有些冰雪甚至直溅到薛翔脸上,冰冷刺骨一如邵若拙毫不留情的蔑视与否定。


  邵若拙丢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去,不曾有留恋之意,连头也不回一次,就留下薛翔一人倒在雪地之中,直愣愣地盯着那纹丝不动的长枪,浑身都散出一股凄凉之意。
点击数406,顶贴数17,本页字数7466,总字数78187 心字成灰吧,csr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