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八年,拜访七位大师经历。(所有内容,全是亲身经历)

[目录] 三十而莫测 @ 莲蓬鬼话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20-04-25 19:37:18 , 0楼

  不知不觉,来北京八年了。孩子都两个了,最近疫情闲着在家,就和媳妇整理了一下这些年的花销,突然发现,每年我都有一笔不菲的支出用在找各种大师大仙上。有的是看,有的是算,有的是骗,形形色色的大师,见了也差不多有个几十位了,但是真正印象深刻的,有七位,是我现在逢年过节都会拜访一下的师傅。下面,我就详细说一下拜访七位大师的经历。

2020-04-25 19:40:49, 1楼

  感谢版主通过审核,我这急了半天,都不知道怎么弄。由于是直播,如果有错别字,大家不要见怪。

2020-04-25 19:44:39, 3楼

  第一位,也是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位,北京土著,家住天桥。13年秋天,八月十五前后经朋友介绍认识的。具体原因是当时和现在的媳妇闹了点矛盾。我是外地的,媳妇是北京的,媳妇家里拆迁,瞬间从土著变土豪,她的态度和她家人的态度都或多或少的有些变化,心里不踏实,朋友就给介绍了这位姓谭的大师。

2020-04-25 19:48:25, 4楼

  谭大师比较年轻,当时来说也就是30左右的样子,像大多数土著一样,靠着租房为生,在十里河有个店面,卖一些宗教用品。由于介绍的朋友和他比较熟,我们就直接在他家见的面。开始没提到姻缘的事,就问了问生意上的事情。姻缘的话题是被大师转上的,问我婚事准备的怎么样了,我说八字还没一撇,大事又说不对,看我这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我就把和媳妇的情况与大师说了,然后谭大师和我说不用担心那些,不管什么人也挡不了我和媳妇结婚。不管怎么样,当时我是挺开心的,毕竟媳妇已经是土豪了。但是离开后还是有点怀疑的,为啥?人家已经是土豪了,就算她同意,家里亲戚估计也会说三道四。

2020-04-25 19:51:42, 6楼

  不过事实是我想多了,并不是说他家里同意了,而是已经怀孕了,而且已经快三个月了。因为我们俩一起,都是吃药,再加上她那段时间都在跑家里拆迁的事儿,她没有在意。然后,抱头痛哭一场,再然后,我们俩就去他家,和她父母说了怀孕的事。然后就领证了。邻了证,就赶紧找婚庆公司和酒店,到处都找不着合适的酒店,这时我才想起谭大师当时说的,婚事得赶紧准备。然后就去找他道谢,第二次见面是在他店里。给了个红包,定了日子之后请他参加婚礼,后来红包又算是给回来了。我们俩的缘分就这么结下了。姻缘方面,谁都不服,就服谭大师!

2020-04-25 19:53:58, 7楼

  第二位,算是我们一家子的救命恩人,到现在为止,都是媳妇提醒该去看看师傅之类的。话要从我儿子出生前后说起。

2020-04-25 19:55:13, 8楼

  儿子14年出生,当时孕检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出生的时候发生了羊水三度污染和网球状胎盘的现象。不懂怎么回事的同学可以上网查一查。孩子生下来,我连抱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救护车从妇幼拉到了八一儿童医院。

2020-04-25 19:57:04, 9楼

  留下长辈照顾还没出产房的媳妇,我就跟着救护车去了八一儿童。路上看着小东西被护士抱着做各种措施的时候,心里那滋味到现在想起来都不好受。没想到,更不好受的在后面。到了医院,办理了手续,签家属同意书。说白了,孩子要是出了事,与他们没关系。我简单问了一下,医生只说得检查,现在还不好说。并且不能有家属陪护,一周只能看两次。

2020-04-25 19:58:45, 10楼

  回到医院后,媳妇的状态直接抑郁了。我母亲也在下午,从老家赶到了妇幼。不是不想来,而是比预产期提前了,我妈是临时买的站票赶到的北京。老家亲戚有干医生的,就问了问这个网球型胎盘是什么意思,对方说,这种胎盘的胎儿根本吸收不到营养,能不能活下来全看命。对于亲戚的说法,没敢和接近崩溃边缘的媳妇说。

2020-04-25 20:02:37, 11楼

  当天晚上,我妈就通过老家亲戚打听到了一个在北京看事的大师,姓姜,山东人,住在朝草桥。蒋大师年近七十,老家是青岛崂山的,后来是被徒弟请到北京生活,一生无子,衣食住行全是徒弟负责,三个徒弟在北京都有自己的公司,规模颇大。有点跑题了,继续说。

2020-04-25 20:04:55, 12楼

  蒋师傅是我见过的大师中,最有大师风范的一位,怎么说呢,仙风道骨,真正的仙风道骨。他家是三室两厅,一间卧室,一间书房,另外一间是他的道场。道场的屋里,铺的是正经八百的青石,走在上面脚都发凉。道教里面只有一个神坛,上面是三清神像。神坛前面,是一个水桶大小的鼎,没错,这也是我见过唯一一个在家里用鼎点香的。

2020-04-25 20:11:45, 14楼

  接下来的过程,有点记不得了,大体是上香,不过我的香不是插在鼎里,而是插在供桌上面的香炉里。姜师傅的香是插在鼎里。然后就让我坐下,什么都不需要想,闭着眼,坐在青石地面上。坐着坐着我竟然睡着了,毕竟我两天一夜没怎么睡觉,实在坚持不住了。醒来的时候,师傅已经不在屋里了。我出门看到他正在吃晚饭,我就在他的道场坐着睡了一下午。姜师傅和我说,这个孩子,本来是保不住的。有人帮了我的忙。然后我就有些纳闷,因为在这之前,一切检查都正常,我们也没有找过谁看怎么样。师傅说帮忙的不是人,而是别的。我不太懂这个,后来问了我媳妇才知道,原来媳妇在我们认识之前,曾经跟着别人去刘家窑找一个大仙看过。当时大仙说她会经历大起大落。起,是因为财。落,是因为骨肉。那会儿她花钱让人给做了些乱七八糟,时间太久远,都忘 记了做了什么。

2020-04-25 20:17:33, 15楼

  当时我就觉着这个刘家窑的大师厉害,这么多年后的事情都能知道。但是媳妇说已经找不到那个师傅了,她也问过当时和她一起去的同学,说是人家早就回老家了。怎么联系也不知道。然后我就把情况和姜师傅说明了。姜师傅说,这个人是出马仙,通过仙家借气安住了媳妇的胎神,但也仅限于此。说白了,就是在怀孕的时候不会有任何问题,所有的问题就是会在生之后发生。我问师傅该怎么办。师傅说不管怎么样,已经结下缘了,那么就得去把这个愿还了。再怎么说,别人也是帮着保住了孩子。至于后面的,得看接下来的操作。没有去别的地方还,直接在师傅的道场里还的。这一次,他让我在鼎里面点的香,而且还买了鸡、鱼、猪头(全是生的),三个点心,三个干果,三个水果,三个馒头,三碗酒,三碗茶。没有桌子,就是在地上铺了一层烧纸,然后把供品摆在烧纸上。

2020-04-25 21:19:54, 20楼

  师傅都要让我做什么了,媳妇打来电话,也要过来。我有点担心,毕竟才生完三天,媳妇不行。等着她来了,我们才开始的。媳妇来了之后,姜师傅又嘱咐了一些,让我们在香灭之前要好好感谢人家,求人家保佑孩子。但是要默念,不能说出来。别乱许愿,因为许了就必须得做到。

2020-04-25 21:25:15, 21楼

  我无非就是感谢,但是媳妇说了很多别的。后续会在别的大师故事里告诉大家。等香烧完之后,姜大师就要求我们带着他去了媳妇生孩子的医院。姜大师在医院里走了半天,问他找什么,他说看看哪棵树最壮。第一次听到用壮这个字形容树的。后来是在医院后面一栋锁着的楼前面找到一颗大师口中大的,这会大师才从兜里掏出一把指头长短的小桃木剑。用剑在树上画了画,又从树下面三十公分出挖了点土出来。用我们提前按照师傅说的,当时媳妇在家见红的内裤包了起来。然后他就拿着走了。那种情况下,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了。再然后就让我们等消息行了

2020-04-25 21:32:26, 22楼

  也不知道要等什么,跟媳妇就忐忑不安的回家了。第二天接到八一儿童电话,让下午去医院。我们还以为大师做了什么,这么快就有了好消息。没想到的的事,医院是让我们去续费,情况不太理想,让我们做好准备。我们两从医院出来都忘了怎么回的家。到家之后媳妇就一直在哭,两个妈一直安慰。我就拼命打大师电话,但是联系不到。晚上我又赶到大师家,家里也没人。后来还是我妈通过中间人得知大师在去完医院就回到了崂山。已经上了山,找不到人暂时。那会都说我魔怔了,等着医生行了。我也找了谭师傅,他说他只在姻缘和财路上有点造化,治病不行。

2020-04-25 21:36:32, 23楼

  接下来的三天,我们一家子都是在沉默中度过,媳妇连饭都没吃过,但是没人劝,因为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劝。第七天晚上,我接到了大师来的电话,我想说话,大师没让,让我听他说。孩子的名字他已经给取好了,等孩子出院之后,我们两口子给人家许的愿一定要做到。就是当时在贡品前面心中默念的那些话。我没记着说过什么,当时的情况也不敢问媳妇,怕她着急。大师让我一定要说到做到。然后就挂了电话,再打就关机了。朋友们,神奇的事情要来了

2020-04-25 21:40:24, 24楼

  第八天早上,八一儿童医院打来电话,告诉我们可以去办出院手续了。我们根本不敢相信,接孩子的时候老婆没去,我去的。我从护士手里接过来后,一直抱着,不管我妈还是岳母都不让抱,那种感觉很难描述,这辈子没那么开心过。回家后孩子一切正常,除了湿疹之外没别的问题。我想跟姜师傅道谢,但是他人已经不在了,并不是没了,而是不在北京了。中间人说,姜师傅本来就想归隐,我应该是最后一个,也嘱咐我记住姜师傅的话。但是我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完全忘了这些。知道六个月后,媳妇发现了孩子的不正常。

2020-04-25 21:43:51, 25楼

  不知道看帖子的有多少已经当父母的,如果有,希望你们不知道宝蓝贝贝是干什么的地方.如果没有,也希望你们永远不知道。六个月,媳妇发现儿子四肢不正常,去医院检查。儿研所,儿童医院,专家看了知道六个。最终确认孩子的肌张力过高,大脑发育不正常,可能脑瘫。

2020-04-25 21:48:56, 26楼

  脑瘫两个字,直接把我和媳妇震傻了。接下来,我们就开启了为期一年的求医康复训练之路,训练的地方就在宝蓝贝贝。在此期间,找了数名所谓大师,一个有用的没有。想找姜师傅也找不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还是通过谭师傅的介绍,认识了尹师傅。尹师傅也是山东人,和我情况差不多,都是外地女婿,不过他的主要职业是写东西,至于写什么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价格不菲,因为谭哥带我找到他的时候,先解决了他们两个的事。尹师傅给他在一张红纸上面写的字,毛笔蘸着类似浆糊的东西写的,干的很快,就和什么都没有一样。但是通过字体来看,绝不是简体或者繁体。

2020-04-25 21:52:10, 27楼

  给谭哥写完之后,尹师傅才看的我。我把情况和他说了,他说不说别的,就我儿子的名字都得健康成长。不应该这样。然后我又带他去了我家,在我家楼下的时候,遇到两个大黄鼠狼,小区里面遇到的,邪门的很。上楼,看到孩子之后,尹师傅就说我们耍了人家,人家不愿意了。我没明白什么意思,尹师傅说,你们夫妻两肯定许过愿没还。如梦初醒,这一句话瞬间就让我记起来了孩子出院前一天我接到的姜师傅的电话。然后我就赶紧问媳妇,当时在姜师傅家里念叨了什么。

2020-04-25 22:39:06, 29楼

  媳妇说她也忘了念叨什么了,大体就是只要孩子好好的,让她做什么都行,一个母亲基本的思维吧。尹师傅说就是这话,人家让你孩子出院了,还不赶紧问想干啥竟然一直拖着。然后,就说愿是媳妇许的,得媳妇来还。然后,就让丈母娘来我家看着孩子,我和媳妇按照尹师傅所说的去买香,买会香,家里没有香炉,就找了个碗放了大米,点找就插上了,在客厅里点的。点上香后媳妇的状态就不对,本来只是左在沙发上,后来直接盘腿,再后来直接大盘腿。尹师傅说孩子不懂事,差不多就得了。媳妇开口说了句话,把我吓尿了,她竟然说着一口流利的河南话。

2020-04-25 22:45:45, 31楼

  以前见过不少出马仙,但是发生在自己媳妇身上的时候还是害怕。卧室里看孩子的丈母娘听到后都出来了,她也是一脸惊恐的么样。媳妇地道北京人,虽然不是三环里吧,但是从小也没离开过北京。别说河南话了,河南人都补认识。开口就是没有你们这么欺负人的,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尹师傅直接就是一个大嘴巴子呼上了,那响声我都心疼,谭哥还怕我拦着,赶紧挡着我,别说我了,我丈母娘都补敢近前。尹师傅就说别给脸不要脸,这是北京,这是皇城,哪来的滚哪去,别自己找不自在。给你三路香送你走。愿意走就送你,不愿意就烧你。然后媳妇就哭了,嚎啕大哭,把孩子都哭醒了。听着孩子的哭声,媳妇也瞬间清醒了,就和什么也不知道一样,跑屋里为孩子了。我进去问她知道刚才怎么回事嘛。媳妇说不是让点香作者吗?看表情就知道,她不知道刚刚挨打了,但是她脸是真有巴掌印。

2020-04-25 23:03:49, 33楼

  喂完孩子,媳妇就出来了,期间尹师傅想从我家找点锅底灰,但是媳妇洁癖,锅底啥也没有。尹师傅说,媳妇算是无意和人家结下了缘,缘分本该散了,有高人帮着接上的。其实要是不乱许愿一点事没有,因为许愿了,没办到,才会引起孩子的事来。硬做什么的话对孩子不好,最好是去祖坟上坟,求家里祖宗帮忙,他刚刚也是吓唬。当天晚上,我们就开车回我山东老家,谭哥也跟着,他想看故事,也没人在意。到家是早上,我在路上就和我爸妈说了,他们直接在坟林等着我们。我爸这人一辈子没迷信过,但是看到尹师傅的时候,他信了。后来他说,以前做过梦,我爷爷托梦,说有年轻人找他的时候别拦着。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尹师傅就有种是我爷爷说的人的感觉。父母早准备好了东西,尹师傅拿着东西开始上坟,我爸说一看尹师傅就是专业的,很多上坟的礼数他都只是以前看我爷爷上坟的时候弄个,现在很少人会。

2020-04-25 23:09:43, 35楼

  上坟,烧纸,烧香,后来纸快灭的时候,尹师傅让我磕头,把情况和爷爷说说。我说完的时候,纸也少完了。然后尹师傅让我抓纸灰放口袋里,抓多少随便,我怕有用,抓了一大把。然后我们饭都没吃就往回走。在走到河北境的时候,媳妇来了电话,说儿子吃米粉了。我感到很不可思议,要知道我儿子之前只和母如,奶粉都不喝。我和尹师傅说了,尹师傅说正常,然后他就继续睡觉。回北京后,尹师傅让我把纸灰掏出来,一把灰也就生了三分之一。尹师傅把灰分成了四分,说接下来给孩子洗澡的时候,每次都用母如兑纸灰给孩子洗身上,就是倒在水里就行,洗个几十秒用清水冲就行了。

2020-04-26 00:21:20, 43楼

  刚才发了一部分,没出来,找不到了。

2020-04-26 00:45:06, 47楼

  重新写吧,刚才那篇估计是有什么不能写的。按照方式,写了四次后,该复查。复查结果是没事,一切正常。我和媳妇当时就傻了,要知道我们在这期间又交了两个月的滚筒课和按摩。交了不到三天就好了,又去儿童医院找了两个不同专家看的结果,确定没问题了。只是孩子之前发育迟缓,一些不必要的问题需要注意。后来去尹师傅家里道谢的时候,我儿子在他家还死一次吃了包子,以前在家喂过,不吃。

2020-04-26 00:47:44, 48楼

  后来尹师傅说,我媳妇无意间结下的善缘,许愿没还,人家走不了。并不是说他们造成孩子的脑瘫,而是很多综合因素。主要是孩子太小,随便风吹草动都不行。

2020-04-26 01:01:23, 51楼

  媳妇问他们会怎么样,她还有点过意不去。尹师傅说就是在你这耽误时间了,没别的。后来媳妇就在家里没事上上贡品点点香,但是再也不敢许愿了。以上三位师傅,算是在我的家庭上给予极大帮助的。唯一可惜的是姜师傅找不到了。现在媳妇一旦孩子有个风吹草动还问尹师傅什么情况。也许是女人天生敏感吧。如果说这三位把我的世界观震的稀碎的话,那接下来的四位就直接让我对这个世界产生怀疑了。

2020-04-26 01:20:04, 52楼

  第四位,16年冬天认识的。由于前面三位师傅的本事,再加上我和谭哥也熟悉了,慢慢就是跟着他走进了这个泼为神秘的圈子。期间他带着我也好,我自己打听到也好,见了十来位,但是怎么说呢,差点事。直到16年小年,谭哥给我打电话,说是他一个广州的朋友来京了,我要有兴趣可以去看看。这个人,从17岁开始修炼道法,当时已经四十二岁,练了25年了,期间还正常完成了大学课程,并且考了研究生。在南方,他的客户级别很高,这次来京是帮一个物流公司解决问题。我一听就来精神了,直接打车去了大兴。

2020-04-26 01:27:54, 53楼

  师傅姓梁,看上去身子有些单薄,而且脸色也不太好。通过谭哥后来介绍得知,梁师傅自幼肺不好,从小就到处求医,后来在别人介绍下拜了龙虎山的道士,学了练气法门,肺不会恶化,但是也没法回复正常人,这也是他一直追寻道法的原因,他觉着道法能让他恢复健康。虽然看着单薄,但是梁师傅并不虚弱。物流公司不算大,但也不小,大小货车有三十多辆,都是老板自己养的,背景深不可测。老板之所以请梁师傅来,是因为遇到了麻烦,一年时间,七辆车出个大事故。在北京找人看过,说是还得出。就请梁师傅来了。我私下问谭哥为啥不给他看看。谭哥说看不了,他算过,这人到了还债的时候了,弄不好就是个家破人亡。听他这么说,我更对梁师傅能做什么好奇了。我和老谭就给梁师傅打下手,梁师傅欣然接受,是个很和蔼的人。

2020-04-26 01:32:13, 54楼

  梁师傅吃了午饭,就围着物流公司转了起来,开始是在公司里边转,后来又到外面的马路上转,就这样干转了一下午,天黑之后就停下来了,直接回了老板给安排的酒店里。走的时候告诉我们,明天想来就早点,五点半之前到物流公司。第二天我到那的时候,发现多了三个打下手的,这三个也是这行的人,弄的我很尴尬,他们说啥完全听不懂。令人没想到的事,梁师傅让我帮他拿罗盘。罗盘我见过,但绝不是这种,很难形容,反正就是特别罕见。

2020-04-26 01:42:24, 55楼

  梁师傅围着物流公司外面的马路转了一天,天黑后没回酒店,而是回了物流公司,到了公司才看到,物流老板已经准备好了好多布条。布条都是麻布条,白色。拿上布条之后,梁师傅就上了老板的车。然后,就看着三十多辆货车跟在后面。每到一处地方,梁师傅就会下车,指挥一辆车停过去,并且在前保险杠上面缠布条。30多辆车全部找到地方停靠缠了布条后才会酒店。那天我也累够呛,回家就睡了。第二页还是老谭叫起来的我,说是出事了。停在路边的车,有16辆出了大小不一的车祸,最严重的是一个醉汉骑自行车撞上了。由于是违停,基本全是车的全责。物流老板钱没少赔,估计他那辆宝马都不够赔的。16辆车在交通队过的年,梁师傅不让他领回来,让他出了正月再领。剩下的十几辆车开回了物流公司。开回去后,出了老板和打下手的我们这些人,梁师傅让物流的工作人员全回家了。反正是物流公司里边不能有别人,当时还特意嘱咐我,要是害怕就回去。我那会真觉着自己啥也不怕,我这稀罕事遇到也不少了。媳妇说河南话都没吓到我,我会怕这些?事实证明,我应该听梁师傅的,因为不是此道中人,根本不知道个中的危险。

2020-04-26 01:58:36, 56楼

  总共八个还是九个我也忘了,老板和他弟弟,梁师傅,我和老谭,再加上三四个人吧。大家啥也没做,就在帮办公室里坐着。看他们都很紧张,我偷偷问老谭这是要干啥,老谭让我别说话。我这一看还不知道啥时候回家,就想出去给媳妇打个电话说一声。一边打电话,一边去厕所,打了电话上完厕所的时候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到了马路上。而且还起雾了,雾很大,能见度也就是三四米,我凭着印象往回走,但是走了半天也看不到大门口。然后就听到不远处发生了车祸,连环那种。再然后就看到跑步的人,成群结队从我身前经过,一个队伍,十几个人,但是穿的衣服缺不一样,有冬转,有夏装,就是很诡异,再傻我也知道事情不对了。我想起来以前和老谭聊各种问题的解决办法,我怀疑自己遇到了鬼打墙,就想原地小便,但是刚去完厕所,根本没有。急的我也不敢走了,因为老谭说过,以前昌平那边有人鬼打墙走了一晚上,最后脚指头都切掉了。这时候手机响了,老谭的电话。看到电话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傻,为啥不打电话呢?接通后发现,老谭在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为什么说莫名其妙呢,因为他说的都是我们一前聊天聊过的内容,或者说整段话都是以前说过的。

2020-04-26 02:12:40, 58楼

  不知不觉这么晚了,睡觉了,明日继续。再说一遍,全是真实经历,因为这些经历,我都去回龙观精神病院检查过呢。

2020-04-26 09:21:44, 67楼

  突然发现发的顺序错了

2020-04-26 09:22:32, 68楼

  不光顺序不对,好像最后一部分也没有了,

2020-04-26 09:32:21, 69楼

  昨天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手机发的事,顺序不对,还吞了一段。重新写的。

2020-04-26 09:39:22, 70楼

  电话内容和现实对不上号,而且我说的话他完全听不懂似的,总是在重复一些以前我们聊过的话。后来我实在是害怕了,想打110,但是打不通。不知所措的时候,听到警车声,然后就硬着头皮走了发生车祸的那边。到了那里之后,发现现场十分惨烈,但是没有一个伤者,而且车也是一些比较老的车型,怎么说呢,地上那些车,在县城可能撞在一起,在北京是万万不能了,随便一辆都是古董了。这个时候,那个跑步的队伍又从我面前经过,那场面,这辈都忘不了,就像恐怖片似的。当时就吓傻了。吓得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看到了一团光,然后这团光越来越大,大到让我感受到了灼热感,最后即将被光吞噬的时候,我醒了过来。发现正站在火堆前面。梁师傅他们在烧纸,而老谭则是用绳子牵着我,我就站在离那堆纸,差不多有个三米来高的纸堆吧,不到一步的距离,头发都被燎到了。见我醒了,梁师傅也过来了。他说他布了阵,本来应该是老板弟弟进去的,我因为以前有道教高人帮助过,身上有点东西,自己直接就被吸引进去了。没有事,回家洗个澡睡一觉就好了。我也不敢继续留下去了,回了家,洗了澡就睡觉。很快,就被吵了起来,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竟然躺在物流公司办公室的沙发上,自己当时就懵了。

2020-04-26 09:43:41, 71楼

  梁师傅很担心,过来检查了我一番,抱歉地说了一番话,和昨天晚上说的一样,就是我与道教高人结过缘,人家在我身上下过印,会对这些所谓的阵法产生反应。我当时特别茫然,后面的事情也没顾得问,就想回家。不过这次没有自己回,让老谭送的我。路上老谭看我状态不对,就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也不知道,和做梦似的,我明明已经回家了,一觉起来又在这里。老谭说,这行就这样,接触的多了,很容易弄成神经,自己得把握好尺度。回家后,媳妇埋怨我半天,说我电话也打不通云云,我看手机,已经没电了。也许是太累了,也没跟媳妇解释。我就想洗澡睡觉,然后媳妇让我搂着儿子睡。原来昨天晚上到早上那段时间,我儿子一直没睡。一直在屋里到处走。一边走一边念叨,爸爸不在家,我得保护妈妈,你们去保护爸爸。媳妇以为他看动画片看亢奋了,也没有在意,但是我不能不在意,因为昨天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2020-04-26 09:52:30, 72楼

  然后我搂着孩子睡觉,我们爷俩睡了足足一天。醒来之后,我就问他,为什么昨天不睡觉。儿子就说,他朋友告诉他,爸爸有危险,他得起来保护妈妈什么的。他说起来就和小孩瞎念叨似的,可我却是真有点后怕。这时候,老谭来了电话,说是物流公司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被交警拖走的,是没有出事的。 留在公司里的,才是出过事的。因为都出过事,所以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比较多,后面的操作才叫神。因为我回来了,没看到,很可惜。明天谭师傅要走,当天晚上为了表示歉意请我吃饭,让我准备准备,直接在我家吃。和媳妇说了一下,媳妇欣然接受,自从尹师傅之后,媳妇对这些大师不管真假,都是持欢迎态度。“不请自来,有些不礼貌,希望弟妹勿要见怪”讲真,这种话,除了梁大师这里,我没听别人在我家里提起过。我家是两室两厅的房子,梁大师说原来格局不怎么样,我这一装修倒是有点藏风纳气的意思了,我就直接说了是后来听老谭建议改的。梁大师也没说啥,简单的在我家吃完了饭。没喝酒,就是吃饭。奇怪的是,期间我儿子一直有事没事就跑到他身边,要知道,因为长期治疗的原因,他一直比较认生的。梁大师也没说什么。临走的时候告诉我,这次来我家就是为了道歉的,为了表示歉意,他告诉我,会让我在最短时间内赚到买房,不然一家四口住不开。这一开口,我就有点害怕,我说大师,我家就三人!大师笑着说,还有以后呢?这一句还有以后呢,成了我媳妇怀孕之后死活要生的资本。在儿子三岁那年,又生了个女儿。这是后话。

2020-04-26 10:01:14, 73楼

  大师是腊月二十六了才走,没坐飞机,坐的火车。他说他们这行,不能坐飞机。送他的时候,嘱咐了我好多,比如过年的时候让我在门口摆一碗饭,我们家吃什么就摆什么行了。过了年以后,做什么事不要急着做决定,等到晚上睡一觉之后再做决定。其实我是想问他怎么让我赚到够一家四口住的房子的,但是我始终没给过钱,只是当时见面的时候给了个红包,自己也不好意思,就想着回头单独去一趟广州问一下。送走了梁师傅之后,我就去老谭店里聊天。老谭说,那天晚上我出去半天没回来,他就急了, 出去找我一圈也没找着。后来还是梁大师帮忙,在他们公司存放旧轮胎的地方发现了我。找着我的时候,我睡得呼呼的,怎么叫也叫不醒,最后梁大师让人把我抬到沙发上去的。他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就说了。听完之后,他一下子跳了起来,说我反应怎么这么迟钝。我问他咋了,他说我能走进梁师傅的阵里就是缘分,该拜他为师的!我当时还有点傻,心想这玩意不是打小学的吗?怎么还能拜师。再说了,我又不想当道士,我拜什么师。说心里意思之后,老谭直说可惜。他还说,那几个人都是想着拜师的,被梁大师拒绝了。当我真在闺女出生之前换了三室两厅房子的时候,我又想起了梁大师。问老谭怎么联系,老谭说这个不好找。这些人神出鬼没的,不是在修就是在做的路上。等再见到梁大师,都是19年了,这是后后话了。

2020-04-26 10:06:16, 74楼

  不知不觉写到第五位了,其实中间在那段时间见过不少人也,但不是那么深刻,不是说他们没能力,而是不如这四位。第五位,是我见过最会享受的大师,为啥会享受?因为他有钱!为啥有钱?因为他不干活,他用自己所学的来投资!容我细细说,这位大师的故事太具颠覆行,可能会颠覆大家对易这个字这门学问的认知。

2020-04-26 10:18:53, 76楼

  17年正月,去尹师傅家里拜年。初八才去,不是不想,而是我知道,初八之前他那里肯定忙,我就等着假期结束了才过去。没想到还是小瞧了尹师傅的人缘,当天在他家里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大家就算是站着,也想跟他聊会。当时只有五个人坐着,一个是他,一个是接下来要说的魏大师,还有三个是比较上岁数的人。我是带着老婆孩子去的,很快他媳妇就领着我老婆孩子去他们另一个房子里了。他在同一栋楼里了买了三套房子。一套住,另外两套我没去过,媳妇去过一套,装修的很温馨,另外一套我始终没去过。人太多,尹师傅也没法照顾我,就是说了一句晚上吃完饭再走,我就欣然在一旁站着听他们说话。通过他们交谈发现,他们的话题中心不是尹师傅,是魏师傅。以前见过不少人戴表,身边也有为了充门面买表的,最贵的也就是十来万吧。魏师傅手上戴着的那块,有人打趣说也不怕被抢了,这玩意直接能买辆保时捷了。魏师傅完全不在意,说能抢了算他本事。后来继续听才发现,大家都在问他管于投资的事情。他说投资不是你们说说我就能给建议的,我得看看你们的合伙人,还得看看种种云云。就这么听他们聊了一下午,我也没觉着累,因为我挺愿意听这些的。到了晚上,所有人都走了,就剩下了尹师傅,魏师傅,还有一个年轻人,也就是20岁的样子,再加上我,我们四个人。尹师傅说也没有外人,就凑合吃点吧,就想让他媳妇做。魏师傅拒绝了,说没出正月就是年,大过年的怎么能随便吃。然后就打电话叫他的助理去酒店订饭菜。没错,助理,这是我见过唯一有助理的大师。说来惭愧,那顿饭,是我在那之前,吃过最夸张的一顿饭,以前接待客人的时候不是没去过大酒店,但是也没有这么点过菜。同样的饭叫了两套,给女人孩子送去一套,我们四个人一套,四个人,九个热菜,五个凉菜,一个汤。尹师傅家里的桌子都摆不开,酒是三种,红的,白的还有一种是黄酒,好像是泡的。咱也不好意思问。席间尹师傅还打趣说魏师傅就是来炫富的。没想到一句话,引起了魏师傅的话匣子,可能是因为喝酒的原因吧。

2020-04-26 10:24:29, 77楼

  魏师傅就说他倒是羡慕尹师傅这种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谁让自己走差了路呢?听到这里,我还暗暗纳闷,这么有钱还叫走差了路?这路差在哪?让我也走走。说到一半的时候,魏师傅不想说了,尹师傅给我使了个眼色,我立马就明白了,二话不说就起来给魏师傅敬酒。这点小伎俩,魏师傅也明白,很是大方的和我来了个一口闷。然后就继续说。聊起来才知道,魏师傅家里算是易学世家了,家里一根独苗,可谓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了。但是他已经好多年没回家了,因为他爷爷嫌他败坏家风。就是因为他拿着所学赚钱。也是从他嘴里,我才知道了网络大电影这个东西。当天魏师傅喝得有点多,我们就送他下楼。下楼的时候发现,他的座驾是一辆750,有司机,还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助理。送他上车后,尹师傅向我介绍起了魏师傅。说他不务正业,本来是有机会登堂入室的,但是自废武功,把天赋全用在享乐上了。还开玩笑说,做为同行,他感到可惜。做为男人,他很羡慕。

2020-04-26 10:31:35, 80楼

  上楼之后, 我就和尹师傅聊起了年前遇到的事。尹师傅说,梁师傅算是有点道行,不过也是野狐禅,难登大雅之堂。我不明白什么意思,他说梁师傅用的是南派的什么什么东西,这个什么什么东西我是真没听明白,咋解释也听不明白,到现在也是感觉就在嘴边,但是说不出来。大体意思是这个东西,搁以前,南方那些走街串巷的人都会,根本不会正统。只不过现在会的人越来越少,反而被人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不过也很难得,毕竟是老手艺。我问尹师傅,他算什么。他说,他也算野狐禅,区别在于,他的野狐禅是自己参的。不明白什么意思,尹师傅就告诉我,在这个行当,有三种人,一种是师传,一种是家传,一种是自学。尹师傅属于自学,但是偶得几位高人指点,所是悟出了其中的敲门。用他的话说,干这个没什么难的,就是胆大心细不要脸。胆大心细我理解,这个不要脸我是真不明白。尹师傅说你最好别明白,明白了什么叫不要脸,你就算是这行人了。现在这样挺好,反正出事了有人帮忙。还给了我魏师傅的联系方式,说别害羞,想问啥直接问,你不说他也知道,但是如果你不主动说出口,他不会主动提。然后就领着老婆孩子回家了,回家路上老婆开的车,老婆还在说,这顿饭得花个几万块钱。我说我们吃得和他们一样,媳妇很吃惊,四个人也吃这么多?我就把魏师傅的情况和他说了。媳妇说那你得联系联系,让他教教咱怎么赚钱。媳妇这句话,也让我打定了主意,管他怎么样呢,明天醒了酒就给魏师傅打电话。

2020-04-26 10:38:48, 81楼

  直到出了正月,我才真正联系到魏师傅,之前虽然能打通电话,但是他一直在忙。那是真忙,不是敷衍。打过三次电话,三次都不在北京。到了二月二龙抬头的时候,以前我也不在意这些节日,认识的人多了,慢慢开始在意的。龙抬头的时候魏师傅主动给我打了电话,约我出来见面。我就按照约定,到了魏师傅家里。高档别墅区,以前只见过,没进过,不认识这种级别的朋友。家里的装修摆设估计买我的房子都没有问题,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家进门之后和小院,方形的小园布置成了八卦型,在边角处分别放着石头和大型盆栽。走路的时候魏师傅还嘱咐我,进的时候踩黑砖,出的时候踩白砖,不懂,也不敢问,按照嘱咐走的。地下两层地上三层,只有魏师傅自己住。家里很空。魏师傅说尹师傅给他打过电话了,让我有话直说就行。我就说明了来意,大体意思就是生意不好做,不知道做点啥。然后魏师傅就要了我和媳妇的生辰八字,魏师傅就问我能拿多少钱出来。我合计了一下就说出了自己能拿的数。魏师傅说不多,但是可以操作。然后就让我回家等消息。过了没几天,魏师傅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到一个影视公司和他见面。这个影视公司很大,但是感觉没有什么人。去了之后,我什么也没干,就是在会议室里坐着。魏师傅和他们在开会似的,最后就给了我份合同让我签,我也没有犹豫,直接签了。

2020-04-26 10:46:21, 82楼

  离开那里的时候,魏师傅说我很不错,没有问东问西。我是他带来的第五个人,是唯一一个什么也没问就签合同的。签合同就要给钱,然后等着分钱行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操作,总而言之,九个月后,投的钱翻了四倍。虽然是后话,但是当时真觉着这和抢钱没什么区别了。
  离开影视公司之后,魏师傅又带我去了一个茶馆,很高极那种。在茶馆里又见了一个人,见到我在的时候,那人感到很诧异,魏师傅就说是老尹的朋友,然后那人就释然了。然后就看着他拿出了计算机和一些合同,挨着给魏师傅计算。通过计算我才知道,这是魏师傅另一个生意,一个专门生产风水用品的。算完之后,去年魏师傅的收益是让我感到震惊的数字。算完帐,转完帐之后,那人就走了。然后魏师傅告诉我,这不是市面上能买到的那种风水用品,而是专门人做的。打个比方,拿一块玉来说,他们会先找到某处孤坟埋进里面。北京哪有什么孤坟,都是墓园了。 他们大多是在外地埋。我说这卖了不怕被人偷走?他说年年都会有损,倒不是有人偷。很多时候是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被人连坟都挖了。多是因为地区建设,所以现在他们都进山找孤坟。这东西是尹师傅的主要经济来源,听他说完,我问我是不是也要准备点钱投点?他说不用,我那点钱,投了没意思。有别的给我介绍。没多会儿功夫,又来了两个人。看着就不是正经人那种。简单的点了头打了招呼,我们就在那坐着。魏师傅看了看我们之后,就让那俩走了。然后他说这两人是帮人做垫资的,我们合一起可以生财,要是愿意就操作。 我说回家和媳妇商量 一下,刚刚影视公司那,已经把和媳妇商量 好的全投了。魏师傅表示理解 ,反正弄好了就联系他就行。回家和媳妇说了,媳妇同意,我就在里面又投了一些。至此,算是完全把我原有的产业结束了,资金就投在了这两个地方。

2020-04-26 10:56:59, 85楼

  17年上半年,我基本上是跟着魏师傅和尹师傅到处跑,跟着魏师傅就是到处混吃混喝听故事,跟着尹师傅就是到处办一些开机仪式,开业仪式,还有一些各种各样的仪式。经过半年的接触,我知道了,他们这行里头很多规矩,也知道了他们这行的产业链。这种产业链不是靠产品维系,而是靠人品。魏师傅属于特别大方那种,尹师傅属于特别平淡那种,但是两个人都有真本事。见过不少有钱人和不方便说的人员,反正就是让我特别震撼。下半年媳妇怀孕了,就拿梁师傅的话当借口,死活要留下。我说不嫌累你就生。两位师傅好像知道我媳妇要怀孕似的,分别给了我两件礼物。尹师傅给的是一块木牌,通过半年的接触我知道,这是正经八百的雷击枣木,买的时候还是我和他一起去泰安请回来的。不过当时是半棵树。这是被修整了。尹师傅说,这些日子你也看到了不少学到了不少,不管以后干什么都有用。让我回家好好陪老婆孩子,媳妇怀孕,再看着孩子不方便。至于那木牌,生完孩子就埋在当时我们去泰安的时候,他说的特别好的那个地方。我没脸问,因为我忘记了具体在哪了,反正有印象,当时尹师傅特意提过是好地方。木牌上有名字,是女孩名。咱也不敢问,啥也不敢说。就走了。魏师傅给了一块玉,不大,也就是大拇指头大小的吧,但是这块玉天然就有点造型,看不出来像什么,反正不是人工雕刻那种,说以后让我给孩子。然后又给了个联系方式,说等着影视那边结算了,就联系这个人。

2020-04-26 11:03:34, 87楼

  这个人是做副食品的,以前跟着魏师傅去见过,经营冷库加副食品,到现在我们还联系着。后续会做说明。这玩意弄得和要离别似的,整得我心里挺不是滋味。魏师傅也说,没有特别意思,就是让我回家好好伺候老婆,说虽然他没老婆,但是他知道女人怀孕不容易。等孩子出生了再说。回家,我把东西给媳妇,媳妇还说怎么不给儿子要个。我说忘了,媳妇还念叨我半天。其实不是忘了,是不好意思。我总感觉,和他们俩一起,很多事不用说,真到需要我说的时候,那都晚了。安逸的生活就此结束,开始了漫长的家长里短生活,也是这几个月的生活,让我知道了媳妇是真不容易。闺女出生之前,影视那边结算了,虽然买豪宅不够,但是换个大点的房子够了。我们就把原来的卖了,凑在一起买了个差不多的。办酒席的时候,老谭,尹师傅一家子,还有魏师傅都来了。这次来,魏师傅带着个女的,说是家里安排的结婚对象。女人不像魏师傅那么八面玲珑,有点内向。不过第一次见面,她就给我女儿一个手链,自己戴得那种。还说以后不要去过多约束孩子,不然瞎了天分。还是不敢问,也不敢说什么,就是默默接受。再后来,魏师傅就彻底淡出了,我问过尹师傅,尹师傅说他结婚了,就不敢再乱来了,得为孩子考虑,现在在上班。我一听到他上班感觉很不可思议,尹师傅说,他上班的地方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还让我以后别联系魏师傅,免得麻烦。虽然我没联系魏师傅,但是魏师傅带给我的影响却至深,特别是副食品那边,今年要不是那边的话,估计早就弹尽粮绝了。

2020-04-26 11:09:13, 88楼

  18年,焦虑的一年。为啥焦虑,因为上有三岁的儿子,下有不满周岁的闺女。白天大的闹,晚上小的闹,连觉都睡不踏实。期间没什么特别事,就是给他们问候。直到清明,我老家给爷爷上坟,也带着孩子回老家的时候,才又出了新的故事。为啥说故事呢?因为剧本都不敢这么写啊!也是因为这事,我才去的回龙观医院检查。慢慢说吧,这个故事可能有点长了就。

2020-04-26 11:15:55, 90楼

  山东人清明上坟,那可不是开玩笑。再说了,我这也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了,所以在上坟的时候,就更加重视和专业。当时还有人找过我爸,问我在北京到底 做什么,都怀疑我也是做这些的了,毕竟对他们来说,专业的有点过分了。也是因为这种专业,给自己惹来了麻烦。一个亲戚的亲戚的亲戚,就是这么复杂的关系,七出八拐的,要不是找来了,街上见着都不一定认识。他女儿十六岁,有病。但是在小县城,看不出什么病来,就是精神有点问题。他是直接领着珊珊来我家的,小名叫珊珊。我也不会看病,但是通过他们所说,感觉这孩子应该是有点抑郁。人家找来了,死活让我给看看,我说我不会啊,人家还不信。来了三趟,每次来都拎着东西,第三次直接掏出钱来了。我这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给尹师傅打了个电话,尹师傅在电话里嘱咐我,不用紧张,就当正常人聊天,找个太阳好的中午头,跟她在屋里聊天行了。聊的时候一定要拉上窗帘。我问聊啥,他说你主要让她说,你听,听完了再告诉我。

2020-04-26 11:20:27, 92楼

  然后我们就开始聊,通过聊天,我发现珊珊是真的有病,为什么这么说呢?要么是喋喋不休,要么是沉默不语。情绪转变之快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就和开车似的,一会高速,一会低速,一会急速转弯,一会又停止不前。那感觉,难受的要死。16岁的女孩,不好好研究穿啥玩啥,研究各种经书,说起来一套一套的。幸亏我见过大场面,要不就被她吓着了。(我媳妇会说河南话,我谁也不怕!)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她才起身。还说今天先到这吧,本座乏了,要歇着了。没错,就是本座,我这给纳闷的。她走的时候,是父亲带着走的,母亲留下来问我怎么样。我能说啥?只能说看看再说。她母亲还一个劲的说我厉害 ,以前带着去别人那里看,不是把别人打了就是把桌子掀了。我心想,你可真敢说,这要掀桌子,人家能饶了她?咱也不能明说,只能是客气送走,然后就赶紧给尹师傅打电话,我也说不明白,最后把录音给他发了过去。我本以为这就没有事了,等着尹师傅回复我行了。没想到,当天晚上,我就崩溃了。

2020-04-26 11:26:18, 93楼

  我们家是普通的平房,三间北屋三间南屋那种,父母在北屋睡,我和老婆孩子在南屋。屋上听着院子里有动静,就出来看。赫然发现,珊珊竟然翻墙进了我家,她只穿着秋衣秋裤,连鞋都没穿,脚都磨烂了。我问她怎么来的,她说走着来的。她家离我家差不多三十里地,这大晚上的走着来,难怪 脚会烂了。我爸起来后,赶紧给她家里打电话,不是这个电话,她父母都不知道她跑来了。然后我就引着她去了北屋客厅,让老婆继续哄孩子睡觉。然后,诡异的事情来了。我儿子也起来了,一脸不高兴,不像平常那种生气的模样,而是像个大人似的,脸上的表情很吓人。本来坐在客厅沙发中间的珊珊,看到儿子后就起来了,蹲到了电视柜前面,儿子则是坐在了她原来坐的地方。我爸,我妈还有我,都被儿子给吓着了。儿子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珊珊,也就是一分来钟吧,珊珊就委屈的大哭起来。说我也不想啊,没人听我说话,我快憋死了,我就想找个人说说话。

2020-04-26 11:31:06, 94楼

  然后就看着儿子打了个哈欠,慢悠悠起来,溜达回了南屋。很久没出来,我妈过去看了看,说他已经睡着了。然后珊珊就又开始了喋喋不休,语速之快让我听不明白,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听着。很快,她父母就来了。来了就要上手,我爸妈拦住了。珊珊看到父母后反应更加激烈了,但是始终没有离开电视柜前面,一直在那里蹲着说。想给尹师傅打电话,但实在是太晚了。就这么熬到了五点来钟,尹师傅标准五点起床,我就赶紧 给他打了电话。尹师傅说,这孩子是中邪了。我问是被附着了吗?他说不是。这种情况在医学上来说,就是抑郁症。说的话没有人能听懂,慢慢就不说了,然后慢慢就往不好的方向走。我问他该怎么办,他说就看她父母怎么想了, 去医院吃药,慢慢控制情绪也能好起来。要是想别的办法也行。然后我就和她父母说了,她父母说不去医院,之前去过不管用。然后尹师傅就告诉了个办法,让她缠香。

2020-04-26 11:36:53, 95楼

  所谓缠香,就是把纸分出来,直接卷上一捆香,然后慢慢把香缠起来。这个我知道怎么操作,跟着他的时候做过。尹师傅说过,以前北方山多,各路先生做事的时候,就用纸把香缠起来走山路。香什么时候灭了,什么时候停下或者结束所做的事。这种缠香分一柱、三柱和九柱,就是链接起来那种。尹师傅让珊珊缠的是一柱那种,就是缠一捆香。这事也不能在我家做,我就跟着他们去了他家。他家看着情况还可以,虽然是农村,但是装修不错。买来香和纸,我缠了一遍,珊珊就学会了,然后就蹲在地上缠,一边缠一边念叨着大家都听不清的话。到中午的时候,珊珊说她累了,就睡觉去了。我说我也累了,就回家了。当天晚上珊珊父母来电话,说孩子除了缠香就是睡觉,现在买的纸都快缠完了,怎么办?我问了尹师傅,尹师傅说买纸买香接着缠。缠完了就拿出去烧,让她自己找地方烧。然后,她父母照做了,说是珊珊领着她们去了河边烧的。烧完回来就睡觉了,睡了一个小时就起来了,又继续缠。基本就是缠个五六小时就睡觉,睡一个多小时就起来继续缠。就这样持续了三天,光是买香和纸就花了不少钱。第四天的时候,她父母给打电话,说珊珊找我过去。我问尹师傅什么情况,他说去就行,还是她说你听,什么也别答应。

2020-04-26 11:44:27, 97楼

  然后我就去了,真是硬着头皮去的。这次见到珊珊的时候,她收拾的很利落,也算是恢复了一个花季女孩应该有的模样吧。“请上座!”这三个字,直接给我整郁闷了,小小年纪说这种话, 但是又没觉着哪里不对。桌子上摆着饭菜,烧鸡,蒸鱼,一整个猪头肉,反正 一桌子菜,没有个素的,全是肉。坐下后,珊珊就敬我酒,我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但是用饭碗喝酒是真第一次见,白酒,景阳春,不知道有没有山东的,你们应该知道这酒吧。端起来就敬我,然后她就一口闷了。我只是喝了一口。然后她就开始敬我,一边敬酒一边说话,就和讲故事似的,从东扯到西,从南扯到北,说完明朝聊清朝,聊完清朝聊乱代。我谨遵嘱咐,只听不说。但是慢慢的自己喝多了,真的,印象中我只至少喝了三碗。我的酒量也就半斤,但是那差不多一斤多进去的时候一点感觉没有。直到后来,就彻底喝迷糊了。醒来的时候,我是和珊珊躺在一起的,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就是单纯的都喝多了睡着了。
点击数186,顶贴数21,本页字数16559,总字数316825 莲蓬鬼话,三十而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