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借来的,该还了

[目录] XChain @ 生子文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20-12-26 11:15, 1楼

腹黑暴躁林呈✖️温柔隐忍苏执
(同性可婚可生子)
28岁林呈,老练精干。商场上恣意纵横,有家,却没有挚爱。什么是爱,大概不失去,便不会懂得。
25岁苏执,茂林修竹。他是一名演员,戏如人生,就似一幕唱衰的残年,深爱的日子,借了这么些年,该还了。

2020-12-26 11:20, 2楼

有没有小可爱觉得我眼熟呢
前两天看见有推这篇文,
年初已完结,8月被删帖,
现在删帖新开,
全文5.7w字,
希望你们依然喜欢💕

2020-12-26 11:21, 3楼

1.
苏执在家躺了三天,模模糊糊地醒来,又迷迷糊糊地睡着。日夜颠倒了三天,再睁眼时,家里还是冷清的,他慢慢起来,缓了头重脚轻的一会儿。床头水杯已经空了,客厅里还是亮着那夜开着的灯。看来三天了,他摔门而出就没有再回来过。苏执苦笑,坚持了两年,总算闹成这个样子。他慢慢蹲下,无力到有些心慌,捡起地上碎了屏幕的手机,拿到床头充上电。几个未接电话,几条语音,都不是林呈的。苏执打开语音外放,走进洗手间。
“哥,说好的三天就进组的,这晚上就要登机了,你这好几天不开机是什么情况?”
……
“哥,你再不回复方姐就得杀了我了!”
“哥,登机时间是16:00,我来了,你在家等我!”
苏执洗漱完,看着屏幕上的显示的14:30,暗自嘲讽自己醒得还挺及时。拖出三天前带回来还没来得及整理的行李箱,打开翻了翻,又什么都没动地,关好上锁。地上零散地丢着些衣服,都是那夜林呈撕扯的痕迹,他随手拎起来扔进洗手间,再打开衣柜,拣了件白衬衫,随意地套在身上。
急切的门铃响起,苏执挽着袖子踱去开了门,果不其然,一个憨憨的脑袋钻了进来。
“哥,哥,快快,我们走吧!”
助理小于熟门熟路地窜进客厅,拎好苏执的行李箱,往门外走去。苏执好整以暇地看着小家伙忙上忙下,准备跟着他出门,却见小于突然停了下来,一脸惊愕地看着他。
“哥……你……”
“怎么?”
“哥,你这脸色,怎么回事?今天没带化妆师,这出门……”
躺了三天人都躺迷糊了,苏执也没注意自己的脸色。转头进房间,取了眼镜和口罩。
“走吧。”
小于还是不放心地左瞧瞧,右瞧瞧,苏执双手抱臂,无奈一笑,
“再不走可就误机了。”
小于这才拎起行李箱,蹦跶着下楼。苏执跟着,尽量稳着脚步,却还是有一阵一阵的晕眩感。司机早在楼下等着了,苏执上车,闭着眼睛靠着椅背,听小于交代行程:
“哥,我们今天到横店先去酒店,见一下制作人,明天再进组围读剧本……”
“哥,你没事吧?怎么休息了三天看你更累了?”
苏执眯着眼睛安慰似的对他笑了笑,
“没事,你继续。”
“哥,看你难受的,先休息一下调整状态,一会儿机场可能有送机粉丝。”
苏执点点头,把手搭在胸前,闭上了眼睛。车子平稳地开着,但总觉得心口有些滞闷,喉间也有恶心感,大概几天没怎么进食,身体在抗议罢。
虽然闭着眼睛,但思绪无比清晰,一些不愿意去想的事情,偏要在这个时候冒出来。林呈,挥之不去的林呈在脑海中一深一浅地浮现。
“苏执,你觉得有意思?”
是啊,有意思吗?没有爱,贴着他这么些年,有意思吗?

2020-12-26 11:22, 4楼

2.
三天前,苏执出完通告回家,连行李箱都没来得及打开,便迎来了怒气冲冲的林呈。一套高定黑色西装,带着一身凛冽的气息,站在苏执面前。林呈很高,比苏执还高半个额头,因为演戏上镜原因,苏执很瘦,在林呈面前,不知不觉就有被压制的气氛。更何况两个人之间,深爱的是苏执,深爱的,一开始便输了气势。
哪怕结婚两年了,他们也不算一家人。
林呈经营着自己的事业,普通的是,他和大多企业家一样,应酬,出差,几乎不着家。不普通的是,他心中藏着一个深爱的人,不是苏执。
那天他难得回来,满脸的怒意,冲着苏执,开口就是质问:
“你跟他参加同一个节目,什么意思?”
苏执眯起眼睛,看了看林呈,走到客厅坐下,刚刚的通告有些费体力,腰部肌肉僵了,有点站不住。林呈见他不回答,反而坐下了,更加怒火中烧,一大步跨到他面前,揪起他衬衫领口。
“我说了,你不要碰他!”
苏执被突然的力道激得有些气闷,改变的体位让他来不及反应,腰后就开始刺刺地疼痛。额上有些冷汗冒出,他抬手擦了一把。
“原来,你还是那么喜欢尤沐。”
林呈愣了一下,松开了手,苏执突然泄力,滑到地上,腰后撞上凳角,疼得他一激灵,觉得坐在地上有些难看,他想站起来,但他将手撑着地试了一下,好像自己暂时做不到。于是他干脆不动了,仰着头看向林呈。
“哥,我不知道节目里有他。还有,我没有动他。”
“呵……”林呈冷笑一声。
“苏执,你的话,几句真几句假?”
苏执摇了摇头,看样子林呈是不会信他的。尤沐和林呈恋爱的时候,他们还在同一个十八线组合,成团三年不温不火。几个成员都在想方设法谋生路,而尤沐和林呈正爱得死去活来,尤沐偷偷溜出去约会,是苏执帮他瞒着经纪人和公司,可是尤沐不知道,苏执也喜欢林呈,而原本,苏执和林呈才是一对恋人。是的,林呈在遇见尤沐以后,移情别恋了。
“暂且当你不知情吧,那你说,为什么他和你一起进了休息室以后,节目组就说他临时有事暂时离开了,而网上又爆出他被送去了医院?”
想起过去,苏执的情绪有些低落,他仰起脸,眼眶微红。
“哥,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不信?”
“苏执!”
林呈最见不得他这副委屈的样子,当初尤沐出了舞台事故,苏执也是红着眼眶,说自己不知情,他苏执可怜,那谁来可怜尤沐!林呈重新拽起苏执,一路拖回卧室。
这样的场景,在这婚后的两年,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凡林呈在网络上看到尤沐的报道,都会喝得一身酒气回家,然后对着苏执泄恨。苏执不是没有反抗过,最后总会被林呈带着酒味的深情攻陷,哪怕他醉里梦里,喊的一声声,都是尤沐。
唯一不同的是,今天林呈没有醉,他很清醒,清醒地知道眼前的人是苏执,不是他深爱的尤沐,于是昔日里哪怕一丁点的温存,苏执都没有看到。
林呈将他丢在地上,苏执想避一避,却被禁锢了双手,他的眼眶被憋得通红,身上无力到让他心慌,喉间是翻涌的呕意,腰间的疼痛已让他无暇顾及,便被林呈整个的压在身下。
林呈跨坐在苏执腰间,囚着他的手,瞪着他:
“我再问一次,你对他做了什么?”
苏执还是红着眼,压住心口的难受,摇了摇头,就转头看向别处,不再望着林呈。林呈那好看却气愤的脸,总能让苏执想起从前的时光,温柔似水,没有这样滔天的恨意。
苏执越是不答,林呈就越是克制不住地暴怒,他撕裂了他的衬衫,疯狂地泄欲。
“既然你千方百计顶替了尤沐,那就坐好你的位置,别再想动他!”
警告完,林呈便摔门而出,留下苏执一人,躺在冰凉的地板上。凉得他有些发抖,试了一下,还是没有办法站起身。他想找人来帮个忙,看看周围的狼狈,又想起刚刚在客厅手机可能也没能幸免于难,还是放弃了。
腰酸,胃疼,头晕,苏执想了想,任命地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最后是即将喷薄而出的恶心让他不得不努力爬向洗手间,抱着马桶吐了一会儿,扶着洗脸台起身,再洗了一把冷水脸,才慢慢地挪回床上,躺了三天。
点击数1304,顶贴数40,本页字数3121,总字数70440 生子文吧,XCh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