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架空师生校园】风暴眼 1-9+番外END

[目录] 樱_花生 @ 黑花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3-08-19 18:26, 1楼

补发是因为我想出本儿……苍天可鉴轰隆隆脸。
原楼和河蟹店一起被度娘吃掉了(多大仇)
反正大家都看过了我慢慢发吧(*´ω`*)怪懒的(……)

我不是渐暖情怀的作者!真的不是!
……都说了不是你们干嘛还要打我的脸啦(哭着跑开)

2013-08-19 18:28, 2楼

Tag:
HK背景,音医双修的齐先生梗。
三万字完结。
HE。
……师生*艸*

2013-08-19 18:28, 3楼

——我的青春是一场晦暗的风暴,谁此刻疯狂,将永远疯狂。

00
黑眼镜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在学校的便利店。大一下学期的五月,一个闷热地、黑云压城的中午。他看到一个男生买了20.5港币的一份炒饭,换来一张贴纸。

他看着那个学生拎着塑料袋走出便利店,捏着它端详半晌。觉得有趣,就把自己手上刚拿的那张给了他。

那是他们第一次打照面,他看着解雨臣接过来,表情莫名地看了他一眼,突然觉得很高兴,说了句不谢就走了出去。而当他再次回想这件事,黑眼镜想,解雨臣那时想说的,应该不是感谢的话。

他会想说:我要自己集。

他并不懊丧。解雨臣自始至终都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想自己集,不管集多久。而他就这么以一种突如其来的姿态横亘其中,强行打乱他的计划——甚至包括后来的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的。

就好像不清楚他并没有这样干预的必要。而事实上是,黑眼镜从来就没有忘记过这一点。

2013-08-19 18:31, 6楼

-tbc-
连发太麻烦(*´ω`*),休息一下。
weibo.com/2821264273/A5dEQo68i
↑小印调诶黑w

2013-08-20 18:39, 10楼

大二的成绩比大一重要,期末扒掉一层皮,终于可以放圣诞。这个倒霉的城市从不下雪,寂寞也不陪过夜。便利店出了新款贴纸,去年送过他几张贴纸的女生问,你今年还集吗?他说不集,又怕问她为什么。所幸她没有问下去,幸好啊,他想。她送的那几张贴纸都被他扔掉了。

他收拾行李,化妆品,奶粉,名牌首饰,以应对那个繁琐虚荣的家庭。他本觉得自己大概并不想回家,而母亲一个电话打来他就又心软了。

被要求“顺带”捎回去的东西太多,他不得已到深圳去寄掉一部分。去关闸的巴士,他看到黑眼镜。

他想起自己来之前,看过一本香港旅游的指南。上面说,务必和你爱的人一起坐一班双层巴士。解雨臣觉得无比烂俗,现在的场面,抛开了一切杂七杂八的无聊情绪,所剩无几的,竟是有点尴尬。

他大概一直是个游刃有余长袖善舞的人。所以并不擅长应对尴尬的场面,他们十二月以后就没见过面。香港冷起来,是湿冷的冷。整个墙面都在渗水,一连好几天地板水汪汪。他想这样的天气,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就问自己,你在做什么呢。

他们和善地寒暄,没开车?他知道黑眼镜有车,这里的车十分经济实惠,他只坐过两次。除了第一次的友情搭载,就是最后见面的那次,因为快迟到。黑眼镜在离教学楼一段路程的地方把他放下来,他客气地道谢。他们都知道,被看到不好。这句多余的解释由于心知肚明便无处存放,像一根梗在喉咙里的鱼刺。

他走到教室,正好九点整。他想,在路程这么细微的方面这么善解人意,我需要赞赏一下这种资质吗。

他的同学说哇,难得见你没穿粉红色。好不适应。他就搪塞地笑笑,说是参加助选,那位大小姐要求统一服装。



他说没有,反问他,去哪里?哦,原来他们只是顺路,黑眼镜不去关闸。他圣诞假期也不回家。

他们就没再说话,解雨臣想了想,说我什么时候还给你。

不好意思,最近太忙了,一直没来得及还。也没碰到你。

他说出了客套的托辞,却刻意逃避了主语。黑眼镜说不用,什么时候都可以。他就想,我是指那件衣服,你是不是忘了这件事情。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黑眼镜看着他,半晌,他说。那件衣服是新的。

你想解释什么,他在心里说,正要反驳,黑眼镜做了个暂停的手势。他说那件衣服是之前,学校定做新校服,把他的号码报错了。他当时没注意,回来才发现是小号。领了该是他的尺码以后,小的那件却还不掉了。港澳人民效率低下,你也知道。

我为什么就知道,什么就我知道。他在心里叫嚣,黑眼镜却说这个解释,可以吗?你若是不信可以发现,它是没有商标的。是学校定做的。本来还配了港大的校徽。

我没有不信,他想说什么。却被他的眼神逼得无所遁形,最终嗫喏。

我也在等你解释。他被黑眼镜捏住手腕:最后两节课,为什么不来。

我不想去。他说实话,其实助选没有那么重要。他两头扯谎,为他担心了一堂课的室友回到寝室,发现他蒙着头睡得可舒坦。

我不想去,不想看到你。参与竞选的那个女生,我室友以为是我女朋友。我每次去你家过夜,他们都以为我是跟她去约会。

我不能搞坏我和她的关系,不然我就没有借口了。

他迟来了半个月的早安吻这才落下来,他听见黑眼镜跟他说。不用,我和你,不需要其他人在里面。

就简简单单两个人。多好。

晚上他就老老实实去了他家,在阔别半月的那张床上滚了半夜。他们之间,确实是有什么不一样了。又说不上来,直到解雨臣去洗澡,被他一把抱起来,说我帮你。

他便极力拒绝,不用,我自己来。开着灯被注视的感觉,太可怕。直到被一巴掌打上来,说你再乱动,今晚就别想出去了。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赤身裸体靠在别人怀里,两个人之间除了薄薄一层水和暧昧的灯光什么都没有。真他妈色情。

他只得听话。温热的掌心和温暖的水流,感觉也不算太坏。

他惧怕温存。肉欲容易两清,温情却太难偿还。可是他怕什么呢。黑眼镜跟他说,我们之间就我们两个人,简简单单的,多好。

-tbc-

2013-08-20 18:39, 11楼

-tbc-

由于TXT觉得还是修完再整理比较好(´・_・`)可是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不懒了)整理……土下座抱歉。

2013-08-21 13:51, 14楼

03

他十三号放假,十五号的飞机。回长沙。收拾好了东西,诓骗室友说回家了,住到了黑眼镜家里。

两天的时间,外面雨一直在下。他说香港不好,总下雨。也不刮风暴,刮风暴就好了。可以放假的。黑眼镜说他:小孩子。

解雨臣说难道你不喜欢放假吗,黑眼镜捏他的脖子。说我放假,你陪我吗?解雨臣说,做梦吧你。

他说那我就不要放假了。独守空闺,多寂寞啊。

并不是很巧,医学院放假最晚。黑眼镜在搞期末评估,整个两天都早出晚归。他就盘腿坐在他书房的地上。看那些医学文献,德文的,看不懂。他翻那些插图。各种人体结构,想到黑夜里那双四处点火的手,耳根一红。

他想作为医生,对于寻找前列腺是不是轻驾就熟。

或者还有别的可能性,他不想去想。

他在黑眼镜家住了两天,很后悔。住在学校好歹可以吃食堂,住在家里家里又没人,火都没法开。两天时间,把他家的储量全都搜刮光。

忙里偷闲的齐老师捏着他的肚子,赌十块钱解雨臣三十岁肯定会发福。



不久他就上了飞机,黑眼镜开车送他去机场。他想在香港打车多贵呀,小一两百就没了。幸好有你。

齐先生愤怒地说,我就一司机啊?还包邮了。

是包油。解雨臣纠正他:现在油费多贵啊。我太赚了。

解雨臣就回家过了圣诞假期,吃喝睡玩专贴膘的日子。他想他们该打电话,在拨听键犹豫几秒。正要退出来,电话就响了。

黑眼镜给他打电话,问他是不是在家,有没有出行计划。解雨臣说没有,他的寒假档期和别人排的不一样。回去了高中同学都没放假,也没有亲戚朋友需要拜访。

黑眼镜就问他,是不是很无聊。

他说,没有比在你家呆的那两天无聊。



他却是是有些怨念的,挂掉电话却又开始纠结,想会不会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觉得他是真的有意见。

可乐不思蜀的假期实在太消极,转念他就忘了这件事情。

他走出房间,母亲问他在跟谁打电话,说那么久。他想她是希望他说女朋友的,可他说不是。男的。

母亲就问,同学?

他说不是,老师。

解母就一惊:你期末挂科了!?

没,没有的事。他笑。

那老师打电话给你干什么,她明显的怀疑。

学生会的事。他满口跑火车。想着学生会在他们之间还真是起着各种各样的角色。

黑眼镜说他们两个人就很好,可怎么可能呢,他有时候想。他们中间隔着那么多人,不是说没有就没有的。

这些隐秘的想法就像雨后的蘑菇,蹭蹭蹭地冒出来。天晴几天,又什么都没有了。他在他身边,又能晴多久呢。




2013-08-21 13:52, 15楼

他再接到他电话,就已经是圣诞节了。陌生的号码,接起来,黑眼镜问他在哪。现在有没有空。

甚有。

爱卿何事启奏。他说完这句才想起来,那是个大陆的号码。熟悉的幺叉叉开头的十一位数字电话。

黑眼镜说你感冒吗,解雨臣说没有,黑眼镜说你大姨妈吗,解雨臣说滚蛋。黑眼镜说,那开门吧。

来自于微博上那个多喝水的典故,他都不知道黑眼镜也上微博。

相顾无言没有太久,他就把黑眼镜拉了出去。他来得太突兀,惊讶过度就是惊吓,他没有考虑好怎么见他。

长沙比香港冷的多。黑眼镜穿得很少。解雨臣开门见山,你来了,我怎么办。

他并没问你怎来了。

我不管你怎么来了,你已经来了我就不问,我们说亟待结局的问题。你来了,就在门口。我怎么跟我妈解释,我老师千里迢迢从香港跑来长沙,见我一面,但是妈妈你别多想,我们没什么,我们很纯洁。

天知道这是个男女之间没有纯洁的友情男男之间更没有的世界。

你别那么大声,黑眼镜说。你妈出来了。

你——他后面的话没说出口,因为解妈妈的确出来了。她站在门口,说小臣呀这么冷的天你……

解雨臣转过身,他的笑容真诚不含一丝水分,他说,这就是前几天打电话的老师。来长沙开会,就在这附近。

可你前几天还说是学生会的事情。解妈妈笑得更加真诚。

解雨臣的笑容就有点挂不住,所幸黑眼镜真的不是空着手来的。

登门上堂必备好礼,就势宾主尽欢他被请了进来。

解雨臣想这个人是不是走到哪都这么狗屎运。




下午他们出去,美其名曰参观长沙风光。解雨臣有点高兴又有点不高兴,他想了半天还是高兴的念头占了上风。

黑眼镜就抽着烟,说你看,我们真的可以只有两个人,多好。

解雨臣突然问他,你到底多少岁?

他说我妈妈说你看上去好年轻,一点也不像老师,问我你多大了,我还说我不知道。

黑眼镜沉默一下,正要开口。解雨臣又补刀:她还问我,你叫什么,我说我不知道。

黑眼镜被自己的烟呛到一大口,咳了半天。说:你真不知道?

解雨臣摇摇头,尾音上翘地说我就知道你姓齐。

黑眼镜觉得自己简直一秒就能抽过去。泡了一个学期的人结果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睡了半年的人都不知道姓甚名谁八字几何的。




2013-08-21 13:52, 16楼

他就是在报复,报复他不打招呼的空降。黑眼镜耸耸肩,他说一个人在香港,太寂寞了。靠在栏杆上,整一个中年颓唐的大叔模样,闷不吭声抽着烟。

解雨臣问,好玩吗。

他想了一下才意识到他问的是抽烟。看了他的表情才醒悟到,他现在是真的在对抽烟这件事充满了兴趣。

黑眼镜点点头: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

解雨臣很想翻白眼,他说我不信,你一直骗我。

黑眼镜说我没骗你。他把烟放到他嘴边,示意他就着他的手啜一口。解雨臣猛憋了一口,呛得眼泪直流。

骗子。他一边咳一边掉眼泪,骗子。

黑眼镜看着他眼泪滚下来就愣了,第一反应是抱住他说你别哭啊喂。

身体的反应往往诚实,理性却也不甘示弱。他们抱了一下迅速地松开。过了许久,两个人同时开口:

那——

你先说。解雨臣说,于是黑眼镜从谏如流。他好为人师地跟他说,抽烟不是这么抽的,慢一点,从嘴巴吸进去,过肺里绕一圈,再从鼻子出来。

解雨臣说哈?好麻烦哦。

黑眼镜说你看,我真的没骗你。他刮他的鼻子。

解雨臣说那你再借我抽一下,我还想试试。黑眼镜说不行。解雨臣就皱眉,他就看看周围,把他拉到一边的小巷子里。

解雨臣嫌弃地说你对长沙的破街烂巷怎么比我还了解。

黑眼镜说嘿嘿嘿,狡兔三窟,天性。

他看着手边的烟,都快烧完了,一长段烟灰。他抖干净,吸了一口衔住他的嘴唇。

唇齿摩挲,呼吸交换,舌尖缠绕。他把那口烟香喂给他。半晌缺了氧,解雨臣呜呜呜了几声。眼角逼出一抹绯红。

他就松开他,解雨臣抹抹嘴角。然后说,你居然真的没骗人。

这难得。

黑眼镜说我从来不骗你。

解雨臣说,你有。你说我们两只有两个人,我本来也这么以为,不是。我们中间有我妈,我的同学,你的同事。甚至刚刚在路上,我们要防着的路人过客。那么多,我们根本不是两个人。

我们都在这个世界的夹缝里求生存,你把这个世界看错了,反而说它欺骗你。

黑眼镜把最后的烟头扔掉。他问,你知道风暴眼吗。

你知道风暴眼吗,外面地转天旋,而风暴眼里面是绝对的太平。处于风暴眼的中心,才是我们。

他把他抱在怀里。

这个世界其实很小,很狭隘。外面的风暴,会让你很困扰。

他沉吟了一下,其实我不太会说话。这是事实。反正你信我,就好。

你信我,我也信你,嗯?

他想说,我知道你外号叫小花了。也是外人透露的,外人也会给我们很多很多的。

可是他最终什么都没说,因为他听到解雨臣说,嗯。

嗯,他信他。

他想每个人都是一个风暴眼,他们兜兜转转的相遇,莫名融汇到了一起,合成了另一个风暴眼。过云雨积蓄,淋在生命里。风雨不歇。




2013-08-21 13:52, 17楼

黑眼镜真的如他所胡扯的那样,定了他家附近的酒店。解雨臣借口带他去夜市吃小吃,在酒店里将“开房间”的衍生含义发扬地淋漓尽致。他们从下午做到晚上,然后说你看我们俩,像不像两个死宅。

嗯,一对死宅。

一对死宅放着满世界的美食美景不去染指,只知道解决生理需要,真是俗。可自我抨击完了,他又开始求欢若渴。黑眼镜说你不是觉得那两天很无聊吗,我来补偿你,几天随你定。解雨臣说,你就是自己在香港待着,无聊吧。

黑眼镜点头:时隔多年回到大陆的怀抱,果然社会主义好。我现在对着一碗八块钱的土豆粉。觉得真是便宜地让人难以置信。激动地想哭。

解雨臣说你的人生追求真是可怜。

香港是个对同性恋包容的地方,他们离开那里,有时候会忘了顾忌旁人的眼光。醒悟过来,才觉得自己真是惊骇世俗。除了这些,过马路还是一个问题。解雨臣还好,黑眼镜干脆忘了大陆是靠右行驶的这件事情。

解雨臣向他吐槽,一年半前我到香港,是多么的惊讶啊,过马路,车居然会让人。

黑眼镜笑,行了吧。你都不怎么出门,你以为我不知道。

解雨臣转了半晌话题,未果,最后不得不承认。好吧,路痴。

所以这个世界车水马龙,义无反顾地走向你,多么的难得。他没法说出这些矫情的话,他们就在这场风暴中相遇。想不到结果,不需要结果。所幸这天下不只我和你 。
点击数145,顶贴数23,本页字数6628,总字数21213 黑花吧,樱_花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