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

[目录] 小婵丸 @ 婵云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20-01-28 15:19, 1楼

【原创】短篇

2020-01-28 15:20, 2楼

以前见过的一篇小说,抓了一段情节细写了一下,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名字叫士为知己

2020-01-28 15:20, 3楼

大漠的日头刚刚升起……
“唔,呕呕”子青忍不住干呕起来。
营帐中,男人稳住她羸弱的肩头,一双剑眉紧锁。他便是那个战场上叱咤风云的少年将军-霍去病。
“子青,别勒得紧了,当心着肚子”
“现在孩子长得快,我还能忍忍。”
他看着子青用白绸慢慢裹上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随后帮她套上护甲。算来也快四个月了,好在眼下只剩下最后一支蛮夷的残兵,只要围剿大捷,便可凯旋回城了。
“你仔细着,千万护好自己,我最近总心慌,生怕顾不了你周全。”
“将军,你放心吧,我还有些三脚猫功夫,打不过还跑不过吗?”
“小姑奶奶,你现在身子重了,哪比得了之前,多留个心眼总没错的。”霍打趣似的摸了摸她的鼻尖。
收拾好营帐,部队继续前行,子青骑不了马,霍去病为她安排了一匹较为稳当的骆驼。她的头发束起,腰背挺得笔直,明亮的眼神中透露坚毅,毫不松懈,自从她女扮男装参军以来便有了这样的觉悟。好在后来与霍去病相识,这苦旅中便多了些温情,只是这腹中的孩子实在是来的不凑巧。

2020-01-28 15:21, 4楼

夜色渐浓,行军的部队却不能就此休息,前头有骑兵刚发来消息,发现敌人的营盘就在前方。子青暗暗揉了揉酸痛的腰肢,继续随着队伍赶路。行至一处戈壁,气氛突然诡异起来。敌军的埋伏一触即发,上百支暗箭齐刷刷向着队伍射了过来,夜色中可见度极低,战士们躲闪不及,几十人痛苦的应声倒地。
子青的骆驼也中了一箭,受到了惊吓,她一下子控制不住平衡,从骆驼背上摔了下去,这下摔得不轻,子青只感到身体剧痛,眼前发黑,几乎要晕死过去,她死咬着牙,尝到了嘴里腥甜的血味。敌人的战火还在紧逼,听着前线越来越近的厮杀声,她强打着精神,趴了好一会,终于可以慢慢站起。
一片火光中她看到霍去病带着小队被蛮夷围住,举着长戟正寻找破绽,周围的散兵也正打的不可开交。虽然敌人的数量并不占优势,但是开局不利,这一仗确是一场苦战。子青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捡了把细矛冲进来围剿的敌军里,由外部为霍去病杀进一条血路。霍去病一下看到了突破口,带着队伍往外冲杀,终于突破了围剿,转守为攻,占据优势。敌人势力单薄已经不是对手。子青终于松了口气,却站立不住,她一手支着长矛强撑着身子半跪在地上,一手捂着肚子,忍不住痛呼,身上满是大大小小的伤口,一片血肉模糊却抵不过腹中的疼痛。终于寻到子青,霍去病心疼的几乎不能呼吸,他一下子把子青搂近怀中,“子青,子青!”她努力睁开眼睛看向面前满脸泪水的男人,刚想开口,却忍不住咳出一口鲜血,她的胸口剧烈起伏起来。终于平稳住呼吸努力挤出了几个字“孩子……”

2020-01-28 15:22, 5楼

已经写完了,有人看我继续搬

2020-01-28 16:32, 10楼

“唔……”陌生的房间,子青睁开眼,支起刺痛的腰肢,身前的肚子大了不少。伏在桌上的男人被惊醒,他的眼底乌黑,胡子拉碴,憔悴了许多,全然不似往日那个英气的少年。他就这样楞楞的看着子青,眼底泪水氤氲。
“子青……”他沙哑的声音中透着些欣喜。
子青刚想起身,却发现双腿使不上力气,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霍去病把她紧紧搂进怀里,“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多久,我好害怕,好怕再也见不到你……”那个男人仅有的坚强也被击碎,在子青面前哭得像个孩子。
“宝宝……”感受到腹中的作动,子青惊喜的握住去病的手,让他抚上。
原来子青腰椎受了重伤,又失血过多,好不容易保住了孩子,却昏迷了一个多月,霍去病虽然战胜归京却无心接受勋奖,天天守在子青塌前,无微不至的照顾她。这些也是子青后来才知道的。

2020-01-28 16:32, 11楼

元朔五年,春分。
子青坐在榻上,计算着临盆的日子。现下她的肚子大的惊人,沉甸甸往下坠又牵扯着旧时的腰伤,时常整夜整夜的难受。反胃的状况倒是好了许多,只是身子不长肉,反而消瘦了些。除了上朝之外,霍去病几乎寸步不离地盯着她,子青不得不常劝他出去走走。
这日卫少儿喜气洋洋地过来,要接子青入宫,说是皇后娘娘卫子夫亲手给孩子缝了一双虎头鞋,子青该进宫去谢恩才对。霍去病听着就皱眉头,“她这个样子,怎么能进宫?”
卫少儿嗔怪了儿子一眼,“你什么不懂,她现下就该多动动,生娃的时候就能少受好些罪呢。”
“可她这样,进宫还得施礼,规矩一套套的,不行不行。”霍去病知道子青现在肚子大的连腰都弯不下去。

2020-01-29 20:03, 15楼

子青撑起腰,一手托住沉重的腹底,刚想开口说话,肚子就猛地抽痛了一下,她倒吸口凉气,以为又是孩子在踢,也没大在意。谁知,紧接着又是一阵疼痛,疼得她冷汗直冒。这样一下又一下,子青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去病……”
霍去病回首,看见子青眉头深颦地捧着肚子,顿时紧张起来,扑到她跟前急问道:“怎么了,什么地方不舒服?”
“你莫紧张,”子青倒先宽慰他,“我想,可能是孩子要出来了!”
“孩子要出来,孩子要出来了。”此时的霍去病已有些慌乱,着实不像个将军,神情紧张到语无伦次,“那我得赶紧让她们准备东西,孩子出来得穿衣服是吧?对了,还得准备热水沐浴。”
卫少儿瞧自家儿子到这时候已经全然乱了分寸,暗叹口气,庆幸自己正好在这里,忙将管事唤来,请稳婆、烧热水等等诸样事情有条有理地吩咐下去。然后她再唤上几名婢女,要去扶子青。
“娘,你干嘛?”
霍去病眼看子青已经疼的额头上全是汗,不明白母亲怎得还要挪动她。
“你个傻孩子,总得让她回屋去生吧。”卫少儿白了儿子一眼。
“噢,我来我来!”
霍去病上前,小心翼翼地将子青打横抱起,大步往内室的方向走去。
肚子窝得难受,子青皱了皱眉头。
“很疼么?”他边走边看着她作动不已的腹部。
“还好,还受得住。”
子青勉力朝他笑了笑,但笑容很快被身体内传来的疼痛击得粉碎。
到了内室,他尽力轻柔地将她放到床上,握住她的手,举袖替她抹去额间的冷汗,看着眉头紧蹙的子青心疼不已。
“你快出去!“
卫少儿拽儿子,只是拽不动。
“我得陪着她!”霍去病双目就没有离开过子青。
“又犯傻了,”卫少儿自是拽不动儿子,端出母亲的威仪,“产房晦气,男子不可入内,这是规矩!
“我的女人我的娃,有何晦气。”霍去病不动。
卫少儿拿自己儿子真是没法子,伸手就去揪他耳朵,“快出去!你在这里帮不上忙,还碍手碍脚的,杵在这里做什么。”
“娘,你让我陪着她。”
肚子又是一阵梆硬,子青现下疼得厉害,还得腾出手来推霍去病:“你听娘的话,我没事。”
霍去病无法,只得起身,被卫少儿推岀门外,自是不敢走远,就立在门口处等着。
被管事请来的稳婆急急地进房内去。
婢女们端着盛满热水的大铜盆进来。
子青的眼睛被汗水浸湿,眼前的世界是模模糊糊的。

2020-01-29 20:03, 16楼

“再忍一会儿,”卫少儿替她擦着汗,柔声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我说用劲的时候再用劲。把气力用对了,生孩子就一点都不难。我生去病那会儿,就不懂,白费了好
多气力,最后差点就没气力了。”
子青点着头,虽是初春,但她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浸透,湿漉漉的,让她觉得自己像一尾跃上浅滩的鱼。
“好孩子。”
卫少儿轻柔抚摸着她的额头,她还是头一遭见这么能忍耐的人,生孩子那种疼痛绝非常人所能忍受,光看她紧紧抠住床沿的手就知道她有多疼,可这孩子硬是吭都不吭一声。
疼痛一波又一波,潮水般涌上来,间隔更短,每一次都像是要将身体撕裂开来一般。
卫少儿就坐在子青旁边,看着稳婆的示意。
“好孩子,我数到三,你就用力啊。”
子青死死咬着牙,望着她点头。
“用力!”
子青拼命般的使劲,仿佛看见浅滩上的那条鱼用劲全身力气,高高地蹦跛到半空,然后又重重地摔回浅滩上。一次又一次。
门外的霍去病能听见母亲的声音,稳婆的声音,还有婢女的脚步声,但在所有声音之中他唯独听不见子青的声音。而正是因为听不见,才让他愈发担心。
他几乎能看见她咬牙硬挺的模样,这个丫头,他宁可她能喊出来。
初春的细雨飘着,他在湿润的石阶上坐下来,就这样过去了三四个时辰,里面仍然毫无动静,他站起来,在廊上来回踱步。
生孩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对此完全一无所知,只能猜测着,大概是比受伤还要严重的事。
子青原来受过那么重的伤,会有影响么?他惶惶不安地想着。
点击数654,顶贴数24,本页字数3788,总字数4445 婵云吧,小婵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