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巷茶铺】【原创】先生(F/F)

[目录] 翌_年 @ 没茶没酒有故事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9-07-04 14:22, 1楼

因为原贴被删,在此重新开贴。
更文时间不定。

2019-07-04 14:24, 3楼

1.
九岁那年,我见到了先生。


先生名叫商陆,据说是一味中药的名字。先生的家,从里到外都充斥着药草的气息,微苦而涩。我在她面前磕了一个头,敬了一杯茶,喊了一声先生,至此成为了她的继子。是的,继子。


我曾是赫连家的嫡长女,因出生在军营,单名一个伍字,下有两个胞弟,一个胞妹。我的爹爹是吴国的大将军,在这个乱世,被人称为英雄。


不过娘说,他就是一介莽夫,除了打仗什么都不会。说这些话事,娘总是笑得很开心,带着某种甜甜的味道。那对娘来说是件很了不得的事情,娘曾也是个巾帼女侠,和爹爹在沙场上打仗打久了,总给人一种英气太重,反而不好接近的感觉。阿雅说,她最喜欢我娘笑的时候的表情,看着可幸福。我也一直觉得,这样的日子过得很幸福。


直到有一天,爹爹把我叫去对我说,伍儿,做先生的女儿好不好。我才发现原来有的时候“情”“义”其实是两个词。而对于爹爹,这样一个真豪杰,在义字面前,情真的算不了什么。我是爹爹生的,所以自然是被舍的那个。


走的那天,我没见到娘亲。同是那一天,阿雅跟着马车跑了很久,最后还是被人拉了回去。她说,大姐你走了我怎么办?我说,那就代我陪陪娘吧。阿雅哭着拼命点头。可惜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我都没有再见过她。


人人都道我的爹爹义薄云天,对救命恩人结草衔环,不惜以自己的嫡长女相与。我听完后不禁冷笑,他们一定都是瞎了,竟没有看到那么多人为此落下的泪。


送行的队伍浩浩荡荡,我曾也见过建平郡主的出嫁,也不过如此。围观的群众啧啧称奇,我呆坐在轿里,手脚冰凉。爹把我抱下轿来,他说,伍儿乖,伍儿永远是爹爹的好女儿。我低着头挣脱着要他放我下来,始终没有抬头。


在城外,我见到了先生。先生的装束很简单,不过一人一骑,我想她一定在很远的地方就看了我们,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淡淡的看着我。目测先生的个子还挺高,和我娘不相上下,只是看上去比我娘温婉,也比我娘清冷。我下意识的拿她和娘亲对比,越比越难过。


城里的百姓跟着马车跑到城外来看热闹,成就了繁华也成就了他的忠义,只是我忽然觉得一切都特别可笑。
“你不开心?”
“不甘?”
“那回去吧。”
都说眼睛是没法骗人的,我想她一定是读出了我的情绪,尽管我觉得我已经掩饰的很好。
最后我还是和她走了。她带我跨上白驹,奔驰在城外的大道上。

2019-07-04 14:24, 4楼

“我没想到,真的会是你。”
“什么?”
“我继承师傅的衣钵的同时也继承她的遗愿,一生为行医碌碌,早已习惯了了然一身的生活。”
“十余年前,我遇到你重伤的父亲和一身狼狈的你娘。那时,我师父仙逝,我第一次独自出门,就遇到了他们。那真是个乱世啊,战火连绵,人人朝不保夕的活着,没有人会为不相干的人付诸太多精力。也只有那个无牵无挂的我,留了下来。”
“嗯,我爹说,你是他的恩人。”
“那个时候,你父亲说,如果孩子能生下来,他希望我做他孩子的干娘。对,那时候你娘还怀着身孕,只可惜到处颠簸,胎像不稳。很多人都以为保不住。我就算救下了你父亲,都不敢保证保那孩子无虞。”
“那个孩子就是我?”
“嗯。但因那个乱世,我们还来不及告别就匆匆各奔东西没了消息,直到三个月前才与你父亲偶遇,也才知道了他的身份。。。”
“哦,他实现了他的承诺。”
“你在怨他?”
我沉默的骑着马,不想再多说一句。

2019-07-04 14:25, 5楼

2、
先生从不让我唤她母亲,只说,“等你哪日真的觉得我是你母亲了,你自然可以如此唤我”


对此,我暗自窃喜也乐的从命。


在草堂的日子多是宁和的,偶尔会有些病人前来抓帖拿药,求医问诊。大多的时候,却只有先生与我从晨昏走向日暮。先生的话不多,若觉得百无聊赖的时候就只好看书,没有家中的布阵兵法,却胜在广繁而杂,我看的入味,常常连先生进来都不自知。


终于有一日,先生忍不住对我叹道,你怎么就那么不爱医书。我这才番然察觉,我看多看杂,偏偏身侧连那本草纲目都甚少翻起,更妄论其他。我顿觉羞赧,便什么书都看,只是我依旧不爱看医书,不爱那些百草杂谈。


只是,无论爱还是不爱,我每日依旧需去药房辨药识毒,学着将每一种药草的长相品性临摹在册,熟记于心,不能有一个错处。
先生说,“一错便是一命。”我自觉不会如此夸张,偏生找不到一处反驳。
先生又说,“医者父母心,若无悲悯之心,即无从医之基。”如此想来,先生收我做继子是收错了。
先不论爹爹和娘亲都是从沙场上拼杀下来的英雄,连我最小的弟弟也自知从小习武为国而战,更枉论我这个本就出生在军营的大姐,早已见惯了生死和离别。
赫连伍,先生莫非真把这个名字当做儿戏。
我暗自一叹,想来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还是不要和她说起才好。

2019-07-04 14:27, 6楼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着,久而久之,便也就习惯了。先生有把红木做的戒尺,一尺来长两三分的宽度,落在手上身后皆是火辣辣的疼。每次偷懒过后总是免不了和它的亲密接触。


我的呼痛常常换来她的轻笑,我不知她在笑什么,终在一日她扬手的时候忍不住问起她来。她也不回答,只是三步并作两步的追到我的身侧,一把把那逃窜的我拎回到原处,拽着我的胳膊,有条不紊的落板子。我一边躲闪着一边抱着她的胳膊,发现怎办都躲不掉之后,只能哀怨地抱着她的腰,不住嘟囔。


“你不好好温习还委屈。”她也不生气,只是该落得一下不少。我寻着一个空档从她怀里钻了出来,不禁申诉道“一般家里都是气急了才请的家法,先生你又不生气,为何又每日要拿把戒尺吓人。”


“谁说这是百里家的家法了?”这次她到没追我,只是很自然的把手交叠在胸前,“若只因你不好好学医就动不动生气,我岂不是早晚得气死不可?还是你现在就想试试这咱家的家法,看我生不生气?”她说的平静,我听得却不由得心下一紧,急忙摇头。先生便不再说什么,只是坐回到原处冲我招了招手,我犹疑着过去,领完了剩下的板子。


“每次都喊疼,真该用家法对付你一次,看你怎么办。”先生把我放了下来,一边嗔怒着说道。“先生才舍不得呢。”我瞧着今日不会再挨,胆子也大了起来。“舍不得?舍得的时候有你哭的呢。”她闻言淡淡的扫了我一眼,自顾自的忙起了捣药。


“先生先生”我凑到她前面喊她。她缓了缓手上的动作催促我快说。我有些不好意思,却也忍不住好奇问起她来“先生,百里家的家法到底是什么?”她停下来捣药,抬头看我“赫连家的是什么?”我被她问的一愣,最后有些犹疑的报出了军棍二字。“军棍??”先生显然有些惊讶,想了想对我叹道“你在你家怕是从来没挨过打吧?”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她见我一副呆傻的样子不禁轻笑,“怪不得那么不老实。”


我耸了耸肩,再继续追问下去,却没有了答案。


瞧见我一副失落的样子,先生觉得好笑摇了摇头,不再睬我,自顾自的忙活了起来。


这先生……我默默叹气,学着她的样子开始了晒药的一天。

2019-07-04 14:36, 7楼

沙发自己坐

2019-07-29 12:34, 16楼

3.
十岁生辰那日,我再次见到了将军府的人。我曾日日假设与他们再次相遇,也计划了太多的场景,太多的言语。我曾在除夕夜带着妄想的期颐,也一次次的失望而归。我曾以为他们早已忘记赫连家还有一个伍儿的存在,可也就是他们,在我渐渐心灰意冷的时候,送来了对生辰最奢华的祝福。是的,奢华。


当送礼的队伍穿过这个宁静的小村时,这个静寂了太久太久的村子终再次掀起了一阵不知名的狂热,随着那个锦衣绣服的管家走下马车时,那阵狂热终于到达了最高潮。我默然的站在小庐的空地上,冷眼旁观着管家指挥着一干家丁将一个个大件小件搬运到先生的面前,伴随着邻里百姓的一声声惊呼,我本激动万分的心却渐渐冷却。


“管家,把这些都带回去吧。”我听到的一道漠然的声音响起,又在半分错愕后发现那其实是出于自己之口。
“这。。。”管家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先生,却只是微微作了个揖,却不再动作。
我微微抬头,看到顿时变得静默的人群,看到停下动作的家丁,看到看似退步实则完全没有半分退却的管家,心下一片恍惚,再次开口,声音却愈加的清冷起来。
“寒舍太小,承不了将军的情,还请都送回去。”当下,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样的言语,这样的语气,实则脱脱的已经像极了一个人。先生微微侧目看我,却始终一言不发。仿佛,这里的一切,都与她没有半分关联。


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没有人再说话,也没有人再动作,整个世界好像就只剩下了我和管家两个人,又仿佛有所有人偏偏没有我们,我始终带着倨傲和倔强扬着头,心中的茫然和缺失却越加的浓郁起来。也同样在那一刻,我将这种失落迁怒到了身侧这个始终沉默的她身上。那一刻,我希望我并不是在孤军奋战,更希望她能替我言语几句,哪怕只有一句也可。然而长久的静寂传来,我不知觉中带起了一丝淡然的微笑,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包围住了我,我自嘲的笑了笑,转身欲要离去。


“这是皇上嘉奖将军忠义,特地赏给将军的。将军吩咐我一定要带给您,还请先生收下。”刚偏头,就听到对面传来低沉而略带苍老的声音。这一次,他倒没有再对我开口。


贡品么?我略略一嘲,回首看向身侧的她,翘首等待着她的答案。


“既然如此,那我就代伍儿谢谢将军了。”几乎没有犹豫,那熟悉悦耳的声音就已响起。


果然如此么?果然如此。。。


我的脚步微微一涩,瞬时,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愤怒占据了心间


“还是先生通情达理,伍小姐在这倒也是。。”


嘭!


伴随着一声猛烈而突然的闷响,管家终于还是没有说完那些虚假的恭维。


我得意的笑了笑,再次掀翻了一个箱子,里面的瓦罐瓷器一个个滚落了下来,砸到地上伴随着一声声脆响,呈现出了一个个缺口,运气不好的直接碎成了几瓣,辨不出原型。


听到周遭的吸气声,我笑的越加的得意,扬手正准备再次动作,却发现右手被牢牢牵制住了,迎面正撞上一对含着暗怒的双眸。
点击数973,顶贴数54,本页字数4300,总字数65870 没茶没酒有故事吧,翌_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