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吧】(原创)全封闭舞蹈学校

2020-11-08 03:05, 1楼

决定在柔吧继续更新这篇文章了。

2020-11-08 03:11, 2楼

其实发此帖时,这篇文章已经写到了后期,即将完结。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很多吧友希望能继续在贴吧阅读本人写的拙文。感谢各位对本文的关注,一位无名小辈写的文章能被这么多人看到以及喜欢上,实在是令我又惊又喜。
所以,为了回报大家,本人势必会于近几个月完成本文。再次感激各位的阅读,希望本文能为你们带来阅读的乐趣!

2020-11-08 03:15, 4楼

1
李静雅从小想要学习舞蹈,但因学习的原因,一直都没机会练习舞蹈。至到18岁那年,静雅高中毕业。她学习成绩一般,不想念大学,但又苦于没一技之长,不知道该找什么工作。直到高考后的一天,她在上网时看到了一家舞蹈学校在招生。
这是一家很奇怪的舞蹈学校,专门招收高中应届毕业的学生。并且没任何舞蹈基础要求,甚至是免学费的。但是条件是,毕业后要服从学校安排,至少为学校工作两年。最奇怪的是,这家学校一旦入学,三年都不能离开学校,入读时不用带任何行李。
虽然感到十分不解,但是这条广告成功地让静雅想起了自己多年来藏在心底的舞蹈梦想。她绝对要报名试试。
原本以为还要面试等流程,没想到负责招新的人在看了静雅的资料后直接就让她下个月来学校报道了。
这家舞蹈学校在很偏远的地区,要到学校去要先坐车到附近的县,之后再坐学校的接送专车到学校。静雅在车中坐了足足两个小时,一路上摇摇晃晃,车窗外目到之处全是绿油油的山景。
在静雅快要睡着时,车终于开到学校了。下车后,这些新到的学生按照教练的指挥,排好了队。静雅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人,排成了四列五行,大概有一百多人。静雅心想比自己想象中少,原以为入学条件这么低的学校,应该会有很多人来。她不知道的是,这家学校这么少学生肯来是有原因的。

2020-11-08 03:15, 5楼

2
奇怪的事情从刚下车排队时就开始了,因为在报名时大家就被告知不能带任何行李来入学。所以大家都只是带了一些随身物品来学校,包括手机和一些现金等。
在大家排好队后,负责安排新手的教练就要求所有人交出所有随身物品,之后去体检。这时人群开始议论纷纷,怎么一来学校就要这样。旁边教官们立刻露出严肃的表情,抽出了教鞭,看似准备要教训不听话的人。女孩们看状都不敢说话了,唯有纷纷照做。
在没收了所有人的随身物品后,教官长对所有新生说:“大家刚刚入学,所以刚刚的事情就原谅你们。你们要知道这家学校的校规十分严格,而且绝不允许学生怀疑教官的话。你们刚刚的行为,按照校规是要实行体罚的。没错,我们这家学校是允许教官进行体罚的,并且学校支持教官们体罚学习不认真的学生。以后会有专门的课程给大家讲校规,现在你们要知道的就是要听教官话就行了。”
教官长说完这席话后,很多人吓得腿都在抖。很多女生从来都没试过被体罚,更别说听到这家学校还支持教官体罚。静雅跟大部分人一样,也觉得很害怕。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体检。这不是简单的体检,而是对每个人的身体进行一个全面的信息采集。包括身高、体重、柔韧度等,这些信息将应用于每个学生的饮食和训练上。

2020-11-08 03:16, 6楼

3
体检时,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学生们分开几个组进行体检,体检还没开始,教官们就要求学生们脱掉所有衣服。并且学生们被告知,这些衣服之后都不用穿了。这时候女孩们简直炸开了锅,毕竟这个要求实在过于无理。
教官见到这种情况,直接抽出教鞭,对最前面的一个女生狠狠地抽打了一下。女孩们瞬间安静了下来,不敢再乱说话了。被打的那个女生一脸害怕,想哭但又不敢哭,怕哭只会引来更大的惩罚。
不久之后女孩们都把衣服脱光了,一个个光溜溜地排着队。折腾了这么久,体检终于能开始了。整个流程和普通体检没什么区别,就是量身高体重,抽血等。静雅一路跟着排队进行体检,直到柔韧度测试项目,她感到了一丝恐慌。虽然她从小喜欢舞蹈,但是基本没练习过,柔韧度也从没练过,不知道等下体检时会要求她做什么样的动作。
等了十来分钟,排到静雅了。静雅不安地进入了体测室,体测室里负责体检的是一个漂亮的女生。体测员让静雅在地上劈一个竖叉,静雅试了试,根本劈不下,离地板足足还有接近半臂的距离。
看到这种情况,体测员皱了皱眉头,问静雅:“你是没有基础的吗?”静雅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体测员见静雅的样子,对她说:“你放心,我也是在这家学校毕业的。我入学时基础也不好,后来练得软度好极了,就是会辛苦点。”静雅又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谢谢姐姐鼓励。”

2020-11-08 03:16, 7楼

4
在柔韧度体检后,是全身检查。但是这个全身检查似乎有点词不合意,因为这个检查的主要目的在于帮助女孩们脱去全身的体毛。
一个专业的柔术舞蹈演员,要十分注意自己的体毛,好的演员都有清理体毛的习惯。但是学校为了方便管理,也为了让学生时刻保持最好的状态,所以让学生在入学时就做永久性脱毛,包括隐私部位。
很多女孩知道要做永久性脱毛都哭了,毕竟想到自己某些部位再也不能长毛,就会莫名的难受。但是既然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步,反抗是没用的。很多人都后悔了,当初不该报名来这所学校的。
在掺杂着恐惧和不安的漫长等待后,轮到静雅进去接受脱毛了。静雅躺在检查椅上,医生把静雅全身都仔细检查了一次,并且用剃刀把毛都清理干净了。之后用仪器为静雅做了脱毛。
从检查室走出来,静雅感到莫名的失落感。她不曾想到这个学校是这样的恐怖,如果早知如此,自己是绝对不会来的。现在她连打电话向父母朋友哭诉的机会都没有了,自己的手机刚来时就已经被学校没收。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这些只是痛苦的开始。甚至跟之后的经历比起来,现在的这些简直算得上是幸福。

2020-11-08 03:16, 8楼

5
体检完后,女孩们排着队去领学校派发的衣服。这个学校给每个女孩都派了四套一样的练功服和白裤袜。新手的练功服是粉色的,第二年就要换成绿色的,第三年根据每个学生学习的方向不同穿不同的服装。
教官告诉她们,以后在学校只能穿这一套衣服,并且要一直穿着,包括睡觉时。这是为了锻炼她们的气质,和让她们记住自己的任务。来这个学校就是要把自己的身体练得柔软,以及好好学习柔术和舞蹈,为了以后在舞台上好好表现。
教官同时强调,平时只能穿练功服和裤袜,如果有需要穿其它服装,学校会派发给她们。穿练功服和裤袜时不允许穿其它衣服,包括内衣内裤,全身只许穿着练功服、裤袜以及练功鞋。
这家学校对学生的严格,从服装要求上就可见一般。静雅穿上这套衣服,看了看镜子,发现这套衣服很衬身材。自己身体的曲线在练功服的衬托下,表现得极度柔美细腻。白色的裤袜穿在腿上,显得腿干净利落。
现在静雅明白了为什么一定要脱毛了。因为这练功服是吊带的,后背露出了很大一部分。如果不脱毛,穿这衣服时,毛会露出来,显得十分不雅观。包括隐私部位也是,毛多的话可能会透过衣服露出来。
看着镜中漂亮的自己,静雅鼓起来一些勇气。自己终于能实现心中学舞蹈的梦想。

2020-11-08 03:21, 9楼

6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
第二天,第一次上课,静雅就被折磨得不轻。
学校规定的集合是每天6点,开始练早功到7点。因为是第一天,大家连怎么练早功都还没学会。所以老师专门来到课室,检验每个学生的基础。
这所学校是小班教学,20人左右一个班,静雅被分到了2班。2班的教官是一个身高1米8的,十分帅气的男生,看着年纪大概30岁左右。教官告诉她们,自己姓吕,是一个退役的柔术演员,因为在表演时受了伤所以被迫退役。之后被学校邀请来这里教学,培养下一代的柔术之星。
他说:“我知道,你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喜欢舞蹈而不是柔术,但是无论是学习柔术或是舞蹈,都需要柔软的身体作为基础。我会以柔术的最高标准来培养你们,绝不会手软,你们最好做好准备。按学校的规定,前两年主要练习软度,第三年按照每个人的选择进行不同种类的专业教学。我希望两年后你们每个人都能软若无骨,更希望以后你们能选择学习柔术专业。”
吕教官接着说,其实练柔韧度说难不难,归根到底就是练习腰、胯、腿和脚背四大项。练习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压、耗、拉和推等。你们不要怕痛,痛是肯定会痛的。尤其你们年龄都不小了,在练习中肯定会吃不少苦。但是你们要记住自己最初来这里的目的,要每天努力学习。

2020-11-08 03:21, 10楼

7
“现在我要一个个检查你们的基础功,你们排着队一个个来。”吕教官对着女孩们说。
这时,旁边的两个助教搬来了一张长木凳。女孩们看着都疑惑不解,不懂那木凳是干什么用的。准备好后吕教官让排在第一个的女孩躺正在木凳上,用双手捉住女孩的一条腿举起来,用力地直接往女孩头的方向压过去。才压到一半多时女孩就痛得哇哇直叫,要不是两个助教压着,可能都要直接滚到地上去了。
“你的软度太差了,你先去旁边压腿,十分钟换一次腿,别想偷懒!”吕教官凶凶地对女孩说。女孩被吓得只能连连道是,连忙去旁边开始压腿了。
之后吕教官检查了十多个学生,有些是跟第一个学生一样,软度十分差。有些则是腿的软度可以,但是胯很硬。有个女生的腿和腰还不错,能劈叉和下腰,虽然远远不及吕教官要求的程度。但是这个女生的胯部十分硬,吕教官让她在地上青蛙趴,又让自己的两个助教捉住她的双手双腿。然后自己用脚踩在女生的屁股上,越踩越用力。女生被踩得哭了出来,身体不停地乱动。吕教官踩了将近五分钟,之后说:“是个可塑之才,先去旁边青蛙趴,屁股上绑两块砖加重,好好把胯压下去。”
静雅在队伍中被吓坏了,看着前面的学生软度基础都比自己好,但是都被折磨得不轻。自己的基础这么差,等下怕是要被弄死。

2020-11-08 03:22, 11楼

8
轮到静雅了,静雅抱着必死的心,躺上了长木凳。吕教官也是先捉起她的一条腿,然后往上身的方向压了过去。才刚压了一点,静雅就感觉自己身体腿的肌肉被拉伸到了极限,再压一下恐怕都要拉伤了。
吕教官也感觉到了这点,所以并没有硬压。“你的身体很硬,比前面的同学都要硬。既然你是我的学生,我要特别训练你。不然如果别人知道我的学生柔韧度这么差,我脸都要丢光了。你先去旁边罚站,等下我亲自来训练你。”
静雅感觉自己以后肯定没好日子过了,居然刚来就被教官特别注意,还要被教官亲自训练。
时间一点点过去,吕教官检查过了每个学生的柔韧度。整体的情况比他想象中还要差不少,他知道这些学生都是没经过任何训练的,但是她们中大部分人的柔韧度还是差得让他难以接受。尤其是李静雅,身体简直硬得不像话,一点都压不了。
他宣布现在每个人按照他刚刚要求的动作练习,直到午饭时间。之后他走到静雅身边,他说:“你身体的柔韧度是这个班里最差的,并且很硬,需要多花些功夫才能压开。你不要怕痛,我一定会让你变得软若无骨的。”
吕教官这一席鼓励的话到了静雅的耳中,引起的不是她的信心,反而是恐惧。软若无骨到底是要练习多久,吃多少苦才能达到的境界。自己该不会真的要练到这样吧。

2020-11-08 03:22, 12楼

9
但是静雅也只敢在心中这样想想,毕竟要是在教官面前表现出一点不乐意,就可能要被体罚。
吕教官让静雅先躺在地上,之后坐在她的右腿的膝盖上,双手捉起她的左腿,开始压向前方。小雅感到腿部的肌肉简直就要被拉断了,痛得要生要死。但是无奈右腿被压得死死的,左腿又被捉住,根本没有一点可以放松的空间,只能一直维持这个姿势。吕教官还不时地振动她的左腿,静雅感觉自己的韧带似乎在被痛苦地慢慢拉长。
就这样维持了十分钟,静雅已经痛得满头大汗。吕教官因为一直举着她的腿,也不轻松。这时吕教官帮静雅的左腿放下,对静雅说先放松一分钟。静雅感到自己的腿已经麻了,使不上力。整条腿的肌肉都在痛,尤其是膝盖附近的肌肉,痛得已经发麻了。
一分钟后,吕教官又再重复刚刚的动作,只不过换了一条腿。就这样,静雅足足被折磨了一个多小时。两条腿都被压得发麻,站也站不起来。全身大汗,脸上满是泪痕。
“你现在去踢腿,100个一组,吃午饭前做十组。”吕教官严肃地对静雅说。静雅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向练功室的一个角落,开始踢腿。
因为刚刚被压了足足一个小时,所以两条腿动起来感到又痛又麻。尤其是踢腿一用力时,整条腿是钻心地痛。但是吕教官在旁边监督着,静雅一秒也不敢松懈,只能用尽全力地踢腿。

2020-11-08 03:22, 13楼

10
在静雅踢腿时,吕教官在课室检查训练情况。
突然,全班都被“啪”的一声吓到了。全班的人都看向教官的方向,原来是吕教官用教鞭抽了一个正在压腿的女生一下。吕教官生气地说:“我让你偷懒。说了压腿时腰要挺直,并且要用手不停振压膝盖部位。你弯着腰压腿有什么用,我让你弯腰!”说完又狠狠地抽了那个女生一下。
那个女生被吓得赶紧挺直腰,眼泪在眼眶中不停打转。“因为你偷懒,全部留下来多训练一个钟。你中午留在训练室训练,不许吃饭。”这时全班议论纷纷,吕教官凶狠地说:“有谁不服?我最讨厌练功偷懒的,要是再给我发现多一个练功偷懒的同学,全班中午留在这里练习,不能吃午饭!”
女孩们听到教官这样说,一个个都不敢松懈了,都全神贯注地训练。吕教官走过在压胯的那个女生身边时,问到:“你软度不错,叫什么什么名字?”
那个女生艰难地回答到:“教官好,我叫陈婉霏。”因为她已经在地上保持青蛙趴姿势足足三个小时了,所以现在她已经累得连说话都有些费力。“婉霏,你是这个班柔韧度最好的学生。你一定要好好努力,我很看好你。我看你身体条件不错,刚刚还很硬的胯,现在已经软了不少。我再帮你加一块砖,争取早日把胯练到能紧贴地面。”吕教练边说,边把一块砖固定在了婉霏的屁股上。
“谢谢教官。”婉霏欲哭无泪地说道。

2020-11-08 03:23, 14楼

11
好不容易捱到了早上训练结束,静雅感觉自己全身无力,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试过这么累。她的衣服已经被汗水完全沾湿,中午肯定要换衣服了。难怪学校一次派四套衣服,原来就是为了能让学生半天换一套。
静雅好不容易走到了饭堂,开始排队打饭。她发现每个学生打饭时都要先称一下体重,之后才能打饭。这是学校为了控制学生的体重而专门设计的,学生每天的进食量受到严格的控制,不允许多吃也不允许少吃。尤其是学校里没有小卖部等可以买零食的地方,学生唯一能找到食物的地方就是饭堂。因为采取这种严格的限制措施,所以这所学校的学生身材都非常标准,这是一般舞蹈学校做不到的。
静雅想到自己体重还不算重,170的身高,体重也不过58公斤,还算可以了。没想到轮到自己打饭时,一站上称,测试结果显示偏胖。打饭的工作人员只给静雅打了一小勺饭,几片生菜和两片瘦肉。
看到自己今天的午饭,静雅欲哭无泪。想想自己前天来入学前,还和朋友们去吃了一顿火锅,吃得十分满足。现在居然只能吃这么一点东西,还要面对残忍的训练。
这时,一个女生在静雅旁边坐了下来。那女生穿着绿色的练功服,看来是一个二年级的学生。静雅看了一眼发现那个女生的午饭,居然比自己还少。连肉都没有,只有一点蔬菜和白饭。
静雅偷偷地问那个女生,每餐都吃这么少不饿吗?那个女生告诉静雅自己刚入学时有点胖,所以天天被罚跑操场,吃饭只能吃素。一个月被弄得瘦了十几斤,之后才不用跑步了。但是自己属于天生易胖体质,所以一个星期只有一两顿能吃到肉。
静雅听完之后心中暗暗庆幸,幸好自己还是属于不容易胖类型的,只要注意下饮食,应该不至于被罚跑操场。

2020-11-08 03:23, 15楼

12
下午上课,静雅又是在在吕教官的被动训练中度过。
除了上午练腿柔韧度的训练外,吕教官开始了对静雅腰部柔韧度的训练。
静雅本以为被撕腿已经够难受了,没想到对腰部的训练简直比撕腿还难受十部。吕教官让静雅站着,从她的背面捉起她的双手,直接往下压。静雅一下子直接痛得摔倒了,她感觉自己的腰差点折断了。吕教官见到静雅如此不争气,毫不怜惜地拿起教鞭直接抽了静雅的腰部一下。
这一鞭打在身上,静雅感觉自己腰部更痛了,不仅是肌肉,连皮肤也变得刺痛。静雅挣扎着爬了起来,吕教官让她向前弯腰,之后捉起她的双手,开始往后拉。“腰要这样练才能变软,你的腰比你的腿还要硬,你的身体实在太硬了。”
静雅的后背被拉得呈弯曲形状,她感觉自己的腰好像在被折断的边缘。更痛苦的是,吕教官还偶尔轻微地把她的双手上下拉动,静雅简直痛不欲生。就这样持续了十多分钟,吕教官终于放开了静雅的双手,让她重新站好。吕教官告诉静雅,等下要把她的手绑在练功栏杆上,让她更好地保持刚刚的姿势。
听到这个,静雅差点忍不住泪水。拉十多分钟已经够痛苦,现在居然保持这样的姿势一个下午,而且还不能放松。

2020-11-08 03:23, 16楼

13
在这学校的第一天对于静雅来说简直是无比漫长,上午踢腿已经快累虚脱了,下午又被绑着耗了三个小时腰。到了晚上,是校规讲解课,静雅想着终于能上一节轻松点的课了。
但是,去到上课的课室时,静雅被吓傻了。课室没有书桌,只有上午上课时见到过的长板凳。先到的同学都被教官绑在长凳上耗腿,有个女孩柔韧度较好,劈竖叉时屁股能完全贴着长凳。见到这种情况,有个教官拿来一块砖头,垫在那个女孩的脚跟下面,让她的腿抬高。那个女孩立刻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腿部的肌肉痛得不停发抖。
静雅一走进去就被一个教官带到一条长凳前面,教官让她在长凳上劈竖叉。虽然静雅已经练了一早上的竖叉,但是柔韧度不是这么快就能变好的。所以当她在长凳上劈竖叉,压到自己的极限时,离凳面足足还有两三个拳头的距离。
教官见此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居然这么硬。为了让静雅贴得离凳子更近一些,教官在静雅的肩膀上狠狠地压了两下。静雅痛得大叫了一声,没想到这学校的教官都这么暴力。之后教官又拿来两个沙包,绑在静雅的腰上,之后帮静雅的双腿牢牢地绑在了长凳上。
等所有学生都被绑好在长凳上后,校规讲解课终于开始了。静雅原以为上这种课能轻松点,没想到连上校规课都要一边练功一边上。双腿以这种姿势被绑着长凳上,还有沙包加重,腿部的肌肉被拉伸得又痛又麻,哪还有心情听课啊。
静雅绝望地一边忍受着腿部传来的撕痛,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课。

2020-11-08 03:24, 17楼

14
讲解校规的教官在讲台上讲个不停,但台下的学生根本听不进去。她们每个人都被绑在长凳上,忍受着韧带拉伸的痛苦。对于静雅来说更是如此,因为有沙包加重,她所忍受的痛苦要更甚于其它女孩。她现在劈叉的程度远远超出了静雅的柔韧度范围,痛苦的拉伸使得静雅想要变换个轻松点的姿势。但是绳子把她紧紧地绑在了凳子上,连稍微挪动一下也很难,更别说变换姿势了。
台上的教官讲到晚上睡觉时,也要穿着练功服和裤袜。教官会不定时抽检,要是发现违反规定的学生,就要处罚。具体处罚内容由教官自行安排。
讲到这里,教官发现台下的大部分学生都没有认真听讲,于是决定点个人来回答问题。“第五排最左边的那个同学,你回答下我刚刚说了什么?”那个被点名回答问题的同学就在静雅的前面,她的情况跟静雅差不多,从被绑起来后就痛到现在,根本没心思听课。
“教官刚刚说的是,晚上睡觉时…不能随便乱换衣服…”。台上的教官听到这个回答后,怒不可遏地拿起教鞭走到那个女生面前,狠狠地抽了两鞭。“我让你不听课,连校规课都敢不听!”说完又抽了两鞭,那个女孩被打得委屈,再加上拉筋的痛楚,直接哭了出来。
“后面那个女生,你替她回答,要是回答错了,你两今晚就在这课室过夜吧。”那个教官看向静雅。
旁边的学生见到这种情况,个个都吓得垂下了头,不敢说话。静雅结结巴巴地说:“好像是晚上睡觉时…要穿学校派的衣服…”教官听完静雅的回答后,又拿起鞭子狠狠地抽了她一下。“我让你说好像,这么简单的问题还回答不了。这次先放过你们两个,下次要是再不认真听,你两个就惨了!”

2020-11-08 03:24, 18楼

15
“幸好你回答对了问题,不然我们可能真的要被绑在这里一晚上了。”下课之后静雅前面的那个女生主动来和静雅说话。“我也只是乱猜对的,被绑着痛得我都快死了,哪还有心思听那个变态教官说话。”静雅小声地对那女生说。
“嗯,对啊。我痛了一晚上,没想到这学校居然这么恐怖,现在想走都走不了,好惨啊。对了,我叫沈依依,你叫什么名字啊?”沈依依和静雅一边走回宿舍,一边聊着天。“我叫李静雅,感觉我们还挺投缘的,你是哪个班级的?”
静雅和依依两个人就这样一路聊天直到走回了宿舍。这个学校的宿舍很特别,居然是单人间宿舍。不过一个宿舍里面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小柜子,除此之外没别的东西。宿舍的那张床和一般的床不一样,床的周围有一圈竖着的栏杆,有点像婴儿床。
静雅搞不懂为什么这张床这么奇怪,但也没有多想。毕竟一天训练下来已经够累了,哪还有心思想这些问题,能有张床睡觉已经算很不错了。她拿起毛巾和衣服,就去洗手间洗澡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张看似睡起来会挺舒服的床,会让她这一段时间几乎没一晚能安睡。
因为学校规定十点就要关灯睡觉,现在已经9点多了。所以静雅急匆匆地洗了个澡,等洗完澡换好衣服后,已经快10点了。匆匆地把头发吹干之后,静雅就关了灯,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

2020-11-08 03:25, 19楼

16
“咚咚咚……”有人在敲门。
“李静雅,我是吕教官,你开门让我进去。”静雅一听是吕教官,吓得冷汗都出来了。毕竟自己被他折磨了一天,感觉只要一见到吕教官,等待自己的就只有痛苦。但是毕竟校规规定不能违抗教官,静雅再不情愿也只能去开门。
“李静雅,你柔韧度实在太差了。我带了几条绳子过来,我先把你绑好你再睡觉,这样练会让你的软功更好点。”静雅一听,简直欲哭无泪。想不到连睡觉都不能安分,还要继续忍受痛苦……
“今晚你就练练胯部吧,我先把你的脚绑起来,再把你的大腿和小腿绑起来。我还带了两个沙包,帮你加重,这样练几晚,胯部应该会提升不少。”
静雅心想:“什么!几晚?这样弄一晚都受不了啊,更别说几晚了。这吕教官是想弄死我啊。现在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对了,你是第一次这样练。我怕你半夜受不了会自己解开绳子,所以今晚我会把你的手也绑起来。”吕教官丝毫没理睬静雅绝望的表情,继续自顾自地说道。
“吕教官,我毅力很好的,能不能不要绑手啊…”静雅想着不绑起手起码能舒服点,反正解开肯定是不敢的了,要是被发现都不知会被怎样惩罚。
“校规里顶撞教官怎么罚,你告诉我。”静雅话还没说完,吕教官就直接打断她说道。同时,别在腰间的教鞭已经被抽了出来。
“鞭子打10下,数量可以根据严重程度增加。”静雅真想抽自己一嘴巴,为什么要乱说话。这学校的学生简直像砧板上的鱼肉,教官只要不高兴想怎么惩罚都行。
“原本是要不穿衣服打的,看你是初犯,这次就先打10下,不用脱衣服。”吕教官边说边把鞭子提了起来。“是,谢谢教官手下留情…啊…”静雅说着话,突然就被抽了一鞭子。这一鞭比刚刚上课时挨的那一鞭还要重,看来吕教官真的是个心狠手辣的教官。
打到第6鞭时,静雅就已经忍不住哭了出来。毕竟她从小到大都没挨过鞭子打,而且吕教官还打得越来越用力。要不是隔着衣服打,恐怕皮肤都已经被打到发紫了。
“哭有用吗?软功那么差,还不肯好好练。你既然选择了走这条路就注定逃不开痛,我只是为了帮你!”吕教官丝毫没有可怜静雅,还在继续抽打。
好不容易,终于打完了十鞭,静雅已经哭得五颜六色,眼睛都有点发红了。“你现在躺在床上,我要帮你绑好姿势。”

2020-11-08 03:25, 20楼

17
现在静雅明白了这学校学生宿舍的床为什么设计得这么奇怪了,原来床四周的栏杆是为了绑绳子而设计的。
静雅躺在床上上,两条腿分别弯曲起来,大腿和小腿紧紧地贴着。吕教官先用绳子把她两条腿的大小腿分别绑着,又把绳子分别绑到床左右的栏杆上。现在静雅的两条腿已经不能随意地弯曲了,只能保持现在的大小腿完全紧贴的姿势。
之后吕教官又在静雅的两条腿上各自绑上一个沙包,这个沙包一下子让静雅的两条腿向下压了不少,静雅感到自己胯部的肌肉正在被无情地拉扯着。最后,吕教官把静雅的两只手绑在了床头,让她不能随意地解开绳子。
吕教官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的“作品”,看着静雅不停颤抖的胯部,还有痛苦的表情,他露出了复杂的表情。静雅是第一次在睡觉时进行被动训练,恐怕她今晚是很难睡着了。其实吕教官心里也不太是滋味,毕竟白天已经把静雅折磨得够呛了,晚上还要这样对她。
但愿这个学生不会恨自己,吕教官心里想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静雅躺在床上难以入睡。按理说,训练了一整天,她已经累得倒床就会睡着了。但是被按这个姿势绑在床上,胯部传来一阵阵的痛感,甚至偶尔传来一点肌肉拉伤的撕裂感。她很怀疑自己被这样绑着一整晚,明天还能不能站起来。
已经快12点了,静雅睁着眼看着眼前的天花板。枕头已经被泪水打湿了一片,感觉眼泪都快哭干了。静雅心里想着这才第一天,就已经这样了,还要在这里呆三年,这怎么办啊?难怪听说这个学校出来的都是基本功极度扎实的演员,要是天天都这样练,基本功能不扎实吗?
想着想着,静雅终于慢慢地睡着了。她在睡觉时,还时不时能感受到胯部传来的阵阵痛感。

2020-11-08 03:26, 21楼

18
第二天早上五点,学校统一的闹钟响起了。静雅渐渐从睡梦中苏醒过来,她一醒就感到胯部传来了阵阵麻感。她这才想起自己的腿被吕教官绑起来,足足维持了这个姿势一整晚。
“咚咚…”有人在敲门,“静雅,我是吕教官,我要进来了。”吕教官很清楚静雅是被绑着的,不能来开门。吕教官开门进入了静雅的房间,一进来就看见被绑在床上的静雅。
“昨晚睡得还好吧?”吕教官关心地问静雅。“我睡得还好,谢谢教官关心。”静雅哪敢说不好,要是惹教官生气,估计又得挨一顿鞭打。“好,我现在替你松绑。绑了一晚,你的胯部软了不少,比昨晚好了很多。”吕教官替静雅松了绑,又用手把静雅两边的膝盖向下压了一下,发现能压下去的程度比昨晚大了不少。
“果然,绑一晚上要比白天练一个星期效果还好。看来以后晚上要多点绑,这样软功长进才快。”吕教官对静雅的进步十分满意,难得地露出了一点笑容。
之后,吕教官把静雅从床上抱了出来,并且慢慢地扶着,让她站起来。恐怕是因为昨天训练的原因,静雅感觉自己满身的肌肉都在酸痛。尤其是胯部,现在连走路都走不稳。“你缓一缓就好了,赶快洗漱去上早功吧,迟到是要被罚的,我先走了。”吕教官走到门口,转身对静雅说。
“好,我知道了,教官。”静雅忍着身体的难受,对着吕教官说道。之后她快速地完成洗漱,紧接着又快步地走在路上,刚好踩着早功的铃声进入了练功室。

2020-11-08 03:26, 22楼

19
进入到练功室,静雅找了个靠近墙角的位置开始练早功。
她听到旁边有两个女生在一边练早功,一边小声地聊天。其中一个女生说道:“你知道吗?我昨天吃饭时,有个师姐告诉我这家学校有一个处罚室。”另一个女生答道:“我也听说过,这个学校的教官平时就已经够恐怖了,要是进了处罚室那还有命出来吗?”
“对啊,那个师姐告诉我她班里有个女生特别不听话,平时经常顶撞教官。有一次还逃了一天课,被发现后直接捉到处罚室里关了一个星期。听说在里面被折磨得很惨,放出来后乖得不行,教官说什么就做什么。”那个女生一边说,还一边看向门口的方向,担心教官会突然进来听见她说话。
静雅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她本来以为犯了错最多也就被教官抽几鞭子,没想到这学校还有处罚室这种地方。而且听上去这个地方真的很可怕,她想都不敢想要是自己被送进去那种地方,会发生什么。
其实这学校确实是有处罚室,而且有专门的教官负责。但是处罚室是分等级的,并非所有处罚都像那个女生听说的那么可怕。有些处罚不过是要学生在处罚室耗腿一个小时。而进处罚室的一般是出现练功不认真、不服从管理或者是软功退步等情况的学生。
这时,吕教官来到了课室。学生们纷纷不敢说话了,立刻摆出认真训练的姿势。静雅在栏杆上把两条腿都压了压,感觉自己的腿比昨天软了一些,但离能下竖叉还是有点距离。之后又尝试下了腰,发现腰还是很硬,基本下不去。
其实这也正常,毕竟柔韧度是要经过长时间练习才能变好的。对于静雅来说,要吃苦还有很多。

2020-11-08 03:26, 23楼

20
在静雅认真练习的同时,吕教官正在帮助沈依依下腰。
沈依依的柔韧度也只能说一般,但是比静雅要好。因为沈依依在高中时是校啦啦队的成员,虽然通常是作为队伍的替补后勤,但是好歹是经过训练的。正是因为受过训练,所以沈依依横叉竖叉都能下,而且还挺标准。腰的柔韧度稍差,但是下腰能勉强抓住膝盖,还算过得去。
吕教官要沈依依下个竖叉,之后拿来两块砖头,垫在她的脚的下面。这才稍微垫高了一点,沈依依立刻就感到有点难受。毕竟她的柔韧度也只是刚刚能到180度,现在被吕教官用砖头垫高后,竖叉已经到200度左右了,腿部韧带处传来了明显的拉伸痛感。
吕教官看沈依依虽然有些难受,但还没到完全受不了的程度,就又去拿了两块砖头来加高。这一加高之后,沈依依的竖叉已经到了220度,她腿部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抖动了起来。吕教官看得出220度已经是沈依依现在柔韧度的极限了,于是对她说:“你就保持这个姿势到早功结束。”
之后吕教官一一地检查了其它学生的情况,他发现学生们的软度比昨天稍微好了一些。昨天是第一天练功,所以很多学生的韧带都完全没有压开。经过昨天一天的训练后,很多学生的韧带都开始变得更有弹性了,虽然不代表身体软了下来,但是起码证明是有练软功的潜力的。
最令吕教官满意的还是婉霏,吕教官看见她正在横叉耗腿。而且左右还分别掂了三块砖头加高,横叉已经劈到了快250度,已经有点柔术演员的样子了。

2020-11-09 08:47, 29楼

21
早功终于结束了,学生们纷纷去饭堂吃早餐。
静雅和依依也一起走去饭堂吃早餐。路上,静雅关心地问依依:“你还好吧,刚刚吕教官那样对你。”依依答道:“还好,虽然痛了点,但是感觉真的能把韧带压软。以前我在啦啦队待过,对这种训练还是多少有点经验的。”
“我就说你的软度还不错,原来你以前练习过。哪像我,硬得不像话,天天被教官加训。”静雅想起了昨晚被绑了一晚,突然鼻子一酸,差些哭了出来。“难怪昨天一天吕教官都在帮你训练,原来是他看出了你基础差,所以帮你被动训练。”静雅和依依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边走边聊,直到走到了饭堂。
“吃早餐也要量体重,想想就难受。”依依跟静雅抱怨道。“别说了,自从来了这个学校,我都没吃饱过。而且一点好吃的东西都没,只有青菜,白饭和一点猪肉。”静雅也深有同感,女生嘴都比较馋,但是这学校的伙食实在是太差。
幸好的是,上称时她们两人的体重都符合标准,所以都拿到了标准分量的食物。说是标准分量,事实上也不过是一碗面,几片生菜和两块瘦肉。不过有好过没,平时训练实在太累了,两个女生都饿得快不行了。现在有食物摆在面前,哪还有不吃的道理。两个人赶紧“埋头苦干”,一时间竟然也吃得滋滋有味。

2020-11-09 08:48, 30楼

22
上课铃响,吕教官和几个助教走进了练功室。
“昨天我发现你们的胯普遍很硬,今天早上我们主要练习胯部。现在你们各自找个位置趴青蛙半小时,当作热身。”
趴青蛙看似简单,但是一趴就趴半个小时也不见得好受。当然,这个仅仅是热身。吕教官早已经设计好了整个开胯课程,估计到今天早上下课时,这个班里的每个学生都会痛得走路都艰难。
压胯可以说是柔韧度练习里最痛的,尤其是被动压胯。因为胯部很难压开,所以为了追求开胯的质量和速度,一般都会采取被动练习来开胯。虽然是痛点,但是效果很好。
被动压胯有很多种方法,最常用的就是让学生趴青蛙姿势,教官站在身旁用脚踩在学生的臀部上,慢慢地施加力气。另一种方法就是让学生坐在地上,双腿弯曲,两只脚心紧贴,教官直接踩在学生的两条腿上。后面的方法训练效果更好,但也更痛苦。
吕教官打算先采用第一种方法,所以他让学生们先趴青蛙,当作是对胯部韧带的热身。吕教官走在课室中,一一检查学生们趴青蛙的姿势。手中握着教鞭,随时准备惩罚那些姿势不标准和偷懒的学生。大部分的学生胯部都很硬,趴青蛙时上身和地面有不短的距离。
正因如此,不少学生才刚趴青蛙十几分钟,就已经累得满头大汗,胯部的肌肉因为过度紧绷而不停颤抖,看着随时会侧身倒地。但是吕教官拿着教鞭在练功室内不停巡视,谁也不敢偷懒。

2020-11-09 08:50, 31楼

23
好不容易,半小时终于过去了。吕教官宣布可以休息五分钟,之后再继续保持趴青蛙姿势,并且让助教开始为学生轮流进行被动压胯。被动压胯即是学生在地上趴青蛙,助教用脚踩学生的臀部,每次踩20分钟。吕教官今天足足带了六个助教,原来就是为了这个。
“啊…好痛!”有个学生才刚开始被助教踩胯,就已经痛得大叫了出来。按校规来说,要是在练功房大叫是要挨鞭子的。但是教官们都知道压胯的痛苦,所以这次也就只是口头警告,并没有进行处罚。
吕教官看着助教们忙着帮学生踩胯,觉得教堂的氛围还不错。他想起了静雅昨晚整晚都被用绳子绑着压胯,不知道现在她的胯部柔韧度如何。这样想着,吕教官径直地走向静雅。
静雅此时在艰难地趴着青蛙,看起来很不好受,毕竟维持这个姿势快一个小时了。“静雅,你由我亲自来进行踩胯训练。我要检查你的胯部软度有没有进步。”吕教官边说着,边就把脚踩在了静雅的臀部。这一脚踩上去,静雅痛得差点控制不住想用双手爬走。太痛了,胯部本来就已经又酸又痛,现在被吕教官这样一踩,整个胯部简直像被撕裂了一样,静雅痛得眼泪直接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吕教官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所以并没有再继续用力,只是继续踩在静雅的臀部上。吕教官发现静雅的韧带属于弹性很不错的那种类型,这种类型的韧带很容易压开,就是压开的时候会比较痛。并且如果平时不注意保持练功,韧带很可能会回功。
点击数499,顶贴数27,本页字数13776,总字数173643 柔术吧,showyour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