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吧)(原创)行者

2020-10-31 22:51, 1楼

(柔吧)(原创)行者

2020-10-31 22:53, 3楼

Chapter 1
灯光启,音乐起。
白光打在他身上。
一袭白衣勾勒出他修长的身形,他缓缓起身,抬起右腿,稳稳地控在耳后。
开场没有华丽的动作,却将人躁动的心渐渐平静。
手扬起,腿迅速放下,接一连串的翻身,将这支舞迅速带入意境中。
一个大跳,笔直的双腿呈现出优美又令人惊叹的弧度。
一个抱腿转,如教科书般的标准。握住纤细的脚踝,转了整整八圈。
他舞动着身躯,一颦一笑,和只会在跳舞时轻轻勾起的唇角。
只是一个淡淡的眼神,只是一点小小的舞姿,却深深吸引着台下人的目光。
举手投足,无不透露出非凡的气质。
他的呼吸,牵动着台下人的呼吸。
骨骼分明的手指尖向远处延伸,也牵动着人心。
云里接转身前桥接后空翻将这支舞带进高潮。三个空中的动作毫无停顿,连贯至极。
那袭白衣掀起又落下。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中通外直,不蔓不枝。
香远益清,亭亭净植。
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鼓点愈加密集,他的动作也变得更紧凑。
一个个高难度的动作接连展现,令人叹为观止。无不都在深深感叹他的功底。
但他眼中流露出的情感,却令人捉摸不透。
似有岁月的痕迹。有些不符他年龄的沧桑。
从他的眼神中,谁也想不到,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的他,还只是个少年。
一个倒踢,舒展的身躯,修长的双腿呈现出美丽却有些忧伤的弧度。
轻轻落地,抬头,再起身。
他轻轻一带腿,腿就从他脸前扫过,似将他刚刚营造的激烈意境掀去。
他的动作逐渐放慢,平缓下来。刚刚的激昂似不复存在。
他像在云里跳舞,四周很暗,但他却在发光。
他胸口微微起伏,一步步向后走去,回头,再回头。

他从未见过如此纯净的双眸。
他眼里含着光,抬头望向舞台上发着光的人儿,像盛了烈阳。

一滴清泪顺着脸侧滑落。
舞毕,他轻轻鞠躬,转身离去。
余味未尽。
他如行者般,背着行囊,路过这人世间。
他如仙子般,下凡人间,再飘飘然离去。
那一年,一个在台上起舞,一个在台下观舞。
那一年,他十六岁,他十五岁。
此舞,名曰《行者》。
一舞尽人情,万事从此生。
——————
开篇就写舞文,实在是江郎才尽。有些短小。作者文笔渣,莫嫌弃,不喜自离。一些动作是响哥《行者》和《归》里的动作。实在不太擅长描写。有没有被作者文里的“他”“他”“他”给绕晕哈哈哈。自行体会指的是谁吧。跳舞的是墨寻。本章有参考全高和归一。究惑神仙爱情。
下下周期中考 ,下周就不更新了。考完补两章。作者废话好多啊。她现在作业还没写,只好赶紧夹着尾巴逃跑了。
感谢支持⊙▽⊙。

2020-11-01 02:25, 5楼

2020-11-01 02:28, 6楼

Chapter 2
“放松,再放松。”
亦楠的脚踝轻轻搭在把杆上,沉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这个动作坚持了好一会儿了,亦楠忍受着撕裂般的疼痛,渐渐沉到自己的极限。
项晏用膝盖抵着亦楠的后胯,慢慢地向下施力。
亦楠的额头早已遍布细密的汗珠。几绺碎发被汗水沾湿,乖巧又有些凌乱地轻轻贴在了他的脸颊上。他将头埋在膝盖上,一声不吭。他没有哭没有叫没有乱动甚至连呼吸都是极力克制着的。
他知道。
他本来就没有资格。
但从他紧攥着的拳头和额头上暴起的青筋就能看出他现在到底有多疼。
“手。”
没有温度的话似从远处飘来。若有若无,听不真切。
亦楠刚练完体能,本来就没什么精力,正处于虚脱的状态。腿还软着,走几步似乎就要摔倒,却被叫来压腿。现在根本没有力气。但多年的默契下来,不必听也知道老师的意思。
亦楠将双手交叉,把胳膊向后甩去,一下又一下。
可项晏却丝毫没什么反应。任凭他一下一下甩着。
甩了不知道多少下,项晏终于纡尊降贵地开了金口。
“就这?”
亦楠又用力向后甩了一下。甩得太过用力,以至于他失去重心向旁倒去。
项晏眼疾手快地扶住他的身子,一手抵着他的肩,一手握住他的手腕,逐渐向后施力。
“咔。”随着肩发出一声响,亦楠才终于轻轻呜咽了一声。
终究还是疼紧了。
项晏抬头,看着挂在墙上的时针转了两圈。
项晏起身,拍了拍他,“去踢腿。”
亦楠扶着把杆缓缓站起来。每踢一下都感觉大腿根部的韧带被牵扯,如针扎般疼。
项晏看着他一下一下踢完腿。又指了指软垫,让他趴在上面。
项晏俯下身,一下下帮他按摩。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下午你还要去学校报道呢,转学手续刚给你办好,去熟悉熟悉新的环境吧,别太憋着自己了。”
亦楠站了起来,双腿还有些微微颤抖。
“现在怎么话这么多。刚才还‘就这’呢。”亦楠小声说道。他也就现在敢这么跟老师说话。
“你说什么?”项晏故意提高嗓子假装生气问到。
“没。”当我没说。
“去吧。”
对于这个孩子,他终究是心疼的。
项晏拍了拍他的肩膀,默默注视着他一瘸一拐离开练功房。
这个轻轻的动作和淡淡的目光中,藏着鼓励。
——————
又更啦。有稿就存不住的作者小声说tt。
刚刚被吞了贴,有点难受tt。
还有稿哦。快乐。
下周继续。
感谢支持⊙▽⊙。

2020-11-03 17:35, 16楼

Chapter 3
亦楠念的是重点高中。好不容易争取到的重点高中实验班名额,他并不想放弃。
后来有一天墨寻问他,为什么不去舞院上学。
亦楠靠在他肩上,捏着他的手指,轻轻笑了。
“为了遇见你啊。”


『那年夏天的蝉鸣比哪一年都聒噪,教室窗外枝桠疯长,却总也挡不住烈阳。』


亦楠长相生来乖巧。冷白色的皮肤十分光滑。软软的头发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把。深黑色的眼眸非常纯净。整个人由内而外地透露出干净之感。他单肩背着包迈着长腿走进学校,身边的女生无不驻足。
“他就是那个转学来的男孩子吗?”
“长得好干净啊。看起来挺乖的。”
“又帅又飒啊啊啊我可以!!!”


“同学,请问政教处往哪走?”亦楠看向一个男生,嘴角上扬,流露出一丝微笑。
那个男生手里拿了个袋子,袋子中装着方形纸盒。他停了一下,显得有些烦躁。那一瞬间看着他的眸子, 又很快将目光移开了。似乎并不太想回答,但最终还是妥协了。
“那边。直走右拐第二栋楼第一层。”不咸不淡的回答。
“谢谢。”亦楠点点头,又是一个礼貌的微笑。转身离去。
那个男生顿了顿,才渐渐走远了。


“亦楠是吧。挺好听的名字。”
“之前成绩很优秀啊,为什么突然转到这边来上学呢。”
政教处张主任看着他的成绩单,低头琢磨着。
“家庭原因,来这边练舞方便,就转了。”少年声音明亮清朗。
“是啊,你还学跳舞。实验班的艺术生,不多,真不多啊。”
亦楠轻轻笑了。
“不过,还有一个像你这样的。跟你同班,待会你就能看到他了。”
亦楠没什么期待,轻轻“啊”了一声。
“现在去给你拿高二的教材。你啊,要好好跟上这边的进度。实验班课程推得快。不过你我也放心。”
张主任拍了拍他的肩。走出办公室的门。
亦楠带上门,也离开了政教处。


“走,我带你去班上。”
亦楠捧着新领到的一大摞书,跟在张主任身后。


来到教室门口,抬头看了一眼。高二十一班。
挺好的,之前也是在十一班,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现在还是休息时间,还有一会儿开始下午自修。这会儿教室里有些吵闹。
“大家安静一下。”张主任拍了拍手,“介绍一下,转来的新同学,亦楠。”
“大家好,我是亦楠,转学来的。”又是一个温柔的微笑。


坐在最后一排窗边的男生头埋在臂弯里,骨骼分明的手指轻轻搭在桌沿。另一只手捂着胃。
前排的女生回过头,给他倒了杯热水。
“喝点水吧。”
他微微抬起头,“谢谢”,又将头埋回了臂弯。
前排的女生红着脸转了过去。


“爱好和专业是古典舞。学习方面还请多指教。”
最后那排的男生微微抬头,撩了撩眼皮,冷冷淡淡的目光从眼尾不经意地投落下来,在他身上一扫而过,显现出一种难以亲近的冷漠。
高高瘦瘦的,确实挺像跳舞的。他抿了抿唇。
“哇——他也跳舞么。”
“难怪这么有气质!”
“是啊是啊我好喜欢跳舞的男生。”
女生们又开始小声议论了。
还有一些同学回头看向了趴着的那个男生。
“这样吧,你就和墨寻坐吧。他也是跳舞的呢。放眼全年级,找不到比墨寻更适合的同桌了。”
亦楠一愣,“墨寻?”
——————
这一年墨寻十七,亦楠十六哦。
作者好像更喜欢写日常一点?
有参考《某某》喔,非常喜欢的一本书。
这几天运动会,不会太忙,可能还会再更一些。
感谢开坑就追的小伙伴。
感谢支持⊙▽⊙。

2020-11-03 21:06, 17楼

Chapter 4
亦楠顿了顿,脑中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他还记得,一年前,他在舞台下面,看着墨寻那一舞《行者》成名。
他还记得,台上飘飘欲仙的人儿,多么扎实的基本功。
他还记得,墨寻纯净的眼神和上扬的嘴角。
……

“墨寻?”张主任叫一声。
“嗯。”墨寻沉沉地应了一声,抬了抬手。
“去吧,他旁边的座位是空的。”张主任对亦楠说。
亦楠回过神。“好的,谢谢老师。”
他走过去,双腿却又开始抖了。
亦楠拉开椅子,看了看同桌。
墨寻抬起头,本来就冷白色的皮肤在日落时的阳光映衬下更显苍白。额角还有些胃疼时冒出的冷汗。
“你没事吧?”出于关心,第一句和墨寻说的竟然是这句话。
哦不,不是第一句,刚才问路的时候说的“同学,请问政教处往哪走?”才是。
墨寻摇了摇头,瞥了他一眼,“没事。”伸手从桌上的袋子里拿出一盒止痛药,拿出一粒就着热水咽了下去。另一只手还捂着胃。
“胃疼?”亦楠看着他紧捂着胃的手,问道。
“……”墨寻没回答,微微点头算是应了。
“多喝热水。”标准的直男式回答。
“……”
“你真的是墨寻?”亦楠似乎才终于回过神来。
墨寻表示我不想说话。
亦楠却不觉得尴尬。他看着墨寻,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

下午的一节自习课很快过去了。亦楠去找了下老师,再回来收拾书包时,却发现墨寻已经走了。
“他也不上晚自习啊。”亦楠小声嘀咕着。
单肩背上包,转身离开了教室。

墨寻正坐在去师父家的公交车上。
其实也是自己住的地方,却称不上家。
是啊,没有家人的地方,又怎能称得上家呢。
但他好像忘了,他早已把师父当家人。
师父亦是。
他望向窗外,如往常般一言不发。

走到门口,敲了敲门。
门开了,一个成年男人站在门后。
“师父。”
男人点了点头。“来了,阿寻。”
墨寻的师父,叫魏远。著名编舞家,曾也是位舞者,如今因身体原因退居二线。

晚饭在沉默中吃完。
“等会来练功房找我。”
“嗯。”

“昨天看你跳舞的时候胯还不够开。多大的人了。今晚开胯。去活动开。”魏远坐在镜子前的矮柜上,喝了口茶,说道。
“嗯。”墨寻应了。
墨寻走到把杆旁开始热身。他踢了踢腿,又简单地压了压。
然后非常自觉地把长凳拖了出来。
“今天先踩,等会再给你撕。”
墨寻有些脸红。好久没被师父踩过胯了。看来这次是真退的多了。
他拿了两块软转垫在屁股下,双腿打开,大腿小腿呈九十度。放松身体躺了下去。
“别躺啊,控腹肌。”
确实不能浪费了墨寻这么好的能力。
刚碰到地板的身子只好又抬起来。
其实在踩胯时控腹肌是相当难受的。上身力量要收紧,下身却要放松。但魏远何尝又不知道呢。
墨寻其实挺不好压的,这也使他受了不少苦。但压开了就不容易回功。这胯不开,是真太久没压了。
魏远将脚踩在墨寻的膝盖上,缓缓向下施力。虽说是退功了,但底子终究是在那的,很快就被压成了平角。墨寻也没什么感觉。
但魏远知道他的极限在哪,并没有停下。
“放松,吐气。”
到痛点了,墨寻微微皱起了眉。膝盖离地面还有一拳多的距离。之前是能自己到底的。接下来的每一点,都不会好受。
墨寻深呼吸,身子却很不听话地向下躺去。他靠着腹肌堪堪停住,上身一用力,胯上的痛感却如触电般的传入他的脑神经。
他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脸。
“手拿开。”魏远冷冷道。
墨寻只好攥紧了拳头将手放到一边。
魏远脚下均匀又持续地施着力。墨寻咬咬牙,没吭声。
当双膝接触到冰凉的地面时,墨寻猛得一仰头。
“五分钟。”
腹部肌肉阵阵痉挛,胯间撕裂般的疼痛丝毫没有减弱。下午的胃疼此刻又有点冒头了。
每一种,都很疼。
他怕他撑不住了。
魏远将他的膝盖死死踩在地上。
真的……好痛。
这种疼,多少次也终究难以适应。
但墨寻不会开口。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起来吧。待会儿撕胯。”没太多温度的话传来。
墨寻如释重负地躺在地上,胯还保持着刚才的开度。
他像个负重前行的苦旅之人,卸下背包的那一瞬间,突然精疲力竭。
他缓缓收腿,那痛感并没有比刚才开胯时好多少。
但这远没有停止。
墨寻龟速移动到墙边,拿起两个沙袋,绑在脚踝上。又龟速移动到长凳旁,躺平,抬腿,再打开。
刚才胯间的疼痛还没消失殆尽。腿一打开,刚才的疼痛就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头,还愈来愈烈。
终究是不好过的一天。
——————
作者颤颤巍巍地把全部都发了出来。
没稿了tt。
下周继续。
感谢支持⊙▽⊙。

2020-11-06 17:42, 23楼

Chapter 5
亦楠将书包放到椅子边,打开台灯,暖色调的光线映在他脸上,勾出金色的绒边。
亦楠的房间不大,却很温馨。进门是一架YAMAHA钢琴,这应该是他房间最贵重的东西。钢琴旁边是个衣柜,洁白的木拉柜,简单而干净。窗前是个书桌,垫着大理石桌垫,桌垫上放着一个小台灯。书桌很干净,桌上放着一打试卷两三本书和一只黑笔一只红笔。床是柔软的榻榻米,床边放着一个懒人小窝。这就是他房间里的全部东西。
现在已经很晚了。亦楠写完了作业,揉了揉眼睛,拍了拍台灯,将灯光调成冷白色。冷调的灯光使他清醒了不少。项晏不让他喝咖啡和茶这些提神饮品,他便只能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刺激自己困倦的神经。他强打起精神,翻开了新发的课本。
课程的衔接上没有太大问题,以亦楠的能力完全不用担心。他缺的只是时间而已。清晨五点半起床绕着小区晨跑,回到家还要简单活动一下身体。吃完早饭去学校完成一天的课程,下午不上晚自习提前放学回家。在下午自习课和晚饭前尽力完成作业,短暂的消食后便要进行晚功练习。一身疲乏地回到房间后,留给自己的时间也就这点而已。
即便是这样,亦楠一直保持着很好的成绩。因为他足够自律,也足够努力。因练舞比别人少用来学习的时间,他就用自己少的可怜的自由时间来补。每天晚上他坐在书桌前,累了就眺望窗外万家灯火,用心感受着万籁俱寂。
这是一个人在夜间学习时独有的体验。
他很喜欢,也很享受。
但今天他心底却突然泛起一点点难过。
可能是今天来到一个新的陌生环境,也可能是自己一个人赶着很久没有落下过的功课,或许只是下午墨寻的淡淡一瞥。
突然……就有一点点孤独。
很久很久没有感觉过的孤独。

亦楠哥哥去世后,他低迷过很长一段时间。
那段最无助的岁月里他就整日整夜地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他就那么将自己埋在小窝里,此时柔软的小窝却像一个坚硬的壳,一层一层将他裹在里面,他却时不时想起自己那个温柔的哥哥。想起那个他难过了会摸头安慰,他高兴了会跟着露出微笑,那个总是会认真倾听的哥哥。万幸,狭小的空间给他那段漫长的时间里最缺的安全感。夜晚温和的月光从地板滑到小窝中,安逸而舒适。
后来,他知道了墨寻,承受着自己那个年纪本不该承受的压力,忍受着自己那个年纪本不应忍受的疼痛,他迷恋上了跳舞。后来,在师父项晏的指导下,他一点一点走了出来。
可今天墨寻冷冷淡淡的模样,他却突然感觉到了难过。
和练软开、体能时的痛苦都不一样。虽然很难受,但他不会难过。
那种谈笑间会忘记、转而又会泛起的难过。
——————
本周最后一发
以后周五周六晚更新
没有存稿的作者卑微地小声说
loft同步更新 格式会好一些
搜贴纸就能找到作者啦 头像是一样的
感谢支持⊙▽⊙

2020-11-13 17:21, 28楼

Chapter 6
亦楠突然间笑了笑。
想什么呢。
亦楠摇了摇头,像是甩开了自己的思绪,亦或是下意识的一个动作。
他瘦长纤细的手指握紧了笔,一边看着课本,一边在教辅书上找了些题练了练手。今天下午项晏难得给他放了次假,没再抓着他晚训。他便简单熟悉了一下学校,又去校门口的新华书店买了些教辅。自学完一章后,他抽出买的习题卷,完成了对应章节的试卷。批改校对后将错题剪下整理到错题集上,以便日后复习。这样一遍过下来,亦楠就基本能掌握这章的内容,剩下但就是查漏补缺的刷题了。
夜已经很深了。晚风轻拂过树叶,沙沙作响。躲藏在树叶中的蝉忽地鸣叫了一声,像是声催促。
亦楠收拾好桌面,整理好书包,躺到柔软的榻榻米上。他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但当他躺上床的那一刹那,他却不自知地卸下了一身疲惫。轻闭上眼,很快就入睡。
一夜无梦。

五点半的闹钟像往常一样响起。亦楠借着手长按掉了闹钟,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他一手拉开窗帘,天空很暗,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亦楠没再去外面折腾自己,洗漱完便去自家的健身房锻炼。
项晏已经在健身房运动了好一会儿了。他在跑步机上跑着步,汗珠从额间滑落,双腿的肌肉有规律地运动着,双臂有频率地摆动着,伴着均匀的呼吸。项晏其实也才毕业两三年,正值青年时期,功和体能也一直保持着。他白天去团里练习,晚上则是带带亦楠,自己也查漏补缺地练习,每天忙碌而充实。
所以当亦楠看到项晏在跑步时他并不惊讶。
“老师早。”亦楠打过招呼。
“早。先做腹肌和背肌。五十个一组各三组。等会来跑步。”项晏说完又调整了下呼吸。
亦楠点点头,直接在地上做了起来。初秋清晨的地板传来阵阵凉意,他躺在地上抬起上身开始腹肌练习。每个腹肌都要达到老师要求的高度,虽然项晏没盯着他,但长期的练习和之前偷懒的代价都让他心知肚明。
房间里只有他俩轻轻的呼吸声,安静而默契。
亦楠做好腹肌背肌,项晏也刚好跑完步。
他给亦楠设了二十分钟中速的跑步练习便下楼去给亦楠准备早餐。

亦楠到教室后,时间还早,但墨寻已经到了。他正弯着胳膊,一手轻搭在后颈上补眠,露出清瘦的颈线。他的衣服上还有些水渍,可能是淋了雨。
亦楠皱了皱眉。那一瞬间他想叫醒墨寻。就算不问为什么淋雨,至少打个招呼。但最后他还是拿出了单词书自己背单词。
早读的铃声响了起来。墨寻动了动,抬起头,按了按太阳穴。转头看到亦楠的那一瞬间他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但这诧异如浮光掠影,须臾便没了踪迹。
还挺认真。不过自己还是没习惯有同桌的生活。墨寻在心里笑了笑自己。但应该不会有太大不同。
墨寻拿出单词书,也开始无声记忆。
——————
这周刚考完试。
双十一什么也没买。
周末愉快。
有稿就是快乐。
明天继续。
感谢支持⊙▽⊙。

2020-11-14 12:43, 30楼

Chapter 7
数学课下课。数学老师是个中年男子,个子不高,姓马。上课很认真很严厉,也很毒舌,但背地里同学们都亲切地叫他“小马”。小马收拾好东西走出教室,同学们还低头抄着电脑上的例题。
“墨寻?”亦楠放下笔,转头轻轻喊了一声。
墨寻偏了偏头。他的眸色在光下显得很淡,仿佛贴上了一层透明的水玻璃。视线浅浅地扫过来,像是很不经意的一瞥。
“怎么?”很低沉的声音。
亦楠翻出昨晚做的教辅。指了指一道题。
“这题答案没看懂。帮我看看?”
墨寻扫了眼题目。
他没说什么,拿起铅笔在题目上圈了个关键词。在圈下面写了个式子,笔尖和纸张轻轻摩擦,沙沙作响。
墨寻的字很好看,字如其人,刚正有力。整齐而清晰。
虽然墨寻没解释,但亦楠一看墨寻写的就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他重新算了一遍,这次对了。
“谢谢。”亦楠低垂着眼睛,收回试卷。睫毛微颤,有点乖巧……也有点可怜。
墨寻感觉自己内心深处什么东西莫名其妙地动了一下。
“怎么做这本题?内容太少了。”他并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开口的瞬间自己都有些讶异。
“……这本题比较简单,适合自学。你没体验过悲惨世界的补进度生活。”亦楠叹了口气。
墨寻有些无语。那一刹那他有些后悔自己多管闲事。不过他还是转身从书包里翻出了一本习题,放到了亦楠桌上。
“看看这本吧,做我圈出来的题就可以。不会的……可以再来问我。”
亦楠有些惊讶地抬起头,看向墨寻深棕色的眸子。不过墨寻很快将视线移开了。
“好的……谢谢你。”

今天是周五。下午亦楠抄完黑板上布置的作业放学回家时还算早。
他坐到钢琴前,打开琴盖,练了练指法。简单活动活动手指,便开始弹最近一直在练习的曲子。音符缓缓从指尖流出,温柔而动听。
虽然有些时候练琴十分枯燥,一遍又一遍重复着相同的烂熟于心的旋律,但他依然很享受指尖在琴键上跳跃的感觉。哥哥原来也很喜欢弹钢琴,也许他温柔安静的气质也因如此。潜移默化地,亦楠也一直坚持练琴。
这一坚持。
就是很多年。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流逝。
吃过晚餐,在客厅里消了消食,亦楠便换了件T恤和练功裤,来到练功房热了热身。
每周五晚训练量都会有些大,所以他热身得格外仔细。不一会儿他额间就有了些细密的汗珠。
他左脚搭在镜子前的矮柜上,右腿向后滑,已然有了些弧度。但离地仍有挺大距离。他便将手搭在膝盖上,深吸了几口气,又尽力向下沉了沉胯。闭上眼睛用心感受着胯间密密麻麻的疼痛。这种静耗的方式事实上十分磨人,总感觉自己怎么也耗不到底,没人帮忙压着,但胯间的疼痛却丝毫没有减少。
项晏走了进来,看到正在耗腿的人儿,腿上的开度和背后的汗渍证明了他已经耗了好一会儿。他走到亦楠腿边。
“睁眼。”头上传来老师冷淡的声音。
接着便是一双手按上了他的肩,将他向下压去。麻木了的韧带瞬间苏醒,如一只只小虫不断咬噬着他的神经。
亦楠猛地睁眼,额头的汗珠大滴大滴顺着脸颊滑落,却有些冰冷。
“呃……”胯间和地面虚虚实实的触感使他艰难地发出了声音。
但动作依然没有走形,手该放在哪里依旧放在哪里,就连脚背也尽力向下绷着。
项晏不禁有些心疼。但他手上的力却丝毫没减。在痛点耗了一会儿后又用力将他向下压,使胯和地面紧紧贴在了一起。严丝合缝。
亦楠咬紧牙关才没发出声音。但他却无法控制因过度疼痛而生理抖动的双肩。他将头埋在了腿上,细长的手指向下按着脚背。后背不知不觉间湿了大片。
“耗一会儿吧。”项晏看着镜子中他腿下从未达到的漂亮弧度,轻轻说。
——————
小马是作者的数学老师,有原型。
这里艾特清笛。小马在线教你做事 危[◔_◔]。
作者钢琴舞蹈都非专业,有什么不合理的可以提。还请多指教。
有人看吗呜呜呜作者一个人好孤单。
下周继续。
感谢支持⊙▽⊙。

2020-11-20 17:50, 33楼

Chapter 8
两条腿都这么耗过再踢过,轻轻一抬腿就能握住脚踝带来的满足感使亦楠很快就忘记了刚才的疼痛。
休息了片刻,项晏开口,“今天跳剧目吧,不折磨你了。”
“跳剧目也很累的好不好。在你手底下明明都一样。”亦楠瞅着他。
项晏克制住自己上扬的嘴角,佯装严肃:“你再说一遍?”
“没什么。老师您随意。怎么样我都愿意。”怂包亦楠煞有介事地回答。
项晏拍了拍他的胳膊,最终还是没克制住笑意,“好啦。准备一下跳吧。”
亦楠盘坐在地,抬手摆好准备动作。
亦楠起舞时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和他平时的气质大相径庭。那眼神中,有青涩,有成熟,有希望,也有很多类似信仰的东西。后来,有人这么赞许他:“亦楠的眼里,有滚烫的星辰大海。”
项晏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亦楠举手投足无不透出少年人特有的气质。亦楠的确是个好苗子。习舞不久却拥有与生俱来的别人羡慕不来的舞感。节奏卡的很到位,身体也比别人更舒展。动作虽然还显生涩,但若经过好好打磨,一定会有很大进步。
不知为何,亦楠带来的少年气,将项晏的思绪带回自己少年时代。有时项晏自己也会跟亦楠一起练功,每当那时他会十分放松,像是回到自己几年前的青葱岁月。练功房外盛夏的阳光从窗户里斜斜地射进来,舒适的午后蝉在枝头慵懒地鸣叫,却没有带来昏昏欲睡的夏乏之气。两个少年在把杆旁活动身体,金色的阳光打在他们身上,勾出金黄色的边,这个夏天最美的画面也就此定格……
一个倒踢紫金冠将此舞带入高潮。项晏拉回思绪,看着亦楠舞动着身躯。
不过这个倒踢啊……项晏皱了皱眉。腿刚开过开度还可以,但这个腰真的差了不少,没达到应有的高度,滞空感也不够。
项晏集中精力看着亦楠每一个动作,确定刚才的倒踢不是失误,亦楠的腰也确实该好好练练了。
舞毕,亦楠低头平复下呼吸,抬头望着项晏等着评价。
“老师……”
“腰多久没练了?”项晏没多废话,直击要害。
“啊……平时自己有在练,不过没太重视。”亦楠答到。
亦楠的腰并不差,平时自己就甩甩腰控一控来保持。腰毕竟容易受伤,自己也很少过多折腾。但确实很久没开过了,显然离老师的标准还有很远。
“舞跳的还可以,不过腰不行使一些技巧做的不到位。情感再多给点,别太收着。明天帮你的老腰开开,今晚再扣一下动作。从头开始,自己数节拍。”
墙壁上挂钟的时针一圈一圈转动,练功房里传出少年数节拍的声音和老师时高时低的指点声。初秋的风带着阵阵凉意,从窗外吹进来,丝丝缕缕绕着弯儿。亦楠的T恤湿了一遍又一遍,风一吹微微冒着与初秋不符的寒气,霎时间有点冷。
项晏走过去轻轻关上了窗,“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早上老时间,我朋友这段时间出差,他的学生也会来跟你一起练。”
“啊,好。”亦楠边应了声边抹了把汗,剧烈运动使他有些虚脱,腿还有点微微颤抖。
“回去记得按摩放松放松,明天腿瘸了我可不管。”
“知道啦。老师晚安。”
“晚安。”
——————
期中考考的还可以。
班一(年一)太巨了呀。
明天继续。
感谢支持⊙▽⊙。
点击数169,顶贴数20,本页字数11571,总字数13931 柔术吧,阿凉要进级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