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微分析一下伏黑惠的自毁倾向

2020-11-15 14:50, 1楼

手揉海胆镇楼

2020-11-15 14:51, 2楼

首先接下来的都是我一家之言,会有过度解读/误读的地方,欢迎吧友们一起讨论
起因是这张图

2020-11-15 14:52, 3楼

看到五条总结“你对自己和他人评价过低”时,我忽然想到,这是不是因为惠对自己和他人都不抱有什么期待呢?

2020-11-15 14:52, 4楼

1,甚尔
在甚尔回忆中,小时候的惠是会露出委屈的表情的。

2020-11-15 14:53, 5楼

虽然不知道这对父子在共同生活的时光中如何相处,但会委屈就证明当时的惠有心愿无法满足,也就能证明惠曾经是对甚尔抱有期待的。这是非常理所当然的事,小孩子对世界最初的期待就是对父母的期待:渴望陪伴,渴望妈妈的拥抱,渴望和爸爸玩举高高,渴望睡前的晚安吻,渴望生日时精心准备的饭菜和蛋糕……渴望被爱。
但即使是这样平凡、这样理所当然的期待,都是甚尔无法满足的。在甚尔看来,哪怕是把惠卖给禅院家,卖给被自己杀过的五条,都比待在自己身边更好——这是非常,非常悲哀的。不得不说一句禅院家出来挨打,在禅院家长大的甚尔,本身就没什么被爱的体验,又失去了心爱的妻子,以杀人为生,他连尊重自己、爱自己都做不到,怎么会懂得如何去疼爱一个孩子?

2020-11-15 14:55, 7楼

这之后就基本上是我们看到的伏黑惠了。
初中时期的惠因为看不惯不良少年欺凌弱小而揍了他们一顿,这明明是带有一定正义性的举动,他却不会和姐姐解释打架的理由。惠很爱津美纪,但他可能已经不对被理解、被珍视抱有期待了。

2020-11-15 15:10, 9楼

可恶,又呑我楼最后发一次试试,补六楼的:
这种成长环境对儿童性格的影响,我们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例子来看。当一个孩子三番两次被父母用“对不起工作太忙没时间陪你玩”的理由拒绝后,通常会有两种表现:(1)叛逆,开始和家长对着干,本质上是为了用这种行为引起家长注意、希望他们满足自己的愿望(2)放弃,开始不再央求父母陪他玩,久而久之,甚至不再希望父母陪伴,即使之后父母说“我现在有时间陪你啦”,他也只会觉得奇怪:“我不需要啊,我一个人就玩得很开心。”

2020-11-15 15:11, 10楼

接着补六楼:
更别说甚尔之后就被五条反杀,在不知情的惠眼中,他被甚尔丢掉了,这时惠还没上小学,就彻底失去了可以期待的对象。生母早逝,被父亲、继母先后抛弃,他会想些什么?
“是我哪里做错了,所以他们才不要我、不爱我吗?”
“我是一个随便就能被扔掉的孩子。”
是不是偶尔也会这样想呢。
等到五条去找惠时,他已经不会露出那种委屈的表情了,知道自己被卖了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冷淡地说:“是因为我们已经没用了吧。”

2020-11-15 15:25, 13楼

2,津美纪
如果说有谁能拉一把这样的惠,那排第一的必然是津美纪,因为津美纪是唯一一个从来没有离开他、放弃他的人。津美纪爱他,这是家人间不需要任何理由的爱。
正常来说,继姐弟,特别是懂事后才重组家庭的继姐弟之间一般会保持礼貌但疏离的关系,比如在吃晚饭前会来敲门喊弟弟吃饭,但不会随便跑进弟弟房间跟他打打闹闹。
而津美纪显然是把惠当亲弟弟看的,从听到惠顶嘴时用盒子扔他就能看出来

2020-11-15 15:28, 15楼

惠说津美纪“对他的本性也加以肯定”,像所有普通的、亲近的姐弟一样,津美纪爱他只因为他是惠,因为惠是她的弟弟。
但这样的津美纪却被诅咒了。以此为契机,惠成为了咒术师、选择将“拯救善人”作为信念,同时他是否会认为是自己的错呢?如果自己早一点作出决定的话,姐姐说不定就不会躺在医院里了——我认为这也是导致惠性格中利他性这么强的一大原因。

2020-11-15 15:28, 16楼

这是我印象很深的一幕,惠召唤魔虚罗打算和六道杠一换一时,想到的不是自己要死了的恐惧,而是违背了和虎杖“一会儿见”的约定。他开大换命时毫不犹豫,“糟蹋”自己毫不手软,因为对他而言,自己不重要也不珍贵,他根本不觉得会有人因为失去自己而痛苦万分——唯一会因此崩溃的津美纪已经长睡不醒。
五条让他贪婪一点可能还是太含蓄了,我觉得这里需要有个人冲上去打惠一拳:“拜托你稍微重视一下自己啊,会有人因为你的死很伤心的,想要保护你的人要怎么办?”

2020-11-15 16:31, 22楼

3,五条和宿傩
为什么把这两人摆在一起写呢,因为他俩对惠都起到了“领路人”的导师作用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惠其实被五条和津美纪、以及二三年级的前辈们保护得挺好。太阳公公就不提了,他“只救善人”的理念其实也很单纯,类似“现在救下来的好人以后就不会伤害他人吗”、“万一坏人已经改过自新、而且能力很强能搞定几万人捆在一起都搞不定的事呢”、“善恶怎么划分,会偷东西但是周末去敬老院帮忙的人你救吗,因为老婆三了自己所以迁怒儿女、但一直热心慈善帮了好多穷人你救吗”——类似这样的我可以杠一百条。包括芥见给他选的印象曲里:“伪善和伪恶我都不想看,够了别让我看见。”都能体现出惠的性格里有一种天真。虽然是有点扭曲的天真,但能把小学时一脸冷漠地想原来我爹是把我卖了的孩子掰成这样,已经是一大进步了

2020-11-15 16:32, 23楼

这不得不感谢五条老师。惠作为禅院甚尔的儿子、继承了禅院祖传术式的人,能在高中前和其他人一样过着普通的学生生活,而不是被甚尔的仇家找上门、被禅院家逼着学习术式,真的要归功于五条,因此在他心里五条的key word是“恩人”。

2020-11-15 16:35, 24楼

但,很有意思的一个点在于,就算是这样的五条,也没能让他感觉到自己是“很重要的”
这当然和五条老师大大咧咧的性格有关,这货确实不适合当爸爸,但我认为更根本的原因还是在惠和五条的关系。在惠看来,五条的帮助和培养都有一个很明确的指向:成为强大的咒术师。在这段关系里,他对自己的定位是“受惠者”,是处于下位的。

2020-11-15 16:36, 25楼

并不是说惠认为五条不爱他、或者只把他当能使用强大术式的工具人看(细心点会发现,五条跟惠说话时喜欢蹲下来,这怎么想都是对崽的态度啊喂),而是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习惯看低自己、不重视自己的他潜意识里会认为:只要术式强大、可以帮助他人就行了,至于我自己本身如何,那并不是最重要的。
不过可喜的是,五条明显已经察觉到了这一点、有在努力掰正了,虽然吧友吐槽过惠一回忆起他就自爆但也不是没成效的,至少和七海他们一起战斗时已经能说出这种话了

2020-11-15 14:50, 1楼

手揉海胆镇楼

2020-11-15 14:51, 2楼

首先接下来的都是我一家之言,会有过度解读/误读的地方,欢迎吧友们一起讨论
起因是这张图

2020-11-15 14:52, 3楼

看到五条总结“你对自己和他人评价过低”时,我忽然想到,这是不是因为惠对自己和他人都不抱有什么期待呢?

2020-11-15 14:52, 4楼

1,甚尔
在甚尔回忆中,小时候的惠是会露出委屈的表情的。

2020-11-15 14:53, 5楼

虽然不知道这对父子在共同生活的时光中如何相处,但会委屈就证明当时的惠有心愿无法满足,也就能证明惠曾经是对甚尔抱有期待的。这是非常理所当然的事,小孩子对世界最初的期待就是对父母的期待:渴望陪伴,渴望妈妈的拥抱,渴望和爸爸玩举高高,渴望睡前的晚安吻,渴望生日时精心准备的饭菜和蛋糕……渴望被爱。
但即使是这样平凡、这样理所当然的期待,都是甚尔无法满足的。在甚尔看来,哪怕是把惠卖给禅院家,卖给被自己杀过的五条,都比待在自己身边更好——这是非常,非常悲哀的。不得不说一句禅院家出来挨打,在禅院家长大的甚尔,本身就没什么被爱的体验,又失去了心爱的妻子,以杀人为生,他连尊重自己、爱自己都做不到,怎么会懂得如何去疼爱一个孩子?

2020-11-15 14:55, 7楼

这之后就基本上是我们看到的伏黑惠了。
初中时期的惠因为看不惯不良少年欺凌弱小而揍了他们一顿,这明明是带有一定正义性的举动,他却不会和姐姐解释打架的理由。惠很爱津美纪,但他可能已经不对被理解、被珍视抱有期待了。

2020-11-15 15:10, 9楼

可恶,又呑我楼最后发一次试试,补六楼的:
这种成长环境对儿童性格的影响,我们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例子来看。当一个孩子三番两次被父母用“对不起工作太忙没时间陪你玩”的理由拒绝后,通常会有两种表现:(1)叛逆,开始和家长对着干,本质上是为了用这种行为引起家长注意、希望他们满足自己的愿望(2)放弃,开始不再央求父母陪他玩,久而久之,甚至不再希望父母陪伴,即使之后父母说“我现在有时间陪你啦”,他也只会觉得奇怪:“我不需要啊,我一个人就玩得很开心。”

2020-11-15 15:11, 10楼

接着补六楼:
更别说甚尔之后就被五条反杀,在不知情的惠眼中,他被甚尔丢掉了,这时惠还没上小学,就彻底失去了可以期待的对象。生母早逝,被父亲、继母先后抛弃,他会想些什么?
“是我哪里做错了,所以他们才不要我、不爱我吗?”
“我是一个随便就能被扔掉的孩子。”
是不是偶尔也会这样想呢。
等到五条去找惠时,他已经不会露出那种委屈的表情了,知道自己被卖了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冷淡地说:“是因为我们已经没用了吧。”

2020-11-15 15:25, 13楼

2,津美纪
如果说有谁能拉一把这样的惠,那排第一的必然是津美纪,因为津美纪是唯一一个从来没有离开他、放弃他的人。津美纪爱他,这是家人间不需要任何理由的爱。
正常来说,继姐弟,特别是懂事后才重组家庭的继姐弟之间一般会保持礼貌但疏离的关系,比如在吃晚饭前会来敲门喊弟弟吃饭,但不会随便跑进弟弟房间跟他打打闹闹。
而津美纪显然是把惠当亲弟弟看的,从听到惠顶嘴时用盒子扔他就能看出来

2020-11-15 15:28, 15楼

惠说津美纪“对他的本性也加以肯定”,像所有普通的、亲近的姐弟一样,津美纪爱他只因为他是惠,因为惠是她的弟弟。
但这样的津美纪却被诅咒了。以此为契机,惠成为了咒术师、选择将“拯救善人”作为信念,同时他是否会认为是自己的错呢?如果自己早一点作出决定的话,姐姐说不定就不会躺在医院里了——我认为这也是导致惠性格中利他性这么强的一大原因。

2020-11-15 15:28, 16楼

这是我印象很深的一幕,惠召唤魔虚罗打算和六道杠一换一时,想到的不是自己要死了的恐惧,而是违背了和虎杖“一会儿见”的约定。他开大换命时毫不犹豫,“糟蹋”自己毫不手软,因为对他而言,自己不重要也不珍贵,他根本不觉得会有人因为失去自己而痛苦万分——唯一会因此崩溃的津美纪已经长睡不醒。
五条让他贪婪一点可能还是太含蓄了,我觉得这里需要有个人冲上去打惠一拳:“拜托你稍微重视一下自己啊,会有人因为你的死很伤心的,想要保护你的人要怎么办?”

2020-11-15 16:31, 22楼

3,五条和宿傩
为什么把这两人摆在一起写呢,因为他俩对惠都起到了“领路人”的导师作用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惠其实被五条和津美纪、以及二三年级的前辈们保护得挺好。太阳公公就不提了,他“只救善人”的理念其实也很单纯,类似“现在救下来的好人以后就不会伤害他人吗”、“万一坏人已经改过自新、而且能力很强能搞定几万人捆在一起都搞不定的事呢”、“善恶怎么划分,会偷东西但是周末去敬老院帮忙的人你救吗,因为老婆三了自己所以迁怒儿女、但一直热心慈善帮了好多穷人你救吗”——类似这样的我可以杠一百条。包括芥见给他选的印象曲里:“伪善和伪恶我都不想看,够了别让我看见。”都能体现出惠的性格里有一种天真。虽然是有点扭曲的天真,但能把小学时一脸冷漠地想原来我爹是把我卖了的孩子掰成这样,已经是一大进步了

2020-11-15 16:32, 23楼

这不得不感谢五条老师。惠作为禅院甚尔的儿子、继承了禅院祖传术式的人,能在高中前和其他人一样过着普通的学生生活,而不是被甚尔的仇家找上门、被禅院家逼着学习术式,真的要归功于五条,因此在他心里五条的key word是“恩人”。

2020-11-15 16:35, 24楼

但,很有意思的一个点在于,就算是这样的五条,也没能让他感觉到自己是“很重要的”
这当然和五条老师大大咧咧的性格有关,这货确实不适合当爸爸,但我认为更根本的原因还是在惠和五条的关系。在惠看来,五条的帮助和培养都有一个很明确的指向:成为强大的咒术师。在这段关系里,他对自己的定位是“受惠者”,是处于下位的。

2020-11-15 16:36, 25楼

并不是说惠认为五条不爱他、或者只把他当能使用强大术式的工具人看(细心点会发现,五条跟惠说话时喜欢蹲下来,这怎么想都是对崽的态度啊喂),而是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习惯看低自己、不重视自己的他潜意识里会认为:只要术式强大、可以帮助他人就行了,至于我自己本身如何,那并不是最重要的。
不过可喜的是,五条明显已经察觉到了这一点、有在努力掰正了,虽然吧友吐槽过惠一回忆起他就自爆但也不是没成效的,至少和七海他们一起战斗时已经能说出这种话了

2020-11-15 17:09, 29楼

那么,新的问题来了,为什么惠每次想起宿傩,反而能潜力爆发呢(禁止生孩子)?
我认为,宿傩对惠的态度,在某种意义上,和津美纪有点点点类似(非cp意味,禁止纯爱)宿傩是boss,在惠看来,宿傩最该做的事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折磨他弄死他,可宿傩却夸了他的才能——在不知道宿傩有事让他办的惠看来,这大概是一种纯粹的期待,毕竟boss明显没必要对敌人手下留情或者出言指导,因此这是没有目的、仅仅对他本身抱有的期待,这和津美纪“无理由的爱”有微妙的相似,只有这种情感才能让他明白“我本身也是重要的”,因此他也对此进行了回应(幸好五条不知道这事)


2020-11-15 17:18, 30楼

分析就到这里。对于后续会如何发展,说实话我是有点悲观的。甚尔在惠面前自杀,津美纪依然沉睡,五条被封号,宿傩救了他却大杀特杀——这孩子肯定会认为是自己的错——越想我越是慌的一批目前最有可能开导惠的是虎子(指抽他一顿并告诉他珍惜自己啊**)只能说看芥见下下打算如何发展了,万一他打算一路虐下去,那我就跪下来求他
END

2020-11-15 17:20, 31楼

打了这么多累死我了,欢迎大家一起来讨论,我吃个饭再回来看回复……
点击数144,顶贴数23,本页字数12904,总字数12955 咒术回战吧,猫咪拳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