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缘是天注定么?讲一个八卦

2020-11-17 18:52:16 , 0楼

  一楼过。

2020-11-17 18:54:32, 1楼

  这个八卦人物事件都是真的,所有的事件脉络是我碎片听来,然后把它们捏拢完整。当然在描述过程中,细节有想像和夸张的成分。
  下面开八。

2020-11-17 18:55:53, 2楼

  男主大概是五十年代生人,上有一位姐姐,下有一位妹妹,这货没节操,就叫他二驴子吧。
  二驴子的父母极信命理之说,对这个唯一的儿子自然看得极重,二驴子刚出生,他父亲就巴巴儿拿了儿子的八字去算命,算命先生说,这娃小时少时不显,人到中年,必定大发,钱会追着他跑,财帛,女子,孩子都不会少,大笔一挥,把二驴子一生各阶段的命格写在黄纸上,交给二驴爹。二驴爹宝贝似的揣在怀里,慷慨的给了卦金,自觉老驴家祖坟冒青烟,儿子日后必有大出息。

2020-11-17 18:56:43, 3楼

  那个年头物质不丰富,大家都挺穷的,驴爹驴妈硬是从自己和两个女儿嘴中抠出一口,家里好吃好穿的全给二驴子,二驴子也算是顺风顺水长大,高中时去了农村,几年后他爹找关系把他弄回来,让他顶了自己的班,进厂当工人。

2020-11-17 18:58:08, 4楼

  转眼好几年过去,驴家姐妹已先后嫁人,只有二驴子快三十了,尚未婚配。二驴子长得磕碜,瘦小枯干,皮肤黑,尖嘴猴腮,天生一副大板牙,颗颗都有指甲盖那么大,一笑一口牙齿破嘴而出,张牙舞爪威风凛凛,牢牢盘踞着整张脸盘,看着颇为吓人,所以相亲无数,结果均一败涂地。
  二驴爹妈又急又愁,想起算命先生那张黄纸了,赶紧翻出来看,上面说二驴子会在三十岁成家,对方乃一金命女子,此女与二驴子是天生的姻缘,而且命格能置住二驴子,助他聚财守财,镇宅消灾。
  二驴爹妈一算儿子不到半年就三十了,且等着看到时有没有这么一位女子出现吧。

2020-11-17 19:00:30, 5楼

  过了数日,真有一位街坊大妈上门了,说是来给二驴子介绍对象。
  二驴爹妈喜出望外,赶紧把大妈撮到上座,殷勤奉上茶水,然后捧着膝盖,用渴求的眼神巴巴儿的瞅着大妈的脸。那大妈开口说,这位姑娘,家就住在附近,在一家街道工厂上班,年纪也不小了。姑娘爹妈去得早,目前跟哥哥嫂子一块生活。嫂子容不下她,三天两头挤兑,家里不得安宁。她哥哥顶不住,急着把妹妹嫁出去,到处托人给姑娘找婆家,只要对方有工作,是个全乎人儿就行。姑娘本人嘛,五官也还周正,除了身材高大点,脾气硬点,没别的毛病。

2020-11-17 19:02:22, 6楼

  二驴爹妈听了,觉得姑娘条件是不咋的,可是自己家条件也好不到哪,儿子婚事不顺,早把爹妈眼睛里的滤镜敲得粉碎,自家儿子那模样,也确实没啥资格嫌弃别人。结婚嘛,就是生孩子过日子,脸盘子身条儿能当饭吃么?只要身体健康能生娃能干活就行啊。
  二驴妈突然想起黄纸上八字那茬儿,赶紧问姑娘属相是啥,然后找出老黄历一查,妥妥的五行属金!
  二驴爹妈一拍大腿,刹那间心花朵朵开:真命天女,出现了耶,没有早一点,也没有晚一点,时机正好,妥,就是她了!

2020-11-17 19:03:41, 7楼

  老俩口简直热泪盈眶了,出于职业道德,大妈不得不出言提醒:“驴他妈,你们还没见过这姑娘呢,你们要不要先见见,满意了再跟二驴说?”老俩口这才回神,急不可耐地连声说不必费两回事,干脆就今晚,你把姑娘请来我家吃顿饭,我们跟二驴一块相了就成。

2020-11-17 19:05:08, 8楼

  晚上,大妈带着姑娘如约而至,二驴一家打眼一看吓了一跳,只见这女子长得高大威猛,脸上铁板一块,没得一丝笑容,浓眉如炭,眼如铜铃,抬眼看人的时候,目光凛然,自带杀气,亚赛没有胡子的女张飞。
  二驴爹妈直嘬牙花子,想起自家儿子那鹌鹑身材,再看看眼前这位铁面罗刹,好像是不怎么般配哦?转念又想起那个算命先生关于镇宅神兽的说法,立马福至心灵:对啊,就得这样威武的老婆,才能镇得住宅,拢得住人,坐得住财。得,还是她吧!
  再说二驴,之前父母千叮万嘱,见了姑娘抿嘴微笑就行,千万别咧嘴。此刻他闭着嘴,完全是自发的,因为实在笑不出来了。妈啊,这彪形大妞,太生猛了,这要是夫妻打架,自己还不分分钟得被拆开重新组装?
  那姑娘看着二驴,心说,这啥玩意儿?咋长这样涅?莫不是山上跑下来的野猴?
  一顿饭过,二驴子和赛张飞互相都没看上。

2020-11-17 19:06:49, 9楼

  二驴爹妈苦口婆心,掰开揉碎给儿子摆事实,讲道理,经过爹妈一晚上轮番轰炸,二驴咬着小手绢儿想了一夜,再照照镜子,最后长叹一声,一咬牙一跺脚,得,嫁了!不,娶了!
  大妈也拿出浑身解数,唾沫横飞的给赛张飞做思想工作。赛张飞思前想后,自己年龄不小了,桃花运也差,长这么大都没哪个小伙子追求过她。自家嫂子嘴尖脸酸,实难消受,她也不想看哥哥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所以,最后也点头同意了这门亲事。
  就这样,二驴子和赛张飞因缘际会,心不甘情不愿,又合情合理的走到了一起,成为了一家人。
  婚后的日子平平淡淡,赛张飞面上看着凶,其实人还不错的,勤快能干,手脚麻利。一边上班,一边操持家务,照顾公婆,家里家外一把手,二驴爹妈对这个媳妇十分满意。两年后,张三爷生下一个女儿,酷肖其母,起名夏候惇。

2020-11-17 19:07:58, 10楼

  转眼好几年过去,二驴子呆在那半死不活的厂子里,实在憋屈,他是个脑活心活的人,看到周边人纷纷下海,赚到大把钞票,心痒难抑,遂跟爹妈张三爷商量,要辞职下海,到大广东闯一闯,不信混不出个人样。
  爹妈又想起那算命先生说的,二驴子中年要发迹的预言,二话不说,痛快答应,张三爷也没什么理由反对,于是,二驴子揣着爹妈的棺材本儿,毅然踏上征程,南下广东闯荡。
  至于二驴子在广东具体做什么行当不清楚,我听来的八卦语焉不详,不知是那个行当发展势头好呢,还是二驴子命中该发,总之二驴子真的发达了,赚了好多好多好多好多钱,10年后又回到了老家。

2020-11-17 19:08:54, 11楼

  这一回来,自然是衣锦还乡,鸟枪换炮。二驴子给家里置了大别墅,买了多套高档商品房,市中心CBD商圈中的高档写字楼,一层一层的买,可见他身家有多丰厚。
  二驴子开了一家公司,继续做生意,这一阶段,真如算命先生所说,二驴子的财富呈几何级增长。张三爷也不再上班,整天就是喝茶吃饭健身打麻将泡美容院外加各种shoping,彻底过上了阔太太的生活。
  二驴子有了钱,就彻底放飞自我了,私生活极不检点,什么KTV妈咪公司小业务员银行柜台小姐打工妹子,全都瞎勾搭。虽然长相身高人品年龄哪哪都是巨坑,但他有孔方兄啊,这个世道,钱能通神,二驴子泡妞,一泡一个准,身边各种莺莺燕燕花花草草前仆后继,从未间断过。

2020-11-17 19:09:53, 12楼

  二驴子外边的花花事儿,张三爷也收到过风声,但张三爷对这方面也不是太在意,她明白,男人有钱,就是自己不主动,也大把大把的女人往上扑,拦是拦不住的,再说,她也不是因为感情才嫁给二驴子的,这么多年对着二驴子那张布满牙齿的老猴子脸,早就够够的了,二驴子去外边恶心别的女人,她乐得清净,她只要能看住二驴子的钱就成。
  但是张三爷坚守一个原则,二驴子随便浪,就是不能拿钱养女人,浪花的是小钱,养可就是大头了,再弄出个把私生子私生女啥的,跟她女儿抢家产,那可是万万不能的。

2020-11-17 19:11:50, 13楼

  开始几年,二驴子就是逢场作戏浪一浪,也没干出包养外室的事儿,后来,他出手阔绰大方的名声传出,渐渐有些女人就不好甩了,都想着傍他个两三年,房子车子票子就全有了,再转身上岸拿着丰厚嫁妆嫁人,两不耽误,多好。二驴子架不住这些女人纠缠,就半推半就,在各小区给她们买了房,把她们包养起来,今天上这里浪,明儿上那边浪,反正他钱多得花不完,这些花销在他看来都不算啥钱。
  时间长了,张三爷就知道了,顿时大怒:好你个老叫驴 ,你沾花惹草老娘懒得管你,现在倒好,狗胆包天学会招猫逗狗了,还胆敢给猫猫狗狗们置窝儿!
  张三爷何许人也,那是连刘皇叔,关二爷都得退让一箭之地的人物,当即大发雄威,杀到二驴子公司,把他强行拎回家,一顿狠削,把二驴子揍得几天走不得路。二驴子慑于张三爷的淫威,不得不消停了一段时间,不敢去找那些女人了。

2020-11-17 19:15:04, 14楼

  张三爷又勒令他把那帮女人清理了,把那些窝收回来。二驴子深感为难,他浪江湖的原则是,有来有往,人家付出代价了,该给的他也得给,要不人家凭啥陪他啊,不就图的钱么?再说了,已经给人的东西,怎好又往回要呢~~~再说那些女人能让他掏钱买房买车,自然也有各自的好处,二驴子一时也舍不得彻底摞开手。
  于是二驴子阳奉阴违,表面上不跟那些女人来往了,事实上还是勾连着,只是行为隐蔽了很多,不敢张张扬扬的整天带着那些女人逛街吃饭购物,改为偷偷转帐,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公司里装样子,碎片时间再去找金丝雀。
  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一久,任二驴子做得再隐秘,张三爷还是知道了。
  这回张三爷没有急着捶二驴子,而是沉住气,偷看二驴子的QQ,,手机,跟踪二驴子,细心观察蛛丝马迹,顺藤摸瓜,如一个侦察兵一般,慢慢查清那些金丝雀儿的窝点。

2020-11-17 19:15:48, 15楼

  此时张三爷和二驴子的女儿夏候惇已经成年,这菇凉脑子挺聪明,性子跟母亲一样火爆生猛,心思没放在学业上,所以也没考上啥好学校,草草读了个大专出来,二驴子给她开了个店卖电脑,她喜欢经商,很快就把店经营得风生水起,然后又扩大发展,触及别的行业,赚钱能力颇为强悍。
  张三爷一辈子就生了这个女儿,爱如珍宝,看着女儿长大了,出落得如此精明能干,遂把女儿当成主心骨,遇事都会跟女儿商量沟通,听听女儿的意见。
  她把二驴子在外面包养多名金丝雀的事情告诉女儿,询问女儿这事该怎么处理,夏候惇不假思索,吐出一个字:灭!

2020-11-17 19:16:45, 16楼

  夏候惇的逻辑是:男人可以走肾,不能走心,走肾不怕,事毕钱了;走心就难说了,后果难以预料。一旦包养,就是打开了走心的门,相处时间长了,难免个把有野心的女人把老头子的魂勾了,到时候,老房子失火救不得,谁知道老头子会做出什么事来?所以,必须把这些苗头掐灭在萌芽中,对于这些胆敢妄图登堂入室的女人,有一个灭一个,来两个灭一双!
  张三爷深以为然。
  于是,张三爷带着夏候惇,开着车扛着武器,日夜穿梭在大街小巷,不是去打婊,就是在去打婊的路上,把二驴子分布在全城各地大大小小的养婊基站端了个遍。
  每次去打婊,张三爷所有行头中必备的武器是一把不锈钢锅铲,一见到目标人物,二话不说上前扭住,放倒按住就铲脸,不把鸡蛋铲成土豆,茄子刨成丝瓜誓不罢休。
  是以本城小三外室圈中,盛传着神铲一姐的传说,只要听到这个名号,无不闻铲丧胆,见铲色变,望铲而逃。

2020-11-17 20:05:54, 18楼

  二驴子得知自己的养雀据点全被老婆铲平,金丝雀们都被薅了毛,撸成秃尾巴麻雀,大为震怒:妈的,这熊娘儿们真是蹬鼻子上脸,让她几分还让出毛病来了,居然敢在外面下老子的脸面!这事传出去,老子还要不要混了?不行,得教训一把这婆娘,让她放明白,这个家的钱是谁赚的!老子赚的钱,想给谁花给谁花,惹毛了老子,老子休了她!
  想罢,杀气腾腾扑回家,想给三爷一个严正警告。不料一进门,就看见三爷穿着一身利落的运动服,头发扎起来,拎着一副巨大的哑铃,正在做手臂运动。那粗壮胳膊上的肌肉,随着动作不断屈伸,蕴藏着勃勃生机和无限力量。二驴子看得肝儿直颤,一腔怒火一下子就化为青烟,消失了无痕。
  张三爷抬着下巴,目光炯炯的睨着二驴子,问:“怎么舍得回来了,有什么事么?”说着,手一松,哑铃重重落到地上,发出一声闷响,把坚硬的红木地板生生砸出一道痕,三爷看都没看地板一眼,只用意味深长,间或闪烁着杀机的眼神直直地看着二驴子。

2020-11-17 20:06:37, 19楼

  二驴子不寒而栗,瞬间就清醒了,上次被三爷揍得坐轮椅的情景又再现眼前,他真想狠狠扇自己一耳光,谁给他的自信和勇气,以为自己可以跟张三爷抗衡?是武力值能碾压三爷呢,还是道德上占上风?他毫不怀疑,如果他今天敢提休妻,三爷当下就敢丧偶!他甚至很可能没有机会见到明天的太阳升起。
  二驴子真是个好样的,能屈能伸,硬生生咽下一口口水,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牙齿瞬间开满脸蛋:“没事我就不能回来了么?老婆呀,好久没吃到你做的菜了,今天特意回来陪你吃饭,嘿嘿嘿~~~”
  既然二驴子识趣熄火,三爷也不必没事找事,穷寇莫追,也就坡下驴,进厨房做饭去了。
  此次家庭风波就此翻篇。金丝雀们挨打算白挨。

2020-11-17 20:09:45, 20楼

  接着,三爷和夏候惇两员武力值爆表的摧花女金刚,又再次杀去金丝雀窝做战后清理,那些二驴子还没来得及给买房,暂时住出租房的金丝雀,被大耳巴子搧着,洛阳神铲铲着,大脚踢出门赶滚蛋;二驴子给买了房的,也找了律师打官司要回来,三爷转手就写了女儿的名字,二驴子屁都不敢放一个。
  三爷心下门儿清,二驴子赚的钱,不可能都交给她,大头还握在二驴子手中,她只能尽量变着法儿从二驴子那里挖,能挖多少算多少,至于金丝雀们事后跟二驴子怎么掰扯,三爷就不操这份心了。

2020-11-18 11:02:42, 24楼

  打这事之后,二驴子彻底歇了包养金丝雀的心。何必呢,女人多了也烦人,伤神伤财的,金丝雀们争食儿掐起来时,他夹在中间也是焦头烂额,各种烦心,何况头上还压着三爷那个杀神,让他时时担惊受怕。算了,还是走走快餐路线,吃完就走,只浪不包。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里,二驴子和三爷间相安无事。
  可是老话说得好啊,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二驴子,终于被套路了。

2020-11-18 11:09:18, 25楼

  二驴子这个人吧,跟大多数有钱人不一样,对于子嗣这一块,并不是非常看重,他没有那种江山传万代的意识,人只活一世,几十年后都要尘归尘,土归土,活好自己这世就好,后世的事哪轮着他掌控呢,既然无法掌控,他又何苦操心?
  他喜欢过轻轻松松,无牵无绊的生活,孩子嘛,是太劳心伤神的生物,有一个就行了。所以,这么多年三爷只生了一个女儿,二驴子从来没有说过话。对夏候惇这个女儿,也很疼爱。当然他的爱只是表现在舍得在女儿身上花钱,夏候惇年纪轻轻,房子座驾都是顶级的,想要什么,只要张口,二驴子立马满足。但夏候惇的成长阶段,他是缺席的,对此他也很歉疚。
  因此,二驴子在外边玩归玩,一直也留意着不让那些女人怀孕,他可不想自己的人生变得太复杂。其实,外边那些女人,也不清楚他的家庭情况和心思,都想当然以为他这把年纪了,肯定有儿有女,也没考虑过要为他生猴子,只是想着暂时在他这根粗枝上靠靠,捞点好处就闪,谁耐烦一生跟只老猴儿牵扯在一起?所以,二驴子也是想多了 。
  但是,命里该有逃不掉,他被一个女人盯上了。

2020-11-18 11:12:41, 26楼

  此女,就叫她二狐狸吧。二狐狸是二驴子公司后勤部的经理,离异女人,没有孩子,四十出头,长得干巴瘦,毫无魅力。原先跟二驴子没有一丁点那方面的关系,二驴子要浪也看不上她。
  二狐狸颇有心计,从情爱角度说,她当然也看不上二驴子,但她看上了二驴子的钱。做为公司的老员工,她对二驴子的家庭状况有一定了解,知道二驴子只有一个女儿。她觉得,像二驴子这么有钱的人,怎么能甘心只有一个孩子呢?还是个女儿,这么几辈子花不完的钱,将来要留给谁啊?肯定是他老婆不能生!人总是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二狐狸越往这个方向想,就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2020-11-18 11:13:12, 27楼

  二狐狸这把年纪,想找个合适的人再嫁比较难了,再不生孩子的话也太晚了。她想着,总得生一个孩子做将来的倚靠,既然找不着合适的人结婚,那不如干脆就生二驴子的孩子好了。如果,她能怀上二驴子的孩子,是不是就能从那巨大的财产中分一杯羹呢?要是老天保祐,能生个男孩的话。。。。二狐狸一想到这里,就热血沸腾,激动得不能自抑。
  二狐狸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想到就立马着手去做。

2020-11-18 11:14:17, 28楼

  二驴子私生活乱,经常不回家住,在公司里也设了个套房,有时晚上会住在这套间里。二狐狸找了个晚上二驴子单独在公司的时间,找二驴子喝酒聊天。事先在酒中做了手脚,结果二驴子晕了两杯后,立马把二狐狸当成貂婵,二狐狸也哼哼唧唧的半推半就,成就好事。
  第二天二驴子酒醒,一看到身边的二狐狸,吓了一跳。还没等他说啥,二狐狸赶紧安抚,说昨晚大家都喝多了,酒后失态,都是成年人,这也不算啥大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就好了。
  二驴子开始几天还觉得心里不得劲儿,怎么就能酒后乱性,啃了窝边草呢,还是根狗尾巴草。后来见二狐狸神情言语间一派淡然,跟从未发生过那事一样,也渐渐把这事抛在脑后了。

2020-11-18 11:15:58, 29楼

  不久,二狐狸发现自己真的怀孕了,不由内心狂喜,她这样的年纪了,居然能一次怀上,看来老天都在帮她啊。二狐狸想得周到,提醒自己千万得沉住气,这个时候还不能声张自己怀孕的事,现在还没显怀,不能给二驴子最直观的震撼感觉,再说三爷那神铲一姐的名头赫赫有名,小三们闻之无不色变,要是风声传到她那里,她绝对会打上门来,把自己连鸡带蛋一块灭了,那一切全玩完。
  二狐狸找了个借口,打报告要调到分公司去,要暂时避开这里的人与事。二驴子不疑有他,大笔一挥痛快批了,二狐狸就此消失在他视野里。

2020-11-18 11:31:24, 30楼

  半年后,二狐狸挺着肚子,出现在二驴子眼前,宣布自己肚子里的,是二驴子的骨肉,而且,是个男孩!二狐狸说,她跟前夫结婚多年,也没怀孕,没想到只跟二驴子有过那么一次,就怀上了,说明这是老天赐给的缘分,所以她想来想去还是留下了这个孩子。
  二驴子惊呆了,做梦也没想到,二狐狸会来这么一手!
  二驴子凌乱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以前虽然并不特别看重儿子啥的,那是他没有,现在突然有一个女人对他说,肚子里装着他的儿子,他还是挺震撼的。再说,就算他让二狐狸去打胎,二狐狸也不可能答应,这么看来,不管他是什么想法,这个孩子都是要出生的。
  可是,这事太大了,指定瞒不过三爷!一想到三爷那张张飞脸和醋钵大的拳头,二驴子就发抖。

2020-11-18 11:33:25, 31楼

  于是,二驴子跑到父母家,向父母讨主意。
  二驴子本人不太看重儿子问题,可驴爹驴妈是看重的。二驴子离家十年,儿媳妇一个人既要上班,又要拨拉孩子,驴爹驴妈身体都不算好,帮不上媳妇的忙,还三天两头生病住院,全靠着三爷,整天像个陀螺忙进忙出照顾伺候着,有点好吃的,三爷都舍不得吃,全省下给女儿和两个老人。人心都是肉长的,驴爹驴妈打心里感激这个媳妇,因为计划生育政策,三爷只生了一个女儿,后来有钱了,两老建议交罚款再生一个,但二驴子和三爷年纪都不轻了,不想再折腾生养孩子,这事说着说着就过了。没有孙子,老两口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有点遗憾的。

2020-11-18 11:37:35, 32楼

  这下听说有孙子了,驴爹驴妈很兴奋。说既然有了就生下来,如果媳妇不能接受,那孩子就放我们这里,媳妇眼不见心不会烦。外面那女人无非也是想要钱,到时她要多少,给她就好。
  二驴子一想这样也行得通,到时孩子生下来,有两老的挡在前头,三爷也不能真打死他,再拿钱把二狐狸打发了,时间久了,三爷的火气总会熄灭,到时就没事了。

2020-11-18 11:38:18, 33楼

  二驴子就跟二狐狸说了他父母的意思,就算是花钱,请二狐狸帮他生这个孩子,将来在银钱上,绝对亏待不了二狐狸。二狐狸但笑不语,不置可否,二驴子想当然的以为她答应了。
  为了防止风声传到三爷耳里,二驴子当机立断,把二狐狸送到广东,弄了房子找了保姆,请那边的朋友帮着照顾着,让二狐狸就在那边安心养胎生孩子。
  几个月后,二狐狸在广东生下个男婴,取名夏候渊。二驴子看到儿子,倒也欢天喜地,立马坐下跟二狐狸谈价钱问题。

2020-11-18 11:43:47, 34楼

  二狐狸何等城府,听二驴子跟她谈遣散费,心头暗哂:她处心积虑怀上二驴子的孩子,可不是为了当代孕的,她又不是雷锋。她要把这孩子当成饵,钓驴家的财产,岂肯轻易放手。一笔钱数额再大,也有花没的时候,可只要儿子在手,钱就能源源不断,一生享用不尽。是要金蛋,还是要会生金蛋的鸡,这笔生意蠢猪都晓得做。
  于是她幽幽长叹一声,声情并茂的说,你误会了,我不是为了钱才生这孩子,我四十多了,老天才赐给我这个儿子,让我当上母亲。这孩子就是我的肉我的命,我死也不能跟他分开,一定要亲手把他养大,如果你不认他也没关系,我可以一个人养。

2020-11-18 13:40:54, 35楼

  二驴子是商场上摸爬滚打过来的,也有一副玲珑七窍心,闻弦歌而知雅意,哪有不明白二狐狸的意思,瞬间就明白自己入坑,被这个女人套路了。这个女人,怕是难甩脱了!
  二驴子是个豁达之人,既然自己阴沟里翻船,被雁儿打眼了,他也干脆认头,废话也不必多说,罢,就当买一送二,无非是养这女人一辈子。
  于是,二狐狸抱着孩子跟着二驴子回来。二驴子给买了大房子和车安置母子俩,请了保姆,每月给二狐狸打一笔钱,二狐狸也不上班了,安心在家吃儿子。
  这次,二驴子的保密措施做得非常到位,连最好的发小,都不知道他有了个儿子。二驴子就是怕风声传到三爷那里,这事无法收场,就想着能拖一时算一时,如果侥幸能瞒一辈子更好。
  也确实瞒住了,这些时日,二驴子都没养金丝雀,三爷也就放松了警惕,不再盯着他,是以,二驴子养私生子这事,硬是瞒了两年。

2020-11-18 13:42:01, 36楼

  二驴子原想着养着那母子二人,等儿子长大就好了。
  但他没料到,二狐狸这人,实在是太贪心了,整天变着花样跟他要钱,自己花二驴子的不算,还要往娘家扒,短短两年间,二狐狸就给自己划拉了两套房两间铺面,给父母哥哥各买了一套房,给姐姐买了个铺面。开始二驴子在这方面没太留意,后来发现即使他给二狐狸再多的钱,她都喊不够,二狐狸就是在外面吃餐饭,买件衣服,也不肯自己付账,非要叫他发红包过来支付。
  任是二驴子再大方,心里也不舒服了。他自认给那母子俩的,已经非常多了,虽然他给得起,但也得他给得甘心给得情愿啊,二狐狸这个不知魇足的贪婪嘴脸,实在让人鄙弃。二驴子厌烦得很,就限制了二狐狸的花销,每月就固定给一笔,包括了所有,不再额外帮二狐狸付各种乱七八糟的帐目。

2020-11-18 13:43:12, 37楼

  二狐狸不知趣,完全不知自己已惹烦了二驴子,仍然三天两头变着花样开口要钱。二驴子装聋作哑,她就跑到二驴子公司纠缠不休。二驴子不满足她,她就赖着不走,以老板夫人自居,缠着公司里的员工陪她打牌打麻将,员工们知道她是老板的外室,不敢赢她,故意输钱给她,二狐狸尝到甜头,连这点小钱都不放过,不停往二驴子公司跑。
  树大招风,二狐狸出来晃悠的次数一多,风声就传到三爷那里了。
  三爷和夏候惇火速撒出人马调查,很快,二狐狸的照片,家庭背景,现居地址,及夏候渊的照片,就摆在夏候惇的办公桌上。
  三爷如遭电击,万万想不到啊,二驴子不声不响搞了票大的!三爷肺都快要气炸了,要是不干点什么,她简直不叫张三爷!
  洛阳神铲一出,天下莫敢争锋!

2020-11-18 13:45:08, 38楼

  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三爷和夏候惇把二狐狸堵在了车库里。二狐狸一下车,旁边就出现一双神秘的巨灵神掌,一把把她薅到角落里。夏候惇把她扔到地上,两员彪形女战士铁塔般站在她眼前。
  三爷一打量二狐狸,瘦得像根干藤,脸不用铲也像土豆。哟西,不必费劲儿出动神铲了。
  两员女将联手,把二狐狸一番臭揍,直把她一根干巴藤条,扭得像麻花,拧得像螺旋草,然后捋直了,再重复N遍上述操作,直把二狐狸薅毛捋皮,拆肉剔骨,求生无望,求死不得。
  三爷一鼓作气,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二驴子裹挟回家,满清十大酷刑一块上,直把二驴子削得五官移位,灵魂出窍,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事后,二驴子头上包着块布,如个月子婆般睡在床上哼哼了好几日。

2020-11-18 13:47:35, 39楼

  三爷是个有底线的人,对于二驴子搞出私生子这事,她自然是恨得出血,但除了狠削一把二驴子和二狐狸,对于那孩子,她还是不忍做文章。所以,对二驴子和二狐狸打过骂过后,她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暂时罢手。
  当然,她可以离婚,但是,三爷没考虑过离婚。这个婚姻走到这步,已经可以完全剔除感情了,现在的状况,谁谈感情谁死。既然不谈感情,那就谈谈利益。
  二驴子很有钱,三爷知道,但具体有多少,三爷不清楚。如果离婚,二驴子只把明面上的财产分给她一半,三爷如何能甘心呢?这么多年,她一个人撑着一个家,上扶老的,下养小的,开始几年二驴子没赚到钱时,她还得出去做兼职贴补家用。风里来雨里去,累个贼死。现在苦尽甘来,她没道理把这一切拱手让人,让二狐狸来坐享其成。苦自己吃了,甜让别人享了,三爷可没有这种高风亮节。除非,二驴子能真的把一半家产分给她,她才会考虑离婚。现在,就先耗着吧,走一步看一步!

2020-11-18 14:07:59, 40楼

  没人看么?

2020-11-18 14:56:42, 44楼

  没成想,三爷这边暂时收兵了,二狐狸那边又出妖娥子了。
  二狐狸以前素闻三爷威名,没敢动过取代之心,只想着等儿子大了争一份家产。但是,这两年她的想法慢慢变了,拥有的钱越多,就越勾起她的贪婪之心,原来只想着让儿子分一杯羹,现在她想要全部。她觉得,自己有儿子,难道不比三爷生的那个丫头片子值钱?儿子可是传香火的人啊。二狐狸生出野心了,只是一直没找到特别合适的时机向二驴子提。
  现在,事情已然败露,三爷已经知道了,既然大家已经明牌,索性借这个机会逼宫!她手里有儿子,自觉筹码足够大。
  于是,她跟二驴子说,既然你老婆已经知道了,也不必再遮遮掩掩了,那你干脆离婚吧,咱儿子这么小,我可不能让他顶着个私生子的名头活着。

2020-11-18 15:04:55, 45楼

  驴爷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听岔了,二狐狸脑子是被虫子嗑了不成?她莫不是以为自己是天仙呐?居然敢让他离婚娶她!要不是看在儿子份上,他早就把这女人踢出去了好吗。三爷不揍他的时候,比这个又奸又滑又贪心的二狐狸好千倍万倍好吗,她当初设计他的那笔账,他还牢记着呢,这个女人哪来的自信想做他的正室?
  驴爷一口回绝。二狐狸实不甘心,她娘家人也在背后撺掇配合着跟驴爷她闹,二狐狸一套套唱念做打开始表演起来。她把儿子藏到娘家,不让驴爷看,还跑到驴爷公司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指控驴爷不是人,骗她生下儿子,又不给名分云云,驴爷气得眼发花:特么的三爷的神铲放在哪儿?他都想铲死这娘们!驴爷没有神铲,直接两巴掌甩过去,二狐狸嚎叫着挠驴爷,两人就在公司里扭打起来,各种乌烟瘴气。

2020-11-18 15:06:09, 46楼

  驴爷虽然没敢跟三爷提离婚,但二狐狸这么在公司闹,消息自然传到三爷那里。
  三爷一听二狐狸居然敢觊觎她的位置,拍案而起:她娘的,上次还是手太软,没给那根干丝瓜收拾够,早知道她这么欠削,当初就该把她扭成丝瓜瓤子洗碗刷锅!三爷当即顶盔贯甲,就要杀上门给二狐狸来个二次伤害。
  夏候惇拦住母亲,如此这般一番家面授机宜,三爷暂且咽下这口气,只给驴爷放话说:你叫那娘们死了那条心,我张三爷这辈子,只丧偶,不离婚!

2020-11-18 15:08:23, 47楼

  要说起来,三爷和二狐狸都是厉害人儿,都会放泼。但两人放泼的路数不同,二狐狸走传统婉约路线,一哭二闹三上吊,具体来说就是一边哭,一边闹,整日整夜不睡觉,腰里别着老鼠药,三天两头卧轨道,看见阳台往下跳,抓根绳子就上吊。
  三爷则走的是刚猛路线,不耐烦那些弯弯绕,一上来就直接拿着二驴子猛捶狠削,一顿不行,那就两顿!总之不达目的,狠削不止。
  二狐狸寻死觅活,驴爷不在乎,爱死死去!可是要命的是,二狐狸威胁要带着儿子一块去吃药卧轨跳楼上吊,驴爷害怕了。他见过二狐狸发起疯来不管不顾的样子,有一次二狐狸甚至当着他的面用打火机点着了沙发巾,而且他很久没见到儿子了。
  驴爷绝望的发现,自己面临着一个两难的抉择:他要依了二狐狸,三爷要他的命;他要从了三爷,二狐狸要儿子的命。一头是自己的命,一头是儿子的命,该如何取舍?
  驴爷在这两方炮火夹击下,心力交瘁,肉体破碎,活活被折腾掉半条命。

2020-11-18 15:18:47, 49楼

  就在他焦头烂额之际,三爷来了。而且,这次三爷不是来收拾他的,而是给他指了一条明路。
  三爷说,这阵子我仔细考虑过了,两口子过成这样也实在没意思,我愿意离婚。但是,我要一半财产,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如果你不答应,那我收回离婚的话,咱们就都干耗着。
  驴爷当然明白三爷的意思,她是要自己把所有财产拿出来分割。

2020-11-18 15:24:12, 50楼

  驴爷思前想后,这么多年来,三爷做为一个妻子,为他撑着家,照顾父母,抚养女儿,他才能放开手脚在外开疆辟土,挣来偌大家业。说起来在夫妻情份上,也只有他对不起三爷,没有三爷对不起他的。无论从情法理哪方来看,三爷都有足够的资格拿一半财产。更何况,他还可以继续挣钱。
  驴爷总算有点良心,答应了三爷的条件。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可以痛恨你的对手,但你必须尊重对手。虽然眼下驴爷跟三爷的立场处于对立面,但两人毕竟结发多年,驴爷自认还是了解三爷的,三爷虽是一介女流,却也是个一言九鼎的女中豪杰。所以驴爷不疑有他,说好了就做,着手清点财产,把该给三爷的那份固定资产过户到三爷名下,该给的钱转入三爷账户。
  当然,他肯定还是藏着私的,但拿出来给三爷的,已经比原来多得多,足够让三爷满意了。

2020-11-18 15:25:08, 51楼

  各项琐事办完,驴爷拿着离婚协议书来让三爷签字。
  三爷抬眼瞅了一眼,问:“这是啥玩意儿?“
  驴爷小心翼翼的说:“这是离婚协议书呀,答应你的我已经做到了,现在你在上面签一个字,这事就算完了。“
  不料三爷翻了个白眼,一掌击在红木桌面上,说:“谁跟你说我要离婚的?我五十多的人了,这把年纪了吃饱了撑的,给你当下堂妇?你做什么梦呢?“说着,拿起离婚协议书撕了个粉碎。
  驴爷目瞪口呆:想不到浓眉大眼的三爷,居然也跟他玩起了诡道?!他纯洁的三观啊,被无情崩碎!驴爷抬起鹌鹑小爪儿,颤巍巍的指着三爷,半响挤不出一个字。
  三爷抬着下巴翻他一眼,如一艘航空母舰,施施然驶出了屋子。
  身后,驴爷的鹌鹑爪儿依然停在半空抖啊抖,一阵气急攻心,嗓子眼中的甜腥味儿涌进涌出,咕咚一声栽倒在地,嘴边直冒白沫子。

2020-11-18 17:09:38, 54楼

  驴爷这边吃了瘪,二狐狸那边还不肯善罢甘休,她裹挟着儿子,又发起了一轮接一轮的凌厉进攻。
  驴爷脑中最后一根弦断了!他握紧鹌鹑爪子,小蚕豆拳头狠狠砸到桌上:”去你个老姐子的!老子不奉陪了!爱咋咋的,不是拿儿子来威胁老子么?老子就再生个儿子,看你还能威胁谁!“
  驴爷动了真火,咧开大嘴,满口板牙瞬间霸屏,每一颗都闪着寒芒,仿佛淬了毒液的暗器,随时飞出来夺命于无形!二狐狸被吓得立马就哑了炮。

2020-11-18 17:12:04, 55楼

  驴爷这人吧,是个难得的精明之人。要是他不精明,也不可能赚来如此巨额的身家。但是,一遇到女人方面的问题,他立马就会往脑残方向呈几何级裂变。
  他对着二狐狸摞下狠话后,说到做到,鹌鹑爪子一挥,又发展了个下线,三蹦子。
  三蹦子来自某省农村,家里穷,小小年纪就出来打工,在这个城市漂了十来年了,遇到驴爷时,正在一家茶馆里做服务员。接触过几次后,驴爷看上了她的温顺,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跟她做交易:她给驴爷生个孩子,驴爷给她钱。
  三蹦子答应了,她家里太穷了,两个弟弟等着娶老婆,家里要盖新房,极需要钱。于是,在驴爷出了钱给她家盖了两栋小楼后,三蹦子正式成为驴爷的又一外室。
  一年后,三蹦子生了个女儿。

2020-11-18 17:23:03, 56楼

  三爷自从拿到可观的财产后,心定了,心思便 不放在驴爷身上,再说,这段时间夏候惇结婚了,很快有了身孕,三爷忙着照顾女儿,更懒得管驴爷的破事。所以,听到驴爷又养了外室生了个孩子,三爷眼皮都不带夹一下。
  倒是二狐狸,几番打上三蹦子的门大闹,驴爷老实不客气的把她狠狠收拾了几次,二狐狸熄火了。虽然三蹦子生的只是一个女孩,但驴爷这番举动,足以让二狐狸明白一个现实,只要驴爷愿意,可以随便,随时找人给他生娃,想拿着儿子要挟他予取予求,那是做梦。二狐狸自此消停了,再也不敢兴风作浪,夹着尾巴老实带着儿子过日子。

2020-11-18 17:25:22, 57楼

  其实,在三蹦子怀孕的时候,驴爷就后悔了,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事情就走到了这一步,他并没有想要孩子,怎么就突然多了两个孩子呢?驴爷决定到此罢手。
  至此,驴爷有了三个老婆,三个家,三个孩子,可是,哪个女人都跟他隔着心,三爷跟他的结发之情,早被他磨没了;二狐狸一肚子坏水儿,他看着就心烦;三蹦子跟他,纯属买卖关系。三个家,他哪个也呆不长,三爷这边不爱理他,二狐狸那里除了去看儿子,他都不愿意上门,三蹦子这里,女儿小,整天哭闹,驴爷新鲜两天,就嫌闹心,也不爱去了。所以到了儿,驴爷大部分时间还是一个人住。

2020-11-18 17:26:12, 58楼

  过了两年,三蹦子说要回老家生活,驴爷没留。三蹦子要把女儿带走,驴爷也同意了,反正两地离得也不算远。他把三蹦子送回去,在三蹦子老家所在的省会城市买了套学区房让三蹦子和女儿住,又给三蹦子买了个旺铺,三蹦子想拿来收租或自己做点生意玩儿都可以,然后仍然每月给一笔生活费。
  驴爷跟三蹦子说好,如果她不再嫁人,安心带着女儿,他就每月给生活费,如果她要嫁人,就把女儿还给他,他怕女儿受欺负。驴爷每隔几个月,会去看看女儿。

2020-11-18 17:26:45, 59楼

  转眼又是十多年过去,夏候渊成年了,驴爷也成了名符其实的驴爷。
  驴爷从来都不一个只重男丁的人,很早以前他就发现长女夏候惇是一个难得的商界奇才,眼光狠辣,头脑灵活,思维缜密,做起生意来长袖善舞,滴水不漏,杀伐决断绝不拖泥带水,驴爷遂潜心教导,把自己征战商场多年的经验,总结的技巧,积累的人脉悉数相传。到后来,甚至把自己手中大多数生意都交给了夏候惇,视她为自己的接班人。当然,驴爷也一直都知道,当初三爷设计他的一半身家,也是夏候惇的手笔。
  夏候渊是个典型的书呆子,性格木讷不善机变,只会埋头读书,对于经商一窍不通,算帐都费劲。等他大学毕业,驴爷找关系把他弄进电力局,让他端一份稳定的饭碗,驴爷觉得这是他最好的路,平稳一生就好。
  而二狐狸,算计一生,却人算不如天算,在夏候渊十九岁时,患上绝症,迅速翘辫子了。没有了这个搅事精,从另外一个角度说,避免了将来的很多麻烦。

2020-11-18 21:47:20, 62楼

  65岁那年,驴爷把全部生意交给夏候惇,并立好了遗嘱。除了给自己留足养老的钱,给夏候渊和小女儿留下足以保证他们衣食丰足的资产,其余的全由三爷和夏候惇继承。办完这一切,驴爷宣布自己全面退休,享受晚年生活。
  驴爷退休后,在风景最好的大公园旁边给自己买了一套房,平时请了钟点工来打扫卫生兼做饭。些年,这两姐弟关系处得还可以,两人对驴命挺孝顺,经常会过来看驴爷,夏候渊比较细心,每星期会来给驴
  你们以为驴爷的晚年生活跟别的老人一样,要么含饴弄孙,要么养花弄草,要么广场公园蹦嚓嚓,要么游山玩水么?NONONO,前两项跟驴爷绝缘,后两项嘛,驴爷可玩出花儿来。
  驴爷一生风流,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四十不浪五十浪,六十正在浪尖上。这时的驴爷,正正儿在浪尖儿上。
  驴爷年轻时,啃花骨朵,啃盛开的花朵儿,现在老了,身子骨快趴窝了,花朵儿没啥机会啃了,改啃花萼了,反正一生都在啃。

2020-11-18 21:48:26, 63楼

  驴爷退休后,在风景最好的大公园旁边给自己买了一套房,正好夏候惇和夏候渊的住处也离这儿不远。夏候惇重情义,夏候渊是个老实的,没有他妈二狐狸那满肚子花花肠子,所以这些年来,两姐弟相处得还不错。俩姐弟对驴爷很孝顺,他们给驴爷找了个住家保姆,照顾驴爷的日常生活。两姐弟每星期会来看驴爷,陪他吃吃饭,喝喝小酒。
  结果有一天,夏候渊一早来驴爷家,进门就看到驴爷屁颠颠地在厨房里忙活着做早餐,那个保姆,一个中年妇女正坐在房里床上。
  知父莫若子啊,夏候渊一看这情形,两人这革命友谊,明显超越了主仆界线啊,不用问,指定是老爹老毛病又犯了,把保姆发展上床了。夏候渊拿眼瞪驴爷,驴爷涎着老脸冲着儿子笑。
  夏候渊和夏候惇一商量,老爹这样捞到篮里都是菜不行啊,万一那保姆家里人上门问罪,麻烦可不小。于是两人把保姆打发了,联系家政公司,让他们每天派钟点工上门给驴爷打扫卫生,做饭,尽量派男的来。

2020-11-18 21:51:06, 64楼

  驴爷平时没事就喜欢泡在公园里,跟一帮子退休老太太跳舞。驴爷会泡啊,自从跳上了舞,就三天两头跟各式老太太们绯闻不断,成为公园里退休人士中的名人。一说起驴爷,那些老头老太就满脸的意味深长。驴爷可不管那些,该怎么浪还怎么浪,今天送围巾,明天送香水,后儿送手链的,各种彩虹屁时刻挂嘴边,把一众老太太们牢牢拢在身旁,今天带这个去吃饭泡温泉,明儿带那个去旅游,各种嗨皮。
  驴爷就这样,永远活在桃红色调里。现在,驴爷大概已近70了,仍然孜孜不倦地活跃在把妹泡妞的路上,各种黄昏绝恋,夕阳生死恋的传闻此起彼伏,层出不穷。

2020-11-18 21:52:16, 65楼

  纵观驴爷一生的命运走向,他活得恣意,活得豁达,不按常理出牌,从不过于执着,对金钱对儿女都是如此;玩过鹰,也被雁啄过眼,无论是何结果,他都坦然接受,拿得起,也放得下。所以,他大概率会实现大多数男人的终极梦想:醒掌天下财,醉卧美人膝,老来死于马上风。
  在八卦结束的时候,顺便说一句,祝驴爷他老人家健康长寿吧,哈哈。
点击数32,顶贴数11,本页字数14879,总字数14879 娱乐八卦,玫瑰柠檬蔷薇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