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JVPark_『160825原创』手掌心(长篇 古风向)

2016-08-25 21:44, 1楼

主正泰,古风慢热,HE/BE不定(๑´罒`๑)

2016-08-25 22:07, 4楼

二楼💖
必定有一腿的两只镇楼。

©logo



2016-08-25 22:07, 5楼


喜欢果儿和泰泰有些时间了,
不管是舞台上发糖,或私下合照的暗暗戳,
最喜欢的还是他们努力在舞台上,为梦想唱出的每首歌,每段舞。

希望在他们在美丽的年华里,付出的每分努力,流下的每颗汗水都有意义。


~关于文的大小事~

反覆的聽著手掌心,故事就这么的浮出了。
希望能为我喜欢的西皮留下一段故事。

古风一直很喜欢所以试着挑战了!

内容慢热,正剧走向。
喜欢这篇手掌心的话,就请多支持鼓励,没意外最近都能勤快的日更!


最后,谢谢喜欢正泰的每位亲故!

2016-08-25 22:20, 8楼

首发字数:3743

2016-08-26 22:22, 12楼

虽然没人,但我还是想对空气说个话(°👄°💧)


关於阿珍的角色,应该让RM哥来的才对齁



啊!!!

你自己看图体会去,好咩!
©logo

2016-08-27 21:15, 21楼

寂寥无人的时光下,
也可以体会一个人默默静心的美好。
我不是装逼,只是对水帖无感。

我不是很爱读书的人,可我喜欢那些有灵魂的词语、文章或诗句。


來一枚

~临江仙~

丁香尤结余怨,芭蕉不展愁浓。

小楼昨夜落花惊。
枕风风不定,听雨敲帘栊。

伤春几多桃李,悲秋一段梧桐。
泠泠清梦与谁同?

心思方百转,滴漏己三更。


带还要过三章後才能出场的,他,say good night

©logo


2016-08-28 12:35, 26楼

=

吃过了晚饭,金硕珍把玩困了的可儿抱上床,小心地替她掖好被角,带上门。


然后走向金泰亨的房,轻地打开门,不意外地看到金泰亨正躺在床上,盯着屋顶出了神。



“泰亨,你和星材怎了?他今天下午气呼呼的跑来说要和你绝交。”


“绝交就绝交,谁希罕他呀!”,金泰亨猛地坐了起来,还对空挥着拳头。


一张蛋脸儿带着怒气,红扑扑的连低沉的声线都糊得软呼呼地。

“我还懒得和他那等屠夫为伍!”


“屠夫…呵!”,金硕珍用袍袖挡住半边面孔,只露出两只眼睛好笑地看着金泰亨。


“怎给星材起这么个名号?”


金泰亨一把拉住金硕珍的衣裳,“珍哥,那屠夫和我说他要去参军!”

“啊!”金硕珍也是吃了一惊。


“他说他要扶佐一方的君主,一统天下,这样大伙儿才能有太平日子过。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天下合一,谈何容易,那要死多少人,流尽多少血!我想劝,可劝不住,他一心要扬名立万,所以才..才…”


金泰亨焦急地看着金硕珍,他最信赖的就是金硕珍了,他想听听对方的意见。


“原来啊!”,金硕珍明白了,他叹了口气。


为了在乱世中挣扎生活的孩子感到痛心,才多大的年纪,竟开始考虑战争和天下了。


“星材的先祖曾是罗宛国的名将,勇不可挡。可惜…罗宛被顃凰国吞并时,他战死沙场,陆家逃亡到乌松国….”


“他有这样的念头应该和家底有关,毕竟是将门之后,泰亨在担心他吗?”

“谁担心那屠夫了,我担心的是无辜的人。”


“呵呵!泰泰,别把自己说得像神佛一样,天下百姓,不是你和我能够担负得起的。”


“硕珍哥”,金泰亨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开口。

“陆屠夫说,男子汉大应该要创建一番功业。”


“那又怎样?”


“我想,你这一身本领如果报效哪一方的王,何愁…”,看到金硕珍突然锐利起来的目光,金泰亨有些心虚。


“哥不是曾说过,天下合,只能通过战争换来吗?哥…你,熟通兵法,又观知天下世事,难道从未想过参军,尽一己之力吗?”


“泰亨啊!”,金硕珍轻轻地抚摸着金泰亨的发顶。


“怎么突然这么说,你不是厌恶战争,反对星材的志愿吗?”


“我当然不是真要珍哥你去打仗,只是想明白既然你同意他的论点,又学了一身旁人无法企及的本领,为什么没有和他一样的念头呢?”



“这一身本领…”,金硕珍看起来有些惆怅,


“那些本事并非我所意愿,是被人逼着学的。我不想参与争战,所以才蜇居于此。”


金泰亨静静地听他说,这还是金硕珍第一次说起他隐居的原由。


“泰泰,我现在不是也逼着你在学吗?”,金硕珍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也有了一身本领,你又该如何呢?”


闻听此言,金泰亨不由自主地抓住胸前的链子,那是父母唯一留给他的遗物。


十年来,他一紧张就会不自主地握着它。


金泰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想报仇,却不想伤人,矛盾的想法一直纠缠着他,今天更是。


“泰亨啊,不知传授你这些本领,到底是幸还是不幸?”,金硕珍突然喃了一句后长叹。


“夜深了,还是睡吧,别多想了。”,金硕珍替金泰亨关上房门,转身间,目光瞬即由温和变成犀利。


‘泰亨!不对…是韩成啊!’


从我救起你的第一天,就知道你是朝麒王室的后人,你颈间的墨玉上刻的是朝麒的王徽。



所以,我才决定好好栽培你,助你成材。


不过….
我并不是在为你打算,你知道吗,我在一步步把你推向深渊!



这是你和他的命运,你必须要走的路。


我虽然参与了这棋局,却也只是其中一枚,随时可以反噬或被舍弃的棋子啊!


让你习得的一身兵法和谋策,只是让你成为一把双刃剑,可以斩灭敌人,却也会伤及你本身。


泰亨啊!
当你明白的那时,会怪我、恨我的吧!


这一夜里,原本凉徐的夜风,沁入了沉重的空压。


晚风阵阵吹拂…
拂起了伫立于小窗旁,金硕珍鬓边松落的发丝。


纷飞的发,在月光的映照下,发梢末竟泛出一抹…

深深的,紫。


~封~

**阿珍哥哥的戏份,好像要好久好久之后了啊!

但是我喜欢辣么多的“他”即将来上场了,开心到要笔芯大放送了,哈~哈~哈~~~~

2016-08-29 22:38, 42楼

来个人告诉我,闵……闵爷有木有帅得糊你满脸啊💖(ू.ω.ू❁)**


2016-08-30 22:01, 46楼

【七】

===

看见士兵们离去后,老老少少们纷纷围了上来,用钦佩的目光注视着金泰亨。


只见,金泰亨蹲下身子靠近老者关心地询问,“老人家,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喝些水?”


老人感激地握住金泰亨的手,“小哥,我知道你….你是金大夫,对吧?”


金泰亨咧开四方嘴,笑着点头,他们一家对外都跟着金硕珍姓。


金硕珍,金泰亨,金可儿。
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彼此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在世上他们是最重要的亲人。


“小哥恐怕不记得我了,但我忘不了三年前你和珍大夫,冒着大雪,赶了数十几几里的山路到我们村庄抢救一名孕妇”


“小哥和珍大夫都是好人啊!我这老头子就是肝脑涂地,也会报答小哥的救命之恩啊!”老人边说越发激动、老泪纵横。


“老爷爷,您不必如此,医者本就需行仁术,这是我应该做的。”,金泰亨连忙制止老者欲行礼下跪的身子。


“不过我有一事,想向老爷爷和各位打听。祁龙军屠村之后,我和我大哥失散了,听说他也被士兵抓住了,不知在场可有人知晓我大哥的下落?”


围绕在场的人们听了,交头接耳的议论,半晌过,却纷纷摇头,看来是没人知道金硕珍的情况。


金泰亨皱着眉,他其实也没抱多大的希望,可心中还是仍不免了失望。


老人看他难过黯淡的表情,连忙安慰他,“珍大夫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没事的,你们一家一定会团圆的。”


金泰亨知道老人是好意的关心,强打起精神冲老人笑着,算是表达感谢。


哪知老人家却突然细细打量着自己来了,直看得金泰亨心里发毛、手脚无措。


刚要开口问,手却被老人家握住。


“小哥啊,有些事虽然说出来难堪,但我…我..也..不得不提醒你…”,老人家说到话尾时,竟吱唔地越发小声。


“我也曾从军过…这军….这军营里别说是女人,就是只母蚊子都瞧不见的…”


“所以,就常有…那个啊…男人…和男人之间…欵..”


“总之..小哥你…要当心点!”


听道最后一句话时,金泰亨的脸腾地红了起来,他是听懂了老人家隐诲下的提点告诫了。


自己虽年纪不大,但好歹也是名大夫,当然懂得老人家说的那些个‘事情’。

让他尴尬的是,老爷爷和他说这些做什么?


“我看这祁龙军队是有些规矩,也没看见他们欺负咱们的这些妻小妇孺”


“不过…小哥你…我看你….长得堪比女孩家们精致,不得不提点你要多保护自己一些啊!”



老爷爷的声音是不大,但还被周围的几个人听见了,有人掩嘴看着自己而笑后,金泰亨越发窘迫,正想着如何忽悠这话题时,老人家却不依不饶地继续说。


“我教你一个法子…”,接着老人凑到金泰亨的耳边,小声嘀咕。


金泰亨本是不想听的,后来却边听边点头,眼睛突然一亮。


=

2016-08-31 18:54, 53楼

冏果今晚11:00就要生日了啦!!

兴奋中~~~

想在11:00整,恭迎田总上线,但我撑一住,所以等等就,粗更Ψ(`∀´)Ψ🌸🌸🌸🌸🌸

🍬 ❤ 🍰 ❤ 🎂 ❤ 🌸 ❤

2016-08-31 22:05, 56楼

对齁,上肉


妥妥的正泰鲜肉,湿森,光溜溜的果体诱惑


喷肉和擦我屏的人是…小菊花


.。.:*♡✿ฺ.。.:*♡✿ฺ.。.:*♡✿ฺ.。.:*♡✿ฺ.。.:*♡✿ฺ.。.:*♡✿ฺ.。.:*♡✿ฺ

©logo



点击数150,顶贴数21,本页字数7612,总字数206933 正太cp吧,雨流苿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