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

2017-08-12 14:00, 32楼

优雅如她


2017-08-12 16:13, 33楼

凤凰山上雨初晴,水风清,晚霞明,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何处飞来双白鹭,如有意,慕娉婷。
2010年3月底,难得梦一般万里无云的蓝天,我们从学校出发,去小南湖春游,这是小学以来的唯一一次。老师陪着我们坐在还未长出纤草的土地上,望着蓝天,放飞的风筝,如同飞向天空的梦想。思绪绞合这风筝线引向天地。十里一色杏花,泠泠水声鹊吱喳。同学们在老师周围飞奔着,游戏着,多少年没有看到这样的情景,多少年后才能看到这样的情景。
凑到唐越身边,她正仰头看着一树桃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所以她的美是强悍的,有别于杏花的柔弱。枝干亦结实粗壮,反衬桃花的美艳妖娆。这样活泼的有生命力的美,真是难怪胡兰成感慨说桃花难画。”唐越见我来解释说。
“可是我看你画的桃花笺就很好啊”
“哈哈.....这话可千万别在其他人面前说啊。怎么,找我干嘛?”
“.....上周末你怎么没在学校”
“去看长生殿了”
“昆曲?”
“嗯。”
“我还是小时候陪我奶奶看过一场,好像是这样唱「噯莽天涯,誰吊梨花榭。再無人過荒涼野」。那时我还听不懂,奶奶说是借离合写兴亡,自古至今,红颜总是悲凄.....后来就不爱跟她去看了”
“看《长生殿》得比《桃花扇》喜欢的多,至少感受到了唐明皇的情深意重与可爱。”
“哎?”
“再大一点就懂得了唐明皇对杨贵妃那种爱『既不耐看桃花,朕和你西宫闲话去』深沉又宠溺,甜炸!”
“是这样么,那我也去看看”
“还是别了,戏中的柳梦梅,唐明皇见多了,如何在现实中心动。”
“.........”
“哈哈哈....你周末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想借你的《万历十五年》再看看,图书馆的那本被借走了,想起来你应该有。”
“嗯,有,晚上来我拿给你,怎么突然想看它了?”
“我看了《绍兴十二年》『紹興十二年,彷彿無大事。但史官記敘不得停,所敘者不過是皇家宮闈。於是我們讀到了高宗皇帝對於禮儀的重視,殿試禮儀、節慶禮儀、封王禮儀,還有日常生活中各種瑣事規矩…』读起來很像黃仁宇的万历十五年,连开篇都像,所以我想比较一下他们的写作手法。”
“这本书(绍兴十二年)很一般给三颗星吧,我宿舍有一套吕思勉你拿去看。”
“......啃历史书好枯燥!”
“可是你史学知识很薄弱,木有办法。”
“好吧.......”
你长的这么好看你说什么都对。
春游之后又是一轮紧张的复习,跟着生物老师做解剖实验,跟着英语老师参加比赛...事情一波一波,没有时间再去骚扰唐越,闲下时才恍然察觉六月将近。
暑假前的最后一个周末,我在校外吃完午饭,拎着一份DQ晃回宿舍,准备睡醒午觉再消灭它,没想到在楼道里撞到了唐越。
“哎,老师好巧”
“秦亦周你有没有看见医务室开没开门”唐越脸色苍白,眉头皱在一起。
“啊?你生病了?医务室周末不开门的,你哪不舒服了,我叫救护车。”我拿出手机就要打120,唐越一把按住我的手。
“叫什么救护车!我应该是有点低烧,你叫救护车来我以后还见不见人了....”
“啊?你能确定只是低烧吗?......我宿舍有体温计和药,要不先来量一下体温”
“行。你扶我一下,我没力气”
“哦哦好的......”
扶着她进了宿舍,没想到唐越第一次来我这竟然是这个原因,我汗!
“老师你坐床上,椅子硬不舒服”让她坐在床上后,我赶紧扒拉置物架上的医药箱,拿出体温计递给她,“量五分钟啊”。又扒拉一会,看看常用的感冒药头疼药退烧药止泻药止疼药都还有,心里有了些底。
唐越斜靠在床头,一只手遮着脸,好像这样我就看不见她的虚弱,有些好笑有些心疼。还好量出的体温是37.4,不算高烧。
“老师你发烧了,37.4,不是低烧,我们去医院吗?”
“你那盒子里有退烧药吗”
“有的,有好几种,你要吃哪种?”
“有美林吗,有就它吧,没有其他的也行”
“有的,我先帮你倒水。”
“嗯,把我包里的手机递给我”
这才看见她刚才还拎着个大的行李包。
“老师,你没回宿舍?”
“钥匙在你房老师那,谁知道她今天这么晚还没回来,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趁着她打电话,我赶快研究了一下药品的成分和说明书。看她电话一直没打通
“没人接吗”
“嗯.......”
“那先吃药吧,老师你可以在我这休息一会的,床单被罩是今早新换的,我没睡过。”
“干嘛,我又不嫌弃你”唐越轻笑。
“那你睡一会,发发汗就好了”看她吃完药,乖乖的躺在床上,收起杯子,看到被我仍在桌上融化了一半的冰淇淋.....“呀,我的冰淇淋!”我心痛的跳脚,唐越躲在被子里哈哈大笑。
六月末的午后,细碎的阳光透过疏窗留下的点点斑驳,唐越搂着被子睡的香甜,我趴在床尾的地毯上,面前摊开一本从她那里拿来的吕思勉的书,偶尔从远处传来火车驶过的声音,颇有几分岁月静好的意味。
趴的久了,起身活动活到筋骨,给自己倒了杯香槟,估摸着唐越差不多也要醒了,醒了应该会口渴,于是给她倒了热水等放凉。
做完这些又趴回去继续啃书。

2017-08-12 17:15, 34楼

没一会儿,就见床上的人动了动,坐了起来。睡眼惺忪的样子
我把水递给她
“唔.....谢谢”
“睡的好吗”我问。
“昏昏沉沉的........房老师给我打电话了吗”
“没有啊”
“这死妮子看来只顾着约会了,重色轻友。”唐越扶着头,眼睛扫过我还没收起的酒杯“你喝酒?你竟然在学校喝酒!”
“额,不是不是,不是酒”我赶紧解释“是Perrier Jouet啦”
“香槟也不行!”
“.....好吧,反正也喝完了。”
“你!....现在几点了,你饿不饿我请你吃饭。”
“快五点半了”
“嗯,那我们去吃饭,你想吃什么”
“肉!”
“那去红延吧,你天天吃肉还这么瘦!能不能给人留条活路啊!”
默默掏出手机给司机发短信叫他来接我们。
“是你看着比我瘦吧!”
“因为我比你高啊哈哈哈.....”
“!!!”
等唐越整理好,走到楼下,车子已经在等着了。
唐越:.........
唐越和我坐在后座,咬牙切齿的说“秦亦周,你给我解释一下就我们俩吃饭怎么还有司机”
看着她懊恼的不行又不能表现出的样子,我差点笑场,她瞪了我一眼。我偏过头,附在她耳后“你不是生病刚好吗,咱们少走两步路,而且现在还有太阳太晒了。”
“你家司机住在学校附近?”
“不住,他白天会来这边几趟,防止我有事情的时候找不到人。”
“哦,你这个邪恶的资本阶级.......”
我:...........
吃饭的时候司机提前买了单,出来唐越就有些闷闷不乐。我跟着她后面走。“老师,你晚上还在我那住吗”
“你不给我住吗”虽然听不出来什么情绪,但还好说话了。“当然给啦!我那有现成的洗漱用品!”
“嗯。”
肉眼都能察觉到低气压,从她身上散发出来,“老师,你还想继续逛逛吗”
路过一个大商场,我看见有间店铺摆出的裙子和唐越穿过的那件一样。唐越闻言看了过去,“你说例外家啊,不逛了,前不久刚逛过。”
“哦......”
唐越一直不高,我知道是司机提前买单的事惹了她不高兴,但又不知怎么哄好她,最后啥也没逛又回到了宿舍,她回来就扎浴室洗澡,我开了罐可乐,不让喝香槟喝可乐总行了吧。我正纠结于该跟她说点什么,她洗完澡心情就变好了。.......
擦着头发,自己搬过电脑,说要找电影看。电脑还停在上午没关的网页上,是张曼玉和黎明主演的《甜蜜蜜》。
“咦?你竟然也喜欢看这个?”唐越怀疑的看了我一眼。
“嗯⊙∀⊙!我喜欢张曼玉”
“.........噗,我以为你能看懂电影呢,高估你了”
我不服“╯^╰,他们在异国的街头遇见是很震撼我的,但是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句『豹哥在台湾有很多老婆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唐越笑的花枝乱颤。
聊到喜欢的事物,总有说不完的话。说来也是奇了,我和唐越相差了九岁,但喜欢的事物竟然大致相同。可是时间过的太快,加上那时我还是个作息时间稳定的乖宝宝,十点半一过自动进入梦乡,只是迷迷糊糊中好似看见唐越和我说了什么。

2017-08-12 17:26, 35楼

老师穿的衣服多数来自一个国产的牌子——例外。后来我在国家美术馆看见她家的展馆,被一件天使翅膀的衣服迷得不行,可她是非卖品。她家的绣花全是手工的,精美极了,宽松和随意,设计感很强。唐老师穿着是女神,一般人穿出的感觉就是大妈感觉 。
还有秦同学喝的香槟,巴黎之花,瓶身雕绘白色银莲花还有金色的玫瑰藤蔓!天知道它的外形和颜色都戳爆我了。。还有初一终于写完了!打卡!

2017-08-13 21:35, 36楼

时事一朝异 烟雨百年同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却忽然忘了是怎么的一个开始,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无论我如何的去追索,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群岚。
2010年,秋,唐越毫无征兆的离开了这座城市。我也迎来一场大的分班变动,班主任和英语老师都换了,最后分在一个班,关系好的只剩刘欣。唐越离开的时候我给她打过电话发过QQ都没有回应,最后只能找她的好友房老师打听过她的去向,房老师告诉我,唐越回了家乡,换了手机号码,不过有有时间还会回来看她。
我点点头。
回家就回家吧,竟然连个亲口告别都没有吗?
心中彷徨凄楚五味杂陈,发出的消息石沉大海,唐越也没有回来看过房老师。很少有人能在和友人音讯全无的情况下再次重逢,我和唐越算不算音讯全无呢?
渐渐地我再也不在人前说起她,同时初二新开的物理课也吸引去了我大半的注意力,每门课近乎满分的成绩,似乎证明了唐越的不告而别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大的影响。
我开始认真练字,每天下了自习早早回到五楼的宿舍,把校服换成宽宽的长衫,绾个头发,自己泡茶,临文公的《老子列传》,前后两小时的小楷书法,于我而言,犹如一段孤独又困乏的旅程,可慢慢的也能坚持下来并乐在其中。课间抱着有关历史方面的书啃,休息时一趟趟往姑苏跑。唐越曾说让我少看才子佳人的戏,那我就少看『牡丹亭』,一曲『倾杯序』“寻遍,立东风近午天。那一去人难见,看纸破窗棂,纱裂帘幔,裹残罗帕,戴过花钿,旧笙箫无一件。”江山易主,在国破家亡面前,女儿情长显得不足道。
唐越离开后我将自己活成了她的模样,我以静默为代价,换得她长长久久地留在我孤独的生命里。
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迷惘,像忘却了的忧愁。
至今为止,我也只见识过她的幽默(调侃生物老师的故事),见识过她的才华(作为地理老师的博学),见识过她的手腕(严格要求09届同学)。我终于还是没有再听过她的课,只留下浅浅的,初一时她还没调离时的记忆“课上她给大家拓展知识时说多洛米蒂山脉,它奇特的日落时发生的“Alpine Grlow”现象,整个山峰被映红,传说是“Laurin”国王的神秘玫瑰园。说西澳大利亚与世隔绝的“karijninational park”山谷,粉红湖。说美国蛮荒之极的沙漠,一种叫嗜盐红菌的微生物,寄生在碳酸型盐湖中,便把湖水染成了血一般的颜色。说她最喜欢的天空岛....”
最后 是她谈笑间自信灿烂的笑容。
后来我又去了趟英国,去了天空岛的尽头(Neist Point),天空岛又是英国的尽头。我知道世界再大都栓不住她的心,也想下辈子她真的做一只自由的鸟。

2017-08-14 20:50, 37楼

写到这忽然觉得也可以完结了

2017-08-14 22:13, 38楼

接上章
有一天,下了一黄昏的雨,出去的时候忘了关窗户,回来一开门,一房的风雨味。
“秦亦周,有几个初一的女孩等在你班门口,要认你当姐姐。”星期一下午,我从油印室抱了卷子,回来的路上就听到这个似乎是调笑的话。

“什么?”

“估计是太崇拜你了哈哈哈”

“无聊!”

没当回事的走回班级,门口果然站了四个小女孩,脚步顿了顿。
“秦亦周?你是秦亦周学姐吗”打头的一个女生问。
“我是。你们是几班的?来有什么事么”
“额!我们是初一(五)班的......”
“学校规定初一初二不让乱串,早点回去吧别被学生会的人看到了”
“额....我们特别喜欢你,想让你当我们的姐姐,就跟六班苗敏那样似的,我们是单老师班上的”
......苗敏是我初二新认识的好朋友,长相出众性情豪爽,身后跟着一群小太妹,只是我像来不喜欢跟陌生人接触,对她的那个小圈子知之甚少,怎么她已经在学校拉班结派了吗?这次开学之后吴娇娇一直跟初一的一个年轻女老师腻在一起,说起过几次小单老师,曾经听说唐越回来的那次就是帮吴娇娇给单老师送东西去了,才没看到。不会就是眼前这几个人的班主任吧?
“单老师是单恬惟吗”
“是的是的,我们老师跟娇娇姐是好朋友”
“所以是吴娇娇叫你们来的?”狠狠地皱了下眉,我真的不想和外人接触,如果是吴娇娇的主意那她死定了。
“是我们自己要来的,我在娇娇姐那看到了你写的座右铭,单老师还在班上读过你写的文章,感觉你好厉害.......”
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唐越离开后我满怀的悲伤冲破指尖,顺着笔杆泼在纸上。流成了一篇篇文章,一首首诗。我爱的老师为我带来那么多的伤痛,我试着恨她,却只“恨”了半个月,又开始死心塌地地爱她,单恬惟后来这样说我:“秦亦周的诗作中饱含对一个女子的深情……”她大概没有体会出诗中暗藏的血泪,所以她的学生才会觉得很酷。
“没事了就回去吧,想找姐姐去找苗敏”
“额,你,.......好的吧,你以前和一个姓唐的老师关系很好是吗,最近听到有人骂她......”
“谁?!又说她什么了?”一下子火气上涌,事关唐越我总是冷静不下来。她在的时候便是漫天的流言蜚语,现在人都走了,那些人还不肯消停吗!
“初二一班的一个学生,说老师和你班主任搞到一起去了,被你班主任老婆发现才走的,又什么天天巴结你们这些官二代之类的.......不过你放心我今晚就带人收拾她保证她再也说不出来。”
学生在背后抱怨老师很正常,你可以说她凶,说她讲课不到位,可是不能毁人名声。即便说的只是酒前饭后的谣传,但是众口销金,谁知道最后会传成什么样?一瞬间对那位未知名姓的同学厌恶到了极点。
“那人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
“叫冯倩,长的还不到一米五,黝黑黝黑的,人小嘴倒是欠,姐,我这就去教训她你别生气.....”
“行了,没事回去吧”满脑子想的是怎么消除对唐越不利的谣言,匆匆把她们打走,完全没把她们说的话当回事。
可是我错了。

2017-08-14 22:22, 39楼

初二这年秦同学交到了一个新朋友,这位朋友热衷于扩大自己的势力。曾经问过小秦,苗同学的影响力有多大,小秦说她们市的几十所中学 几乎没有人不认识苗同学的。
11年的时候她们学校传了一阵关于唐老师的流言,也一度把小秦顶到了风口浪尖。小秦曾说那段日子很难熬,但也正是那次风暴给了她和唐老师重逢的机会。
下一节就让老师出来。

2017-08-15 18:53, 41楼

接上节
想到娇娇在学校的人气,我果断地约她去食堂吃晚饭,仔细问问那些污蔑唐越的流言传的有多广有多离谱。
“绝对不是我,我怎么可能让她们去找你,要认姐姐也去找苗敏啊,你这人这么难相处....。”娇娇听说黄绍梅四个人来找过我立马澄清自己。
“不是你就算了。对了,她们说去收拾那个冯倩...”
“**啊!”
“你干嘛?”皱皱眉,我很讨厌女孩子说脏话。
“我们快去冯倩那看看!现在晚饭时间吃完饭她应该回宿舍”
“啊?真的会打起来吗?这可是在学校啊”
“你忘了上学期初一两个班打群架的了就是她们班”
“天啊学校竟然发生过这种事?”
“...........你个死学霸,什么都不知道,反正先去看看吧”
“不是,怎么会有这种事发生呢”我真的不敢相信,我们学校虽然不是那些全国有名的名校也是省重点啊,招生时对学生素质也是有要求的。
我和娇娇到宿舍楼的时候,看见有三个女生站在门口,她们看见我们神色有些不自然,还有一个跑进去喊“秦亦周来了”
.....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继续往里走,同时娇娇也加快了脚步。
冯倩宿舍的门口也站了几个人,仔细一看还有她班里的两个人,这两个人一见我来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又紧张的说“秦亦周你快进去看看,别闹出什么事来”,我转脸看了跟进来的几个人一眼,她们讪讪的站在那。
娇娇见状也觉得不太好上前催她们把门打开。
等里边磨磨蹭蹭的把门打开了,我就看见让我张目结舌的一幕。
黄绍梅四个人坐在靠近门两边的床上,冯倩站在墙角低着头,三米之外的我都能清楚的看到她脸上的红肿。
身后是一片倒吸气的声音。
“**!!”
这句话是我说的

2017-08-15 23:11, 42楼

黄绍梅几个人见到我马上站了起来,喊了声姐。
“我不是你姐。”说完也不看她们,径直走进去扶过冯倩,冯倩躲躲闪闪的低着头,可两边脸颊上还有清晰红肿的巴掌印。“你们在学校打人?还四个打一个?”简直气到不行,还有冯倩的两个同学不能进来拉架还不能叫人吗!一点用都没有!
“....我...我们就教训了她一下,让她知道不是什么人都能说的”
“够了!”不是什么人能说的,什么人?下一句是不是就要把唐越暴露出来?
看这四个人梗着脖子一副我有理我没错的样子,心里一阵塞。
“吴娇娇,给单恬惟打电话,让她马上来把她班人带走!”懒得跟她们说,让娇娇叫她们班主任来,四个人张口想说什么被娇娇喝到闭嘴,终于老实站到一边了。
“我给小单老师打过电话了,她马上就到。冯倩,一会让她们给你赔礼道歉,你还哪伤着了?我们去医务室?”娇娇打完电话过来问问冯倩,可她还是一声不吭。
“你一会去找个冰袋让她敷一敷脸,现在这样最好还是别出去”女孩子总是爱面子的,她伤在脸上应该也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嗯,行,对了苗敏马上过来”
“她来干什么”
“这不是你来我们宿舍了嘛,大家都想看看因为什么事,而且这边动静也不小,一猜和你有关,所以肯定有人跟她说了呗”
很多人在门外看着?如果她们知道里面的事情,如果追究起因,免不掉扯到唐越身上......这件事必须压下去....只是该怎么压.....
正想着事情,单老师和苗敏同时到了。
“我看外面有好多学生,秦同学,这怎么回事”单老师接到娇娇的电话就知道自己班学生惹祸了,只是没想到动静这么大.....
“老师,你班上四位同学把我们初二一个同学打了”
接着看到单老师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去。“谁被打了?严重不严重?要不要去医院?”
“我检查过了只是皮外伤”示意单老师来外边说话。
“这件事可大可小,我希望把它压下去,只是不管怎么样那四个人的道歉都是必须的,这个工作得老师你来做。”
“道歉是应该的,只是你怎么压下来这事,她毕竟被打了.......”
“老师你先把人带走吧,别在这刺激人了。”
“我这就带她们走,你要是解决不了告诉我,事情毕竟还是她们几个做的。”
“知道了...”
送走单老师,苗敏和娇娇在门口拦住我“严卉在里面安慰她,你跟我说说你想干什么。”
“严卉比我还闷!她能开导人?”
“比你平易近人 。”
“好吧。我是希望这件事可以私了,我可以赔偿她的损失,只要她不提起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难,你看外面的人肯定是在议论。”娇娇一脸苦大仇深。
“这个不怕,学生里我去说,保证不会有人追究,只是她这样去上晚自习一下子就被看出来了.....”
“那就不让她去,今天的值班老师是房老师,房老师那我去说。”
“行,那你去吧,我进去看看严卉开导的怎么样了。”

2017-08-16 15:25, 43楼

第二天早自习,见到初二的年级主任从我班的窗户外急匆匆的离去。
急促的脚步声,穿透了教学楼,让已经被暑气浸透的我很不舒服。
第四节体育课,班主任把我叫去办公室,初一初二的主任,单老师和德育处的老师都在。我便知道昨天的事情没有瞒住。
德育处的老师问我“你知不知道冯倩同学自杀了?”
“自杀?我不知道啊”昨晚下了晚自习我还去看过她,她说没事没事的,怎么突然自杀了?
“单老师班长的几个学生去她宿舍闹事把她打了,估摸着她一时想不开。只是怎么听说昨天你也在那?你在那怎么不给拦着!”
“她人怎么样了?还活着吗?昨天我到了的时候她们已经停了。”说到这已经没什么好遮掩的了。
“救回来了,今早她父母也赶到了。你昨天知道就应该先告诉我们,让我们老师去解决,而不是瞒着,她人现在在医院,家里也要讨个说话,这让学校很被动....”班主任一脸很铁不成钢,虽然我没有参与打人事情,但某种程度来讲我包庇了她们。
“不然医药费我给她出了?”
“你别啊!她没有说到你,黄绍梅几个也没说到你,你别惹一身腥。”
“那找我来干吗?”
“我和几位老师想让你回家休息两天。”
“为什么?我又没打她?”
“因为有人看见你在,因为有人知道黄绍梅几个人为什么会打她,如果有人告诉冯倩的父母,那么你的身份极有可能被用来作文章。”

2017-08-16 20:37, 44楼

一天早已结束,事情尚未平息,到了晚上夜幕降临,冯倩的家人还未离去。女儿刚经过抢救他们不在医院照顾却跑来学校闹事,不就是为了讹些钱吗?黄绍梅几人打人是不对,那冯倩背后嚼舌根就不是错吗?一想到她污蔑唐越的那些话我都想抽她。
然而班主任千叮万嘱让我不要出来说话,不要再把事情扩大。我为了克制我的愤怒,终于还是沉默着离开了,沉默啊,沉默啊,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灭亡!
娇娇和苗敏听说我要去旅游几天,表示也想跟我一起去,我重新订了三人的机票,收拾了几身衣服,就着夜色离开。
没想到出门就拦到一辆黑车。手机被抢去关了机,不知道要被载向何处。
————————————————
被解救出来已经是三天后,直接被警车送到学校,从警察叔叔口中得知我们三人的父母都在学校等着。苗敏对此嗤之以鼻,我也表示怀疑,我母亲有这美国时间?娇娇则是吐吐舌,直喊这次出来丢脸丢大发了。闻言,我和苗敏也是脸上一红。
到了学校,平日里早就人去灯熄的行政楼今晚还是一片灯火通明。
我跑到母亲面前乖乖的喊了声妈妈。
母亲拍拍我的肩,“没事就好”
“嗯”我脸红!
“去隔壁休息一会,我和你阿姨解决完这点事就带你回家。”
隔壁会议室摆了一份果盘,这么晚还有果盘想也知道因为什么,于是我们仨也没客气,自顾自吃了起来。
娇娇说“你们信不信回家我爸一定会教育我”
苗敏懒懒的翻了个白眼回道“信啊,教你怎样辨别出租车和黑车”
噗....
我一口西瓜喷出来,她俩也哈哈地笑,打到黑车这件事已经成功升级为人生第一黑历史。
“你们去不去厕所?”吃了两块西瓜我感觉肚子涨涨的。
“我不去”
“我也不去,我要坐着”
“好吧,你俩懒癌晚期”
————
走到南苑的小花园,莲花池前站了一个削瘦的女人,远远看过去个头和唐越差不多高,不自觉的笑了笑,从她离开后这种感觉每日如影随形,总觉得她还在身边,总能看到很多和她背影相似的人,只是等我到了跟前才看清不是她。
我低头走过去。
听女人喊了一声“秦亦周!”
我嚯的转过身,四目相对,还是那双幽暗深邃的眸子,还是那样浅浅的微笑,“唐越?”真的不敢相信会在这个时候见到她。
唐越眉头动了动,并没纠正我的叫法,笑着点点头。
“你怎么在这啊?”
“听说你被绑架了.”
“停!只是碰巧!碰巧”我赶紧强调,绝对不是我们三人蠢到被绑架。
“呵呵....”
“你担心我啊?”看她兴致不太高的样子。
“当然担心啊,你不见了好几天了,电话也打不通,说你们被绑架也没见他们要赎金,担心你要被卖到深山里了...”
“我手机被关机了”
“嗯,不然你妈妈早就可以找到你了。”
“啊?”
“你班主任建议你出去散散心时候已经跟你妈妈汇报过这件事了,你妈妈也同意,第二天还安排了司机来接你,谁知道你们已经走了。司机没接到你,去你家发现你也不在,学校里又说吴娇娇和苗敏也不在,他们这才不安起来,马上给你妈妈打了电话,你妈妈查到你买了机票但人没有上飞机,你手机没开机用卫星也定位不到,只能通过监控找到了绑架你们的那辆车,又花了些时间拦到他们。”
“他们没要赎金?那是人贩子吗?”
“应该是,幸好很快找到你们了。”
“不会我会被卖去哪?”我忽然害怕起来
唐越将我拦进怀里,轻轻的拍拍我的背“别害怕,你已经回来了。”我头靠在她肩膀上,不知道是因为劫后余生的庆幸还是为她难得一见的温柔,忍不住哭了起来。
听见我哭她把我抱的又紧了一些,只是嘴上依旧严厉“现在知道害怕了吧!”
我点点头,在她肩窝里蹭了蹭。她轻轻的笑。“你长的快有我高了,还是这么乖,一年不见有没有被人欺负啊”
听她主动说起离别,我这一年的委屈都爆发了,哭的更凶“你为什么走了,我还想终于我上初二了说不定又能分到你班上了呢,你走了也不说一声,换了号码也不告诉我,我去看昆曲回来都没人交流.....”
唐越叹了口气“傻孩子,主要也是我今年当班主任太忙,等我辞职就有时间了,我们一起去看戏。”
“啊?你又辞职?这回去哪啊?”我赶紧抬头问她,是不是又要不告而别。
她帮我擦擦鼻子“傻!不是去哪,只换个工作”
“你不当老师了么”
“嗯,这个以后说”唐越拿出包里的本子给我“这个是我的教案,你拿回去看看,还有一星期不到就要考试了还知道吧”
“我知道啊”
“能考吗”
“能。”

2017-08-16 20:37, 45楼

初二也写完了,打卡!

2017-08-18 22:24, 50楼

尔今此去予素时
初二的暑假我去美国参加了夏令营,去了唐越曾经当交换生的学校,唐越到底换了份工作,一跃从教育界跳到了政商界,等我回国的时候她已经入职半月有余,同时又报考了驾照。有天早上我给她打电话,她接起就匆忙的说忙不开,如果我没有什么要紧的时候晚点再回我。
晚上她qq找我,说今天太忙了,说早上买了两个蛋挞其中一个路上给了一个拾废品的老太太,结果十点多就饿了.........
我听了哈哈大笑,笑她不会照顾自己,不知道放些零食在办公室,她气哼哼的说之前放了很多 只不过被吃完了,我又想起以前在学校,她的办公桌里的永远有一抽屉零食,心想她真是个吃货。第二天给她寄了些牛奶和水果,她收到后又打电话来“批评教育”我,这是后话,现在不多说了。
唐越问我上了初三有没有紧张的感觉。
我说没有,还很兴奋!
她惊讶。
初一初二是慵懒的两年,因为慵懒所以也就很平淡的度过,平日里看看书练练字,回家写写自己的“历史论文”,可随着小高考结束,最喜欢地理和生物都要与我暂别一年,又要面临升高中的压力,初三该怎么过呢?直到化学的出现。
我的第一任化学老师姓薛,因为年龄大了,人也相当冷酷,盐酸沾手淡定甩掉。第一节课我用宽大的化学书挡着脸,只露出眼睛看镁条燃烧时,发出耀眼的光芒,心中激荡起一种特殊的感觉,爱上化学,一发不可收拾。在那之前,我和其他很多同学一样,提起化学时便想到爆炸,想到剧毒,顺便想到奥斯维辛和731,但是后来我发现化学十分平易近人,甚至平易到糖与醋反应生成的香甜的味苷,平易到酿酒时产生的乙酸乙酯,甚至我们每天都在吃的山梨酸钾苯甲酸钠。所以,我不在怕,我敢于开门迎客,把试剂仪请回家。如我2012年末的一首诗云“石英钟会记得一切”
初三是我快乐生活的顶峰。
课上我问“氨气和氯化氢气体反应产生白烟,为什么不用它来检验氯化氢气体呢?”
“初中不讨论,高中会学。”
于是我只好停止了提问。
同学们对他似乎不是很尊敬,因为他的体型,同学们给它起了外号,“化肥”。我从来不这样叫,不仅是尊敬,还有敬畏。他能够手沾盐酸而毫不慌张,他可以拿着浓硝酸瓶,裸手操作,我没有这本事。
唐越几次问起我的初三生活,告诉她我一切都好的同时也会说起薛老师,我是多么感谢他,把我引进化学的世界。
一年过得好快,五彩斑斓的日子,好像一个月。
唐越的工作也在这一年里发生了几次变动,待我中考结束,她已是部门主管。每天朝九晚五的上班,很多空闲时间,不像在学校时那样体弱多病,对此我倒是乐见其成。
我们俩都休息的时候会约着见见面,也不爱逛街,只在她的住处看书写字。她租的房子不大,又放些很多花草。有一面墙装了书架,于是就摆了满满的一墙书。见我临摹文公的字也会指导几下,后来又拿出张充和的手抄工尺谱,是她喜欢的一折《闻铃》,唐越说张先生的书法是跟沈尹默学的,别有韵致,清美至极,显然是想让我也学学。回想起初二时我经常一个人听曲子,似乎听过张充和的歌曲《惊梦·山坡羊》,我问唐越,先生是不是唱过 “欲棹小舟寻旧事,无处问,水连天”。
唐越说是的,她说张先生现在毕竟太年迈了,说话极少极少,有时也会认不得来人。但是每逢唱曲,就瞬间容光焕发,精神百倍。
唐越对张先生极为推崇,也打算有机会带我去拜见。
朋友圈有人刷着王菲的演唱会,很high。而我和唐越相约刷着《桃花扇》掉入晚明的旧景中,听石帅的《倾杯序》《玉芙蓉》秦淮河的水岂非就在眼前,听《哀江南》
的抑扬顿挫。
有一次去苏昆之前,唐越卖着关子说今天要给我介绍一个人。说在戏校时,她的启蒙老师是顾湘(著名昆丑林继凡的夫人);学习《牡丹亭》跟的是张继青;学习《玉簪记》则是跟着昆大班的华文漪;《千里送京娘》则是北昆的侯少奎。
记得那年的秋夜,台上人一袭白色的戏衣,云鬟上亦是白色的帽,病怏怏的让人想起楚楚秋色。那是即将与世长辞的杜丽娘,于彼“朦朦月色,微微细雨”之中秋夜。
那位杜丽娘扮相清俊,不是有些闺门旦的妩媚,而是带着几分英气。唐越说就是这个人,她叫刘煜,九二年的姑娘。
当时就有点惊诧,这是第一次看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在台上演《牡丹亭》,上妆后的她成熟、沉稳,没想到年纪这般小,《离魂》可是非常难演,难唱的一折戏。
八月半,桂花醉人,虽是团圆之日,心头却会想起那句“轮时盼节想中秋,人到中秋不自由”,不免几分怅惘感伤。张继青老先生的《离魂》尤为经典,箫声一出,呜咽一片,心头也一紧。那段【集贤宾】“海天悠,问冰蟾何处涌?玉杵秋空,凭谁窃药把嫦娥奉”伴奏亦是幽幽箫,方知哀莫大于心死,好不伤怀。
唐越说,刘煜的《离魂》正是传授于张继青。

2017-08-18 22:38, 51楼

那次散戏的夜,姑苏城笼罩在月色中,凉风袭人,跟唐越一起走出剧院,她带着几分感慨说到“早几年在南京也去拍曲、有机会可以学工尺谱、提高课。第一节身段课,觉得自己实在不够柔软,就弃之。蹭到小生课,发现钱叔叔在教唐明皇大官生的段子,也好难。后来因为工作去的少了。在苏州想起金陵种种,此次却意外将皂罗袍好姐姐学了下来(虽然极其不专业),也体验了戏妆课,比想象中的不容易太多。有时候会想,待我年老,连走路的步伐都要特别当心时,还会不会坚持曾经的爱好,把它当作日常的一部分,去延续,并且自得其乐。”
见她有些伤感,我打着哈哈笑道“所以现在就要锻炼身体,积攒革命本钱啊,待我渐渐老去,哪怕单身也好,依旧写字听曲,去线条工尺中体会生活质朴简约。”
说完,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抛开突如其来的郁结,爽快的笑了。

2017-08-20 22:03, 52楼

有风终夜凉
春去秋又来,夏日悄悄流过,我坐在南校的高一教室里感叹时光飞逝和我突如其来的看不见希望的感情。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
中考结束,吴娇娇问我高中要报哪里,我想都没想就说上本校的高中,算是直升。娇娇很惊讶,说按我的中考成绩应该报附中。
我无所谓的摆摆手,表示我还没有大学就出国的打算,既然本科在国内读那高中去不去附中意义不大。
毫不在意的态度让她有点凌乱,直到军训前,她和苗敏约我出来买学习资料,在星巴克见了面,她才真的相信我高中还和她在一个学校(附中开学早几天)。
我鄙视她就这点小事还不相信我。
她哼了一声,小身板一挺,恶声道“你还说呢,你都多久没关心我,多久没和我们一起玩了?”
苗敏也跟着点头。
“我什么时候没关心你们了”
“好!你说你关心,那你知道苗敏新交了一个男朋友吗!”
我转眼看着因为正在喝水听到娇娇这般说话而呛住的苗敏,“你谈男朋友了?”
她有点羞涩不过几乎也是一息之间,又坦然的与我承认。
吴娇娇赶紧说苗敏的男友怎么怎么好,和她怎么怎么搭.....
苗敏听着便笑,一副热恋中的模样。
我这两个好友容貌出众,家世出挑,初中时就有小男生疯了一般的送情书。我不太喜欢早恋的事情,因为觉得同龄的男生不成熟,她的男友又是千娇百宠大的富家公子,热恋时还好,时间久了怕她受到伤害。
和苗敏说了我的担忧,她低头沉默半晌,忽然道“阿周,我如果错过他,会是一辈子的遗憾。”
见她坚定不移的样子,我笑着点点头“以后他要是敢对你不好你就说,我和娇娇去揍他!”
“哈哈哈....好”
又说了些网上见到的惩罚男朋友的做法,三个人笑成一团。
“对了周周,你之前都忙些什么,确实好久没出来和我们玩了...”
“没忙什么啊,就跟唐老师那学琴棋书画,哈哈”我咬着吸管,反思一下,难道真的很久没和她们一起玩了?“唔....可是和唐老师在一起时明明觉得时间过的很快。”
“学那些啊,你好厉害,听说教琴的老师都坏,我可一章谱都看不下去,就能画几笔”
“她不是一直叫我学的,平时我们也去剧院 去电影院或者逛逛街,找一些很正宗的店吃美食......”
吴娇娇缩在卡座里,神色茫然,抱着咖啡嘬一口“我怎么觉得这像情侣干的事”
“噗”
“噗”
我和苗敏同时喷了,因为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吴娇娇同学!
“啊啊啊!你们干嘛喷我”
“还不是你口无遮拦”
“那我说的很有道理嘛,如果你或是唐老师其中有一个人是男的,那一男一女三不五时的约着一起看戏,一起逛街,一起吃饭,那别人看就是情侣嘛!”
“没有或是,我们俩都是女的好吗!”
“女的也不是不能在一起啊....”吴娇娇不服的憋憋嘴。
——————同性之爱,以往我只是小说或影视中看到过,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林青霞扮演的东方不败和令狐冲之间的爱恨纠葛,后来看了原著,才知道东方不败的男宠是杨莲亭,可他们是男的......
我和唐越是女的,两个女人之间也能产生爱情吗?一直以来我对唐越的感情是爱情吗?如果不是,那为什么她离开我会难过?为什么会去看昆曲?为什么能耐下性子练字?为什么一天没听见她说话就不安?一时间千头万绪。
........
——————
苗敏的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嘿,想什么呢?”
我盯着她们问“两个女人也能在一起吗?”
“......嗯”
“我和唐老师真的走的很近?”
“.......嗯”
“嗯什么嗯!一天到晚胡思乱想,唐老师对我来说是知己”
“......哦”
“因为我们都喜欢钢琴!你们不许乱说”或许是我表情太难看,她俩乖乖的点头。
——————
意识到我可以喜欢唐越的那一刻,我既兴奋又无措。
兴奋于两个女人也可以在一起,那我和唐越是不是也可以?她喜不喜欢我呢?
蓦地又想到我的家庭 怕是不能接受。

2017-08-22 22:02, 54楼

昨夜星辰恰似你
如果爱情可以解释,如果曾经的相逢可以重新安排,那么,生活会不会容易很多。
只可惜,那些如果是传说里的故事,即便真的发生了,我也无法将唐越从我的生命中一笔抹去。
调整了两个月的情绪之后,我应了唐越的邀请,还在城东那家空荡荡的星巴克。
她拿出一盒Teuscher“我在国外出差带回来的,你尝尝看。”单手撑着腮,满眼期待的开着我。
“挺好的~”捏来一颗,细细吃着,她出差都想着给我带礼物,完了还急哄哄的送来,她这么好.....
见我蔫蔫的,唐越坐直了身体问道“怎么了?心情不好还是学习上有难处?”
我摇摇头“学习挺好的,语文老师特别有才,训诂学,反切法,平仄对粘样样俱通”
“是在担心分科之后语文老师不教你了?”
“额......暂时没想那么多”
“那你眉头皱着干什么”
我表现的很明显吗?“嗯......唔.....”
“想说什么就说呗,吞吞吐吐的”唐越整个人慵懒的斜靠的茶座上,一只手搅着咖啡,等我说话。
“老师你还在相亲吗?”一闭眼,死就死吧!
“唔.....”她喝了一口咖啡,似乎今天点的本周豆子太苦,她面上有一瞬的挣扎“问这做什么?难不成你知道我相亲对象不好?”
我.............
“你要真的知道他不好我以后就不见了”
我。。。。。
“老师,你以前上的大学是师大吧,女生是不是特别多?”
“是啊”
“那你应该听说过两个女生在一起的事吧”
唐越已经皱起了眉,“你想说什么?”
“我发现我喜欢你”
——————唐越的脸色变得尴尬,眼神愈加深邃,
没有我想的厌恶,鄙夷,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良久,她说“你不该说出来的”
我苦笑。
本就是预料之中的事,为何在听到她要急匆匆离去时心还是狠狠地震痛了一下。
我知道今天时机不对,我莽撞了,可是哪一天又是对的呢?有些人很多机会相见的,却总找借口推脱,想见的时候已经没有机会了。有些话有很多机会说,却想着以后再说 要说的时候时候却发现没有机会了。
我不怪自己鲁莽,可是唐越走后又担心焦急她以后还会不会见我。
都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而我对唐越的情,也许从琴房的那个傍晚就开始了,也许是三年前的冬夜,她穿修身的大衣从我窗前走过,年华从此停顿,浮云白日,山川庄严温柔,思念从此生根。
那之后,我又联系了唐越几次,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提起那件事。
我想我知道她的意思。既然我也无力许她一个安稳的未来,又何苦逼她,她本该有自己的富裕安康的岁月。
我只要把这份感情藏起来,藏在昔日的心底,只要绝口不提,日子就可以继续过下去。
可是在长长的一生里,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走的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候。
三月春回大地,就在我和唐越的关系稍稍有了好转的时候,苗敏打来电话,哭着说她男朋友撞死了人。
一行人赶到医院,才知道她男朋友已经被带走了。苗敏已经慌了神,细问之下得知撞死的并不止一个人。
我赶紧问到底怎么回事,苗敏说今天她们赶着去一个晚会,车就开的快了一点,没想到路上突然窜出来一个大人三个小男孩,踩刹车已经来不及了,这三个小孩还不是一家。
我一听就要遭。
这会只能祈祷那三家人愿意私下了结,只是冥冥中也知道希望不大。
看着苗敏惊慌失措,哭红了眼,我皱着眉,想她男朋友有什么到18岁。
最后任凭给多少抚恤金那三家人都不愿调解,她男友也过了十八岁。
三个月后,一审前夜,苗敏来找我最后再想想办法(让我母亲和她男友的父亲同时给法院检察院施压,少判几年)这几个月她人瘦了一圈,眉宇间的少年意气已然消逝,她真的爱极他了,在知道他一定会入狱后依然多放奔走,求受害家属原谅,只为了最好能给他减点刑。
我看不得她求我的样子,最后给母亲打了电话。
这是我最希望快点过去的一个暑假。那通电话之后,母亲回来调研,她说晚上可以一起吃饭,我早早的让钟点工做了四个菜,醒了瓶红酒等她。
母亲回来没多久,又响了一波敲门声。母亲问我还请了其他人吗。
我说没有。
母亲说先去开门。
打开门,来的是一群自称是纪委的同志,说请周书记和他们走一趟。
我赶紧回头看我妈,她慢慢的放下手中的筷子,抽了张湿巾擦着嘴角。
“你在家好好吃饭,妈妈和他们走一趟”说完,换上了来时的高跟鞋。我母亲身高偏高,再加上六厘米的高跟鞋,瞬间从身高上把纪委来的几个男人碾压了。
可即便这样我也不放心她就这么走了。我拿起沙发上的披肩,向前追了一步,给她披在肩上。
我看着他们下了楼,上了车,看着纪委的人对我说秦小姐再见,直到他们的车子驶离小区,我才一下子坐在沙发上。
赶紧给在本市纪委的赵阿姨打电话,赵姨说她们今天没接到任务,市里的人也不敢就几个人上门带走我母亲。让我别急,她马上找人打听,又嘱咐我有什么拿不准的事尽快戳到老爷子那。
电话打到爷爷那,警卫员说老爷子正在出访,他已经汇报了这件事,让我安心。
可我怎么也不能安静下来,敢带走我母亲却连招呼都不给老爷子打一声的人,太少。正因为少,才危险。

2017-08-22 23:20, 55楼

来来回回的走着,思考是哪一方的政敌所为。不禁埋怨起自己,平日不爱听这些,现在连谁和我们家不对付都理不出来。
三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半点消息传来,忍不住给唐越打了个电话。
“周周,这么晚了你怎么了吗?”唐越的声音柔柔的,恐怕是睡了,我有点后悔吵醒她,又开心只是听到她的声音就稳定了我快要崩溃的情绪。
我小声的说我妈刚才纪委的人带走了。
她很吃惊,然后就一个劲的跟我说别怕,她马上就过来。
独自一人的时候还可以坚强,被她稍微关心一下,委屈就无限放大。
我还是赶快说太晚了别来了。
唐越说不行,现在怎么能让你一个人。
唐越到的时候我正瘫在地毯上,她伸手隔着布料握了握我的手腕“你别担心,有什么事我们一起想办法。”
我眼睑微颤,抬头看着她,半晌才咬着唇角道“谢谢你”
四目相对,我便知,这一年的隔阂消失了。
——————后来说起这件事,我问唐越为什么心软了,唐越说“看你的样子就像被人抢走了所有糖果的小孩,又委屈又无助,仿佛在等待有人过了牵住她的手,然后对她说,不要害怕,我有很多糖果,吃再多都吃不完。”
————————
那个混乱的夏天已经过去很久了,母亲经此一事还升了一级,不知道是不是在补偿她。
唐越又辞了工作,直到高二开学我在校园里见到她,才知道她又风风火火的回来了。
这一年我进了学生会。
唐越的老友房老师总算结了婚,婚礼那日唐越带了我和她一起去。
我没有再提起喜欢她的事,她也没有再去相亲。休息时依然约她看戏,或是到她那一起看看书,或是她帮我补习。
转眼小高考临近,考试前的一个晚上,我和学生会的两个同学负责晚自习的纪律,转到唐越的班上。
我站在窗边,看她在台上侃侃而谈,说着那些我死活背不下来的史料,神采奕奕的模样让人移不开目光。上一次听她讲课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
就这样站在外面听了一节课,期间她发现我,朝我笑了笑。
我想起前两年她刚换了工作,经常要加班,有时候和她开视频。她穿着卷过手肘的衬衣,干净的西裤,明明很困很疲倦又强撑着和我说一些我不懂的东西,每次都笑盈盈的嘱咐我要按时吃饭。
有人说,人这一生,会遇见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另一个温暖了岁月。
唐越是惊艳我时光的人,我爱过这个最好的人。
——————
下课后,唐越说去小花园走走。我说好,伸手抱过她的教案,先领她去洗手。这是一双泼墨作画的手,舍不得粉笔末伤害了,还好唐越说等我考完小高考她就会辞职,再换一个工作。
“快考试了,紧张吗”
“不紧张啊,我能考好”
还如以前一般的问答,忍不住笑了。
“秦亦周,你是不是很喜欢张爱玲”
“是啊”
“最喜欢她的哪本书哪一句”
“《小团圆》吧,最喜欢那句‘雨声潺潺,像住溪边,宁愿天天下雨,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
“那你记不记这一句‘等你二十五年我也老了’”
“哎??”
“你今年十七岁,等你读完学业少说也有三十了,你的家庭必然不会同意你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再等你结完婚,生完继承人解决好自己的事恐怕又得十年。我等你办完这些事差不多也有25年了吧,反正那时我也老了,不如就永远等你吧。”

2017-08-22 23:20, 56楼

完结,打卡!

2017-08-22 23:29, 57楼

故事就写到14年春,这是我认识的一个小姐姐和她老师的故事,当年小姐姐还是一个话痨狂魔秀恩爱狂魔,现在长成禁欲系的御姐,老师功不可没,
最近小姐姐和老师在欧洲旅游,我估计今天可能去了某个酒庄,小姐姐秀了一波葡萄,
说给老师买个冰淇淋,老师就开心的像个小孩子,
太甜了
日常就是互宠
希望小姐姐和老师一直甜下一去

2017-08-31 19:50, 58楼

小姐姐进了全球一百强的公司,为她骄傲!

2017-09-06 17:06, 60楼

五百强的公司有多忙啊?小姐姐已经消失好久了
点击数94,顶贴数20,本页字数21304,总字数70642 毁魅吧,不言盛景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