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贺文】小哥视角x吴邪视角/完结/he

2018-08-17 18:48, 1楼

《第1095天》这里公子小白,贺文呈上~
客官慢用


2018-08-17 18:48, 2楼

我叫张起灵,这是我守门结束后的第1095天。
真快啊……时间已过去三年了。
月光自窗外撒进来,枕边的人儿翻了个身。
“唔……”
我皱眉,被子怎么又给折腾下来了,个不让人省心的。伸出手,将被子给他盖好。
其实夏天不需要盖这么多的,只是他胃不好,受不得冻。
“小哥?……”眼睛睁开,迷茫的眨了眨,确定是我之后又安心的阖眼睡去。
我看吴邪这迷糊的样子,不知为何突然想笑,凑过去在他额上轻落下一吻,双手张开将人带到怀里圈锁住。
皮肤的温度经了一层衣物真实的传递了过来,直达心底,暖暖的。
这是……安宁的感觉?应该……吧。
安宁,有多久没感觉到了?(阿酒:指没碰到吴邪以前啦)
让张起灵再度感受到安宁的,吴邪,你可知你有多珍贵,这份感情又有多珍贵?
低下头,与他额头相抵,视线下无意撞入了来自吴邪白晢脖颈上的一道疤。
不是第一次见 却依旧是心疼的紧。
三年前,我从青铜门内走来,望见的第一幕就是吴邪躲闪的神色和将领口上提的手。
仿佛是在遮掩着什么。
我向来是个不会表达的人,有什么问题不会说出来,只会用行动证实。
可当我趁吴邪拥抱我后精神放松之际,一把将他的领口拉下时,一瞬间就慌了。
一道蜈蚣似得疤自左相右狰狞的爬满了吴邪的脖子,疤伤很深,我手抚上去,不顾他的颤抖,摸了摸,没猜错,这条疤深及声带,想来他那嘶哑的嗓音有五分是拜这一刀所赐。
至于另外那五分……
吴邪冲我无所谓的笑笑,耸耸肩,又将领口提了上去,淡淡的道一句小哥的观察力一如既往的强,随后在口袋里摸出了一包烟,点上,神经质般狠狠地深吸一口,又缓缓而满足的将烟雾吐出,神情就像个毒瘾犯作了的疯子。在仔细观察周围,雪地上有一大堆烟头散落,想来是等我出来前吸的。
没猜错,那五分,纯属自己糟践自己,被尼古丁给侵害完了的,身上那股抹不掉的、浓厚的烟草味儿,没有经年是不可能造就的。
当时就有点疯狂,差些失控,只想摁住他质问他我不在的这些年为什么不好好照顾好自己?
可心中的那股火却又被他下一个眼神浇灭了。
冰冷、沧桑,眼中仿佛尘封了又一个长白雪山。
一如当初的我。
我的理智回来了,我想我有必要找个机会好好的向胖子打探一下吴邪这些年的经历。
我能望见他深埋眼底的另一种颜色,鲜红,绝望痛苦,更多的是疯狂,这是我当初的眼睛也不曾有的颜色。
那是一双疯子的眼睛。
他这些年过得不好,一点都不好,我敢肯定,光凭这双眼睛。
而且我能在青铜门内感知外面的世界,翻天覆地,甚至波及了终极。
有谁敢且狠了命的愿意为我这样做,我心底是清楚的,有答案的,不过不敢承认。
若……是吴邪做的,那他究竟受了多少苦?
没有陪他经历过那些痛苦,那至少要知道他经历过哪些痛苦。
可当我望见吴邪身上的十七道疤,从后面用手抓住他的袖子想要看个究竟的时候,吴邪居然反手就是一刀,眼睛里是快要溢出来的杀意。
吴邪很快反应过来是我,收了手,笑笑,解释说不过条件反射,还提醒我以后尽量别从后面碰他,理由竟然是没适应过来。
我的心一抽,面上还是淡漠,我问吴邪说,疤从哪弄的。
他说,闲的没事,自己割着玩儿。
瞧瞧,笑得多猖狂。
而我,被他漫不经心的语调彻底激怒,直接对着他就是一吼。
你TND都不会爱惜自己么?!
吼完,不光是他,我自己都愣了。
吴邪懵,然后莞尔一笑:“小哥,青铜门内没白待啊,都学会骂娘了。”
我咬了咬下唇,张手就把人往怀里一搂,他很瘦,搂的刹那骨头都硌到了我。
吴邪肌肉几乎瞬间绷紧,僵硬,然后又迅速放松下来,乖顺的他却激发了我的侵略欲。
我在想,若是在此刻,狠狠的占有他,会不会,他也像现在这么顺从?
吴邪抬起双手,轻轻的回抱了下我,这一抱,所有的欲☆望烟消云散。
他很认真的说,小哥,没事,一切都过去了,我也好好的回来了,我回来,来带你回家。
我“恩”了一声,竟有些鼻音,我说,吴邪,带我回家。
再后来……我回想了一下,再后来,就是我知道了一切,跟吴邪回了杭州,将他的身子调养了一番,然后在一起了吧?
不过,是怎样在一起的呢?
或许是在雨村时,吴邪微笑着对我讲了当地那个关于如何巩固记忆的传说,眼里再一次展露出的清明无邪让我控制不住的吻上了他的眼睛?
吴邪的眼角有些湿润,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有点涩,而身下的人却一抖,狠狠的回吻上来。
但当挑开了我的**,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时,吴邪却又喘着气说什么刚确定关系就做,进度太快他受不了,又说他身体不适,然后逃了开来。
呵,真是个孩子,他知道的,只要他不愿意,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碰他的,而且他身体确实刚调理好,不适合做这个。
其实要说在一起的时间,这个只是确定关系吧,真正的在一起,怕是在很早很早就开始了?

2018-08-17 18:50, 3楼

阿……先发一段

2018-08-17 18:50, 4楼

人来了继续

2018-08-17 18:56, 7楼

再来一小段吴邪视角

2018-08-17 18:56, 8楼

我叫吴邪。
今天一天我都偷偷的观察自家小哥。
这闷油瓶子和往日没啥俩样,也没见他瓶塞被拔变成话唠的美好画面。
这画面太美,任我吴蛇精也不敢看。
不过转而又有那么点儿惆怅。
闷油瓶忘了么?
也是,又不是什么结婚纪念日(呸我在想什么呢)、相识纪念日、情人节也算不上,我在这矫情什么呢。
不就是他归来的整三年么。
不就是这样么。
往夕,十年内最重要的就是这个日子,十年内我是撕着日历过的,每年的八月十七日都用红笔圈了起来,提醒我又过去了一年,离小哥回来又近了一年。
如今他回来了,每年的这个日子,我却依旧记得死死的,因为印象委实是深刻,意义委实是刻骨铭心了点儿。
可我发现他好像不是这么想的,就这么平平淡淡的,宛如过去的三百六十五天一样。

2018-08-17 18:56, 9楼

呃……小白若有错字……大家忽略哈哈

2018-08-17 18:57, 10楼

阿不对不对……我小哥视角好像还没发完……我混乱了

2018-08-17 18:59, 11楼

接小哥视角那楼
__________
怕是在很早很早就开始了?
过程无比自然,且始之如饴。
再后来,就如他承诺的,他给了我一个家。
在这个家里,我们每夜相拥而眠,每日醒来时,睁眼望见的第一个就是对方。
日常生活中,吴邪其实很可爱,真真是个孩子,每日都给我做饭炒菜,想插手时他就拦着,说什么也不让我来。
真当我不知道啊,日记我都看了,不过是认为我是个“生活九级残障”,真当我不会炒菜做饭?以前那些年又不是每日每夜都待在地下,基本都料理自己我还是会的。
不过既然他那么喜欢炒,那就随他喽。
还有,若不是翻他日记,我哪会知道这个小家伙私底下给我起了个“闷油瓶”的外号?罢了罢了,随他去。
这种日子,真实幸福美好。
吴邪问过我关于长生的问题,我没有回答他,他也没有再问,怕气氛僵吧,我也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其实在青铜门内出来之时,我就已经不能长生了,变得和吴邪一样,只是老的很慢而已,还不是他在那十年内误打误撞搞的鬼?
不过这个,作为惊喜,打算以后让他慢慢发现,比如有一天我长了鱼尾纹或有了第一根白发?期待他的表情呢。
可吴邪偶尔眼里流露出来的那一丝忧伤却让我担心会不会熬不住,提前告诉他这个惊喜。
啊……今晚回忆了好多呢,有点困,不想了。
这个日子是挺特殊的,但我也不愿意提醒吴邪,我们只看眼前这平凡快乐的日子,享受着独属于我们的小幸福就好。
轻轻的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
我爱你。

2018-08-17 20:00, 14楼

那啥,各位等等,我把吴邪视角那段弄好发上来

2018-08-25 08:54, 21楼

然后就是居家生活,以前听张海客讲,他们族长炒的一手好菜。我本是想尝尝的,但是他又讲张起灵是怎么在一个人无依无靠的情况下学会了这些菜。
那个时候我就很心疼,我想,小哥那个时候是没办法一个人,现在有了我,第一,我也不愿他做饭时想起什么不愉快的往事,第二,我又不是不会做饭,我可以做给他吃,让他知道现在不是他一个人的家,而是我们俩个人共同的家。
这种日子,真实幸福美好。
我很知足了。
想到这里,然后就觉得,哎呀呀,小哥他记不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这日子也不在附有什么重要的意义了,现在重要的意义是我和他平凡的生活,而不是要记得那些年的离别。
还是我矫情了,嘿。
翻了个身,故意往那人的怀里一滚,不出所料的,迎接我的身子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登时想,自己大晚上的想这么多干嘛。
突然,感觉额头上有什么湿湿热热的东西一拂而过,我的手也被拿起,扣住。
勾起一抹笑,好可爱的大闷油瓶子啊,在我睡觉的时候动动摸摸的,醒着的时候却又一本面瘫,啧,真是没办法啊,我真的,真的好……
我爱你。

2018-08-25 08:55, 22楼

完结撒花~解九爷牌小花~\(≧▽≦)/~

2018-08-25 08:57, 23楼

呃……为什么今天才发完的这个问题,自817后我就摸不到电脑来着(文存电脑上了),所以发不了,现在上了电脑,第一件事就是把文补完啦~说好了是完结贺文来着的。

2018-08-25 21:54, 27楼

广告嘿嘿
https://tieba.baidu.com/p/5854298818?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qqfriend&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9.7.8.1&st=1535205162&unique=7FD92FD5EF7C398C4F86688D26A5F3BA
点击数98,顶贴数15,本页字数4920,总字数4920 瓶邪吧,清酒瓶子小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