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重发】后沙海笔记(续《荒沙之冢》,原著风中篇HE)

2015-11-13 17:46, 53楼

=====================第十六章 完======================

2015-11-15 20:58, 61楼

=====================第十七章 完======================

2015-11-18 18:56, 67楼

====================第十八章 完=====================

2015-11-19 15:43, 70楼

过来吧宝贝@不嘘寄远

2015-11-21 16:07, 74楼

===================第十九章 完====================

2015-11-26 21:22, 81楼

二十、绳索

出于习惯,我在第一时间就觉得我们俩被骗了。

骗过我的人有很多,为了自己的,为了我的,各种原因,数都数不清。我在很早的一段时间里就意识到自己是让人觉得能够轻易被骗的人,为此我也做过一些改变,但有胆子去骗闷油瓶的,除了那个不着调的黑瞎子,我是真的不相信会有第二个。

“小哥,你打算怎么办?”我挨着香炉坐下,抓起一把石子往里扔。

闷油瓶静默几秒,答道:“再看看,应该有别的路。”

“难说。”我把手伸至洞外,下探几尺,不出预料地摸到了捆在木桩子上的牛油绳。这种地方,越是原始的工具,就越能说明问题,“这条绳的另一头应该是连去对面的,现在整条晾在这边,可能的原因有很多,但我觉得人为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你觉得会是谁?”闷油瓶回过头问我。

还能是谁,我几乎脱口而出。但是话到嘴边,立刻意识到答案并不是绝对的,局面可能会比我想象中的复杂得多。

假设扯断绳子的是蓝袍,那么合理的推断就是他和整个马队在绳索通往的地方遇到了一些极其危险的境况,导致了他作出了不能让我们跟过去的判断。但如果是这样,他应该会留下明显的标注,提醒我们这是他本人的意思。

这样的标注我和闷油瓶都找不到,那么可能性就有二。

一是蓝袍遇到了连他都无法做出合理反应的危急情况,二是这条绳索根本就不是他弄断的。

这就变得很棘手了。如果始作俑者另有其人,那么蓝袍应该能够考虑到这样的行为会给我们造成一种误解,他不会不去阻止。然而只要他一出手阻止,他的身份就会被人怀疑。无论怎么样,那边的情况都不会太乐观。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闷油瓶,他也皱了皱眉,继续看着远处的崖壁没有说话。

天色渐渐变暗,估计没过多久就会入夜,闷油瓶身上没有任何的照明工具,他所仅有的时间可能就只有短短一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他必须要尽快做出决定。我虽然没办法感同身受,但我觉得他应该是急的。

我回头看了看被我一路做了标记的石壁,心里暗道,我和胖子约定的时间,应该也快到了。

走到这一步,我很难再去选择全身而退。闷油瓶一路过来的暗示与提醒,都在告诉我这些事情是跟我脱不了关系的,他尝试过劝回,但我越发觉得他那是心口不一。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办法像往年那样把我使劲往外推,我已经是局内人了,他早就明白这个事实,所以才没有像以往一样态度坚决。

从新疆回杭州以后,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闷油瓶为什么要为我做这些?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这个问题的出发点本身就是错的,闷油瓶不是为了我才做这些,他做了那么多,为的是我的计划,或者说,是透过我的计划牵涉到的整个大局。

他不会单独为了谁而去做些什么,就算是为了他自己,也不会。

想通了这一点,我突然觉得好受很多。很多事情,他没有告诉我,不为别的,就只是因为还没到他预定的时间,此时他的心中应该有一个大局,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他心中有数。我忽然有一种心安理得被别人当白痴的感觉,甚至于,我就算一直保持这种萎靡不振的状态,也没关系,闷油瓶不会对我有半点斥责——因为已经没有你什么事了。

想到这里,我抬起了头。闷油瓶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我的对面,沉默地看着我。我没有留意他刚才在干什么,但是他应该维持这样的状态很久了。

“你不赶时间吗?”我没话找话地问,“天快黑了。”

闷油瓶侧了侧头:“他们走不了多远。”

“但首先咱们得过去。现在路已经被断了,这条路是死的。”

“可以先从这边下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别的线索。”闷油瓶淡淡地说道,我心想这听起来有点扯,正准备反驳,突然听到他问了我一句:“你在想什么?”

这个问题问得太过突兀,我先是一愣,然后才沉住了气,这不是闷油瓶平日会关心的东西,他今天很反常。

“与你无关。”

话音刚落,我就看到闷油瓶微微一敛的眼神。与他直视突然成了一件很困难的事,我有一种被看破了心事的难堪,但还是勉强紧绷着,结果没想好怎么解释,就听到闷油瓶继续问道:“回去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他这是什么意思?“我打算怎么办,对你会有什么影响吗?”

他答得很干脆:“不会,做你认为正确的就好。”

“你就没想过,我可能不会顺着你的意思来?”我道,“如果你是真的想所有事情都按照你的安排走,这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闷油瓶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我心中一颤,突觉他被彻头彻尾地笼罩上了一层浓重的荫翳。他对我道:“吴邪,其实你一直都有两个选择。”

我下意识就想问到底是哪两个,可我刚想开口追问,一只手就搭在了我的右肩上,沉得直让人往下塌。我扭头一看,他妈的居然是胖子。

“离得老远就听到你们俩在这儿磨磨唧唧,聊啥能聊得这么起劲?”

我没好气地道:“聊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

“哟,火气这么大,刚才是谁在我后背写字儿,说是“天黑前速来”了?现在翻脸不认人?”胖子道,“他娘的你知不知道胖爷我为了找你,废了多大的劲儿才甩走那两只龟孙?”

我看向闷油瓶,没觉得他有表现出半点的意外,胖子勾着我的肩接着道:“你们说的那破事儿我都听见了,我一早就觉得那个算命佬有问题,但没想到原来是咱们这边的人。”

是不是我们这一边的,这还真不好说,虽然这是闷油瓶亲口告诉我的,但也不见得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我想了想,道:“困在这里不是办法,就按小哥说的吧。”

说完我就往悬崖边上挪了几步,还没蹲下身,就被闷油瓶抓住了肩膀,听到他冷冷地说了句:“我先下去。”

我把他的手拨开:“这里不是斗,没有去到哪儿都必须由你来冲锋陷阵的理由。”

“下面很危险。”他道,“我不放心。”

“我也不放心。”我回道。他跟我说的完全不是一回事,现下我也懒得去解释,下意识就看向了胖子。

这个人不知道从哪儿捎来了一根长麻绳,招呼没打一声就走过来往我身上绑,把我的腰捆得死紧,“探路的人一个就够了,两个看紧一个,这是咱们仨的传统,以前都是天真和胖爷我当后备军,这回换换人吧,小哥,老是你一个人逞英雄多没意思。”

我接道:“胖子说得对,下去看看而已,很快就回来。你们只要帮我扯着绳子,随时都能把我拽回上去。”

闷油瓶一言不发,我看他没什么反应,权当默认,紧了紧身上的麻绳,一只脚就背对着探出了悬崖。

等到整个人踩在了裸露在外的岩石,我抬头重新看回了那个山洞,闷油瓶坐在边上,视线却并不在我这里。

我突然觉得这个人开始变得不真切。

是我的错觉吗?明明前不久才说过话,转眼之间,他给人的感觉又恢复到了最原始的状态。熟悉的漠视与生分。

天完全黑了,我点着打火机,看了看脚下的路,决定不再多想。绳索的长度不过几十米,蹊跷只可能出现在末端,专程下来一趟,只是想看看蓝袍会不会在另一头留了什么线索,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岩石上布满了青苔,杂草完全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只好把打火机咬在嘴里,逐块检查,在比较干燥的地方上用刀做标记,一步步沿着下垂的绳索往下爬。

就在这时,我发现脚下不远处竟然透出了亮光。

这种时候还呆在这座山里的人,除了我、闷油瓶和胖子,还会有谁?难道是蓝袍?

我心中一惊,加快了脚下的动作,谁知道一个不留神,踩错了地方,脚下一滑,整个人从绳索上撤了开来,我下意识攥住绑在身上的麻绳,恨不得朝胖子大叫快抓紧。

但是,预想中的力道并没有出现,我抓着绳子,松开嘴里的打火机,直落落地掉下了山崖。

一刹那大脑几乎当机,我在强烈的失重感中不知所措,刚意识到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一只手突然伸了出来,准确地抓了我的手臂。

火光亮得刺眼,我只手攀岩翻了上去,缓了口气,睁开眼睛,想看清楚这个人到底是谁。

但是等到我真正看清楚了他的脸,我下意识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娘的我居然看到了我自己的脸。

2015-11-26 21:24, 83楼

==================第二十一章 完====================
点击数204,顶贴数14,本页字数3724,总字数9109 瓶邪吧,艺_步st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