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角受伤吧】(bl)忘羡曲终人不散 陈情令续写

2020-02-19 12:28, 1楼

接陈情令电视剧
初三,写文的时间不太多,更文不定咩👀

2020-02-19 12:29, 2楼

1.
一座不知名的山上,一个相貌清俊的男子拽着一头正在嚼苹果的驴坐在河边,“喂,小苹果,你想不想回云深不知处啊,这天天在外面过着四海为家的日子……我还是想念云深不知处。”当然驴是不会回答他的。“喂小苹果,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魏无羡撇撇嘴。事实上,他想回云深不知处是有原因的,前几日在清河附近,他感受到了阴铁和阴虎符的异动,说来很奇怪,阴虎符在观音庙时就封在赤峰尊的棺材里了,而阴铁则下落不明,他主要是想回去告诉蓝忘机这件事。本来他是想写一封信寄到云深不知处的后来想想还是自己亲口告诉他比较好(不不不,他有私心,他想见他的蓝忘机😏)。
他终于下了决心要回云深不知处,牵着小苹果赶路。夜幕降临他站在了云深不知处门口。正好撞见思追和景仪,两个人便风风火火的跑去静室也顾不上什么家规——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此处省略蓝启仁老先生的白眼🙄️)
到了静室,他俩好像又忘了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大叫着“魏前辈回来了……”蓝忘机本在一心一意的抚琴听到俩人儿这么一喊,立马激动的不要不要的了,却仍以万年不变的神色面对思追和景仪。
云深不知处门口……
“蓝湛!!!想不想我想不想我啊。”面对魏无羡的疯狂,蓝忘机只好点点头。“你说你一个仙督,忙的都瘦了。”魏无羡接着打趣道。“我已不是仙督,仙督之位还是兄长比较合适。”蓝忘机回答。“呦,你蓝湛什么时候也能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了?”(此处配上魏无羡的迷之微笑😏)“这不只是对魏前辈说这么多话嘛!”景仪在一边偷笑,思追马上拉拉景仪的袖子,示意他安静,景仪调皮地笑了笑:“这不事实嘛!”(此处还有景仪的捣蛋鬼笑容🙃)蓝忘机无奈的叹了叹气(汪叽的内心独白:景仪啊,你了解的有那么一点点的多,行了行了不生气,要平静!!😤)
静室……
“魏婴。”蓝忘机叫醒了已经睡着了的魏无羡。“兄长说,近日在清河一代见到了恨生(金光瑶的剑)“啊?是吗?我是从清河那边回来的,在清河时,我就觉得阴铁和阴虎符有异动。”蓝忘机的一句话让魏无羡一下清醒了,便道出了阴铁与阴虎符一事。蓝忘机一时震惊有缓和下来:“魏婴,睡吧。”

2020-02-19 12:30, 3楼

2.
第二天一早,蓝忘机便同魏无羡前往清河,一起去的还有思追和景仪。这本就不是一件紧急的事情,于是四个人就走走停停,仿佛只是游山玩水一样。
蓝忘机牵着小苹果在前面走,魏无羡坐在小苹果背上,吹着陈情,思追和景仪就相对惨一些了,只有在后面跟着走的份了。“蓝湛,这首曲子到底叫什么呀?”一曲终魏无羡问道,刚刚那一曲正是当年在屠戮玄武洞里那一曲。蓝忘机“冰冷”的脸上闪过一丝微笑道:“忘羡”(此处是魏无羡惊讶的脸🥴【这表情如何】)“那……那你承认咱俩的关系了?”魏无羡惊异……
蓝忘机不语,后面的两个小宝宝已经吃了满满一肚子狗粮。(你说羡羡辣么怕狗🐶遇到汪叽后还无限撒狗粮)“好了好了别闹了”蓝忘机马上绷住已经笑喷的脸……
正午,是艳阳高照之时,四个人终于到达了清河(别问我为啥到得这么快,我只是不知道该往下写啥了)
清河,不净世……
“啊啊啊魏兄,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聂怀桑满脸无辜(又是这个一问三不知)“还没问你什么呢你就不知道,聂兄,你别这样啊,啊。”“聂宗主是否知晓阴铁一事?”蓝忘机盯着聂怀桑问(此处是聂导恐惧的小表情😱)“蓝湛,别盯着聂兄了,瞅给人吓的。”魏无羡冲他挑挑眉。“啊,你们先在不净世休息吧。”是聂怀桑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随后带他们在不净世穿梭“宗主,她醒了。”这是一个聂氏门下的弟子赶来。“那准备些食物。我先安排一下这几位客人。”聂怀桑乱了阵脚。“谁醒了?”魏无羡假装凑热闹的问了一句。“嗯……没…没什么,我的一位表情亲。”聂怀桑尽量不躲避蓝忘机灼热的目光。
傍晚……
“蓝湛,你说那个她是谁呀?”魏无羡坐在床榻上转着陈情。“不知。”蓝忘机抬头看看魏无羡。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聂怀桑偶然得到了江厌离的灵识,使她重生。

2020-02-19 12:30, 4楼

3.
“我是在哪里呀?”一边的江厌离醒过来问身边的一位并不相识的女仆道。“江姑娘,这是清河,聂宗主偶然得到了您的灵识,将您复活了。本来说您醒了就送您回云梦的但是现在看来有一位对您来说十分重要的人来清河了。”女仆点燃了一盏烛灯。“羡羡,是阿羡吗。”江厌离十分激动。女仆点点头。
一个院子里……
“羡羡在哪儿?”江厌离转头问女仆。“小姐,在那儿呢。”女仆指指魏无羡和蓝忘机。“阿羡,羡羡。”江厌离冲着魏无羡喊道。魏无羡回头看到了江厌离,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蓝湛,掐我一下,我不会做梦呢吧。”“羡羡,是师姐啊,这还要谢谢聂宗主呢,他寻到了我的灵识,将我复活。”江厌离冲魏无羡笑笑,“啊,师姐,我好想你啊!”魏无羡说着便抱了上去。(来自蓝忘机的醋意)
“师姐,我想喝莲藕排骨汤了!”魏无羡撒娇道。“好好好,有时间一定给你做,还有莲子粥。”江厌离满脸宠溺……
第二日……
“蓝湛,我们是不是也要开始寻找阴铁和阴虎符了。”魏无羡趴在蓝忘机怀里撒娇。“今日动身!”蓝忘机扶着魏无羡起床。江厌离和他们同去。

2020-02-19 12:31, 5楼

4.
清河的某条小街。
金光瑶手里拿着阴铁和阴虎符猖狂的声音从一件小破屋子里传来:“只要我还在这世界上,就别有人想控制阴铁…”自从薛洋复活了金光瑶,二人就开始准备控制阴铁和阴虎符,来炼制凶尸(这是打算把温若寒的路重走一遍)。
这一切,被江澄听在了心里。江澄这个急性子,用剑捅开了小破屋的门:“怎么是你?好啊,回来再让世人厌恶你吗?”江澄冲着金光瑶喊道,又刚好被魏无羡和蓝忘机撞到了。“江澄。你怎么也在这里?”魏无羡十分惊讶。“魏无羡?我还想问你怎么在这儿呢?”虽有几份想念在心中作乱但他嘴上仍然不饶人(江澄这个死傲娇)“怎么,我就不能回来了吗?”金光瑶猖狂道,“观音庙之时,你们不留情面的对我……不如江宗主来看看自己心尖上的人受伤吧。”说着便用一根绳子勒住了江厌离的脖子。“姐?”江澄更是满脸惊讶,“回头再和你解释。”魏无羡瞅了瞅江澄,他也想不到师姐会进来,他和蓝忘机进来之前一再告诉师姐无论如何都不要进来。“师姐!”魏无羡不想再看到她受伤,她为保护自己死过一次,这一次不论怎样他都要护住刚刚返回人世的师姐,“金光瑶,你有本事冲我来,不要伤害师姐,她与你无冤无仇,与你有怨的是我…你…你放开师姐。”
“你还怕轮不到你吗?我要一个一个的折磨……啊哈哈哈哈哈………”金光瑶的狂妄自大终于惹怒了魏无羡,刚想冲上去,被蓝忘机拉住了:“你这样就不了江姑娘,还可能把自己的命搭进去,魏婴,冷静。”难得蓝忘机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魏无羡冷静住了,要思考,不能莽撞……(下次千万别再怎样冲动了,只有这一次机会。这不是他曾经对江澄说的话么,转过头来,自己却忘了)江澄得住机会,将剑架在了金光瑶脖子上,一句话悠悠飘来“放开他!”
“好啊!”他将江厌离扔在地上,不料,拔开剑想刺上去魏无羡见状赶忙推开师姐,金光瑶的剑落下,吃在了魏无羡的侧腹。“羡羡……阿羡,不不不,羡羡,你醒醒,看看师姐好不好好不好?”江厌离扑上去抱住魏无羡。“哼,你们想要的结果?不是不能伤害江厌离吗,魏无羡总没问题吧,要我说,他呀,就是短命。”金光瑶从江澄的剑下抽出脖子。“魏婴,醒醒,别睡…”蓝忘机也赶忙凑上去。“他不会死不会……不会……我不想刚刚回到这世上就失去羡羡…”一旁的江厌离早已哭的死去活来。是的,她不能失去他,怎么说,也是她弟弟……

2020-02-19 17:39, 6楼

5.
蓝忘机着急,打横抱起魏无羡就御剑去了云深不知处,江厌离因为担心魏无羡,便没有和江澄回云梦。到了云深不知处,弟子们都是惊异不已,他们大多不认识江厌离,也从来没见过含光君如此着急……
魏无羡再醒来已经是五天后了,微微睁开眼,发觉自己是在静室,一旁是用凉水沾了毛巾给他擦着额头的江厌离,还有蓝忘机在一边握着他的手,给他暖手,输入灵力。他记得射日之征是他动用一虎符昏迷后醒来,江厌离趴在床边,面上写满了憔悴,现在的江厌离不也是这般憔悴,只是,现在已经是另一番光景了。他轻轻哼了一声,蓝忘机赶忙望向他。“魏婴,你醒了。”“羡羡醒啦,还难受吗。”两个人赶忙有一番寒暄。“我……咳咳…我没事啊……”他才说了几句话,胸口就已经疼的受不了了,没忍住,不免得有一滴眼泪流出眼眶。“魏婴,怎么了?”趁着江厌离出去换水,蓝忘机将魏无羡扶起来,搂在自己怀里。魏无羡使劲摇摇头,不过他真的是没有力气了,瘫在蓝忘机怀里。江厌离进来了,伴着莲藕排骨汤的味道。“师姐,莲藕排骨汤?”魏无羡一下子来了精神。“特意给你做的,小馋猫。”江厌离还是往常一般的宠着他。“含光君,您也去吃一点吧,我照顾他。”江厌离放下餐盒转过头去对蓝忘机说道。蓝忘机点点头将魏无羡的头靠在床头上,江厌离赶忙坐了过去,盛了一小碗一点一点的喂他。
“含光君,云梦江氏江宗主,兰陵金氏金宗主求见。”一个弟子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嗯。”蓝忘机点点头。随着,江澄和金凌便进来了。“阿娘!”金凌跑进来就扑在了江厌离怀里,“魏无羡,听说你被金光瑶刺了一剑,你还好吗?”金凌随后转过头问魏无羡。“嗯……”魏无羡只是一一句嗯来回答,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如何。“金凌,叫大舅,不能没礼貌!”江厌离在一边说道。“哦!”金凌虽然面上满是不愿,但是心里还是情愿的,毕竟父亲的死并不是他造成的,自己当时冲动还捅了他一剑,心里满满的愧疚。再说了,观音庙一别,已有半年未见还是有几份担忧。
“哦,大舅舅…”这一句叫的魏无羡有些受宠若惊,而金凌早已红了脸。
“金凌,想必金光瑶很快便会回归金氏,你……”魏无羡有些担忧,“哦哦没事没事,这不有江氏撑腰吗。”金凌还是太过依赖江澄,这是魏无羡更担心的,因为如果金光瑶抓住这个弱点,就一定会先去灭掉江氏,金光瑶害人于无形之中的本领,他魏无羡可是领教过的。

2020-02-19 17:40, 7楼

有人嘛?

2020-02-19 20:28, 9楼

@香颜陌陌😘谢谢哈

2020-02-19 21:08, 10楼

6.
调养了几天魏无羡的身子总算没那么弱了,下地走走还是没问题的,但是这次,还是落下了许多毛病,医师同蓝忘机说,他这是体寒,冬天怕是难过一点的了,下雨天也会有些难受,在就没有什么大问题。魏无羡本来就很喜欢下雨,但是现在,一到下雨天就难受的受不了,他还是不盼着下雨了。
江澄已经通知仙门百家,金光瑶回来了。仙门百家则是纷纷派人暗中追查金光瑶的行踪了,竟发现他多次去了乱葬岗。
一个月后,姑苏的一个小镇子……
金光瑶这是第二次来姑苏,第一次还是来听学之时,不管怎么说还是对姑苏不太了解,就在镇上转,说是太巧了也不为过。这两天魏无羡身子好了不少,就嚷嚷着要出来玩,蓝忘机和江厌离也拦不住,便就随他去了,刚巧,走走停停的就来来到了这个镇上,他们也没注意镇上有没有什么古怪的事情,就是走走停停的闲逛罢了。
魏无羡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出来走走,就打算现在这个镇上住一晚明日中午再回云深不知处。江厌离找一家客栈,本想自己住一间房,让蓝忘机和魏无羡一起住,但是到店里,老板娘说只剩下一间房了,这里的其他房间被一个公子全都包下了。蓝忘机突然觉得奇怪,之前走了那么多家客栈都说有人包了所有房间,但眼下时间不早了,赶回云深不知处也有些来不及了,索性住了下来。
三人刚刚进入房间,就有一声音从门口悠悠传来,“逃不掉了吧……”
“金光瑶?”魏无羡皱皱眉头,“这声音……”
“是我,”金光瑶从外面走进来,“上次让你们逃了是我大意了,不过现在,魏公子想必还有病在身吧?”
蓝忘机下意识的把魏无羡挡在身后,“你有事直说。”蓝忘机还是一副面不改色。“我还能有什么事啊,阴铁和阴虎符都在手里,把金氏宗主的位置夺回来,收服天下就好了。”金光瑶还是一副狂妄,“再过几日,苏悯善也回来了,你的天敌啊含光君。对了,忘了告诉你,现在我只要动动手指,你身后那位魏公子的命就不保啦!你的心头肉啊!”还没等蓝忘机开口,江厌离就现站到金光瑶面前了:“你敢动阿羡一根头发,我就敢要你的命。”这可能是江厌离第一次这么生气,不过,这威胁到羡羡的命了,她不发怒才怪呢,就是因为金光瑶魏无羡昏迷了五日。

2020-02-19 21:10, 12楼

有……人……嘛……👀

2020-02-19 22:12, 15楼

谢谢你啦@香颜陌陌❤️

2020-02-20 09:12, 17楼

7.
金光瑶说着拿出来一根毒针,不知怎么就突然到了魏无羡身后,一下将毒针扎进魏无羡的太阳穴上,毒针已入进去三分之二,魏无羡还没反应过来,连一声尖叫都没有就晕了过去。
江厌离几乎崩溃,“羡羡,你怎么了!”说着,一串眼泪就流了下来。“魏婴,醒醒,你醒醒。”蓝忘机眼里竟有泪水。“你对他做什么?”两人几乎同时问道。“只是一根毒针,对你们来说是一根毒针,但拔出来便无事,而对他来说,是会致命的。”金光瑶抹掉手上的血,“为什么?”江厌离抬起头问。“江姑娘真的好单纯,魏公子把自己的金丹刨给江宗主的事,江姑娘恐怕不知道吧?”金光瑶挑起江厌离的头。“什……什么……羡羡他……”江厌离的眼眶红了。
蓝忘机终于忍无可忍,赶快拔掉魏无羡头上的针,却不想,魏无羡的太阳穴处鲜血喷涌,他赶紧用灵力封住上涌的血脉,但是封不住。“忘了告诉你啊,这针拔了,会这样一直出血一个时辰,这要看魏公子的血够不够出了…哼…”蓝忘机用手帕按住魏无羡的太阳穴,将他交给江厌离照顾,随之,避尘出鞘。“江姑娘,先带魏婴回云深不知处。”蓝忘机赶快支走江厌离,自己一个人面对金光瑶,他深知金光瑶斗不过他,不过只要魏无羡在,金光瑶就可以威胁他。
金光瑶终于用传送符离开了,蓝忘机匆匆赶回云深不知处。
静室……
蓝忘机在床边坐下,拉着魏无羡有些冰凉的手输送灵力,一个时辰差不多快到了,血就也止住了。
酉时,魏无羡终于醒了,睁开沉重的眼皮,微微动了一下,还是被蓝忘机察觉到了。“魏婴,冷吗?”蓝忘机的手触到了魏无羡滚烫的额头和冰凉的脖子,脸上不仅显出几分担心。魏无羡自己也感觉得到,自己烧的浑身上下除了额头都十分冰凉,蓝忘机替他盖了盖被子,已是深秋,魏无羡体寒,自然是觉得很冷,就又往被子里缩了缩。“好啦好啦,喝药啦羡羡。”江厌离捧着药碗坐在床边。蓝忘机把他扶起来,又生了一盆炭火。“羡羡要师姐喂……”魏无羡都病成这样了还不忘了撒娇。“好好好,来,张嘴啊羡羡。”江厌离也是心甘情愿。(蓝忘机打醋桶的凝视在此)“啊啊啊好苦!”刚喝了一口,魏无羡就叫嚷着苦,“我去问兄长要一些糖,好吗,乖,快喝。”蓝忘机只好在一边安慰。

2020-02-20 10:48, 19楼

我今天可能再更一章

2020-02-20 11:32, 22楼

是啊,当然是虐文😏

2020-02-20 21:15, 24楼

有人看咩,看完的留个爪

2020-02-20 21:41, 26楼

8.
已过亥时,蓝忘机搂着魏无羡躺在床榻上,尽量用自己的体温温暖魏无羡冰冷的身体,屋子里还剩下一盏蜡烛。
子时多一点,魏无羡感觉胸口和脑袋一阵阵的痛,才睁开了眼睛。本来想叫蓝忘机,却又不想麻烦他,直到痛的实在忍不住了,才轻轻哼了一声。蓝忘机和江厌离好像都听到了似的,江厌离赶快从对面的床榻上跑过来,魏无羡把头埋在蓝忘机怀里。“怎么了!”蓝忘机抽出一只手摸了摸魏无羡的额头,“是不是难受?”蓝忘机实在是无奈,魏无羡就那样一直趴在他怀里,也不吱声。其实这是那根毒针的毒发作了,金光瑶没有告诉他们,这种毒发作了伤到全身血脉,魏无羡没有金丹,便是没有灵力护身,当然是很痛苦的了……
“江姑娘,照顾一下魏婴,我去找兄长。”蓝忘机将怀里的人交给江厌离,匆匆跑出静室,也不管是不是犯了宵禁。蓝曦臣随蓝忘机来到静室,就急忙去给魏无羡把脉,蓝忘机瞟了江厌离一眼,偶然看到了江厌离通红的眼眶,怪不得魏无羡和江厌离那般亲近。“诶……”蓝曦臣把完脉也只是叹了叹气,“这身子究竟还是太弱。”他拉过蓝忘机轻声说道。“如何?”蓝忘机不知是怎么一种弱法。“这身子是好不了了,慢慢调养,那根毒针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啊!”“兄长……”蓝忘机本想了解的多一点,却被身后的呻吟声打断了。“蓝……蓝湛……”魏无羡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才挤出来这两个字。“嗯,我在这儿。”蓝忘机马上转过头去。“痛……”魏无羡抓着他的手,但毕竟还是没有力气,很快又躺了下去。江厌离见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在一边干着急。“能扶我起来一下吗……咳咳…咳咳咳……”见魏无羡咳得撕心裂肺蓝忘机赶快抱起他,拍拍后背给他顺气。就那样趴了一会,魏无羡就睡了过去,蓝忘机才把他放回床榻上。“忘机,这是药,这几方药都比较苦,我再想想有没有能缓解气息紊乱的药,我先回去了。”蓝曦臣交代好所有事情就离开了静室。

2020-02-20 21:41, 27楼

😉深夜更文

2020-02-21 11:22, 29楼

8.
已过亥时,蓝忘机搂着魏无羡躺在床榻上,尽量用自己的体温温暖魏无羡冰冷的身体,屋子里还剩下一盏蜡烛。
子时多一点,魏无羡感觉胸口和脑袋一阵阵的痛,才睁开了眼睛。本来想叫蓝忘机,却又不想麻烦他,直到痛的实在忍不住了,才轻轻哼了一声。蓝忘机和江厌离好像都听到了似的,江厌离赶快从对面的床榻上跑过来,魏无羡把头埋在蓝忘机怀里。“怎么了!”蓝忘机抽出一只手摸了摸魏无羡的额头,“是不是难受?”蓝忘机实在是无奈,魏无羡就那样一直趴在他怀里,也不吱声。其实这是那根毒针的毒发作了,金光瑶没有告诉他们,这种毒发作了伤到全身血脉,魏无羡没有金丹,便是没有灵力护身,当然是很痛苦的了……
“江姑娘,照顾一下魏婴,我去找兄长。”蓝忘机将怀里的人交给江厌离,匆匆跑出静室,也不管是不是犯了宵禁。蓝曦臣随蓝忘机来到静室,就急忙去给魏无羡把脉,蓝忘机瞟了江厌离一眼,偶然看到了江厌离通红的眼眶,怪不得魏无羡和江厌离那般亲近。“诶……”蓝曦臣把完脉也只是叹了叹气,“这身子究竟还是太弱。”他拉过蓝忘机轻声说道。“如何?”蓝忘机不知是怎么一种弱法。“这身子是好不了了,慢慢调养,那根毒针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啊!”“兄长……”蓝忘机本想了解的多一点,却被身后的呻吟声打断了。“蓝……蓝湛……”魏无羡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才挤出来这两个字。“嗯,我在这儿。”蓝忘机马上转过头去。“痛……”魏无羡抓着他的手,但毕竟还是没有力气,很快又躺了下去。江厌离见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在一边干着急。“能扶我起来一下吗……咳咳…咳咳咳……”见魏无羡咳得撕心裂肺蓝忘机赶快抱起他,拍拍后背给他顺气。就那样趴了一会,魏无羡就睡了过去,蓝忘机才把他放回床榻上。“忘机,这是药,这几方药都比较苦,我再想想有没有能缓解气息紊乱的药,我先回去了。”蓝曦臣交代好所有事情就离开了静室。
蓝忘机又是一夜无眠……

2020-02-21 11:22, 30楼

更啦

2020-02-21 14:06, 32楼

你们有没有想看番外的
点击数278,顶贴数14,本页字数8266,总字数21423 男主角受伤吧,甜味超标牛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