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恋肚癖

2018-01-27 20:43, 1楼

2018-01-27 20:44, 2楼

【恋肚癖】
寒冷的严冬,河水一改往日的活泼,似乎安静地睡着了,大地银装素裹,路上的行人渐渐稀疏,一切似乎都陷入沉睡。雪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长年犯胃病的她昨晚一定饱受折磨。她轻轻摸了摸鼓胀的肚皮,“昨晚吃的怎么还没消化完……”她小声嘀咕着,伴随着的便是一阵“咕噜,咕噜”的腹鸣,肚子在向她发出抗议。雪儿有个癖好就是特别喜欢折磨自己的肚子,尽管时常因为胃液分泌不足而导致消化不良、胃胀痛,但她喜欢饱胀的感觉,她喜欢自己胃不舒服的感觉,尽管常人无法理解。经过昨晚的风卷残云,但雪儿的胃里还是有残留的食物没有消化完,工作了一晚上的胃似乎也要陷入沉睡,雪儿的肚子向外凸着,接踵而来的反胃感充斥着整个食道。“昨晚吃的太多了…”雪儿回想起昨夜的疯狂,她贪婪的享受着饱胀的感觉,无视胃的负担。胃疼了一夜的她此时面容也显得憔悴不堪。突然,雪儿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她摸了摸肚子眼光锁定在冰箱上,她知道今天父母都外出出差了,有一段时间不会回来了,这意味着她可以尽情地折磨自己的肚子了。因为下雪的缘故,室内温度变得很低,雪儿穿了一件粉色的兜帽衫,下身穿了一件短裙并套上了厚厚的丝袜。她不喜欢穿非常紧的 衣服,因为那会妨碍她的进食。她打开冰箱,父母为她准备了整整一周的食物,只见雪儿满意的摸了摸肚子说“这下可以好好饱食一顿了!”“咕噜…”消化不良的肚子依然在不停的发出抗议,不过显然雪儿并没有在意。雪儿在儿时就显露出惊人的肚量,仿佛一直吃不饱一般,经常在吃饭时把自己撑的动不了才罢休。不过,雪儿从小就有胃病,经常发生消化不良的症状,所以在饱食之后她又得承受不可避免的痛苦——她的胃液分泌根本跟不上她的进食速度。父母带雪儿去医院时,消化科的医生经过检查发现雪儿从小身体缺少某种染色体,这导致她有非常强烈的食欲,但是她的胃比一般人要分泌更少的胃液,所以她每次饱食之后都要忍受强烈的胃胀感,但为什么胃液分泌不足还能保持如此强烈的食欲医生表示也不得而知,只是叫雪儿的父母监视雪儿的食量,不然很有可能导致胃穿孔。随着年龄的增长,雪儿的食欲慢慢下降逐渐和一般人无二,她的父母也渐渐放宽了对她的监视,但私下里其实雪儿的食欲不减反增,她通常在吃饭之前就吃掉了大量的零食,然后再穿着紧一点的衣服不让父母起疑心,每当夜深人静时雪儿总喜欢拿着家里的听诊器听自己胃里的声音,尽管被胃胀感弄得睡不着觉,但雪儿慢慢地爱上了这中感觉,而且她发现自己不管怎么吃也不会胖。只见雪儿细心地挑选着装满整个冰箱的食物,尽管肚子还在不停的抗议,但雪儿早已馋的不能自已,她首先拿出两份堆得像小山丘似的三色豆炒饭,经过几分钟的微波炉加热处理便变成了热腾腾的盘中食。雪儿吃了第一口炒饭,三色豆的味道在她的口腔里宛如一首欢快的交响乐,一口,两口,三口…直到两份小山丘似的炒饭被消灭完,雪儿才从被三色豆构造的美味意境中回到现实中来,她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便拿起一瓶2000c的果汁喝起来,三色豆的浓香加上橙子的酸甜让雪儿仿佛置身于人间仙境,“咕噜、、咕噜、、、”黄色的液体一点一点的消失在了雪儿食道的深处。突然,雪儿感受到有很沉重的东西压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肚子已经扩张到了大腿上,粉色兜帽衫上的皮卡丘图案已经被撑成了大头贴,满满的饱食感充满了整个胃。雪儿摸了摸自己的腹部,仿佛已经有了4,5个月孕肚般大小,“怎么扩张的这么快?我还有好多东西想吃呢!”雪儿不高兴的嘀咕着,虽然已经能明显的感受到胃胀感,但是这对雪儿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这时,一阵浓香飘进了雪儿的鼻子里,强烈的食欲立马带领着她进入了厨房,原来雪儿的父母已经为雪儿做好了两大杯热巧克力。雪儿迫不及待的搓了搓手,突然想到了之前买回来的甜甜圈——听说热巧克力和甜甜圈更配哦,雪儿闻着充满德芙味道的巧克力,抿了一口,黑色的小流在雪儿的嘴里肆意流淌,仿佛整个神经都充满了甜甜的巧克力味,“这是一首以巧克力为主旋律,甜甜圈为伴奏的华美交响曲。”雪儿幸福的感叹道,估计全家只有她能如此痴迷于食物的美味了。随着最后一块甜甜圈下肚,雪儿不安的伸直了身子,此时雪儿从下看已经看不到自己的大腿了,“我真的吃了这么多吗,可以还有很多好吃的没品尝呢!”雪儿不满意的哼哼着,上次她吃这么多的时候已经是5年前了,腹中的饱食感和强烈的食欲不停的在雪儿心中纠缠,最终还是食欲占了上风。“算了,正好我也挺享受这充实感,今天就看看最多能品尝掉多少食物。”雪儿快活的说着,殊不知胃腔里的压力在不断升高,胃黏膜已经受到了损伤。“叽里咕噜”雪儿安抚着已经变成6.7个月孕肚大小的肚子,雪儿可以明显的感受到食物和液体在不停的蠕动。她轻轻的按了按肚子,“是软的!”雪儿兴奋的叫道,这表示她还可以继续自己的美食之旅。“让我看看,,,接下来,,是布丁!”雪儿从冰箱中拿出了十几杯绿色的香草布丁,因为雪儿从小就是甜品的发烧友,不管家里买了多少甜品雪儿总是第一时间把它吃完。这下没了父母的监视,雪儿可以尽情地享受甜品了。雪儿拿起一杯绿色的布丁晃了晃,“别急,姐姐马上送你们去温暖舒适的新家!”雪儿摸了摸肚子说。“咕噜”肚子好像也在发出邀请似的响了几声。随着“咕咚”一声吞咽,雪儿舔了舔嘴唇回味着刚才的美妙体验,香草的醇香在口腔内爆发,激起了雪儿强烈的食欲,“咕咚,咕咚,,”随着最后几声吞咽,雪儿竟然把所有布丁全部消灭殆尽。粉色兜帽衫上的皮卡丘已经被撑的变形,宽松的上衣也只能遮住雪儿半个肚子了,强烈的饱食感霎时间有重新回到了所有神经上,雪儿不安的挪了挪位置,拉开上衣,看到已经被撑的发白的肚皮,不时有食物缓慢的蠕动体现在肚子的末端,雪儿擦了擦额头的汗,腹部已经有明显的胀痛感,她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胃穿孔的前兆。她不安的摸了摸肚皮,准备放弃继续进食。这时,角落里一个标有“XR”的盒子引起了她的注意,喜形于色的她立马意识到这可能是父母为她买的生日蛋糕——领走前父母说要给雪儿一个惊喜。雪儿拖着沉重的身子来到盒子旁,此时她已经弯不下腰了,从侧面看与一个孕妇无二,只是对一个14岁的女生来说这么大的肚子未免显得有些突兀。她细心的打开盒子,里面有一张祝她生日快乐的贺卡,眼泪瞬间溢满了眼眶,之前雪儿的父母都是因为工作忙而没有给雪儿买过生日蛋糕,这是雪儿头一次看到自己的生日蛋糕——是洋式蛋糕,由芝士蛋糕,巧克力,奶油互相累叠而成,顶层周围有许多白色奶油花,加上草莓点缀期间,仿佛舞台的中央则印着“XR”的字样,她知道那是代表雪儿的意思。雪儿独自把自己的生日蛋糕搬上桌并点起了十四支蜡烛,她在心中对父母表示感谢,尽管他们不在身边,可是相比之前这个生日蛋糕已经是最大的惊喜了,雪儿的愿望很简单就是可以把这个比肩阔的生日蛋糕吃完,她不想让父母的一片爱意辜负,“咕噜,咕噜”肚子发出了强烈的抗议,雪儿即将伸向蛋糕的手也停了下来,这是身体的本能,雪儿身上所有器官都在排斥着眼前的大蛋糕,“ヽ(●-`Д´-)ノ喂,这可是父母送我的蛋糕,我一定得尝尝!”强烈的食欲带领这雪儿冲破所有身体本能防线,她知道自己只要一尝到甜品就停不下来,“医生说一个人的胃能扩大到原来的40倍,吃完这个蛋糕不可能死掉吧。。”雪儿摸了摸自己被撑的发白的肚皮,轻轻的摁了摁,虽然感受不明显,但还是能感受到一丝柔软,这表示雪儿的胃还有空间。“看来女生对甜品有第二个胃一点也不假呢!”雪儿快活的说道。首先是第一层,雪儿先用舌头舔了舔红色的草莓,整个身体像触电般抖了一下,雪儿最喜欢吃的水果之一就有草莓,雪儿迫不及待的含了一个到口中,红色的汁液在雪儿轻轻的咬合下慢慢喷涌而出,草莓的香味久久的留在口中不肯离去,仿佛时间就在这一刻静止,雪儿不舍的将草莓吞了下去“这希望有吃不完的草莓,,”雪儿舔着嘴唇道,突然袭来的反胃感冲击着雪儿的食道,她知道自己的胃可能已经装不下去了,她强忍着强烈的呕吐感,因为她知道这是她父母送给她的生日蛋糕,如果吐了就是辜负了他们对她的爱意。她知道留给自己胃的空间不多了,必须快速解决眼前这个蛋糕,如果不是有强烈的食欲支撑到雪儿到现在,换做一般人早就吐几回了。但雪儿心里真的想好好品尝一下这个蛋糕,蜡烛已经吹过,愿望马上就要实现了,雪儿不想半途而废,而且她非常想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雪儿又喝了一大口的果汁,扶在腹部侧面的手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胃在不停的扩张,“我还能吃,我还能吃,我的胃真的什么都能装”尽管被饱胀的胃撑的喘不过气来,“我喜欢这种感觉,真希望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我希望我的肚子能一直保持这个状态,我有恋肚癖!!!”雪儿冲着天花板乱喊,这是她一生的秘密,也是只有她一人知道的秘密,雪儿说不出现在的感觉,尽管非常痛苦但是她很幸福,而现在她很失落,因为眼前这个大蛋糕她可能无法吃下去,她已经太撑了——对于一个14岁的小女孩来说,再吃下去一定是胃扩张。雪儿哭了,大滴大滴的泪珠从脸颊滚落,雪儿哭是因为她恨自己不争气的胃,尽管一直在用食物的美味来掩饰自己内心中的焦躁,但此刻雪儿决堤了,她压根就不喜欢吃什么甜品,她也不喜欢把热可可和甜甜圈混在一起吃,她不停的暗示自己,可就刚刚她才说出了心中隐藏多年的秘密——她是一个恋肚癖,尽管每次疯狂的吞食过后只会给她带来无尽的失落感,但她就是享受这个过程,她明白如果今天不把这个象征这父母爱意的大蛋糕吃完,这种失落感就会一直跟随着她,直到她死。雪儿一头栽进了蛋糕里“去***胃穿孔”,雪儿像一只脸颊塞满坚果的松鼠,不停的用手往嘴里送蛋糕,肚子以可见的速度再向外做最后的扩张,已经被食欲俯身的雪儿放弃了一切,她心里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吃完眼前的这个蛋糕,直至剩下蛋糕的油纸,雪儿才知道自己做到了,她眼里噙满了泪水,摸着已经扩张到临盆的肚子,她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上面已经布满青丝,可以清晰的看到胃的抽动,雪儿无力的瘫倒在地上,艰难的呼吸着口气,胸前的两对山峰已经暗淡下去,取而代之的是腹部傲然挺立的主峰。她喃喃道:“我会死吗?”腹痛感已经遍布全身,她知道自己已经胃穿孔了,眼皮慢慢的越来越重,她知道自己快要休克了,但雪儿此刻真的很开心,她很开心自己办到了,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够到了冰箱上的听诊器,准备听一下自己最后的腹鸣,“真的好像乐曲一样”她满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此刻雪儿突然想到了一种动物——蟒蛇,它通常会吞下体型非常庞大的哺乳类动物,以致于有时自己也无法判断自己的胃容量,吞下无法包容的猎物被撑死,雪儿笑了,“那我也是一条快乐的蟒蛇…….”x雪儿轻轻的合上了双眼。大雪吹开了窗户,萧瑟的,吹落片片飘零的雪花,迎风而立,心已凝结成霜,丝毫感觉不到那所谓彻骨的寒冷。是啊,还会有什么,会比心更冷。雪,还是那雪。漫天纯洁肆意飘撒,冰封了脚下,也冻结了回忆。没有一丝回首的余地,没有一片遗忘的裸露,大地一片皑皑,仿若一夜之间,所有青丝化作白茫。曾经的不朽,也随之凝结,变的透明又易碎……
【完】
点击数151,顶贴数7,本页字数4624,总字数4624 异梦阁吧,qq13776542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