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男生腹的

2016-07-19 10:40, 1楼

2016-07-20 00:31, 4楼

被他收购,冷柔冰亲自来向他示爱,,他每天一边爱抚他亲爱的柔冰,一边看着这个混蛋在他的手底下痛苦挣扎,不成人形,这日子真是美极了。
钟凯手底下十几号人轮流但了一圈下来,小说得有两个小时了,在腹肌已经收到重伤的时候,两个小时针对性的打击,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腹部已经由红转紫了,侧腰也是通红,脊背上有几处伤,那是扫腿留下的。钟凯走到冻渂天的跟前细细的研究着。“咚!啊~啊!咿呀~!……”钟凯左臂环住冻渂天的脖颈,右拳狠狠捣紧左侧腰间,他也不是吃素的,加上对冻渂天的恨意,这一拳相当的狠,整个拳头都埋进肉里,而且并不立刻拔出来,而是继续往里捣,一下一下,一边旋拧一边捣。钟凯刚才的观察,然他发现了几处受伤较重或本就较弱的位置,冻渂天腹肌练得很好,但腰肌相对差一些,钟凯正式看准了这一特点才下的手。钟凯很清楚,以冻渂天的体质,如果上来就用拳头的话,肯定要花费比现在长一倍的时间,才会让他的肌肉疲劳无力,保证每一拳都伤到脏腑,所以最开始就用大铁锤子先缴了他的械,让他无力反抗,再让手下人继续消耗他的体力,等到现在,冻渂天已经是鱼肉在案,任他宰割了。
“哦,哦……哦,嗯啊!”那只拳头久久没有离开冻渂天的身体,并且持续的深入到更深的地方,冻渂天双手紧紧攥住铁链,全身的肌肉都紧绷着,头使劲向后仰着,嘴巴因痛苦张成O型,随着每一下捣入,发出阵阵呻吟,背黑布蒙住的眼睛,在黑暗中暴睁着,望着绝望的黑暗。当拳头离开他的身体,他感觉那属于他的黑暗变得更加深远迷离了,他本以为他可以就这样坠落,不成想他再一次回到了痛苦的地狱之中。
“啊!呃!啊啊!!”钟凯绕道冻渂天身后,依旧用右拳,这次打的是右腰,一拳摞一拳一拳重似一拳的打,足足打了二十拳。钟凯素有铁拳之称,这次的折磨在冻渂天身体左右两侧留下了紫红色的可怕凹坑!左侧伤较低,颜色呈暗红色,这是内脏受重伤的结果;右侧伤呈黑紫红色,不仅打碎了两根肋骨,更伤到内脏!冻渂天以没了力气,双腿半蜷着再无力支撑身体,双臂却被拉伸,牵连到腰肌,他原本以垂下脑袋再次抬起,五官扭曲,嘴巴缓缓张大,撕心裂肺的惨叫由嗓子眼里哀嚎而出。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呆了,以为他已经到了极限,钟少爷该放过他了。没想到钟凯丝毫没有手软,左手恶狠狠抓住冻渂天的头发,右拳扎进中腹!拳峰是向上的,整条小臂埋入冻渂天的腹中,直打中他的胃。钟凯撒开左手,冻渂天头一垂,嘴中涌出一股胃液。钟凯仍觉不过瘾,左右开弓,一记记重拳落在冻渂天的胸膛腹肌腰间甚至是英俊的脸上。每一拳都埋进肉里,留下一个个凹坑。冻渂天已经没有力气嘶喊,嘴里只不断的呕出一股股胃液,慢慢的,胃液都变成淡红色了。最后钟凯右膝狠狠顶进冻渂天的中腹,留下了一个大坑。冻渂天瞬间昏死过去。
“把他解下来,带到那边刑床上去。”钟凯一边拿毛巾擦着手一边命令到。“十五分钟后弄醒他。”边说边离开了房间,这是一栋位于郊区的废旧工厂,是他钟氏的产业,以前由于污染严重,方圆三公里没有其他人生活,所以这就成了他钟凯的小基地。专设有休息室,娱乐室,健身房和各种刑房牢房等。他离开刑房到旁边的休息室里吃甜点去了。刑房里剩下的打手们,看着冻渂天的伤惊讶的直吞口水,现在冻渂天的肚子就像被吸干的牛奶盒,四壁向里凹着,这得是多么强劲的拳头才能留下的,换了其他人早就被打死了,也就是这从小就被训练的冻渂天能撑的住。冻渂天被解下来放到刑床上,四肢被皮带缚住,调节好绳索的长度,让他的身体拉成直线。这帮打手不知道少爷还要用什么刑法折磨他,就冻渂天现在这样,没个十天半月都下不了床。
“怎么还没弄醒他!”十五分钟后,钟凯手里提着个袋子回到刑房,发现手下并没有按照自己的要求弄醒他。“少,少爷,再打怕是要打死了吧!”一个手下胆怯的问。冻渂天下午四点多出的车祸,拉到这是五点,七点多醒过来开始打到现在已经快四个小时了,已经快午夜了。“不打了,累了,换一种玩法,玩完咱就去睡觉了。”手下们都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新玩法。“去,多找点儿宽的紧的束带来。”钟凯说的这种束带,是一种带松紧的宽带,两头是挂钩,再过去有人拿他束腰,现在多是用来绑零件,劲道特别大。手下们都去找束带了。只剩下钟凯和刑床上昏迷的冻渂天。钟凯看着他在冻渂天身上留下的画作,非常满意,在看到他昏迷中依旧紧皱的眉头更加得意了。他从兜里拿出一盒烟,倒出所有的烟攥成一把,捏开冻渂天的嘴塞了进去,用打火机点燃,从不吸烟的冻渂天被迫的吸进浓烟,“咳咳!唔……咳咳咳!”他被呛醒了,他挣扎着,不停的咳嗽着,想要把眼吐出来,可嘴被塞得满满的,吐不出来,二十几根烟同时点燃,无论他是用嘴呼吸还是鼻子呼吸都会吸入浓烟,却得不到足够的氧气,他为了不再吸进浓烟,紧紧闭住气,可钟凯才不让,一拳打在他伤痕累累的腹部,于是他又是一阵挣扎,烟灰洒落的满脸都是。烟很快要烧完了,火星渐渐靠近嘴唇燎出一个个水泡然后熄灭,二十几个烟蒂留在了嘴里,令他呼吸艰难,

2016-07-20 00:38, 5楼

脸被憋的通红。钟凯右手捂住冻渂天的嘴,要强迫他咽下去,但是烟蒂太干太涩,于是左手攥拳不停的打着冻渂天的胃,很快胃水被打了出来,润湿了烟蒂,就这样一根根被咽下去。钟凯又从旁边的水桶舀出一瓢水,捏住冻渂天的鼻子从嘴里灌了下去,烟蒂都是海绵的,遇水就开始膨胀,肚子鼓了起来。内伤加外伤,钟凯只是轻轻拍了拍冻渂天的肚子,就得到令他满意的回应。

2016-07-20 22:40, 9楼

手下们陆续的回来了,找来了十几根束带,。未拉伸的束带看起来很短,也就二三十厘米,但韧性很强,可拉伸到五米,并且力道非常大,若是拉到极致,几条束带就能勒爆小轿车!
有几个打手似乎明白了钟凯的意思,他是要拿这束带勒紧冻渂天的肚子!明白过来的打手开始准备往冻渂天的肚子上勒,但却被钟凯摆手制止了。他从地上拎起刚刚拿进来的袋子,从里面拿出几样东西……
“哦噢~!不要啊!啊!呀~!!”撕心裂肺的嚎啕,刺穿在场所有人的耳膜,扎进心里。打手们每绑下一条束带,嚎啕声便更凄惨尖锐。冻渂天觉得自己快死了,或者说他希望自己赶紧死去。他的腹部已经被紧紧缚了六条束带,每一条都是由两个人用力抻开绕过冻渂天的腹部在刑床下扣住。那可是连轿车都能勒垮的力道,现在勒在冻渂天的肚子上,而且还在一条条的增加。加到第十条的时候,钟凯示意不用再加了。从侧面看去,冻渂天的肚子加上束带也就只有六厘米厚了,已经被挤压的扁扁的了,肠子失去了原有的阵地,被生生挤到胸腔里,使得胸部高高拱起,胸部到腹部形成了一道不可思议断面。
冻渂天开始还挣扎几下,但随着束带的增加,腹腔空间越来越小,他开始是还吐一些胃水夹着几根烟蒂,后来干脆吐的都是血水!胃被挤压的没有了足够的空间,胃里吸水的烟蒂竟被生愣愣的一根根挤出来!
“哦呃……”冻渂天浑身剧烈颤抖一阵儿,昏死了过去……
“行啦,今天就到这儿吧!你们回去都好好休息,明天周末,我们可是有一天的闲工夫,到时候接着陪他好好的耍!”钟凯说完,一行人自行散去,留下冻渂天自己在黑暗地狱中熬刑。

2016-07-21 09:05, 11楼

健身馆门口,一个女孩儿拳腿坐在那。已经午夜了,她等的人依旧没有来。她就是冷柔冰,她所等的人自然是冻渂天!这家健身馆是冻渂天常来的一家,冷柔冰知道后便也经常来这里,其实她以前并不健身的,就是为了多创造和少老板偶遇的机会。守株待兔,让他们有了几次相遇,一起健身的机会,冻渂天平时西装革履遮住的身材,在健身房里都展现出来,那修长匀称的肌肉让冷柔冰红了几次脸,小心脏咚咚乱蹦。这些机会都是她自己创造的,但这次不同,这次是少老板主动约的她。“明天周末,今晚下班你会去健身吧!我们一起啊?”冻渂天的话在她耳边萦绕,她当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而现在,她明白,自己真的是在做梦,他的少老板当时也就是随口一说,她竟就当了真,他还有那么多工作,那么多应酬,那么多的美女……她又算得了什么。冷柔冰自觉自作多情,悻悻地离开了。此刻她不知道,并非是冻渂天不想来,而是真的来不了了。

2016-07-22 07:55, 12楼

第二天,早上八点。刑房的铁门吱嘎嘎的打开了,打手们一个个懒懒散散的走进来,有的还没睡醒,伸着懒腰,钟凯走在最后面进来,径直走向刑床。冻渂天依旧昏迷不醒,眉头却拧在一起,可见这折磨是有多么残酷。他的肚子依旧紧紧勒在刑床上。钟凯拍了拍冻渂天的脸,没有反应,他又从旁边的水桶里舀了一瓢子冷水,缓缓倒在冻渂天的口鼻处。在无法呼吸和冰冷的双重刺激下,冻渂天终于清醒过来。
“呼,呼,呃!呼呼……”冻渂天喘着粗气,腹部的剧痛令他忍不住呻吟。钟凯揪着冻渂天的头发,发狠的来回撕扯,疼得冻渂天冷汗直流。
“怎么样,睡得舒服吧!”钟凯一边玩弄着冻渂天的脸,一边嘲讽的问。
“你……你到底……是谁!为……呃……为什么……呼呼……为什么要抓我。”冻渂天艰难的说出这几个字。腹部的压迫让他无法调整好呼吸。
“我是谁?你说我是谁?你好好看看吧!”说着,钟凯一把扯下蒙住冻渂天眼睛的黑布。
无法瞬间适应屋里光线的冻渂天紧紧闭上眼睛,躲避强光。
“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睁开眼睛看看啊!你TM给我睁开!”钟凯先是狠狠给了冻渂天两个耳光,然后两只手撑开了他的眼睛。
“啊!不要!我要瞎了!啊!我的眼睛啊!疼啊!”冻渂天痛苦的挣扎着。钟凯设计的这个刑房,每个刑架上方都有一个照明灯,为的是能更仔细的观察到受刑人受刑时的每一处细节。所以他扒开冻渂天眼睛的一瞬,强光直刺入他的眼中,那是相当痛苦的,严重者甚至会失明!
“钟凯!原来是你!!”冻渂天狠狠的说。他没想到钟凯竟敢绑架他!“你要是个爷们,就放开我,咱俩单挑!”
“放开你?好啊!不过,单挑?你还行吗?”钟凯讥讽的问。他示意了手下一下,几个打手开始解开绑在冻渂天肚子上的束带。
经过一宿,腹部已经稍微适应了这种压力,而且长时间的挤压让腹部供血不足,已经变得麻木了。但是,随着束带的减少,腹部迅速充血,疼痛感瞬间加倍!冻渂天哀嚎着,头向后仰着,充血的眼睛圆睁,身上一层一层的冒着冷汗,像被水洗过一样。
“怎么样?被解开的滋味爽吧?下面让我们一起见证奇迹!”钟凯狠狠地抓住冻渂天的头发,提起他的头,让冻渂天能看到自己的腹肌。最后一条束带也被解开了,随着束带的移开,冻渂天的肚子渐渐显露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但是表达出意义并不同,打手们眼中的是新奇,钟凯眼中的是兴奋与骄傲,而冻渂天眼中的是恐惧与绝望。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

2016-07-22 23:23, 14楼

顶顶,似乎是因为名字起的不好哈,人好少

2016-07-23 10:46, 15楼

顶一顶

2016-07-24 23:01, 22楼

明早的故事无虐身,楼主想虐身主要源于虐了心,但虐心写的又不太好,你们就为了联系上下文凑活看看吧,估计明晚会写到重口味的了

2016-07-25 08:55, 26楼

字数受限了

2016-07-25 19:57, 28楼

要让各位失望了 今晚好像写不到强奸了,不过也会虐的很爽的,男主小小的强了一把

2016-07-25 21:01, 29楼

出钟凯回到旧工厂的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他本以为这回毁了冻渂天在冷柔冰心里的美好形象她就会接受自己,可是他没想到冷柔冰竟会说出那样的话。
“钟少爷,谢谢你的外卖。但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两家公司竞争一直很激烈,我不希望因为你我之间的纠缠影响到我们公司的效益。现在东升出了事,我需要立即回到我的工作岗位上,这和任何人无关,这是我的工作。而且,我也希望您,能看清我们之间阶层,像我这种小人物的确不值得您如此大费周折。”冷柔冰冷冷的官腔让钟凯很是伤心,他还想反驳些什么,但冷柔冰丝毫没给他机会。
“如果您还不死心的话,我只能告诉您,和你在工作中接触了这么多次,哼,你的人品我信不过。”这句话让钟凯心中最后一点希望也被浇灭。他越想越来气,此时他胸中的无名之火熊熊燃烧着。这一切都是那该死的冻渂天的错,都是他给冷柔冰洗的脑,让她如此不接受自己。钟凯把所有错都归到冻渂天的身上,他一进到刑房里,看到半卧在地上昏迷着的冻渂天,根本不顾他刚刚受到多么残酷的折磨,一把抓住冻渂天的头发,强拖到墙角,硬把他拽起来怼在墙上,一个左勾拳打在右脸,右手顺势上勾拳击中下巴,这一拳直打的冻渂天两脚离地。接着,钟凯疯狂的痛殴着冻渂天本以千疮百孔的腰、胸膛,更多的是肚子,每一拳都极具爆发力,重伤到内脏和肋骨,留下拳坑,打的冻渂天身体都弓了起来。四十多下的重拳后,鲜血从冻渂天的口中涌出,钟凯也已经气喘吁吁,他仍不解恨得一记右勾拳抽向冻渂天左脸颊。
冻渂天全程没有吭一声,两眼迷离,打完最后一拳,他的身体缺少了支撑,双膝跪倒,上身直挺挺的倒向地面……他疼,他的每一条神经都在抽搐着将剧烈的疼痛传向中枢神经,又从中枢散射全身每一寸机体。可他没有气力了,一点气力也没有了,整整一白天他都在疯狂的恐惧、疼痛、抽搐中度过……
此时的冻渂天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结实有型的胸膛、腹部、脊背,两条腿修长光洁的大腿,或者说,曾经它们是那样美好,现在却布满各式的刑伤。白天钟凯离开后,冻渂天才明白他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或许是是因为之前他们都是听从钟凯的安排给冻渂天上刑,这些打手真正的手段并没有机会得到展现。现在老板的离开,就等于是对他们接下来的一切的默许,只要人不死,怎样折磨随他们的愿。冻渂天的肚子里还灌着满满的稀粥,两个领头的打手伸手抚摸着他早已让这些人垂涎的身体,摸他圆滚滚凝着黑紫色的淤伤的肚子,稍稍按压,肚子里的粥水便会不受控制从嗓子眼里喷射出来,溅的满脸满胸膛都是。他们又抚摸上冻渂天两片完好的胸肌,胸肌练得很好,特别有手感。冻渂天感到从没有过的屈辱和不安,恐怖的感觉让他窒息。
两个领头的一个被称做三哥,一个被称做飞哥。他俩指使着手下把冻渂天从刑床上解下来抬到地上,找来一块长板子按在他的肚子上,三哥和飞哥一人一边,用脚踩住板子使劲压。冻渂天胀满的肚子哪受得了,胃里的粥一阵翻滚后从冻渂天的嘴巴里鼻子里喷出来,他试图挣扎开肚子上的板子,但几次都失败了,只能忍受着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出来,肚子又恢复到最开始的样子。板子被撤开了,冻渂天本想侧身捂着肚子,没想到飞哥一脚踢开他的手,鞋尖猛地扎进胃的位置,一连踢了两脚,冻渂天把肚子里剩的一点粥水都吐出来了,抱着肚子蜷在地上呻吟。刑房里其他人都在笑,只有冻渂天一脸的痛苦,好像他才是那个另类的人。三哥嬉笑着上前去扒冻渂天的裤子,冻渂天一个机灵,一脚踢在三哥的胸口,害的他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冻渂天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难得他没有被束缚,钟凯走的时候没有关门,他要利用这次的机会,他要逃出去。钟凯在的话,他逃出去的可能还不大,毕竟钟凯的身手也是不差的,何况他还受了伤。可现在这几个打手,看上去一个个高大雄壮,其实都是涂油虚表罢了。冻渂天两手捂着重伤的肚子,怒视着刑房里的十几个打手。
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他们也都知道冻少总的本事,平日里一打十绝不是问题,不过仗着今天他有重伤,他们人手也不少,一个个壮着胆子往上扑了去。冻渂天那双修长结实的腿可不是闹着玩的,每天早上冻渂天都会绑着十斤重的沙袋跑十公里。现在他几乎是一脚放倒一个。三哥被冻渂天踢了一脚,气不打一处来,举着拳头叫喊着从身后冲向冻渂天,结果被冻渂天一个飞腿又踢在胸口飞了出去。连续的用腿让冻渂天的腿伤发作了,昨天车祸留下的伤口虽只是皮外伤,但疼起来也不轻,加之剧烈的动作撤动腹部肌肉,使肚子更疼了。冻渂天不再恋战,转身向刑房大门跑去。
十米……八米……五米……两米……
希望就在眼前,出了刑房就没人再能拦住他!

2016-07-25 21:08, 30楼

留个问题:
你们猜,他能跑出去吗?
能跑出去是因为什么?
跑步出去又是因为什么?

2016-07-25 23:29, 31楼

明天楼主有事,晚上九点一更。够没那塞有想看酷刑的我这有几个网上被日本人拷打的青年的文,我可以私聊发给你先解解闷。

2016-07-26 21:01, 33楼

你们猜对了吗? 是不是漏掉了一些看上去无关紧要的人?
今天的问题:
猜猜明天有没有强奸的戏码 (其实楼主自己也不知道

2016-07-27 22:06, 35楼

最终,三哥把整个藤把插进了冻渂天的肚脐。肚脐已经彻底捅漏了,三哥不停的旋拧、搅动露在外头的藤鞭,藤把在体内搅动着肠子。冻渂天觉得自己像在被从体内凌迟一样,全身肌肉都绷得紧紧的,满身的油汗血水和刑伤让他的身体看上去更加性感了,其他的打手看的不禁全身发热,下身更是瘙痒难安。
“看来单纯的鞭打不能让他满足啊!我们得换换花样了。”飞哥这样和老三说着。三哥点点头表示赞同,又狠狠地把藤把往肚子里怼了一下,粗鲁的抽出来。
冻渂天觉得肚脐嗖嗖往里灌着凉气。他被从刑架上解下来,两个打手架着他,还有些害怕,怕他再像刚才一样突然发飙。但他们完全多虑了。当冻渂天脚一着地,像针扎骨头般的剧痛沿着大腿传遍全身,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留下。骨头虽然没有碎,不过筋和肌肉恐怕也伤的不轻,再想逃跑怕是不可能了。
这一回冻渂天被倒挂在刑架上,两脚依旧被分别固定,拉扯到最大,双手被绑在一起拴在地上的铁环里。倒吊让冻渂天的血液往投上冲,头上的伤开始疼了起来。
“冻渂天,我TM可不管你是什么少爷,今天落在爷爷们手里,定是让孙子你身上的肉少二两。不过,你要是乖乖地喊一声‘爷爷们,孙子错了,孙子就是条狗娘样的贱狗’,兴许爷爷我一高兴就让你少吃点苦头,要不然,爷爷今天就要打断你这狗腿!”老三蹲在地上,揪住冻渂天的头发恶狠狠的说,难听的话简直难以入耳。
“呸!小爷我连你们狗主子都不怕,还怕你们这些小狗崽子!?”冻渂天一口血水喷在三哥的脸上。
“你,你,你竟敢!你们几个给我打断他的腿!”三哥彻底被激怒了。
阿飞一看事情不妙,上前阻拦。“唉,先别着急,只怕打断了他的腿,少爷回来该怪罪了。”
老三一听也有道理,可是心头之恨难解。他从火盆里抽出一只烧的通红发亮的烙铁。
“不能打断你的骨头,老子烧熟你的大腿肉!”说着,狠狠按在冻渂天那已经被抽烂的大腿上。
“啊~~啊~!!”冻渂天疼得全身都在颤抖。青烟从烙铁下一缕缕冒出,刑房里顿时弥漫开一种刺鼻的糊焦味。一直到烙铁的红色褪去,就又换一块再烙。冻渂天忍了三四块之后,昏死过去。
没有多久,他就被一阵灼烧感折磨醒。他还是被倒吊在刑架上,他感到这股痛感来自他的直肠,有东西在一直不停的被灌进直肠。他不用想都知道,是那浓烈的辣椒水。来自直肠的疼痛,像火烧,向针扎!他的肚子很快又再一次被灌满,只是这次满的是肠子,不是胃。
水泵机嗡嗡的想着,红色的液体顺着管子泵进肚子里。冻渂天大口大口的喘着,肚子鼓胀着,他都害怕他的肠子从他已经漏了的肚脐里窜出来。不一会儿,他的肚子里就被灌进六升的辣椒水!三哥把管子拔出来,迅速塞上一个大号的葫芦型的铁塞子。冻渂天的肚子就像临产的孕妇一样,挤压的他呼吸都困难了。他张着嘴,艰难的喘息,他多希望他的肠子能与胃连通,这样他就可以全吐出来了。可是胃幽门阻隔着,不让辣椒水流进胃,更无法吐出来。
三哥拿着刚拔出的管子,放在鼻子边嗅了一下,又嫌弃的拿开。
“原来像冻少总这样高洁的人味道也这么难闻啊!来,冻少总你自己尝一尝吧!”说着,将管子插入冻渂天的口中!水泵再次开启,火辣冲鼻的味道掩盖了腥臭味。由于倒挂着,辣椒水很难灌进胃里,大部分都从嘴里流了出来,流到鼻子里,流进眼睛里。冻渂天的五官受到了强烈刺激,扭曲在一起,眼泪鼻涕不停的流。三哥拿来胶带封住了冻渂天的嘴,浓烈的辣椒水终于被灌进胃里。
“呃嗯……!”
飞哥也没闲着拿了个细管子一下子插进冻渂天的命根子里。另一头接在水泵机上,辣椒水就呼噜噜的灌进冻渂天的膀胱里。
冻渂天的肚子又一圈圈的大起来。这一次胃里被灌进三升水,膀胱里灌进一升,整个肚子里现在装了整整十升的辣椒水!
倒吊着的冻渂天肚子快要坠到脸上了。嘴巴被胶带紧紧封住,尿道也被塞上了。突然他感到体内的水像沸腾了起来!
飞哥在两个塞子上夹上了电极,轻轻一拨通电闸开关,冻渂天全身立刻僵直,肌肉紧绷抽搐,头和脚都向后挺着,处于大脑僵直状态。由于嘴被封住,他只能发出“呃嗯”的声音,辣椒水顺着鼻腔喷出。
“你不是很能忍吗?我看你能忍成什么样!当年赵一曼在电刑之下也是鬼哭狼嚎,我到要看看你有多汉子!”飞哥脸带阴笑的说。
“给老子加大电流!电死这小狗养的!加大!加大!再加大!诶!诶?诶诶诶!”
这发电机很久都不用了,电线早就老化了,三哥一味地让加大电流,让电线彻底烧断了。电流一停,冻渂天就昏死过去,身上的汗水像小溪一样顺着肌肉的纹理向下流淌。
“再去找个发电机来!今天非要电死他不可!”三哥瞪圆了眼睛,指使着手下。他一刻也不想放过冻渂天,他要让他受尽折磨凌辱之后惨死在他手上。
“算了吧,老三。差不多了,已经折腾了四个多小时了,少爷估计也快回来了,该收拾收拾了。”飞哥劝着三哥。他还稍冷静一点儿,他知道,要是再对冻渂天用刑,只怕没一会儿就要气绝身亡了。
三哥不解气,但也没办法,恨恨的转身离开了。

2016-07-27 22:08, 36楼

“你们几个把他解下来,把肚子里的辣椒水挤干净,冲洗好了,就让他歇一会儿吧!”说完飞哥也走了。他知道他这一走那帮小的们肯定也不会直接放过冻渂天的,不过不会伤及他性命罢了。
冻渂天被抬到地上,胶带和塞子被撤去,几个小打手轮番用脚把冻渂天肚子里的辣椒水压出来。压的差不多了,又灌了两次冷水,算是把肚子里的东西都洗干净了。期间冻渂天就醒过来一次,冰冷的水迅速冲进肚子里的滋味换了谁都是受不了的,更何况是现在的他。
被水冲洗干净的的冻渂天瘫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身上的伤口都被水冲洗的发白了。脸色铁青着。泛着水光的身体让在场的饿狼们再也无法忍受了。他们把他抬到刑床上趴着,两脚固定在刑床的两腿上,双手反剪绑着。一个高大的打手脱下裤子,抓着冻渂天发达的臀部,插了进去。
受了痛的冻渂天猛地仰起头,张着嘴。还没等喊出声,刚才没抢上的一个打手抓着他的头发,插进了嘴里。
没想到,冻渂天怎么也无法想到,他居然被人强奸了!而且是一群男人!
十来个男人不停的再冻渂天身上替换着,仍有不满意的竟开发了冻渂天那被捅漏的肚脐!
轮了几轮,一个多小时,冻渂天早已休克,两眼翻白。一个打手看着要不行了的冻渂天,狠狠地掐了他的人中,这才转醒。
他们再一次把他冲洗干净,扔在地上,尽量不留下作案痕迹,三三两两的走了。
点击数262,顶贴数17,本页字数10187,总字数18207 动漫男主角受伤吧,寒水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