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味适中】远洋 BL/ WC/ HE

2019-11-09 23:13, 1楼

【口味适中】远洋 BL/ WC/ HE

2019-11-09 23:19, 3楼

因为某些原因,群我解散的
远洋我自己删的
人间烟火也我自己删的
之前翻了翻贴吧,有小胖友发了求文贴
心里突然感动,还有人记着我
留言随缘,会完结

2019-11-09 23:43, 5楼

大船东和小货代的故事。
平平淡淡的是生活,磕磕绊绊的是生活,轰轰烈烈的是电视剧。

2019-11-10 04:11, 12楼


苏洋毕业第二年才找工作,舔着脸硬说自己是应届,还真有公司招了他,听起来怪高大上的,国际货物运输代理。

说起来就是个货代公司。

啥是货代?苏洋也说不明白,像是国际快递,手续麻烦点,运的东西多点而已。

公司大多是成家了的姐姐,都把苏洋当小弟弟看,也是,他长得也挺可爱,一米七五的个子,不胖不瘦,就是脸圆,留了个自认为帅气的半圆刘海,说话不急不慢,声音也不像成年人,听起来干干净净,整个人看起来就和十六七的小孩儿似的。

少有的几个销售大哥说话和讲单口相声似的,也喜欢说几个荤段子逗他。

苏洋烦透了自己看起来像小孩儿,大学挣扎了四年也没变成熟,毕业后花了一年去看了看祖国大好河山,想着男人就要晒晒太阳,见见风雨,也许突然就成熟了。

结果呢,他还是那个长不大的邻家弟弟。靠,邻家哥哥都做不了。

玩了一年没钱了,工作吧。这才在北京逛了两周的招聘会。社会招聘肯定是没戏,他又没有工作经验,那就应届吧。苏洋反正脸皮厚。

工作了两个月,就转正了。也不是他干的多好,而是他性格实在好,全公司三十多个人,没一个不喜欢逗逗他的。

2019-11-10 04:12, 13楼


“远程总。”航管部的看着迎面来的周远程笑着打了招呼。

“早”周远程笑着,握着亮眼的橙色硅胶圈从一边划过。

远程总?听起来…啧…怎么都是怪怪的。

周远程歪头想着,手上用力轮椅平稳的滑了好一段距离。靠近门口的刷卡机,伸手刷了门卡。

【Tanson Zhou
Sales Manger

CMA CGM Logistics (China)CO,.LTD Beijing
Tel:+86 10 68866468
Direct Line:+86 10 68866468 666
VoIP:8468 4460
Mobile:17641688247
Fax:+86 10 68866468 ext666#】

卡中间是他的一寸照片,笑起的有些怀怀的。

啪嗒

工作卡从手上滑落掉在地上,周远程往后转了一点轮椅,一手握着扶手,弯腰准备把卡捡起来。

“远程总。”一双白皙的腿在他眼前,一丝不苟的西装裙,五公分高的黑色皮鞋。

“啊,让让。”周远程坐直,拉了拉衬衫,“去后勤领个新卡套,我卡带子昨儿又断了。一会儿把昨儿的文件给我,要冰美式。”说完就转了轮椅走了。

周远程今年三十四岁,销售经理,其实原来他是市场部的副总,所以也听得一声什么什么总的。不过为啥是远程总?因为北京分公司的二把手姓周,算了,让让他。

周远程进了办公室,反手关了门,滑进办公桌后,脱了手上黑橙色的助力手套。其实也不是助力手套,他觉得助力手套太丑,就戴的都是骑行手套,好看,帅!

开了电脑,登了系统,挂上qq微信,又登了Foxmail,开始疯狂的邮件提醒。

“进来。”有人敲门,周远程正低头整领带。

“冰美式。新的卡套。”李让是个标准的美女,他助理。周远程两个助理都是美女。

“开会资料。”李让把东西放他乱糟糟的办公桌上,昨天下班才收拾干净的。

伸手给他重新系了黑色暗纹的领带“红海线价格要调整,听肯说要追PIL的价。”李让熟练的打好领带,她还没结婚呢,给男人打领带打这么好算什么事儿。哎…算了…谁让自己老大是个残疾人。

2019-11-10 04:13, 14楼

周远程打开文件放在腿上,双手用手腕的力量夹着冰美式,对着吸管嘬了口。“PIL?低多少?超一百了?”

他是胸椎,不过恢复的的确够好,要不怎么嘚瑟的能用低背轮椅?

“超了,一百五。”李让看了看手表“我去准备下,一会儿15楼会议室。”

周远程摆摆手,蜷蜷的手指看起来软软的。

一百五,肯是不是被法国佬抽屁股了?周远程想着,肯那个面瘫脸趴在床上,然后金发碧眼的法国佬拿着皮鞭抽他白白的屁股,还要骂着浪漫的法语…

这画面有点美啊。

周远程笑,又咳嗽一声,抬眼看了看确认办公室里没人了,才用手背蹭了蹭脸,啧…罪过罪过。

2019-11-10 22:11, 21楼


“苏洋,重机埃及GIS招标项目今天得有价格啊。问问CMA的周总。”

“哦,知道啦”苏洋抬头应了一声,没轮到自己写标书,但是每天接不完的询价。

货主放货,询比价或者招标,销售大哥干的就是和货主,也就是甲方搞好关系,这样咱们也能知道有没有货,好拿着实盘虚盘和代理去询价。

每个牛逼点的货代背后都有支持的船东。中国市场就是这样,没有船东你用什么去争?价格这么透明,难道大家喝西北风会饱?开玩笑。

北京CMA周远程,作为苏洋他们公司背后支持的船东,位置可是非常重要的。

“苏洋,邮件客气点啊~”

第一次发邮件就被这么告诉了,看起来是个不得了的人物。

不过,行不行啊喂??

重机的招标是苏洋入职后跟的第一个投标,过程都旁听了,主要任务是询价,这价格寻了三天了。

【周远程总,您好:
有关我司埃及GIS投标项目还请贵司全力支持!具体货物信息如下:
起运港:上海
目的港:苏哈纳
箱型箱量:
7*40FR(OWOH)+14*40HQ+1*20GP(备用)
货物描述:GIS,具体详见附件箱单
预计发运时间:八月至十月
发运批次:一批次发运
其他要求:目的港免箱21天,起运港免箱14天
今日我司需制作商务报价单,烦请贵司今日上午给出指导运价,十分感谢!】

苏洋看了两遍邮件,才发出去。开玩笑,这抄着一堆人呢,自己师傅,操作经理,老板助理,销售大哥。哦,除了周远程,还有两个其他人名,李让,李璐。

也太慢了吧,三天前给的价格比PIL高了五十,说是这两天会调价,但是这两天啥动静也没有。

苏洋觉得周远程不太靠谱。

2019-11-11 17:54, 26楼



15楼开的会都是重要的会。航管部的马士强、崔道文;市场部的老大,肯,还有二把手徐进;销售部的周远程,涂雪莹;逆差偏调部的董。除了董,每个人都有个助理坐在旁边。

肯在前面讲了半个多小时,周远程就低头在下面玩了半小时手机。

新邮件进来,周远程瞄了一眼,都没点开就给滑上去了。抬头看了看,肯还在谈最近西非的货量,听了八百遍了。

侧头正活动脖子,就看到李让看着他,用眼神瞥了瞥手机。周远程也不示弱,瞪了瞪李让手中的笔记本。李让翻了个白眼,继续低头写着。

翻白眼也好看。周远程有些得意的晃了晃头,斗不过小爷我~

肯讲了四十多分钟终于谈完了货量,又开始说局势。我的天,西非局势怎么了?最近不是还行嘛??

周远程觉得肯不止被法国佬打了屁股,可能还捅了菊花。

手机震动,他低头看了看,不认识的座机号…手指滑动,挂了。

周远程眼观鼻,鼻观心,思考了十五分钟,低头打开了开心消消乐…

“嗡…嗡…”手机又震动,不认识的手机号…周远程还是挂了,手机画面切回游戏时候正好炸了一堆小鸡。

一声“amazing”响彻会议室。

李让恨不得拿起笔记本拍死自家老大,丢脸丢到家了。

周远程也抬了头,看着肯发白的脸,一本正经“抱歉,去下洗手间。”转身转着轮椅去了门口。

李让跟着开了门,心里想着掉坑里好不好,别回来,求您。

结果关门时候听到周远程笑嘻嘻的声音“我靠,过关了~amazing~”

别掉坑里了,直接死吧,好不好?李让带着职业假笑,心里的想法又邪恶了一点。

2019-11-11 17:54, 27楼


不回邮件,不接电话,不接手机。

苏洋笑着,那怪不了我了~是对方不接。

“师傅,周总他不回邮件,也不接电话,咋整?”苏洋伸头看着斜前方的师傅“是不是没救了?”

“我给他打个电话。”苏洋的师傅人称虎子,大老虎,或者白哥。回族大兄弟,名字贼霸气,白虎。

“哎,周总,是我,北京东方的白虎。您好您好~”名字霸气,可是脾气好的和羊似的。

哎,我去,为什么接他电话不接我?苏洋有些气不过。

“行行,您先开会,一会儿我让小苏给您打电话。好嘞,再见。”白虎挂了电话,看了看苏洋“他开会呢,红海线运价要调整,一会儿你给他打过去。”

为啥不接我的?我的电话怎么你了?苏洋心里翻了个白眼
点击数305,顶贴数85,本页字数3799,总字数170043 月儿爱海天吧,墨墨墨子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