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墨珏笙歌》(重生阁主攻&忠犬暗卫受)

2019-10-03 08:45, 1楼

前世,夜墨笙被心爱之人所叛,不仅夕玥阁被灭,更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这一世,他不再重蹈覆辙,并开始补偿那个一直守护他的小暗卫
原以为就这样过着,没想到…………
注:楼主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而且楼主很懒可能会弃坑咳咳咳

2019-10-03 08:46, 2楼


空荡荡的大殿里烛光忽闪,一切都是风雨欲来的趋势,高台上落坐着一个人,俊朗非凡的脸上面无表情,可抓着扶手上青筋爆出的手彰显着他内心的不平静,这时,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冲了进来,为首的人狞笑着说:“夜墨笙,想你这几年一直处处压我一头,却落得如此下场,被背叛的滋味怎么样,哈哈哈。”夜墨笙轻笑:“哦,是么,不到最后一刻,结局还不一定呢。”李顾帆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莫唬人了,你现在内力全无,连你那贴身暗卫都已经被你自己处理掉了,谈何扭转乾坤,还是乖乖受死吧。”夜墨笙淡然开口:“就算姜凌枫告诉了你夕玥阁地形图又如何,呵呵,夕玥阁祖辈曾立下阵法,以阁主之血为引,便可引发机关,有这么多的人为我陪葬,足矣足矣。”李顾帆大亥:“夜墨笙,你疯了!”
“不错,本座是疯了。”
“笙哥哥,你……”姜凌枫咬唇,跌坐在了地上。
夜墨笙止不住的冷笑:“姜凌枫,我夜墨笙一生算是栽到了你手上,欺我,叛我呵呵。”闭上眼,两行清泪滑下,绝然咬下口中毒药。夜珏,今生我错把你一片忠心践踏,若有来生,定不相负。

2019-10-03 08:47, 3楼


一阵混沌后,夜墨笙从漆黑中睁开眼,入眼的不是阴气盛聚的修罗地狱,也非仙雾缭绕的玖霄仙境,是奢华的刺绣帷帐,他突然睁大眼,蓦然坐起。这一切的一切皆是那么熟悉,“来人。”好听的声音里夹含着激动。一个暗影马上从房梁上跳下。跪下行礼,一切都是那么的行云流畅。“本座问你,今年何年何月?”他沉声问。那暗卫迟疑的望了他一眼说:“回主上,龙辰汜年”
“那你暂且退下吧。”他按眉吩咐道。“等等。夜珏去哪儿了?”他急声说道。
“回主上。夜珏他出任务去了。”那暗卫面无表情地说道。
“罢也罢也,他若回来你就告诉他说,本座要见他。”那暗卫低声说是,暗道今日主上 怎么如此反常?
————
这边,夜珏刚刚回到住所。心想,此次对手太过难缠,前几日所受的刑伤还未痊愈,看来今日又得去药堂,要先药材。这时,先前那个暗卫也就是暗玖,利落的挡在夜珏身前,面无表情的说:“主上吩咐你过去。”
“可否稍等片刻?夜珏恐身上血腥味冲撞了主上。 ”
暗玖抿唇:“主上说你回来就要去见他。”
夜珏不语,默默提起轻功像主上院里奔去。

2019-10-03 08:52, 4楼


夜珏行至主上门前,利落的跪下叩首。扬声道:“主上,夜珏求见。”
“进来吧。”“是。”
夜墨笙坐在榻上思索良久,也未曾想到该如何面对夜珏。
“拜见主上。”'叩’一声闷响,好似咋在了夜墨笙的心尖上。
“快起来,你这是做什么?”刚才见了夜珏忐忑感就随着他的下跪瞬间消散了。微微皱起眉峰,彰显着他淡淡的不悦。
“夜珏,你来本座身边多少年了?”夜墨笙压下心中的不适,开口道。
“回主上,十二年了。”
夜墨笙沉思着。12年了,我与阿珏12年的情分竟抵不过我与姜凌枫寥寥三年,他应该很失望吧。
扯回思绪,正色看着眼前这人。忽然闻到一股血腥味。他大惊“你受伤了”连忙将人儿打横抱起抱到榻上。
“来人啊。”
一直守在门外的暗玖连忙走进来。
“主上有何吩咐。”
“快点去把林医师叫来。”
“属下遵命。”
暗玖气沉丹田,闪身而去。
夜墨笙坐在榻前,凝望着夜珏苍白的睡颜。整理着脑海里混沌的记忆,所幸,所幸,他重生回到了三年前,不若,阿珏恐怕。
榻上的人仿佛有所感知一样,喃喃道:“主上,阿珏……知错。”
将夜墨笙思绪拉了回来。
“阿珏。”
看到人儿快醒了,夜墨笙竟有难掩的激动和高兴,不由皱眉,自己这是怎么了。
这样,夜珏一醒过来就看见主上望着自己皱眉。身下软乎乎的,察觉到是什么之后大惊失色,脸色更加苍白。用力从塌上滚了下来,跪好就开始磕头。
“属下罪该万死,请主上责罚。”自己竟然在主上面前昏睡了这么久,不仅污了主上的床塌还醒了的时候与主上平视实在是该死。
夜墨笙听到声响往下看,脸顿时黑了,这人懂不懂的爱惜自己,伤口又裂开了。沉声命令道:“本座辛辛苦苦把你伤处理好。就是让你这样作践的?还不给本座滚上来。”
“是……” 夜珏以难以相信的速度飞快的爬上榻
“属下知错,请主上责罚。”
看着那人又要跪下,夜墨笙手疾眼快的将人按下。
“哦,那你说说你犯什么错了?”
“一在主上面前昏睡这么久。
二污了主上的床榻
三与主上平视,请主上责罚。”
“你受伤了本座把你放到榻上疗养又如何?那这第三嘛,本座就允你这个资格可以和本座平视,如此算来,你,何错之有?”
夜珏十分惊讶,他万般没有想到主上会这么说。
“既然说清了,那你就回本座身边贴身伺候吧。”
“谢……谢主,主上!”

2019-10-03 10:39, 6楼


连忙将人儿打横抱起抱到榻上。
“来人啊。”
一直守在门外的暗玖连忙走进来。
“主上有何吩咐。”
“快点去把林医师叫来。”
“属下遵命。”
暗玖气沉丹田,闪身而去。
夜墨笙坐在榻前,凝望着夜珏苍白的睡颜。整理着脑海里混沌的记忆,所幸,所幸,他重生回到了三年前,不若,阿珏恐怕。那他恐怕一辈子都会处于愧疚之中。
回忆篇
“笙哥哥,这是枫儿大清早特意差人去烟阁买的糕点。快些尝尝吧。”姜凌枫撒娇道。
“枫儿,我近日来身体带恙,无法吃甜腻的东西,所以还是你吃吧。”夜墨笙眼中带着宠溺说道。
“啊,这样啊。”姜凌枫撇撇嘴。忽然,他像是想到什么样的,眼睛亮了亮:“笙哥哥,你身边不是有个贴身暗卫吗,叫……,哦,对了,叫夜珏,他跟在笙哥哥身边这么多年了,劳苦功高,这些就赏给他吃吧。”
“他么,既然枫儿如此体恤下属,夜珏,出来。”
“属下在,主上有何吩咐。”夜珏顺从的跪在地上。
不等夜墨笙开口,姜凌枫就急急把手上精致的糕点替给了夜珏:“夜侍卫,这些是给你吃的,多亏你这些年劳苦功高的保护笙哥哥。”
夜珏抿唇看着主上不做声眼里带着默许的意思不敢推辞,低声说:“谢主上姜公子赐赏。”就拿起一块糕点咬了下去。
夜墨笙摆摆手示意他下去。
夜珏连忙站起身,隐了身形。指尖捏着盘子,紧到泛白。不知道这次姜凌枫又在耍什么把戏?自己已经多次明里暗里跟主上说这个江凌风有问题。可主上不信,自己也因此多次受罚。夜珏握紧拳,就算如此,我也要一定护主上周全。姜凌枫不要让我抓到你有背叛主人的证据。
夜珏慢吞吞的回到了住所,突然觉得丹田一阵炽热,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
这时,夜墨笙和姜凌枫赏完花回殿,暗玖便跪在他前面。
“主上,首领他晕了。”
“为何?”
“回主上,林医师已经在检查了。”
“罢了,本座亲自去看。”
“是。”
“林瑾深,他如何了。”
林瑾深无奈得叹气:“夜珏他是中蛊了,这种蛊名为幻梦,根本无解,我也无能为力。”
夜墨笙楞住了:“那这种蛊种会有什么坏处。”
“幻梦,专以人的内力为食,夜珏经它日日蚕食,很快就会内力全无。反正你也不喜他,不如就放他出阁吧。”
夜墨笙握紧了拳:“如此便好吧,本座会给他一笔厚重的财务保他衣食无忧,日后,有人应他之前的身份而追杀与他,夕玥阁也自会庇护他周全。”
林瑾深幽幽地叹了口气:“也罢,这个可能是他最好的归宿吧。”
“是么?”夜墨笙有些恍惚,然拂袖而去。
罢也罢也,阿珏你多年一直伴着本座身边。虽之前多次惹本座不虞,但念及往日情分,这次本座便……放你自由吧。
夜墨笙忽略掉了心中的酸涩,大步踏去。

夜珏醒了之后,从林瑾深那知道了自己的状况,愣了良久,坐在床沿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神却慢慢坚定起来,猛的站起,径直走去夜墨笙的寝殿门前,一声不吭地跪下。
夜墨笙黄昏时分回寝殿的时候,看到这人跪在门口,不禁皱眉,着实疑惑。夜珏他不是应该离开了吗,怎么还在这?莫非……是还想要提什么要求?这么想着不自禁也说出了口。
“你还来做甚?难道林瑾深没跟讲明白,还是。。”
夜珏一听到主上的声音连忙转身,急声说:“属下不敢。属下知道主上身边不养无用之人,可……林医师说这个有办法抑制,请让属下再在您身边呆两年,两年之后等属下内力全无时,属下自会识趣离开,求主上恩准。”说罢,夜珏便开始狠狠地叩首。
“罢了罢了,随你去吧。不过夜珏你可要想好啊。”夜墨笙揉了揉眉心,无奈道。
“谢主上恩典,属下绝不后悔。”
“退下吧。”
“是。”
夜珏狠狠地向夜墨笙磕了一个头,不顾膝盖的酸痛强撑着走了。
这时,一个娇软的声音响起。
“笙哥哥,我听说夜侍卫出事了,没事吧?”
“他……中蛊了。”夜墨笙神色怪异的开口。
“啊?好好的怎么会中蛊呢?难道,难道是……”姜凌枫满脸的震惊。
“去目前来说,应该是的。”
“不会吧? 幸好幸好你没有吃到。”
夜墨笙神情莫测地说:“应该是夕玥阁出了内奸,夕玥阁是该好好整顿了。”
姜凌枫僵硬的点点头,出声附和。
察觉到什么了吗?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end

2019-10-04 17:27, 8楼


榻上的人仿佛有所感知一样,喃喃道:“主上,阿珏……知错。”
将夜墨笙思绪拉了回来。
“阿珏。”
看到人儿快醒了,夜墨笙竟有难掩的激动和高兴,不由皱眉,自己这是怎么了。
这样,夜珏一醒过来就看见主上望着自己皱眉。身下软乎乎的,察觉到是什么之后大惊失色,脸色更加苍白。用力从塌上滚了下来,跪好就开始磕头。
“属下罪该万死,请主上责罚。”自己竟然在主上面前昏睡了这么久,不仅污了主上的床塌还醒了的时候与主上平视实在是该死。
夜墨笙听到声响往下看,脸顿时黑了,这人懂不懂的爱惜自己,伤口又裂开了。沉声命令道:“本座辛辛苦苦把你伤处理好。就是让你这样作践的?还不给本座滚上来。”
“是……” 夜珏以难以相信的速度飞快的爬上榻
“属下知错,请主上责罚。”
看着那人又要跪下,夜墨笙手疾眼快的将人按下。
“哦,那你说说你犯什么错了?”
“一在主上面前昏睡这么久。
二污了主上的床榻
三与主上平视,请主上责罚。”
“你受伤了本座把你放到榻上疗养又如何?那这第三嘛,本座就允你这个资格可以和本座平视,如此算来,你,何错之有?”
夜珏十分惊讶,他万般没有想到主上会这么说。
“既然说清了,那你就回本座身边贴身伺候吧。”
“谢……谢主,主上!”
“那现在你还不赶快上榻去,本座可不想把安全交给一个伤者保护。”夜墨笙故意厉声说。
“是,主上”夜珏飞快地爬上榻,乖乖躺好,心里暖洋洋的。主上果然还是关心自己的,毕竟这么多年的情分。夜珏心里止不住的傻笑。面上却不动声色。
夜墨笙既然这件事处理好了就该处理另一件事了。
“暗影。”
“属下在,主上有何吩咐?”
“去偷偷盯着姜凌枫,切勿打草惊蛇。”
“是。”暗影不解。主上这是……难道姜公子有问题?
夜墨笙冷哼,姜凌枫,本座倒要看看你要耍什么花样。虽然前世已经摆明了姜凌枫是李顾帆的手下,但夜墨笙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夕玥阁中的有些人,已经感到了有些不对劲。
夕玥阁的天恐怕是要变了。



榻上的人仿佛有所感知一样,喃喃道:“主上,阿珏……知错。”
将夜墨笙思绪拉了回来。
“阿珏。”
看到人儿快醒了,夜墨笙竟有难掩的激动和高兴,不由皱眉,自己这是怎么了。
这样,夜珏一醒过来就看见主上望着自己皱眉。身下软乎乎的,察觉到是什么之后大惊失色,脸色更加苍白。用力从塌上滚了下来,跪好就开始磕头。
“属下罪该万死,请主上责罚。”自己竟然在主上面前昏睡了这么久,不仅污了主上的床塌还醒了的时候与主上平视实在是该死。
夜墨笙听到声响往下看,脸顿时黑了,这人懂不懂的爱惜自己,伤口又裂开了。沉声命令道:“本座辛辛苦苦把你伤处理好。就是让你这样作践的?还不给本座滚上来。”
“是……” 夜珏以难以相信的速度飞快的爬上榻
“属下知错,请主上责罚。”
看着那人又要跪下,夜墨笙手疾眼快的将人按下。
“哦,那你说说你犯什么错了?”
“一在主上面前昏睡这么久。
二污了主上的床榻
三与主上平视,请主上责罚。”
“你受伤了本座把你放到榻上疗养又如何?那这第三嘛,本座就允你这个资格可以和本座平视,如此算来,你,何错之有?”
夜珏十分惊讶,他万般没有想到主上会这么说。
“既然说清了,那你就回本座身边贴身伺候吧。”
“谢……谢主,主上!”
“那现在你还不赶快上榻去,本座可不想把安全交给一个伤者保护。”夜墨笙故意厉声说。
“是,主上”夜珏飞快地爬上榻,乖乖躺好,心里暖洋洋的。主上果然还是关心自己的,毕竟这么多年的情分。夜珏心里止不住的傻笑。面上却不动声色。
夜墨笙既然这件事处理好了就该处理另一件事了。
“暗影。”
“属下在,主上有何吩咐?”
“去偷偷盯着姜凌枫,切勿打草惊蛇。”
“是。”暗影不解。主上这是……难道姜公子有问题?
夜墨笙冷哼,姜凌枫,本座倒要看看你要耍什么花样。虽然前世已经摆明了姜凌枫是李顾帆的手下,但夜墨笙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夕玥阁中的有些人,已经感到了有些不对劲。
夕玥阁的天恐怕是要变了。

2019-10-04 18:51, 9楼


夜墨笙转身去了书房,一天未处理阁中的事物早已堆成了山,夜墨笙按着眉间叹了口气,认命的开始处理。
到一半的时候,夜墨笙挑眉,看到了层层信纸下来自夕玥阁分阁羽阁阁主墨昇的来信。
信上表明了来意,原是羽阁所在的江南桃源镇挖出了大批的食盐,本来这一批食盐成为羽阁所有你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却不曾想,被萧珂阁横插一脚。现在两阁正极力争取这批食盐的所有权,所以墨昇此次来信希望夜墨笙能够出手。
夜墨笙蹙眉,萧珂阁不就是李顾帆的無尘阁的分阁吗?呵呵
前世,也是这个时间段墨昇发来求助,可因为姜凌枫的刻意破坏阻挠,再加之夜珏连连犯错,姜凌枫伺机煽风点火,他更加恼怒,那几日夜珏受罚几乎没停过,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桃源镇的事自是没有管。
这下损失的银两事小,重要的是面子,更甚者为人心。
这次看了自己得亲自去一趟了。

2019-10-04 19:56, 11楼

嘻嘻

2019-10-04 20:05, 12楼


总有人喜欢刷存在感,夜墨笙还在想着怎样以最快的速度处理完桃源镇的事情,门外的守卫便进来禀告。
“阁主,姜公子求见。”
夜墨笙蹙眉,随即舒展,是了,算算时间,也该是他蹦跶的时候了。
“哦,让他进来。”
“……是”那侍卫暗自瞄了夜墨笙一眼。阁主今天真是怪异。怎么对姜公子的态度冷淡这么多?
很快,姜凌枫步姿优雅的走了进来,眉头微皱,若换做以前,夜墨笙早就大步上前为他抚平皱眉,开口安慰了,可夜墨笙早已今非昔比了,那也只能是以前。
“墨……”姜凌枫显然对夜墨笙的态度有些惊讶,连声音都带了些委屈。
“你有何事就直说吧,我还要处理阁中事务。”夜墨笙不想与他虚与委蛇,但也没有撕破脸皮。
“我听说你把夜侍卫留在房中了一夜。”姜凌枫咬唇。“可是因为前些日子夜侍卫冲撞于我,其实墨不必如此大动干戈的,枫儿这种身份本就惹人争议,这些都是枫儿该受的。”自姜凌枫进阁以来了,夜墨笙就对夜珏愈发冷淡,近来更是大惩少然,小责不断,姜凌枫自然而然以为昨夜夜珏在夜墨笙房里受了一夜的罚。
夜墨笙坐在书桌之后,单手撑头,另一只手指屈起不紧不慢的叩着桌子,勾起一抹冷笑,看着姜凌枫的眼睛。
姜凌枫被看得发麻,有点心虚,眼神不住地飘向别处。
“他怎样,你不是很清楚吗?”夜墨笙意味不明的说着。
“啊,墨……我”
“本座只不过是和枫儿开个玩笑,枫儿紧张什么?”夜墨笙看了姜凌枫几眼,转而大笑。
“是……是吗?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2019-10-05 16:07, 14楼


因为那堆事情,夜墨笙忙碌到了深夜。心里不由的发了几句牢骚。
哼,若是放在以前,有夜珏在,本座何须如此累,哪回不是处理的妥妥帖帖,交到本座手上。
夜墨笙只能化悲愤为动力,加快速度。
——————————
姜凌枫从夜墨笙的书房回来之后,整个人都浑浑噩噩,面上看去淡然无比,心里慌得一批,到了半夜,他终于忍不住了,从房里翻出了一只精美的羽毛,哆哆嗦嗦点燃了。在他充满希翼的眼神中,终于迎来了一位黑衣人。
“令羽,可是出了什么事?你没事吧?夜墨笙发现你身份啦?”黑衣人一上来就连问了几个问题,语气中对姜凌枫哦不令羽关心不自然地显露出来。
“离殇,他好像有点怀疑我了,可他的态度又不像,真如他所说是个玩笑吗?”姜凌枫
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一句,倒像是自己问自己。
“那……这样你先按兵不动,现在这个情形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离殇皱眉,有些为难。
“那……也只能这样了。”姜凌枫咬唇。
“近日,萧珂阁与羽阁正在争夺一批盐,主上本想让你阻挠夜墨笙去桃源镇的,按现在这个情形,恐怕是不能了,所以你想办法让夜墨笙带你去。”两人终于说到重点上去了。
“令羽无能,请帮我向主上请罪。”说完就跪了下去。
离殇连忙扶起姜凌枫,
“不必如此,我不宜在这里久留,先走了。你好生保重。”离殇深深的看了姜凌枫一眼,转身闯入夜幕。
——————————
“主上!有一名黑衣人进了姜公子的房间,呆了许久 。”暗影步伐极快地走进了夜墨笙的书房。
“哦,是吗?可有听到他们说了什么。”夜墨笙表情玩味,鱼儿上钩了。
“属下无能,那人功力雄厚,属下只能避得极远,无法听到他们说了什么,请主上责罚。”
“无碍,本座几日后会去桃源镇一趟,那时会带上暗玖,十七,还有你,姜凌枫也会去,到那时好好盯着他,就这样,你先退下吧。”
“是。”
耐不住气了吗?没关系,放长线钓大鱼嘛,本座可以等,姜凌枫,我们来日方长。

2019-10-06 17:51, 16楼


夜墨笙单手撑着下巴,眼眸半帘,手指屈起一下没一下的敲着书桌,不知想到了什么,冷冷地笑了起来,噌的站起去了寝殿。
子时的夜晚,黑到极致,侍卫时不时提着长明灯向他行礼,夜墨笙想到了还在寝殿的夜珏,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夜珏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浑身僵硬。双眼无神,出神地望着屋顶,仿佛想要透过它看到什么。夜墨笙悄无声息的走到床边,夜珏才堪堪发现,即刻反应过来,翻身跪起。
“主上,……属下……”夜珏哑然,不知该说什么。
“起来吧,过几日等你养好伤,随本座去桃园镇一趟。”
“是。”
“本座乏了,尔先下去吧。”
“是。”夜珏行了一礼就要退下
“慢着,把药拿上。”夜墨笙顿了顿。想到他的性格神差鬼错地说了句。
“明日把药上好,本座亲自检查。”
“是……”夜珏虽有些惊诧但不敢不从。
今日主上对我是否关心太过了,他低下的脸上满是惊讶,飞快的走了出去,带上了门。
夜墨笙哑然,褪了外跑,翻身上床。
夜珏运起轻功,飞快的跑进自己独立的房间,里面静悄悄的,他也不点灯,径直爬上了床,困意阵阵袭来,他却怎么也睡不着,
主上今日怎会如此奇怪?夜珏怀着这个疑问,一夜无眠。

2019-10-06 18:17, 18楼

蟹蟹

2019-10-06 21:39, 22楼

我也挺棒的!

2019-10-07 17:11, 26楼


次日,等夜墨笙醒来的时候,夜珏早已端着一盆水,跪侍在一旁了,见他醒来,连忙伏下身子。
“请主上净面。”
“……”夜墨笙张张嘴,终是没有说什么,接过夜珏手上递过来的干净布巾,擦了把脸站起来,张开双臂,默默地看着夜珏为他更衣。前世那些不适好像也因此遗失殆尽。
“可有认真敷药。”
“是……”夜珏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可耳尖的两抹嫣红,却暴露了他此时的心情。
夜墨笙见他害羞了,竟生出几分想要挑逗的心情。
“是吗?既然如此。那把衣服脱了吧,本座亲自检查一下。”夜墨笙带着一抹轻佻的笑容,玩味的看着身前低着头的夜珏。
听着主上这句话,夜珏可就不止是耳尖红了,而是整个脸都红透了一直延伸到了颈脖。
可还是顺从的脱下上衣,握着裤子,一脸不知所措。
夜墨笙装饰大发慈悲开了口。
“行了,躺上去吧。”
“是。”夜珏乖乖的爬上榻,露出伤口,方便主上查看。
夜墨笙解开已经被鲜血浸透的绷带,夜珏伤的是腹部伤口不深,但很长,近看着实有些亥人,上面抹着碧色伤药,不过因为刚才半个时辰的跪侍和折腾,刚刚结痂的伤口又裂开了,参出鲜血。
夜珏被夜墨笙盯了良久,有些发毛,浑身肌肉都僵硬极了。
夜墨笙有些无奈,起身拿了绷带命他换上。
“……是,谢主上。”夜珏明显有些呆住了,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谢恩,主上这两日真温柔。
夜珏动作很快,没多久就换好了。跪在榻上听候主上吩咐。
“这几日不用来伺候了,好好去养伤。”
夜墨笙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也不准接任务,行了,下去吧。”
“是,主上。”夜墨飞快穿好衣裳,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走了。

2019-10-12 18:36, 29楼

十一
夜珏毕竟是暗卫,恢复能力强悍,再加之夜墨笙赐的都是上好的伤药,硬生生在出发前好了个七七八八。
高大低调奢华的马车,入目处满是奢华,里面布有小榻,夜墨笙侧躺在上面,单手撑头。一袭红衣,出众的的容貌,令天地黯然失色。前面小桌上布满了吃食,奇异录。角落里藏有暗格。
夜珏身着贴身暗卫特有的黑衣隐去身形, 秉息以待,探查着周围一切可能存在危险的因素。
一群人走在人烟稀少的小道上。 在这风雨欲来的凝重气氛之中,时间已悄然流逝。一路上却意外的风平浪静。夜墨笙有些意外也醇熟意料之中,乐得悠闲,带着姜凌枫游山游水,虚与委蛇,偶尔逗弄逗弄一下小暗卫,丝毫不着急。
五日后,一行人慢慢哉哉的到达了桃源镇,分阁主墨昇亲自相迎,夜墨笙额首示意,墨昇即刻恭恭敬敬地领着夜墨笙去了早已安排好的厢房,等一群人都走后,夜墨笙褪去衣袍,洗去一身风尘。
收拾完自己,夜墨笙特意避开姜凌枫,独自召见了墨昇。
“属下参见阁主。”墨昇望了一眼在主座上闭目养神的男子,恭恭敬敬地跪下行礼。
“嗯,起来吧,想必你也知道本座召你来的目的。”夜墨笙微微额首,瞥了他一眼。
“回阁主,自那批盐被人挖起后,萧珂阁就一直动作频繁,”墨昇顿了顿,眼里带着不解“可近日,萧珂阁众人像是等到什么消息似的,一直不见动静,属下是怕……”墨昇突然压低了声音,在夜墨笙耳边说了句“与那苗疆之人有关。”
夜墨笙皱眉,沉声道:“此事从何说起。”

2019-10-12 18:37, 30楼

因为我是寄宿生,所以以后都只能,周更了,因此,事先和大家说一下
点击数193,顶贴数20,本页字数9957,总字数29229 寒武纪年吧,絵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