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暖》(失忆邪×深情哥,治愈,温馨,HE)

2015-02-23 20:10, 4450楼

57

我靠在门边,面朝窗外的方向。高速行驶下的轿车将窗外的流光溢彩拉成闪闪烁烁的细长条纹。夕阳中的杭州一如既往地被装点得亮如白昼。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似乎能将一切掩埋。

车慢慢减下速度,停了下来。我还是不说话,也不解开安全带,只是垂着头沉默着,数着脚下地毯的纹路,我一眼都没有看张起灵,但我能感觉到有一股视线一直注视着我。

“张起灵,你就没什么话要和我说的?”

最终还是我打破了沉默,说完我就转过头,审视着他全身,他穿的很少,从刚刚开车的动作来看没什么问题。车里皮革和柠檬味清新剂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意外的好闻但不浓郁,没有明显的血腥味,我下意识松了口气。

他的脸离我很近,我可以看见他低垂的眼睑和睫毛的影子映在脸颊上,看见鼻尖,和微微抿着的嘴唇。

过了几秒等不到他的回答,我感觉心里的火又窜了起来,又问:“别装傻,你不声不响消失了整整四天,现在知道装傻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到底去干什么了你给我说清楚!”

他抬眼看我,似乎有点惊讶于我的问题,“我给你发短信了,没收到?”

我愣了下,心说不会吧,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就连忙转身从后座上把书包拿过来,在前面的口袋里翻出手机,又仔细的检查了这几天内收到的所有的短信,果然,除了那条晚上有事的短信之外,张起灵没有再发过其他的给我。

“你就说了那天晚上有事啊,也没说之后会消失,难道你还有什么暗语在里面?”

再检查了一遍,我就把手机递给他,他接过去看了一会,眉头越皱越深,好像碰上了什么千古难题一样。

他应该没有骗我,我从后座上又把他脱下来的大衣拿过来,那是件很薄的呢大衣,还沾着未干的雨水,我从伸进口袋把手机摸了出来,还是上次我给他选的那个。

熟门熟路打开信息的发件箱,我怔了怔,那里清一色的收件人都是“吴邪”。心里一下五味杂陈,我的怒气像被根针扎了下,噗的就泄了一半气,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张起灵这人总能快准狠的戳到我的怒点,也总是能让我心软。

我定了定神,很快就弄清了那个让我哭笑不得的事实,我叹了口气,把我的手机从他手里抽出来,他疑惑的抬头,还想说些什么:“吴邪,我……”

“我知道我知道,你确实跟我发了短信,大概是你那信号太差,发送失败了,所以我没收到。”

我一阵无力,看着屏幕上那句“这几天有事要办,不去学校。”还有紧接在后面的“很快就回来,不要担心。”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发的,连移动都覆盖不到,莫非是去西藏偷猎了?

“这件事算你过关了,但你还是没说你究竟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知道了其实张起灵不是没跟我说过就失踪,还算有点良心知道我会担心,我的语气缓和了很多。

他沉默了一会:“一些很重要的事。”

我笑了:“哦?什么事情?”

“……”

我突然心里泛起一种愤怒,反而又笑起来:“重要的事,难道是你要去拯救世界?还是说这个地球没有你就不会转了?这些事不能告诉我,但黑眼镜就能告诉,对吧?”

我抬头看他,见他也盯着我,脸上的表情轻轻一震,但那个变化太短暂,像石子丢进湖面,很快没了涟漪,他的漆黑的眼深不见底,“吴邪,你见过他了?”

我的嘴角牵出了一个嘲讽的笑:“何止见过,我还亲眼见了你们去了火车站。要真是什么重要的事,为什么只告诉他却瞒着我?”

他迟疑了一下,微凉的手握住了我放在膝盖上的手,细细的研磨,扭过脸不看我,声音低低的:“吴邪,你不信我?”

我感觉指腹痒痒的,没有拒绝他,只是吐出一口气,有种说不清的失望,摇头道:“这和信不信你没有关系。”

车里开了暖气,空气又干又燥,我心里烦躁,就抽出手,干脆下了车,外面的温差有点大,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我不想钻回去,只好冷着脸靠在车门上吹冷风。

夕阳将天空染成油画般浓重的色彩,刚跨进车就看到了小区里种植的大片树林,只是还未到花季。雨水光秃秃的树枝上低落,寒风穿过枝桠间的缝隙,咆哮着,怒吼着。

过了一会,张起灵也从车上下来,我不去看他,只听见沉静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清冷的声音传过来:“你感冒刚好,别吹太久的风。”我微微侧头,他手臂上搭着那件大衣,目光没有看我。

我看了他一会,还是妥协了:“那件事不能告诉我的话,那么,至少告诉我,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还有黑眼镜,这难道也不能说吗?”

他定定地看着我,眼睛里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可是最终,他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其他的我都可以告诉你,除了这两个问题。”

我点点头,不再说什么,直起身就往家里的方向走。我放弃了,没法交流,真特么没法交流。

我真想冲上去揪住他的领子,让他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或者大骂他一顿,但他这人跟石头似的,跟他吵架都吵不起来,真他娘的憋屈。

只是没走几步就被人从背后用力拉了回去。背脊撞上宽阔的胸膛,紧接着温暖的鼻息落在我的颈项处,细碎的刘海在风中轻轻扫着我的皮肤。

他的声音轻的仿佛随时会被风吹走:“吴邪,你别走。”

那一瞬间,晚风忽然变得急骤。落叶洋洋洒洒地飞扬在几近被黑色所吞没的空中,风声掩盖了我们的呼吸声,仿佛电影的定格画面一样。

我心里猛地一疼,沉默的听着草丛里不知名的虫子叫唤个不停。

“张起灵,我一直觉得自己挺懂你的,直到上次我才发现,我从来没有了解过你,因为你从来没有给我说过这些。而我的一切,你都一清二楚,这是不是不太公平?这无关信任,只是我想更加了解你。”我深吸一口气:“最让我不甘心的是,为什么我不知道的一切,而那个黑眼镜却知道。”

“吴邪,你跟他不一样。”

我一听这话就火,当下用手肘往后顶想挣开他,另一只手用力掰他的手,张起灵大概没想到我说翻脸就翻脸,一个愣神的时间,我从他怀里钻出来,面对着他再也按耐不住怒火:“有什么不一样的!黑眼镜是你亲爹还是你亲儿子?你要是无心让我接近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

他嘴唇翕动,眼睛深深的看着我,眼神飘忽,没等他开口,我又自嘲的笑,嘴上不饶人:“或者我是太高估自己,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你前女友的化身,你的感情慰藉,根本不需要知道这些。”

他闻言愣了一下,黑眸上漫上满满的惊讶和失望。我刚说完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又拉不下脸来道歉,傻了好几秒,我想说几句安抚他的话,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我觉得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这几天我都不会去找你,希望下次再见的时候我们都能想想清楚。”

说完,我没有看他的表情,走到门口一级级的上去,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要心软不要心软,却在打开大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往后看了一眼。

夕阳将空中的白云染红,街道被泛红的光所渲染。张起灵站在一棵大树下,空荡的小区里只有他一个人,眼睛看着我的方向,身影被夕阳所淹没。

夕阳美不胜收,冥冥之中却是到了尽头。




---


嘛,本来不想剧透的,放心不会虐的,哥嫂会冷战下倒是真的
点击数1416,顶贴数96,本页字数3076,总字数54048 瓶邪吧,Ivy甜甜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