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重发】《瓶邪之执手》瓶邪only 接盗八 有倒斗 尽量不崩 he

2013-09-20 11:26, 1楼




2013-09-20 11:28, 2楼

食用说明
1,肯定不坑,因为已经完结了,不过都是手稿...
2,此文不解密,因为写这个文的目的便是给瓶邪一个he
3,不算长,中短篇吧
4,如有撞梗,实属意外
5,这个是重发帖,因为....我把文的题目改了...之前的题目太矫情
6,本人晴晴,欢迎勾搭
7,如果哪里写的不好 ,欢迎提意见...咳咳,请温柔点哦,

2013-09-20 11:49, 7楼

part5
“……”我依然沉默,干嘛问这么感性的话题?怎样的人?这个问法也太笼统了,
琼瑶式回答,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一般式回答,你是个还不错的人。
欠揍式回答,呦,原来你是个人啊?!
于是我纠结了,就在这个时候,我好久没人光顾的铺子终于迎来了一个客人,当我看到这人的时候,我就乐了,丫的这厮简直就是当年闷油瓶伪装的张秃子的原型!
一样的秃顶,一样的油光满面,一样的猥琐……
“老板,您好,”我还没迎过去,这秃子便极其热情的过来握住我的手不住的摇,“您好,鄙人姓张。”
……
闷油瓶,你还是老实交代吧,你和这秃子是什么关系?
“老板,张某此次前来,实是有事想要请教一二。”我笑了笑,(←_←如果面部肌肉抽搐也算是笑的话。)
“呵呵,您客气了,不知道您有什么要问的?”
秃子听了便直接切入主题,“我啊,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件古物,想让您给估个价。”“成,您先拿出来让我看看。”
那秃子一脸神秘兮兮的在包里掏啊掏,掏出了一个足球大小的包裹,本来以为拆开就是了,谁知道还有一层,还不止一层,于是我支着下巴看他拆,大概拆了十多分钟,露出来一个小盒子,秃子小心的打开了盒子,献宝似的呈到我面前,
我一看,得,原来批量生产的不是鬼玺,而是蛇眉铜鱼啊?
想起那三条鱼上有汪藏海留得“遗书”,我猜测这上面说不定也有什么秘密,虽然关于终极什么的我真心追的累,而且现在我只想守着小哥好好过日子,但汪藏海这人跟我渊源太深了,就他去过的地方设计过的墓,都差点带走我的小命。
想了想,我开口向秃子买这东西,估计秃子看我愣的时间太久,以为这很值钱,便一直推脱说他是想要收藏的,一点都不功利什么的,但在我开价到两百万时,还是两眼放光的说了“成交”,
好吧,我承认他说成交也许有一部分原因是闷油瓶走到我身边拿了块布擦着他的黑金古刀……
后来我寻人把蛇眉铜鱼上的东西翻译了出来,让我一直庆幸还好买下了这玩意。
在此我只能套一句老话表达下我汹涌澎湃的心情,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铜鱼上的字翻译后的大致意思是,汪藏海当时的确与张家有来往,利益牵绊颇深,张家给汪藏海提供一些帮助,作为报答,汪藏海会把他得到的一玫丹药给张家族长。这枚药,可以治愈失魂症。
但后来生了一些变故,这药并没有到张家族长手里,而汪藏海一生收集的宝贝很多,于是造了一个地宫,藏宝地宫。
那药,也在其中。
而根据汪藏海透露的地址,我托了一学地理的同学查了一下,是如今的吉林省白城柳叶屯附近。那里和长白山离的不是很远……

2013-09-20 11:53, 9楼

@采蘑菇的妹祗
@sky帆帆仔
@简简2015

2013-09-20 23:35, 14楼

part,6
事不宜迟,查清后我便带着闷油瓶上了火 车,由于从杭州坐火车出发到白城会在北京的 火车站中转,会停大概20分钟,索性直接打电 话让胖子准备东西,中转时与我们会合。
一路 上,闷油瓶还是面无表情,但从他眼中隐约透 露着高兴这样的情绪,连带着我的心情也很是 愉悦。
到北京了,没几分钟,便看见胖子拎着 大包,跟个球似的晃了过来,“跟你俩去倒斗, 每次都只赚经验了,这次去那汪汪叫的藏宝地 宫,非得大捞一笔不可,不然真对不起胖爷我 一直折腾瘦下的一身神膘。”
我有些无奈,严肃 道,“我说胖子,你可别再惹什么事了啊,这次 下地可是为了给小哥找药。”胖
子“啧”了一声,“ 天真,重色轻友也得有个下限啊是不?你这不 能因为小哥让胖爷穷死啊,太偏心了你!”

2013-09-20 23:38, 15楼

我有 点窘迫,感觉脸热热的,也不知红了没,“瞎扯 什么呢?不过你有句话倒是说的挺科学的,人 的心不都是偏着长的么?难不成你的长在了正 胸口?”
后来胖子问我怎么知道的解药的下落, 我就把蛇眉铜鱼的事儿给他说了,胖子听后便 气愤了,这也太TMD嚣张了吧?这么的炫耀, 活该他的宝贝要被人带走!”
我本来还以为他在 替小哥气愤汪藏海没把解药给张家,谁知道竟 然还在惦记着那来路不明的明器,于是凉凉道 ,“他既然敢炫耀,直接写出地址,那就说明这 地宫十分凶险,他有把握让人有去无回,说不 定一下去便是一群粽子禁婆追着你求kiss呢,”

2013-09-22 00:54, 19楼

胖子不以为意,还在那儿YY着下面如何如何富丽堂皇,他又会如何拿明器拿到手软……
到了白城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只好在那儿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起了床,一路坎坎坷坷的才到了目的地——柳叶屯。
这个地方极其偏僻,差不多算是山沟里的小地方。一路上颠的人都快散架了,本是想再歇一晚的,可闷油瓶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恢复记忆,我和胖子又一向服从他的命令……当即便跟着他进了山,至于领路的导向人什么的,都没找,因为闷油瓶说了句他知道路在哪儿。得,GPS果然厉害,只要知道跟着闷油瓶有肉吃就行了。
一路越走越深入山中,阴森森的感觉也越发明显,这样的情景最适合冒出个女鬼来个人鬼情未了了。不过闷油瓶就算长的好看,也相当于道那样的存在,估计就算是小倩她姥姥来了也不敢勾搭。摇了摇脑袋,甩掉莫名其妙的想法,回过神时,差一点撞上闷油瓶的背,
“小哥,你怎么停下来了?”
闷油瓶指了指一个地方,“这儿。”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是一群杂草,一群很有特色的杂草,还有一个小土包。
胖子得了命令已经下铲子开始忙活了。
我却有些意外闷油瓶对这里的熟悉。
再想到汪藏海与张家的渊源,又有些释然,张家应该留下一些关于这里的信息了吧?
那……如此说来,“小哥,你恢复记忆了?”
闷油瓶正翻着装备,闻言抬头看了我一眼,“关于下斗,我从没忘过……”
我想了想,也是,不然每次闷油瓶失忆后,下斗不记得这些东西又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这么一想,心里又觉得有些悲哀,他不停的走一段人生,再忘记一些人,一些事,却不管失忆多少次都忘不了关于斗里的一切,这些,都是他从小熟悉刻入骨子的东西,如同他无法摆脱自己的宿命一样摆脱不了这些回忆……
天生为倒斗而活,或者说是天生为张家而活……
这么一想,我便突然想拦住他,不让他恢复记忆……

2013-09-23 01:12, 21楼

part7.
但已经到这儿了,怎么可能拦得住?万一他被我说的不耐烦了,像当年在长白山一样把我捏晕了怎么办?
“诶,天真,你在上面发什么愣啊?还不快下来?”听见胖子的唤声,我才发现他俩都下去了,我应了一声,便跳了下去。
但没想到这墓室屋顶很高,是那种宫殿式的,我直接跳下去,没能踩住房梁,没个借力,便直接向地上摔去。
突然的失重让我感觉自己像是在跌进深渊,下面便是地狱,有着张着大嘴等待猎物到来的巨兽。
但这只是错觉,大感丢人的我一直在心里不停祈祷让我晕过去算了,但就像我在斗里祈祷没有粽子一样,上天总是会在某些时候瞎了眼的,就在我准备好与大地来个深情深度亲密接触时,一个人影突然从旁边冲过来,拦住我的腰抱着我的肩膀向旁边撞去,缓了缓下冲的力道,在地上滚了几滚才靠住墓室墙壁停了下来,我除了身体被撞的发麻外倒没有受什么实质性的伤。
救我的人不用想就知道是闷油瓶,因为如果是胖子的话,就他那体格,估计这么一撞我就得去西天报道了。
“谢谢你啊,小哥,”
闷油瓶“嗯”了一声,看了我一眼,确定我没受伤后便又移开了视线。
一旁站着的胖子大着嗓门道,“啧啧,你俩不在床上滚,偏偏在斗里的地上滚,真够重口的啊。”
“死胖子,你又瞎说什么呢?!”我扶着墙站起来,反驳了一句,随即不再理会他,借住手电光打量着墓室。
不得不说,汪藏海真是大手笔,地宫都是总统套房级别的,一般得墓室就两米多的高度,所以我才直接跳了下来,但没想到,这是宫殿级别的规模,高有六、七米,横梁直槛,互相交错,想必闷油瓶和胖子是像踩台阶一样下来的,
就我傻不拉几的一下子翻了过来,
我的视线不再纠结这房顶了,免得闷油瓶以为我被他传染了,
而当我环顾四周时,一股由内心而产生的震撼让我呆在了那里。

2013-09-23 17:21, 24楼

度受吞我帖子,太可耻了…

2013-09-24 01:36, 26楼

part8.
只见这一个篮球场大的宫殿里,一排又一排整齐的书架,书架都是用上好的楠木做的……这都不是重点,在那每排书架上,都摆着各种奇珍异宝,比如与和氏璧同质地的玉玩都有三件!
还有很多世上都绝迹的大家名画,都能在这里看到,一幅又一幅的看得我直砸舌,这汪藏海,说是富可敌国也不为过了。
从这儿随便拿一件出去都够一个普通人奢侈好些年了。
这一排又一排的珍宝带给我的震撼不亚于当初在云顶天宫的墓室里看到的那些东西。
不由得问道,“小哥,汪家都这么富了,你张家呢?岂不是得挤掉比尔盖茨当首富了?”胖子和闷油瓶似乎也是才顾得上环顾四周,胖子两眼都不会眨巴了,看来带给他的冲击也挺大的,闷油瓶只是稍微愣了一下感到意外,听到我的话后竟然认真的回答了,“不记得了,不过这里的东西,有些熟悉。”
熟悉?我和这闷油瓶子出生入死他都不记得我,怎么看到一堆明器会觉得熟悉?!
我正思考着这句话的意思时,便听到胖子一声惨叫,嚎的可媲美杀猪场的猪叫了,连忙看了过去。
原来死胖子见到明器就激动了,一激动就摸了上去了,结果那串明珠被拿起来之后,所放的地方射出一支小箭,正好射中手心,
我走了过去,看了看胖子的伤势,不由得皱了皱眉,这汪藏海也忒狠了,整支箭挂着倒刺,刺入人体后,若想拔出来,那勾扯着肉……
没有麻药的话,可是钻心的疼啊……
而且整支箭闪着幽蓝色的光,明显是粹了毒的,
“小哥,怎么办?”胖子此时疼的直吸气,连话都说不好了,闷油瓶什么都没说,便直接伸手把箭拔了下来,带出来的血都是黑色的。
胖子也够厉害,这么一拔,虽然疼的他哇哇乱叫,但倒没有疼晕过去。之后闷油瓶拿出了刀,我看他那架势是要用自己的血,帮胖子清毒。
便拦住他,“用我的血吧。”
然后便把刀往手上蹭,眼看就要蹭上去时,半路拦出来一只手把我的手握在了手心,刀在那只手的手背上划了一刀。
我看着闷油瓶,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用我的血不一样么?怎么?嫌弃我的血没你的好用啊?但闷油瓶只是松开了握着我的手,便把血滴在胖子的伤口上,又喂了一些给他,过了好一会儿,胖子缓了过来……

2013-09-25 00:19, 30楼

胖子缓过来后第一句话便是,“天真,你再心疼小哥也得分时候啊,刚才胖爷我命都快玩完了,你俩还给那儿玩情深深雨蒙蒙,再说,你那血又时灵时不灵的,万一不灵,就耽误那一会儿,胖爷我就去西天报道了,”
我心里正不是滋味呢,虽然听胖子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刚才的做法不太妥当,但嘴里还是说道,“西天?西天哪儿有你的位儿?还是你以为身材相似就能冒充弥勒佛的亲戚了?”
胖子一听,眼里带点不屑道,“就算是亲戚,那也是美女观音,”
我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明珠,“哟,南海的?看来宵想观音姐姐很久了啊?”
胖子被我这么一说拽回了正题,正脸严肃道,“小哥,你看下,难不成这里每件宝贝下面都有机关?”
闷油瓶大概的扫了一眼,淡淡道,“最好别碰。”
胖子听后表情看上去很是心疼的感觉,特苦逼,我倒是很理解他这种面对喜欢的能看不能吃的感受。
我看了眼闷油瓶,他正在背着包向宫殿门走去,手上的伤只是随便用纱布缠了下。
于是拍了拍胖子,“没事儿,这串珠子会让观音姐姐保佑你发财的。”然后便跟了上去。
这个宫殿很大,但并没有普通宫殿那样前门后门侧门一大堆,而是只有一扇门。留下胖子跟他最爱的明器依依惜别。
我紧跟着闷油瓶走向了墓道,这墓道倒是和普通的一样,两米高的样子,我猜测着上面估计还有一层墓室什么的。
这墓道也就五、六米的样子,很快就到了头,又是一扇宫殿那样的大门,我差点以为又遇见鬼打墙了,不过这扇门是关着的,而刚才我和闷油瓶离开时,并没有关门,胖子应该还在后面,
按捺住心头隐隐的不安,我和闷油瓶一起推开这扇门,但一打开门,面前站着的竟然是胖子!

2013-09-27 13:13, 35楼

,现在还有点心有余悸,这幻药也太厉害了,利用人心里最害怕最不想面对的事,从精神上进行摧毁,我承认我最怕的事,便是人心的改变,还有……闷油瓶的失踪。
想到这儿,我有些好奇闷油瓶在幻觉中又看到了什么,以他那种清冷的性子,不会是看见一群小女生追着他示爱表白吧?反正他肯定也着了道,不然看到胖子攻击我的第一时间,便会捏晕胖子,又怎会等到我快被掐死才出手?
“小哥,话说,你中了幻觉又看到了什么?”
而闷油瓶看了我一眼,张口说出的话却不是回答,“我们还在这间墓室。”他这么一说,我才向四周看了看,这才发现,我们竟然还在之前的宫殿中!
点击数540,顶贴数38,本页字数6862,总字数54178 瓶邪吧,风陌晴su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