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漫漫红尘》现代架空 养父瓶X孤儿邪

2017-10-13 15:13, 1楼


大瓶小邪镇楼(图片来源自网络,侵删)

2017-10-13 15:13, 2楼

“爸,今天我去胖子家睡了,不用等我。”
张起灵握着手机,听见对方手机里传出的忙音,一阵头疼,这孩子最近是不是到了叛逆期?以前又乖又听话,从不在外面留宿的。张起灵皱了皱眉,算了随他去吧。
“嗨,想啥呢!”胖子雄厚的一掌拍在吴邪肩上,“快点啊,***都快挂了!”吴邪揉了揉被胖子拍麻的肩膀,回过神发现胖子用仅存的一点血量苦苦支撑,吴邪赶紧挥刀上去。

“怎么?今天又加班?”黑眼镜长腿一支就坐上了张起灵的办公桌,把玩着桌上唯一与办公无关的物件——竟是一个粉粉嫩嫩的小猪佩奇摆件。“嗨,我说哑巴,你把你儿子宠的都无法无天了吧,真不是我说,他最近是不老不着家?你这天天叫个外卖睡办公室影响多不好啊?你看外面这些如狼似虎的小妹妹们都自愿加班好多天了,你这不回去直接影响人家找对象你知道不!”
黑瞎子颇为“诚恳” 的谴责张起灵。
张起灵抬起埋在文件中的脑袋,瞥了一眼黑眼镜,不疾不徐道,“最近小邪不回家,我也懒得做饭,你蹭吃先搞定小邪。”
黑眼镜摸了摸下巴,嘴角扯出一抹诡异的笑,墨镜似乎闪过一道光,“成,这事儿包我身上!”

2017-10-13 15:14, 3楼

“吴邪,老师叫你呢!”王盟用手肘捣了捣吴邪,吴邪这才看到班主任皱着眉站在窗外,吴邪赶忙扔下手中的笔从教室冲出去。阿宁抱着英语作业与吴邪并排走在一起,“你最近状态不好人之常情嘛,别再垂头丧气啦!我们的super吴哪去了?”阿宁努力用语言安慰吴邪,吴邪勉强的扯了扯嘴角,“我没事啦,还是super吴”阿宁帅气的甩了甩刚才风吹过遮住眉眼的刘海,“我就说嘛!”
果不其然,放学吴邪又和胖子两人一起出了校门,黑眼镜骑着辆拉风的哈雷,对着吴邪打了个喇叭,吴邪冷不丁吓了一跳,看见黑眼镜的哈雷两眼瞬间放光,不光吴邪,黑眼镜此刻旁边已经围了一堆人,少年时期的孩子们都还很羞涩,蠢蠢欲动却不敢上前。
“上来,带你去兜风。”黑眼镜眼镜颇黑,但牙齿超白,吴邪立刻抛弃胖子奔向黑瞎子,边跑边喊,“我先走了。”胖子气的在一旁直拍大腿,“他奶奶的小天真,有好事不叫上胖爷,让胖爷也体验一把小哈的快感”。

晚餐是吴邪最喜欢的油焖大虾、杭椒牛柳、荷兰豆清炒山药、干锅花菜和清蒸鲈鱼,还有西红柿蛋花汤。黑眼镜吃的很愉快,吴邪更不用说,这两天胖子他妈做的酱肘子吃的快要腻死了,他的胃还是更适合张起灵的菜。
吃完饭黑瞎子哼着小调刷完碗骑着他拉风的哈雷扬长而去。
张起灵在吴邪卧室门前踟蹰了下,轻轻扣了扣门。吴邪面前铺着语文书发着楞,张起灵迟疑了下便推开门,“小邪,喝牛奶了。”吴邪并没有看张起灵,只是盯着那只握着杯子的手,白皙修长,指甲修剪的整齐干净,伸手接过杯子一饮而尽,然后再递还给张起灵。
张起灵接过杯子,顺便伸手用拇指蹭掉吴邪嘴唇上的一圈牛奶。吴邪怔了一下低下头再也不看他。良久,感觉张起灵站了会便离开了,离开时一如既往的轻轻帮他关上了门。
吴邪顿时泄了气,脑袋枕着桌子上的手臂想着黑眼镜的话,“你怎么了?对你爸是不是有什么意见?”“你俩好的比亲爷俩还要好,这会犯什么别扭?”“好好的,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也不回家,就在办公室凑合一下,看他这幅样子你也会心疼不是”全程吴邪都低着头没吭声,他知道问题出在自己身上,可是又苦于无法诉说。
说起来,这事还得怪胖子,一个月前的某个星期天,胖子喊吴邪去他家打游戏,本来好好的事,谁知道胖子神神秘秘的翻出一个**说是他爹的,两人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对这方面好奇也是正常的,打开片子看了会吴邪只觉得口干舌燥,害羞的紧,胖子比他好不了多少,当天回家吴邪做了个梦,梦里和一个人纠缠了一夜,一直朦朦胧胧的看不清脸,最后一泄而出的时候才发现那人顶着张起灵的面孔,吴邪当时就慌了,平时的衣服都是张起灵帮他洗的,就是梦遗的内裤也是,只是这次,他自己偷偷洗掉了。
这件事之后,吴邪便感觉到怅然若失,他总觉得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开心了就笑不开心就哭的楞头小子,现在早恋之风盛行,大家都起哄说阿宁喜欢他,可是他并未对谁有过不一样的感觉,从被张起灵领养开始,吴邪的一颗心都悬在了他身上,小时候跟在张起灵身后软软糯糯的声音叫道,爸爸,爸爸,突然间这一切都变了,他有点无法直视自己,更羞于面对张起灵。
张起灵放下手中的书,已经十二点了,吴邪一向睡得很早,这会应该已经睡着了,他轻轻推开房门,吴邪果然已经熟睡过去,已经算是少年的年纪,脸蛋相比之前不再那么圆润,隐约开始骨骼分明,张起灵伸手轻轻抚了抚他的脸庞。
吴邪起床洗漱好,坐在餐桌前狼吞虎咽的吃着煎蛋,“慢点,”张起灵坐在一旁搅动吴邪的粥,这样凉的快些。吴邪吃罢饭,在门口换好鞋,打开门迈出脚的那一刻停顿了下,又回过头道,“爸,我走了啊。”张起灵在厨房里声音不大不小的一声“好”。其实,他的嘴角早已微微弯了弯,这么多天来,吴邪终于主动跟自己说了句话。

2017-10-13 15:19, 4楼

更新全凭楼主自觉哈,暂时没有确定多久更,有可能一天三更,有可能三天一更,有感兴趣的收藏了慢慢看哈

2017-10-13 15:19, 5楼

霍玲叩响总监办公室的门,里面传出一声进来,霍玲满带笑容的推开门道,“张总,这是你要的上个月的报表。”张起灵点头致谢,霍玲目光逡巡了下,落在桌上的佩奇上,“张总,你还喜欢这个?”张起灵将目光从电脑上挪开,瞥了眼道,“我儿子送给我的。”霍玲笑的更甜了,“张总对养子都这么好,以后有了亲儿子不知该有多好。”张起灵抬眼看了她一眼,正色道,“以后送报表这种小事,霍总不用亲自拿来。”霍玲抿了抿嘴,“哪里,能来张总这里一趟是我的荣幸。”
等霍玲走后,张起灵拿起佩奇轻轻摩挲起来,这个玩偶是刚领养吴邪不久送的,说不久但其实已经一年多了,吴邪表面上看起来温温顺顺,对谁都很好,包子一样的脸,嫩的能掐出水来,眼睛又大又圆,睫毛忽闪忽闪,他不知道这样漂亮乖巧的小孩怎么会在孤儿院,带回家后,他每天细心呵护,为了讨好吴邪练就了一身好厨艺,在一年以后,某天两人躺在床上,张起灵正给吴邪读儿童读物,吴邪从他臂弯里抬起头,叫了一声爸爸,他当时太激动了,都忘记了予以表达,不久之后他的生日上吴邪送了他一只树脂的小猪佩奇,从此这个玩偶便长年占据张起灵的办公室。
张起灵想起以前的时光眼神不由得温柔起来,桌上的手机适时的响了一下,“我今天想吃蛋炒饭。”张起灵手指迅速的在键盘上回道,“不好好上课。”吴邪看着夹在书里的手机,笑了,张起灵这便是答应他做的意思,从一开始,这个人就对自己无底线的好。
饭桌上,吴邪又开启了他话唠的属性,一会说胖子上课睡觉被抓包,一会又说历史老师讲课讲的前面的同学要打伞,一会又说谁谁把口香糖粘前面女生的辫子上了,张起灵伸出手给吴邪擦了擦嘴角,道,“好好吃饭,吃完再说。”吴邪扔下碗筷径直坐到张起灵腿上,搂着脖子撒娇,“我想你了嘛。”张起灵无奈的放下手中的筷子,在吴邪的头发上摩挲着,“为什么前段时间不理我?”吴邪将头埋在张起灵的肩上,体恤衫的质地很柔软,他禁不住轻轻蹭了蹭,低声道,“我错了。”张起灵叹了口气,将吴邪往怀里搂了搂。

2017-10-14 22:11, 20楼

晚自习上,胖子偷偷塞给吴邪一本小册子,说有福同享。吴邪纳闷着压在作业本下,打开一看竟是本小黄漫,吴邪扭头看了眼胖子,胖子正一脸淫荡的看着他。正在上晚自习,他也不敢放下心来看,便大概翻了翻,突然看到一组漫画跟其他的不太一样,主角竟是两个男生,两人赤身裸体纠缠在一起,吴邪一阵心悸,急忙合住塞进书包里。
回到家吴邪喝了牛奶早早躺上床,打开那组漫画细细看了起来,这种漫画情节都不怎么复杂,以吴邪目前的水平能编出十本来,但是架不住漫画上两人湿吻再交合的场景,吴邪看着看着便将书扔扫一旁,拉起被子盖过头,有一种奇怪的情愫在他胸腔蔓延开来,他对自己说了上千次上万次这不是爱,是崇拜,是缺少父爱的表现,他努力装的像从前一样,毫无顾忌的黏着张起灵,可是,不能够了,现在已然不是这样,一切都变了,胸腔像着了火似的,憋的他想哭。
第二天一早胖子便鬼鬼祟祟的站他身边挤眉弄眼,一边做早操一边悄声问怎么样?“什么怎么样?” 胖子笑的更淫荡了,“别装了!”吴邪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便不再搭理他。等回到教室吴邪把书礽还给胖子后,胖子不满的直摇头,说他可劲装,然后拿着书和叶成几个分享去了。
吴邪将手机偷偷的伸在书桌下,打开短信箱,一篇一篇的看他和张起灵的短信,基本都是他说一大段,张起灵回几个字,可是他却觉得心里满的快溢出来了。突然头上挨了一书,不怎么疼但是吓了他一跳,要知道学校明文规定不准带手机的。
“阿宁,你吓死我了!”吴邪有点恼怒的抱怨道。
“你看啥看那么投入哈?这周天我过生日,到时候来啊。”阿宁说完笑嘻嘻的走了。
旁边的王盟撅着嘴表示不满,“为啥叫你不叫我啊?我是空气嘛!”吴邪笑了下,道,“可不,你就是空气。”王盟气的直翻白眼,但是又不敢拿吴邪怎么着。
周六晚上,父子俩吃完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难得黑眼镜没来蹭饭,说来从来到张起灵这里没多久便认识了黑眼镜,却至今只知道他姓齐不知道具体名字,吴邪对张起灵是又敬又爱,对和张起灵同龄的黑眼睛却没有这种感觉,完全是因为黑眼镜打小就爱逗他,疯起来比吴邪还幼稚,所以吴邪从未觉得他有威严。不过看黑眼镜那吊儿郎当的样子也完全不在乎吴邪心中所谓的威严。
“明天阿宁过生日,我得去下。”吴邪瞅着电视说道。
“好”张起灵接话很快,“别玩太晚。”
吴邪和阿宁的绯闻张起灵是知道的,那天晚自习张起灵顺路过来接他,突然窜出一个同学大喊道“吴邪,阿宁等你一起回呢。”当时吴邪局促的不行,张起灵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问道阿宁是谁,吴邪讷讷道班里的学习委员,张起灵再未作声。
即便所有家长防早恋比防贼还要严的时候,张起灵对他这些绯闻却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吴邪觉得很难受,他这次答应阿宁就是想看看张起灵怎么说,没想到又憋了一肚子闷火。
吴邪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特意收拾了大半天,“上次过生日你给我买的那件外套呢?”“你看见我最喜欢的那双鞋了没?”“我不吃了,迟了!”张起灵被指使的忙前忙后,最后却围着围裙看着两份早餐发呆。
吴邪出了门才觉得一肚子恶气出的差不多了,便哼着小调骑着车子不慌不忙去商场看礼物。
点击数1412,顶贴数85,本页字数4511,总字数112812 瓶邪吧,春恨锁重楼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