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瓶邪 《暖色启瓶器》 全架空,人物形象尽力符合原著

[目录] 风流邪灵 @ 瓶邪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2-05-04 23:09, 145楼


002

吴邪已经下线很久了,张起灵还看着QQ对话框出神。直到黑眼镜叼着烟、勾着西装推门而入,才关了对话框,淡淡看了一眼站在门口发浪的技术部主管。

瞎子对张起灵散发出来的“你打扰了我”的气场浑若不见,笑嘻嘻地推了推墨镜:“哑巴,下班了,吃饭去?”

张起灵把客户要求的软件从头到尾再次体验了一遍,确认的确没有任何问题,这才刻录到磁盘里,关上电脑站了起来。

黑眼镜等他走到门口,伸手去勾张起灵的脖子。被他看一眼,哈哈笑两声,手臂突兀地在半空打了个转,捋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成,知道你心里有人了,不跟你不正经——今天有正经事要谈。”

两人并肩离开公司,找了一家不算太远,公司的人又肯定不会出现的西餐厅坐下。张起灵的身形正好隐藏在一大丛观赏美人蕉后面,看上去倒像瞎子一个人在说话。

“那边的地方已经找好了,环境比咱们现在的还好。业务方面肯定赶不上目前的业务量,但是凭我的人脉和你的声望,这些都不是问题。跟去的人员名单我也基本定下来了,你看看。”

美人蕉后面露出两根手指,把桌上黑眼镜推到中间的名单拿了起来。

黑眼镜往后倒在沙发上,摸出烟盒看了一眼,扫到墙壁上的禁烟标志,又塞了进去,手指在口袋边缘捻了捻:“其实除了这些人之外,业务部的云彩私下里也找过我,要跟着一起去。人是冲着你来的,要还是不要你给个话。”

张起灵扫了名单一眼,放回桌上,开始吃饭,对黑眼镜的话恍若不闻。

黑眼镜就明白他的意思了,自然而然地转了个话题:“你在这公司里虽然只是副主管,名义上属于我的下属,但是咱们部门的人都知道,不论是技术还是意识,你都是一流的。咱俩这么多年交情,我也不跟你说别的,五成股份,你只用管好技术那一块就行,怎么样?”

张起灵正在切一块牛排,听到这话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

黑眼镜笑起来:“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个,不过毕竟咱俩是另起门户单干,为了长远,这些事情还是说清楚得好。”他嘴里发痒,想叼根烟,毕竟是公共场合,没由着性子,只好喝了一口酒,慢慢吞下去,“再说,开公司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万一资金周转不灵了,我也有借口从你的老婆本里抠一点出来。”

张起灵懒得听他满嘴跑火车,自顾自切牛排。黑眼镜该说的也说完了,一边吃饭,一边兴致勃勃地瞎扯。跟张起灵在一块实在太闷,从他的外号“哑巴张”就能看出来。他黑瞎子要是再不活跃一点,这顿饭铁定吃得死气沉沉的。

2012-05-04 23:10, 147楼


小三爷 22:46:32
在吗?

张起灵 22:46:33


小三爷 22:47:55
你在就太好了,我正想问问你,那么多资料,你都是怎么查的,太牛了!要不是这些东西,连我都要以为自己抄袭了!

小三爷 22:48:02
虽然下午已经说过了,不过我还是要再说一次,真的太谢谢你了!

小三爷 22:48:37
你不知道,我刚看到那个帖子的时候人都傻了,幸好我们编辑相信我没有抄,要不然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

张起灵想说,“我想信你没有抄”,已经打在输入框里,又觉得自己已经用行动表示过了,不需要再说,只好删掉。想说“只是查点资料,为你做这些没什么”,又觉得这句话里包含的意思太多,还是删掉了。

他对着对话框愣了一会,突然觉得自己在过去二十六年里淡漠地对待身边每一件事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假如他能像黑瞎子一样有说不完的话题,也许现在他和小三爷已经交换真实姓名,甚至手机号码了。

庆幸小三爷也是一个健谈的人,而且并没有因为张起灵的沉默表现出任何不适。他很自然地转移了话题,甚至像老朋友一样打趣张起灵,“你这么不爱说话,该不会是技术宅吧?”

张起灵 22:53:27
我是程序工程师

小三爷 22:53:49
竟然被我猜对了,果然是技术宅!哈哈哈哈!我真是太厉害了!那你工作是不是挺忙的?

就这么一路聊下来,竟然也到了十二点。直到小三爷那边说太晚了,明天早上还有一个面试,张起灵才恋恋不舍地下线。

QQ资料上显示小三爷22岁。他说明天要面试,表明他现在正在找工作。如果没有猜错,他应该是大四毕业生。

张起灵躺在床上闷闷地想,可惜他不是搞软件这一行的。

=======================================================================

2012-05-04 23:10, 148楼


吴邪紧赶慢赶,面试还是迟到了。这倒不是因为他睡过了头,而是那个公司的地址和百度上搜索到的地址根本不一样。如果不是他存了那位HR的电话号码,恐怕找一天也找不到公司在哪里。

对这种连地址变动都不会在百度上显示出来的小公司,吴邪已经不想去参加面试了。但一想到昨天三叔跟自己说,公司已经准备在下周末向学校调自己的档案,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结果当然失望得很。对方需要的是有工作经验的社会人士,不需要用“三方”保证工资待遇的那一种,而吴邪是应届生,根本就是对错了路。

从公司出来,吴邪心里明白这回是没戏,只能回去继续投简历。上周面试的那家公司,结果应该也能在这两天下来,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进去。

平心而论,吴邪的三叔吴三省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吴邪两个叔叔,到他这一辈却只有一个孩子,家里的公司迟早是要交到他手上的。之前他也在公司实习过,对公司里的一切都很熟悉,毕业后直接进公司本来就是理所当然。

然而吴邪觉得,不出去闯一闯,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对家里两代经营起来的公司也不会珍惜。他不想自己变成混吃等死的“富二代”。

但是三叔的态度很坚决,如果不能在这周内签下,下周公司就直接找学校提走他的档案,他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回到单间,吴邪打开网页,重新搜索了一遍职位。那些校园招聘的信息他已经浏览过很多遍了。之前因为不着急,已经错过了很多场校园招聘,大多数公司都已经招满了。现在剩下的职位不多,录取人数也少。建筑这一行,导师的推荐和实习的经历非常重要,这两点吴邪自认为都没有什么问题,但关键就是,三叔已经把这条路给他卡死了。

没办法,只能看社会人士的招聘。看了不下十页,吴邪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这种待遇,这种工作强度,他要真去了,恐怕干不到二十年就得提前申请退休。

关掉网页,吴邪泡了一碗面重新坐回电脑跟前。只是打开文档,满脑子都是工作工作,实在没办法静下心写文,只好又关上,百无聊赖地浏览新闻。

这个时候,张起灵的QQ信息恰到好处地到了:“在?”

——TBC——
点击数2242,顶贴数197,本页字数2866,总字数148040 瓶邪吧,风流邪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