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教官,请指教》(欢脱吐槽,瓶邪only,中短,HE

2013-09-11 18:48, 1楼

一楼祭天,不求暴雨只求阴天。
仅以此文献给跟我一样深陷于水深火热中的新生们......共勉。
二楼留给我成么?

2013-09-11 19:26, 10楼

咳,那啥,我现在是纯粹找死......本来就有明明是军训得要死,还来开坑......手机打字,求别催。另,手机要没电了,这里冲不了电,只能不定期更,求体谅。

2013-09-11 21:35, 15楼

一、最炫民族风
对于从小到大第一次长时间离开家的DM大学大一新生吴邪来说——啊,我的意思是,血气方刚,充满初生牛犊的青涩去——八达岭军训无疑是一种新鲜的体验。
9日中午换上蓝绿色的迷彩服,坐上大巴,借着学校的WIFI,吴邪发了最后一条说说:是爷们,八达岭走起!为了省电,接着就关机睡觉了。
他迷迷糊糊被推醒的时候还以为已经到了目的地,结果睁开眼就看见胖子一张油亮的肥脸,差点没吓出心脏病来。出于自我防护意识作祟,他果断一拳揍了过去。胖子猝不及防地挨了一下,马上捂着脸哀嚎一声:“天真你干啥啊你!”
“我他娘的还没问你呢!想吓死我啊!”吴邪压着声音,咬牙切齿地骂,生怕吵醒了周围的人——周围响起了善意的笑声。
“胖子那一下可不轻啊,班长真是神力!”不知道是哪个男生起的头,大家都哄笑起来,间或夹杂着低低的议论声。吴邪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现全班都醒了。这段路有些颠簸,而大家又太过兴奋,所以半路就醒来睡不着了。
为了缓和下气氛,他又推推胖子:“给你个机会,给大家唱首歌,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你。”接着就不断用眼神示意胖子斜对面的云彩。
胖子刚刚翻了个白眼,没有看到吴邪的眼神,不过老痒看到了,马上起哄:“对!胖子来一个!咱们文艺委员可是坐在这儿呢。”
一时间起哄声和嬉笑声四起,云彩羞涩地低下了头,脸都红了,胖子则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来就来!怕你们不成!说吧,想听胖爷唱啥?”

2013-09-14 20:17, 24楼

建筑系向来是狼多肉少......咳咳,那啥,我的意思是,女生特少。今年建筑系的男生撞了大运,班里居然有7个女生——虽然还是有37个男生——而且都长的不错,有两个还算得上学院一枝花:一个是古灵精怪的大家闺秀霍秀秀,另一个则是异族风情的小家碧玉云彩。一个是女生班长,另一个是文艺委员。
胖子在注册那天瞄到云彩后立马一见钟情,信誓旦旦非卿不娶。他本来就是个想啥说啥的糙汉——沉迷于爱情后智商下降更是明显,不出一天差不多全院都知道了这件事。云彩脸皮薄不好说啥,女生们也很少提起,只有男生们对此津津乐道,抓住一切机会拿胖子开涮。
当然,这只是善意的玩笑,不会弄得太过火,所以当事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偶尔也嬉笑一会儿。
“这还用说?当然是......老规矩啊。”老痒凑过来,冲着吴邪挤眉弄眼。吴邪看了云彩一眼,确定她没有生气,就大声说:“来吧!《最炫民族风!》”
一车人都笑了起来,有节奏的鼓掌,听胖子放声高歌——很明显他们会大声喊:“留下来!”
当然,到目前为止,他们还不知道即将面对的是怎样的惨痛遭遇——为他们祈祷吧!阿门!

2013-09-16 12:48, 30楼

二、超跑女神
一车人又笑又闹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目的地就到了——八达岭军训基地——卧槽这名字听起来就十分高端冷艳上档次啊!下了车,又帮女生们拎了箱子,吴邪开始四处打量。放眼望去都是茫茫的砂石地,硌得人不舒服——这还没换上那双军绿色的胶鞋呢。不远处三三两两走的是穿着黄绿色迷彩服的新生们,那是GCD大学的,已经来了好几天。当然吴邪的消息是没有这么灵通的,这是胖子在旁边嘀咕的——为了显示他广阔的人脉圈,以博美人一笑。可惜女生们都聚在一起,嘀嘀咕咕不知在说啥,偶尔发出十分诡异的笑声。
吴邪没有丝毫同情的朝他咧嘴一笑,喊大家过来集合——人都走开了,不方便通知事情。霍秀秀挤过来,拉住他胳膊左右摇晃:“吴邪哥哥——这地方看起来好凄凉啊——这也太艰苦朴素了吧?”说着又是一阵猛摇。
这妮子发起脾气来也这么别具一格。吴邪头疼地翻了个白眼,刚想把胳膊抽出来,旁边就响起了一个温和平稳的女声:“军训本来就是为了锻炼啊,秀秀,可不许闹脾气。”
他如释重负的回身,喊了一声老师,她也微笑着对他点头,笑容里充满慈爱——其实呢,如果是在私下里,他是应该喊三婶的。
霍秀秀嘟着嘴放开了手,又拉住陈文锦的胳膊:“陈老师!您又不在这儿呆两个星期,您当然不嫌辛苦了。”
“好了秀秀,别老是对陈老师动手动脚的。”吴邪低声喝道,“老师现在当然不能在这儿呆了。”
陈文锦抚了抚微微隆起的小腹,笑了笑也不搭腔,然而霍秀秀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冲过来拽着吴邪:“天哪!真是太好了!这回我可不是九门里最小的了!”
吴邪对着周围投来疑惑目光的同学安抚的笑了笑,低下头恐吓她:“乖乖的啊,别多嘴。”
霍秀秀朝他挑衅地哼了一声,就跑回去站进队里了。

2013-09-18 23:20, 37楼

集合后陈文锦通知了几件事——无非是大家辛苦辛苦好好锻炼,有什么事先通知班长或者教官又或者隔壁系的李四地老师,不要和教官发生争执......诸如此类。吴邪带头一一应下,接着就是分班。建筑系37号男生都被分在四连,分成了六班和七班,每班22人,不够的由工商管理系补上。吴邪和胖子在七班,王盟和老痒则去了六班。不出意外,他在六班队伍里看到了熟人的身影,不由得笑了起来:“大花,还玩呢。”
那人头也不抬,手指动的飞快:“不然呢?要干嘛,嘲笑你那愚蠢的发型么?”接着还耸了耸肩膀。
吴邪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噎死——前几天他去弄了个寸头——被一贯美学至上的小花称为“活生生就是刚刚开始劳改的样子”。小花甚至有三天拒绝和他说话......真是够了!他以为谁都有他解家小九爷的气魄不剪军训发型的啊!他吴邪可是遵纪守法认真向上的好青年谢谢!
吴邪聪明的收回了白眼,反正小花一直在玩手机,他瞪死也是白费力气。他站在队伍最后,很有耐心地和女生们告别——行李已经被其他男生效劳了。正在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原本站在那里看着他们折腾的两个教官突然往外跑去,让他有些好奇地顿了顿脚步。
砂石被碾压的声音传来,一辆黑色的奥迪缓缓地开了进来,绕过他们的校车,停在操场旁边。车子没有熄火,车门打开,驾驶室里走出一个一身黑衣的瘦高男人,脸上还架着副墨镜,嘴角挂着坏笑。他就站在那里,静静的等着那两个教官迎上去,连车门都没有关上。
吴邪刚想吐槽这家伙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人,居然还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了,没看见门口还竖着块“来客登记”的牌子吗!他是怎么被放进来的......接着就看见教官站稳,行了个整齐标准的军礼,那男人笑了笑,也回了个军礼。
靠!这痞子也是军官吗!什么时候连这种一看就不正经的人也混到军队里来了!真是情不自禁的就有点忧国忧民啊怎么回事!
两个教官似乎是在汇报工作,不知怎么那个男人又笑了,露出一口白牙——他点点头,将身子探进车里。过了一会儿,又重新探出头来,比了个手势。隔得有点远,吴邪也不清楚他想表达什么,反正两个教官挺直身子,看起来更严肃了。
墨镜男走到另一边,拉开了车门——先出现在吴邪视线里的是黑色的马靴,一双裹着军裤的长腿,接着车里的人探出头来,一头微微透出蓝色的浓黑色短发,军绿色衬衫,一只纤长白皙的手撑住车门,轻巧地钻了出来。
墨镜男后退了一步,那人站直了,身形挺拔高挑,侧身线条凝炼而优美,右手臂弯里还挂着一件军装外套。那人似乎是说了什么,墨镜男又笑了,转向那两个教官,吩咐了几句,接着又朝那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那人顿了顿,回身看了一眼。
很难说那是怎样的一眼,吴邪下意识退了一步。虽然知道对方肯定不是为了看他,可是那种锋锐的审视实在令人不舒服。即使对方有一张令人过目不忘的脸。
真是可惜了。他心里嘀咕,原本故事是有如《超跑女神》一般的。长腿美人,啧啧,可惜太锋利了。
胖子喊了他一声,他匆匆应着,拔腿追了上去,差不多是立马就把这事给忘了。
点击数1059,顶贴数92,本页字数3205,总字数32441 瓶邪吧,青衫墨痕